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尼姑

皇家尼姑
  • 主演:金莉莉,车秀清,王建军,侯天来,陶秋甫,刘烈红
  • 导演:于晓阳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90

皇家尼姑第一集

冥月心中有数,但是却故意询问,有些话,还是得让落白亲口说出来才算数,但是许觅儿见落白咬紧了牙关不肯说话,叹息一声说道:“他是来找你的,他一直在找你。”

“他一直在找我。”落白无意识的重复了一边,紧紧的皱着眉,那个名字她记得深刻,但是反而并没有任何的情绪记忆,只是许觅儿的这句话,像极了她之前跟银莲说的话。

小霜见落白还在那里发愣,急忙出声道:“姑娘,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先过去吧,不然……”

“花落白何在。”

小霜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低沉的男声便从院外传来,要知道落白所住的厢房在院落最深处,离门口的距离可相当不近,而这道声音,就这么清晰明了的传进了她的耳中。

落白感觉自己的手心开始微微冒汗,但是却低着头并未答话,当然,也并没有走出去。

冥月与许觅儿对望了一眼,两人皆是笑得眉眼弯弯,冥月轻咳了一声:“你要再不出去,他可就要进来了,你可想清楚了。”

“这里是杀学院,怎可任由他人乱闯。”

落白淡淡回应,只是语气中多了几分连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不确定与期待,冥月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人已经找到了,狄远泽也依旧就在门外,他们完全可以功成身退了。

落白回头还想说些什么,只是冥月正趴在许觅儿的肩头低语,二人旁若无人的笑闹着,完全将周围的人当做不存在,没来由的,见他们的模样落白竟然有些高兴。

“花落白何在。”

同样的声音,只是这一次明显更近,居然已经到了厢房之外,不久之后,宁匈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落白这才知道,宁匈带着大霜和付康,一直都守在外面,仅让小霜进来寻她。

门外的宁匈显得有些紧张,但是看着那个闲庭若步,仿佛走在自家庭院中的男人,依旧抬起手阻挡住了他的脚步:“落白姑娘闺房,还请留步。”

宁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面前这个男人,只是看着他,连话都没有说一句,居然就已经让他的后背被冷汗浸湿,半晌之后,男人终于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是何人。”

“我……”宁匈刚想开口,但是想了想,又觉得怎么说都不合适。

好在就在这个空档,张潮与花斐都追了过来,花斐看了一眼面前的院落,然后才轻笑着说道:“狄公子何必着急,女儿家总是要矜持些,日后再慢慢接触也来得及。”

“让开。”

丝毫不拖泥带水的两个字,让花斐是瞬间变了脸色,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人这样跟她说过话,花斐慢慢站直了身子,冷冷的说了一句:“狄公子,这里可是在阳面,你未免也太嚣张了些。”

大长老一听到花斐这话,立即就知道要坏事,连忙拉住了花斐的衣袖,但是却立刻被甩开了:“大长老,我就不明白了,他不过是一个质子而已,凭什么在我们杀学院中作威作福!”

“你不懂,赶紧跟狄公子道歉,立刻!”

花斐真的从来没有见大长老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顿时就没了声息,但是也并没有向面前的男人道歉,而这个男人,就是想尽了一切办法才进入阳面的狄远泽。

狄远泽淡淡道:“不必,让开。”

他的语气和表情一样平静,只是微微颤抖的双手和难以控制的呼吸,都能够看出他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平静,对于花斐的话,他一点都不不在乎,只是想走进这道门。

看看他的安白,是不是真的在里面。

宁匈为难的看向了花斐和大长老,花斐脸色不太好看,只是撇过头去没有说话,大长老也很无奈,魔宫与四大势力莫名其妙就达成了和平共处的共识,而在这之前,他们六大学院完全没有得到半点消息。

为了这个所谓的和平共处,双方交换质子,从此之后,阴阳两面通道打开,四大势力要六大学院全力配合,但是这怎么可能呢,大家都跟魔宫对立了这么多年,想要真正的和平共处,这怎会是容易的事。

就是因为如此,魔宫质子到来,就是面前的狄远泽,按照消息,这狄远泽是魔神第九子,他的到来,并未得到银莲的迎接,甚至直到此时,六大学院的院长没有一个人出现。

只是院长可以跟四大势力显示自己的脾气,他们这些下面的人可没有这个权力,这个狄远泽说是质子,但是实力,大长老粗粗试探过,比银莲只强不弱,打不打得过就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大长老?”

