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雄与石秀

杨雄与石秀
  • 主演:温碧霞,淳于珊珊,孟飞,谭俏
  • 导演:刘信义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0
杨雄(淳于珊珊 饰)供职蓟州监狱,与开肉铺的石秀(孟飞 饰)是结拜兄弟,他因公务缠身很少回家,妻子巧云(温碧霞 饰)不守妇道,竟打起小叔子石秀主意,但石秀深知礼仪廉耻严辞拒绝。寂寞难耐的巧云趁烧香之际,与寺院法师裴如海(谭俏 饰)勾搭成奸,此事被石秀发现,他决心捉住这个道貌岸然的奸人。杨雄发现狱中有刀下买人的嫌疑,经查,操作此事的竟是岳父潘公(刘永 饰),石秀劝兄长暂切忍隐不发,先解决自家后院起火之事。杨雄闻言妻子红杏出墙,当下与其理论,不料巧云胡搅蛮缠反咬石秀一口,不明就里的杨雄当下跟兄弟翻脸。石秀为讨还清白决定捉奸成双   本片根据《水浒》故事改编。

杨雄与石秀第一集

陆云燕想着,估摸着也就寻香来和芙蓉堂两个产业,如今也就是靠着寻香来挣的银子来弥补芙蓉堂的亏空罢了。

可是她能撑得住多久呢?

“哼,倒闭了才好,谁让她不识抬举来着?当初竟然还敢跟我叫板。”,陆云燕十分不屑地拍了下桌子,端起茶来喝。

灵儿听着这话,心里却是想,我的少奶奶啊,当初要是没有顾思南,你的脸可好不了啊,怎么这会儿就把人家的好给忘了呢?

不过这话她自然是不敢说的,说出来只会被骂。

“少奶奶这回解气了。”,灵儿说道。

陆云燕撇撇嘴,“这算什么解气?要让顾思南和莫子楚,还有那个陈秋桂一起跪在我面前磕头认错,这才算是解气了。”

“少奶奶,这……”

“怎么?难不成你觉得我当初那一巴掌就白挨了?我陆云燕长这么大,那可是头一回挨打!”,陆云燕想起来骂一巴掌就觉得生气。

灵儿忙道不敢,只是希望她不要再继续闹了,就这样挺好的啊,继续闹下去难免引火烧身啊。

可是陆云燕显然是想不到这些的,“去,再把消息给我传远一点,方圆几个镇也得知道才行,顾思南不是名声传得远吗?省府的人也来找她看病,那就把她下贱,在芙蓉堂养男人的事也给传那么远去。”

灵儿还是着急了,“少奶奶,这太过了些,奴婢觉得如今这样便好了,少奶奶就消消气,这事儿闹大了可不好。”

陆云燕瞪着她,“你是收了顾思南的好处了不成?竟然教训起我来了,你为她说话?”

灵儿忙跪下来,“少奶奶,奴婢不敢,奴婢是为了少奶奶着想啊,少奶奶忘了吗?当初咱们的人去芙蓉堂闹,可是被几个从天而降的黑衣人伤得不轻,芙蓉堂估摸着是有人暗中护着的,实在不可小看啊,要是被发现是咱们传的消息,还不知要如何呢。”

陆云燕也想起这事儿来了,不过并没有放在心上,挥了挥手,“几个小混混罢了,有银子谁不能请?我们陆家这样的人还少了?”

“少奶奶……”,灵儿还是觉得不放心。

陆云燕生气地拍桌子,“反了你了,竟然敢不听我的,这是想着换主子不成?!”

“少奶奶,奴婢不敢。”

“不敢就赶紧去办,记住,我要让顾思南身败名裂,听见没有?!”,陆云燕恶狠狠地道。

灵儿只得应下来了,“奴婢明白了,奴婢这就去办。”,劝不住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外头的消息传得这么厉害,陈玉兰不可能不知道,知道了过后便是一惊,“我可没答应陈秀芝,这消息谁传出去的?”

她有些怕,别是云儿这丫头自作主张吧?

