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别墅

黄色别墅
  • 主演:廖学秋,张山,宝喑贺希格,娜仁高娃,潘鹤翔
  • 导演:东涛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87
离边境不远的巴音杭盖牧场上,有一座黄色的俄式旧屋,屋子的主人呼毕泰称安为"别墅"。   一个暴风雨的夜晚,从劳教所逃跑出来的年轻姑娘于萍躲进这偏僻宁静的"别墅"。呼毕泰巡视完草场回来后,发现插门的铁丝被人失到一边,一个满身泥水的姑娘倒在门前,彪悍的主人呼毕泰将她救起。与此同时,两名警察正冒雨追捕由凤凰山管教所逃出来的女学员于萍。次日,呼毕泰试探于萍来牧场的目的,她的回答露出了很多破绽。呼毕泰仔细端详于萍,感到很面熟。这更增加了他对于萍的疑惑和警惕。   于萍早年失去父母,是姐姐把她抚养成人,但姐姐又在她被劳教时去世,于萍的私生子晶晶也被送给了别人。于萍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也失去了生活的信念,为了找到儿子见最后一面,她从管教所逃了出来。呼毕泰的真诚使于萍深受感

黄色别墅第一集

第1787章 幸福的一对儿

对于叶菲菲来讲,那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事……那段感情被他宣布结束的时候,她曾经以为自己再也没人要了,以为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可是现在看来真的不值得如此伤心,那只是一个错的人而已。

这一晚,秦承禹开车回到了别墅,他倒了点小酒,在主卧窗前沙发椅里坐了坐,独自饮着酒心情还算平静。

他要结婚了,终于要结婚了,有种恍然若梦的感觉。

或许一个人的自愈能力越强,就越有可能接近幸福吧?做一个寡言却心有一片海的人,这是秦承禹一直秉承的原则,于淡泊中平和自在,尽量不去计较生命中的不公,没有人的人生是完美的。

凡事尽己力听天命,终于追到了她,他仰头喝了口小酒,唇角扬起一丝浅笑,年龄相差大又怎么样?

在婚姻生活里讲究的就是合适,如果在一起自己开心,令对方也开心,这样的婚姻就是对的。

他坚信叶菲菲是那个对的人,喝完杯中的酒,他去了浴室,今晚他也睡得早。

明天就做当新郎了,他需要养足体力。

次日清晨,大地舒舒服服地从沉睡中苏醒了,美好的一天来临。

黄橙橙的太阳从东边冉冉升起,整个大地瞬间光芒万丈,丝丝暖意飘飘洒洒,院子里花开灿烂。

鸟语花香,空气里都弥漫着喜庆的味道。

秦家别墅院子里停着十几辆豪车,这些是婚车,车身缠绕着粉色丝带与气球,非常漂亮。

秦承禹在造型师的打造下显得更有魅力了,西装革履,穿搭十分绅士,灰色双排扣马甲内搭白色衬衣,外搭长款燕尾服,领带与礼服是同色的,层次分明,马甲的双排扣设计特别时尚,很有精神气。

他还戴着那只陪伴了他十年的复古表链,那是父亲的遗物,今天他整个人看起来绅士又高贵。

伴郎八位,全是年轻帅气的圈内好友,大家聚一起聊着天,穿着统一的黑色西装。

……

时家,时颖和盛誉一大早就过来了,叶艳与时令辉也起来很早,一切事宜都有人安排,秦家派了人过来,包括早安茶与吉祥茶,所以他们穿戴整齐后就几乎没啥事了,很轻松,不像别人家嫁女儿,鸡飞狗跳的。

秦承禹也派了造型师和化妆师过来。

叶菲菲穿上了洁白的婚纱,这是根据法国品牌Givenchy为她专属设计打造的全缎面婚纱,船形领裁剪与缎面质感的设计性感又端庄,是中长袖的设计,因为是清新的草坪婚礼,又以热气球为主题,所以拖摆也不是很长,好看又实用。

婚礼偏森系,所以她没有戴皇冠,也没有头纱,造型师给她弄了一个超级仙的发型,她的头发是披散下来的,戴着一个用鲜花做成的花冠,发尾熨烫了一下,特别有质感。

叶菲菲端坐在梳妆镜前,化妆师在给她脸上的妆容做最后的处理,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唇角轻扬,内心十分平静。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终于要出嫁了。

时颖站在不远处给她拍花絮,小视频里还配有音乐,也是十分有心了,她今天也是早早就起床了。

穿着黑色衬衣的盛誉帅气依然地站在老婆身边,他没有说什么,充满了耐心。

化妆师在叶菲菲已经完美无暇的妆容上加入了一丝轻盈,微妙的底色,在她的嘴唇上增添了一种粉红色唇彩,毫无疑问她的唇彩是最耀眼的。

“真漂亮。”时颖忍不住夸赞,她脸上挂着祝福的笑意,“菲菲姐,我觉得你可以出道了,比一线女星还要美!”