见大长老半天没反应,宁匈不得已只好又喊了一声,没办法,他根本就抵挡不住面前那个男人的气势,几乎快要到极限了,大长老闻声看了宁匈一眼,无奈之下,只好点了点头。

实际上狄远泽也不想将场面弄得太难看,见宁匈将路让开时,也算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只是他的步子还未踏出,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并且伴随着着一道清冷的说话声。

“落白见过大长老,娘亲也来了,这大早上的怎么这么热闹,落白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虽然是不同的声音,但是这熟悉的语气,却让狄远泽如遭雷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狄远泽低着头,进入眼帘的是一双精巧的白色鞋子,上方荡漾着淡淡的紫色裙摆。

落白最终还是从厢房里走了出来,该面对的总要出来面对,光是躲,又能躲到几时。

原来他,便是狄远泽。

二人四目相对,狄远泽慢慢抬起头,一张显得有些平凡的脸出现在他面前,带着一些疏离,和慢慢的疑惑,要不是冥月肯定的点头,狄远泽都要怀疑,他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他的安白,怎么可能会不认识他呢?

“落白,到娘亲这里来。”花斐淡淡出声,落白应了一声缓步走了过去,只是花斐站在狄远泽的身后,想要过去,必然要与狄远泽擦肩而过,落白无奈的笑了笑,她这是在紧张什么。明明除了名字之外,她完全不记得眼前这人。

皇家尼姑

皇家尼姑第二集

看着这两个醉鬼郑重其事的样子,店老板也暗暗好笑,天下之大,真是无其不有,当着财神的面而义结金兰,这还是生平第一次啊!

可是他不敢笑,金晓铭是什么人物,稍稍一皱眉头,这个小店子就甭想开下去了。

他坐到一边,笑又不敢笑,怒又不敢怒,开个小店子,不差一点税收,自食其力,还得看别人的脸色,苦啊!

好在金晓铭这时来个电话,神色匆匆地先走了,等任君飞东倒西歪地从小酒店晃出来时,天已经黑了,街灯都亮了起来。

繁华的都市,繁华的街灯,任君飞却像个流浪汉一样高一脚低一脚地在街头游走着。

他想去找个宾馆,可是不要钱的宾馆在哪儿啊!

拐进路边的街心公园,一屁股坐在长木椅上,酒入愁肠,想到自已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抱着脑袋哽咽了。

默默地流了一阵子酸楚的泪,任君飞就将自己横放在长木椅上,望着夜空上若隐若现地星子,任君飞竟然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任君飞醒了!不是自动醒过来的,而是痛醒的!任君飞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不是睡在长椅上了,而是睡在长椅下冰冷的水泥地上!任君飞熟睡中摔下了长木椅!

从地上爬起来,轻轻地吁出一口气,脑袋痛得厉害,酒已经醒了大半,任君飞从裤兜里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夜里快十点了!摸出一包廉价的盖白沙,抽出一支点着,踩着绵软的步子,晃出街心公园。

走到公园门口,任君飞总觉得身上少了一点什么东西,仔细一想,才知道是少了那只阿玛尼包包!

“该死的!”任君飞叫了一声,转身奔回去,椅子上下左右找了半响,也没看见任君飞那只包!

走店门口,是店老板追上来,把包包还给任君飞的!所以包包一定不是落在那小酒店里的,而且任君飞隐约还记得睡觉时,任君飞是用包包垫在脑袋下面当枕头的!一定是有人在任君飞熟睡之后,将任君飞的包包拿走了!

这个包是女朋友给买的,人都丢了,留着那包包折磨自己吗,丢了好!

问题是那里面有莫书记留下的两千元钱,自己还指望着那两千元开房住宿呢!

任君飞叼着香烟,走在霓虹闪耀的街头,不知不觉已经走入市区最繁华地段,这区域座落着好几家大酒店,以及高档的购物商场。再过去不远就是青阳市闻名的步行街,名牌专卖店鳞次栉比,宽大的橱窗里金碧辉煌,一切都闪耀着诱人的橘黄色!

