地球壮观河流之旅第二季

地球壮观河流之旅第二季
  • 主演:大卫·奥伊罗
  • 导演:Jody Bourton,Louisa
  • 地区:英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地球壮观河流之旅第二季第一集

白若竹也笑起来,“另外,我安排个管事给你打下手,咱们组建自己的鲜汤粉作坊,以后不用那么麻烦的订货了。我打算过阵子把不加升级秘料的鲜汤粉公开贩卖。”

张立良愣了愣,问:“沈老那边没意见?”

白若竹坏笑起来,“沈老还巴不得呢。”

张立良也是聪明人,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忍不住大笑起来。

没两天,迎客来推出了新菜品,还对外宣传升级了祖传秘料,菜肴肯定比以前更加鲜美了。许多客人不信,觉得迎客来的菜已经是极致了,难道还能更美味,超过皇宫里的御膳房吗?

当天迎客来人们为患,许多老客品尝之后都赞不绝口,他们觉得出了新出的两道菜之外,菜还是以前的菜,却更加好吃了,可要仔细去说哪里不一样,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是像迎客来自己说的,更加鲜美了。

于此同时,望月居也推出了一系列的新菜品和活动,有人去品尝了,本来味道是极好了,可是有了更好的,低一些的就被比了下去,迎客来依旧是北隅城里的第一酒楼,甚至是西北一代最美味最上档次的酒楼。

望月居的金掌柜气的不行,但又怕被东家责备,正打算给东家发密信的时候,手下的小厮慌慌张张的来报:“掌柜,掌柜,不好了!”

金掌柜正在气头上,一脚踢了过去,“什么事这么慌张,这么大声嚷嚷成何体统?”

小厮被踢的直哼唧,心想你这么踢我就成体统了?当然他也只能心里想想,嘴上急忙告饶:“掌柜别生气,是小的没了规矩,实在是事情太急了。”

“什么事?”金掌柜眼角跳了跳,他好像已经预感到不是好事了。

“是白家开了家白氏鲜汤粉铺子,就专门卖鲜汤粉的!分了两个档次,普通一些的价钱也不高,就是城里一些平民都去买了。”小厮急忙说道。

“什么?”金掌柜气的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走,我们去看看!”

很快,金掌柜带了人去了白氏鲜汤粉铺子,却不想铺子门口排了长长的队伍,都排到了街上,还拐了个弯,他想挤到前面去,却被白家的护卫吆喝了,说:“要买东西就好好排队,都得懂个先来后到吧?”

排队的人也对金掌柜叫起来,说白家说了,不管什么身份都一视同仁,都要排队购买。

金掌柜看看长长的队伍,气的直咬牙,半天,他终于想出了个好办法,跑去前面找了个妇人商量,最后给了那人二十两银子,换到了那人的排队位置。

妇人立即兴高采烈的去队伍后面排队了,白白赚个二十两也值了。

好不容易快排到金掌柜了,张立良走出来对众人作揖告罪,说:“诸位乡亲对不住了,小店没想到开业第一天会如此供不应求,今日的鲜汤粉已经贩卖一空,新的货要明日才能到了,请大家明日赶早吧。”

金掌柜气的叫了起来,指着张立良骂:“有你们这样做生意的吗?我们不是白排队了,你是耍我们顾客吗?”

也有人排队好久不甘心,跟着叫了起来。

张立良却不慌不忙的说:“大家也知道这玩意精贵,小店每日只能提供这些,多了也实在没办法了,请各位见谅。”

说完他返回店里,还把店门给关上了,外面挂了个休业的牌子。

众人都傻眼了,这铺子开业第一天不到半日就停业了,不知道的还以为生意不好呢,可是北隅城谁不知道白氏鲜汤粉卖的特别好啊?

金掌柜最后没办法,只能悻悻的回了酒楼,结果这样一天下来,望月居的生意差了许多,他立即叫人去打听,很快下面跑腿的小二来报,说:“掌柜,那些有钱人都去了迎客来,说味道更鲜,一般百姓不是自己买了鲜汤粉,就是这会儿已经去白氏铺子排队等明天的了。还有些酒楼已经买到了鲜汤粉,所以……”

不用小二再多说,金掌柜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只是他不甘心,他不信白若竹真的舍得这么卖鲜汤粉,也不信沈禄那个老狐狸舍得。

“白若竹和沈禄是想跟我们鱼死网破啊,他们卖鲜汤粉,我们也能卖,我这就跟主子去信!”金掌柜咬着牙说道。

白氏铺子的排队持续了几天,很快被城里新开的姚氏铺子分了客流,没了之前那么生意火爆,可惜躲在迎客来雅间看着街上动静的白若竹却依旧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这几日金掌柜的行动都落到了她的眼里,她完全不在乎姚氏开鲜汤粉铺子,就算做下来,她家也是老字号了。

丹梁国最好的酒楼就用的白氏鲜汤粉,老百姓会选谁家呢?

