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孬家伙

三个孬家伙
  • 主演:刘桦,来喜,于非,朱博
  • 导演:李春啸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憨厚朴实的山里娃铁头(来喜 饰),由于没钱娶心上人进城去找表哥杨伟(于非 饰)讨债的过程中结识了在城里开赌场的海哥(刘桦 饰),并发生了一系列令人捧腹的故事

三个孬家伙第一集

墨洁儿听了半响,这才明白季子蓝说的什么意思,顿时脸色就黑了,也不管此时季子蓝的感受。大力的扯开了被子,结果就看到季子蓝弓着身子,一抽一嗒的,衣裳也半挂着露出消瘦却还算是精湛的上身,脸颊上满是泪痕,模糊一片,很让人有一种,一种想要垂怜

的感觉,可墨洁儿却不是这般想。

当被子被掀开的一瞬间,季子蓝就缩了起来,“谁让你扯开的,我这不是捂着呢。”说的那叫一个心虚不已,又是羞愤的。

墨洁儿黑沉着脸,将被子从新为季子蓝盖上,拉住季子蓝的手,搭脉在季子蓝的手腕上。

季子蓝看着墨洁儿这般动作,所有的伤心难过也消散了一些,红晕的脸上渐渐浮现汗珠,眼眶也红红的。

“寒气入体微重,需要抓药来吃,再以针灸辅助,几日能好。”墨洁儿放下季子蓝的手,顺势将季子蓝的手放进被子中,冷静的说着。

季子蓝心下更虚,可一想到墨洁儿与那男子相处的很好刺眼的很,也不知道是生病的缘故还是什么,一通气性上来。

转过身背对着墨洁儿,又是委屈又是恨恨道:“那又如何,这身子不得你喜欢,那便让这病痛折磨了去了好。”

墨洁儿好气的看着季子蓝这般幼稚的动作,说出幼稚的话语,冷声道:“既然如此,你就躺着吧。”

季子蓝一听墨洁儿这语气,顿时觉得坏了,吓的一个劲跳了起来,也没看清什么,就拉着墨洁儿。

又因为身子没力,突然的爆发,让后劲厉害的很,就这么一跌,跌回到了床上。

手上抓着的衣裳没松,墨洁儿也猝不及防的被季子蓝带了倒下来,整个身子压在了季子身上,压的季子蓝闷哼一声。

墨洁儿顿时有些着急了,自己的这幅身子的重量她还是清楚的,季子蓝现在又病着,哪里能这般压着。

想要起来,却被季子蓝紧紧抓着,语气很不善的说:“谁、谁许你起了来,你不是喜欢男人吗?我给你就是。”

墨洁儿心下叹气,伸手右手扶上季子蓝的肩膀,一个劲力,将季子蓝带而来到上面,被子也裹到了季子蓝的身上。

本刚才还是季子蓝在下的,顿时就换了一个姿势。

季子蓝有些傻愣的看着这一变化。

“可别闹了,这醋也不好吃,我与赵达没你想的那般龌龊,赵达拜了我做师傅,日后就是我徒弟了。”

说完,看着季子蓝已经傻眼的表情,又说道:“我已与你生儿育女,与你同床共枕,哪里还能找其他的男人。”

季子蓝听着墨洁儿的话,神情有些飘飘然然的,却还是咬紧唇角说道:“那你自从恢复记忆之后,却未曾让我碰你,我们都已经很久没有做那事了。”

墨洁儿哑然,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问道:“你为什么老要做那事才行,我们都已经有了轩儿了。”

季子蓝却是不认同的说:“孩子自然多多益善,还有、还有,只有那样,我才能感受到你是属于我的,娘子,你就给为夫一回吧。”季子蓝说完,鼻孔里就淌下一股清流。

季子蓝立马一吸,接过越吸越多,有些尴尬的看着身下的墨洁儿。

“行行行,若是我身上的毒素解干净了,赏你一回可行了?”墨洁儿嫌弃的看着季子蓝这般糟蹋的样子。

季子蓝本要反驳,一回哪够,可看着墨洁儿那渐变的脸色,季子蓝也只能委屈的答应,反正到时候他说了算,季子蓝暗戳戳的想着。

“起开来躺着去,我今儿采了草药,能简单的给你熬了喝,若是在不好,我只能到城里去。”墨洁儿伸手就要去推开季子蓝。

却是被季子蓝一下搂住了脖颈,猝不及防地在墨洁儿的唇上一啄,然后羞涩的跳开,将被子整个的捂了进去。

支支吾吾道:“娘子我要喝药。”

墨洁儿傻愣了一会儿,盯着那一团被子,不由的轻笑起来,唇角的温度气息,让墨洁儿眼眸都染上了笑意。

墨洁儿起身理了理衣裳,然后漫不经心的对着那被团里面的人说:“可别傻的不出来透气,若真捂的上了天,你儿子还得管别的男人喊爹爹。”

