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缘起

桃花缘起
  • 主演:魏哲鸣,王歆霆,谢闻轩,赵子络
  • 导演:张博维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古魔族战败身锁炼狱,魔神为返人间,派人类首领范一航前往圣地夺取舆图,两军交战之际一航认出桃源圣女无忧竟是自己苦苦追寻的妻子,可发妻拒不相认还以刀剑相向。一航爱妻情深,屡次触怒魔族维护无忧,最终无忧是否能重拾爱的记忆?两人会在两族对抗中关系走向会如何?一场考验人性爱情的虐恋即将到来。

桃花缘起第一集

叶博文回房想了许久,也没想出如何套话。那凌公子明显不想透露,他该如何才能让凌公子主动交待……

叶博文和叶雅艺再次来到赌坊,想不到办法也要问。不主动,永远不会知道答案。

他们进来时,凌公子正在擦桌椅。衣服还是昨天的衣服,头上却没了玉钗的装饰,只用一根木钗束起,使整个人看起来不再那么神采奕奕。

“凌公子,你长久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的家乡在哪,我们去给你家里人传信儿,让他们来赎你。”

凌清泽手中的活计未停:“家里人不会赎我。”

“为何?”

凌清泽冷嘲一声:“说实话吧,我来京的原因,并不是家人派我来历练长见识。

在家里我还有两个哥哥,为了争家产,整日明争暗夺,我实在厌烦了那种生活。便偷偷拿了银子出来,久慕京中繁华,所以才来到这里。

如今若是被他们知道我落魄成这样,怕是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哪会来帮我?

我现在在赌坊挺好,虽然会挨骂遭打,但都是明打明的,总好过那些暗箭,让人防不胜防。”

赌坊一位管事走过来,吼道:“凌三,偷什么懒,还不赶紧干活?”

“是!”凌清泽麻利地继续擦桌子,管事打量了一番叶家两人:“你们两个若是来赌钱,我们赌坊欢迎。若是来跟凌三说话,防碍他做事,请走!以后休要踏进赌坊一步!

凌三如今是我们赌坊的人,就是一个全新的身份,跟以前没有关系。

你们两个,请吧!”

叶博文好不容易见到凌清泽,还没问出消息,怎么肯走。一旦离开,谁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他。

“管事,请通融通融,我们跟凌公子说几句话。”

管事冷嘲:“说话?说话可以,要按我们赌坊的规矩。下赌,赌赢了,你跟他说一句话,赌输了,乖乖拿银子走人。”

叶博文陪着笑:“管事,通融通融,谢谢您了。”

管事推了凌清泽一把:“去把二楼的所有房间都打扫一遍,干不完不许吃饭。”

凌清泽绷着脸,往楼上走。

管事打量着叶博文:“叶少爷腰间这块玉佩也能值几个银子,要不要来赌一场?

赌赢了,我给你和凌三一盏茶的时间说话。赌输了,这块玉佩归我。

若是不赌,请吧!来人,以后赌坊不欢迎安定王府的任何人,谁放进来,谁就打断双腿!”

叶博文不肯赌,可是也不舍离开。管事都吩咐了,以后不许他们进来,他们要想再见凌公子,太难了。

打手开始推搡他:“叶少爷,您最好自己走。不然动起手来,您的面子就没了。”

一直未说话的叶雅艺取下头上一个金簪:“我们赌。”

叶博文惊讶望着她:“你忘记我说的话了?”

叶雅艺眼底有丝绝望:“那你说怎么办?不赌,我们就被赶出去了。”

叶博文沉默,管事与他们来到昨天赌大小的庄家处:“你们先下注,我选你们剩下那个。”

桃花缘起

桃花缘起第二集

“我的忍耐是有限的,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答不答应?”这位天仙急了,再次逼问道。

我没有理会,而是悄悄的朝着那些根须的方向飞了过去。

“别去!”胡子天仙赶忙出声。

我一怔,他在害怕什么,是害怕我逃走?

看他紧张的程度,分明是忌惮,而不是担心。

我知道了,他在担心我给这些根须引路,这些根须没长眼睛,全部都是凭着感觉走,他控制着这个世界,将这些进入的根须偷偷的引到了出口处,让它们刚进来就直接钻出去,使得它们捉摸不到这镜子的存在。

而如果我把这些根须引到另外的一个方向,那估计就有好戏了……

他让我停下,我就偏不停下,而是朝着那些根须的方向飞了过去,只不过我的速度不快,故意放慢的。

这么做可以有两个效果,第一,就是以此为要挟,跟他谈条件,第二,逼迫他现身,只要他一现身,我就能收拾他。

“站住,我特么让你站住,你没听到吗?”他急了,大声的呵斥道。

我冷笑一声说道:“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啊,那多么面子,老子又不是你的什么镜奴,干嘛听你的?”

