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弹英雄

拆弹英雄
  • 主演:孙海英,柳小海,张陆
  • 导演:周友朝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3
影片《拆弹英雄》的主人公形象以全国第十一、十二届人大代表,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兰州军区某报废弹药销毁站副站长陈林为人物原型,为兰州军区个人事迹被拍成电影的第一人。影片讲述了年轻鲁莽的士官高扬不安心于在后勤部队开车的工作,在一次演习中擅自拆解了三枚新型未爆炸弹,被拆弹英雄陈林看中,将其调入自己的拆弹部队,通过陈林的言传身教和一系列惊心动魄的历练,高扬终于理解了拆弹精神,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拆弹兵。

拆弹英雄第一集

黎珞捏捏李秋燕的脸笑道:“你这样也很好啊!”

李秋燕撅着嘴道:“好什么啊?迟钝的和猪一样!”  “每个人无论什么样都是好的,有些人会敏感一点,而有的人就是会迟钝一点。凡事都有好坏,自己是什么样要学着去接受,你说我不喜欢我这个样,我喜欢那个样,你可以去改变,但如果就是变不成,那就不要变了,要不然最后没有成为你想成为的样子,也忘记了自己从前的样子,变得面目全非了!每个人正是因为有差异,才会成

为世间独一无二的那个人啊!”  “我明白这个道理,我就是随便感慨一下。”李秋燕笑道:“之前我特羡慕你可以这么能干,我也想像你一样,但后来发现,不可能。但我也不是一无是处啊,我不会你

的那些,可我也有我会的东西。我这样也挺好。”

李秋燕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他说我这样最好!”

这个他是谁,不言而喻。

黎珞无辜的吃了一嘴狗粮。

“准备什么时候结婚?”黎珞扭头问到李秋燕。

她觉得李秋燕现在的状态应该可以结婚了。

之前她和高晨光一是因为她有心结,二是两个人应该相处一阵子,彼此更了解,确定两个人真的想要以后一起生活后,再结婚会更好一点。

“我们商量着是五月,我喜欢那个月份。”

“挺好。”黎珞点头道:“正好暖和了。”

宣化要到五月的时候才开始真正气温稳定下来,算是进入春天。

然后等六月底七月的时候进入夏天,九月中旬进入秋天,不到一个月提前进入冬天。

最好的月份就是五月和九月。

吃完饭后,黎珞对黎瑾说道:“今晚你就住在这里,我给你支一个弹簧床。”

这里除了仓库和厨房外,就剩两间房,她和李秋燕住一间,李鸣住一间。

让黎瑾和李鸣去住也可以,不过又怕他会害怕李鸣的母亲。

所以就考虑着让他住在她办公室得了。

给黎瑾弄好床后,黎珞把账目拿出来,翻了翻这段时间的账。

她相信归相信吴斌,但该检查的也会检查。

账目没什么问题,年底结余也做得很好。

等她看完后,就见黎瑾还坐在那里,并没有去睡。

“怎么,还是没想通?”  黎瑾扭过头来看向黎珞:“姐,我没想到他是那种人!我一直都对他特别好,真的!你给我的吃的,我有时候会分给他一半,你给我买的文具,我用新的就会把旧的给他,虽然是旧的,但还是很好的,你也知道我爱护东西,而且你经常给我买,那些东西我根本没用多长时间。我还给他过饭票,我见他在那里吃窝头咸菜,觉得他很可怜

。”  等黎瑾都说完后,黎珞才缓缓说道:“可这些又能代表什么呢?你对他好了,他就要回报你吗?黎瑾,种地,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那还有个天有不测风云,可能会遇

到自然灾害呢,而人这么善变,前一秒可能这样,后一秒就会是那样,你却还想着你付出了就一定会有回报吗?”

“我没有想着我对他好,他就得怎么着?可他也不能这样吧?”黎瑾生气道:“他这是忘恩负义!”  “看吧,你还是觉得你对他的好是对他有恩!我知道你对他好的时候,也是真心觉得他可怜,想要让他好一点,但他可能不这样认为,他觉得你是在施舍他!两个人结

婚,人们会考虑门当户对,你知道为什么吗?”

