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驴县令之五官争功

毛驴县令之五官争功
  • 主演:潘长江,苑琼丹,姜忠实,王盛
  • 导演:曹华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伍四六治县有方,皇上表彰了伍四六,并表示额外再表彰一人,人选由伍四六推荐,夫人麻翠姑有否决权。此令一出,主簿与四个班头皆不淡定,五官为这个荣誉展开明争暗斗。适时县里发生一宗命案,而案件关系到多年前

毛驴县令之五官争功第一集

第23章你的事情,我当然得管

“你想做什么?”面对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男人,乔锦警惕地看着他。

乔锦被他看得不自在,担心他又发疯。

“记住,以后不准再穿这件衣服。”紧接着摔了一张卡在她面前,“去买衣服,把全身上下都给我裹起来!”

乔锦似看神经病一样,“我不需要!不要耽误我做事!”因为她已经饿得快失去意识了。

“乔锦,你应该知道惹怒我的后果!”夜千尘开始解衬衣。

“你说怎样,就怎样,可以了吗?”乔锦眼里噙着眼泪,却硬生生地憋了回去,她不该挑衅他,不能挑衅他,也不敢再挑衅他。

“goodgirl!”

又过了一个小时,将整理好的东西放到夜千尘面前,乔锦终于松了一口气,“夜总,请问我可以吃饭了吗?”

夜千尘饶有兴趣地笑了笑,那笑却让乔锦毛骨悚然,“我说了,要你记住这个教训,不是谁的饭都能吃!想清楚了,给我认错,我满意了,就能吃饭。”

“……”乔锦顷刻间愤怒不已,大眼中满是怒气,恨不得将夜千尘烧成灰,“夜总,吃不吃饭,吃谁的饭,是我的事情,你管得太多了。”

“你的人都是我的,你的事情,我当然得管。”夜千尘风轻云淡,与之相反的是,乔锦快变成一直被关在笼子中发怒的狮子。

就在他以为乔锦要爆发时,她却突然平静下来,眼里有水雾在弥漫,“夜千尘,你真是一个神经病!”

夜千尘轻笑,“我就喜欢看你绝望的样子,记住,我夜千尘不是神经病,而是神,是你的神!向我认错,带你去吃好吃的!”

恶魔,乔锦知道她面前这个人,是真正的恶魔。可她眼神中的倔强在告诉夜千尘,她不会屈服的。

“轰隆!”天空开始毫无征兆地下雨。

不管已是三更半夜,不管外面的汽车轰鸣,不管天空的大雨倾盆,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没人肯退让一步。

饥饿感是难以忍受的,饿到极致就不饿了吧。

乔锦咬牙坚持着,不能认输,她不能让自己的整个人生都被这个恶魔掌控,她还有自己的生活。乔锦,坚持住!

一整天没有吃东西,身体终是到了极限,入目的事物开始出现七彩的斑驳,眼前一黑。

夜千尘霍地站起来,飞快跑过去,脸上不由自主出现的紧张和惊恐,乔锦到底是没有看到。

“咚”地一声,身体倒在地上。

抱起软绵绵的身体,夜千尘一边拨打电话,一边飞速向车库赶去。

别墅宽大的床上,营养剂通过静脉滴入乔锦的身体。

担忧不在,夜千尘的情绪竟然是捉摸不定的复杂。这场拉锯战,还是他输了。

乔锦倒下的那刻,心里的紧张,只有他自己知道,夜千尘,你开始在乎这个女人了?

“不,我只是不喜欢被别人战胜的感觉。”他自我解释。

张管家上前,见夜千尘脸上带着少有的疲倦,“少爷,你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其他人看着。”

夜千尘不语,朝张管家挥挥手。张管家会意,无奈地退下,他从未见到夜千尘对女人这么上心,这间别墅,除了女佣,从来没有出现过其他女人,床上的乔小姐,是例外。

床上的女子有着如少女一般紧致透明的肌肤,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连睡着的表情都带着倔强。眉宇间弥漫着浓得化不开的愁绪。

夜千尘试图将她紧皱的眉头抚平,却徒劳无功。

乔锦挥手赶走干扰她睡觉的东西,嘟囔着:“哇好多钱,好多钱,地上好多钱!百万,千万,两亿!太好了!我凑够两亿了,外婆,我凑够两亿了,我可以离开那个恶魔了!”

