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赓晋南大捷

陈赓晋南大捷
  • 主演:张琳,徐光宇
  • 导演:任鹏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影片艺术再现了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陈赓将军1946年率部转战晋南前线,采取运动战、近战、夜战和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等办法,歼灭号称"天下第一旅"的国民党王牌部队的故事。

陈赓晋南大捷第一集

林下帆杀上去,后面的七峰宗子弟们,他们也跟着林下帆一起杀上去,不管是出于保护林下帆,还是合力攻击这个吞星大帝,他们都会尽一切保宗主没事。

吞星大帝在追杀这一些墟空巨龙时,旁边的魂龙在圣地诸神女王的控制之下,配合林下帆等人攻击,使出强大的魂力攻击吞星大帝,让他大脑产生一瞬晕眩,比小六子他们使出禁武神技强多了。

八条如山脉般庞大的魂龙,八龙合力一击,一道灵魂之力攻比任何大神还要强大千倍,万倍。

在吞星大帝失神瞬间,林下帆与七峰宗子弟们,全力一击,一道划破星河的剑光向吞星大帝劈过去,狠狠轰在他身子。

“噗!”吞星大帝再一次吐血,神血化成血雾。

他太低估这些蚂蚁了,没有想到他们合力一击,这么强大,一道剑气洞穿他的身子,差差把他的身子劈开二半呢。

如果是普通的力量洞穿他的身子,他不会吐血的,但林下帆的剑气,还有三千法测的力量,伤到他的元神了。

话说他的身子洞穿过去,但他的伤口即慢慢合起来,杀气冲天,向林下帆瞬间杀上去,恨不得捏死这些蚂蚁们。

“老大,小心!”他们看到吞星大帝化成一股血雾扑过来。

“小帆,小心!”药女他们看到吞星大帝不惜一切的力量,誓要杀了伤他的人。

林下帆是这么容易杀的吗?如他们所说的,想杀林下帆的话,那么从他们尸体踏过去吧。

“砰砰……”血雾罩过去,与林下帆一起作战的几十个七峰宗子弟,被吞星大帝打爆神躯去,元神被魂玉,带回六道中去,只要他们不死,药女会透过自己的神玉,让他们重活过来的,除非他们选择了投胎,或是非不得已投胎那一种。

这一回,小六子也逃不过命运了,一拳之下,他感到自己身子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撑爆了,那怕他想用力量压制这一股强大的,都无法压制得住,身子就这样炸开去。

小六子以为自己的元神也炸开去,在最关键时间,一股柔和的神光,把他这个重创的元神包裹起来,带进一个神秘的空间里面去。

“老大,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小六子先走一步!”一声若有若无的声音,在林帆他们耳边回响。

“小六子……”小胖子看到自己平时喜欢斗嘴斗角的师弟,被打爆了,心里难免伤感。

“撤后!”林下帆没有什么伤感,只要他活着,他会有办法复活这些手下。

“嗷!”一声龙吟,当中一条魂龙,在圣地诸神女王的控制下,化成一道巨大魂剑,向追杀林下帆等人的吞星大帝斩过去。

魂龙化剑,一道白光从吞星大帝的血雾中穿透过去,白光过后,魂龙消失,魂剑消失。

“啊,啊……”四周不知几百里的血煞之气,瞬间回退到吞星大帝体内去,只看到吞星大帝又是一口神血吐出来,一只手紧紧抱着头大叫起来:“可恶的,可恶的……”

本来他想吞噬魂龙的力量,没有想到魂龙化剑,用最后的魂力攻击他,与他同归于尽的攻击,如果不是他的魂力强大的话,他的元神早就魂飞魄散了。

这一招魂龙化剑攻击,比刚才林下帆他们合力一击还要强大,还要中怕,但付出的,即是一条吞魂神龙的生命。

只要阻截吞星大帝攻击林下帆等人,牺牲一条镇压三千世界的魂龙,也在所不措。

而且林下帆的人,手里托着这个镇九天龙印,趁吞星大帝元神被重创时,马上控制另一条墟空魂龙,把吞星大帝星辰血质吞掉,然后遁入墟中去。

“噗!”吞星大帝另一个本神器被吞噬掉,他又是吐血,瞬间让他吐三次血了,让他这个撑管宇宙生命的神来说,这是他的耻辱,对这些视为蚂蚁的强者骂:“如果是我全盛的力量,我一个喷嚏,把你们全都化成血煞之气去。”

“老大,趁他病要他命。”七峰宗的子弟,看到他一连二再三被伤到说。

“不要急,小心一点,这个魔头,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我怎么觉得他还有杀手锏没有使出来呢。”林下帆觉得他不是那么容易对付,从开始现在,已有许多七峰宗子弟和科学家伙,死在他手里。