不管姚氏再怎么挣扎,可惜的是望月居的生意完全没有起色,就是姚氏的鲜汤粉也没法跟白氏铺子里卖的相比,很快姚氏鲜汤粉的生意也落了下来。

金掌柜为此受了重罚,因为他花了大笔钱去买通老刘弄到了鲜汤粉,还请了人耗费了时间研究出了配方,结果到最后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也不怪他主子罚他了。

日子做的飞快,转眼就要到了乡试的时间,白家都紧张了起来,对白泽沛的吃穿用度格外的小心。

这晚,江奕淳回来,对白若竹说:“我要去趟玄天山了,上次去剿灭霸天寨虽然是个幌子,但霸天寨是不能留了,他们之前还暗中帮了端王,或许去剿匪还有意外的收获。”

白若竹有些担心他去冒险,但想想二哥要乡试了,就说:“不能等几天吗?我最近走不开。”

江奕淳心里立即冒起了酸泡泡,不悦的说:“你二哥去乡试你能帮上什么忙?又不是替他考试?再说通政司查到,霸天寨里有人擅长用蛊,你去了或许还有不错的收获。”

“真的?”白若竹审视的盯着江奕淳看,他不是为了哄她一起去才这么说吧?

江奕淳白了她一眼,“不信你去问武烈,他也参与这次剿匪行动,对方有养蛊之人,你真的放心我去犯险?”

----

紧赶慢赶还是过了几分钟,大家就当是2号更的吧,某咔真的已经拼尽全力去码字了~

地球壮观河流之旅第二季

地球壮观河流之旅第二季第二集

尚秋山和尚甜馨兄妹两在黑屋子里被关了两天,不仅没吃饭,也没洗澡,是又饿又累,才跟秦海说了会话就哈欠连天,秦海赶紧把他们赶回去洗澡休息,他则来到楼上,把邋遢老头的话跟林清雅说了一遍。

林清雅听了之后大吃一惊,急忙说道:“那他有没有说应该怎么做才能避免你被夺舍?”

“具体怎么做他没说,不过我肯定不会有事的,我也会想办法把你身上那颗邪灵珠弄出来。”秦海扶着林清雅在床沿上坐下,脸上浮上一抹怒容,“让我知道是谁用邪灵珠害你,我一定活剥了他!”

“那个老先生不是说我的问题不大吗,你还是先想办法把你身上的问题解决掉。”林清雅忧心忡忡地说道,“你还是去找他问问吧,这件事不能耽搁。”

秦海道:“嗯,我这就去找他,你别担心。不过我们可能要在这里多待几天了,公司的事情你打电话安排一下。”

林清雅叹了口气,看着秦海一脸担忧地道:“如果你要是出了事,我空有一个公司又有什么意义?”

秦海在林清雅额头上亲了一下,微笑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要想让你给我生十七八个宝宝呢!”

林清雅的俏脸上立刻腾起两朵红云,啐道:“净瞎说,哪能生那么多?”

“那你打算给我生几个?”秦海一脸坏笑着问道。

林清雅的脸更红了,把秦海推得站起来,“别说了,赶紧去问问那个老先生,对他尊敬一些!”

秦海就喜欢林清雅被他撩拨得羞答答的样子,哈哈一笑后,他下楼来到了别墅后面。转悠了一圈,在厨房旁边的一个小屋里找到了那个邋遢老头。

让秦海没想到的是,这老头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一只烧鸡,正啃得满嘴流油,旁边的那瓶酒已经被他喝了一大半。

听到开门声,老头忙不迭地把烧鸡盖在了被子底下,动作堪称快逾闪电。

等他回头看到是秦海进来了,立刻气得嘴角直抽抽,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不知道进门之前先敲门吗?”

说完,这老头从被子底下拿出烧鸡继续美滋滋地吃了起来。

秦海哑然失笑,“刚才厨房的牛嫂说不见了一只烧鸡,原来是被你偷了,小心让她知道以后跑来找你算账!”

老头哼了一声,“会不会说话,我这叫偷吗?这叫拿,懂不懂?不懂就别说话!”

