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壳机动队SAC_2045持续可能战争

攻壳机动队SAC_2045持续可能战争
  • 主演:田中敦子,阪脩,大塚明夫,山寺宏一,仲野裕,大川透,小野冢贵志,山口太郎,玉川纱己子,潘惠美,津田健次郎,曽世海司,喜
  • 导演:神山健治,荒牧伸志
  • 地区:日本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1
Netflix 影集《攻壳机动队:SAC_2045》第 1 季脱胎换骨,推出长篇动画电影版。不仅加入全新场景,片中所有画面皆重新调色。本片由藤井道人执导,他的真人电影导演作品包括入围六项日本电影金像奖的《新闻记者》,以及《家族极道物语》。

攻壳机动队SAC_2045持续可能战争第一集

凌宇的命令刚一下达,陨石和鬼影便迅速行动起来,回答凌宇的不是简单的话语,而是杀伐的动作!

“砰!”

“轰……”

陨石双拳猛地一震,一道振聋发聩的声音伴随着实质性的能量涟漪席卷四周,整个身形暴掠而起,狂暴的一脚如同泰山压顶般坠落在死狗一般的易河身上。

“擦咔!”

本来就已经不知死活的易河,彻底死翘翘了!全身的骨头没有一处是完整的,森森白骨刺破身体表面,露出瘆人不已的画面!

“嗖!”

不等庞崛反应过来,一道寒芒划破空中,像是一条灵活自如的毒蛇,张开锋利的獠牙,狠狠地射向遍体鳞伤的七哥。

“嗖嗖嗖……”

恐怖的寒芒像是分裂一般吞噬着七哥的身体,一道道耀眼的光芒绽放出鲜红的血液,隐隐间还能听到骨头被切碎的声音,狼狈不堪的七哥仿佛是解脱了一样,还能艰难移动的身体瞬间停止了下来!

“混蛋!你们怎么能……”

庞崛见状后怒火滔天地咆哮道,血魔洞堂堂的血魔士,竟然被人当做小鸡仔一样任意蹂躏,简直是不可饶恕!

尤其是易河和七哥,他们已经是近乎死亡的状态,现在完全是死透了!

不过庞崛也为凌宇的杀伐决断感到震惊,甚至是强烈的恐惧!

然而站在对面岿然不动的凌宇,却像是司空见惯一般云淡风轻,视线里的画面或许太过血腥残忍,但这就是血的代价,付出生命的后果!

“霹雳狼,做一个了断吧,把你和蛟龙帮以及易瀚的一切了结了!”

凌宇目光平静地看向霹雳狼,话语很平淡,声音中却充满了强大的气势。

“是……大哥!”

霹雳狼支撑着墙壁站起来,眼神坚定地回答道。凌宇把他当做了兄弟,他自然也认这个大哥!

成为不败战神龙鳞王的兄弟,在一起并肩作战,这是霹雳狼一直以来的梦想!

霹雳狼迈着沉重的步伐朝伤痕累累的六师姐走去,他欠蛟龙帮的情,用少帮主曹承烨的命还了,他欠易瀚的义,用死过一次的代价还了!

从此以后,他和蛟龙帮和易瀚再无任何瓜葛!

这一切的了断,就从击杀六师姐报仇开始!

“你敢!”

庞崛怒吼一声,再怎么说六师姐也是一名古武者高手,更是血魔洞的血魔士。要是死在区区一个普通人手里,那成何体统,简直是古武者的耻辱,更是血魔洞的耻辱!

“有何不敢?”

凌宇冷声道:“伤天害理的败类,丧尽天良的人渣,死不足惜!”

“霹雳狼,动手!”

霹雳狼闻言后毫无顾忌地发动攻击,他今晚必杀六师姐这个荡妇不可!

“找死!”

庞崛疯狂地咆哮一声,挥起拳头就朝霹雳狼暴砸而去。

“咔擦!”

一道清脆的骨裂声响起,霹雳狼的手掌缓缓松开,只见六师姐无力地倒在地上,整个人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个畜生居然跑了,我还以为他要拼死一搏呢?看来我太高估他了,畜生毕竟是畜生啊!”

看着庞崛并没有向霹雳狼攻击过去,而是拼命地朝地下室门口逃跑,炎舞冷笑着摇摇头,脸上满是鄙视的表情。

炎舞,陨石,鬼影都没有去追,只是别有深意地看着逃命的庞崛!