云儿忙道,“兰姨娘,奴婢可没有,不过那一日您的妹子出府之前遇上了大少奶奶,听说先前大少奶奶在芙蓉堂受了些委屈,这回估摸着是她做的。”

听她这么说,陈玉兰就放心了不少,不是云儿就好,要不然她可不知道怎么跟三少爷交代。

杨雄与石秀

杨雄与石秀第二集

第461章 有一种冷,叫你老婆觉得你冷

雷欧让人守好了大门口回到客厅。

夏沐看着他,叹了口气自嘲道,“我上辈子肯定跟秦嫣然有仇。”

不然也不会活着处处找她的茬,死了也让她不得安宁。

秦嫣然的母亲,夏沐见过一次,那是很小的时候了,记忆中是个跟安溪澈母亲差不多的女人。

听着外面的叫骂,夏沐又实在没办法对这个女人产生恶意。

因为自己也是个母亲,懂得失去女儿会有多么的痛苦,想到这里,夏沐下意识搂紧了怀里的小雪球。

小雪球大概也察觉出了点不好的氛围,现在感受到妈咪把她搂紧了,两只肉肉的小手连忙反手抱住妈咪,像个小大人一样安慰道,“妈咪不怕。”

夏沐心里一软,理了理小雪球额前散乱的刘海,柔声说:“妈咪没事,小雪球怕吗?”

“不怕,有爸爸,爸爸会保护我们。”

这娃倒是个明眼人。

夏沐笑了下,说曹操曹操到,紧接着,便听到了门外有刹车声传来。

不消五分钟,外面趋于平静,焱尊进来了。

夏沐连忙走过去,顺着他的身后看了眼门口的情况,人已经被赶走了,原本别墅四周的保镖也都回归到原位。

她微微瞪大眼睛,以焱尊的性格,十有八九是来硬的。

焱尊自然的从夏沐怀里把女儿抱过来,因为天气渐凉,小雪球穿着毛绒绒的连体裤,看起来圆滚滚的,后面还有个缝着兔子耳朵的帽子,焱尊忍不住使劲捏了捏她肉嘟嘟的脸,然后被女儿不乐意的一巴掌打下来。

这边的动静没有引起夏沐的注意,焱尊一扭头就看到她一脸复杂,在沉思着什么。

像是读懂了夏沐心里的想法,焱尊出口否认,“不是,秦长豪来把人带走的。”

“秦伯父?”惊讶的呼声。

夏沐的父亲和秦长豪曾经有交情,又有秦艺岚那层关系,夏沐还是要把秦长豪当长辈看的。

“恩,我没出面。”

焱尊的车跟秦长豪的是前脚后脚到门口的,他就在车里,看着秦长豪下车把妻子强行带上了车,片刻没留的离开。

这个秦长豪是个识时务的,比柳月要理智的多,再怎么说,人死不能复生,秦嫣然已经死了,现在来人家面前闹,只不过是给人家徒添饭后聊天的话题罢了。就连警察现在都还没定夏沐的罪,便是证据还不足,而且,他知道夏沐跟云帝集团总裁关系密切,若是得罪了,以后还怎么在生意上往来。

不过夏沐想的也没错,如果秦长豪再晚一会,焱尊的确会直接让人把柳月扔到别的地方,说不定还会再把人吓一通。

夏沐点点头,随即看到焱尊身上单薄的黑色衬衫,轻皱眉头,抬手将他身后的门关上,挡住了外面吹进来的风,抱怨道:“你怎么穿这么少。”

这男人比女人还要风度不要温度,听雷欧说,他深冬也不过一件衬衫加一件风衣了事。

越想越觉得不好,他曾经还得过心脏病,虽说现在已经好了,可难免以后不会有什么问题,他的身体就算是顶尖的医疗团队都说不出个所以然,还是多注意比较好。

这么想着,夏沐把小雪球抱到地上,非让他上去把他比较厚的居家服换上。

焱尊才没有居家服这种东西,现在衣柜里的那些还都是夏沐之前去商场专门给他买的。

雷欧虽说是个心细的管家,可也是个以主人命令为天的管家,焱尊不喜欢不乐意的东西他都是不准备的。

“我不冷。”焱尊不以为意,随口敷衍道。

空气有一会的安静,直到对上夏沐一眨不眨的眼睛,焱尊眸子闪了一瞬,轻咳了一声,点点头,老老实实的上去换衣服了。

夏沐自然不懂体内有火麒麟心头血的人有多么的抗冷,天冷就要加衣,这是常识。

心满意足的看到焱尊穿上黑色的连帽加绒卫衣,夏沐转身去厨房准备晚饭了,雷欧看到,下巴惊得差点掉在地上。

他家少主什么时候穿过这么……乖的衣服了?