说完,也不在停留在里面,她知道,季子蓝定是羞恼的不行,自己在这也不会透出脑袋来的。到是干净利落的走出了两人的屋子,因为,她听到了由远及近地脚步声,墨洁儿的耳力很好,沉稳有力,应该是常年在田地劳作的,墨洁儿想到了赵家的几人,想着该是

他们来了吧。

走了出来,还看到小家伙抱着小兔子,不过,亮晶晶的眼眸却是盯着墨洁儿。

“娘亲,你真厉害,爹爹只要娘亲一哄就不生气了。”季轩虽然人小,但,对身边的观察力却有很高的天赋,也能敏锐的感知着一般人的情绪变化。墨洁儿心情极好的来到季轩身边, 揉揉季轩的头发说道:“轩儿以后可要比娘亲这般还要强大一些,这样也能够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更不会受他人来左右自己,娘亲在没

有恢复记忆之前,你爹爹照顾我们两人的生活,一直维持了六年,很不容易。”

季轩点点头,也似乎想到了从前的日子,虽然没有现在的生活好,但

他还是感受到了自家爹爹的坚持,虽然不知道爹爹坚持着什么,但是,一家人在一起,他觉得很好很好。

与季轩这么一聊,那脚步声也到而来门外,“季兄弟在家吗?我是赵大。”

墨洁儿起身忙应道:“赵大哥,你等等,我这来开门。”

墨洁儿快步走大门口,将大门打开,就看到了赵大、赵二、赵三三人。

“咦,你们都过来了?其实也就那么一块地的。”墨洁儿以为只会来赵大一人呢。

“这没什么事情,现在粮食也都收了,除了上山捡柴火,也没事干不是。”赵大笑着说道,“怎么没见季兄弟?”“受了寒凉,屋里躺着呢,我正要给他熬点汤药喝喝,你们进来,我先给你们我今儿上山逮到的兔子。”墨洁儿说着,就率先进屋来,也好让赵大几人进来。

三个孬家伙

三个孬家伙第二集

并没有鲁莽地一头往里面闷进去。

林文定在走到酒楼门口时便止步停下。

看向入口两侧的迎宾妹子。

他礼貌道,“你好姑娘,里面这是什么情况?”

说着,林文定指了指热闹的寿宴大厅。

“先生你好,这是客人包场举办寿宴呢!”迎宾机械化地笑应道。

寿宴?

我他妈没瞎啊!

这大红寿字贴着能不知道吗?

没把心里头的着急呼出,林文定按捺着继续道,“谁家的寿宴?姓什么的?”

“姓蒋的好像,对-就是姓蒋的!怎么吗?”迎宾小姐疑惑地歪了歪头。

这些并不属于什么秘密,随便找个人都能问到,所以迎宾并没有什么防范之意。

再加上林文定那文质彬彬的企业家形象,也不可能会让联想到坏人身上去。

“没事,谢谢哈!”

应落。

林文定折身往奥迪A8走了回去。

车里头的司机见状。

赶紧下车迎了过去,一脸蒙圈道,“董事长,这是怎么了吗?”

“小李,把龙头拐杖拿出来!”林文定着急地仓促道。

“董事长,龙头拐杖不是您给老董事长准备的生日礼物吗?这-您这是怎么?”跟了林文定十几年的司机小李似乎也没有避讳彼此间的身份隔阂,当下疑惑不已地不解道。

“我爸的生日还得一段时间,不着急,到时候再让人重新打磨过一件更好的!现在你先给我拿出来,我要进去祝寿!”林文定急促道。

啥玩意?

冷不丁突不然地拿价值几百万的龙头拐杖给别人祝寿?

给谁祝寿这是?

怎么好端端无缘无故就整上这么一出了?

作为林文定最为信赖的亲信,在这突如其来的戏码下,小李是真的懵了!

可懵归懵。

他也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

恭敬地应上一声是后。

快步走回到了奥迪中,打开后尾厢。

匆匆把那用红布包裹着的龙头拐杖拿了出来。

“董事长,您这是要给谁祝寿?怎么没听你之前有说过?”

把龙头拐杖递过去,小李道。

“在车里等着我吧!”

没有回应司机的疑问。

林文定扔下这声话。

拿着红布裹着的龙头拐,神色匆匆地再次往酒楼走去。

在迎宾小姐那愕然的眼神下。

利索走入酒楼大厅的林文定先是顿住脚步,再而把目光往里头聚精会神地环扫起来。

远远地,在看到龙凤桌上那个伴在老太太身边略显稚嫩的面孔后。

霎时间。

心跳狂飙。

呼吸急促。

疯狂的激动亢奋无从掩饰地在脸上踊跃出来。

秦爷的大腿,在当下的华夏圈子中有多少人想抱?