叶菲菲腼腆一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现在的女明星都是整容脸,与这种纯天然的根本没法比。”化妆师在一旁微笑着调侃,“我以前给林笛儿化过妆,妆前妆后那简直就是两个人。”

她们这样一说,叶菲菲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林笛儿是谁?南宫莫的前任女友,不过时颖跟这个人不熟,所以听到她名字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什么。

今天的时颖穿着浅蓝色网纱小礼服裙,视觉全在那具有分量感的网纱上,却似乎也不抢新人的风头,很随意也很好看。

她穿着一双同款颜色的高跟鞋,带出喜庆的氛围,绑头发的蕾丝也是浅蓝色,手腕上还系着一个浅蓝色蝴蝶结。

她的小礼服裙是有肩膀有袖的,依然是相对保守的风格,嫁入豪门这么久,时颖似乎并没有开放些。

不像某些豪门富太太,大冬天都会露胳膊露腿,还会时不时将一些照片传到社交平台上,成为网友们茶余饭后的闲谈,去成为一些吃瓜群众议论的焦点。

“ok啦!妆容完毕!迎亲的车队是几点过来?”有人小声询问。

也有人回答,“7点28。”

“那也差不多了哦。”

化妆师离开后,时颖朝叶菲菲走去,“菲菲姐,咱们合照几张吧!”她刚才已经把相机交给了盛誉。

“好啊。”叶菲菲唇角染着笑意,她从椅子里站起身,伸手牵过了小颖的手,两人挨得很近。

“准备好了吗?”拿着相机的盛誉在不远处蹲下来,寻找到一个很合适的角度,想把她们的腿拍得很长。

可就在他准备开拍的时候,她们姐妹俩居然比起了要多二就有多二的剪刀手!

盛誉拿着相机愣住了,“干嘛呢?确定是剪刀手吗?”多俗啊!

“你干嘛呢?你拍就是了!”时颖着急地瞅着他,“现在好姐妹合照都用剪刀手,这是友谊长存的象征!你们男人不懂!”

“好吧,我被你们打败了。”他摇摇头,“你们继续,我来拍。”不过真的好俗气。

叶菲菲忍不住笑得灿烂如花,时颖却很淡定,还转眸瞅着她,“不准笑!把你的剪刀手比好了!”

叶菲菲更加忍不住笑意,但她照做了。

盛誉算是抓拍了,效果很不错。

姐妹俩配合得很默契,摆了不少造型,盛誉不厌其烦地替她们拍照片,只要她们不喊停,他就一直处于单膝下跪的姿势为她们免费拍摄。

……

婚礼现场,雨过天晴的人工草坪没有一丝积水,数以万计的气球成了最美的点缀,随风轻飘着,更是增添了一丝浪漫的气息。

其实草坪婚礼除了场地差异,其余流程与教堂婚礼基本一致。

黄色别墅

黄色别墅第二集

太极,阴阳之分,源于混沌,始于两仪,继而生成三才四象五星六合七星八卦九宫十方,是万物之根本!

唐昊以前只是知道太极非常的厉害,但是却不知道太极竟然是如此的厉害,包括自己习练的《五行乾坤诀》,这也是从太极演化而来的。

只是可惜的,武当的太极似乎是很不完善,只有其表没有其意,很难以发挥出来太极真正的混沌之力!

是的,太极就是混沌,不过,这个混沌是伪混沌,是人工制造只来的,发现太极的人必是人族大能。有了太极之后,才会出现后面一系列的东西,包括人皇所发现的八卦,这都是从太极之中領悟出来的。

当然,这也是包括了他的《五行乾坤诀》,这也是从太极領悟出来的。

张紫山的太极拳在唐昊看来真的是漏洞百出,不知道当初三丰道人是如何创立这个漏洞百出的绝世武学。

是的,即便太极拳是漏洞百出,但是依旧是非常厉害的一门武学,依然是能够完胜几乎所有门派的功法。

张紫山摆开了太极的架势,但是唐昊却依旧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作,张紫山的太极对他没有任何的威胁。

但是唐昊的这个做法却是让很多人以为他这是被吓傻了,被张紫山威力强大的太极拳给吓傻了,吓得动都不动了。

张紫山也是好奇的看着唐昊,他肯定不会认为唐昊这是被吓傻了,但是他为什么会一动不动的呢?