斜碎的刘海懒散的洒在额头,棱廓分明的立体五官因衣服柔和了不少,看去来也没那么不近人情了。

快三十的男人,现在看起来却跟大学生没什么区别。

一道不郁的冷光射过来,雷欧连忙收回自己的视线。

咳,少主还是那个少主。

焱尊望着厨房里那道忙碌的身影,垂头盯着衣服前面的英文logo看了一会,忍不住扯着衣领处抖了抖,唔……有点热。

吃过饭,夏沐突然很正经的跟焱尊说:“你能不能带我去那个酒吧?”

焱尊抬眸望着她。

夏沐解释:“我想去那一片仔细看一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线索或者一些我遗漏的点。”

不是没有道理,焱尊点点头,让擎天去打点一下。

夏沐给小雪球洗完澡哄她睡觉后回到卧室,对于女儿的一切,夏沐都尽量亲力亲为,因为秦嫣然的事,她正处在风口浪尖,公司方面,夏泽和焱尊的意思都是让她尽量不要出现在公众面前,照顾小雪球的时间就更多了。

手机震动了一下,夏沐掏出来,是一条短信。

看到来电人,夏沐有些不耐烦的眯了眯眼,最后匆匆略过短信的内容,把短信删除。

长长呼出一口气,夏沐将手机扔到床上,坐到床边的地毯上,用背抵着床头柜,抱着膝盖陷入沉思。

许是发短信的人迟迟得不到回应,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听到铃声,夏沐回过神,心情越发的烦躁,她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半天,直到第三个电话锲而不舍的打进来,她点了接通键。

不等对方开口,夏沐直截了当的说:“云夫人,关于你想知道的东西我并不清楚,也请你不要再打过来了。”

从云家离开的那一夜,夏沐就在内心将云家的所有人拉入了黑名单,包括最有好感的云锦。

“小沐……只要你能告诉我,你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求你了。”云锦哀求的声音传过来。

杨雄与石秀

杨雄与石秀第三集

“咔。”

然而斌哥还没有从地上起来,就感觉到自己的头部被别人的膝盖用力的撞击了下,随后自己的脑子就是剧烈的晕眩。

而且鼻梁骨直接断裂。

可以说叶豪那真的是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

“你敢打我?”

斌哥都没有反应过来,看着面前的叶豪惊讶的说道,因为现在的情况,完全就是和他想的不一样。

要知道,本来自己可是这一片很出名的啊,平时不管自己怎么说话,那都是没有人敢招惹自己,然而现在呢?

这个家伙居然直接打了自己。

“我看你是找死。”

而斌哥的手下,也是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就走过来准备对叶豪动手。

“轰。”

然而这个家伙才刚刚走过来,甚至说,完全都没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瞬间就是被叶豪一脚再次的踢飞。

随后另外一个人,甚至说还没来得及说话呢,也被叶豪放倒。

要说冤枉,就这个人是最冤枉的,压根都没有说话,就直接被叶豪给打了。

“兄弟,你是什么人?”

看到自己的两个手下,如此轻易的就被解决了,这斌哥的心中瞬间就愣在了那里,甚至说那都是心中有些害怕。

完全不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来历,但是这个小子的实力,太可怕了。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但是你再招惹我的女人,我会弄死你。”

要知道,现在叶豪的心情本来就不好,毕竟明天开始,叶豪就要去三角洲了,可以说,现在在叶豪的心中,那就算是说有杀人的想法,都不足为过。

一看到叶豪的眼神以后,这斌哥的心中,那就是有些害怕,先不说别的,就叶豪的那种眼神,让自己心中非常的恐惧。

“兄弟,我在这一片也算是”

