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玫瑰

夜玫瑰
  • 主演:林心如,钟汉良,马天宇,倪虹洁,贾乃亮
  • 导演:胡玥,吴思远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9
心性孤傲的叶梅桂(林心如 饰)无意间邂逅独自来台北打拼的工程师柯志宏(钟汉良 饰),本来柯借住在好友蓝和彦(马天宇 饰)家,但与叶擦肩而过的一刹那,令他鬼使神差地搬进了叶梅桂出租的748号。蓝和彦料定柯志宏走火入魔,劝他三思而后行,但柯志宏分明从叶梅桂眼神中读出了灵魂深处的东西。白天,柯志宏与蓝和彦一头钻进缜密繁缛的工作中,收工回到748号,他享受得是另一种与叶梅桂在一起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温暖与刺激,时常令他想起大学时代学姐跳《夜玫瑰》时那醉人曼妙的舞姿

夜玫瑰第一集

第46章养伤

“我扶你过去。”

李川红着脸,羞的不敢看她,“不、不用。”

“放心,我扶着你过去后,马上就走。”

李川以为她生气了,有些心慌,急忙解释道:“我、我,不是,我……”他笨拙的不知该如何向她解释。

暮清妍瞧着他急得那个样,不知道还以出了什么大事,心里觉得好笑又好玩,眼眉间染上一层薄薄的笑意。

李川见她笑了,原来她没有生气。那紧张的心,心头松了一口气,呆愣愣的看着她那清浅的笑。

她笑起来真好看!

暮清妍又见这呆子发愣,伸出手在他的面前挥了挥,“喂喂,回神了。”

李川慌忙的收回目光,羞得耳根都泛着一层薄薄的红。

“你现在是病人,还不能自己下床走路,万一伤口崩了,那可就麻烦了。”

他原本就是失血过多,好不容易才止了血,若是伤口再裂开,流血,他那点血都不够他挥霍的。

血可是身体的本源,没了它,小命可就没了。

李川见她态度坚决,乖乖的任由她安排。以前,他受过比这更重的伤,那时候在家中无人照料,也是他自己处理,虽然过程很艰辛,但都做到了。

暮清妍将他带到地方,然后走出屋子,关门前,不忘嘱咐一句。

“好了,就叫我。”

李川红着脸,点点头。

在经历最尴尬的后,李川终于接受现实,乖乖的任由暮清妍指挥。重新躺会到床上,李川整张脸已经恢复如常,只是他的眼睛一直不敢看她。

暮清妍看出了他的羞涩,暗笑着走出了屋子。

暮清妍准备着中午吃的饭,又将黏米和米粉放入锅中催熟,酒楼那边刚下了一个大单,这几天暮清妍都要赶货。

一锅弄熟后,直接放入空间制作。

等她将第一批年糕弄好出来,这才想起李家老二媳妇还没有来,眼看着就要正午了,这是不打算送了么。

暮清妍叹了一口气,从米缸里勺出一碗米,开始清洗,弄好后,放入锅中煮。

一人吃,暮清妍直接从后院摘了大白菜,这些大白菜水灵灵的,吃起来的味道别提有多美味了。清炒一盘大白菜,又弄了一个鸡蛋蒸肉。

暮清妍看了一眼锅里的粥,已经很稠,正当她准备盛一碗过去,院门被人敲响。

打开门,李老二媳妇走了进来,手中提着一个篮子。

囧,看来误会人家了。

李老二媳妇将东西放到屋里后,对着暮清妍说道:“家里还有事,就劳烦妹子帮忙一下。”

暮清妍点点头。

见她同意了,人急匆匆的提着篮子走了,可真是一刻都没有多停留。

暮清妍将东西端进屋里,外面的声音,他都听得一清二楚,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可以自己吃。”

暮清妍目光掠过他缠着纱布的一只手,那意思不要太明显。

李川一囧,低着头不说话了。

暮清妍掀开盖着的碗,当看到碗里的清可见底的黍米时,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

“他们就让你吃这个东西!”清冷的声音带着怒意。

李川见她生气了,紧忙说道:“没关系,我以前都是这么吃的。”

