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转折——挺进大别山

大转折——挺进大别山
  • 主演:卢奇,傅学诚
  • 导演:韦廉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96
经过长达一年的艰苦鏖战,刘伯承(傅学诚 饰)、邓小平(卢奇 饰)的大军成功撕破黄河的缺口,在国民党统治区插入一把寒光毕露的尖刀。但是二野却突然调转方向,大有撤回黄河之势。蒋介石(孙飞虎 饰)误认为刘邓疲惫不堪试图逃跑,遂调集14万大军意图将对手在黄泛区彻底歼灭。泥泞坎坷的征途,二野遭受国军无情炮弹的洗礼,被困在黄泛区不得动弹。另一方面,陈赓迟迟找不到渡河方案,战略反攻的设想眼看落空,解放战争到了生死存亡关头。邓小平果断建议丢掉包袱,朝向大别山做着最后的挺进。   以无数血肉艰苦换来的战果,对国家的历史走向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大转折——挺进大别山第一集

“呜,呜……”

林惜蕾几乎就要窒息了,脑子里几乎就是一片空白,一股几乎是难以遏制的愤恨也在她的心中涌动着。

江轩……居然用这种霸道的方式,强吻了自己?

这是我的初吻啊!

林惜蕾的心底羞恼无比,真恨不得现在就能将这个可恶的江轩给杀了算了。

但是与此同时,在林惜蕾耳边回荡着的江轩那粗重的鼻息声,还有嘴上经受着的那肆无忌惮几乎就是蛮横无理的摩擦,以及那被江轩强有力的双臂紧紧搂在怀里的挤压。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从来没有和男孩子如此亲密过的林惜蕾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霸气!

这份霸气,居然让她的内心深处有了一丝难以言喻的迷醉。

甚至于她此刻都想要干脆也搂住江轩,痛快地吻一场。

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好羞人啊!林惜蕾心里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番,然后在片刻的发懵之后,开始狠狠地挣扎起来。

终于,江轩放开了林惜蕾,后退了一步,然后有点发愣地呆呆站住,眼神里全无焦点,在神游物外。

看到江轩的这幅模样,林惜蕾的心里真的是恨极了:

‘这个混蛋亲完了我居然还在发呆,连看都不看我,怎么可以这样?你难道不应该上来安慰一下我吗?’

林惜蕾再也忍不住心头的羞恨,蹭的一下,冲上去抱住了江轩,照着江轩的肩上就是狠狠地一口。

“哎呀!”

肩头突如其来的剧痛让江轩惨叫了一声,惊醒过来,一把推开林惜蕾,怒骂道:“你是属狗的啊!”

“你,你骂我?是你刚才亲了我的!”

林惜蕾气的眼前发黑,这家伙霸王硬上弓吻了自己,现在居然还敢这么骂自己,简直太没人性了。

“拜托,亲你又怎么了,女人不就是给男人亲的吗?”江轩没好气地回了一句,看向了自己的肩膀。

靠,居然都给她咬破皮了,这丫头怎么就下得了口?够狠!

“刚才是我的第一次!”林惜蕾瞪大了眼睛,怒吼了起来,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稀里糊涂地交给了这个混小子,可他居然还不领情。

“你的第一次?”江轩拿眼角瞥了一眼林惜蕾,忽地一指自己的肩头,大声道:“可是我出血了!”

林惜蕾顿时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江轩肩头的那个带着血迹的牙印。

好一会,她突然“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音。

‘我的第一次,他出血了?哈哈……’

看着林惜蕾乐了,江轩也笑了,咳嗽了一声,沉声道:“不好意思哈,刚才我突然觉得你就是这世界上最美的女孩,一下没忍住,就亲了你。你看,我这也出血了,咱们就算扯平了。”

“你强词夺理!”林惜蕾收住了笑容,狠狠地回了一句,同时给了江轩一个卫生球,恨不得一个白眼翻死他。

‘我美你就可以亲我了?这都是什么理由嘛!’

但事实上,林惜蕾心底对于江轩刚才说她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孩是窃喜的很,对于江轩的怒火也消退了不少。

“要不,我让你再亲回来可以不?”江轩把自己的头凑了过去,一副我随便你占便宜的样子。

“要死了,谁要亲你了!”

