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悠世代

忽悠世代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1

忽悠世代第一集

“姐,姐夫。”在傅斯寒走近以后,顾笙离实在是受不了这么阴冷的气氛了,快速地站起身,“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说完,顾笙离快速地跑掉。

等她走后,顾清歌便重新倒回沙发上,她今天跑了一天都有点累了。

“她来做什么?”傅斯寒冷声问道。

“看我呗。”顾清歌随口回了一句。

傅斯寒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不由得眯起眼眸,这个丫头今天对自己的态度跟昨天对自己的态度简直截然相反。

难道她不想回家了?昨天拒绝得太狠?还是要求得太过分了?

思及此,傅斯寒眯起眸子,走近她,“放弃了?”

“什么?”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顾清歌摸不着头脑,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看向他一脸疑惑。

“……”傅斯寒嘴角没忍住抽了抽,明明是她有求于他,可为什么现在却是他反过来问她,而她还一副无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没什么。”傅斯寒有些暴躁地伸手将花色领带扯下来丢到她身上,顾清歌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看到他在脱衬衫了,她呆了几秒后,眸中才出现了一抹恐慌,“你,你答应过我,在我伤好之前不再碰我的……”

“谁说我要碰你了?”傅斯寒将衬衫脱下来一齐扔到她身上,然后缓缓地走近她,顾清歌蹙起秀眉,“你不是说不碰,那你过来干什么?走开……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傅斯寒的手就按到了她身后的沙发上,将她困得死死的,顾清歌屏住呼吸,紧张地眨了几下眼睛。

傅斯寒看她害怕的样子,忍不住想逗她一逗,俯下身来。

“你……”顾清歌以为他是想吻自己,吓得闭起眼睛,可是吻却迟迟没有落下来,等顾清歌重新睁开眼睛,却发现傅斯寒已经转身去了浴室。

搞什么?

顾清歌坐起身,将他扔在自己身上的领带和衬衫都扔到地毯上去。

混蛋!不亲她,干嘛还故意跑过来撩她?而她心里居然还有一丝丝期待!

真是糟糕透顶的感觉,明知道不能爱,可却天天相处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对他的感情便越发深,越来越无法控制。

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顾清歌看了一眼被自己丢在地上的衬衫和领带,眸光渐渐黯了下来。

第二天傅斯寒起床的时候,顾清歌还赖在自己的沙发上装睡,从窗口确定他离开以后,她才起洗漱换了一套平常的衣物,然后去找傅夫人。

结果得知的消息却是傅夫人居然出去了,顾清歌觉得自己这样直接离开有些不妥,但机票的时间又等不得,只能让舒姨代自己转告。

“少奶奶,您自己回家少爷同意了吗?”

顾清歌轻眨了一下眼睛道:“我跟他提过了。”

“那少奶奶路上小心。”

“嗯。”

**

三个小时以后,飞机终于抵达锡城。

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锡城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顾清歌的身份变了,从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少妇,她背着一个轻便的小背包,打了的直接回了家。

原本她是想先去酒店的,但是考虑到回家以后第一时间就跑到酒店去不太好,所以还是先打算回家去看看,再安置一下,然后明天再去酒店。

只是顾清歌没想到回家以后会看到这样一副光景。

她真的只是一进门,就听到了啪的一声,再猛地一看,才发现被甩耳光的人居然是自己的父亲。

“你有能耐了,现在会朝我吼了?当初求着我带儿子回来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说你这一辈子会好好待我,让我衣食无忧的,结果现在呢?我让你去拿点钱,你居然拒绝我!”

秋姨指着顾父的鼻子破口大骂,“顾世槐,既然你这么无能,那我就带着儿子离开你,离开顾家。”

说完,秋姨转身就要上楼,被打了一巴掌的顾世槐也气红了眼,“好,你想走就走吧,最好走了别再回来,我倒要看看,离开了顾家,你能拿什么给景荣生活!”

“你说什么?你居然敢威胁我!”秋姨扭过头,咬牙切齿地朝顾世槐扑过去,对他又打又打抓,“你这个没用的男人,你连钱都拿不出来,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横?我今天就打死你!”

