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的好朋友第二季

不可思议的好朋友第二季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8
"永远不要怀疑友谊的力量。《不可思议的好朋友》回来了。在第二季中记录了一些有关动物与不同物种的动物间或人类间可以形成特殊友谊的暖心故事。   一些故事表明,不同种类的动物间(没有任何共同点)可以以最出乎意料的方式结合在一起。 或者有时候,人类最好的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有时,种间生物或动物与人类之间的联系是如此之强,强大到使你对这种联系的深度感到惊奇。在所有这些不可思议的动物朋友中,该系列介绍了最独特,最令人惊讶和最爱的动物关系。"

不可思议的好朋友第二季第一集

“南晚不怕。”南初抱紧了南晚,“爸,你是疯了!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你对南晚下手算什么!”

结果,南建天看见南初的时候,就和疯了一样,直接搬起凳子,朝着南初砸了过来。

“你他妈的和你妈一样就是贱人!”

南初被猝不及防的砸了一下,脑袋和手臂上瞬间就见了血窟窿,狼狈不堪。

但她却没任何闪躲,把南晚护在身后,沉沉的看着南建天。

“爸,你这次赌博又输了多少钱。”南初直截了当的问着。

南建天猖狂的笑了起来:“还是你这个大明星上道,我要的不多,五百万。”

南初脸色一变,没说话。

她在这个圈子里五年,风光无限,但是除了这一处的老旧小区,她买来给南晚安身的以外,南初连一个固定的住所都没有。

因为,五年里,所有赚的钱,全都悉数填了南建天的赌债,剩下的一部分,用来维持南晚的医疗费和保姆费。

南初大概是这个圈子里,最穷的明星。

这些事,除了易嘉衍外,就算是陆骁,都不清楚。

自然就更没有人知道,当年享誉全球的国际影后沈璐是南初的亲生母亲。

在最红的时候下嫁给南建天。

结果却在生下南初后,遭遇了家暴,出轨,婚变所有的传闻,在南晚五岁的时候,愤恨离开。

沈璐不再付出,常年的婚姻不幸,染上了抑郁症,后来久居法国,成了娱乐圈的笑话。

南建天憎恨和沈璐一模一样的南初,沈璐更是厌恶这个女儿,这个女儿的出生夺走了她的幸福。

南初想起这些过往,那样嘲讽的笑意是冲着自己来的。

“怎么?你他妈的和我装,五百万对你而言就是九牛一毛。”南建天走上前,狠狠的抽了南初一巴掌。

南初白皙的肌肤留下了清晰的五指印。

南晚哭着扑上来:“姐,你痛不痛,对不起……姐,都是我拖累你了。”

“傻瓜。”南初没哭,就这么搂着南晚。

那眸光坚定的看着南建天:“爸,我身上的钱不够,只有三百多万,你要就要,不要拉倒。”

南建天被怼的怒意滔天,顺手又想来一巴掌。

南初却直接伸手拦住了:“而且这一次,是我最后一次给你钱,你再欠赌债,被人打断腿,我也不会再管你了。”

“南初。”南建天气急败坏的跳脚,“不给我钱,我就去记者面前告你,告你不赡养父亲,告你没人性,我看你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

一边说,他一边朝着南初逼近。

“我倒是要看看,没了明星的光环,你还怎么负担这个拖油瓶高昂的手术费治疗费!”

南建天把南初的软肋拿捏的很好:“三百万马上给我转到我卡里,剩下的钱,给你三天时间,筹不齐的话,你等着……”

就是逼着,南建天就这么盯着南初手机转账,把户头里所有的钱都转到了自己的卡里,这才心满意足的扬长而去。

一室的狼藉和混乱,全都成了南初最好的嘲讽。

“姐……”南晚哭着抱着南初。

南初红唇微动,还没来得及开口,她的手机再一次的震动了起来。

“我的姑奶奶哟,你到底在哪里?”楠哥的声音是真的快哭出来了,“您可别闹出个什么事,明天我们还有戏要排,迟到不得的。”

“马上回去。”南初的声音很冷静。

楠哥听着南初的声音没什么异常,这才松了口气。

南初直接挂了电话,安抚好南晚:“我在江滨买了一套小公寓,回头你住到那里去,这里的房子我会处理掉,免得爸在来找你麻烦。”

“姐……”

“乖,我没时间了,我要回去了,听话,有事给我电话。”南初拍了拍南晚的脸。

南晚还想说什么,南初已经拿起包,重新戴上口罩,直接拦车离开。

……

——

20分钟后,南晚出现在楠哥给自己租住的高档公寓里。

南晚打死没想到,她推门而入的时候,看见的不是楠哥,而是面无表情坐在沙发上的陆骁。

陆骁眸光微敛,直接站起身,朝着南晚走来。

迥劲的大手扣住了南晚的手臂,沉着脸,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手和脸怎么回事?”