黎瑾摇了摇头,而且有些懵,显然是不明白黎珞怎么扯到了门当户对上。  “因为这样,首先两家是平等的,你应该明白一段关系中平等的重要性!其次,两家层次差不多,那三观就会差不多。夫妻、朋友这种需要用感情来维系的关系,三观相合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你觉得你把李洋当朋友,但李洋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你是在施舍他。他脸上笑着接受你的施舍,但心里却讨厌极了你!你们之间从一开始就不平等!我告诉你什么是平等,平等就是你送给李洋一件东西,而他能够有能力回给你另一件东西!不是李洋没有这个能力,他没法回给你用钱买到的东西,但是可以回给你他的心意,但他却没有这样做,为什么?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没把你当朋友!还有,你没有发现他其实很自卑吗?因为他的家庭!他刚才那个样子其实是恼羞成怒,他

觉得你看到他那样的一面简直丢人透顶!而他狮子大开口,和在你被打的时候没有管都是为了报复你!他觉得你施舍他是高高在上,而他现在可以翻身把你踩在脚下了。”

黎瑾脸色很难看,因为黎珞说的都是事实。

“姐,是不是穷人家的孩子都会这样?”  “不会,但大多数会!没钱的人会不自觉的没有底气!久而久之,那种自卑会浸透在骨子里!穷会带着眼界狭窄,心也跟着穷起来!你知道穷为什么可怕吗?因为它会

慢慢让你的心也穷起来,而且一辈一辈延续下去,越来越严重!”

“姐,你会答应李洋的条件吗?”

黎珞没有回答黎瑾,而是反问到他:“你什么想法?”

“不答应!他会出尔反尔!一个可以作出这种事的人,出尔反尔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会继续跟咱们谈条件!”

“不错啊!能想到这一步了!”黎珞夸奖到黎瑾:“看这样子,应该是想通了。”  “其实没有。”黎瑾苦笑道:“我心里还是觉得很难受,姐,不瞒你说,我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但你刚才跟我说的那些话我听进去了。而且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不要总

是陷在一件事里出不来,尤其还是一件破事!”  “不在烂事里纠缠,不和烂人计较!尤其是你现在没有时间!我们要尽快把这件事解决了!拖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赵强那边应该已经做了很多事了……”

拆弹英雄

拆弹英雄第二集

严明顺没有再继续翻山,他直接去了山下的城市,山上丛林密布,想找到严明达和武月难于上青天,倒不如去城市守株待兔。

武月绝对会去银行把那五百万取出来。

这个女人疑心病那么重,不把钱放在自己身上,她怎么可能安心?

而且他们也需要去补给,所以,他只需要在山脚的城市守着就行。

他看过了地图,这座山翻过去就是京都邻省的省会石市,是南北接壤的交通要塞,武月如果想离开华夏,必然会在石市动手脚。

三天后,武月和严明达终于翻过了这座大山,两人蓬头垢面,身上都是酸臭味,比叫花子还要像叫花子。

“先找家旅馆洗漱,然后再想办法去南边。”严明达说。

他已经替武月想好了后路,赫连策的势力范围在北方,那么他只要将武月带到南方安置,安全应该无虞了。

可严明达却不知道,武月早已有她的打算!

武月掩饰住内心的狂喜,她离成功又靠近了一大步。

只要在石市弄一个假身份,然后去把秘密账户里的五百万转出来,她还有什么好愁的!

“好,我得先洗个澡,实在臭死了。”武月也同意。

等找到了落脚点,她就找借口出去办假身份,然后去银行把五百万取出来,再然后就可以将严明达这个没有利用价值了的傻子甩了。

严明达这次找了家比较干净的旅馆,两人只要了一间房,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还让旅馆老板买了几个菜送进来,饱餐了一顿。

“月月,我打算把你送到南边,我手上还有点钱,你拿了钱去那边做点小生意,以后的日子不会太难过的。”

严明达真心实意的说着,这几年的工资他都存起来了,虽然不多,可也有一万多块钱,足够武月用来做生意本金呢!

武月眼睛一亮,这傻子居然还有钱?

不过也是,严明顺那么有钱,给赵眉买首饰都是几十万的买,肯定不会亏待唯一的弟弟。

武月假意说:“我怎么能花你的钱,你的钱还是自己存着,我到时候就算捡垃圾扛货包也能挣到钱的。”

严明达一脸不赞同,“女孩子怎么可以捡垃圾扛货包,我的钱虽然不多,但你做生意的本金肯定够了,等到了南边,我就把钱给你!”

武月眉头微皱了皱,这个傻子到底有多少钱?

严明达从小对金钱没什么概念,十块钱是不多,一百块也不多,一万块对他来说也不多,反正只要兜里有钱花就行。

所以武月还真不确定,严明达说的钱不多,到底是怎么个不多法?

不过严明顺那么有钱,想来对亲弟弟应该不会太抠吧?

所以严明达身上几十万肯定是有的!

武月不由大喜,将计划改变了,严明达这个傻子身上的钱,她非得弄到手,谁还怕钱多呢!

所以她暂时还得勾搭住严明达,等到了南边再甩了他!