“什么?”暮清妍瞪大眼看着他。

李川被她瞪着,莫名心虚。

“你以前受伤,他们也是给你吃这个?”暮清妍不禁问道,心里不知为何烧着一团火。

李川缩着脖子,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般点点头。

“你是猪吗?你为了那个家里赚了那么多钱,又为了这个受了伤,他们这样待你,你就不会说,不会反抗么。”暮清妍狠狠地瞪着眼前这个忠厚善良的男人。

李川低着头不敢吭声,那样子妥妥的就是一个小媳妇。

暮清妍瞧着他那熊样,又好气又好笑,突然觉得自己管的有些宽了。她不是他什么人,现在照顾他,也是因为他是第一个帮她忙的人,更是一个善良的好人。

方才听到李家人这么对他,心里就起了火。现在想想,又觉得自己手伸的太长,可是若是自己不说的话,憋在心里的,她绝壁会憋坏的。

李闯心思百转,听着她怒喝,不忿的声音,不知为何心里甜滋滋的。

她在关心他,这个认知让李闯乐得有些找不着北。

暮清妍撇了他一眼,一瞅见他眼眉间的笑意,嘴角莫名的一抽。

这家伙,骂他怎么还这么开心。

“这个不要吃了,我重新给你盛一碗。”暮清妍将那碗请汤水端了出去,重新到厨房换了一碗浓稠的白米粥。

李川看着那碗香喷喷的白米粥,鼻尖微微有些发酸。

原来她已经帮他准备了。

“你手不方便,我喂你。”暮清妍没有注意到李川的异样,勺了一调羹,吹凉后喂给他。

一碗粥很快见底。

“还要吗?”

李川摇摇头,他不能吃掉她太多粮食。

暮清妍端着空碗出去,口中嘟囔了一句,“这么大块头,胃口这么小。”

听到她的嘀咕声,李川老脸一红。

下午,周氏上门来看望李川。

周氏一个毫不相干的都知道过来看一眼,林氏那个做母亲的,竟然就这么不管不问,两相一对比,越发让她瞧不上李家人,更为李川觉得不值当。

经过这两天前前后后的事,她可算明白了,这李家人就没将李川当一回事。

周氏看着桌上那碗清汤粥,狐疑的问道:“这请汤水放在这里干嘛。”

暮清妍撇了一眼桌上的请汤水,薄唇轻启,略带嘲讽的声音,“这可是李家人给李川送来的早饭外加中饭。这么金贵的饭,等会让他们自个带回去吃。”

前一句听得周氏惊讶不已,后一句让周氏有些想笑。

这方寡妇现在损起人来,不见血。

周氏有些感慨的说道:“川子,这次被你救起,又能得你照顾,是他的福气。”

“婶子,别说这种话。邻里之间帮些忙,都是小事。”

周氏听她说完后,笑着道:“我做梦没想到,有一天能从你嘴里听到这样的话。你别生气,婶子不是损你,而是觉得惊讶。”

暮清妍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夜玫瑰

夜玫瑰第二集

重族驻地,一方虚空。

星思念看到一个陌生人拉着自己飞驰,心中莫名的激动起来。

“你是吴悔?”

虽然眼前之人身上并没有吴悔的气息,不过星思念有一种感觉,眼前之人必然与吴悔有关,很有可能是吴悔所幻化。“星思念,我并非吴悔,不过吴悔的一丝神魂在这具身体中,有什么事情等我们出了重族联盟再说。”此时的身躯由莫问掌握,在救出星思念之后,莫问就打算离开重族联盟,因为在之前大殿中,他已经感

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出现。

重九天,若是他降临此地的话,他们今日绝难幸免。

“前辈,我想与吴悔说说话,行吗?”星思念脸上充满了欣喜,虽然现在眼前并非吴悔,其中却有着吴悔的神魂,也可以说是吴悔的分身,星思念想要听听吴悔的声音。

“难道连这一时半刻也等不了了吗?”莫问眉头轻皱,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已经感受的重九天的气息,若是他降临,我们就走不了了,等到我们离开重族联盟后,自然让你们团聚。”

莫问穿梭虚空,身形如电,已经出现在了重族广场的上方,此地拥有重族传送阵,只要能够传送出去,便是离开了重族联盟。

只是莫问带着星思念刚刚来到重族广场上,却是停了下来,原本广场上的传送阵法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青年看似二十左右,身材高大,一脸桀骜之色,正是之前还处在独尊大殿的重独尊,只不过此时的重独尊身上的气息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原本重独尊是灵尊巅峰大能,身上的气息虽然强大,却依然能够

