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王和他的儿子

棋王和他的儿子
  • 主演:孙松,王成阳,王景春,孟海燕
  • 导演:周伟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7
刘一手(孙松 饰)是当地围棋圈里的名人,由于下岗多年无以为计,他只好在棋社教棋挣点外快。刘妻(孟海燕 饰)看不惯丈夫痴迷围棋无力养家,于是提出离婚,儿子小川(王成阳 饰)毫不犹豫选择了跟着爸爸。离婚后的刘一手为给儿子交学费,在董佳(王景春 饰)安排下与他人赌棋,不料被警察抓个正着。面对小川刘一手悔恨万分,他立誓戒赌,在儿子面前重塑形象。一个偶然的机会,刘一手发现了儿子下棋的天赋,他决定送儿子到正规棋院深造,无奈天文般的学费令他却步。无奈的刘一手撕下老脸偷艺,遭到大师们侮辱。目睹此景的小川暗自发誓,决不再让爸爸的尊严遭人践踏,一定要当冠军。于是,父子俩制订独有的训练方法,向未来目标发起了冲击

棋王和他的儿子第一集

韩心怡立马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和姓名全都告诉了何灿,随后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肯定的说道:“回头我就告诉你该怎么做,你放心,该给你的,我绝对不会少。”

“好,希望你说话算数。”何灿说完,韩心怡便满意的转身离开,何灿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嘴角缓缓地扬起了起来。

啧啧,可真傻。

以为他是这么好受买的人吗?

回去之后,何灿便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一字不差的告诉了苏星河。

苏星河笑的肚子都疼了,太搞笑了啊!韩心怡竟然打算买走她的小跟班??

“何灿,你这样就不怕她以后报复你?”

何灿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就道:“苏星河,我就不信你不会对付她。”

“当然会!”苏星河重重的点头,“我不但要报复她,还要狠狠地报复她。”

转眼间便是奶奶生日的当晚。

苏星河听说,今晚她那所谓未婚夫的家人也回来,就不知道那个未婚夫会不会过来了呢,不过苏星河已经想好了计策,根本不怕。

也就在当晚,何灿受到了韩心怡的指示。

苏星河将一切看在眼中,腹黑的笑了笑。

韩心怡看起来智商也不怎么样嘛!竟然用着当初苏洛昔对她用的办法。

她拿起何灿的手机,就给韩心怡发着信息,“一个小时之后,你就可以过去。”

韩心怡打算让何灿把她弄醉,然后和一个下人关在一起,当然那个下人也是韩心怡买通的,估计是想在奶奶生日当晚,毁她清白吧??

但她总觉得,韩心怡做的这些没有这么简单,如果她真的看自己不顺眼,直接让何灿找个机会,杀死她就可以了,为何还要来毁她清白??

难不成是为了给谁看??

不知为何,苏星河本能的想起了自己那个从未谋面的未婚夫!还要韩心雨那个人......

半个小时后之后,整个家族里的人都来的差不多了。

苏星河跟着奶奶,跟七大姑八大姨打完招呼,就疲倦的找了个地方安静的吃着东西。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她连忙给何灿使了一个眼色,就摇摇晃晃的朝着某个地方走去。

远处的韩心怡见状,眼中满是得逞的神色,她二话不说的走到奶奶面前,坏笑着开口,“奶奶,我表姐的未婚夫呢?”

“这不是,已经来了。”奶奶笑着说完,便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韩心怡放眼看去,只见一辆豪华的汽车缓缓地驶来,最终停在了众人面前,年迈的陆老爷子从车子上走了出来。

奶奶立马兴奋的迎接了过去,“你来了啊!”

“是啊。”陆老爷子点点头,目光四处巡视着,结果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他疑惑的拧着眉头询问,“Zoe呢?她在哪里?”

奶奶立马回头,结果也没有发现苏星河的身影,“刚刚还在这里的啊.....”

难不成,知道自己的未婚夫要来,所以直接偷偷地跑了?

但是不可能啊,明明.....她答应过自己的。

奶奶正要命人去寻找,忽然韩心怡惊呼了一声,故意惊讶的喊了出声,“奶奶,不好了,我表姐她.....”