顾清歌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父亲和秋姨这么大打出手,虽然印象中的秋姨并不是个疼她的后娘,也任性,但她似乎就没有这么用力地洒泼过。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没来得及等她细想,顾清歌的身体就已经开始行动起来,她往前跑了几步去劝架。

“别打了。”

“谁敢拦我?放手!”秋姨的手被人给拦住了,还以为是哪个女佣,气得直接挥开,“再过来我就打断你的腿。”

“啊——”顾清歌本就没什么力气,再加上去景城以后各种受伤,被秋姨这么一推,整个人摔在地上。

秋姨这才回过头看了一眼,本以为是哪个女佣,没想到坐在地上的居然是顾清歌。

她愣了一下,“清歌?”

顾清歌手擦破了点皮,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扶着手仰起头来看着二人。

秋姨跟顾世槐都愣了几秒,才猛地反应过来,两人一起起身,尴尬地道:“清歌,原来是你回来了啊,你怎么会突然回来的?”

秋姨热情地上前,将她从地上给扶了起来,刚才还凶神恶刹的脸这会儿变得柔情似水了。“没摔疼你吧?你要回来怎么不打个电话呢?秋姨好派人去机场接你回来呀,瞧你这一身汗的,肯定是热的吧?走走,到里面走,秋姨给你倒水喝。”

“……”顾清歌看着眼前这个翻脸比翻书还要快的秋姨,微微有些汗颜,这个满脸笑容的女人是刚才打父亲的那个女人么?

为什么截然相反?

而且,她以前对自己的态度没有这么客气的,如今却……

“不用了。”顾清歌语气淡淡的,面无表情地推开了她的手,抿着唇道:“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秋姨打了我父亲一巴掌,发生什么事了吗?”

听言,秋姨的脸上有些小尴尬,“那是你父亲惹我生气了,我一时没忍住,清歌啊,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以后秋姨不会再这样了啊。”

忽悠世代

忽悠世代第二集

类似的事情,她不止听说过一次!

她自己的家庭,死气沉沉,她连自己生父生母是谁都不知道!

易峰的家庭,因为叶子的关系,她我略有耳闻!

易峰的母亲是原配,但他竟然有个比他大的哥哥!

易峰的父亲同样也和叶子的母亲有过一段!

就因为这事,他们两人差点分道扬镳……

现在沈围的情况也是这样……

一个人的原生家庭对他的影响是一辈子的,沈围和医生都是对感情很放肆的人,这大概也和他们从小的经历和环境有关!

看得透了,也就知道了自己应该怎样选择了!

黑暗中,他们两人都看不清彼此的情绪!

沈围又接着说,“往后的十年间,我同我父亲的关系非常僵硬!”

“后来因为一些家族的纷争,我被送到了日本。”

“当时我在沈氏的环境,很受限制,离开沈氏对我来说,也是非常好的选择!”

听到这里,顾意又不禁开始猜想,沈围当时的生存环境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他母亲过世的时候他年纪也很小,大概和她在孤儿院的年纪差不多。

他那时候,一定过的比她更辛苦吧!

想到这里,顾意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当时我在日本求学,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被卷入了当地一个黑暗势力!”

“当时那股黑暗势力正在进行一次大规模争夺战,我因故受了很重的伤。”

“我胸腹的位置,被子弹击中,显些丧命!”

说到这里,沈围勾唇笑了笑,脸上笑容有些苦涩!

“好在是当时年轻,福大命大,没死成!”

“中枪之后我拼命逃跑,但是伤口在不断流血,很快我就没力气了!”

“我跑不动了,只好躲进最近一栋建筑的楼道里。当时情况很混乱,我手上什么工具都没有,我想求救都没有办法。”

沈围的声音冷静又低沉,明明是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事,但他就像在阐述别人的故事一样!

顾意心中百转千回,沈围身上有伤口,在他们欢好的时候她清清楚楚的看见过!

她也问过沈围,问他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沈围却总是痴迷一般的吻她,他说男人身上没有伤口,不算真正的男人!

然后就带着她进入新一波的沉沦!

顾意暗自回想,这才发现沈围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这样的问题!

她突然觉得有点冷了,捧起杯子小口的喝了口水!

黑暗里,沈围的眼睛灿烂的犹如天边的星辰。

“怎么了,老婆,口渴了么?”

说话的同时男人也站起身来,“我去帮你换热的?”