感应到,不过现在的重独尊身上却是有种天地绝世,无冕之王的意味,仿佛其就是天地之主,帝王之尊,任何人都要臣服于他。

莫问的脸色变了一变,目光中已经是凝重无比。

“重九天!”莫问已经感受到了重九天的气息,知道重九天已经神识降临,虽然不可能是本体,不过其实力要比重独尊强大的多。

“莫问,你敢抢我的儿媳妇,还真是胆大啊,莫非以为自己真的能够与我对抗不成?”重九天目光看向莫问,脸上露出一丝讥讽说道。

“谁是你儿媳妇,我早就已经是吴悔的人了,是重独尊想要强迫我。”莫问身旁的星思念此时开口叫道,脸上充满了一片愤慨。

“吴悔?哼!”重九天一声冷哼,伸出手掌,直接向莫问抓去。莫问脸色一变,同样伸出手掌,“阴阳神通,乾坤颠倒,生死一拳!”莫问一拳打出,天地风云变色,整个空间仿佛出现了一道黑白巨龙,盘旋虚空,阴阳气息弥漫,一些赶来的重族灵尊大能在此刻感到了

阵阵窒息,即便那些达到了灵尊后期层次的大能也不例外,仿佛在这一拳之下,生死尽在他人手中掌握。

黑白龙气,相互盘旋,笼罩在重九天的身上。

而重九天仿佛一无所觉,手中依然探出,“吴悔,给我出来!”手掌落下,从莫问的身体中,一道略含虚幻的身影显露出来。

此人看似二十左右,身材挺拔,面容清秀,目光明亮,此时正一脸寒意的看向重九天。

看到吴悔出现,星思念的脸上却是充满了思念与担忧,来到吴悔的面前,想要拉住吴悔的手臂,却是落了一个空,如今吴悔只是一道神魂体,与人无法接触。

“思念,让你受苦了。”吴悔看向星思念,露出一丝柔情。

“不苦,能够看到你就不苦。”星思念摇了摇头,目光中却是蕴含着泪水。

“思念,放心吧,我一定会带你出去。”吴悔手掌抚摸着星思念的秀发,虽然并未真正的接触,却依然让星思念感到了一阵舒心。“哈哈……吴悔,没想到你在此时还竟然如此狂妄,想要离开我重族驻地,根本不可能,我知道你出现在此地的只是一道神魂体,或许现在还灭不了你的本体,不过还想要带走星思念,简直是妄想。”这时,

重九天哈哈大笑,再次伸出一指,指间无光无华,没有丝毫的波动。吴悔的脸色凝重,他看出来重九天所运用的竟然是虚无之力,原本重九天是至圣大能,运用的是吞噬之力,可是现在其使用的是天地第一神力,虚无之力,而且其运用的比自己要强大的多,自己根本无法

抵抗。

指尖笼罩在吴悔的身上,吴悔立时感到一阵阵的虚弱,仿佛有种无形的力量在不断的虚化自己的身躯。

“乾坤逆转,生死之力!”一时,一道轻啸响起,莫问挡在了吴悔的面前,其身前出现了一道八卦图案,图案光芒流转,吴悔感到了一阵轻松。

“多谢莫问前辈!”吴悔向莫问道谢说道。“吴悔,此时重九天神识降临,我们要全身而退恐怕不可能了,如今我牺牲这具分身,破开空间,你与星思念一同离开这里。”虽然挡住了重九天的虚无一指,莫问的脸色也是变得苍白无比,其身上的气息

也是若有若无,受到了极大影响。

“前辈,我只是一道分身,即便陨落也没有关系,我与前辈一道,会一会重九天,我想知道我与重九天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吴悔一脸坚定的说道。“虽然你是分身,不过星思念却是本体,你舍得让她与你一道吗?如今重九天神识借助重独尊降临灵界,其实力早就超过了灵尊巅峰层次,你我抗衡实无胜算,还是等到来日再与其交锋。”莫问摇了摇头说

道。

吴悔的脸上有些犹豫,莫问所说正是吴悔担心的地方,若是吴悔一人的话,无论如何也要与重九天一战,可是现在有了星思念在一侧,自己已经有了诸多的顾虑。

“哈哈……你们倒是打得如意算盘,我既然神识降临,岂会让你们离去,今日,你们三人谁也离不开我的重族驻地。”重九天再次哈哈一笑,大手一挥,周围的景物转化,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黑暗中没有任何的力量存在,宛如一片真正的虚无之地,空间中除了吴悔莫问,还有星思念之外,连重九天的身影也是消失不见。

“这是虚无之地,没想到重九天竟然幻化出这种地方,我们想要突围恐怕难了。”莫问打量四周,一脸的凝重。一旁的吴悔同样眉头皱起,如今的他只是一道神魂体,虽然说单单的神魂体没有多大的力量,不过想要毁灭也不简单,偏偏这虚无之力就能够消灭吴悔的神魂体,吴悔并不担心自己,而且是关心星思念,