武月心里记挂着秘密账户里的五百万,吃过饭后便找了个借口出去了,没让严明达跟着。

严明达从窗口往下看到武月匆匆的背影,若有所思,也跟了上去。

拆弹英雄

拆弹英雄第三集

迥劲的大掌,开始放肆的游动,透着掌心,在感觉南初细腻的触感。

陆骁的喉结微滑,薄唇忍不住吻了上去。

“唔——”南初闷哼一声,被陆骁吻了一个正着。

陆骁的动作极快,就在南初反应过来的瞬间,就已经彻底的攻城掠池,让南初没了动弹的余地,只能被动的承受陆骁的吻。

这人的野蛮和粗鲁,把南初逼醒了过来。

那胸腔里的空气被陆骁彻底的掏空,南初才呜咽着,看着眼前再熟悉不过的男人:“陆公子——”

“乖。”陆骁粗重的呼吸,应着南初。

“你没回来。”南初的眼神迷离,大脑的思维却已经变得异常的清晰,那口气带了娇嗔。

“对不起,老婆。”陆骁喘着气,却说的给的认真,“晚上开会,走不掉,所以到现在才回来。”

“噢——”南初哼哼了声。

“生气了?”陆骁的声音压的很低,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南初。

南初没说话,动作却表达的格外的清晰,就如同之前在电话里和陆骁说的一样,她毫不客气的扑上去,就这么重重的咬着陆骁的肩口。

陆骁的眉头拧了起来,但是却没发出任何的声音,任南初咬着。

最后是南初咬的牙齿酸疼,才松开了陆骁:“什么肉这么硬,真讨厌。”

“还生气吗?”陆骁低低的笑,就这么在黑暗中看着南初那张俏生生的小脸。

南初不说话。

下一瞬,陆骁直接压着南初,薄唇贴在南初的耳边:“宝贝,我很想你,很想很想。”

“没感觉到。”南初哼哼了声。

然后——

南初在惊呼声里,紧紧的抓住了陆骁的后背,陆骁忍不住闷哼一声,在南初错愕的眼神里,陆骁又已经恢复了如常。

“我抓痛你了?”南初变得有些紧张。

“没有。”陆骁的口气始终缱绻温柔。

南初还想再多问什么,陆骁的薄唇再一次的吻了上来,南初纤细的手臂就这么被抬高到了自己的脑袋上方,被动的承受着陆骁的吻。

陆骁变得越来越狂猛,南初的意识开始渐渐地涣散。

那是久久不曾见到这人后,被这人彻底逼到了极致的感觉,说不出是欢愉还是内心的焦躁在这样的行为里,渐渐被人嗯抚平。

仿佛,什么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陆骁现在就在自己的身边。

但南初的脑海里,始终有一根紧绷的弦,可冷静下来后,却怎么都想不到那一根弦是在提醒自己什么。

可最终,这样的紧绷,也一阵阵席卷来的快感里,彻底的被南初抛之脑后,再没了任何的想法。

最后——

南初几乎是气喘吁吁的靠在陆骁的怀中,声音都跟着迷你起来:“陆公子,你起开,你好重。”

陆骁低低的笑:“现在嫌弃我了?之前不是还搂的那么紧?”

一句话,冷不丁的让南初瞪着这人,再瞪着这人,似乎在黑暗里,看陆骁却始终让南初看不的不清楚——

下意识的,南初直接伸手就要打开床头的台灯,结果,陆骁就这么压住了南初的手。

“干嘛?”南初莫名的看着陆骁。

陆骁的声音沙哑低沉:“我想抱一会你。”

“可是你压的我好重。”南初哼哼,“而且好难受,我想起来冲一下。”

“我抱你去。”陆骁说的直接。

南初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想也不想的就用力推开了陆骁,陆骁猝不及防的被南初推在床上,眉头瞬间拧了起来。

那种重力就算不大,但是对于现在的陆骁而言,也是一种冲击。

陆骁的神色变了变,而南初却没多停留,飞快的朝着淋浴房跑去:“不用,我自己来。”

开玩笑,真让陆骁把自己抱去洗澡,指不定就能闹出什么事,那她就真的不要想安生了。

太久没见,陆骁有多可怕,南初比谁都清楚。

现在什么问题都不如马上逃跑来的重要。

倒是陆骁,看着南初急匆匆的跑到洗手间,就这么双手撑在床边,低低的笑了起来。

他眉眼里星星点点的笑意格外的明显。

甚至,这样愉悦的情绪,已经涵盖掉了后背带来的疼痛感。

许久,陆骁在床上坐了一阵,这才站起身,后背的伤口在之前的碰撞里,不可避免的被牵连到。

他沉了沉,立刻下了床,重新回到了客卧的位置。

……

20分钟后,南初才磨磨唧唧的从浴室里走了出去,结果,她打开灯的瞬间,却没看见陆骁,只有那一张看起来凌乱的大床。

南初的脸红了一下,想起之前的一切,肌肤滚烫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起来。

好半天,她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奇怪,人去哪里了?”南初自言自语的,拍了拍不断跳动的小心脏。