他直接将自己长臂伸出,要去接顾意手里的杯子!

“不用了!”顾意轻轻摇头,“你坐下吧!”

“你也坐过来好么?”沈围依言坐下,随即又向顾意问了句,他知道她怕冷,他想抱抱她!

顾意莫名的又觉得鼻子发酸,“不过来了,你接着说吧!”

她的声音有点沉闷,似乎还有点淡淡的疏离!

这种语气,让沈围听着很不好受!

沈围闷闷嗯了声,然后又接着开口。

“我一个人靠在楼道里隐秘的位置,伤口里流的血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虚弱!”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昏迷的时候,楼道里响起了脚步声!”

……

“百代子,你看那是什么?”

年轻的千代子拉着比自己小四岁的妹妹疑惑的朝沈围看了看!

沈围满身是血,一脸狼狈,目光凶狠的盯着面前两个女孩!

“他在流血!”

穿着红裙子的百代子站在千代子身后疑惑的说了句。

彼时她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远比现在要青春洋溢!

“我知道!”

千代子一袭黑裙,压低声音说了句!

说话的同时抬步慢慢朝沈围靠近!

沈围压抑的喘息了两声,“你们是谁?”

年轻的女孩总是会让人降低防备!

千代子好看的眉眼温柔在沈围身上打量,“你流血了,我带你回家吧!”

她说着就给百代子使了个眼色,百代子纵使不情愿,还是将人给架起来了。

没有人会拒绝求生的希望,沈围艰难的移动!

他轻微咳嗽了两声,伤口里的血迹又在不断涌出!

直到进入一间屋子,他再也支撑不住,直接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在他视线的正前方是扇窗户,窗帘半开,晚霞很美。

美到沈围有一瞬间的失神,忘记了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

胸腔的位置绑上了绷带,白色绷带里还有血迹渗出!

他低声咳了下,受伤的位置剧烈的疼,五脏六腑都疼的像要撕裂一般!

他一咳,房门就立即被人推开,“你受伤了,不要乱动!”

进来的是千代子,她小心翼翼的扶着沈围躺下,然后又伸手摸了摸他额头!

“你在发烧,你先躺好,我一会儿叫医生来!”

千代子很温柔,说这话的时候脸色还微微有点红!

她低头的瞬间,发梢微微在沈围脸上扫过,阵阵的馨香窜入鼻端,让他有些恍惚!

沈围莫名想起了自己母亲,他记得小时候很喜欢摸母亲的头发!

母亲有着乌黑浓密如海藻般的秀发,她的头发很香,似乎就是千代子头发上的香气!

不过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母亲的面容在他记忆里都有些模糊!

“这里是什么地方?”

艰难的躺好后,沈围又压低声音问了句,伤口太疼,他额上渗出了一层又一层细密的汗珠!

千代子见状,立即转身去浴室给他拧了个毛巾,然后又动作轻柔的给他擦汗!

“这里是我的地方,你不用害怕!”

她说话的声音就如她手上的动作一样温柔。

初见沈围的时候他满脸的狼狈,这会儿帮他洗干净脸,千代子觉得眼前的男人很俊郎!

跟她见过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他闭着眼睛的时候温润明朗,可是睁开眼的时候又带着狠绝的杀气。

他明明很虚弱,可是眼里的气势非常强悍,好像狼一样!

千代子喜欢他这种眼神!他睡着的时候让人想保护,他醒来的时候又让人想征服。

忽悠世代

忽悠世代第三集

吴胜低头看着怀里抱着的蓝衣少女,背部赫然呈现两道刀伤,如果不立即进行止血的话,很可能会失血休克。

五个黑T恤男子手持片刀把吴胜团团围住,不停地叫嚣着:

“小子,别多管闲事,把这小妞放下,听到没有!”

“哥几个,别跟他废话,连他一起砍了!”

“只要把这小妞带到乌副帮主那里,咱们几个就发达了!”