这时候任君飞已经走到了一家咖啡西餐厅外面,从整洁宽大的落地窗望进去,可以看见雪白的餐布、银色的烛台和刀叉,以及在水晶灯下散发暧昧光彩的葡萄红酒,可以看见许多身着性感华服的美女!

每个美女餐桌对面都坐着一个貌似都很成功的男士,他们听着优美的旋律,或轻松或热烈地谈论着旅游、时装或者其它有意思而又无关紧要的话题,彼此的眼神间或在餐桌半空暧昧地对视着

仅仅是一墙之隔,仅仅是一面落地窗之隔,内外竟是天壤之别,里面是天堂,外面是地狱,里面是衣鬓香影,外面是失魂落魄!里面坐着一个个事业成功的男人,外面却站着咬着廉价香烟的穷鬼!任君飞心中产生了巨大的落差感,不由一叹!

任君飞也懂得享受,他也会享受,他也想每天出入高档娱乐场所,去夜场做做情调,晚上在温馨的房间跟喜欢的女人造造爱!

有钱你就有型,没钱你四不像!

再过去是青阳市酒吧一条街,所有高档酒吧都在这条街上,在这条街上可以看见许多年轻有钱的男人,他们开着名车,搂着模特身材般的女人,进进出出。

试问月薪两千块的人能经常出入酒吧这些高档消费场所吗?

走到一家叫做“小房子”的酒吧门口时,任君飞的酒已经醒得差不多了,任君飞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

任君飞抬头瞥了一眼街边这家形状像一个巨大蘑菇,装修和灯光一派红色调的酒吧,这家酒吧座落在酒吧一条街的最显著位置,心想这家酒吧的消费一定高得很离谱!

这样想着,任君飞掉头准备离去,身后忽然传来嘈杂声,他本能地回过头去。

一个穿着打扮十分妖娆性感的女人从酒吧门口摇摇晃晃地走出来,身后跟着俩男人,一胖一瘦,要不是这俩男人搭手扶住她,她恐怕脚下随时会踩空,进而跌倒在地。

那不是莫乔恩书记么?那身段,那脸蛋!

不可能,肯定是我看花眼了!莫书记肯定还在叶市长大人的怀抱里呢!

再说莫书记穿的是职业装啊!

“放手啊!………放手啊!………”妖娆女子不满地叫道。

那一胖一瘦俩男人并没有放手的意思,而是搀着妖娆女子向停车区走去,那瘦个男人话语十分暧昧:“小姐!跟咱哥俩走吧!你走路都不稳了,我们也不放心让你独自离开啊!”

“滚!………”妖娆女子叫道,抬腿踢了那瘦个男子一脚,“你妈才是小姐呢!就你………就你们俩还想打姑奶奶的主意?滚!………滚开啊!”

“美女,那么请问,要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打你的主意哦,我们可是很有心的,要不然也不会陪你喝了一晚上的酒啊!”

难道他们不是一起的?凭直觉任君飞大概可以猜出目前的状况妖娆女子独自来酒吧买醉,遇到同样来买醉的这一胖一瘦俩男子前来搭讪,于是一起喝酒,俩男人将这女子灌醉,现在图谋不轨?

酒吧里太多这种妖娆女子,穿着暴露,言语大胆,眼神挑勾,招蜂引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美女!哥们可是一片好意呀!你看你醉成这样,怎么忍心让你一个人走呢?万一你碰到坏人怎么办?”那胖子嬉笑着道,一只手已经悄然落在妖娆女子的细腰上了。

瘦个男人的语气也开始变得淫荡起来:“是啊!美女!你看我们喝了一晚上酒了,也算是朋友了对吧?你跟我们走吧!我们哥俩会保护你的!”说话间他的手掌已经落在了那妖娆女子挺翘的屁股上了!

虽然任君飞听明白这俩男人是在那里贼喊做贼,不过也能理解,在酒精的刺激下,又面对如此一个身材火辣,妖娆性感的醉酒女子,是男人都想趁机揩一把油!

“啪!”

