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大师

诈骗大师
  • 主演:未知
  • 导演:James Lee Hernandez,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This film’s Online Screening is available in the United States Only, requires an RSVP, and is viewable in the SXSW TV app ONLY. Once you’ve secured your RSVP, watch this film starting at 9am CT on Thursday, March 17, 2022 through 9am CT on Saturday, March 19, 2022, on the SXSW TV app ONLY. Learn how to RSVP for SXSW Online Screenings: 

诈骗大师第一集

第二天的运动会是决赛,在下午四点就结束,叶楠楠请假了没来,杨晓也有事,中午就回去了,后勤便只剩下我一个人。

倒还好,东西没多少,很快就收拾好。

经理清点了下人数,大家一起把东西搬上车。

他说其它的我就不用管了,他会安排人把这些东西放好,剩下的时间就让我们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打起精神上班。

大家自然高兴,很快离开体育馆,没多久,人便剩的稀稀拉拉。

我走出体育馆,看看时间,四点四十五,快五点。

今天不会像昨天那么晚了,我有些开心,给张叔打电话,让他来接我。

张叔说他二十分钟后到。

挂断电话后,我想给蔺寒深打个电话,告诉他我大概五点半到家,但想到他有可能在忙或者怎么样,我便给他发了条短信,站在公交站牌那等。

现在正是黄昏时分,太阳不那么烈了,我拿着手机看最新的报道,资讯,最前面的一条吸引我的视线。

新晋四小花旦秦桑的绯闻男友浮出水面!

旁边附带一张模糊的照片。

秦桑坐在车里,和一个男人激吻。

因为男人背对镜头,所以镜头没拍到他的脸,但秦桑的脸却是拍了个正着,就连她脸上的沉迷也拍的一清二楚。

我点开图片,放大,手指微微发白。

是陆承乾。

他的背影,即使只是一个肩膀,一个头,我也认得出。

他吻的很投入,秦桑也很沉醉,两人吻的难舍难分,像正在热恋的一对情侣。

可我却下意识想起金城花园里的一幕,陆承乾和刘林玉说着情话翻云覆雨,他们恩爱的像一对正在度蜜月的夫妻。

一下子,我眼前浮起很多画面,全是陆承乾和我在一起的画面。

我以为我忘了,现在回想,却清晰的让我无力。

呜呜——

手机震动了下,我回神,是一条短信。

蔺寒深的。

我立刻点开,是一个嗯。

突然间,我笑了,过去的人生被一个人融满没办法一下子忘记,但没有关系,我还有很多时间,我可以一点点剥离。

把手机放包里,一辆大众停在我面前,车窗降下,露出唐琦依旧憔悴的脸。

“你住哪,我送你。”他眼里还有红血丝,比昨天严重了。

如果不是他眼睛还很有神,我担心他会随时晕倒。

我敛去脸上的笑,走过去,认真的看着唐琦说:“唐琦,你是个很好的人,你以后会遇见更好的人。”

唐琦看着我,没有因为我说这样的话就退缩,相反的,他很坦然,直接,也更果决,“宁然,我喜欢你,超出我自己想象的喜欢,但我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我希望你幸福,即使那个人不是我。”

我想,怕是没有一个人在被拒绝后还能这么从容的说出这番话。

我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可他似乎不需要我的回应,脸上浮起清浅的笑,即使他现在憔悴,也依然温润,“我希望我们还是朋友,做不成恋人,也希望我们是朋友。”

这一次,他眼里浮起小心翼翼,然后问,“可以吗?”

几乎是一瞬间我就想答应他,他的眼神让我无法拒绝。

然而在我要回答的时候,滴滴的喇叭声响起。

我看向后面,张叔的车停在唐琦车后,我脑子瞬间清醒,抿唇摇头,“对不起唐琦,我们只能做同事,谢谢你,我回去了。”

我转身朝车子走去,到车子驶离,唐琦的车依旧停在那,一动不动。

车子很快停在别墅,我下车,张叔也跟着下车,但他不是跟着我进去,而是去后备箱。

我听见声音,转身问,“张叔,有东西吗?”

