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的好朋友第三季

不可思议的好朋友第三季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2
永远不要怀疑友谊的力量。《不可思议的好朋友》回来了。在第二季中记录了一些有关动物与不同物种的动物间或人类间可以形成特殊友谊的暖心故事。   一些故事表明,不同种类的动物间(没有任何共同点)可以以最出乎意料的方式结合在一起。 或者有时候,人类最好的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有时,种间生物或动物与人类之间的联系是如此之强,强大到使你对这种联系的深度感到惊奇。在所有这些不可思议的动物朋友中,该系列介绍了最独特,最令人惊讶和最爱的动物关系。

不可思议的好朋友第三季第一集

虽然知道贝拉不打无准备之仗,杰利还是被人高马大的梅丽那一巴掌给吓得闭起眼睛。等他张开眼睛却见到梅丽被贝拉甩了一耳光,正跟自己一样满脸错愕的看着贝拉。

“你这个婊子,狗娘养的!你居然敢打老娘?”梅丽已经气疯了,张口就骂,却被一顿劈头盖脸的耳光打蒙了。

杰利看见贝拉果然跟她说的一样厉害,高兴的拍手大笑:“贝拉,你好厉害!”

林夕的手劲极大,含怒出手自然是毫不留情。

梅丽见杰利这个崽子居然敢叫好,张嘴又要骂人,却是咳出一口血来,里面混着两颗牙齿。

她一张脸肿胀得跟猪头一样,林夕把她的脸都给打木了,梅丽心里却是警醒起来。她收敛怒气,缺了牙齿后说话都有点漏风,听起来很怪异:“贝拉,你这个孩子是怎么了?怎么能对妈妈下得了手?你对得起妈妈十月怀胎含辛茹苦养大你们吗?”

林夕翻白眼:“你还真敢说,你咋不说连孙悟空都是你生的?”

梅丽懵逼状。

“少废话,我问你,为什么你要呆在这里假装是我们的母亲?”

“你在说什么胡话?你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梅丽继续一脸懵逼。

林夕双眼含煞,紧紧盯着她:“跟我装糊涂只有两个下场,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梅丽,看在你辛苦骗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情份上,我给你个选择的机会。”

梅丽一边陪着笑脸一边悄悄转动手上的腕表:“哎呀,我都不知道你这个孩子在说些什么……”

林夕一个健步,穿着硬底皮鞋的脚猛踩在梅丽手腕上,只听得“咔嚓”“咔嚓”两声,骨头断裂以及金属碎裂的声音同时响起,梅丽惨嚎一声:“你这个婊子,敢对我这样,索琳娜夫人不会放过你的,你这条比猪还蠢的母狗,一定会后悔的!”

林夕穿的是那种廉价星兽皮制成的鞋子,硬得像块石头,她用脚掌狠狠碾了两下,梅丽惨叫连连,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还想跟你的主子偷偷汇报?告诉你,老娘从来不后悔,老娘只负责让别人后悔。”林夕冷冷说道。

杰利一直一声不吭,林夕以为满地血腥吓到了他,只见他脸上流着泪,抱着林夕的大腿,“呜呜”的哭起来。

原来是高兴贝拉帮自己出了气,杰利抽噎着说,当初梅丽也是这样砸断他的腿。

虽然小镇上现在没有多少户人家,林夕也不敢太放肆。亏得平时梅丽整天出去打星牌,家里从来没有访客,不过万一她鬼哭神嚎被人听见,也是麻烦。

杰利一瘸一拐跑去找到一块脏兮兮的抹布,这孩子真有眼力见儿。

林夕暗自嘉许。

她在梅丽已经快要粉末性骨折的手腕上又踩了一脚,在她张嘴欲喊时利落将抹布塞进嘴里。

林夕的眼神宛若在看一个死人,梅丽不由打了个寒噤。

“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不许鬼喊鬼叫的,否则我现在就提前送你去见你的索琳娜夫人。”

嘴巴里的破布带着一股馊味,手腕又疼得钻心,唯一能跟索琳娜夫人联系的光脑也被这个魔鬼一样的女人给踩碎,梅丽整个人好像被抽掉脊梁的癞皮狗一样瘫着,有气无力的点头。

林夕拿下抹布,梅丽果然老实多了。

“说吧,你隐姓埋名龟缩在这小镇,处心积虑催眠了我,到底要做什么?”