不吹牛逼也不夸大地说,林文定敢肯定能从京城排到江州!

据林文定的了解,目前也就一个京城马云斌,江州叶继祖,神相赖诸葛,金陵常源一这四号人物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站上了秦凡那条船,更多的人不说没那种幸运机会,就秦爷那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行事风格,真正见过他跟他交谈过的都屈指可数。

而今,自己却突然迎来如此大好的结识机会,试问林文定谈何不激动?

咽了咽喉咙。

整理了下自己那原本就一丝不苟的着穿。

林文定这才拿着龙头拐杖大步地迎着龙凤台上走了过去。

然而林文定的出现也迎来了众多的侧目相向。

虽然并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位主儿是何方神圣,但还是深切地感受到了那股无形的上位者气势。

各种窃窃私语的低声询问也于此隐隐地骚动起来。

龙凤桌上。

当蒋翠萍丈夫魏之峰在不经意的转眼相望中看到林文定走来的那刻。

猛地从座椅上蹿腾起来。

双手迅速地揉起眼睛,脸上全然被那不敢置信的震惊给取代。

“老魏,怎么了你?干嘛呢你!”

乍不然地看到丈夫这失态的突然反应,蒋翠萍着急地惊呼出声。

“林董,林董,林董他怎么会过来?妈,您认识林文定林董的?”

再三确认没看花眼后,魏之峰没理会蒋翠萍,他看向蒋老太颤抖地哆声道。

“什么林董陈董的,不认识!老太婆是普通人,没那种结识什么董事长的能耐!”即便对魏之峰没有什么好态度,但蒋老太还是应了一声。

“不可能!您不认识他他怎么会过来!”魏之峰骇然地颤声再道。

到现在,他都还处在那种匪夷所思的震愕中。

“老魏,你怎么回事!什么林董,他是什么人呢?”极少见到丈夫会如此失态的蒋翠萍蹙眉道。

其他姐弟闻声也齐齐转头看向了从入口中走来的中年人。

但却是一脸懵逼。

没人知道那位让魏之峰这个大老板都如此失态的中年是何方大佬。

“鹏腾集团的老总!华夏富豪榜五十名内的人物!身家几百亿!旗下的鹏腾地产覆盖整个华夏!就咱家现在住的房子都是鹏腾开发的!我上次参加一个酒会,正好有幸目睹到东道主请来的鹏腾老总林文定!就是他,现在朝咱们这边走来了!”

不敢指向林文定,魏之峰压着那哆颤的声音低声道。

唰-!

听到这。

整桌人全都愣住。

就连蒋老太的神态都为之凝滞。

这种大人物,怎么可能会来自己的寿宴上?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蒋老太拧着老眉朝魏之峰问道。

只是这时的魏之峰并没有回应。

因为林文定已经走了过来!

只见走到龙凤桌边上的林文定先是停下脚步。

而后朝秦凡看了过去,激动地恭喊一声,“秦爷!”

没有应声。

秦凡不动声色地微微一笑点点头。

这一点头,也让后者止不住地狂喜!

秦爷?

这是朝谁喊的?

这里也没有姓秦的啊!

不对,蒋一诺那个男朋友不正是叫秦凡吗?

可这怎么可能,一个身家几百亿的地产老总怎么会称呼水果摊贩的儿子为秦爷?

抛开这些不说,那叫什么秦凡的都还不到二十岁啊!

就冲这点,都完全不可能了!

在这些蒋家人思绪转动的呆滞间。

得到秦凡回应的林文定深深地吐了口气。

旋即亲和笑着朝向坐在主位上的蒋老太稍稍欠了欠身。

道,“蒋夫人,鹏腾集团林文定来给您拜寿了!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您能赏脸笑纳!”

说着。

林文定把手中裹着红布的龙头拐杖呈了过去。

三个孬家伙

三个孬家伙第三集

第1716章 番外之登门拜访

沈鹤骞深深地凝着她消失的背影,然后坐到饭桌边去。

梁昕拿了碗筷过来放到沈鹤骞面前,沈鹤骞伸手去接,两个人的手碰到一起,梁昕手一抖,差点没把碗摔了,幸好沈鹤骞手急眼快接住。

梁博文有见及此,讪笑着说,“这孩子做事老是毛毛躁躁的,骞少您没少给她收拾手尾吧?如果她闯了祸您一定要跟我说,我来教育她。”

“不会,昕昕做得很好了。”沈鹤骞不吝赞扬,眼里满满都是对梁昕的宠溺。

罗兰河和贺明红都是女人,在一旁看着沈鹤骞对待梁昕的态度有异,心里直打嘀咕,不能吧,这骞少怎会对小昕——

梁昕有留意到妈妈和伯娘的表情变化,心想,糟糕了,这两位一定是看出什么猫腻了,就快快说道,“我吃饱了,去给大家切水果盘。”

“才刚吃——”罗兰河瞅着女儿再度逃也似的进了厨房,话尾便打住。

贺明红偷偷的揪了揪罗兰河袖子,两妯娌默契的对下眼神,向沈鹤骞展开旁敲侧击,“骞少,如今您已成了声名远扬的钻石男,多少名媛闺秀围着您打转,您有没有心仪哪一位?”