张叔边把后备箱的东西拿出来边说:“有,天气转凉,先生给您买了些入秋的衣服,让我送回来。”

“入秋的衣服?”我顿在那,愣愣的看着张叔。

张叔手上已经提了几个袋子,听见我的话说:“是的,还有裤子,鞋子,裙子。”

我想起上次蔺寒深给我买衣服的事,后面没多久卧室里的衣帽间突然间又多了许多衣服,全是我的尺码。

款式都很简单大方,一点都不花哨,是蔺寒深的风格。

当时我很惊讶,却也猜到这些衣服是给我的,但我还是打电话问邹文,邹文说是蔺寒深选的,让我放心穿。

我当时心里就说不出的感动,而现在天还没转冷,衣帽间里的衣服裤子有的吊牌都还没拆他就又买了,这样细微的体贴,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张叔两只手提的满满的上楼,把东西放到衣帽间就说:“我先走了,您有什么事直接给我打电话。”

“好,谢谢你了张叔。”

“小姐不用客气。”

张叔离开,我看着放在真皮沙发上的大袋小袋,袋子上面的logo全是奢侈品品牌,这次怕又花了很多钱。

有钱人是不会在乎花的钱的,只有穷人才会。

而我就是个穷人,穷的只剩下我这个人。

在我下楼没多久蔺寒深就回来了,我在炒菜,没听见声音,直到听见冰箱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我才发现厨房里多了一个人。

我吓了一跳,手里的勺子差点掉锅里,还好我反应快抓住。

蔺寒深看见我的动作,皱了皱眉,打开矿泉水喝了一口。

我说:“你回来了,但要等等,还有两个菜。”

他嗯了声,转身出去,在出去的时候说:“我在书房。”

潜意识就是说,饭好了,去书房叫他。

我说好。

我发现蔺寒深这几天心情都很好,什么都好说话,这倒让我有些不习惯了。

正想着,客厅里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

我一顿,走出去。

邹文正快速上楼,神色凝重。

我还从没见过他这种神色,心里一紧,快速擦了擦手,上楼。

邹文是蔺寒深的秘书,似乎很多事他都在负责,那么他这么晚还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这样的结果就是,蔺寒深极有可能出差。

果真,我刚把行李收拾好,卧室门就打开,蔺寒深神色冰冷的走进来。

他视线很快落到我手上的行李箱上,瞳孔瞬间收缩,寒气像突然结的冰,在卧室里漫开。

我以为事情很严重,赶紧说:“你是不是要出差?我行李给你收拾好了。”

蔺寒深的寒气在刹那凝固,然后褪去。

他走过来,嗯了声。

我看他身上的黑色衬衫,领口袖子都有些皱,我说:“着急吗?着急的话就换一身衣服,不着急的话,洗下澡再去。”

说着,我就去衣帽间给他拿换洗衣服。

蔺寒深拉住我,“不用了,我现在就走。”

他这么说,那就一定特别急,我也不再啰嗦,朝外面跑,“你还没吃晚饭,我去装点,你在路上吃。”

诈骗大师

诈骗大师第二集

“芸芸,你的脸好红诶!”姜中玥忽然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你害羞了对不对?”

顾慕芸摸了摸自己的脸,很烫。

“要是我,我也害羞啊,被人叫李夫人,哎呀呀……”姜中玥在那里手舞足蹈,整个一发春的样子。

顾慕芸被她逗得也笑了起来。

简直就是一个活宝。

“我终于知道施柔为什么要追着李教授不放了,妈的,这一旦成功了,现在享受这一切的就是她啊!这简直太直了好不好!”姜中玥咬着食指认真分析着,然后又摆出了一副欣慰无比的样子了,“还好她没有成功,我们李教授的意志够坚定。”

“你分析完了吗?”

“分析完了,结论就是你一定要把这个男人给我守好了,不能让他被别的妖艳贱货勾搭走。”姜中玥义正言辞地道,“反正我最好闺蜜的丈夫,我只承认李骁旸一个!”

“好好好,我一定给你看住了。”

“不是给我,是给你!”

“好好好,我一定给我看住了!”?姜中玥很满意。

然后她又道:“说了这么多李教授,芸芸,你有没有发现你自己,对于李教授没有那么排斥了?”

顾慕芸怔楞一下。

“要是以前我和你说这些,你早就跳脚炸毛了,现在你已经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而且还很开心的样子。芸芸,承认吧,你喜欢李教授。”

顾慕芸歪着头看着她:“我是喜欢他啊,不然我和他结婚干什么?”

姜中玥眨眨眼:“芸芸,你竟然承认了?”

“喜欢就是喜欢啊,有什么承认的?”