梅丽已经痛得涕泪横流,可林夕之前威胁她不许出声,吓得她连呻1吟都咽了下去。她现在才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抢这个事情来做。

每个月索琳娜都会按时把一笔不菲的星币打到她的星卡上,分别用作生活费和她的薪水。可是她梅丽是谁?就算你给根骨头她都能刮下三两油的主,反正贝拉这个蠢货也是被催眠了,每个月吃致幻剂后,梅丽都会趁机在贝拉耳边唠叨着,自己是如何爱他们姐弟,如何辛苦养他们,自己如何体弱多病,后来感觉这些话灌输得贝拉已经信以为真,梅丽也就不再重复。

梅丽的确是个石女,真正意义的那种石女,家里根本就没有“爸爸”这么个角色。所以每次两个人问妈妈,他们的爸爸去了哪里,梅丽就随口乱说,有时候说这样,有时候又说那样。

反正一个是被催眠后只知道像驴子一样干活的蠢货,一个是才两岁的小崽子,还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因此林夕得到的记忆才那么混乱。

梅丽到了小镇,着实过了一段逍遥日子,睡到自然醒,打星牌是她唯一的工作。家里一切开销都由那头蠢驴负责,梅丽星卡上的存款四年累积下来已经收入颇丰,她没有后代,只能利用一切机会给自己存钱。

她觉得夫人身边那几个都是蠢蛋,才被她抢到这么好的机会。打打牌就能赚钱,她梅丽绝对是最聪明的人!

她怎么都想不明白,明明昆西上师的催眠术已臻化境,这个死丫头是怎么解除的呢?

“我若是如实招来,你答应放过我吗?”梅丽抬起没有受伤的手,擦了擦嘴边的血。

林夕很不耐烦:“要么说,要么死,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跟我讲条件吗?”

梅丽已经被吓得心胆俱寒,来了个竹筒倒豆子。

“夫人让我呆在这里,因为这里已经被废弃,莫尔家族就算是起了疑心也不会找到这里来。杰利……他其实是莫尔家族的继承人之一。”

林夕就知道,杰利的身份肯定不会简单。为了保住这份秘密,如此大费周章,肯定是有原因的。

杰利的父亲普里奥.莫尔突然去世,他只有两个情人,每个都给他生了个儿子。一向有野心的索琳娜得知消息,直接对另外的情人温蒂以及她的孩子出了手。

城门失火,贝拉就是那条被殃及的鱼。

原本是要她带着杰利两个人来这个小镇,因为杰利哭闹只好带上贝拉。等索琳娜在光脑上给她发来消息,她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杰利处理掉。

不过在这之前她必须保证杰利活着。

索琳娜的要求就是杰利活着就可以。

林夕有点不厚道的想着,索琳娜跟贝拉的愿望都是一样的,为毛梅丽过得像个大爷,而她却苦逼的像个孙子?

不过一想到现在梅丽的处境,林夕的心情瞬间平静了。

每个现在做爷爷的,都是从当孙子走过来的,总有一天,我将傲立,俯瞰众生!

不可思议的好朋友第三季

不可思议的好朋友第三季第二集

听到叫拿胸透X片,李天明神色一慌,强行镇定后,冷喝道:“你算老几,我凭什么给你看?”

李易淡淡道:“那家属总有资格看吧。”

“我担心姗姗和伯母都看不懂胸透X片,就只拿了检查结果,伯母你们若是不信任我,我立刻去拿来。”

李天明满是委屈道。

他当然不敢真去拿胸透X片,这样说只是以进为退。

因为胸透结果其实并未表明是肺部感染,按照许姗姗父亲病情的严重性,他应该上报主任,然后由专家进行会诊。

可那样就显示他的无能了。

毕竟检查了十几个项目,若是他连什么病都没看出来,就在美女面前丢了人。

“天明,别这样,我们信你。”中年美妇连忙说道。

“这……”许姗姗为难了,一边是自己的同学,一边又是医生。

从情感方面,她当然支持李易,可毕竟这是在人民医院,李天明的地盘,若是得罪他了。

那父亲的病就麻烦了。

“不敢拿就明说,第一次见到有医生拍胸透X片,只出检查结果,而不把X片拿出来,难道是担心什么吗?”