而且还有许多长老被他重创了,伤的伤,死的死,情况很糟糕;就算有逆天神丹,一旦来不及吞食的话,可能下一个就是自己了。

“老婆,再来一招,看他能挡多少招。”林下帆才不管这些魂龙的生死呢,只要杀了这个魔头,那么他可以安稳过生活了,可以与各个仙子,各个女们一起过着逍遥快活的生活。

“小子,这样子不行,要知道,圣神女,每躯动一条魂龙,魂力会受损的。”旁边的长老骂道。

“那怎么办?”林下帆好不容易,看到魂龙化剑伤到这个魔头说。

“没事,我还能躯动二次。”圣地诸神女王咬紧牙关对林下帆说。

看来,这魂龙也不是那么好控制的,林下帆听到长老的话,他心里决定了,不管怎么样,绝对不能让自己女儿有任何问题的,因为她是孩子的妈妈,孩子可以没有爸爸,但不能没有妈妈。

只要有妈妈在身边,孩子会过得很幸福生活,因为孩子天生,总会有对母亲有依赖,一直长大到成年,才慢慢离开母亲身边。

远在另一个宇宙的居民们,他们透过传来的画面,看到这个魔头被打到吐血,一个个普通人类,手里紧紧抓着拳头,紧紧盯着画面,嘴里喃喃地说:杀了他,杀了这个魔头,杀了他,创世神王万岁……

谁都想了这个魔头,但这个魔头,不是那么容易杀的,一连吐了三次神血,他还是那么精神,哈哈大笑起来,刺耳的笑音让人心寒暄。

“好,好,很好,你们这些蚂蚁们,想杀本帝吧,没那么容易,就算我力量不到四成,我也能弄死你们所有人。”这个吞星大帝,身上的血光越来越浓,一只血手,指向林下帆他们说:“你,你,还有你们,今天一个都别想逃回去,杀了你们这些垃圾后,看我把三千世界吞噬掉,再慢慢玩弄你们的元神……

陈赓晋南大捷

陈赓晋南大捷第二集

边关,远处的群山显得很是安静,似乎刚睡醒的美人一样。山峰顶上,一片白色的笼罩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金光闪闪。

林福雅羞羞答答说道,“我才不管那个孩子呢,我只要你,阿枫。”说着就要扑过去。

林枫闪开了,“可是我不喜欢你。”

“阿枫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现在怎么能这样对我。阿枫你知道不知道,我不要荣华富贵,跑出来找你的,这一路上有多危险啊,可是,我的心里只有你,我只想早点来跟你见面啊,阿枫我好爱你知道吗?”林福雅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为了你,我什么都不要了。”

“我说了我不爱你,你滚开。不然我叫人了。”林枫的眼睛里,射出来的是如此不喜悦的目光,让林福雅心痛得不能呼吸。

“阿枫,为何你眼里只有孩子,早知道你会这样,对我,我就去杀了那个孩子了。”

“你敢。”林枫大怒,“你真不配做母亲,这样的话也说的出口。”

“我还不是为了你!”林福雅声嘶力竭。

“我不需要你的爱,如果你真的爱我,就离开我,让我喘口气好不好。”林枫很生气,“你这个疯子。”

“你骂我也比不理我好,我真的好痛苦啊,我不能没有你啊,阿枫,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可以什么都不要的。阿枫,我是这个世界对你最好的人,你失去我你会后悔的。”林福雅又扑上来了。

林枫生气了,一刀砍在林福雅的手上。

“啊,”一声尖叫,林福雅倒在了地上。

手臂断了,活生生的手臂躺在血泊里,伤口处还不断地流血。

“阿枫,你好狠心。”林福雅说完这句话,就疼晕了过去。

林枫穿着一件金线绣面的马甲,领口处,用红色的线做了一圈滚边。下半身,则是一件棕色的裤子,裤脚也塞进了鞋子里,说,“把这个疯女人扔出去。”

莫礼说,“林福雅已经流血还昏迷不醒,如果你就这样扔她出去,她是必死无疑的。”

“那也不关我的事情。”林枫冷淡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林福雅被扔在山坡上,血一滴滴地落在石头上。林仲超一直在监视林枫帐篷,故而发现了林福雅。于是让人把林福雅带走了。

大茗朝。

吴国公府。

院子里,夹竹桃开的很旺,鲜艳的花瓣,在一片绿色中显得很是抢眼。一旁的漏窗上,一只牵牛藤已经爬出来,等着时机到了,就要在墙外开花了。

周铮铮穿着一件浅绿色的褙子,褙子后面,绣着一圈荷叶,看上去就显得很凉快,褙子里面,是一件紫色的襦衣,很素。见到了阿明,也收到了林仲超的书信。

那是一封悲伤的信,信里充满了诀别的意思。

林仲超说,“阿筝,我要走了,能认识你已经是上天对我最好的眷顾,可惜天不假年。张良晨是良配,希望阿筝可以有个依靠。

阿筝,还是很怀念上元节和你一起放下的河灯,和你一起吃的桃花饼,和你走过的每一个脚印。

一切都是那么让人怀念。可是,我却不能跟你一起过余生了。

阿筝,最后一个心愿,你帮我完成好吗?