“……”怒气慢慢爬上夜千尘的脸,这个臭女人,做梦都想离开他吗?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如愿的……

随后画风突变,只见乔锦抱住夜千尘的手,毫不客气地啃起来,“好吃好吃,就是不够辣。”

夜千尘强行抽出手,嫌恶地看着手上的口水,用纸巾使劲擦了擦。

转而,乔锦的画风又变,嘤嘤地哭起来,哭声伤心欲绝,“爸妈,我终于找到你们了,你们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丢下我……”

梦境够丰富的。

乔锦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

她记得在梦里,赚够了足够的钱,吃到了猪蹄,找到了爸妈,醒来发现都是转头空,不由得情绪低落,半天才发现所处环境不对劲。

这是夜千尘的别墅?她来过一次,有些印象。

柜子上的一个水晶盒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里面躺着一条红色的手链。

赤脚走过去,她很确定,这条手链是她的。七彩丝线,独特纷繁的编织手法,以及结绳的个数,都和她当年给夜千尘的一模一样。

水晶盒上了一个密码锁,看来是带不走了。

听到响动,一个中年女佣走了进来,“乔小姐,你醒了,我熬了粥,这就去给你端来。”

“等等,不用了。”她不会忘了,是夜千尘害她晕过去的,那个恶魔的东西,她一点也不想碰。

乔锦穿好衣服,噼噼啪啪地下了楼,她要在夜千尘回来之前离开。

就在她手触到大门的把手时,一个声音如惊雷般在背后响起,“站住!”

乔锦忍不住哆嗦一下,他不是应该在公司吗?怎么会在家里?

“啪啪啪!”夜千尘穿着拖鞋,从二楼慢慢走下来,如王者降临。

一身米白色的休闲服,衬着他修长的身材,如海般深邃的眼神,足以让所有女人沦陷。

“过来!”

乔锦站着不动,逃?还是过去?她在犹豫。

“我叫你过来!”夜千尘提高声音。

身体一颤,乔锦低头走了过去,她别无选择。

毛驴县令之五官争功

毛驴县令之五官争功第二集

直到出了昏暗可怖的地下室,萧清欢阴郁的心情才得到了一丝放松。

真的是在昏暗的地方就连人都黑暗。

“累不累?”

顾明夜抬手把她披在身上的风衣打落,然后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萧清欢抬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娇软清淡的声音轻而缓“好歹人家也是你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你可真冷血。”

男人的手微微一顿,抬了抬眼皮,语气不冷不热的“让你出气了现在来诽谤我冷血?嗯?”

她轻轻的哼了一声,继续道“没有,我只是觉得你这个人薄凉到了骨子里。”

男人没有说话,目光沉沉的盯着她。

萧清欢忽然就笑了,精致漂亮的小脸满是明艳,声音都带了一丝感叹“顾明夜,你说如果有一天你得到了我的身体最后却发现她并不是你所想的那么有诱惑力,你到时候在回想起来现在为我所做的一切会不会也会这样对我。”

薄情到不留一丝情面。

“不会。”男人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为什么?”

男人抬抬眼皮“就算以后对你没性趣了也不会斤斤计较到现在的事,没风度。”

“叶清欢,我可以把你宠到生活不能自理。”

萧清欢指尖微微动了一下,明艳的小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

他微微停了一下,眸中闪过一丝笑意,又道“而且就算那天你不愿意我也上了你,很紧……”

“那妖媚诱人的模样……”

“闭嘴!”

她面部表情终于有了一丝龟裂,面色通红,这个男人真的是黄到百无禁忌。

端着一副清冷淡漠谦谦君子的模样,骨子里的冷血和脑子里的黄色颜料一尘不变。

披着羊皮的狼!