若是再让重九天把星思念抓去,不知道星思念会受到怎样的对待。“吴悔,莫问,你们既然只是分身,我也不杀你们,我知道你们神通,此地乃是我的虚无幻境,其中蕴含虚无之道,这虚无之道是从吞噬之力中演化出来,虚生万物,同样虚灭万物,利用你们的分身,我便是能够透视你们的本体,在我虚无幻境中磨灭你们分身的力量,同样会影响到你们的本体,你们想与我争斗,简直是不自量力,你们在就这里感受绝望吧,哈哈……”虚空中响起了重九天的声音,却不知道

从何处传来。

“莫问前辈,你也是至圣大能,领悟虚无之力,可有办法离开此地?”吴悔转向莫问,询问说道,他能够感受到这虚无幻境的强大,以自己对于虚无之力的领悟,根本察觉不到此地的突破口。“若是本体的话,这虚无幻境根本困不住我们,毕竟降临的重九天也不过是一道神识,不过现在我们要离开这里恐怕不简单,重九天所领悟的虚无之力蕴含吞噬之力,隐隐的把吞噬之力与虚无之力融合到了

一起,我能够感受到周围空间的那种吞噬之力,不仅影响到自身还冥冥之中对于本体有些影响,偏偏我的本体此刻无法前来,若是被困久了,我本体的修为恐怕也会倒退。”莫问一脸凝重的说道。“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吴悔眉头微微皱起,看向了一旁的星思念,吴悔不在意自身,却是关心星思念,现在他们如笼中之人,若是重九天再次把星思念抓走的话,自己想要再次营救已经变得几乎不可能

“世上能够对抗重九天的吞噬之力的力量几乎是没有,真正的虚无之力算是一种,鸿蒙力量也算是一种,除此之外……”莫问面露沉思,缓缓说道。

“不知道生死轮回之力能否对抗吞噬之力?”吴悔突然开口说道,脸上闪过一道色彩。“生死轮回之力?”莫问眉头一皱,“这种力量极为强大,虽然我的阴阳本源之力也号称生死之力,不过与真正的生死轮回之力相比较还差一些,这种力量蕴含生死之数,一般能够掌握之人都是经历过生死轮

回,吴悔,你掌握了这种力量了吗?”莫问看向了吴悔,好奇的说道。“恩,不错,我曾经入轮回道,领悟过生死轮回之力,如今利用其它力量破不开这虚无幻境,我想用生死轮回之力试一试。”吴悔点了点头,目光看向虚空,焕发出一片坚定之色。

夜玫瑰

夜玫瑰第三集

“女人?他竟然说我是女人?”姬然心中愤懑,可是,转念一想,对方似乎说的也没错,在穿越之前,亦或是自己的记忆深处,自己的确是嫁过人了,似乎还有了孩子,这个称呼倒是并不为过。

只是,姬然现在的身体,还的的确确是少女,还没有被人开发过,如果贸然的被称为女人,似乎总觉得不太合理。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说,战争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们来处理比较好一点,女生不是更应该关注一下服装或者化妆品之类的事情吗?

对了,你之前跟我说过的茉莉花粉,已经送到了,是从东方送来的。”莫德雷克说着,起身拿了一盒包装精美的茉莉花盒子,递给了姬然。

“东方的商道不是已经被巴拉克可汗断掉了吗?这茉莉花粉是怎么弄到的?”姬然很奇怪的问道。

“商道的确是被巴拉克给断掉了,但是,商人总是逐利的,我出十倍的价格,自然买得到。”莫德雷克微微一笑说道。

听到莫德雷克如此说,姬然心里还稍稍有点不是滋味儿,居然为了自己索要的一件化妆品,竟是让莫德雷克花费了十倍的价钱,真的好奢侈。

“对不起,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就不会跟你要了。”姬然歉意的说道。

“呵呵,这没什么,只要你喜欢的,别说十倍,即便是百倍的价钱,我也会买来的。”莫德雷克笑着说道。

姬然看着莫德雷克那充满了爱意的眼神,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

“好了,时候不早了,你回去早些休息吧,这些天或许有些忙碌,照顾好自己,等我有时间了,我会去看你的。”莫德雷克很温柔的跟姬然说道。

“嗯,你也要照顾好你自己,你是全军的统帅,不可以出差错的。”姬然也跟莫德雷克说道。

“遵命,我的公主大人。”莫德雷克笔直站立,微笑着对姬然打了一个帅气的举手礼。

姬然会心一笑,带着茉莉花粉回去了。

拉卡西亚的大军已经集结完毕,但是,大部队却迟迟没有开拔。

莫德雷克只吩咐将士们守好关隘,却并没有主动的去反击敌人。

边境的村镇时常受到巴拉克可汗的骑兵骚扰,周边的盟国也苦不堪言,甚至有一些原本附属于拉卡西亚的盟国,开始动摇,渐渐地倒向了巴拉克可汗,加入了对里古里亚地区骚扰的行列里。