林惜蕾狠狠把石天推开,脸上来没来得及完全褪去的潮红,瞬间又爬满了整个脸颊,很显然,她的心底已经没有那么气愤了。

真的是很美啊!看着林惜蕾的这样子,江轩心底暗暗赞叹着,不过他知道刚才自己所说什么因为美丽而亲了她的理由,纯属胡扯,而真实的缘由他自己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在刚才,身体内突如其来的那种火热,让他瞬间就失去了五百年修炼而来的定力,被身体的那种最深层的欲望所控制,狠狠地吻了林惜蕾。

这是江轩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

但让他更加无法想到的是,就在他吻林惜蕾的同时,他感到了一丝清冽的本源气息,通过接吻从林惜蕾的口中传导到了江轩的体内,然后直冲气海,瞬间融合其中。

而这丝本源气息,将他原本只是沟通了九成的本源之基变成了十成,彻底圆满!

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也是他放开林惜蕾后发愣的原因。

而那丝清冽的本源气息,江轩并不陌生,那是林惜蕾体内的元阴之气。

可他修炼的是太乙门的《太乙玄元真经》啊,又不是那欢喜宗的《大欢喜九重天》,这怎么搞得就像是要雙修了一样呢,居然还吸收起元阴之气来了,这不是奇了怪了吗?

还有,刚才那一下子,怎么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搞得强吻了林惜蕾呢?

想着,他忍不住又在脑海中将那《太乙玄元真经》整个地过了一遍,突然,他愣住了。

就在《太乙玄元真经》最后一篇的注解中,有一段话是这么说的:

“桃者,五木之精,乃仙木也。但桃木之精在于欲门,以桃木之太乙精气启灵者,日后修炼将受体内至邪之欲侵扰,故不到万不得已,勿要用之,切记,切记!”

噗!

江轩差一点口吐鲜血!

尼玛,自己怎么就没有早点看到这一段呢?现在是连后悔药都没地买去了!

但是江轩随即又诧异起来,似乎这《太乙玄元真经》上并没有说到利用桃木之精启灵还有吸收元阴的功效啊,而且自己在吸收了林惜蕾的元阴之后居然使得本源之基圆满了,这种收获可是大大的难得啊,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突然,江轩的脑中灵光一闪,瞬间想起来一个东西:轮回珠!

一定是了,这一定是轮回珠的功效!

江轩的脑中这电光火石的闪念,基本已经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想了个明白,就是不知道日后这种突然控制不住欲望去强吻女人的毛病,会不会还有呢?

其实如果只是吻一下倒还马马虎虎,可万一没控制住把别的女人给那什么了,那可真就麻烦了……

想着想着,江轩不禁又有些发愣了。

“嘿,你傻了啊?”林惜蕾在旁边猛推了江轩一把。

江轩再次惊醒,望着林惜蕾嘿嘿一笑,“没傻,正在回味,刚才的滋味确实美。”

一瞬间,林惜蕾的脸就彻底红透了,含羞带怒地狠狠地推了一把江轩,骂了句“你混蛋”,然后一扭腰,就大步地跑回了房内。

“嘿嘿,这丫头看来对我印象不坏啊!”

江轩脸上泛起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大步流星地跟在林惜蕾的身后离开了这间他启灵的后院……

大转折——挺进大别山

大转折——挺进大别山第二集

阿澜进来服侍她更衣洗漱时,看到皇后娘娘面若桃花,看起来心情也挺好的,服侍皇后梳妆的时候,阿澜便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娘娘,您跟皇上和好啦?”