“……”

吴胜目光冷漠地扫着五个黑衫男子,嘴角浮现淡然笑容,他把蓝衣女子放下来,摆出一副要出来的模样。

五个当中一人见状露出惊喜之色,上前就要从吴胜手里接过蓝衣少女。

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吴胜突然伸手从他的手里抢过片刀,然后横刀直接拍在他的脸上。

哇的一声惨叫,男子的脸颊挨了刀背一记重砸,整个人登时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路道上。

一辆出租车驶来,幸好及时刹车,不然就轧了上去。

其他四人见吴胜出手,脸色立即露出狰狞之色,挥舞着片刀朝着吴胜劈头斩下来。

吴胜举刀档住眼前一片劈砍,然后起脚朝着旁边的一人的胸口踢去。

这一脚力度极大,那人连声音都没有发出,直接倒弓着身子如虾米般倒飞出去,后背撞在电线杆上,当场昏厥过去。

举刀挥砍的男子吓的脸色发白,刚要收刀,不料吴胜反手舞出一片刀花,他的手腕登时迸出一抹血线。

“我的……手筋……”

废掉眼前黑衫打手的手筋后,吴胜连打带消,又顺势把其他两个打手的右手手筋给挑断,让他们今后再也没有办法握刀。

五个凶悍的打手转眼间便被吴胜给解决掉,围观的行人满脸惊恐之色,纷纷站得远些,生怕会被牵连进去。

吴胜随手把刀扔到一旁,他再一次抱起蓝衣少女,朝着附近的医院飞奔而去。

值班医生连忙替蓝衣少女的后背进行消毒处理,又抹上药粉,再用绷带缠着住伤口,她的情况才好转些。

不过吴胜并没有让蓝衣少女在医院里休息,因为他知道追杀她的人很快就会找到医院,于是他从医院拿了些消炎药和点滴,就直接搭乘计程车来到姜昕原来的出租屋。

本来吴胜让姜昕把出租屋给退掉,可是她说屋里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收拾好,还有租期还没有到,所以就一直留下来。

推开防盗门,吴胜抱着蓝衣少女进屋,把她安放到床铺上,又把旁边的衣架拿过来,挂上点滴。

在军队的时候,吴胜接受过野外急救训练,所以他的扎针技术可是比某些职业护士还要专业的多。

给蓝衣少女挂上点滴后,她的脸色才稍稍恢复些血色,吴胜也暗松口气。

乌黑的长发凌乱地散落在脸颊,吴胜抬手把沾在脸颊上的头发给抹开,露出一张年轻的脸蛋,精致如雕刻般的完美五官,即便是跟苏筱颖相比,也毫不逊色。

就在这时,吴胜的手机响起,是齐冬莲打来的,她问他到底跑哪里去了,怎么半天不见人影。

吴胜告诉齐冬莲他现在有急事,让她帮忙把夏利车开回公寓。

齐冬莲立即发过来一条信息,她让吴胜放心,车的事她会想办法的。

虽是萍水相逢,但毕竟是一条生命,而且她还受这么重的伤,要是稍有差池,恐怕她的性命不保。

既然送佛那就送到西,吴胜决定在蓝衣少女的身边留守一夜。

当然,不光是留守,为了让她尽快恢复过来,吴胜将精纯的武道真气输入到她的体内,强化她的身子,让她背后的刀伤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愈合。

蓝衣少女背后的刀伤比较严重,吴胜这一次耗费两分真气,才帮助她愈合伤口。

再看向少女的脸蛋,早已没有先前的苍白之色,而是浮现出淡淡粉红,娇嫩无比。

吴胜坐在少女的身旁,检查着她的身子。

当然,他所谓的检查其实是想看看她的连衣裙上有没有口袋,装有可以识别她身份的东西。

吴胜瞄遍女子全身,除了发现她的身材还不错外,却没有其他发现。

她的连衣裙是那种一体式的,点缀着一朵朵蓝玫瑰花,却是没有口袋的设计,更像是一种晚服。

看女子的容貌,年轻应该才二十出头,或许比苏筱颖还要小两岁,也不知道她怎么会被那五个黑衫男砍杀,到底是多大仇啊!

当然这一切的疑问只得等她醒来才能得到答案,吴胜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盯着点滴瓶。

直至两瓶药水都滴完,他这才替她把针给拔掉,然后拉过被子,给她盖上,走进卧室替她关好卧室的门。

打个哈欠,吴胜把两对沙发拼在一起,翻身躺下,片刻间便睡了过去。

这一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至吴胜冷不丁地感觉到危险气息逼近,他猛地睁开眼睛。

尚未反应过来,一把菜刀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然后面前露出一张年轻而冷酷的脸蛋,精致的五官呈现的怒容却给人别样的美感。

美女果然是美女,就连生气愤怒起来,还是美女。

吴胜见蓝衣少女把匕首架在自己脖颈上,嘴角不禁露出一抹苦笑说道:“我说这位小姐,昨晚我可是好心救了你的,你该不会是打算恩将仇报,把我给杀了吧!”