秋去冬来,天气一天天寒冷起来,巴拉克可汗经过一个秋季的骚扰,也没能等来拉卡西亚的反击,不由得更加嚣张了,还以为是莫德雷克怕了他,竟然还派人送来了女人的衣服,来羞辱莫德雷克。

但是,对于巴拉克的表演,莫德雷克则表现的很淡定,他发现巴拉克送来的衣服还挺漂亮,是草原民族中女性的服装,尽管看上去有着异族的色彩,但是,却也有着诸多的优点。

譬如衣服的袖口很窄,穿在身上很合身,裤子也很贴身,便于骑马。

而且,衣服的布料也很考究,算是一件不错的女装,因此,莫德雷克就叫人将衣服送给了姬然。

当然,姬然收到衣服之后,也很喜欢,女生对漂亮的衣服是天生没有抵抗力的,如果想要追女生,送她化妆品和漂亮的衣服鞋子,永远都不会犯错。

冬季来临了,整个大地陷入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

即便是鹰飞大草原上,也降下了厚厚的积雪。

巴拉克可汗只好带着部队撤回,开始准备过冬了。

在如此严寒的天气下,马匹缺少草料,不适合继续作战,这个时候,只有通过秋天准备的干草料,才能让这些牲口勉强的挨过冬天。

“殿下,巴拉克撤退了,他们的粮食不多了,不如我们趁机追击他们,一定能够打败他们。”雷恩跟莫德雷克建议道。

听到雷恩的建议,莫德雷克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同意。

雷恩看着莫德雷克拒绝了他的建议,很是奇怪,“巴拉克在秋季骚扰了我们很多地方,现在将士们都憋着一股劲,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现在正好他们锐气丧尽,正好是在撤退的时候,而我们士气旺盛,如果追击的话,一定能大获全胜。”

“雷恩,我知道你的心情,现在出兵的确可能会取胜,但是,风险还是太大了些,鹰飞大草原的冬季,远比里古里亚的冬季更加的严寒,如果深入他们腹地作战的话,即便获胜了,我们的损失也会很大,得不偿失的,再耐心等等。”莫德雷克跟雷恩说道。

雷恩自然知道莫德雷克的顾虑,只是,还是觉得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有些可惜。

“放心吧,一定有你立功机会的。”莫德雷克笑呵呵的说道。

“殿下,我并不是为了立功,只是觉得机不可失,只要这次大获全胜,我绝不要一分功劳。”雷恩跟莫德雷克说道。

“雷恩大人,您误解我的意思了,我当然知道您不是为了功利,只是,现在还不适合出兵,到时候,我会跟你一起商讨的,请耐心等待。”莫德雷克跟雷恩解释道。

雷恩见莫德雷克如此的胸有成竹,也不便再多说什么,只好退了下去。

深冬来临,到了一年之中最严寒的季节,大地铺上了一层银白色的地毯,农民们躲在温暖的屋子里,烤着火,喝着自家酿的粮食酒,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说说笑笑。

小孩子则在外面打雪仗,堆雪人,玩的不亦乐乎。

而在城市里,孩子们围在温暖的壁炉前,听年长的老人讲故事,大街上偶尔有零星的旅人,穿梭其中。

严寒的冬季,并不能给农耕的里古里亚和拉卡西亚带来严重的灾难,相反的,这正是百姓休息的最好季节。

秋天收割粮食之后,留下的草料,刚好可以用来喂养战马和耕牛,所以,拉卡西亚的战马,在冬季里也是吃的膘肥体壮的,一日三餐,还加两顿夜草。

而鹰飞大草原上的茱萸荤战马的境遇,似乎就要悲惨的多了,可以储存的草料并不是很多,所以,只能有计划的喂养,一般一天两顿草料,早晚各一次,因为战马不可以把所有的草料都吃光,草原民族还要喂养羊群和牛群,如果草料都给马吃光了,其他的牲畜就会饿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