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追击

密林追击
  • 主演:林晓凡,龚娜翰,牟林,韦颢
  • 导演:高峰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1
辽沈战役打响之前,王顺拿着爹画给他的一张图纸上萝北县城找爹的好友“赵山东”。因为街头发生的一起爆炸案,王顺让驻守县城的东北民主联军某连战士当做疑犯抓走。县城接连发生几起爆炸案,给当地群众带来伤亡的同时,更引起不好的反映。为了给群众一个交代,分区决定枪决一批犯人,王顺的名字首当其冲。   第二天清晨,王顺从禁闭室里出来尿尿,在空气中嗅出一股胡子的味道,让驻城的一个连队避免了重大的伤亡。胡子突然来袭,占领县城制高点,守城连队奉命撤出县城,王顺捡起一条长枪,干掉几个胡子后随队撤退。王顺随队撤出县城后打算就此逃走,途中看到一个女战士落入胡子之手,遂开枪击毙四个胡子,救出卫生员林红。   林红听王顺说了他的事,觉得王顺不像坏人,劝王顺随她归队。王顺随林红找到连队集结地姚家湾

密林追击第一集

第1064章 卑鄙无耻

闻言,众人再度被震撼了一把,方才古凡的出色表现,直接让他们忘记了古凡的修为,一厢情愿的认为,古凡和朱清南是同级别的存在。

现在想来,这古凡赫然是在越级战斗,于情于理,都算是古凡赢了!

朱清南肠子都已经悔青了,他这辈子从来都不曾对谁看走眼过,而这一次,走眼走到异常离谱的地步,令他无语凝咽。

古凡暗自松了口气,道:“当然,在咱们的赌约里,我需要打赢你,才算赌赢了,你若想继续,我定奉陪到底,只是请你考虑清楚,一旦你败在我手上,日后在王庭,你还有何脸面行走。”

现在古凡说这番话,已经没有人感到质疑了,毕竟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两人孰强孰弱,当真是不太好说,要说朱清南必胜的话,显然是不存在了。

语言,向来都是一门艺术,毫无疑问,古凡将文字的内涵,用的淋漓尽致。

他想要让朱清南知难而退的话,只说前半句就够了,为何还要说对方败了以后,如何在王庭立足?

因为他从朱清南脸上看出了退怯之意,料定对方不可能再战,毕竟事已至此,朱清南理论上已经算是败了,继续动手,只会更加显得自己无能和偏执。

基于此,古凡毫不留情的说出那些话,在那尖锐的言语之下,朱清南再选择放弃,无形中就会让人认为,他当真是因为古凡之言,害怕以后无法在王庭之中立足,才会由此决定。

这气势,就比原来弱上数倍了,也让朱清南的面子,丢的更加彻底。

玩心计,在场没有人玩的过古凡,包括朱清南。

最终,朱清南不得不为自己的高傲进行买单,他咬着牙,极度不甘的道:“别说老子输不起,你,很好,扮猪吃虎,总有一天,我要你真正的跪在我脚下!”

放下话,朱清南面色阴鸷的带着自家人火速离去,默许了浴火神弓的存在,而古凡不假思索的喊道:“欢迎挑战,不过日后我晋入阳灵后期之时,要打败你,恐怕只需要一招了。”

呼……

朱清南隔着老远听到这番话,丹田内顿时翻涌不休,险些被气的吐血,而后加快脚步,没多久,这数百人便消失了。

待得朱清南等人离开,古凡看向剩下的五大阵营,道:“朱师兄已经走了,没人帮你们主持大局了,现在请问……你们是否还想要我毁了浴火神弓?”

五个首座弟子脸色阴晴不定,最终魏春雨和丁晓宇,这两个被古凡肆虐过的人,率先带着自家人离开,有了这两方的表率,其余的,自然也是树倒猢孙散了。

一场危机,就此解除。

当此地八宫恢复风平浪静之后,八号院之人集体发出欢呼,默契的高呼道:“古师兄威武!”