“不小心摔了。”南初随意找了一个借口,没想解释。

“说实话。”陆骁没打算放过南初。

南初透着落地镜,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势,好像是有些狼狈不堪。

但很快,她的神态又变得散漫,葱白的小手从陆骁的大掌里抽了出来。

陆骁冷着脸,看着南初,已经恢复了双手抄袋的姿势。

南初也不介意,就这么走上前,轻轻的搂住了这人,有些狼狈的小脸,就这么贴着陆骁的白衬衫。

她知道,陆骁有洁癖。

她以为陆骁会毫不犹豫的推开自己,尤其在发生了这么多不愉快的事情后。

结果,陆骁只是皱了皱眉,最终也就这么任南初在自己身上赖着。

“陆公子。”南初低低的叫着这人,“我很倒霉呢,走路没看路,手被划伤了,额头还被磕碰了,你都不安慰我,还凶我。”

很讨好,很软糯的口气,就像一只委屈的小猫,再和主人撒娇。

“活该。”陆骁冷着脸,声音却已经不自觉的放软了下来。

他最受不了的是南初的撒娇,那娇嗔,总可以让他男性的自尊得到极大的满足。

不否认,他内心也是一个大男人主义的人。

若是以往的南初,总会在没心没肺的顶上几句。

但今天的南初却安静的吓人,她从来没有像这一刻,听着陆骁的心跳声,能觉得这样满满的安全感。

忽然,她就这么闭了眼,踮起脚尖,主动送上自己的红唇,在这人的唇角,亲了又亲。

葱白的小手滑了下来,堪堪的搭在皮带的金属纽扣上。

陆骁的眸光沉了下来,迥劲的大手扣住了南初的小手,声音压的不能再低:“做什么?”

“主动求欢啊。”南初没脸没皮的说着,一脸笑眯眯的模样,很是讨好。

陆骁的喉结微动,瞬间就被南初撩拨了起来。

不知道是谁先推到谁,等南初回过神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陆骁压在了客厅绵软的沙发里。

不可思议的好朋友第二季

不可思议的好朋友第二季第二集

他说不是就不是了吗,这帮人为了钱什么缺德事做不出来?

账要一笔一笔的算,林风倒是一点不急,示意陈新颖接着说。“婶婶他们有些积蓄,五十万已经凑够了,所以这房子我们是绝不会就这么卖了。”陈新颖恨恨瞪了眼正极力否认的花豹哥,又继续说到:“阿华被扣在免国,那里的情况你也知道,就算报警也没用,所以我

想找你陪我去一趟,拿钱把阿华先赎回来。”

原来只是为了这事,对林风而言只要对方还活着,去把他捞出来易如反掌,所以基本没考虑就答应了。

“那好,我们明天就去。”看到林风答应的如此爽快,陈新颖脸上难得出现开心的笑容,笑起来的她倒是跟从前很像。

半个小时还没到,闲着也是闲着,林风准备把这里的事情一并解决,然后才好带着陈新颖离开,既然已经知道她日子过的不怎么样,林风自然不能不管。拿起花豹放在吧台上那一份拆迁合同瞄了几眼,林风顿时就明白,老板夫妻为何死活都不愿把房子卖给开发商,上面写着室内面积每平米按一千二的价格对拆迁户进行补偿,即便这里只是四五线小城市,

房价也没低廉到这种地步。

老板要是答应才怪,别说当个拆二代了,那点补偿款还不够买三分之一面积的房子,何况没了这间铺面,他要经营饭馆每月就还需要付出一笔不少的租金,怎么看都不合算。

“你们这地方房价多少?”林风翻看着合同,随口向老板问了句。

“快六千了。”现在到处都在炒房,价格一天一变就算想不关心都难。

“嗯?”林风抬起头,露出少见多怪的表情,他以为这种小地方再怎么涨三四千也差不多了,谁知这么高。

老板娘在旁边补充一句:“去年其实还不到三千,还不到一年不知怎的就翻了将近一倍,小哥你说说,开发商只给一千二的补偿款,我们能卖么?”

“这是上面定的价格,人家都是这个价又不是我们说了算。”花豹哥嘴硬的辩解一句。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什么上面不上面,都是你们一早就串通好的,一千二我们说什么都不会卖,别以为扔两个死耗子又叫人上门来闹事我们就会妥协,回去转告你们那个杜老板,不要白日做梦了!”

花豹哥张了张嘴,突然记起林风这煞星就在面前,忙闭上嘴只不服气的用鼻子冷哼一声。

“豹哥,豹哥我们来了……”

外面街上响起一阵喧哗,光听这声音人数就不少,花豹知道自己的援兵来了顿时大喜过望,忍不住回头大声回应道:“我在这里!”

