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会师

大会师
  • 主演:王晖,侯勇,侯祥玲,李泓瑞,黄尧,陶贤锋,脱一然
  • 导演:安澜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甘肃会宁会师,长征取得伟大胜利,中国革命从挫折走向胜利的伟大转折,从此,开始了由国内革命战争向抗日民族解放战争的转变,中国革命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为背景。再现了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的光辉时刻,生动塑造红军指战员在铁血征程中的英勇壮举。

大会师第一集

听着这声音,心儿身体一僵。

这声音?

是二哥的!

二哥回来?还有……二哥究竟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她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出来。

“二哥,你误会了,我只是和思延在做游戏。”心儿看向陆遇北说。

然后,看向怀里的陆思延轻轻的逗着:“宝宝啊……思延啊,告诉姑姑,你也很喜欢,你也乐在其中的对不对?”

结果,小家伙竟然还真的咯咯咯的笑出了声。

见状,心儿看向陆遇北:“二哥,你看……我说的吧,小家伙也乐在其中,也很享受的。”

“做游戏?”陆遇北的目光看向心儿问。

“嗯。”心儿点头。

“乐在其中?”陆遇北再问。

心儿再点头。

“乐在其中?”

心儿继续点头。

接连的三个疑问后,就在心儿以为二哥要生气,生气她欺负他的儿子时,忽然陆遇北开口;“你真是他亲姑姑!”

陆心:“……”

然后,心儿只能硬着头皮说:“那当然,亲的远不了;真的也假不了。”

“嗯……”陆遇北认真的点头:“所以,以后思延长大了,你有孩子的时候,他会学着像你一样对待自己的小表弟或者小表妹。”

陆心:“……”

一报还一报啊!

不得不承认,还是二哥狠,你狠。

然后,心儿起身就把思延递给了陆遇北:“那你自己抱自己的儿子,我去厨房帮小乔做饭!”

陆遇北自然是马上伸手接过自己的儿子抱在怀里,结果……心儿刚刚转身去了厨房,离开了陆思延的视线,小家伙就开始了“铿锵有力”的哭声。

陆遇北:“……”

最后,硬是就抱着小家伙举高高的玩着,逗着,好一会……陆思延才不哭了。

说来也神奇,陆思延长大也非常亲近自己的姑姑,简直是非常喜欢。

那个时候,陆遇北觉得自家儿子可能是有“受虐”倾向,明明小的时候,心儿老爱逗他哭,老爱故意让他哭,结果长大后,陆思延还那么喜欢自己的这个小姑姑。

心儿说:“二哥,你这是嫉妒,赤果果的嫉妒。”

陆遇北:“……”

只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也都是陆思延长大以后的事了。

吃午饭的时候,陆遇北和小乔都知道了是因为周维忙着医院的事情没有时间,所以心儿才过来吃饭的,所以……两人也避开了这个话题,免得惹心儿心里失落。

在这里睡了午觉,心儿刚醒来,陆遇北就开口道;“快洗漱整理一下,我们出去。”

“现在吗?出去干什么?”心儿问,有些疑惑。

“不是说看中了一个好看的项链,让我送给你吗?”陆遇北说。

听陆遇北一提,心儿瞬间来了兴致,简直高兴的要跳起来了,立马跑到陆遇北身边去,抱住他的胳膊,高兴的问;“二哥,真的吗?真的吗?”

“太好了。”

说到后面,心儿感觉有些不对劲。

果然,抬头一看,二哥的目光正落在自己抱着他手臂的手上。

明白了二哥眼神里要表达的意思,陆心嘟了嘟嘴,连忙松开抱着陆遇北的双手,然后说道:“小气,二哥,你真小气。”

是啊,她是他的亲妹妹,二哥都不让她抱一下胳膊。

而且还是因为刚刚太过高兴,太过兴奋的原因,结果二哥都不允许。

究其原因,都是因为二哥怕小乔误会,怕小乔吃醋,怕小乔不喜欢,所以……别说是她这个亲妹妹了,其他女人想靠近二哥这么近,更是难上加难,除了小乔。

想到这里,心儿觉得她又在无形中被虐了一把。

“怕你嫂嫂吃醋。”陆遇北说。

陆心:“……”

她知道;

她知道;

她都知道;

还要解释一句再虐她一遍吗?