一声声的呼喊,萦绕在上空,经久不息。

其他阵营的人根本无法体会,这八号院的子弟究竟兴奋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八号院能够出现这样的首座师兄,实乃千年修来的福分。

就连朱清南都打不赢古凡,这无疑是为八号院赚足了脸面,让每一个八号院弟子,都脸上有光。

有了上次喝醉酒误了事的前车之鉴,古凡虽然高兴,却没有安排什么庆功宴,而是严肃的道:“大家安静,虽然今天连续打了两场胜仗,但目前咱们的排名只是第四,并没有进入前三甲,如果这种情况持续到最后一天,便意味着丧失进入第二轮的资格,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

“首座师兄放心,我等定然不会再意志消沉,我们将用一身热血,战到最后!”众人相继喊道。

古凡很是满意的笑了笑,点头道:“好,马上去休息,明日,七百余人,席卷九仙山!”

当太阳从东方升起,这座大山,便是再度上演了各种纷争,各大阵营的分数,也在不断的更迭。

首屈一指的,自然是第一宫,诚如朱清南所言,就算剩下的时间,他们什么都不干,也不可能掉出前三了,只因他们的人,并没有其他院那么良莠不齐,好比实验班和普通班的区别,里头个个都是精英,整体爆发出来的力量,也便不可同日而语了。

而古凡他们与第三名的距离,经过整整三天的拼搏,凭借着稻草秘术,俘获了第五宫的四百名人手,顺利的将分数无限拉近,如果不出意外,明日便可以实现反超,当然,能够这么快的拉近,并非全是那多出来的人手的功劳,还因为聂刚,愿赌服输交出了一半积分。

狩猎大赛持续到了这个地步,第四名后边儿的四个阵营,基本都已经放弃了进入第二轮的念头,他们心里清楚,就算运气再逆天,也不可能逆袭了。

要说最火烧屁股的是,那便是第三宫了,原本聂刚他们的分数,也是遥遥领先后头的,但是交出了一半,导致元气大伤,眼看就要被追上了,心里如何能不焦灼?

然而对于第三宫而言,有些时候,惊喜总是来的那般突然。

当狩猎大赛仅剩四天之时,古凡运气不错,再度遇上了一头幻化猛兽,即将射杀夺取积分,不曾想,竟是来了个不速之客。

一道攻击的从中作梗,让古凡斩杀幻化猛兽的心愿,直接落空。

来者,朱清南。

眼看着幻化猛兽逃走,古凡怒视朱清南,吼道:“你做什么!”

“你的存在,让我很不舒坦,现在要让你们垫底,是不太可能了,这就导致我说过的话,变成狗屁。”朱清南面色阴鸷,冷哼道:“但我也可以选择退而求其次,不能让你们垫底,也要让你们无缘第二轮,即刻起,到结束,我第一宫不再进行捕猎,对你们进行全面的针对。”

好一个真小人,竟然完全没有半点掩饰?

古凡察觉到对方汹涌的恨意,皱眉道:“之前众目睽睽,咱们有言在先,你现在搞这出,未免也太无耻了。”

“有言在先?看看你手上的浴火神弓,它不是还在吗,我已经兑现了我的承诺,并没有再要求你毁掉它,怎么能说我无耻呢。”朱清南笑道。

密林追击

密林追击第二集

尖叫后,萧婷婷一口气跑回四楼的房间,关上门靠在门上,捂着脸,不想回忆刚才自己说的话,但是说过的话却一次不漏地出现在脑海里。

“怎么办,怎么办?我怎么会这么二?我是不是蠢?怎么会把程天泽认为是鬼?而且这个世界上就算是有鬼,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我看到?我上一辈子又不是拯救了银河系,怎么可能会像韩剧女主角那样,遇到了霸道总裁鬼!”

“完了完了!程大少爷的脾气这么古怪,被我那样说,肯定会特别生气!一定会把我赶走吧?这大晚上的……”

“算了!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换做我,如果听到别人背后这样说我,我肯定也会特别生气。做错了事情就要承担责任!”