“你觉得牛嫂要是知道烧鸡在你这,她会觉得你是拿的吗?”秦海笑眯眯地问道。

邋遢老头一脸警惕地盯着秦海,“你小子忒不地道了,老头子我告诉你那么多事,你竟然还准备去告密!”

“我也想地道啊,关键是你好像也不怎么地道。”

“我不地道?”老头气得直瞪眼,“你小子是睁眼说瞎话!老头子我要是不地道,就眼睁睁看着你小子被那几个破骨头夺舍了,才懒得管你的闲事!”

秦海拿起桌上的酒瓶说道:“你要是地道,刚才就应该告诉我那几根骨头是什么东西,应该怎么对付它们?”说完他就抿了一口白酒。

老头一把将酒瓶从秦海手里夺了过去,像仓宝贝似地藏到自己身后,“要喝回你那屋里喝去,别来喝老头子我的!”

秦海笑了笑,“这酒不咋地,我上次喝过一种猴儿酒,那滋味比这个好得多。啧啧啧,那叫一个香啊,我活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知道有那么好喝的酒!”

老头眼睛立刻放出贼光,急吼吼地问道:“在哪在哪?你说的那个猴儿酒在哪?”

秦海一耸肩,摊开手道:“没了,喝光了!”

邋遢老头恶狠狠地等着秦海,气得咬牙切齿,“老头子我算是发现了,你小子也是个坏坯子!想知道那几个破骨头是什么对吧,行,那你说的猴儿酒来换!”

说完,这老头一边瞪着秦海,一边狠狠地咬了一口烧鸡,好像咬的是秦海似的。

秦海心里偷着乐,笑着道:“我没骗你,猴儿酒我手上是真没有了,你要真想喝啊,回头我带你到我们那边的山里去找,说不定还能找到一点。不过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也不知道那几个骨头是什么,否则你肯定早就说了。怎么样,我猜对了吧?”

老头瞪圆了眼睛好像又要发飙,可是话到了嘴边上又停住了,最后狠狠地咬了一口烧鸡,没好气地道:“没错,老头子我也不知道那几个破骨头是什么来历,不过能让老头子我看不出来历的东西肯定不简单,你小子要么就听我的,好好琢磨一下怎么养大你身上那条龙,要么就回去等死吧!”

秦海问道:“既然不知道它们的来历,你怎么知道它们会夺舍?”

“猜的!”

“……”秦海不甘心地继续问道:“就算是猜,也总有个依据吧!”

邋遢老头默不作声地看着秦海,忽然伸出手道:“把你的手机给我!”

虽然不知道老头想干什么,秦海还是掏出手机递给了老头,老头虽然一大把年纪了,对这种高科技玩得竟然还挺溜,很快就打开了手机上的摄像功能,然后把手机放在了旁边的桌上。

当老头转身之际,他突然一指点在秦海眉心上。秦海没有防备,老头的速度又快到了极致,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头点中自己,然后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瘫倒在了椅子上。

不过就算秦海昏迷之后老头的手指也没有拿开,他雄浑的内力不断地逼入秦海体内,与此同时,秦海的右手手心突然爆发出一道炫目的白光。

刚刚昏迷的秦海突然睁开了眼睛,右手闪电般抓向老头的胸口。

老头的速度更快,瞬间失去了踪影,秦海从椅子上缓缓站了起来,盯着已经退到几米开外的老头,目光森冷,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冰冷阴森的气息,就像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

邋遢老头啧啧地道:“果然不出老头子我所料,确实够邪门的!”

地球壮观河流之旅第二季

地球壮观河流之旅第二季第三集

第七十三章:我还是教授呢

“啪嗒!”

陆承风推开门走进了办公室,然后走到沈君如面前,把便当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便当?哪里来的。”

沈君如抬起头,看着桌面上的便当,疑惑的说道。

“我专门给你做的,你相信吗?”陆承风看着沈君如眨巴眨巴眼睛,十分认真的说道。

“呵呵,你说呢?”

沈君如呵呵一笑,歪着头看着陆承风。

陆承风不说话了,哈麻皮,聊天止于呵呵。

打开便当,看着里面的牛肉,沈君如皱起了眉头,看着陆承风说道:

“这是妃烟送给你的吧!”

“你怎么知道?”

陆承风捻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模糊不清的说道。

“因为这个便当还是我教她做的,你说呢?”沈君如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额……”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啊!

“妃烟对你很上心啊!这可是她第一次给男人做东西。”

沈君如看似无意的说道,余光却是在观察陆承风的表情。

“还行吧!主要是我魅力大,没办法,长得帅又不是我的错,这是上帝的罪过。”

陆承风一边吃便当,一边说道,没有看见沈君如脸色都变化。

“那……你对她就没什么想法?”

