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上高

我的上高
  • 主演:田小洁,耿黎明,易勇名,朴俊铭,张宇飞
  • 导演:钱泠泠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7
电影《我的上高》以上高会战为背景,再现了上高会战时期,上高普通民众支援抗战、痛击日本侵略者的一段感人故事。闻名中外的“上高会战”又称“上高战役”或“锦江会战”,被称为是上世纪抗战以来最精彩的一战:1941年3月,驻南昌的34师团大岛茂因友邻第33师团预定要调到华北,要求33师团走前配合自己扫荡周围的中国军主力,却因两个师团严重不配合导致34师团扎进4个中国军的合围圈,是为“上高战役”。中国军队统计击毙日军大佐联队长滨田以下日军15000余人,日军自报伤亡千余人。

我的上高第一集

第二天一早,我决定开车去县城购买一批需要的东西,柳梦莹非要跟着我一起去,她说在这里待久了太闷,要出去逛一下,买一些东西,其实我感觉她可能是为了防止我去北京,其实我已经放下了,决定不去救雨田信子了。

因为每次出去都会出现多多少少的意外,这次如果我去洪家救雨田信子,估计真的回不来了。

既然要出去,小冉姐姐也待不住了,也要跟去,总不能留阿莫伊莎一个人吧,于是我们四个都出去了,其实阿莫伊莎自己也无所谓,之前她也是一个人等我,况且现在这里的条件比以前好多了。

找到了小货车的藏身之处,我把遮盖的草棚去了,车子完好无损,只是有点脏。

又是几个小时难走的山路,我们终于来到了镇上,这里虽然也可以买东西,但毕竟没有县城的齐全,不过接下来的路就好走多了,一路畅通无阻,半个小时就杀到了县城。

柳梦莹还去了商超,购了一些女性奢侈用品,我在一家美容保养柜台看到了一个戴着帽子的时尚女性,她戴着墨镜,涂着红嘴唇,看上去十分亮眼,但我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总觉得这个女子有着熟悉的气息,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看到我的时候,足足盯了我3秒钟,还对我微微一笑,我下意识对她微笑,随后我们俩擦肩而过,柳梦莹见状赶紧把我拉开,怒视着我,似乎在说,看见美女你就走不动,我对她吐了吐舌头。

原本以为第一次带的货物就够多了,没想到这次又卖了满满一车东西,但还是有部分商品没有买,再多也装不下了,只能等下次了,为了解闷儿,这次我们还买了一些宠物,有小狗,小兔子,金鱼和乌龟,鸟,这下我们那就变得热闹多了。

我突然心血来潮,如果我们那能通上电就更完美了,到时候可以把那里建造成一个真正的世外桃源。

有一点不好的就是,我们虽然有钱,却没法雇佣人去帮我们建造,一旦别人知道了那里,就会有数不清的麻烦找上门。

我到时候有一个好点的决策,买上一台大功率的发电机,这样我们就能用电了,到时候在后边的崖壁上开凿一个专门放置发电机的地方,这样能减少噪音,不被别人发现。

只要买够足够的燃油,我们就能坚持一两个月,这个想法真是太好了,但我们人力有限,想把发电机弄到山崖上目前还办不到。

东西装车以后,就到了下午了,我们匆匆吃了午饭,饭后,我忽然想到,只要把发电机运到山下也可以啊,在山下找一个好地方,只用接一根又粗又长的电线就可以了,我真是个天才。

还是有电了好,看看电视什么的也能解闷儿,最主要的是手机可以充电,这样我们就不用每次买很多大容量的移动电源了。

我们一行人返回之后,天已经黑了,我们也累了一天了,决定先回去睡一觉,等第二天在开始搬运东西。

这次我还买了超长望远镜,这里的地形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找到制高点,架设望远镜,可以看到3万米以外的动向,为我们的安全坐了保障,我心情激动,终于可以过一段无忧无虑的日子了。