她现在很清楚,她是喜欢李骁旸的。

别人叫做李夫人的时候,虽然会不好意思,但是更多的是喜悦和兴奋。

李夫人,一个被所有人都认可了的身份,当然也被她认可。

她之前一直不愿意去承认,只是想说自己对李骁旸有好感,但是现在她很清楚地认识到,她喜欢他。

她和她母亲一样,在感情上从来都不是一个扭扭捏捏的人,在发现对一个人的喜欢之后,那就大大方方的承认。

只是以前模糊的好感,变成了现在这种清晰的喜欢。

她是喜欢他啊。

“李教授要是知道你这么说,一定很开心。”她估计顾慕芸还没有对李骁旸这么明确说过。

“没事,我以后找个时间告诉他。”反正该说的都会说的。

姜中玥连连点头。

简直不敢相信以后,这两人干柴烈火,会是什么样子。

现在李教授这么单方面的,都这么没羞没臊了,以后俩人联合起来,不知道要怎么撒狗粮。

所以……

他们父母辈当年要吃顾经年和林汐的狗粮,他们这一辈的要吃顾慕芸和李骁旸的狗粮是吗?

不是,他们华夏群众到底欠了他们顾家什么,要被他们一家子这么虐?

为什么?为什么?

姜中玥看着顾慕芸,长长地叹了口气。

顾慕芸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姜中玥的眼神,透露着些许的疲惫。

可能是起太早累了吧。

————

施柔又摔了一个手机。

因为她也收到了那条短信。

她将那条短信读了有好几十遍,然后手机就从窗户里被扔了出去。

施柔狠狠捶了捶床。

怎么会这样?

这声李夫人,她顾慕芸也配?

这一阵子真是够了,李骁旸就像是被顾慕芸给下了蛊一样,整个人都莫名其妙的。

看看他做出的那些事,是他李骁旸该做的吗?

平时的高冷和严谨到底去哪里了?都被狗吃了吗?

施柔觉得自己就要爆炸了。

江雪在客厅坐着,不时地听到卧室传来的扔东西的声音,浑身一个激灵又一个激灵。

施柔发起火来,是真的挺可怕的。

二十多分钟后,施柔从卧室走了出来。

双目红肿,显然是哭的。

江雪抿唇,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出言安慰。

“你来干什么?”施柔问。

她现在其实一见到江雪,就有些烦。

她给她出了多少主意,但是没有一次是完完全全生效过的,办砸就不说了还为他人做嫁衣,真的是够了。

“我担心你,来看你。”因为江雪是经常来施柔家里的,所以她知道施柔家门上的密码,每次都可以自己进来。?“我很好,我死不了。”施柔阴恻恻来了这么一句,然后走到茶几边上喝水消气。

“你也别生气,这个事情……”?“我怎么不生气!”施柔怒吼一声,直接将手里的杯子扔在了江雪脚下,“事情都成这个样子了,她顾慕芸都成为公认的李夫人了,我怎么不生气!”

江雪被碎在脚边的水杯吓得三魂没了气魄,但是还是强装镇定地安慰施柔:“虽然是这样,但是也不是没有回寰的余地。”

“哦?那你告诉我,要怎么回寰?”施柔瞪大眼睛看着江雪,娇美的面容几乎要扭曲变形,“你把他们两个的结婚证给我收回去?还是把他们两个甜甜蜜蜜的记忆从别人脑海中抹去?”

“不是……这些咱们都没有办法,但是现在离婚的情况也不少,咱们只要想些办法让他们两个离婚,不就行了吗?”

“说得轻巧,你以为你是谁,你怎么让他们离婚?”施柔真是想要呵呵她一脸,“你觉得他们是形婚吗?不是,你以为李骁旸的性子会和一个人形婚吗?他是真的喜欢,他喜欢那个顾慕芸!”

这才是最让施柔心痛和无法接受的。

分明,顾慕芸有的,她都有。

可是为什么,李骁旸就是选择了顾慕芸,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她呢?

“小柔,你应该了解李教授一点,他不是一个大学教授这么简单,对不对?”

施柔看向江雪的眼神,立刻变得无比警惕:“你什么意思?你少给我打歪主意!”?“我没有歪主意。”江雪很委屈。

为什么每次她都认真在替施柔考虑,她总是要这么想她呢?