“凌宇,你给我等着,血魔洞不会放过你的!”

跑到地下室门口的庞崛,心里升起了活命的希望,更多了一丝叫嚣的底气。他想在临走前放下狠话,下一次带着血魔洞的人来找凌宇复仇!

“不用等了,我也没打算放过你!”

一道淡淡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带着无尽的寒冷之气。

这是凌宇的声音,庞崛十分确定,这并不是视线里的凌宇说的,像是幽灵一般回荡在空中的魔音!

“这,这是残影……”

看着视线里凌宇模糊消失的身影,庞崛心中惊骇不已,反应过来的他急忙催动全身的内力进行防御,就连逃命也顾不上了!

“轰!”

磅礴的能量如同海啸从四面八方涌来一样恐怖,瞬间将庞崛笼罩起来,深厚的内力犹如天罗地网将他全身牢牢地包裹起来。

“这实力……是,是先天之境……巅峰!”

感受到四周攻击而来的恐怖能量,庞崛不敢相信地失声道,苍白的脸色满是惊悚和恐惧,睁大的瞳孔像是要裂开一样!

“应该是吧。”

凌宇平静地说了四个字,身形骤然出现在庞崛身前,一只残影晃动的手掌猛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不,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

庞崛挣扎地求饶道,可是身体根本无法移动,就像是自己对身体失去控制的主动权一样诡异。

“咔擦!”

不等庞崛把话说完,凌宇的手掌一下子合拢,宛若拉伸到极致的弹簧立刻恢复原形。

“咚!”

清脆刺耳的骨裂声还没消失,一道身体与地面碰撞的声音随即响了起来。

再看凌宇,一股磅礴的内力正沿着他的手臂汇进身体里,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强悍不已的气势!

“大哥!”

“大哥,你的实力怎么样了?”

见到凌宇施展御武诀,将庞崛的内力吸收以后,陨石,炎舞,鬼影三人同时开口问道。

“恢复得有些慢,仍然是先天之境巅峰。”

凌宇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并没有因为实力恢复缓慢而有所不满,似乎这种云淡风轻的从容自若才是最好的!

“那这三个家伙呢?”

陨石有些不甘心地问道,他想凌宇早一点儿恢复实力,希望凌宇能够施展御武诀将另外三人的内力也吸收了!

“鸡肋而已,他们已经无法达到我恢复实力的条件了!”

凌宇笑着道,他倒是没有说谎。

以古武者的修炼境界划分,每提升一个阶段,实力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在凌宇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先天之境巅峰,要想恢复到先天之境的圆满阶段,只有依靠比他弱一点儿内力刺激,相差太高或者太低,所取得的效果只能是微乎其微,甚至还会受到更加严重的影响!

“霹雳狼,你的伤势没有大碍了吧?”

凌宇把目光移到了霹雳狼身上,语气温和地问道。

“我没事了!”霹雳狼闻言后用力的摇摇头,神色复杂地看着凌宇,“大哥……”

“大哥,我给你们添麻烦了!易瀚身边的人全都是高手,我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可是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实力极其强悍!”

“这件事因我而起,是我牵连了大哥!大哥对我的恩情,我无以为报。我霹雳狼只有用这条命为大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说完了吗?”看着霹雳狼自责而愧疚的表情,凌宇平静地说了一句,随即严肃了起来。“霹雳狼,我当你是兄弟,其他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无论是蛟龙帮,易瀚,或者是血魔洞,甚至是其他的势力,都不能改变我的决定和责任!”

“伤我兄弟者,杀无赦!”

攻壳机动队SAC_2045持续可能战争

攻壳机动队SAC_2045持续可能战争第二集

顾思南想着,这回怎么也不要放过陈秀芝,先前安排个男人从她屋里出来这事儿还是太轻了。

看起来她并没有吸取教训啊,就算是用两年前的事儿镇住了她,她还是很快就给忘了。

顾思南都在想,两年前那桩命案,是不是要重新翻出来,这可是一件大事。

李林琛在一旁道,“这件事你别管了,过些日子,我会让陈秀芝悔不该当初。”

“相公想好办法了?”,顾思南眨巴着眼睛问他。

李林琛点点头,笑着道,“自然。”

他已经很久没有想整过谁了,这回是真的一个也不想放过,那个陈秀芝,呵呵。

顾思南便点点头道,“好吧,我相信相公,那我不管了,明日要看诊了,我得给大妞二妞安排好几日的功课,我过去了。”

说着她就起身,低头在李林琛脸上亲了一口,高高兴兴地跑了。

李林琛笑了笑,跟个小丫头似的。

他也去了书房,把豫南叫过去安排了一番,豫南心里啧啧了声,陈秀芝这回够惨的啊。

“是,属下明白了,一定安排好。”,豫南拱手应下来。

“去吧,到时候出了问题,拿你是问。”,李林琛淡淡的,提起笔准备练字了。

豫南便退了出去,长出了一口气,心里想着,爷有了夫人之后,他们这些底下人干的都是些啥事儿啊?