“唐少侠,你难不成就这样站着?”张紫山忍不住问道。

“你的太极应该不是三丰道人当初创立的太极,而是后续改造的,很不完善。虽然威力是不错,但是实际上的效果却是和当初三丰道人创立的太极有着天囊之别。”唐昊轻声道。

“什么?”

张紫山的脸色变了,变得非常的难看,这可是他们武当的辛密啊,而且也就只有身份地位极为重要的人才会知道,他作为首席弟子,这才知道了这个秘密,而他所有的师弟都是不知道的。

换言之,整个武当这一代的弟子当中,就他一个人知道了这个秘密。

但是,现在唐昊却是一言道破了这个秘密,你说他能够不震惊吗?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张紫山面色不善的问道。

如果这个秘密外传的话,那么对武当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三丰道人的太极是厉害的,但是他们现在的太极不足之处实在是太多了,一旦秘密外泄,他们很难以在保住武林至尊的地位了。

“你不用紧张,这是我自己看出来的,你刚才运转太极拳的时候,漏洞百出。我想,当初三丰道人凭借着太极拳横扫武林,应该不会是这样一套漏洞百出的太极拳吧。”唐昊轻声道。

“真的是你看出来的?”张紫山紧锁着眉头,他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子的,唐昊从自己运转的太极拳招数当中看出来的?那么他的实力……

张紫山应不敢想象下去了,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啊。

“好了,我们这还是在擂台之上呢,我们可不能够就这样子站着的啊,还是来战斗战斗吧。”唐昊对着张紫山招了招手。

台下的人不知道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两人直接交谈了起来,没有动手的念头,他们都是很不解。

“好吧。”张紫山收起了之前的轻视,朝着唐昊攻击了过来。

唐昊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摧枯拉朽的直接秒杀,反而是一招一式的和张紫山比划了起来。

“卧槽,这小子还真的是有些实力的,竟然能够和张紫山过了这么多招!”原本嘲讽唐昊的人此时却是震惊不已。

张紫山每出一招,唐昊都是轻松的化解,是的,是非常的轻松的化解了。

十招过后,张紫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虽然只是十招,但是这已经说明了唐昊的实力远在他之上。

发动一招攻击是很容易的,但是轻松的化解却是很难。化解招数,首先要做的就是对敌方的攻击很是熟悉,要不然的话是做不到轻松化解的。

最关键的是,唐昊的每一次化解都是一种升华,是用他原本的招式进行化解的。

换句话来说,就是张紫山用什么招数来攻击,唐昊就用什么招数来化解,这个难度可就大的很了啊。

所以,仅仅只是十招的时间,张紫山就已经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只是,台下的这些天才们却是看不出来这一点,他们只是认为唐昊和张紫山打的是难解难分,两人的实力都是相等的,但是却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张紫山是多么的震惊。

“唐少侠,你用了几成功力?”

张紫山停下了攻击,往后一跃,和唐昊拉开了距离。

“如果我说,我一成功力都还没有用到,你相信吗?”唐昊轻声一笑。张紫山的脸色瞬间就变了,除了震惊之外,还有惊恐!他是年轻一代的超级天才,甚至是大家公认的天才大会第一名,自己十成功力的进攻,一招一式都是被唐昊轻松的化解了,而唐昊却是说一成的功力

都没有用到,这是多么的恐怖啊!

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那岂不是说唐昊的实力早就是大宗师了?甚至可能是巅峰大宗师,和自己的师尊,武当掌门赤松子一样的存在!

想到这里,张紫山的脸上还是挂满了不相信。

“张紫山,你的实力很是不错,但是在这天才大会之上,你却只是能够拿到第三,不过,这已经是很不错的结果了。”唐昊道。

“什么?”张紫山再一次的被震惊了,自己的实力只能够拿到第三?