她是对李教授有好感,可是这不正常吗?那么优秀的人她有好感怎么了?

她也没想过要和李骁旸发展什么啊,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我的意思是,李教授要是出身比较高的话,他们家里肯定比较注重门第,李教授和顾慕芸门不当户不对,肯定就不能发展到一起了对不对?你要是想做什么的话,你可以从李教书的家庭入手。”

施柔耸肩哼笑一声:“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主意呢,你以为他的家庭是那么好插手的?”

难道她还要找到迪拜皇室头上去吗?

估计她连李骁旸父母的面儿都见不到!

什么馊主意!

江雪的表情有些委屈,这个主意怎么就行不通了?这多好的想法啊。

“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吧。”施柔摆摆手,“你没事就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下。”

“你一个人真的没事吗?”江雪还是很担心。

“我没事,我好得很,死不了!”

“那我就先走了,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施柔有些不耐烦了。

江雪这才离开。

她是真的不希望施柔出什么事儿,一是把她当朋友,二是以后还要指望着她呢。

虽然平时施柔对她是挺凶的,脾气也不好,但是很多时候,她的一句话比她废半天功夫都要管用。

所以这个朋友,她还是要牢牢守着。

施柔走到窗边,看江雪一个人朝着另外的方向走,然后用家里的座机打了个电话。

那边几乎是妙接的。

“看到刚才出去的那个女生了吗?”施柔问。

“看到了,很清楚。”是一个男声在回答。

“最好记住了,要是有人问你们,就说事情是她让你们做的。”

“我记住了。”男人的回答铿锵有力。

“事情结束之后,尾款我会以现金的方式给你们。但是记住,一旦败露,就要说是她,千万不要和我扯上任何关系,否则,你们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我们都明白,您放心就是。”男人的语气相当熟练,显然是做惯了事情的。

施柔挂断了电话。

她在窗边站了好久好久。

从小到大,她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得到。

所以这次也是,李骁旸,她也一定要得到。

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不管手段多么卑劣,她都要得到。

分明是她先来的,分明顾慕芸才是那个后进入者,所以她不理会,她也不惭愧,更不会内疚。

她只是在拿回属于她自己的东西而已。

施柔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工作,一边握紧了双手。

她微微阖目,眼前浮现的,是那天李骁旸亲吻顾慕芸的那一幕,以及论坛上满天飞的帖子,还有昨天晚上收到的那个短信。

她狠狠锤了锤自己的头。

施柔,你要坚定一点。

不能害怕,更不能退缩。

你在为自己争取,你争取的,是你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

是顾慕芸自己不识数,非要撞到你的枪口上来的。

所以不管结果是什么,都和你没有关系。

就算出了什么事儿,也有江雪那个替罪羊在,找不到你头上。

所以,不要怕,千万不要怕。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在为你自己争取,是可以被理解的。

诈骗大师

诈骗大师第三集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瞬间控制

可以这么说,在林萧一番惊骇世俗的表现之后,他又再一次成功的让人感到了震撼,以及肉身的作用,以及在魔法运用上的巧妙。

更让这些选手们,对他的妒忌更加浓郁了几分,但这又能如何?他们敢跳吗?他们跳的话,那才是真的在找死。

所以他们也只能是将眼神放到了那自己的身上,看了看自己那松弛的肌肉,苦哈哈的向下跑去。

然而林萧,却是在奔行之中,不断的寻找着自己的目标,没错,那猛毒森林路程遥远,想要自己奔跑过去的话,那真得是累的够呛,就算是飞行,那也是极其耗费灵力的一件事情。

所以寻找到一只飞行妖兽来代步,这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情,当然了,这只飞行妖兽,不需要是适合长途飞行,但速度一定得快才行。

对于其他人而言,驯服一只妖兽,那的确是件很是艰难的事情,可对于林萧而言,那只不过是一个眼神的问题。

这不?才飞行了没多远,林萧远远的,就这么发现了一只有着三个成人般大小的鹰类妖兽。

而鹰类妖兽,也是发现了正在追赶着他的林萧,转头,忍不住是发出了一声警告似的鹰啼,并随时准备发动进攻。

可是,一眼,仅仅只是一眼,它的身体,居然就这么是一阵僵硬,然后在仅仅一秒之后,它便是低着头,向着林萧飞了过来,并转了一个圈后,平行在了林萧的脚下。

淡淡一笑后,林萧收起精灵翅膀,脚尖轻轻的落到了鹰背之上,然后盘膝在了原地,掏出了一件袍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宛若什么事都与他无关一般。

然而,山顶之上,却是再次炸锅了,因为他们居然是没有看到,林萧驯服那鹰是个什么情况,甚至是以为林萧在作弊,那鹰是被人给提前放在那里的,等他去了,就飞出来。

可是下一刻,巴伯却是鄙夷的看向了众人道,“一群蠢货,自己做不到,就以为别人在作弊?”