从前都是刺探情报,跟皇帝作对,如今倒是常常跟乡野妇人打交道,哎。

今日在镇上,那么多人都看到了陆云燕下跪道歉,澄清事实的事,这其中自然是有迎龙村的几个人。

这几个人听到了之后简直惊呆了,迎龙村离镇上比较远,消息传得慢,所以现在村里都还不知道顾思南被人说不守妇道的事。

今日忽然知道了这事儿,紧接着又是澄清,陈秀芝还被当众揪出来,信息量实在是有点多啊,那几个人都有些接受无能了。

回去的路上就一直议论,这一来,可不止他们几个人知道了,一牛车的人都听到了,大家惊得目瞪口呆的。

“这是不是真的啊?顾思南真的不守妇道了?”

“嗨呀,你没听明白啊,这是被人害了,是陈秀芝想整顾思南,所以编瞎话告诉了宋家大少奶奶,然后宋家大少奶奶让人到处去传话,这才把顾思南的名声给毁了。”

“刚刚是宋家大少奶奶道歉,还当街给顾思南跪下了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事情说得明明白白的,把陈秀芝给供了出来,还不知道顾思南要怎么找陈秀芝算账呢。”

众人一听,全都唏嘘不已,“哎哟,这陈秀芝咋还是这幅德行啊?人家也没招惹她,她倒是四处去惹是生非,这回可倒好,顾思南可不是个平白无故受欺负的。”

“是啊,咱们就等着看吧,还不知陈秀芝这回能不能顺利出嫁呢,这样的名声传出去,还不知道周老爷愿不愿意娶呢,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傻啊。”

“哼,这我们可管不着,人家一家子有主意着呢。”

攻壳机动队SAC_2045持续可能战争

攻壳机动队SAC_2045持续可能战争第三集

纳兰辛辛的小脑袋瓜子里在想什么,纳兰君若一清二楚,知道两姐妹从小不和,主要原因还是纳兰心艾的嫉妒,他也就不干扰纳兰辛辛的小恶作剧了。

纳兰心艾见纳兰君若没有任何帮自己的意思,见纳兰辛辛欺负自己,也没有一句话。

她气得将手绢都撕成了两半,直接回了马车。

皇叔偏心,都是因为纳兰辛辛!

纳兰心艾进了马车,跟在马车身侧的红玉,瞧了眼马车,又瞧了眼纳兰辛辛那儿,她和纳兰辛辛打过几次交道,第一次的时候,就是她代替长公主来道歉,那时候的三公主,好像也没有为难她。

想到这里,红玉的胆子也大了些。

她走到了纳兰辛辛的面前,望着还有一大半的兔子肉,刚想开口,结果纳兰辛辛就率先开了口,“如果我把这些兔子肉给你,你肯定会挨打的,你信不信?”

红玉,“……”

“看你真不像是跟着我姐姐的贴身大宫女,哎,跟着我姐姐,你得坏一点儿,别总和只小白兔似的,否则你也不会总挨打挨骂了。”纳兰辛辛拍了拍手,站了起来,转身望向了杨之易,“喂,秦大叔,你去把这些送过去,你送的,她肯定会要的。”

被称之为秦大叔的男人,“……”

秦大叔将兔子肉拿去给了纳兰心艾。

纳兰君若忍不住伸手想摸纳兰辛辛的脑袋,纳兰辛辛连忙主动将自己的脑袋凑到了纳兰君若的面前,免得纳兰君若因为看不见,摸不到她。

“你这丫头,就是嘴硬心软!”