“她怎么了?”奶奶担忧的睁大眼睛,厉声询问。

韩心怡却迟迟的没有说出口,似乎十分为难的模样,不过内心的得意到了极点,这时,韩心雨缓缓地走了过来,一边摇晃着自己手中的酒杯,一边淡淡的开口说道:“刚刚有人看见,Zoe带着一个下人离开,发现他们正在房间里做那些事情.....或许,是Zoe喝醉了吧,又或许。”

说着,韩心雨朝着那辆气派的黑色车子看去,她知道,自己要等的人,正在里面,不过他却是为了Zoe而来。

可她偏偏,不会让他们在一起的。

“又或许,Zoe真的不喜欢自己的未婚夫吧。”

“你是说,Zoe在和别人偷情?”奶奶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

瞬间,一堆人都围了过来,纷纷议论着什么。

韩心怡连忙跳出来道:“反正那个人是这么说的,要不然,我们亲自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她话音刚落,远处黑色的车门忽然被打开,气势凌冽的男人从车子里跨了出来,他丢下手中各种恶作剧会用到的工具,就十分兴奋的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陆漠北不敢相信,他竟然会听到这样的话。

原本他都已经打算好,如果爷爷真的逼着他见Zoe,那他就用各种能让Zoe那样尊贵身份的公主出丑,这样相信Zoe绝对不会答应嫁给自己,他也就不会辜负苏星河了。

结果却听到了zoe偷情的这种话。

倘若他这个未婚夫突然出现,看到那样的场景,他解除那样的婚约,也就理所当然了,想必爷爷也就不会各种逼迫。

这样一想,陆漠北自然兴奋。

随着陆漠北的离开,一行人也连忙兴奋的跟过去,尤其是韩心怡和韩心雨,虽然脸上带着担忧,可眼中却满是期待。

陆漠北很快就找到了那个房间,他犹豫了下,一脚就将门踹开,昏暗的房间内的大床上,一男一女似乎正在进行着什么,听到声音,女子连忙将自己掩藏了起来。

陆漠北勾了勾嘴角,别提有多开心了这一刻。

他转身就严肃道:“爷爷,这样不干净的人,我可不要。”

陆老爷子看到这幅场景,也十分震惊和失望,要知道,他可是花费了许多口舌,才把陆漠北拽回来的,结果却......这个Zoe真的太让人失望了。

他有些愠怒道:“这就是您们找回来的Zoe?我看她根本配不上我孙子,竟然赶出这样的事情来!太过分了。”

陆老爷子说完,气的咳嗽了好几声,也迈着飞快的脚步离开。

奶奶更是惊愕的合不拢嘴,韩心怡却十分开口,甚至冲着屋子里大喊,“Zoe,你敢做还不敢承认吗?藏什么?”

韩心怡刚打算进去将苏星河抓出来,就听到一声悠闲自若的声音远远地传来,“韩心怡,你是在叫我?”

什么?屋子里的人,不是苏星河吗?

韩心怡惊呆了,愣愣的回头,就看到了苏星河带着何灿,缓缓地朝这边走来......

棋王和他的儿子

棋王和他的儿子第二集

看着手上的资料,苏若离默默叹了口气,真不知道该说柳青青傻还是单纯!

开车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车主,而是车主的司机,柳青青居然会被这样的男人骗了?读了这么多年的书,真是白读了!

难怪这段时间,她的包包,衣服,鞋子,都有了一些小变化,真是苏若离怎么都想不明白,柳青青到底怎么想的!兰帝学院到处都是富二代,喜欢她的男生也有不少,选谁不好,居然选一个三四十岁的大叔!

第二天上午,柳青青还是没有来学校,说是请了假。

“老大,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你干嘛突然让我跟踪柳青青啊?昨天那车到底是谁的啊?”

“闭嘴!这件事情,你别问,也别说出去!要是让我听到有人在讨论,有你好看的!”

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柳青青估计也不用在兰帝上学了!她虽然不喜欢柳青青,但也不至于把人逼走!

“哦……”

李涵有些委屈的看了一眼苏若离,他不过就是好奇问问嘛,至于这么严肃嘛!

苏若离刚起身,就看到柳青青慢悠悠的进了教室,目光不善的瞥了一眼苏若离,随即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苏若离往柳青青的方向走了过去,冷声道:“我有话和你说,你出来一下!”

“苏同学有什么话不能在教室嘛?”

“你确定要我在这里说?”

苏若离冷笑一声,这柳青青还真的以为她的事情,没人知道?其实只要稍稍放点心思在她的身上,不难发现这段时间柳青青的变化!一个连几万块钱的学费都拿不出来的学生,会有钱去买几千块钱的包包鞋子?

“你……去哪里?”柳青青眉梢轻蹙,警觉地看了一眼苏若离。

“跟我来!”

两个人站在天台,苏若离背对着柳青青,许久没有开口说话。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苏若离越是安静,柳青青反而越是担心,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苏若离似乎知道了什么!

“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么?柳青青,你口口声声说我们这些富二代不懂人间疾苦,那你呢?”

苏若离转过身子,将柳青青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原本淳朴的柳青青,现在几乎已经见不到了!原本从来不化妆的柳青青,居然也开始擦起了唇彩,喷起了香水!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之前说错了什么?苏若离,你从小生活在父母的呵护下,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是,我承认,匿名信是我写的!我就是不相信你会有那个水平!现在你已经证明了,组委会也承认了你的第一名,公费的名额你也已经拿回去了,你还想怎么样?”