“不用大惊小怪的了,那边的女孩,我女朋友,仔细看看,能不能看穿的实力。”唐昊指着青青的方向说道。

张紫山充满不相信的顺着唐昊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除了不相信和震惊之外,已经是找不到任何的感情色彩了。

“好了,张紫山,虽然我对你武当的印象是不咋滴,但是对你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希望你以后能够更进一步,这天下终究是我们年轻人的天下,有些规矩需要修改,而有些人也是需要敲打了。”

唐昊的一番话已经让张紫山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而且还是合不拢的那种。

规矩要修改,有些人要敲打,这雄心壮志,他张紫山不敢想象啊。

“好了,不要震惊了,回头有得是你震惊的地方。对了,你还是赶紧去挑战吧,不过呢,女孩子你都不要挑战,那是我的人!”

唐昊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张紫山知道不是自己的对手,自然是不可能再继续打下去的了,所以他下去进行挑战赛,这是很明显的。但是台上的人好几个都是他的女人,唐昊自然是不会让张紫山去挑战自己的女人了。

闻言,张紫山再一次的震惊了。

都是他的人?难不成他还是想要包揽天才大会的所有奖项?如此说来的话,这个人的野心到底是多么的庞大啊!

张紫山的猜测一点都是没错,如果唐昊手里有足够的人选的话,他一定会都派过来的,丰厚的奖品,他怎么可能放过呢?

但是这在张紫山看来却是太过于的震惊和不可思议了。张紫山看了唐昊一眼,叹了一口气,走了下去。他叹气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和唐昊相比差的太多,这也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问题,不过,幸好他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

黄色别墅

黄色别墅第三集

田章氏和梅娘也照着做了,田炳壮站在廊下,不敢跟着上前,那些织工便站在他身后。

“老人家,你老贵姓?”邵玉见他们局促得厉害,便也不勉强他们跟上来,干脆站在门廊下跟他们说话。

“夫人,您折煞我这老太婆子了,怎么敢称‘贵’?我那短命老头子姓田,您叫我田黄氏就行。”那老太太说着一口齐国乡音,又要下跪,被田炳壮一把拽住了。

听老太太言行颇有些章法,邵玉好奇问道,“您家是祖传的织布手艺吗?”

“回禀夫人,我娘家三代都是织工,夫家是专门纺纱的。”

“哦?那你们家的织布作坊是自己纺纱?”邵玉极为惊讶,这样怎么忙得过来?

老太太脸上露出自豪的笑容,像朵盛开的细瓣菊。

“只有我们田家才做得到,其他人家都不行。”

“为什么呢?”

“这个嘛……”老太太犹豫了一下,回头看看几个儿子。几个儿子全都手笼在袖子里,低头盯着泥地,不看她。

“哎!事到如今,说出来也不打紧。”老太太高兴不起来了,“我们家有一台自制纺纱机,能同时转动十个纱锭。就为了这个……哎!”

邵玉不解,“这不是好事情吗?老夫人为什么叹气?”

老太太悲从中来,抬起袖子直抹眼泪。

“被人盯上了,硬要抢了去!老头子还被诬陷下了大狱,在衙门里一通杀威棒下去,当场就没命了……”

“……”

邵玉听得错愕,喃喃道,“就为了一台纺纱机?”

老太太强忍着悲痛,抽噎道,“可不就是为了一台纺纱机!常言道,‘出头的椽子先烂!’我那可怜的老头子呀!你死的可真冤哪!”

门廊下响起一片哭泣声。

邵玉默然无语,还是第一次接触这个社会的冤狱,她不知能说些什么?突然想到,国公爷父亲被抄家竟是个天字第一号的大冤案呢!不论华国还是齐国,或者是早已腐朽透顶的梁国国君,都不是好东西!

她好言安慰田黄氏几句,便扭头对田炳壮说道,“庄头,你先给他们从仓库里每人领一套过冬的棉袄棉裤。人先安置下来,小孩子一样送去学堂,该入童子军的、娘子军的、乡丁队的,你都安排人带他们熟悉一下。”

“是!”田炳壮恭谨应答,忍不住说道,“夫人,田老太太说的那个是个纱锭的纺纱机,若是他们愿意,可以在这边重新做出来。”

邵玉点点头,“如果他们愿意给出图纸,我们能够照做出来,就按管理条例里面的办法,由大宅出资,把纺纱作坊和织布作坊都做起来。省得再大老远地把倒腾来的棉花卖出去。”

“那太好了!”田炳壮咧嘴笑道。

“哦,对了!别忘了复原十锭纺纱机的时候,要把水车动力的机构连接进去,这样说不定可以一次带动几十甚至上百个纱锭。”邵玉提醒他。

“是,夫人!”田炳壮喜得脸放红光。

田氏一家人却如坠云里雾里,一脸惊惶警惕之色。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