纪西离低着头正百无聊赖地摸着手里的指环玩着,指环镶嵌着一颗能转动的紫色宝石,纪西离转着宝石,听到阿澜的话,动作顿了一下,怪不好意思地说,“我又没跟他吵架……”

本来就没吵架……

什么和好不和好的……

听起来好像是她闹脾气了。

纪西离毕竟是大晟执御两岁的,感觉自己闹脾气好像不太好,所以坚决不承认是自己先跟晟执御闹了脾气的。

阿澜见皇后耳朵都红了,抿着唇笑,便也没再多问下去了。

知道皇帝和皇后娘娘又和好如初了,这对紫灵宫上下都不失为一个好的消息。

因为没打算要出去见谁,纪西离只换了一身服帖的浅紫色罗裙,早膳依旧是准备了纪西离爱吃的膳食,用膳的时候,纪西离忍不住小声念叨:“皇上没用膳就去上朝了吧。”

阿澜在一旁给她盛汤,一边无奈道:“今日皇上起晚了。”

纪西离动作一顿,想到昨晚晟执御和她做的激`烈情`事,一时耳根子都泛了红,恨不得把脸埋进碗里,但当着阿澜的面前,到底还是故作镇定地用膳,一边心想着等晟执御下朝回来了,她得好好跟他提一提这事,纵欲过度误国事,她可不想被人说成红颜祸水。

“娘娘,喝点汤吧。”

纪西离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接过了汤碗,低头喝了几口,忽然很迟钝地反应过来了什么,顿住了。

“娘娘?怎么了?”

纪西离皱着眉把汤碗放下,紧紧闭着嘴唇,瞪着桌上的膳食发呆。

阿澜看得担心,“到底怎么了娘娘?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纪西离摇头,过了好一会,才平复下来了一些,“你先让人把膳食撤下去吧。”

阿澜微微一愣:“可是娘娘还没吃多少呢?”

“我吃不……”纪西离话音未落,忽然再也忍不住转头干呕了起来,倒没吐出来什么,就是觉得胃被什么顶得有点恶心。

阿澜见状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抚她的后背,“娘娘,是不是今日的膳食不合胃口?”

纪西离喘了好一会才稍稍平复了一些,但还是觉得头晕晕的,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就是觉得没什么胃口,喝了几口汤就有点想吐,头也晕晕的,说不上来的难受。

阿澜愣了一愣,忽然反应过来了什么,惊喜地道:“娘娘,会不会是有了?”

纪西离一脸迷茫地抬起头,低喘着问:“什么……有了……”

阿澜看向了她尚且平坦的小腹,脸上止不住地扬起笑:“就是……有喜了……您刚才可能是孕吐了……”

“啊……”纪西离持续迷茫,过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阿澜的话,瞳孔慢慢地放大,把眼睛睁得大大地,又低下头去看自己的小腹,皱着眉说:“可是,这里没什么动静啊。”

大转折——挺进大别山

大转折——挺进大别山第三集

不过让他有些无奈的是,这么大点的孩子有必要去黑吗?还是说,这群黑粉们真的已经闲到这种地步了。

“背到了,我觉得还是很简单的。”江谨言收回视线,从包里拿出剧本,放在一边,便开始流畅地背诵起来。

小沈见状笑了笑,赶紧让江谨言停下来,表示他自己并没有怀疑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他到时候别出错了。

“放心吧,我是不会出错的,”江谨言故作衣服老成的样子,伸出他的小手拍了拍胸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这番话传入了正在开车的小周的耳力,他不禁打趣道:“万一到时候你出错了呢?是不是还有些惩罚啊?”

江谨言狠狠地摇了摇头,一副“不可能”的样子:“不会出错的,绝对不可能,我昨天背了好久的,要是出错……不对,我不会出错,哪来的惩罚?”

看着江谨言一边回答一边又被自己绕进去的样子,小周和小沈不由地笑出了声。

真是可爱啊,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小就有一堆的妈妈粉?