“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

蓝衣少女不仅脸蛋精致漂亮,她的声音也清脆悦耳,如同风铃碰撞的声音,令人赏心悦目。

吴胜耸了耸肩膀,没好气地说道:“我就是一普通人,路不见平而已。”

显然蓝衣少女根本不相信吴胜的话,精致的小脸摆出凛冽之色:“一个能在一瞬间反杀五个持刀人的人,你竟然跟我说是普通人,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吴胜没想到蓝衣少女竟然还记得这件事,可见她当时虽然昏厥,但依旧有着意识,把当时的情况看得清楚。

吴胜笑道:“不管怎么样,反正我跟追杀你的那些人没关系,我只是不忍心看到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被当场分尸而已。”

显然蓝衣少女也没有要过多为难吴胜的样子,她缓缓地把菜刀收了回去,低头瞄着胸口包裹的绷带问道:“我身上的绷带是你替我包扎的?”

吴胜坐沙发坐起来,摸了摸脖子,呲牙笑道:“我很希望我是,可是那会儿我手里没急救设备,是一个女医生帮你包扎的,你要不信,可以去市第三医院问问。”

“你放心,我会去调查的!”

蓝衣少女并没有一味的相信吴胜的主知,她对眼前这个男人充满怀疑,不知道他是不是乌洪洋派过来的奸细。

吴胜见蓝衣少女恢复的不错,还知道用刀威胁他,露出欣慰笑容说道:“那就随便了,反正我对你这种飞机场的身段也没什么兴趣,我喜欢大胸细腰的女人,再见了。”

说罢,吴胜转身走向玄关的防盗门。

出门前,他还特地嘱咐下蓝衣少女,这是他朋友的出租屋,离开之前记得把门锁上。

蓝衣少女立即贴在防盗门旁,竖起小耳朵倾听着门外的动静,见吴胜真的下楼,她才暗松了口气。

走到阳台处,她朝着外面瞄了眼,看到吴胜已经走到小区门口,拦下一辆计程车坐了进去。

蓝衣少女满脸都是疑惑之色,她不明白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自己?

当然她现在首先要考虑的事情并不是这件事,而是要立即跟她的手下取得联系。

昨天晚上,她跟飞龙帮的副帮主乌洪洋约好商议两个帮派的利益划分。

岂料对方根本没有拿出诚意,反而布下埋伏,得亏她的两个得力手下死命保护,她才逃了出来,但还是被五个飞龙帮的打手给追杀。

想到这里,蓝衣少女又不由得想到吴胜,想到那个救下她的男人。

巡视整个出租屋,摆放着不少女士用品,看样子他的朋友应该是个女人。

幸运的是,旁边还有一部座机电话,她走过来拿起来,发现还能够使用,连忙拨通一个手下保镖的号码。

‘你是谁?’

通话接通之后,手机里响起一个焦虑不安的女声。

蓝衣少女强按着内心的激动和愤怒,说道:“是我,林水月。”

“帮……帮主,您现在在哪里,好不好?”

电话另一端的女保镖声音登时走样,无比激动地呼喊着,足见她对蓝衣少女的关心和担忧。

林水月语气沉稳地说道:“我现在很好,没什么你,你和阿雄两人怎么样?”

得知林水月现在的境况安全后,女保镖立即说了声谢天谢地,她告诉林水月,她和阿雄两人垫后杀了出来。

两人分头跑,最后利用人群逃脱飞龙帮的追杀。

不过两人都挂了彩,阿雄的一根手指被砍掉了,她的肩膀也挨了几刀,但伤势并不严重。见手下最能干的两员大将受伤,林水月精致的脸蛋露出愠怒之色,小手紧抓着话筒,语气恨恨地说道:“飞龙帮,这笔帐我一定要给他们彻底清算,尤其是乌洪洋,他的人头我是要定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