说完,我又往前飞了一段。

“你想去送死我不拦你。”他再次恐吓道。

“我又不是吓大的。”我冷哼一声说道:“比起当你的镜奴,我更喜欢去挑战这些根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你疯了吗?别去,别把我给害了……”见说漏嘴了,立马闭嘴,没声了。

我顿时停住了,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说道:“额,继续说呀,别当我是傻子了,我什么都知道的,那边是入口,那边是出口,那些根须按照你的指引,全部跑出去了,根本找不到镜子的所在,我要是把他们往其他地方引,那镜子肯定就被困死了,你麻烦大咯……”

我说完之后,扫视了周围一圈,暗暗戒备了起来,甚至时不时闭眼感应四周,找寻他的位置。

然而,他并没有出现。

“不吭声啊,那我就这么干了,你后悔去吧。”说完,我又往前飞了一段。

“慢着!”他突然出声制止,吼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要嘛咱们在这里打一场,要嘛我引这些根须来同归于尽,要嘛…”我停顿了一下,说道:“出去之后,再打!”

“你……”他恨不得杀了我,却又不敢贸贸然动手,那种说不过我,又干不掉我的感觉真爽。

“我什么我?三选一,你选吧,一,二……”

准备喊三之时,他说道:“如果要出去打,你有什么办法出去?外面都是根须。”

“我不确定,但我首先得弄清楚这些根须的情况再说。”我想了想说道:“你现身吧,咱们研究研究对策,看如何还能出去。”

“别打你的小算盘了,我是肯定不会现身的,我知道我一旦现身,你肯定有招数等着我。”

我一怔,真是人老精,鬼老灵啊,这都能被他猜到。

“至于嘛,好歹也是天仙,胆子这么小,以后怎么成大事?”我激将道:“要不你别管了,你也别来烦我,我过去弄一根根须过来研究研究。”

“你别乱动啊。”他再次警告。

然并卵,老子是不会听他的。

眨眼间,我已经来到了距离那些根须四五米的距离地方。

我蹲了下来,静静的看着那些快速移动的根须。

这些树根的根须是墨绿色的,跟以前墨子的根须差不多,但很细,如同头发丝一般。

之前已经知道,这些根须的硬度如同钢丝一般,此刻快速移动的同时,依旧发出嗡嗡的声音,着实是吓人。

而且它们肯定是中空的,如同针管一般,想想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突然想起了海饕餮的血脉当中有植物的血脉,既然是如此,那我肯定也能吸收这些根须的血脉,哦不,汁液才对。

如果吸收了这些汁液,是不是能变成如此细的根须呢?

我闭眼用精神力锁定了那些根须,突然发起精神冲击,而后精神剥夺,那一把一把的根须快速的枯槁下去,甚至痛苦的挣扎,如同扭曲一般,乱扭着身子

我能感觉到源源不断的精神力回馈,同时还有汁液也反馈了过来,这些也是营养,同时也是昆仑神树的血脉。

轰隆一声!

有东西猛烈的撞击,整个镜子世界一阵阵晃动,可谓是地动山摇!

“蠢货,我不是让你别乱动,现在完蛋了,这大树探查到了镜子的存在了,可恶,存货!”胡子天仙破口大骂。

我也无语了,回头一看,却见那些根须的顺序乱了,满世界乱跑,满世界落地生根。

原本空空如也的镜子光世界,此刻已经产生了一片绿,这些根须落地之后,立马长出嫩芽,嫩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而后不断的循环,一片一片绿色展现在我的眼前,不可谓不奇妙。

如同造物主一般,瞬间能改变这个世界。

就在此时,我发现那一片绿色的周围,仿佛被禁锢了空间。

应该是那尊天仙施展了空间禁锢,不让这些根须蔓延了,否则他的镜子世界就毁了。

现在这面镜子已经暴露了,已经被昆仑神树给发现了,被攻陷也只是早晚的事了。

我得想个办法赶紧离开。

我准备化作这些根须试试,突然发现此刻的我就是意识而已,身躯根本就不在这里,即便身躯变成了根须,那也是在棋盘世界里……

目瞪口呆了,原本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镜子世界的震动原来越大,想必昆仑神树是加在进攻的力度了。

而且我发现,那些落地生根的根须,此刻正在疯狂的吸收着这个镜子世界的能量,如同吸血鬼一般。

“啊,可恶,你这个蠢货,该死的东西……”那尊天仙一直在哀嚎谩骂。

我耸了耸肩说道:“这不能怪我,咱们本来就是不死不休的,说句实话,现在看你如此凄惨,我挺开心的。”

“该死的东西,即便我要死,我也会拉着你垫背,你休想独自逃出去!”他再次恐吓我。

桃花缘起

桃花缘起第三集

“我一直跟随在米拉夫人身边,所以很了解她。”霍语初又道。

顾承泽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

霍语初庆自己终于成功吸引到他的注意力,但是也片刻不敢松懈。

“只要你假装答应她提出的条件,这样不断的相亲或许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您的意思是让三少真的跟某位名媛确立恋爱关系?”郑晋似乎并不满意这个提议。

霍语初偷偷瞥了顾承泽一眼,他还是那冷冰冰的样子,可是微拧的眉头已经表达了他对这个建议的态度。

“当然不是真的确立恋爱关系,只要让米拉夫人相信三少是真的在和那位名媛谈恋爱就可以了。这样米拉夫人可以安心,三少也可以不用再被打扰。”

“您的意思是,假情侣?”