另一边,在江谨言没多久,厉景也去了公司,留下江梨笑一个人在家里。

“嗯……干些什么才好呢?”看着电视,江梨笑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才好。

到了公司之后,厉景将自己在家里处理的文件批下去,便叫来秘书,说道:“你去把路上偶遇谨言的新闻压下去,能有多快有多快,而且要全方位。”

秘书点了点头,在厉景说出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在脑海里想好了办法,只需要去执行罢了。

待秘书走之后,厉景便继续钻进了工作里。

江谨言出名了是一件好事,但是作为孩子的他来说,有些事情只会给他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他还不想江谨言这么早就接触到在这种麻烦。

珍妮坐在床上,看着手机,这几天她翻来覆去地给厉朗城打电话,发消息,可是这些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一点回应都没有。

再加上她爸妈的态度都一致决定不让去找厉朗城,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觉得心烦不已。现在她在家里已经待了好几日了,就是不见厉朗城的消息。

“珍妮,我买了你爱吃的水果,你吃来吃一点吧,”门外,珍妮的母亲有些担心,手里拿着刚买的水果。

“你很烦诶,我不想吃,”珍妮闻言皱了皱眉,很是不耐烦的朝门外的母亲喊着,丝毫没有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

珍妮的母亲闻言皱了皱眉,一想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因为一个男人整天魂不守舍的,心里就一阵难受。

要知道她的女儿可是从小就被好好的爱护着,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啊。

她斟酌了一下,说道:“要不我削好了给你端过来吧?你看你这几天都瘦了,这样下去怎么可以呢?要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让妈可怎么办啊。”说着,便开始不住的抽泣起来。

“你能不能别在我的面前哭,很烦的你知道吗?”房内的珍妮听了心里烦躁不已,手机摔在一边,终于是忍不住了,起身穿上衣服,带着东西打开了门。

没等自己的母亲说些什么,便越过对方离开了家。

她真傻,居然会在家里待这么久,痴心的等待厉朗城的消息。

所谓心动不如行动,既然厉朗城不来找自己,那么她珍妮就自己去找他。

想着,珍妮在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直接报上了厉朗城私人别墅的地址。

“小妹这是去找男朋友呢?你们的感情一定很好吧?”出租司机是个不会看脸色的人,一个劲地说着与珍妮情况相反的事情。

刚开始珍妮都还觉得没什么,能够忍下来,但是这司机简直就像是没完没了了似的,巴拉巴拉地说个不停。

“你说你开车不说话要死啊!”珍妮皱着眉头对司机怒喝道,本来心情已经够不好了,偏偏要她喝出来才甘心吗?

司机明显没有想到珍妮的脾气会这样暴躁,顿时间就咽了气的,从后视镜里看了看珍妮的样子,不禁嘟囔到:“长得这么好看,脾气却这么差,真是白费了皮囊。”

“行了,我要下车!”珍妮现在恨不得掐死这个司机,奈何对方一直强调做事要做完,说什么也要把珍妮送到目的地才行。

终于,好不容易来到了厉朗城私人别墅。

珍妮深吸一口气,迈步向前走着,她就不信了,厉朗城这次还不回来。

可是她却不知道,厉朗城现在的脑子里不仅根本没有她,还正在和别的女人共赴巫山,翻云覆雨。

“你轻点,弄疼我了。”韩美月伸出纤手推了推欺在自己身上的人,一双美眸里流转着不明的情绪,朱唇轻启。

厉朗城笑了笑,伏身吻了吻韩美月的唇,说道:“怎么,你不喜欢吗?还是说,你想要其他的?”说着,一个翻身,将韩美月压在身下。

韩美月自然是没有想到厉朗城会着样做,她娇呼一声,一份讨厌九分喜欢,搂着厉朗城的脖子轻笑着。

就在这时,门铃不合适地想起,打断了这暧昧的氛围。

本来厉朗城想要起身开门的,通过门外监控一看,顿时回不过神来,他真没想要珍妮会跑来这里。

“珍妮来了,你先赶紧躲起来,别出来!”说着,两三下捡起地上的衣服,随意的往衣柜里甩着,知道显得不那么凌乱了之后,这才开门。

厉朗城看着珍妮上下打量着自己,不禁有些紧张,现在韩美月正在卧室里,如果珍妮强行闯入发现了她,那么到时候麻烦可不只是一点两点了。

为了尽量让表面看起来正常一些,厉朗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来这里干什么?还是说,你想说些什么?如果没有的话,就快点离开。”

若是放到之前,珍妮或许会和厉朗城吵起来,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现在是她有求在前。

“我们进去说吧,”说着,珍妮越过厉朗城来到了客厅,看着里面的一切觉得没什么之后,才慢慢坐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