虽然心里是怎么想的,不过萧婷婷觉得被人赶出去还是挺没面子的,所以还是自觉一点,收拾好东西自己走吧。

本来她就没有什么行李,几套衣服几瓶化妆品,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全部塞在带来的行李箱里。

拖着箱子出门,当然她也不准备就这样一走了之,还是得先跟程大少爷道歉。

刚走出房间,就看到大少爷靠在对面的走廊上。

现在他已经套上了一件卫衣,一身休闲打扮靠在墙边,双手环胸,长长的腿交叠着,看着就像模特拍照片的造型。

很帅,可是现在萧婷婷已经没有欣赏的心情。

别说是欣赏,她连头都不敢抬,所以也就没有看到程大少爷目光落到她的行李箱上的时候非常不悦的表情。

“程先生……刚才真的非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对,不管是故意还是有意,反正我就是错了。我不应该在背后说你的坏话!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都是人品不好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做错了事情就要承担责任。我不配继续住在这里了,我现在就走。希望程先生不要太生气………”

萧婷婷说这些话的时候,可以感觉得到程天泽周围冷飕飕的气息,他好像真的非常生气。

哎!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能有什么办法?都怪自己鬼迷心窍,想什么不好,居然想和鬼谈恋爱。想就想呗,居然能够想得脑子都不清楚了!

“萧小姐,难道你向来都是说的比做的好听?”

这绝对是反讽意味!萧婷婷的智商已经恢复。

“我没有吧……程先生,那你说吧,你需要我做什么才能够解恨?只要我能够做得到,都可以。”

“你号称做错了事情就承担责任。但是我现在看到你拿着行李箱,这根本就是要一走了之的意思。你怎么承担责任?”

“啊?”萧婷婷这时候才抬起头看着程天泽,非常茫然,她以前自认为自己有非常超高的察言观色的能力,所以之前才会利用自己的聪明拿到了不少资源,成就了自己的经纪人。

可是现在,察言观色的能力在程天泽这里一点都使用不上,她根本不知道程天泽心里是怎么想的?

密林追击

密林追击第三集

谌金和尤蓝他们都不知道过去还发生了那么多事,站在他们的立场看,焦小唐从一个疯狂冷漠看待世界的人,忽然开始积极努力的生活,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本以为会一直这么持续下去,谁知道好景不长,很快就发生了焦振铭拿他做实验的事情。

谌金说道:“他第一次被焦振铭抓走的时候,不得已联系了我们,那是我们第一次见到真正的他,原来隔着网络指挥我们的黑客T,只是个十来岁的少年。”

尤蓝补充道:“正因为只有十来岁,所以他才会很容易被人重新点燃希望。”

谌金抬头看着林繁,问:“那个点燃了他希望的人,就是你吧。”

不必细想细说,他们的问题已经有了答案。

“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她说,“人没了,还有什么希望?”

她还是往外走,头也不回。

尤蓝大声问:“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你就这样浑浑噩噩下去吗?你别忘了你是林繁!”

林繁道:“从前我以为,只要我带着希望,努力追着光,总会战胜内心的黑暗,伤害过我的人便会失败。可是糖糖的结局让我打碎了这个幻想,所以,我决定不忍了!”

客厅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她说不忍了是什么意思?

.

“焦振铭那个蠢货,早就警告过他,虎毒不食子,凡事留一线,他偏偏不听,现在自食恶果。”

静室之中,温阎低声说着,声线隐约颤抖,脸色苍白难看,坐在他对面的盛承光皱起眉,连久经沙场的他,都难以掩饰那一丝厌恶之色。

但身边的盛星泽显然更为不悦,为防他当场发火,盛承光只得先开口:“温阎,如果你肯出庭作证,让焦振铭死刑的话,盛家可以给你相应的保护,毕竟到了这一步,黑太子为了湮灭证据,不会放过你。”

温阎忽然冷笑出声:“你们盛家想要一个人死,还需要什么证据到法庭上裁判?”

盛承光道:“你或许误会了什么,在这个国家里,没有人能随随便便让人死,盛家做不到,别人也没有这个权利。”

温阎陡然抬起赤红的眼,不知何处而来的一股怒气席卷了他,“盛家做不到?你们这样的大资本家,足以和黑太子抗衡,壮大到这样的地步,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吗?”

随后,他忽然看向盛星泽,问道:“当年俞司楼因何而成为盛家的弃子”

本以为说出俞司楼,能看到盛星泽露出惊惧之色,可是他半点儿反应都没有,让温阎不禁十分失望。

盛承光十分受不了有人将矛头对准他弟弟,他方才还是和谈的态度,说话还算客气,此时便完全冷冽起来。

“温阎,肯不肯作证是你一句话的事,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并不是盛家求你。”

温阎低着头,思忖再三,闹得这么大,黑太子自然是放弃了这个基因改造计划,但他没想到,连他自己都是被放弃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