“你们看不出来,难道我还看不出来吗?那只鹰,刚开始对他表达出了极强的敌意,这已经是证明了,他们之间没有了任何的关系。”

“当然了,可能有人会说,明明这劳伦斯没有动手,为何这鹰就被驯服了?我敢肯定的对你们说,那是因为他的神魂,强大到了你们无法想象的地步。”

“你们需要动手,这种粗鲁的方式,才能够让妖兽驯服,可他借由强大的神魂,第一时间就能够侵入到妖兽的脑海,在它的心中种下恐惧臣服的种子,所以刚才那鹰顿住的那一刻,就是它被其的神魂,给入侵了脑海……”

静,死一般的寂静,对于神魂的存在,他们都是清楚的,也知道神魂这东西,的确是非常的有作用。

但是,整个精灵一族,对于神魂的利用率,却是低的可怜,只有着少数那么几个人,才算是入门级别而已。

可是现在,林萧这一出手,却是告诉了他们,神魂运用起来,那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对妖兽,可以让其臣服,那么对人类的话,会不会也成功?

答案,是肯定的,但相比较妖兽而言,人类的神魂,因为智慧的原因,天生就要强大许多。

当然了,那也要根据人类的修为来定,如果是普通人的话,那还真不比其他妖兽强到哪里去。

但如果是同境界的话,那人类还是要比妖兽强大许多的。

这只妖兽的修为,已然是达到了金丹境界,也就是说,很可能金丹境界的修炼者,都得是在他的神魂之下沉沦,这是何等可怕的能力?

……

当然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若神魂之力足够强大,那么是否可以是直接控制敌人的核心人物,就比如说是精灵族,直接控制了他们的女王,那么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只是想一想,就能让无数人感到胆寒。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是升起了那么一个念头,那就是得拼命的提升自己的神魂了。

在这个世界,虽然是没有那种神魂特别强大的存在,但这并不代表着,外界没有着一些个神魂特别强大的存在,到时候只需要是控制一人,就能让一个种族,彻底的覆没。

当然了,将这些东西给抛出脑海之后,众人们也是明白,恐怕这第二轮的考试,又将成为那林萧一个人的表演赛了。

果不其然,在征服了这只鹰后,林萧的脑海中思路非常的清晰,那就是在前往猛毒森林的时候,将会路过一个本世界比较强大的种族领地。

而这个种族,有着一个非常被人熟知的名字,没错,那就是狮鹫。

在西方的神话之中,狮鹫那可是被人们称之为是最适合骑士的飞行坐骑,因为其速度很快,而且耐力极强。

所以林萧也是准备,到时候直接驯服一只狮鹫,再前往那猛毒森林,这样的话,定然能够是节省许多的时间,只有这样,才能够是将所有人,都给远远的甩在身后,最好是,自己都已经是回到那生命之树了,这些人,还没来到猛毒森林。

主意,已经是打好了,至于该怎么做,那就得是看林萧怎么安排了。

这只巨鹰的速度,虽然算不上是最快的,但其实在那普通妖兽之中,已经算得上是急速了。

可林萧,却是依旧感到了不怎么满意,不然的话,也不会是想要更换坐骑了。

仅仅一个小时,那狮鹫森林的地盘就已经是达到,而远远的,一只雄性的狮鹫,就已经发现了巨鹰的身影,并拔空而起,对侵入自己领地的家伙,发出了警告的声音。

显然,相比较狮鹫而言,巨鹰的等级,那是差了不止一筹,整个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着,足以是看出他有多么的恐惧,但是,在林萧的控制之下,他根本就无法动弹。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萧就这么淡淡一笑,紫极魔瞳发动,并看向了眼前那位狮鹫,发动了精神控制。

然而这一次的紫极魔瞳,却是出事了,因为天空之上那只苍鹰,正好是盯着他的面部,并将这个图像,给传递到了精灵族中。

……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