李易虽然学的中医,但老头子也带他去见识过一些西医。

对于检查的基本流程还是知道的。

“你……”

李天明被一语中的,不由恼怒道:“小毛孩,你再敢胡说八道,侮辱一个正式的医生,我有权叫保安丢你出去。”

李易冷笑一声,不想和这种庸医多费口舌,还是救人要紧。

转身低头再次查看许姗姗父亲的病情。

刚刚他通过诊断,已经大致确定,应该是细菌感染,虽然与肺部感染有些类似,但根本不是一个病因。

他从身上取出了银针,准备用内气,通过特殊针法,祛除菌体。

“你想做什么?这可是人民医院,容不得你这土医生胡来。”

见李易摸出了银针,李天明瞬间明了,原来这小毛孩是一个乡村土中医。

“我胡来?”

李易冷笑道:“到底谁胡乱,谁心底最清楚,一个病随便开一万多块的药,你以为农民都是有钱人吗?”

闻言,李天明大怒:

“你一个土医生懂什么,这些药贵,是因为全是进口的新药,药效强,吃了我开的药,伯父要不了多久就会好的。”

“连病都诊断错了,能治好才怪,你这庸医开这么贵的药,怕是想吃回扣吧。”

李易冷冷说道。

“你特么再乱说一次,保安,保安……”被说中了心思,李天明恼羞成怒,朝门口大喊道。

“李天明,你真吃回扣吗?我就说检查费怎么可能花费上万。”

许姗姗双眼带着愠怒。

“不,姗姗,他是诬陷,我作为一个正直,有医德和良心的医生,怎会做出这么龌龊的事。”

李天明义正言辞道。

“好吧,检查费都上万,你是要吃多少回扣啊。”

李易一脸震撼。

所谓看病难,就在于此,什么检查费,进口医都给你来,然后你还报销不了。

摇了摇头,准备想用银针救人。

“你特么胡说八道,谁允许你动银针的,这是我的病人,出事了,你能负责吗?”

李天明大怒。

“我有把握治好他。”李易沉声道。

“你有屁的把握,一个乡村小中医,还诬陷我,保安已经快来了,不想被丢出去,就赶紧爬。”

李天明怒气冲冲道。

“李天明,我父亲昨天下午来医院,到现在已经花了一万多了,吃了那么多药,都没有减轻病情,反而加重了,我已经不相信你了,你赶紧把胸透X片拿出来。”

许姗姗朝李易说道:“李易,请帮我爸医治吧。”

“姗姗,你不要相信他,中医都是假的,而且这人年级这么小,更是毛都不懂,可能会把你父亲治出好歹的。”

“不用你管。”许姗姗冰冷道。

她越想越不对劲,一个偏远县城的医院,检查费居然花了上万,这太荒唐了。

之前由于救父亲心切,没怎么在意,现在经李易一提,她立马感到里面有猫腻。

“你会后悔的。”

李天明气急,但也无可奈何,脑袋频频朝外望去,等待保安和主任前来。

他刚刚已经知会旁边的护士,去叫保安和主任了。

李易用了《灵柩》里的针法,一股柔和的内气,顺着针尾缓缓进入许姗姗父亲的体内。

独特的内气,再加上《灵柩》特异的针法,瞬间将血液中的细菌杀死。

几分钟后,李易施针完毕,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他内伤未愈,强行内气外放,对身体的负荷很大。

见李易抽出银针,许姗姗赶紧问道:“李易,我爸怎样了?”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李易淡淡道:

“放心吧,没事了,多亏发现得早,我已经把细菌全部杀死了,再吃几副调养身体的药就好了。”

“呵呵,人都没醒,还说没事了,你要真是随便扎两针,就能治好,老子立马下跪拜你为师。”

一旁,李天明冷笑道。

李易轻轻一笑,然后在许姗姗父亲的太阳穴,按揉了几下,只听见对方轻轻呻吟了一声,便缓缓睁开了双眼。

“爸,你醒了,你感觉如何?”许姗姗喜形于色,立马围了上来。

“正国,你真好了吗?”中年美妇双眼含泪道。

“嗯,应该好了,我感觉浑身舒坦,没有疼痛感,也没有任何不适。”

在母女两人的搀扶下,许姗姗的父亲坐了起来,然后目光看向李天明,感激道:”多谢医生。”

“爸,你谢他干什么,他不仅没治好你,还坑了我们一万块钱。”

许姗姗瞪了李天明一眼,拉着李易道:“救你的是我的同学,李易。”

“李易?”