虽然说是害怕,但是这斌哥的名声毕竟在,有些吃力的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叶豪说道。

“砰。”

然而斌哥的话还没说完呢,叶豪上去又是狠狠的一脚。

瞬间这斌哥就是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直接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叶豪走到斌哥的面前,冰冷的说道。

此时叶豪的样子,把萧婉清都吓到了,虽然说她很清楚,叶豪的身手非常的好,但是也没想到叶豪出手如此的狠啊。

就连后边的李秘书,脸上那都是带着惊恐的表情,不的不说,叶豪真的是太恐怖了。

“你真的敢”

斌哥此时觉得自己已经要进入到死亡的状态了。

甚至说,此时此刻,自己的呼吸那都是非常的困难。

“啪。”

只是斌哥的话还没说完,这叶豪又是狠狠的一巴掌,这一巴掌下来,直接让斌哥有些差点休克过去。

“别打了,别打了,兄弟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这一下,斌哥再也不敢说什么了,直接跪在了地上。

如果再被这个少年打下去,自己基本是要挂断的,而且现在这种感觉,对于自己来说,真的是太痛苦了,甚至说,那比死还难受。

“兄弟,我有眼不识

泰山,求求你放过我。”

斌哥说话的时候,那已经是不过脑子了。

而看到叶豪的样子以后,萧婉清想要过去劝说叶豪,毕竟不管怎么说,如果这弄出人命,那就不好了,总之萧婉清是不希望叶豪出什么事。

“萧总,没事的,叶少有分寸。”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阮冰拉了下萧婉清。

对于叶豪的性格,这阮冰的心中,那是最了解的,而且此时叶豪也是真的怒了。

“好吧。”

虽然说萧婉清并不理解,为什么阮冰要阻拦自己。

但是想想阮冰,应该跟在叶豪的身边,有一段时间了,至少她应该很清楚叶豪的做事风格。

当想到这里以后,萧婉清的心中也是叹了一口气,不的不说自己还不如阮冰了解叶豪呢,以后自己要找个时间,好好和叶豪相处下了。

就这样,萧婉清也并没有上去阻拦叶豪。

“现在知道错了?刚刚想什么呢?”

叶豪看着面前的斌哥问道。

“兄弟”

斌哥此时真的是有种想要哭的冲动。

“我叫叶豪。”

叶豪不耐烦的说道。

“叶少,我知道错了,您原谅我吧。”

斌哥再次的赔笑的说道。

虽然说自己身体上,那种感觉是非常的痛苦的,但是他也只能强行的忍着,不然的话,那真的是要命了。

“你老大是谁?”

叶豪随后脸色缓和了下来问道。

“啊?老大?”

斌哥听到这里的时候,微微一愣。

“不明白我的意思?”

叶豪再次的问道。

“明白明白,叶少,我没老大的,这深广市的地下势力,我就是老大,当然在叶少面前,我什么都不算,屁都不算。”

斌哥有些苦笑的说道,想想自己那也算得上是深广市的老大了,然而今天呢?差点被一个少年给打死了,如果说这件事传出去的话,那估计是要丢死人的。

不过那又能怎么样?谁让这个叶豪,太过于可怕了。

甚至斌哥在说话的时候,说道最后,那都是一副拍马屁的样子。

“想让我放过你?”

叶豪可以确定,这斌哥到是没有骗自己,而是看着他说道。

“只要这件事叶少愿意算了,那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想都没想,这斌哥就是快速的说道,在说话的时候,斌哥的脸上带着确定的表情,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你把这个吃了。”

随后,叶豪就拿出了那个蛊虫。

如果换做平时的时候,斌哥这样的人,说实话,都没有资格吃这玩意的,但是为了萧婉清的安全,这个叶豪那也是准备收服斌哥,毕竟不管怎么说,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斌哥是可以保护好萧婉清的安全的。

“叶少,这个是什么东西啊?”

当看到那蛊虫以后,这斌哥那真的是有种后悔的想法,早知道的话,自己就不那样说了,这现在好了,看到这蛊虫,斌哥那都是有种想要吐的想法。

但是自己真的敢不吃么?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