不过,今天跟二哥说喜欢那个项链,其实心儿说完后自己都有些忘记了,因为一直沉浸在和周维约会的兴奋甜蜜中;后来……又沉浸在一种失落里。

可是,没想到二哥都记得,竟然专门抽时间陪她吃饭,还提出陪她一起去买下那款项链。

陆心当然高兴,从商场买了项链后,朝着陆遇北高兴的道了谢:“谢谢你,二哥!”

买了项链后,陆心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晚上五点多了。

不知道周维有没有忙完,所以掏出手机看了一下,结果……没有短信,也没有微信或者未接电话。

这样的话,就说明周维应该还没有忙完。

虽然,周维提前已经说了,可能没有时间陪心儿吃晚饭,因为那个时候不一定能忙完,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心儿心里还是存了一丝希望,希望周维能早点忙完,早点下班,两人能一起吃个晚餐。

毕竟是生日,两个人可以一起吃顿饭的话,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二哥,谢谢你的项链,你别送我了,我准备去医院找周维,然后等他忙完,和他一起过生日。”说着,心儿和陆遇北告别。

想起心儿期待了那么久的生日,周维竟然没有陪她一起过,陆遇北这个做哥哥的自然知道自己妹妹心里有伤心和失落,也有不舍。

所以,拍了拍心儿的肩;“别太委屈自己,还有……二哥说过,不管如何,你身后永远有二哥,有整个陆家的支持。”

“当然!”陆心勾唇,幸福的笑着:“我知道,你们都爱着我,所以现在的我挺幸福,能拥有这么多人的爱。”

只是,作为一个女孩,一个期待爱情,憧憬爱情的女孩,她心里终究是有很多希望,总希望自己爱的人也能全心全意的爱着自己;希望收获一份幸福的爱情。

所以……

如果有一天,周维也能像她爱他那样,用心的爱着自己,该有多好。

和陆遇北告别后,心儿就坐车去了医院。

她到医院的时候,刚刚七点左右。

周维果然还在忙,心儿还是想和他一起吃饭,所以就没有自己一个人先吃,一直在办公室里等着周维。

这一等,就从晚上七点等到了九点。

又过了十几分钟,听说周维的事已经要忙完了,心儿很开心,迫不及待的就跑去找了周维。

只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的幸福和快乐,会在瞬间,被撕的粉碎。

大会师

大会师第二集

陈芝犹豫了一下,喃喃说道,“这倒有可能,那几天里死了不少宫女,兴许是一道混着拉去乱葬岗了。”

这话便与萧东的话对应上了,可是也没有更多的帮助。

得不到更多的楚伯阳的消息,老拐一时怒火上炎,冷声说道,“申雨堂和我东家被关押了有些天了,你竟然什么都不知道,可见你确实担不起你堂弟陈冕对你的赞誉呀!留你性命有何用?”

陈芝本来以为已经躲过夺命之灾,猝不及防又被老拐威胁了,终于露出了惊惶之色。

他本就是个擅于权衡的人,一旦发现生机,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别别别!我可以帮你们打探消息!我的人既没有发现申雨堂,也没有发现赵亮……”

他说到这里,发现老拐和邵玉的脸色都俱是一沉,登时急切地加快了语速,“我不是说赵亮也发生意外,只是我可以替你们进宫跑腿,查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眼神混乱地犹疑不定,看上去更多地是在为自己谋划一个逃跑的机会。

“哼!”邵玉冷笑一声,“不必了!”

陈芝悚然一惊,强自镇定地问道,“你们到底要我做什么?”

邵玉在院子里来回踱了几步,将思路整理通顺,便镇定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从望县搬得救兵,望县流民军与平幽城邵家军很快就会兵临城下。”

“你说什么?”陈芝的下巴仿佛脱臼了,大张着嘴巴,好半天都无法合拢。

老拐默不作声地旁听这,虽然出乎意料,却安静地思考着,并打算竭尽全力支持。邵玉轻易不会在大事上独断专行,但是一旦她这样做了,他便会很敏感地联想,会不会是与那些神秘的事情有关。那不是他能插手的范围,他只管遵从,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邵玉望着陈芝,冷冽的话语说出口,突然间气场强势张扬。

“你进宫去向国主报信!”

“报信?就……就这样?”陈芝难以置信。大概他还以为自己无论如何要被扒层皮,才有可能逃过一劫。没想到这么轻松就把他放过了!