许姗姗的父亲看向李易,目光一怔,然后才感激道:“谢谢,真是太感谢了。”

“叔叔,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李易随意道。

“这……”

看到这一幕,李天明目瞪口呆,一脸的难以置信。

在他眼中算疑难杂症,居然被一根银针治好了?

难道中医真这么强吗?

“这是我开的药,出院后,你们去中医店抓药吧。”李易从旁边拿过笔和纸,写下了一张药单。

“小兄弟,你能帮我妈看看吗?”一旁的病人家属见状,恳求道。

“可以。”李易微微一笑,走向二号床的老妇人。

“李医生,我们来了,谁在医院闹事?”这时,几个保安在护士的带领下,赶到了门口,向李天明问道。

不可思议的好朋友第三季

不可思议的好朋友第三季第三集

唐易天将自己的性命交付到了顾澜之的手里,这是他给顾澜之最重最重的礼物。

如果顾澜之知道自己的生命在哪一天完结,她会在生命完结之前,亲手去将那个匣子里关于唐易天的犯罪证据全部销毁。

这是她最牵挂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这件事她没能亲手去做。

……

苏妍心通过母亲的记忆,知道了她和父亲之间的感情纠葛,在知道这些后,苏妍心除了心酸,没有别的多余情绪。

她不想跟任何人说这些,毕竟先人已逝,过去的一切,就让它随风而逝。

……

某天。

苏妍心像往常一样,睡到自然醒。

醒来后,她不紧不慢的下了床,然后去洗漱。

等洗了脸后,发现周身环境安静的不太正常。

其实家里一直都比较安静,虽然有两个孩子,但是孩子都已经慢慢长大,小白早就不吵闹了,小丸子在小白的引导教育下,也比较乖巧懂事。

苏妍心之所以觉得安静的不太正常,是因为没听到萧聿的动静。

萧聿自从那场火灾后,重心便移到了家庭上来。

公司的事能在家里办公便在家里办公,出差能让霍岩代劳就让霍岩出面。

他每天在家陪苏妍心,在家待腻了,就出去走走玩玩散散心,两人的日子过的异常惬意。

苏妍心洗漱完后,下楼。

“太太,今天早餐不在家里吃。”佣人见到苏妍心下来,立即迎上去,笑着开口。

苏妍心微微蹙眉:“为什么不在家里吃?难道要去外面吃吗?萧聿呢?”

每天和萧聿在一起待习惯了,今天起床没看到萧聿,有些不自在。

“先生在后花园呢!今天早餐在后花园吃。”

苏妍心:“……”

苏妍心感觉很奇怪,但还是朝着后花园走了去。

之前苏妍心没怎么去后花园,不知道后花园什么时候多了一片玫瑰花海。

苏妍心有些震惊的看着花海以及花海里的人……

阳光、花海以及光晕下灿烂的他,苏妍心感觉此刻的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

“今天是什么节日吗?情人节?”苏妍心纳闷的朝着萧聿那边走去。

“不是。”萧聿起身,将她拉到沙发里坐下。

桌上,有丰盛的早餐。

比以往都要丰盛。

“我们家怎么这么多玫瑰花呀?我以前怎么都不知道?”苏妍心对这片玫瑰花海十分满意。

身在其中,不知不觉,就被浪漫的氛围所感染。

“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萧聿深邃的眼眸,望着她,回答她上个问题,“心儿,你以前问我有没有后悔认识你,我想,我是后悔的……我后悔没有更早一点认识你。”

苏妍心本来望着他笑,却在听了他低哑的呢喃后,脸上的笑凝固住。

在短暂的沉默后,她脸上的笑容再度绽放,与身后的玫瑰相映成趣。

……

想和你一起撑伞漫步雨中

默默牵手走过

你却将伞抛在风中

拥抱雨和我

我们完全不同却难以抗拒

说谎都很透明

爱情里需要的证据

矛盾却美丽

你就是你

我才能是我

彼此都是彼此的缺口

……

END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