他这次学聪明了,还跪在原地没敢擅自站起来,林风倒也没给他头上再来一瓶,随着呼喊,转瞬外面就冲出来乌泱泱的一群人,领头那个就是花豹派回去拿钱那小弟。

就连老板夫妻见到花豹小弟一下叫来这么多人,脸色也不禁变了,老板娘推了推丈夫,焦急的说:“老头子快报警!”

“不用浪费警力了,我可以搞定。”林风放下手腕,听到他说的话,花豹却当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外面来了至少来了二三十兄弟,他说他能搞定?

能把他搞定才是真的。

这次花豹的手下可是有备而来,一个个手里提着家伙,钢管扳手还有工地上捡来的木棍,这是要动真格得了。

“现在已经过了三十分零一秒,记住,你欠我二十万了。”

林风说完也不管花豹怎么想的,一个人就这么大步朝外面一群人走了过去,没等他踏出门槛,台阶下的小弟拿镀锌钢管指着他大声吼道:“就是这小子打了我们豹哥,给我干他,上!”他身上的伤似乎已经不碍事了,喊完就第一个踏着台阶冲了上去,这人属于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痛,刚跑到林风跟前还没来得及把钢管砸下去,肚子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脚,顿时,他用比来时更快的速度

沿着台阶翻滚下去,而原本属于他的武器却已经到了林风手里。面对敌人重重包围林风都没变过脸色,何况这几十个混混,拿着根钢管他就主动朝下面的混混扑了过去,一时间棍棒飞舞,碰撞声惨叫声不绝,一个黄头发小子刚冲到近前,就被林风一脚踢飞出去,哐当

一声撞坏了停在旁边的车窗玻璃。

老板夫妻还在为林风捏着把冷汗,只有陈新颖不觉得林风会输,毕竟她是亲眼见识过这家伙的实力,如果几个混混就能把他打倒,那就不是她认识的那个林风了。林风出手十分刁钻,专门往人腿脚上招呼,这样既不会出手过重把人打死,又能让他们吃够苦头,只要挨上一棍子就甭想再站得起来,所以也就几分钟功夫,周围地上就倒了不少的人,打着打着,后面那

些混混一看情况不对,居然毫无义气可讲的转身开溜了。

刚才还牛气哄哄的一群人,跑得跑倒的倒,就剩这满地嗷嗷叫疼的混混了。

林风随手把砸得有些弯的钢管往地上一扔,迈步又走了回来,一看见他脸上那笑容,花豹哥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吓得跪着往后倒退了两步。

这特么太能打了,还是不是人啊。

“现在过了半个钟头,你的手下全在外面躺着,那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了?”林风拍了拍花豹哥的肩头,竟然吓得对方又是一哆嗦。

躲是躲不了的,花豹哥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强行解释道:“哥,这真不是我的主意,是他自作主张跟我没关系。”

“是不是都无所谓,我的钱呢?”林风问。

“我……我想办法,再给我给我一点时间……”花豹哥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喏,那我就再给你半个钟头,你要还拿不出二十万,那我可就帮不了你了。”林风耸耸肩头,很大气的说。“二十……”花豹哥眼前一阵阵发晕,这利息也涨的太快,这样下去也许要不了两个小时只怕他就该倾家荡产了。

不可思议的好朋友第二季

不可思议的好朋友第二季第三集

苏昊没有跟着仓鼠他们一块离开,原本抓到了赵宏一行人,此次他的任务算是已经完成,但既然老头子也在这边的话,那么事情就不可能这么快结束了。

想起来老头子,苏昊就变得有些心不在焉,再加上村落虽然有旅馆,可是之中并没有什么消遣,眼瞳跟苏昊两人也就在这村落的唯一旅馆加酒馆里面待着了。

可能是因为先前苏昊虐杀三长老等人的行经被人传开了,此时根本就没有人敢靠近他们。

“你这一次过来不止是抓那几个掌控境古武学者吧?我记得你们华夏对于出了国境的古武学者管理的挺宽松的才对,怎么你这次会专门跋山涉水出来?”

眼下没有人接近他们,再加上这里也没有人听得懂中文,眼瞳也就没有丝毫顾忌的问出这个打从一开始他就在心里好奇的问题。

华夏对于境内的古武学者,那可是叫做一个严格,甚至可以说严苛都不为过,但对与那些出了国境的古武学者则是爱答不理的,爱干嘛干嘛去,只有你有那个实力,你去刺杀一国总统魔部跟峨眉基地都不回去过问一句。

而如果真的有那么倒霉的一国总统,那么也就只能自认运气不好了。

从来没有人因为被古武学者刺杀之后去找华夏的麻烦的,因为所有人都很清楚,华夏古武学者的神秘跟强大,还有独立跟护犊子。

这就是华夏古武学者的特异之处了。

当然了,也是眼瞳此时最为好奇的一点,以前华夏都是这样子做的,这一次竟然特意让苏昊这个新接手魔部的年轻巨头亲自跑一趟……这也太过让人感到奇怪了。

难道说他们叛国了?

