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刀班

尖刀班
  • 主演:高天,李卓钊,燕歌
  • 导演:潘镜丞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红军的长征队伍,冲破国民党封锁线,由甘入陕,即将获得胜利,在红军的先遣队里,有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战斗力最强,枪法最过硬,他们冲在前线的前线,伤亡率也最惨重,这就是尖刀班。

尖刀班第一集

-

“疼,疼死了……”

宁城远趴在床榻上,一会这疼一会那疼,反正就是折腾得轩九连离开他一会的工夫都没有、

轩九面无表情地给他清洗伤口,“我已经很轻了,你再哼唧就叫别人来帮你。”

宁城远顿时乖乖闭了嘴,只是闭嘴没一会工夫,他又忍不住很虚弱地说:“小九,我要是中毒身亡了……你,你会想我吗?”

轩九拿着湿帕的手微微一抖,不明地瞪住他:“胡说八道什么呢你?”

宁城远缓缓闭上双眼,咳嗽了两声说:“我中的是……毒箭……”

轩九:“……”

“小九,我要是……要是能亲你一下,死也无憾了……”宁城远一边说一边继续咳嗽,而且还咳越严重了。

轩九莫名其妙地站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地瞪着他喊:“宁城远你脑子也被打坏了吧,我是男的!”

宁城远沉默住了。

一时之间也不哼哼唧唧了,这让轩九更是莫名心慌,他咬了咬唇坐了下来,看着他虚弱的神色,说不心疼是假的,毕竟,宁城远是为了他挡的这一箭。

轩九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只能低下头继续给他包扎伤口。

过了许久,宁城远很小声地说:“我知道你是男的啊。”

轩九瞪着他,差点要脱口而出:那你还要亲我……

可轩九没说出口,只是安抚他道:“等军医过来了就好了,你应该没有中毒箭。”

“若是真的中了毒箭呢……小九,我要是真的……死了呢……”宁城远很虚弱地看着他,眼眸里毫不掩饰的深深情意。

“我……”

轩九被宁城远这眼神盯着,总觉得脸热热的,他下意识想站起来,但下一刻宁城远握住了他的手,轩九转头瞪他,却冷不丁和他深沉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轩九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有些乱,也更加慌了。

脑子里更是说不清是在想着什么,只有眼里的人是清清楚楚的。

宁城远拉着他的手把他拉过来,轩九被迫伏下来,险些摔在他胸口上,然后,是近在咫尺的凝视。

那时候轩九并没有意识过来,宁城远拿那只前一刻还哀嚎喊痛的受伤的手伸过来按住了他的头,很小心翼翼地亲了一下轩九的唇。

或者说,那不叫亲吧,只是很纯粹地触碰了一下。

可那样的触碰,已是让二人触电一般,一动不敢动。

宁城远看着轩九的眼睛,第一次这样近地看着轩九,甚至能清清晰晰地数起他的眼睫毛,他清透干净的眼珠子,宁城远在那一瞬间忘了所有的一切,眼里只剩下眼里的这个人。

“你……的手?”

“啊……”

“不痛了?”

“啊?”

轩九倏地推开了他,站了起来,很用力地抹了抹嘴唇,觉得还不够,又抄起旁边的湿帕往宁城远身上狠狠一砸,气得转身掉头就走。

什么混帐东西!

然而,轩九刚从营帐走出去没多久,那边苏凰就领着军医过来了。

苏凰见他在门外站着,便问了一句,轩九也没说什么,犹豫了一会,还是选择跟他们一块进去了。

尖刀班

尖刀班第二集

心脏剧烈而又疯狂的仿佛要从胸口跳出来。

臀部感觉被什么坚硬的庞然大物顶着,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男人那根东西显然已经失控了。

头皮猛然炸开了。

他要干什么!

她该怎么办?

假装睡着?还是一把将他推开?又或者假装睡着着把他推开?