一声脆响,妖娆女子的巴掌已经狠狠刮上了那瘦个男人,因为用力过大,她自己重心不稳,向一侧歪去

胖男人忙伸手扶住了她,嘴里淫声道:“妹妹!你别激动嘛!我们哥俩又不会亏待你!哥俩保准令你满意!把你伺候舒服………”

“伺候你妈去吧!你们这些渣子!滚啊!”妖娆女子叫道,扬手朝胖男人脸上扇去

看来情况越来越明了,这俩男人无疑就是来酒吧猎艳的,而这妖娆女子就是被他们盯上的猎物!可是,任君飞怎么觉得这女子的声音很熟悉呢?仿佛在哪里听到过?

胖男人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冷笑道:“我操!打上瘾了是吧!装啥?酒都敢陪哥哥喝了,还怕玩么,就别装小清新!”

瘦个男人上前拽住女子的手臂,左右环顾了一下,冲同伙怒道:“妈的!刚才还那么浪,现在变清新啦,我看这婊子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老三!咱别跟她客气了!弄到车里去再说!”说着俩男人连推带拖将女子往停车区的一辆黑色“猎豹”走去。

“救命啊!非礼啊!非礼啊!救命啊!”妖娆女子冲立在不远处的任君飞喊道,身子往下蹲,扭动着水蛇一样的身子,用力挣扎着。

借着停车区的灯光,任君飞终于看清楚了!这妖娆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莫乔恩!

“莫……”莫书记怎么会来酒吧呢?还买醉,为什么呢?任君飞刚准备开口,立即就把话咽了回去。

“大哥,有效果了!”

“嘿嘿,我就说文队长给拿的这药水不错吧,这还只是开始,等会药效还要发作,老三,你就等着享受吧,你瞧这屁股,额,都比苍老师的还大呢,快扶上车!“

莫乔恩刚才还大喊大叫,用脚蹬着车门,死活不上那辆猎豹车,蓦地一下软瘫倒地上去了。

“住手!”任君飞跑了过去。

”操!你想干吗?………”那胖男人见任君飞走回来,向他们走过去,松开了莫乔恩,转身盯任君飞道。

任君飞“嘿嘿”一笑道:“喔!兄弟,我刚才没看清楚!其实她是我马子!刚才我们闹了点误会……请二位兄弟高抬贵手吧!”

胖男人看了看任君飞,冷笑道:“你马子?嘿嘿,我说范冰冰是我马子你信不信?”

任君飞猛然看了一下自己,一身的泥水,泡这样的马子?三岁小孩都不信呢!

“兄弟,没办法啊,帅啊!”

”今天心情好,不和你生气,小子,识相的,马上给老子滚远点,有多远就滚多远!”他一脸的横肉,拧巴在一起确实有点可怕!

任君飞笑道:“本来是想滚远点的!只是你们这些小混混天生无相,我自然不认识了!”

皇家尼姑

皇家尼姑第三集

一直到四老全部入座后好久,王小凝却是都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作为萧明的妻子,王小凝至今都还有些不太适应。毕竟,她的生活圈子就是一些普通的老师啊学生啊什么的,哪儿接触过四老这种大人物?

如今四老这样的人突然过来,王小凝到现在脸上的表情都还有些僵硬。

这完全就是怕的!

对于萧明,因为接触的多了,王小凝倒也没什么恐惧可言,可是对于四老这种一个国家真正的管理者,她一个普通女教师,怎么可能不怕?

而如今看到王小凝的反应,萧明的嘴角也不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帮王小凝捋了捋秀发,淡淡道:“以后这些人就是你新的圈子。当然,你想跟他们交往就跟他们交往,不想跟他们交往就不交往。你记住,只做你想做的事就好。我萧明,至少还能做到让我的妻子随心所欲。”

随心所欲!

这简单的四个字,却是让无数人都无比向往的!

毕竟,谁不希望自己的人生可以随心所欲?

随心所欲,便是人一生最大的追求!

如今听到萧明的话,王小凝的嘴角也不禁露出了一抹笑意,用力地点了点头,脸上的那一抹纠结也终究是消散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来人也越来越多了。

来得比较早的大多是王小凝这边的亲朋好友。

王小凝的亲戚倒是头一天晚上早就来了,不过同事朋友什么的,大多都要等到靠近中午的时候才到。毕竟是中午的婚礼,又不是周末,便是受邀过来参加,大部分人也就是请一天假,一大早从天都坐车过来,不至于头一天就来到京城。

毕竟,教师,尤其是高中老师,假可不是那么好请的!