霍语初点头,“米拉夫人大多数时间都在E国,三少则在国内,所以三少大可以继续在国内跟玉小姐继续过婚姻生活,在E国找一个名义上的女朋友做给米拉夫人看就可以了。”

“这样行得通吗?”郑秘书表达了自己对这个计划的质疑。

“当然没有问题了,只要在E国的这位女朋友能够理解三少的苦衷,而且愿意为三少做这样的牺牲就可以。我说句不好听的,以米拉夫人现在的身体状况,就算隐瞒又能隐瞒多长时间?”

霍语初话虽然不太好听,却是事实。也许是年轻的时候经历的打击太多,加上这些年为了E国政务劳累,她的身体已经出现了大大小小各种毛病。

她之所以这样热衷干涉顾承泽的婚事,很大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如此。担心自己百年之后,顾承泽在E国毫无根基,会遭到那些野心勃勃的政客算计。

郑秘书一听好像也有道理,他看了看顾承泽,后者沉默。

于是又问霍语初,“可是名誉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很重要的,以三少在E国的声誉,对外宣称成为他的女朋友,可能很长一段时间这位小姐都不能结婚恋爱了。”

这时,霍语初将眼神转到顾承泽那张令人陶醉的脸上,“我可以为三少做这件事。”

郑晋正要开口,却被霍语初抢先一步打断,“我知道郑秘书你一定会认为我是故意这么说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三少,毕竟我喜欢他那么多年的事情就是事实。

但是,做三少女朋友的事情对我来说并没有任何好处,可能在米拉夫人去世之前我都不可以结婚不可以恋爱。如果真的要说有私心。没错,我也可以承认,我的私心就是让三少将来有朝一日看到我,哪怕只是在E国,能跟别人承认我是他的女朋友。”

霍语初声泪俱下的样子令人动容。

郑秘书望向顾承泽,征求他的意见。可是顾承泽只把玩着手中的红酒杯,心不在焉的样子。

“这是新的计划?”沉默了许久,顾承泽终于再次开口。

可是,他说的第一句话就让霍语初无比震惊,表情都险些垮了。

霍语初强撑起精神,流着泪问顾承泽,“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堪?甚至连想为你做一件事你都会觉得我是另有所图吗?”

认识这么久,这是霍语初第一次这么大声跟顾承泽说话。

这样的情绪宣泄似乎能让人上瘾,“还是三少您觉得玉连心那个女人有多单纯值得你那么爱她?那天在亲王宫门口的事情我也听人说了,当你和信少发生冲突的时候,难道忘了她最终选择站在哪一边?”

这句话像是刀子一样直接给了顾承泽的心脏重重一击。

当天的画面历历在目,连心最终的选择才是最让顾承泽难以释怀的。

霍语初很清楚当爱上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就成了自己的软肋。

就像这些年她爱着顾承泽一样,这个男人早在许多年前就已经成了她身体内某一块不堪一击。

“如果你继续跟她在一起,以米拉夫人的能力,要摧毁一个玉家也不是难事。”

霍语初的话提醒了顾承泽,顾夫人的确警告过他,要是还要维持这段她不支持的婚姻,那玉夫人将会为他的选择付出代价。

“够了。”顾承泽厉声打断了霍语初。

郑晋察觉到气氛不对劲,很客气地劝霍语初先离开。

而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也已经达到,霍语初自然不会逼顾承泽现在就做出决定。

她离开之前对顾承泽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要的也只是你女朋友的身份,可以成为你的挡箭牌,以后我不会用这个身份给你带来任何麻烦。”

说完后她便转身离去。

房间内只剩下了顾承泽和郑晋两个人。

“三少,这好像是目前最妥善的解决办法了。要是玉夫人真的出事,想必少夫人也不会原谅您。”郑晋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也很无奈。

要是放在以前,三少大可不必在意顾夫人的意见,一意孤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如今不同以往,他自知亏欠自己的母亲,要是做事再不顾他的感受,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了。

“出去。”

顾承泽把郑晋也遣走之后一个人在偌大的房间里闭目养神,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最终会怎样抉择。

玉氏集团。

连心已经接手了风起酒店,奇怪的是风起酒店虽然对外宣称破产,却还是在正常运营,跟以往并无区别。

这种现象让连心不得不相信钟安信所说的那番话——顾承泽是为了报复顾董曾经的所作所为才故意这么做。

很快连心又接到了五哥的通知,让她准备钱买下风起集团旗下房地产公司的股票。

虽然跟实际价值比起来的确价格低得可怕,对连心而言还是一笔天文数字。

但她也不能放任顾承泽对自己的产业这么不负责任。

于是,连心做了一个决定,接受钟安信的建议,为顾承泽的胡作非为买单,将他要毁掉的产业全部接手,等有朝一日她想通了,再将这些都还给他。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