那就是,每年清明节,你和张良晨带着你们的孩子,来我的坟头献一束桃花。让我看看你和你的孩子。

一定要幸福哦。”

信,看完了,周筝筝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你这个骗子,你怎么能食言呢,你答应过我,要跟我白头偕老,一起走遍天涯海角的,你现在竟然把我推给一个外人。”

听周筝筝这么说,阿明急了,“周大姑娘,主人在信里说了什么?”

周筝筝说,“难道你不知道他是抱着寻死的心,要你回来给我这个信的吗?”

阿明大惊,“怎么会呢,怎么会寻死呢,主人明明说好的,等我回去才可以发兵的。”

“你主人骗你的,他连我都骗,更何况你。”周筝筝把信给阿明看。

阿明越看心越疼,简直是不能呼吸了,“不会的,不要啊,主人,你不能死。”

周筝筝说,“就算你现在回去,边关到京城那么远,你去了也阻止不了什么了,该发生的都一件发生了。”

阿明跌坐于地,嘴唇都发抖了,“主人,你千万不要有事啊,主人。”边关,远处的群山显得很是安静,似乎刚睡醒的美人一样。山峰顶上,一片白色的笼罩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金光闪闪。

林福雅羞羞答答说道,“我才不管那个孩子呢,我只要你,阿枫。”说着就要扑过去。

林枫闪开了,“可是我不喜欢你。”

“阿枫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现在怎么能这样对我。阿枫你知道不知道,我不要荣华富贵,跑出来找你的,这一路上有多危险啊,可是,我的心里只有你,我只想早点来跟你见面啊,阿枫我好爱你知道吗?”林福雅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为了你,我什么都不要了。”

“我说了我不爱你,你滚开。不然我叫人了。”林枫的眼睛里,射出来的是如此不喜悦的目光,让林福雅心痛得不能呼吸。

“阿枫,为何你眼里只有孩子,早知道你会这样,对我,我就去杀了那个孩子了。”

“你敢。”林枫大怒,“你真不配做母亲,这样的话也说的出口。”

“我还不是为了你!”林福雅声嘶力竭。

“我不需要你的爱,如果你真的爱我,就离开我,让我喘口气好不好。”林枫很生气,“你这个疯子。”

“你骂我也比不理我好,我真的好痛苦啊,我不能没有你啊,阿枫,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可以什么都不要的。阿枫,我是这个世界对你最好的人,你失去我你会后悔的。”林福雅又扑上来了。

林枫生气了,一刀砍在林福雅的手上。

“啊,”一声尖叫,林福雅倒在了地上。

手臂断了,活生生的手臂躺在血泊里,伤口处还不断地流血。

“阿枫,你好狠心。”

陈赓晋南大捷

陈赓晋南大捷第三集

第744章 是你太迷人

缠绵的吻,持续了很久,才终于停下来。

慕若垣低头,轻咬着她的唇,“真的不想放开你,如果不是看到你实在太累了,我真的想再跟你亲热一次。”

甜甜嘟嘴,抱着他的脖颈,“阿垣哥哥,你最近有点过分了。”

面对甜甜的控诉,慕若垣还有那么一点自豪。

“是你太迷人了,”慕若垣笑容很迷醉,“每次都是让我失控。”

“我现在觉得,爹地妈咪他们不让我们发展到这一步是对的,因为你太不懂得节制了,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早晚会被我掏空的。”甜甜用撒娇的声音说着。

“那你快点掏空我吧,”慕若垣笑着,“越空越好。”

“阿垣哥哥,你再这么没节制,对你的身体真的不好的,”甜甜的声音带着一点抱怨,“你的身体原本就不是很好,我刚给你调过来,你要安分!”

“好,”慕若垣答应,“我答应你,以后,我们只在晚上亲热,白天不管你多诱人,再怎么诱惑我,我都不会欺负你,好不好?”

甜甜推开他,“我哪有诱惑你?”

“今天早上就有。”

“哪有?”

“你当着我的面穿衣服。”

“……”甜甜脸红,“这哪里算是诱惑了?我早上起床总要穿衣服的啊?”