纳兰辛辛闻言,抓住了纳兰君若的大手,笑嘻嘻的道,“皇叔,你可别把我想的那么好,我可坏着呢!我一点儿都不心软,我给姐姐吃,是因为如果没有了她,我会很无聊啊。”

“是是是,我的辛儿,最坏了。”纳兰君若宠溺的道。

另一边的纳兰心艾正在生闷气,偏偏肚子又饿,她活到这么大,还没有饿过肚子,还没有被人这么欺负过!想到这一切都是拜纳兰辛辛所赐,她真的好想出去咬死纳兰辛辛!

纳兰心艾正幻想着,自己已经把纳兰辛辛大卸八块的时候,她就听到了杨之易叫她的声音。

“长公主,在下来给你送吃的。”

吃的?

纳兰心艾听到这话,立即掀开了车帘。

当她看到是兔子肉的时候,她却瞬间没了胃口,还下意识的朝纳兰辛辛那儿看了一眼,就瞧见纳兰辛辛正躺在纳兰君若的大腿上,拉着纳兰君若的手,和纳兰君若有说有笑的。

真是……

真是……

纳兰心艾想骂纳兰辛辛,可又想不出有什么词可以骂,最终只是骂了句,“伤风败俗!”

“长公主,这兔子肉,可是热的时候好吃。您看……”

杨之易听见了纳兰心艾骂人的话,只是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只当没听见。

纳兰心艾是很不想吃纳兰辛辛的东西,但是饿,却不是她能控制的。

最终,她还是接过了杨之易送来的兔子肉,转身就进了马车。

还真是没礼貌,连声道谢都没有呢。

杨之易笑着,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回去。

纳兰心艾狼吞虎咽的吃了个饱,等吃到都没有形象的打嗝了,完全吃不下去了,才想起了马车夫和红玉,一个要赶马车,一个要服侍她的,总不能把他们饿死了。

于是,纳兰心艾好心的将自己吃剩下的,分给了马车夫和红玉。

纳兰辛辛瞧见了,摸着软趴趴的趴在她怀里的小狐狸,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等马车夫和红玉都吃饱了,才让王府侍卫,赶着马车继续上路。

为了能提前到龙岩国,求得龙胆沈,纳兰辛辛是能不休息,就不休息,一路除了吃东西,和晚上睡觉,就都在赶路,这样的速度,纳兰辛辛撑得住,纳兰心艾都撑不住。

三天不到,还没有到城镇,纳兰心艾就受不了了。但是,眼看纳兰辛辛没有要放慢速度的意思,她只能咬牙坚持,她绝对不能被丢下,只是,无形中又记了纳兰辛辛一笔!

终于到了城镇,纳兰辛辛也只是做短暂的休息,补充粮食和水。

纳兰心艾这次学聪明了,赶紧叫红玉跟着司琴,一起去买。

几人就这样日夜不停的赶路,终于提前到达了龙岩国的都城,一进入龙岩国的境内,就可以看出一等大国和二等国家的区别了,更别提是和初元国这样的三等小国了。

纳兰辛辛没穿越前,也算是见过世面的,毕竟她医术高明,很多达官贵人都抢着请她去做客,可到了这里,纳兰辛辛才知道,以前的世面真的算不上世面。

龙岩国都城的街道又宽敞又热闹;龙岩国都城的楼房又高又巍峨;龙岩国都城的食物都格外的美味,这里还有很多奇装异服打扮的人,看起来都不是一个国家的。

纳兰辛辛都感叹自己没见过世面了。

纳兰心艾更是了。

她终于到了她心心念念的一等大国,这里和她想象的一样,如此繁华,如此迷人,如此让人心潮澎湃,只要能在这里生活,能在这里嫁个如意郎君,她就死而无憾了!

一行人到了龙岩国的都城――龙城之后,先找了一间客栈。

这件客栈,是杨之易安排的。

他在这里,还真有认识的人,这个倒是没有让纳兰辛辛失望。

住客栈的时候,纳兰辛辛还是要求和纳兰君若住一间房,这十多天来,主要是住客栈,两人都是住一间房里的,杨之易都见怪不怪了,只是第一次得知这事时,他看两人的眼神多少有点似笑非笑。

纳兰辛辛是懒得理他。

纳兰君若则是无视了他的眼神。

反正,咱们的纳兰皇叔,现在就是个瞎子,就算是碰到熟人,都是可以不用打招呼的。

都到龙城了,自然就是商量着,去皇宫里求药了。

如果初元国国力强大一点儿,她们还可以递拜帖,要求求见龙岩国皇帝,可她们一个小国家,还是一个随时都会被人灭国的小国家,真是一点儿资格都没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