柳青青满脸不甘心的看着苏若离,她就是想不明白,自己这么努力,为什么会输给苏若离!

匿名信的事情,就是她干的!她就是见不得苏若离好!她就是想让苏若离身败名裂!只要苏若离不是第一名,那个公费的名额自然就是她的!

“我早就猜到是你了,没揭穿你,只是觉得没这个必要!”

“你以为你说出去,他们就会信?苏若离,你错了!没人会相信你的!你以为那些祝贺你的人,有几个是真心的?要不是因为宁氏,你以为,你在兰帝的情况,会比我好多少?”

“你说的或许不错,不过至少有一点,我可以保证,我还不至于为了几件衣服几双鞋子,出卖自己!”苏若离说着,目光投向柳青青身上新款的皮鞋。

“你什么意思?”柳青青的心猛然一颤,双手不自觉的握紧,紧张的看着苏若离。

“我什么意思你心里很清楚!柳青青,作为同学,我只是先想提醒你一句!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你再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难道你是想告诉我,你身上的L家的新款鞋子,还有C家香水,还有你背的那个书包,都是你自己买的?”

“难道不可以吗?苏若离,你到底想说什么?”

“呼,我没什么想说的,你放心,我不会出去乱说的,但你最好自己也注意点,不想让人发现,就别太招摇了!你以为,你身上这些东西,别人会不认识?”

苏若离有些失望的看了一眼柳青青,该说的,她已经都说了,柳青青愿不愿听,那就是她的事情了!

兰帝都是些富二代,柳青青身上的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就是很普通的配件,所以才没有引起注目,但如果大家仔细想想,很快就会发现问题!这柳青青该不会以为,所有人都和她一样,看不出她身上穿的是什么,用的是什么吧?

苏若离离开后,整整半个小时,柳青青一直站在原地,神色慌张,手上是苏若离丢下的一份资料!

季寒调查出来的资料非常详细。将那个男人的出生年月,家中背景等等一系列都调查的一清二楚!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一定是她骗我的!一定是苏若离骗我的!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不该是公司老板嘛?他开的车,还有送她的东西……他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司机?这怎么可能?

昨天她跟那个男人出去,想问他借几万块钱,结果一直扭扭捏捏没有答应她,她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现在联系苏若离给她的资料就很明显了!一个司机,哪可能拿这么多闲钱给她?

柳青青恍恍惚惚的回到教室,之后一个下午,几乎都没有说话,目光直愣愣的看着课本。

直到放学铃声响起,苏若离出教室没一会儿,柳青青像是突然醒来过来,小跑着追了出去。

“苏若离!”

季寒一看到柳青青,直接将人拦下。

“季寒,你让开,这只是我同学!”苏若离看了一眼柳青青,淡淡的说道。

“是,小姐!”

柳青青有些被季寒的行为吓到了,脸色有些惨白,不敢说话。

“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我有话想问你!”柳青青看了一眼季寒,结结巴巴的说道。

“上车说吧!季寒,你在外面等着!”

柳青青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上了车子,车子内部空间很大,皮质的座位,以及奢华的装饰,无一不在宣誓这主人的财力!

柳青青有些被这架势震惊到了,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才尴尬的回过神来。

“她……”

“你有话就直接说吧,她不会出去乱说的!”

“……”柳青青有些纠结的看了一眼司机,最后还是开口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你只是想问这么无聊的问题,你可以下车了!”

“我!你真的不会说出去?我不想被开除,我以后不会再和他有联系了!是他骗我的!”

“呵,柳青青,我之前就说过了,我没那么无聊,说三道四,至于你是被骗的,还是自愿的,这是你的事情,你是成年人,不用在这里哭惨!”

苏若离冷笑一声,柳青青就算是被骗的,那多半也都是自愿的!要不是她贪那点小便宜,会被一个三四十岁的司机骗了?何况,如果那个人不是司机,而是真的老板,她估计也不会醒悟的这么快吧?

“你真的不会说出去?”

“你与其在这里纠结我会不会说出去,还不如好好想想,该怎么处理和那个人之间的关系!”

她要是真的想把这件事公布出去,今天还会特意提醒柳青青?真不知道这柳青青平时聪明的脑子长哪里去了!

“我会和他断绝关系的!之前匿名信的事情,我道歉!M国的机会,我真的……”

“这个和我无关!柳青青,不是每个人,都必须同情你的!更何况,我记得你说过,不需要同情,不是么?”

“……”柳青青低头抿着嘴唇,话确实是她说的,可是如果苏若离不帮她,她根本就没办法去M国,难道真的要放弃这个机会?

“季寒,回去了!”

“是,小姐!”