男人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脸蛋,可能是觉得触感太好,又捏了捏“所以你不要低估了自己的魅力……”

“不然我也不会二十五年只上了你一个。”

女人轻轻的哼了一声,表情傲娇“你是处男你骄傲。”

其实萧清欢愿意跟顾明夜在一起这是个主要的原因。

顾明夜二十五年只有她一个女人,她虽然有些保守但是也极度的身体洁癖。

男人轻声的笑了一下,附和着她的话“是啊,我把第一次给了你,救了你三次,现在容许你打着顾少的名义去欺负别人……”

“你想表达什么?”

“你是不是应该有些回报?嗯?”

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没什么好话。

抬眸似笑非笑的盯着他“一个星期你都等不起?顾明夜,你之前说的话可信吗?”

“你知道的,男人第一次尝试到了女人那里的美好肯定想在要,这是原始的欲望,叶清欢你这样发生的事一在耽搁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等到我的福利。”

“那你想怎样!”

两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谈起了“福利”问题,真的是……

萧清欢有些恼羞成怒的盯着他,腮子不自觉的鼓了起来。

顾明夜眸色微深,他们现在站的位置有风,很舒服,但是看着眼前的女人他只感觉身体无边的燥热和欲望。

蓦地想到了她上次妖媚至极的躺在自己的身下,一双白皙均匀的长腿紧紧的勾在自己的腰间。

毛驴县令之五官争功

毛驴县令之五官争功第三集

温南嗤笑了一声:“在国外也不忘关注国内的娱乐新闻?”

“啧。”电话那头的人咂了咂嘴,“我就是顺手刷到了而已。”

说着,那头的人的言语中都染上了八卦的兴致,“我说,大哥,最近我看到你的新闻不少啊,现在都有人说人家怀孕了。”

“……”

“祁瑶这个女明星我听过,说起来也算我旗下的艺人呢,你该不会真做了什么拔屌无情的事吧?”

温南:“……”

电话那头继续喋喋不休着:“我前两天才看到你带人家出席酒会,转头人家去就医院了,你该不会是想公开?”

温南忍无可忍了:“她脚扭了,我顺路送她。”

“喔——”那头人的似懂非懂的应了声,“你公司跟庆瑞也不在一个方向啊,还是说我走了几年,你把公司都给搬了?”

“……”温南被他说得头都有些疼,抬手捏了捏眉心,沉声警告:“好好说话。”

听到这边的人声音一沉,那边沉默了两秒,轻咳一声,说到底还是怕温南的,只是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你真的跟人家没关系?现在出的通稿可都说人家怀孕了!”

温南被他给气笑了:“你觉得,我会娶一个戏子?”

“……”

在房间里等到背后的药水干涸了之后才整理了衣衫起身的千烟,刚把卧室的门打开了一个缝,就听到了男人淡漠的话语。

轻笑中仿佛有一丝戏谑,再轻的话语都好像化成了无数根针,扎到了她心脏最柔软的地方。

有点疼。

虽然什么都清楚,但是亲耳听到的时候她始终还是有些难受。

千烟可以图温南的颜,可以图他的钱他的权,甚至是能痴迷那个肉tǐ,却不能要他的心,他的人。

所以千烟也从来都没敢说,对他有些动心。

原本以为这样的感情可以在无数的心理暗示中淡下去,却没想到淡下去之前,心脏还是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了一下一样。

房间里的姑娘手僵硬在了把手上,始终还是没有拉开那扇门,本来有些干燥的唇舌这时候却感知不到了,俏生生的小脸上多了一分落寞。

千烟深呼吸了一口气,就算是一个人的空间,都很好的把情绪掩藏了起来,轻手轻脚的重新把门给关上了。

外面的温南丝毫没有察觉到卧室门口的动静,而是眺望着远处。

云城的夜里像是一幅画,远处的霓虹灯不断的闪耀着,风也有些微凉,把他的声音都淡化了。

“找到她了么?”

“没有。”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很轻,却依旧带着几分失落,顿了几秒后才故作轻松道,“连个见过她的人都没有。”

世界太大了,消失在人海之后就很难把人再找回来了。

温南的眼帘垂了下来,单手抄袋站在窗口,身形挺拔,面容却又是一次失望的无奈。

挂断了电话后,温南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径直走过去打开了千烟卧室的门,没有踏进去,而是站在门口打了个招呼,“我走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