她是想要孩子,可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怕他失控,更怕自己失控。

毕竟这个男人曾经是她最爱的男人,恋爱中的女人会变蠢,真的,她前世已经傻的够透彻的了,她不想再犯蠢。

她怕殷顾对自己太好,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再陷进去,到时候放松警惕,然后就万劫不复了。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她还没做好万全的准备,她还没整理好自己……

保持距离,才是她最该做的事情。

身心都在受着巨大的煎熬,白夏一动不动的僵硬在殷顾的怀中,她的呼吸已经有些紊乱了……前世最爱的男人就在身边,怎么可能不心动。

得不到的总是会不甘心,跃跃欲试的想到证明自己也是可以得到的。

更何况,今生,他对她不差。

“别动,睡吧。”殷顾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白夏:!!!

尼玛!他知道她醒着!

脸颊猛然之间绯红一片,滚烫的仿佛连鸡蛋都能煎熟,尴尬的想要找个洞钻进去。

被这样顶着,居然还让她睡,怎么可能睡得着!

她也是正常有需求的女性好吗?

她也会有生理反应的好嘛!

脑子里居然浮现出了新婚夜的时候,他疯狂折磨她的画面,那个时候感觉到了巨大的痛苦,可再回忆起来,却已经想不起来粗暴的痛了,能回忆起来的,只有那起起落落的舒爽……

啊,好羞耻!

她怎么会去想那个画面!

脸颊爆红,白夏努力的在心里念着佛经,摒除一切杂念,让自己睡觉……

也不知道这样持续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身边的男人正盯着自己看着,而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跟这个男人面对着面睡了,他的某处正结结实实的顶着自己的小腹……

我去,不是顶了一夜吧!

“几点了?该起床了吧?”

一边说话,一边慌乱的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抓起了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然后下了床。

殷顾没有说话,一双眼眸却紧紧的盯着白夏转着。

她从床上下来,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紫色真丝睡裙,好身材一览无余,清晨起来带着一点睡眼惺忪的慵懒,蓬蓬的长发更衬的她妖娆而又性感。

人间尤物,怕说的就是她了。

唇角微勾,眼里闪过一道亮光,好似猎人看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猎物。

真奇怪,以前怎么就一点都没有发现她的美呢。

新婚夜之后,她就变了,是本性毕露,还是突然转性他不想追究,曾经他做的那一场噩梦是真是假,他也不想追究,他现在只想将这个女人牢牢的锁在自己的身边。

他看出来了,这个女人想离开他的想法从来没改变过,对他疏离的态度,也并没有因为发生的任何事情改变。

她对他的态度虽然没有之前那么冷漠,但还是在疏远他。

尖刀班

尖刀班第三集

席祁玥的眼眸隐隐带着些许的阴暗和冰冷,他的拳头,用力的握紧,一双冰冷的眼眸,闪烁着丝丝骇人而阴沉冰冷的寒气。

苏纤芮的眼眶变成了一片的红色,她伸出手,双手颤抖的紧紧抱住席祁玥:“席祁玥,我爱你。”

席祁玥的身体倏然绷紧,他的嘴唇,一直在抖,不知道是因为悲伤,还是因为害怕。

苏纤芮将脸颊埋进席祁玥的脖子里,眼泪一直流:“我们不要在这个样子了,我不想要和你分开,不想要你自暴自弃,我们还有攰攰,你还有我,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手,你说过,你会娶我的,你不可以食言,你当初对我那么残忍,现在怎么可以又这么残忍?”

“苏纤芮,你这个蠢女人,你没有看到我现在的情况吗?”

席祁玥红着眼睛,拉开苏纤芮的手指,俊脸弥漫着一层恐怖。

他指着自己没有一点感觉的双腿,眼神凶狠道:“你看到没有,我的双腿已经残废了,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席祁玥,我就连最起码的幸福都给不了你,你明不明白?”

他是一个残废,就连最基本的夫妻义务都没有办法给苏纤芮,这个样子的他,苏纤芮还想要吗?

“你问过我的意思吗?”苏纤芮面色冷静的看着席祁玥,声音不由得冷了几分。

“一直都是你自以为是,你觉得这个样子对我好,可是,你有问过我的意思吗?席祁玥,你没有问我,凭什么帮我做决定?你凭什么?”