等以后通电的情况下,最好要装一些监控设备,这样就更加多了保障。

到了睡觉的时候,我脱下衣服,忽然掉下了一张名片,我有些纳闷儿,捡起来一看,让我大吃一惊。

名片上写着一个熟悉的名字,客务经理,水月。

我忽然一个激灵,中午在商超的时候,那个戴墨镜的似曾相识的女子,就是水月啊,那个有心计的女子,现在应该是蜀中四少之一的龙奇峰的媳妇儿。

第一次见到水月的时候,我就看出了这个女子天资聪颖,应该是个厉害角色,她不但长得漂亮,城府也很深,处理事情果断冷静,是个极品贤内助。

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水月可是和曼陀罗有关系的人啊,这张名片绝不是凑巧,而是我们俩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偷偷塞进我衣服兜里的,绝对没错。

我开始怕了,我估计回来的时候要被人跟踪了,水月这女子不简单,或许曼陀罗已经告诉她我的事情,这下说不定曼陀罗都知道我的藏身之处了。

大意了,真的大意了,这么明目张胆地逛街真是不应该,这里虽然是蜀地,可我居然忘了这里的大部分地方已经被曼陀罗掌控了。

我的上高

我的上高第二集

+++硝烟四起,

她看着君的杀戮,

她动了动唇,

最后决意的离开。

君曾说过,日后的万里路,他陪着她去。

日后的江山,由她陪着观看。

烟没有回应,只是一笑,说真的,这些她从不奢求,只求他能够陪着自己生生世世。

君的国败了,敌国王说要由烟去做他的皇后,他才不会灭了君的国。

君找到烟,突然流下了泪,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流泪,烟咬了咬唇,直到君跪下来,烟的脸才松动,唇被烟自己咬出血来,最后烟点了点沉重的脑袋。

君低下头,他承诺他三年后接她回家,十里红妆,接她回家。

十里红妆!她,不稀罕。

嫁入敌国王,他没有强迫自己,而且对烟很好,为了她遣散了他的三千后宫,宫里就只有烟一位妃子,烟是三千宠夜集一身的妃子。

王的君臣叫她妖妃,她不在乎,这个她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过,王杀了哪些叫她妖妃的臣子,最后宠溺的对她道,日后再有人敢这般说你,吾定不扰他。

烟没有反应,只是道,今年的桃花开的盛早。

王道,是啊。

三年,时间过的真快,看着之前英姿焕发的王,现在消瘦的躺在床上,只有烟知道是她,是她让他变成了这样。

君让她每天在他饭菜里下一些药,烟照做了,每天在自己做的饭菜里放一些送去给王。

看着宫外硝烟弥漫,她知道,今天是最后一次给王送饭了,这次她亲自送过去。

看着躺在床上的王,烟的心里有些难过,扶起王,王没有说话把烟送到嘴里的东西全部都吃完了,最后王拉住了烟。

烟,你应该不知道,我第一次见你,是在鹊桥庙会,你一身红衣如不是人间女子,当时你的笑,是天地间最美的风景。

烟当时我就确定你日后定会是我的枕边人,那日在鹊桥救下你后,心里的这种悸动就更加明显。

我想现在我终于娶到你了,可是现在,只能是你的人,而不是你的心,想着至少你的人也是好的。

听到这里,烟的泪落了下来,一切都弄错了,错了,她看着虚弱的王,心里都是自责。

他知道她在饭菜里下了药,可是还是吃下去了,他怎么这么傻,她真的值得他这样么。

看着闭上眼睛的王,最后烟的唇压在王的唇上,咬破自己唇让血流在王的嘴里,看着呼吸均匀的王,烟才离开了。

离开后,看着到满身杀戮的君,烟的泪又落了一次,满身血迹的君,那里与她君有像的样子,她悔恨,看着君眼里都是怒气。

君看着烟,杀戮的脸上有了一丝笑,他说来接她回家了,最后迎来的却是一把匕首。

他错愕的看着烟。

烟说她眼瞎了,她负了他,她觉得她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认识他也是一个错误,她最后含着笑离开了。