“想法?不健康的倒是有一点,她整个人就跟个妖精一样,我可不想一不注意就被吃了,况且……她好像是对你有想法吧!”

陆承风看着沈君如挑了挑眉毛说道。

“闭嘴,吃饭!”

沈君如冷冷的说道。

陆承风又懵逼了,我这是又在哪里得罪她了,这个女人变脸比变天还快啊!

沈君如一边吃着便当,一边时不时瞟陆承风一眼,心里在纠结要不要把事情告诉他。

上一次本来都准备和盘托出的,结果被一群小混混打断了,现在沈君如反而纠结了。

下午,沈君如依旧是在公司处理文件,陆承风却是离开了。

因为他在早上和李存恩约好了,下午去东海大学处理关于名誉教授的合同。

所以自然是吃完饭他就过去了,毕竟早去总比晚到好,不能让人家老爷子等自己一个小辈。

站在东海大学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陆承风心里有些感慨。

他这辈子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没有上过高中和大学了,错失了这么多认识妹子的机会。

摇了摇头,把这些错过的遗憾抛出脑外,要不然越想越糟心。

他一路走一路问,总算是搞清楚了校长办公室在那个地方。

等到了校长办公室的时候,陆承风发现李存恩还没有来,就先一步进去等他了。

“咔嚓——”

片刻之后,门被打开,陆承风以为是李存恩来了,回头一看却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

青年也是一进来就看见了陆承风,打量了陆承风一眼,皱了皱眉头说道:

“你是那个系的学生,办公室没人的情况下,谁让你进来的。”

刚刚准备打招呼的陆承风瞬间把快要出口的话吞了回去,淡淡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不是学校的学生。”

智障,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给谁看呢!见人不知道先打招呼啊!

“不是学校的学生?那你就更不应该进来了,简直就是胡闹,马上给我滚出去!”

青年闻言瞬间大怒,看着陆承风怒喝一声说道。

“呵呵,抱歉,你算个什么东西,让我滚出去?”

陆承风毫不客气的与之对视,看着青年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哼!我不是什么东西,我是外语系的老师,最年轻的老师,倒是你,一个社会青年跑进学校来,是不是准备图谋不轨!”

青年闻言脸上露出一抹傲然之色强调自己是最年轻的大学老师,然后看着陆承风鄙夷的说道。

“哟!最年轻的大学老师呢!好牛逼啊!我真不想打击你,我还是学校最年轻的大学教授呢!”

陆承风闻言,瞬间乐了,真不知道谁给你的勇气在我面前装逼,梁静茹给你的吗?

“哈哈哈哈,大学教授?笑话,你以为教授是临时工,一抓一大把?你这样的人都能当教授,那我岂不是要当校长!”

青年闻言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看着陆承风不屑的说道。

一个穿着白衬衣,牛仔裤,帆布鞋的家伙说自己是大学教授,这不是在开玩笑吗?简直就是哗众取宠。

“哦,如果我还真就是教授呢?”

陆承风闻言,看着青年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玩味十足的说道。

“如果?没有如果!你这样的要是都能当教授,劳资直播日五档电风扇!”

陆承风话音刚落,青年就是斩钉截铁的说道,充满了对他的不屑。

“咔嚓!”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打开,李存恩走了进来。

“校长,您来了。”

看见李存恩,青年连忙换了一副表情,主动接过李存恩手里的公文包,脸上堆着笑容。

“你……”

“哦,校长你说他啊?我也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估计是外校溜进来的,我马上就把他赶出去!”

李存恩看着陆承风刚刚说出一个字,青年就是语速飞快的说道,并且挑衅似的看了陆承风一眼。

“哎呀!明峥,你搞错了,搞错了,来来来我来给你两个介绍一下。”

李存恩连忙出声说道,把陆承风和青年弄成了面对面站着。

“承风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可了不得,他叫周明峥,是我们学校最年轻的大学老师。”

李存恩指着周明峥对陆承风介绍说道。

“哪里哪里,不敢当不敢当,只是小有成就,还有待学习。”周明峥看着陆承风挑衅意味十足,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眼底的鄙夷却是分毫不少。

“来!明峥,我再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他叫陆承风,是我们学校的外语系教授,也是最年轻的教授,都是年轻人,你们可要多交流交流啊!”

李存恩又指着陆承风,脸上挂着笑容对周明峥介绍说道。

“你好,我是学校新聘的外语系名誉教授,很高兴认识你。”

陆承风看着周明峥微微一笑说道,特意加重了“名誉教授”四个字的语气。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