越说越气愤,苏纤芮忍不住用力的捶打着席祁玥的肩膀,对着席祁玥发出一声怒吼道。

席祁玥沉默的任由苏纤芮捶打自己的肩膀,一句话都没有说。

最终,苏纤芮打累了,她靠在席祁玥的怀里,喃喃自语道:“席祁玥,你从来,就没有问过我要不要,从来……就没有。”

席祁玥的拳头,紧握成拳。

他悲伤莫名的看着苏纤芮苍白的脸道:“我……给不了你幸福的,苏纤芮。”

以前的他,还可以自私霸道的将苏纤芮囚禁在自己的身边,可是,现在的席祁玥,究竟有什么?什么都没有……

“幸不幸福,不是你定义的。”苏纤芮惨淡的笑了笑,她将席祁玥扑到在地上,吻着席祁玥冰冷的唇瓣,杏眸异常坚定黑亮道:“席祁玥,你给我听清楚,能不能给我幸福,这件事情,不是你说了算。”

闻言,席祁玥的眼眸,泛着浅浅的水光,他颤抖着双手,终于环住了苏纤芮的腰肢,将脸埋进苏纤芮的脖子:“苏纤芮,为什么一定要逼我承认?”

“因为你是席祁玥啊,你答应过,会好好照顾我和攰攰的,席祁玥,你不可以食言的。”

苏纤芮摸着席祁玥的头发,低喃道。

窗外的风,从两人身边安静的划过,带着一股让人心酸的味道。

门口,顾念泠看着席祁玥终于承认自己没有失忆的时候,不由得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他就知道,有苏纤芮在的话,一切都没有问题的,席祁玥可以瞒着所有人,可以对所有人都冷漠甚至是抵触,却不会对苏纤芮和攰攰冷漠的。

现在他还有另一件事情,需要处理。

顾念泠的眼底,隐隐带着一抹冰冷和鬼魅。

他走出医院,贝克将车子开到顾念泠的身边,顾念泠上车之后,贝克小声道:“顾少,我们的人,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安尔。”

安尔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厉害了,竟然隐藏的这么深?就连他们的人,一直在找,找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安尔。

“继续找,还有,李洛那边有人在监视吗?”顾念泠的眼底,隐隐带着淡淡的寒光,看向了贝克道。

“我们的人,一直都在监视李洛,但是李洛的生活很正常,除了去律师楼,就是过来看苏小姐,其他暂时没有任何的不对劲。”

“胡毅那边呢?”顾念泠双手交叠的看向贝克道。

“胡毅这几天也很安分,暂时没有发现别的异状。”

“继续看着,有任何的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

……

“我究竟要这个样子躲到什么时候?”

京城一处僻静的庭院里,一个穿着碎花长裙的女人,有些生气的对着祁洛问道。

这个女人,自然就是顾念泠一直找的安尔。

“你想要找死,可以现在马上出去。”祁洛翻开手中的杂志,冷淡的抬起头,扫了安尔一眼,忍不住嗤笑一声道。

闻言,安尔的脸色倏然变得格外难看。

她重重的握紧拳头,冰冷的眸子微微闪烁了些许阴沉:“祁李洛,你什么意思?”

她从那次之后,就被祁洛带到这里关押起来,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一步,安尔觉得自己要死了。

“顾念泠的人一直在找你,你要是想要被顾念泠找到,然后被她送到警局,你现在就可以从这里离开。”祁洛放下手中的杂志,起身指着大门口,面无表情的对着安尔冷嘲道。

祁洛的话,让安尔的五官变得扭曲甚至是狰狞起来。

她缓慢的吐出一口气,咬唇道:“我知道了,但是我要躲藏在什么时候?苏纤芮那个贱女人还没有死,我不甘心。”

“你放心,我会让你报仇的,还有一个月,就是苏纤芮和席祁玥的大婚,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不要让我失望。”

“席祁玥要和苏纤芮那个贱女人结婚了?”安尔闻言,脸色倏然一白。

“你说呢?”祁洛看着安尔扭曲狰狞的脸,露出一抹意味深长。

“席祁玥的双腿残废了,不过,就算是残废了,依旧还是席氏集团的总裁,当席家的少奶奶,身价有多高,你应该很清楚。”

“你……想要我怎么做?”安尔的脸色,渐渐的变得扭曲起来。

“听说苏瑞今天出狱呢。”

祁洛丢下这句话,低笑一声,便离开了庭院。

安尔眯起眼睛,看着祁洛离开的背影,想到刚才祁洛说的那句意味不明的话,眼底隐隐带着些许的阴狠。

苏瑞吗?