世上在无烟这个人。

王醒来时,才知道烟并没有杀了他,醒来的王疯狂的先烟,得来的却是烟同君一起死了,他无法接受,最后他把王位让给了他的一位兄,他开始了广游天下。

回到鹊桥时,看到带着面具向自己走来的女子,

“公子,可愿陪小女子一起赏桃花”

他一笑:“好,万水千山,我都陪你去看,可好”

揭下面具:“我批准啦”。

最后两个人一笑,女子抱住他,最后在他唇上留下一个印子。

最后的主动,全部被他占据。

我的上高

我的上高第三集

他抬手看了看时间,此时已经九点出头,于是将托盘拿着朝着楼上去。

二楼整个都是静悄悄的,他推开主卧室的门,秦沐似乎是睡着了,没有动静。

他走过去,将托盘放在一旁,自己坐在床边轻轻叫她的名字:“沐沐,醒醒。”

秦沐翻了个身,声音模模糊糊的,“周崇光,我想再睡一会儿。”

“吃早餐了。”他俯身,在她耳后轻轻呢喃,“再不起来,我就打P股了。”

秦沐嗯了一声,又翻了过来,睁开眼睛,瞪着他:“霸道!”

他趁机亲了亲她的唇,声音有些沙哑:“我一大早起来给你做早餐,还说我霸道,嗯?”

秦沐伸手捂着他的唇,“我还没有刷牙。”

他也伸手捉住了她的小手,意味深长地说:“秦沐,你还没有洗手。”

她的脸红了起来,轻哼一声,瞪着他,最后还是坐了起来,看着他将托盘移近。

“我手没有洗。”她要淄下床。

周崇光按住了她,语气淡淡的:“我喂你吧。”

秦沐吐了吐舌,“好肉麻。”

不过她也懒,于是就倚在床头让他喂了。

他们之间,似乎是从来没有这样亲呢过,他没有这样地宠过她,她以前也没有脸要求……现在她才知道,周崇光也是可以很宠女人的。

她的心里,有些复杂,但仍是接受了。

她说过,会给机会。

他喂完了早餐,很郑重地问她:“味道怎么样?”

“还行,还有进步空间。”她说得委婉。

周崇光捏了她的小脸一下,笑笑,拿了一旁的保温桶:“我找了个医生给开了个方子,强身健体的……你看你总是感冒,喝两三个月药试试,看看身体能不能好点儿。”

说着,他打开了,倒了一杯。

那浓浓的药汁味让雪儿一下子就排斥得不行,她捏住自己的鼻子,声音嗡嗡的,“你给我做早餐,是不是就是想要用中药毒死我?”

周崇光哭笑不得,这哪是哪啊!

不过,他是真的没有想到秦沐会这么怕吃药,她的性子一直淡淡的,不像唐雪儿那种粘人精,但是现在看看,好像女孩子都差不多。

他……却不觉得烦,反而很喜欢。

周崇光拉开她的小手,低笑着:“我哪里舍得毒死你,毒死了你,我哪去再找个老婆,哪里再找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呢。”

光是说说,还不够,还亲了亲她的小手。

秦沐都有些杵了,睨着他:“周崇光,是你自己说我还没有洗手的。”

“我不嫌弃你。”他的声音又低又沙哑,随后就凑在她的耳边低喃:“什么时候,也侍候侍候我。嗯?”

他和她以前,是没有什么花样的,但自从和好以后,为了取悦她,周崇光还是觉得自己蛮努力的,不怕脏不怕累,但是秦沐挺保守,一直不是太愿意,也不太接受那样服务。

而他身为男人,自然是想。

只是,他更记得,她说过他脏,他不敢强迫她。

此时说完,他竟然有些后悔,立即纠正:“宝宝,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嗯?”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