邵玉缓缓点头,示意陈冕将陈芝送出去,自己则给老拐和柳青使了个眼色,转身走回客栈房间。

老拐见柳青也是一幅莫名其妙的样子,便立即跟着走进房间,等柳青也进来,关上了房门,这才清清嗓子,“咳咳咳……夫人,请恕属下愚钝,这个,您到底有何打算?能否告诉属下,我也好造作准备。”

邵玉坐在八仙桌旁,注视着老拐,坚定地说道,“你想办法在城门意外造势,将宫中禁卫军吸引出来增援。最好能将那位秦公公引出来,在什么显眼的地方露个脸。如果他拒不出宫城,那么就想办法让我进宫。”

老拐静默片刻,并没有很吃惊的神情,柳青也没有。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瞬间都知悉了各自深藏不敢露的那丝隐秘。

老拐躬身,表情慎重,“夫人放心,在下一定将淄城搅个天翻地覆!敢问,到时,夫人打算如何动作,我又该如何策应?”

大会师

大会师第三集

夏曦耸耸肩,虽然Adversary就是自己,但也没有说出来的必要,尤其在南关麟和苏百合面前。

回头想找老板,却发现老板去迎接新的客人了。

算了,等会吧,反正周末也没事。

那俩人似乎忘记了她的存在,还在讨论Adversary的厉害之处,夏曦便随后摸了一本杂质,一边翻看一边等待。

杂志上介绍的是凌浩天主演的新剧,青春爱情剧,很符合年轻人的喜好。

剧照里的凌浩天白T恤,黑裤子,简简单单的衣着让他看起来清爽又帅气,笑起来更是好看,不愧是小天王级别的。

再往后翻,杂志上赫然写着吕红两个大字。

吕红原本是苏氏的明星,当年苏晴花了大钱捧红了吕红,结果离婚之后,吕红却毫不犹豫的跳槽去了夏氏,虽然现在也已经是一线明星了,可是这样的人,只会让她觉得反感。

跳过这一页,后面便是东竞网游的宣传文章,配的图正是夏伟从苏氏挖走的那两个小明星。

玥玥,小娅。

两个女孩COS成东竞网游里的角色,紧身战斗服勾出高挑的身材,只是拿枪的动作少了几分凌厉。

夏曦嗤笑一声,漫不经心的将书合死,丢在一边。

所有人都以为苏氏要完了,可惜,苏氏只不过是才将将要起步罢了!

“老板,这玉扣我要了,多少钱!”

两个人讨论到最后,南关麟更想要这个玉扣了,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掏钱包了。

周靖刚送走客人,听到动静麻溜的赶过来,一看那个玉扣,他犹豫道:“这……”

“怎么?怕本少拿不出钱来?”南关麟哼笑一声:“这玩意儿多少钱,我给你三倍的钱!”

“不、不是钱的问题……”周靖连忙解释:“这东西,已经被人买下了。”

周靖根本不想把玉扣卖给南关麟,在他看来,买给识货的夏曦,才是这块玉最好的归宿。

“谁买的?电话给我,我联系她!本少爷出三倍的价格,她会不卖?”

南关麟冷哼一声,豪气的拿起桌上的纸杯喝了口水。

这世上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儿!

“不用打了,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不卖。”

懒洋洋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南关麟一愣,下意识回头,便对上夏曦似笑非笑的眸子,黑漆漆的深不见底。

一道冷气爬上脊背,南关麟瑟缩了一下,但他很快便反应过来,皱起眉头,一脸嫌弃的挥挥手。

“你?你能买得起么?这里可是我们这种人出入的铺子!”

苏家已经完了,现在还要跑来买珠宝,是嫌钱花的不够快么?

“南少,这位客人真的已经订了,玉卖有缘人,不如您再挑个其它的……”

“我就要这个!”

南关麟咬牙。

这可是我神Adversary同款的玉,而且不是周边,还是真玉,无论如何他都要拿下!

而且今天好死不死碰上的卖家是这个娘娘腔夏曦,他更不可能放弃这块玉了!

南关麟眯起眼睛,冷冷的盯着她:“夏曦,识相的话就把这东西让给我,反正你买不起,留着也没用。”

“我要是说不呢?”

夏曦漫不经心的掀了掀眼皮,漆黑的眸子里透出几分邪气。

“那你就别想离开这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