这也就是萧明的婚礼,不然,怕是一般朋友结婚,校方都不会准假!

而这会儿,也接连过来了好几个王小凝的朋友。

作为一个脾气性格都很好的女教师,王小凝在学校里还是有不少玩得不错的朋友的,像是之前就帮王小凝在前任校长江晔那儿说过话的田欣,这会儿也赶了过来。

不过如今一看到田欣,王小凝跟萧明却是都皱起了欸头。

相比于其他人,田欣尽管脸上也挂着笑,不过田欣这会儿,看起来却有些勉强。

她笑的,有点儿太假了。

显然,田欣的心底,是有点儿高兴不起来的。

作为王小凝关系最好的闺蜜,又是一个性格比较大大咧咧,说话直来直去的女人,田欣自然不会因为嫉妒王小凝之类的而感到不开心,这会儿她露出这样的表情,自然是有她的原因的。

“恭喜你了。”不等二人开口,田欣便已经走到了王小凝身前,笑着说着。

这一刻,田欣的笑容里,也总算是多了几分真诚,。

不过如今听到田欣的话,王小凝却是直接就压低了声音。

“田欣,你怎么了?你是出什么事了吗?”

王小凝忍不住低声问道,而听到王小凝的话,田欣也不禁苦笑了出来。

“我没什么事,主要是我家里。”

“家里?”王小凝皱了皱眉。

对于田欣家里,王小凝还是有些了解的。

田欣家是做水电工程的,说白了,田欣的父亲是个天都城不小的水电工程小老板。

不过,水电工程,尤其是老式的家装工装的水电工程,都有一个很大的弊病,那就是,这种工程是要挂号在那些土木工程的老板下面的!

可以说,除了屈指可数的几家资质极高的一线公司之外,大部分的水电工程老板,都是靠着这些土木工程的老板活的,根本没法独立接什么大活儿。

尽管赚钱不少,可实际上,他们很多时候,压力也很大。

说白了,比如一个项目他们最后能拿一千万,成本大约在六百万,那么他们前期就要把这六百万垫进去——毕竟,工人工资跟材料钱你是逃不掉的,你不给钱,人家压根儿不帮你办事去。

看起来一千万的活儿成本才六百万,可实际上,只有这些做水电工程的老板自己心里才清楚,这所谓的一千万,会有多难要!

大多数时候,人家早期最多给你个五六百万就不错了!这点儿钱,也就是成本钱!至于剩下的,就看土建老板的心情了。

人家人好点儿的,分个三五年给你,人不少的,分十年给你的也有!

而且最关键的是,在这个钱没给完之前,人家就又跟你有了新的合作!这样一来,你就等于是一辈子永远被套牢了!

于是乎,不少水电老板尽管资产不少,可大多数时候,他们手头,是拿不出多少钱来的。

不过,饶是如此,这些水电老板的情况却也不会差。毕竟,这东西是传统产业,每个人的生活都离不开的。哪怕赚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可只要数量堆积上去,却也足够他们成为一方豪强了。

而且,相比于新兴行业,水电工程作为传统行业,并不会受到太多的冲击。

毕竟,什么都可以被代替,水电,如今似乎并没有什么替代品吧?

这样的情况下,田欣家里,会出什么事?

如今看着田欣,王小凝有些不解,不过田欣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我的事,还是回头再说吧。”

“回什么头啊!”王小凝皱着眉,直接低声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你这样我哪儿还有心情啊?”

“说了也没用,这事……”田欣咬着下嘴唇,表情有些颓丧。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是突然打断了田欣。

“田欣是吧?”

声音十分低沉,让人下意识的愿意听他说下去。

而这声音的主人,赫然是一旁的萧明!

这会儿,看着田欣,萧明也淡淡继续开了口。

“有什么事直接跟小凝说就好,能帮忙的,我就顺手帮你一把。只要你别把天捅个窟窿来,你家里的事情,我包了。”

话语间,萧明显得无比的平静,并没有什么霸气外露之类的感觉。

可越是这样,就越是让田欣直接愣住了神。

他包了!

这话说的,还真是够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