“苏……打扰了!”柳青青委屈巴巴的看着苏若离,只可惜,某人直接闭上眼睛,连看都不打算看她一眼。

季寒有些好奇的看一眼后视镜中的苏若离,他有些不太明白这个苏小姐,明明帮人家做了那么多,为什么还要表现的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有话就直接问,别这么盯着我看……”

“呃……抱歉,小姐!”

“我不给她看那些东西,是觉得没这个必要!以她的性格,如果知道那个男人还拍了她那些照片,甚至还打算在关系断绝之后,用那些照片威胁她,你觉得,她还能好好生活?”

说柳青青倒霉,还真的是倒霉,被一个司机忽悠也就算了,还被拍了那些照片和视频!要不是季寒发现了这些东西,估计过不久,兰帝学院某女生糜烂私生活的消息就要传遍了!

“小姐为什么帮她?”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事情都解决了?你确定那个人没有留底?别以后突然闹出些什么……”

苏若离有些别扭的转过身子,她才不是担心柳青青呢!只不过是看在她们几年同学的情分上,不想让她走上不归路罢了!

“小姐放心,都处理干净了!那个人过几天就会离开帝都!”

“嗯,算你处理的干净!”

棋王和他的儿子

棋王和他的儿子第三集

这次不同了,她要回本回本!

把赢了的钱给沫沫!

其他人想溜走,都被迟冰清抓在椅子上陪着她继续打。

其他人都被迟冰清吊着打。

“说好的只打一个小时,我们打了四个小时,阿冰啊,待会我们还有歌舞剧团,和进餐,先不打了吧?我们每人都被你赢了上百万,你已经回本了。”

“是啊是啊阿冰,放过我们吧。”

“阿冰你这次有财神爷坐镇,真的是吊着我们打啊……”

迟冰清的手气好到飞起来。

就是闭着眼睛都能赢。

“支票我都收下了啊,以后有牌局,记得约我啊!我现在可喜欢打牌了!”迟冰清将一叠支票递给了童九沫,“沫沫,把支票收好啦!这都是你的!”

迟冰清伸了伸懒腰,“哎呦坐了几个小时,腰都快断了!”

“妈妈,我给你揉揉。”童九沫说着,就蹲下来,在迟冰清的腰上按摩着。

迟冰清连忙伸手去把童九沫拉起来,“沫沫,不用,回家我让人按摩就可以了,赚了那么多钱,腰断也值得了啊。”

“是啊,阿冰,这下子你真的是赚大发了,真的是腰断都值得啦。”

“可不是,以后有牌局一定要通知我。”迟冰清说道。

“好的。”

其他人嘴上是这么说。

但是谁都在害怕了。

打麻将谁想输钱啊,被迟冰清这么吊着打,多少身家都会输光。

“好了,不说这个了。”迟冰清心情大好。

迟冰清一路下来的活动都牵着童九沫的手不放。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迟冰清一回到家,就说自己赚了好多钱。

“阿冰,你怎么赚钱的?看把你高兴坏了。”陌奶奶坐在客厅看电视,看着迟冰清回来了就问道。

就连迟冰清的头发都在冒着开心。

“我打麻将赚的!”迟冰清激动地说道。

“哦。”陌家三宝听到了,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

迟冰清看着三人都不相信她,她就走过去,将一叠支票拿出来,在他们三人跟前甩了甩,“看到没,这些我打麻将赢回来的钱,都翻本了!”

陌无疆抬眸看着迟冰清,“你打麻将不是一直输的吗?你说你其他收入我还相信,你说你打麻将赢的,我们不相信啊。”

“爸妈,你们都不相信这些钱是我打麻将赢的吗?”迟冰清看向陌爷爷陌奶奶。

陌爷爷奶奶互看一眼,然后再把视线投落在迟冰清的身上,摇着头异口同声地说道,“不相信。”

“哎呦!你们居然不相信我!我长得那么老实!我的信誉呢?应该是满格的!”迟冰清无奈地说道,有些着急了。

她看到了童九沫,就拉过童九沫说道,“对,就是沫沫!这些钱基本是沫沫赚的!沫沫就是我的财神爷,她一坐在我身边,我没几分钟就自摸了!”

陌家三宝把视线落在了童九沫的身上。

陌七爵皱眉,“妈,你不是带我老婆去参加什么聚餐的吗?你这是在带我老婆去聚众赌博?”

“聚什么众赌博!我们是玩玩牌的,而且沫沫没有打,是我在打,沫沫坐在那儿,超级旺我的!我的那些姐妹都羡慕沫沫那么旺我!”迟冰清说道。

“以后我要继续去打牌的话,我继续带沫沫去!”

“带什么带!不准带我老婆去那种地方!”陌七爵站起来,把童九沫拉到身后护着,“别教坏我老婆了啊!”

ps:嘤嘤嘤,求月票呀~保证每天多更哦!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