苏纤芮的妹妹,那个女人,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番。

她被禁锢住了自由,可是,她还是有机会对付苏纤芮的。

她怎么都不会让苏纤芮安安稳稳的当上席家的少奶奶的。

……

“姐,我没有想到……你会过来接我。”苏瑞在监狱了被关了一年多,因为在监狱里的表现非常良好,提前了几个月出狱。

走出监狱大门的时候,苏瑞已经做好准备一个人,却不想,看到了过来接自己的苏纤芮。

苏纤芮怎么可能忘记今天是苏瑞出狱的日子?不管怎么说,苏瑞都是苏纤芮的妹妹,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你说什么傻话?你是我的妹妹,我怎么可能不过来接你?”听到苏瑞的话,苏纤芮伸出手,轻轻的摸着苏瑞的脑袋,无奈道。

苏瑞红着眼睛,伸出手,紧紧的抱住苏纤芮。

她在监狱里,想了很多很多,她知道,自己以前真的做错了,还伤害了自己的姐姐。

这个对她那么好的姐姐,她怎么可以伤害她?

“姐,以前的事情,真的对不起。”苏瑞抬起头,看着苏纤芮,声音嘶哑道。

苏纤芮温柔的将苏瑞凌乱的发丝别到脑后,声音柔和道:“傻丫头,和我这么客气干什么?”

苏瑞吸了吸鼻子,用力的握住苏纤芮的手。

“少夫人,少爷过让让我接你回席家。”一辆车子停在了苏瑞和苏纤芮的面前。

司机从车上下来,异常恭敬的对着苏纤芮道。

苏纤芮温和的点点头,朝着司机说道:“谢谢。”

“少夫人客气了。”

苏瑞听到司机叫苏纤芮少夫人,眼底带着艳羡道:“姐,你和祁少……结婚了吗?”

苏纤芮低下头,抿着唇道:“我们还有一段日子就要结婚了,刚好你出来了,到时候记得当我的伴娘。”

“好,你能这么幸福,我很开心。”苏瑞握住苏纤芮的手,对着苏纤芮弯唇道。

苏纤芮没有说话,只是低眉浅笑。

到了席家之后,苏瑞隔了一年多,再度看到席祁玥,男人的五官,依旧和以前一样,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凌厉的感觉,可是……当苏瑞的目光落在男人的双腿的时候,苏瑞看向了苏纤芮。

“苏瑞,我先带你去你的房间。”苏纤芮的眼底带着淡淡的暗淡,她拉着苏瑞,离开了客厅,上楼。

席祁玥抱着攰攰,看了苏纤芮的背影一眼,对着管家吩咐道:“既然苏瑞今天出狱,让厨师今晚多做一点菜,顺便给二弟打电话,让他过来吃饭。”

“是。”

楼上的客房,苏瑞在苏纤芮关上门之后,已经紧张的抓住苏纤芮的手,呼吸紊乱道、;“姐,祁少的双腿……怎么回事?为什么祁少会……”

“意外。”苏纤芮只是简单的吐出两个字。

见苏瑞还想要说什么,苏纤芮摇头道:“苏瑞,席祁玥一直很介意自己的双腿,我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安抚席祁玥,让席祁玥不要在意双腿,你记住,以后住在席家,绝对不可以乱说话,尤其是关于他双腿的事情,知道吗?”

“好,我知道了。”苏瑞乖巧的点点头,她的肤色,比一年前还要的白,苏纤芮看着苏瑞,突然温柔道:“苏瑞,你还没有见过攰攰吧?攰攰是我的儿子,已经一岁多了,我让佣人将攰攰带过来。”

“好。”

PS:《爱如死局,无路可逃》365好书搜书名或者淡浅淡狸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