但也不至于啊,历史上可没有少叛国的古武学者,那些古武学者在华夏之中处处被峨眉基地跟魔部压制,跑到华夏之外,天高任鸟飞,背叛了就背叛了,华夏也不会因此特意去做什么,只是会在黑暗世界层面发一则声明而已。

至于那些叛国的古武学者,终生都不敢进入华夏境内,甚至于不敢在华夏之中的古武学者面前露面。

因为这些叛国的古武学者,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峨眉基地跟魔部的联合悬赏,那悬赏让那些叛国的古武学者有些时候都忍不住想把自己给杀了过去领赏。

“知道青龙不?”苏昊歪了歪头,举起酒杯问道。

“知道,怎么会不知道,魔部巨头青龙,这可是连我看到都得绕道的恐怖家伙。”如果不是眼瞳没有眼白,估计他此时肯定会翻白眼。

开什么国际大玩笑,黑暗世界层面之中,谁不知道凶名赫赫又行踪神秘莫测的青龙?

“我这次过来,除了抓人之外,就是找他的。”苏昊一边喝酒一边轻声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他是我的老师。”

老师这个称呼,在现代社会之中早就已经泛滥到不值钱了,但在黑暗世界层面之中,这个称呼比起古代的时候还要让人肃然起敬。

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称呼对方做老师的,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别人的老师的,黑暗世界层面之中,教官居多,但如果称呼为老师,那么除了嫡系亲传弟子之外,就没有其他人敢这般称呼了。

眼瞳愣了愣,好嘛,眼前这个家伙不仅摇身一变成了魔部最年轻的巨头,甚至于魔部里面分量最重的巨头竟然也跟他有关系,而且还是老师……这尼玛的,说出去得吓死个人。

可以说,以苏昊现在的身份,行走在黑暗世界层面之中,还真的没有几个人敢在苏昊面前叫嚣的,除了各大势力那些掌控者跟那些老不死之外,谁有资格在他面前叫嚣?

如果眼瞳不是进入了明道杀手组织的高层,此时估计都没有什么心思坐在苏昊对面喝酒。

就算是现在,眼瞳都感到一阵阵莫名其妙的难受。

亚历山大啊,来头太大啊。

不过也就是暂时的不适应,他跟苏昊之间那是绝对的过命交情,否则就以两人之间这种敌对势力的态度,他们能够坐在一起喝酒聊天?

不说一见面就打生打死,估计都会老死不相往来。

“你不会告诉你,你的老师,魔部那个让黑暗世界层面各大巨头头疼的人物现在就在这边吧?”一杯酒喝尽,眼瞳终于平复下了心情,不过另外一个让他再也不淡定的想法突然间就冒出了脑海里。

“嗯,根据情报上显示,老头子……哦,就是我的老师,似乎好像在这里调查什么事情,然后被困住了,我现在也不清楚他人在哪里。”苏昊点了点头,对此倒是没有隐瞒。

如果眼瞳要趁机通知明道杀手组织,把他们魔部两大巨头都留在这里,苏昊也不介意,因为……现在可不仅仅只是他一个人过来了,也不仅仅只是仓鼠带过来的那几个外围行动小组的成员,魔部总部已经开始通过外交手段进入这个国度了。

如果明道杀手组织不蠢的话,现在不仅不会带人过来为杀他们,甚至还得提前躲好。

眼瞳本来就是大心脏,但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还是忍不住咯噔跳了一下,这一刻,他很有转头就逃的冲动。

不管他跟苏昊是什么交情,他毕竟是明道的人,而青龙……那对魔部来说绝对是一个噩梦。

当初苏昊用了两年的时间查找全世界各国各地的明道杀手组织的据点,最终只能毁多少个?也就那么两个。

但青龙呢,那家伙不会去做毁据点这种事情,他是专门针对明道杀手组织那些高层的,那两年的时间内,十九个高层,陆陆续续就被青龙给击杀了五个,直到如今,算上新进的眼瞳,明道的高层也才只有十七个而已。

可想而知,要成为明道的高层有多么困难。

首先第一点……必须实力通过S级考核,这一点就足够让绝大多数只能望而却步了,初次之外,还必须对组织有巨大的贡献,当然了,忠心是最重要的一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