在房间转了圈,南初确定没看见陆骁,她才走出房间,在二楼转了一圈,南初都没见到陆骁。

一直到站在楼梯口,南初才看见餐厅的位置亮了灯。

南初愣怔了一下,穿着拖鞋就这么快速的跑了下去。

果不其然,她看见陆骁就这么低头把冰箱里的晚餐拿了出来,再重新送到微波炉里加热。

高大的身形就这么撑着手,站在微波炉的边上,耐心的等着。

边上,还放着一杯的冰水。

南初看着陆骁,说不出什么感觉,忽然就加快了脚步,这么沉沉的从身后的抱住了陆骁。

过大的力道,让陆骁闷哼一声。

南初吓了下:“怎么了?我弄痛你了?”

“没有。”陆骁把南初抓到了自己的面前,“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莽撞,走路不看路的?”

“呃——”南初尴尬了一下,“我哪里有。”

“没有那么急吼吼的干什么。”陆骁把南初的手抓了下来,就这么牵在手心。

南初被陆骁看的说不出话,就这么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趾头,葱白的脚趾头就这么露在拖鞋的外面,一动一动的。

陆骁低低的笑着,也没戳破南初的想法。

“叮——”微波炉停了下来。

陆骁很自然的把东西拿出来,再重新放新的进去。

结果,就被南初阻止了:“不要了,我再给你重新弄新的就好了。”

那口气变得急促了起来,就这么看着陆骁。

在南初的记忆里,陆骁别说是吃这种热过的饭菜,就算是稍微有些不合胃口的,陆骁都可以做到一口不碰。

何况,青菜,鱼,这类的菜,再重新热过,肯定就不好吃了。

“不用。”陆骁阻止了南初,忽然,那脸色就跟着严肃了下来,“南初,你不要告诉我,你等我,所以你也没吃晚餐!”

“我……”南初一怔。

“我和你说过什么?”陆骁目不转睛的看着南初,低沉的气压让南初有些透不过气。

南初:“……”

她以为自己要被陆骁训一顿。

因为在片场的时候,南初经常吃饭不定时,最终搞了一次胃出血进了医院,那一次后,陆骁就让小美每天盯着自己吃饭,绝对不允许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结果——

陆骁很淡的看了一眼南初:“你在这里等着把这些菜都给热好,老老实实的做好,听到没有。”

“噢——”南初不敢再反抗。

而陆骁直接进了厨房,没在理会南初。

没一会,厨房里就传来了炒饭的香气,那是之前南初焖好的白米饭,陆骁顷刻之间就变成了香喷喷的炒饭,粒粒分明。

“陆公子——”南初支支吾吾的。

“吃饭。”陆骁说的直接,“吃完再去睡觉。汤可以喝,别的就不用了。”

“可是你……”

“我什么?”陆骁也已经装了饭,就这么坐了下来,“我没你想的那么娇贵,在日本的时候,什么事情也发生过,什么饭也吃过,不至于一顿热的饭就吃不下去的。”

南初没说话,低头吃着饭,那眼角的余光还在看着陆骁。

陆骁的吃饭速度很快,这是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但是却不影响他的优雅,南初准备好的那些食物,陆骁都吃的干干净净的。

一直到陆骁吃完,南初碗里还剩着米饭。

陆骁看了一眼:“看我能吃饱?”

“能。”南初还真的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陆骁哭笑不得的摇着头,捏了捏南初的鼻尖:“快点吃,专心点。”

“是。”南初就差没行李。

陆骁不再理会南初,拿起桌面上吃完的碗筷就进了厨房,南初想了想,快速的把碗里的饭粒吃掉,追了上去。

“陆公子,我来吧。”南初说着。

“你去休息。”陆骁阻止了南初。

南初还想说什么,忽然那眼睛就落在了陆骁的后背上,微眯了起来,这样轻微的动作,也让陆骁敏感的发现了。

“去睡觉。”陆骁的声音沉了沉。

南初却有些不管不顾的:“你睡衣是没洗干净吗?虽然是黑色的,但是我总觉得你背上有点别的颜色。”

陆骁还没来得及说话,南初就已经跟了上来:“你脱下来,我去给你换一件干净的,我把这个处理掉。”

“不用。”陆骁的口气沉了沉,带着几分的压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