“可是对我来说,这就是诱惑,”慕若垣坐在床边,含笑看着她,“很大的诱惑。”

“那你告诉我,我还有什么地方诱惑你了?我改!”

“不说,”慕若垣才没有那么傻,“我愿意被你诱惑,我挺享受的。”

“……”甜甜窘,他该说什么?

慕若垣笑着,“起床吧?”

“哦!”甜甜从床上坐起来,发现慕若垣的眼神有些异样,立刻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把衣服整整齐齐的弄好,然后站在地上。

然后一脸挑衅地看着他,那意思很明显是,你看啊,你再看啊!

看到她可爱的样子,慕若垣忍不住笑了起来。

难道她不知道,她越是表现得这么可爱,他就对她越心动吗?

“阿垣哥哥,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公司吗?怎么会在家里?”甜甜突然想起来了,“不对啊,你今天好像一整天都在家里吧?”

慕若垣轻笑,“请假了一天。”

“为什么?”

“难道你没发现,今天格外安静么?”

甜甜想了一下,“好像没听到小城和小颉在说话。”

“他们出去了。”

“去哪里了?”甜甜问,“他们也没有朋友,能去哪里?”

“去D国了。”

“啊?”甜甜被吓了一跳,“他们去D国做什么?”

“他们说,想爷爷了,所以,我就让季凡送他们去了。”慕若垣说得很轻松,“顺便,去找小琰玩几天。”

甜甜才不相信,“爹地难得不在家,他们翻天都还来不及,才不会去别的地方呢,阿垣哥哥,你是在敷衍我!”

她啊,还不傻。

慕若垣苦笑,“事实上是,慕家不安分,给D国制造了一点麻烦,我让季凡去处理一下,顺便,带上小城和小石头,让他们见识一下,顺便,再考验他们一下。”

“D国的麻烦,季凡去处理?”甜甜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你是说,你的势力已经延伸到了慕家?”

慕若垣轻笑,“我想,慕家失去了整个国家,他们不会就此罢休的,应该会想各种办法,爹地不太喜欢慕家,不一定会有防备,所以,我就替他防备一点。”

“阿垣哥哥,你还是真爱操心啊。”

“毕竟,我是以后的一家之主,总要多想一点,”慕若垣站起来,“先去洗一个澡,晚上陪我出席一个舞会,可以么?”

“舞会?”甜甜眨着眼睛,“为什么?”

“一个比较重要的应酬,我作为夏阳集团的总裁,必须要出席,但是如果我自己不带女伴的话,我担心现场有女人邀请我跳舞,”慕若垣很苦恼,“万一被邀请了,作为男士,拒绝的话,会很没有礼貌。”

一个总裁,对外总是要保持形象的,更何况,他刚刚上任。

“你可以让你的秘书陪着呀!”甜甜故意问。

“可是,我想跟你跳舞,”慕若垣轻笑着站起来,走到她身后,抱住她,“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跳舞,我想跟你跳。”

很甜蜜的情话。

甜甜假装不满意,“那在不公开的场合,你跟谁跳的第一支舞?”

“跟舞蹈老师。”

“啊?”

“一个男人,”慕若垣进一步的解释,“我的舞蹈老师,是一个男人,我跟他学跳舞,学会之后,还从来没有跳过。”

之前是因为自己的面容,还有不想让霍尔知道自己的势力,所以,他从来不公开露面,现在,他没有忌讳,自然可以放心的去参加应酬。

不过,他也不是随便一个应酬都去的,只选择那些对公司最为有利的。

“我是很想去的,”甜甜首先表明立场,“但是,我很早就会学会跳舞,现在已经全部忘了,而且,完全没有练习过。”甜甜惨兮兮地看着他,“我到时候会不会给你丢脸啊?”

“怕什么?没开车山路过,你都敢开出那么大的时速,现在跳舞对你来说算什么?”慕若垣开玩笑地说着。

“你是在嘲笑我吗?”甜甜嘟嘴。

“你又在引诱我了,”慕若垣抱紧她,“舞会晚上八点半才开始,现在时间还早,要不然……”

“啊,突然觉得肚子好饿啊!”甜甜打断了他的话,从他的怀里出来,“阿垣哥哥,时间不早了,去,你该去做饭了。”

慕若垣看着她可爱的样子,笑了笑,“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做饭。”

现在,家里就只剩下他们了,以后,可以不必偷偷摸摸的亲热了,慕若垣觉得,把小城和小颉支出去,这个做法简直太明智了。

小城和小颉一点也不觉得好。

他们总觉得,好像是被骗了一样。

飞机上,季凡在跟他们讲着一些通讯器材的使用方法,还给了他们一人一个背包,包里放着一些比如手电筒啊,打火机啊,日常的药物之类的东西。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