“对啊,集团公司接管顺利过度,您也该重新打个伴了。”

梁广渊和梁博文哭笑不得的瞅着自家两个女人,她俩真是不八卦会死星人啊。

沈鹤骞此番正式登门拜访并不是为吃一顿便饭而来的,听到她们提及这事,他干脆顺势说,“关于这件事,我想跟四位长辈商量商量。”

跟他们四个商量?他的婚事,他们这种家臣能过问,能管得着吗?

梁家四口子都愣在那里,不懂得接话。

沈鹤骞站起身,恭恭敬敬地继续说,“两位梁伯叔,伯娘婶婶,方便移步到书房谈谈吗?”

一直留心听着饭厅动静的梁昕,放下手里的水果刀,走到门口去偷看。

梁广渊先回过神来,他点点头,“好吧,我们都到二叔书房去。”

满腹疑惑的四个人,招呼沈鹤骞往二楼走去。

梁昕慌忙跑出来,“这是怎么了?”

沈鹤骞对她挑起一丝笑容,“你继续去切水果盘吧,我们谈完会下来吃的。”

言下之意,让她别跟上去听他们谈话,要一直留在这里等着!

沈鹤骞不让小昕跟上去?梁家四个心里直打鼓,骞少这是要唱哪一出?

被撂下的梁昕哪里还有心思去切什么水果盘?没切到手指头已是万幸!

沈鹤骞分明是来找她的四位长辈谈要与她交往的事情,那她家这四位能同意吗?

真的急死她了!

怎么还没谈好?

怎么还不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梁昕足足等了两个小时,才听到书房门打开的声音!

蓦地去到楼梯口守着,只见梁家四位表情各异地下楼来,沈鹤骞倒像是主人似的押后下。

“叔伯,娘婶,我想和昕昕出去一趟,行吗?”沈鹤骞站定脚便提出要求。

“去吧。”梁广渊重重一领首。

沈鹤骞马上将梁昕带向阶梯,“你去换身衣服,跟我出去。”

梁昕闭了闭眼,急步上楼回房,火速换了衣裙拎包下来,前后都没花多少时间。

沈鹤骞跟梁家四位正在聊着话,见梁昕风风火火下来了就都不再说话,默默把他俩送出门去。

瞧着沈鹤骞殷勤地把梁昕送进幻影后座里,罗兰河喃喃道,“我不是在做梦吧?骞少怎会看上我们家的女儿呢?”

“我们家女儿漂亮大方,骞少都说了,他暗恋她好久了,他一定会珍惜她的。”梁博文骄傲地抬抬下巴。

贺明红也分明没从刚才那场历经两个小时的谈话中回神,她低声说,“骞少刚刚说的话真让我心疼他,都把他结了三次婚的事忽略掉了,你说他要是和我们小昕是初婚,那该多好啊。”

梁广渊感慨道,“人无完人,月有圆缺嘛,不经历过风雨,怎么见彩虹呢?骞少今晚真是用深情打动了我。”

“诶?骞少爱我们小昕不假,但大夫人那边就一样了,她当初为了骞少扩张事业,可是逼着他结完一次又结一次那种豪门交易婚姻的!这样的人,会接受我们这种毫无背景的家臣成为她的姻亲?”罗兰河如梦初醒的嚷嚷。

“对啊,这怎么办?都忘了问骞少,他妈妈有答应他和小昕交往吗?”贺明红忍不住跺脚道。

幻影早开走了,罗兰河焦急地摸出手机拨号,“不行,我得马上打电话给骞少问个明白!”

“别打!”梁博文夺过妻子的手机,“刚刚骞少向我们保证,绝不让小昕受半点委屈的,这次他带小昕去见大夫人,要是大夫人他都没法摆平,那我们就不让他们交往得了!”

“博文说得对,我们静观其变吧,相信骞少自有一套去对付大夫人的。”梁广渊站队到弟弟这一边说话。

罗兰河噘噘嘴儿,一颗心早飞到女儿身边去了……

沈鹤骞和梁昕并肩坐在车子的后座里,气氛有点莫名尴尬。

“我们这是去哪里?”梁昕想了好久,才憋出这一句。

沈鹤骞想保持神秘也做不到了,他伸手去握住她的手儿,不许她抽回,“带你去见我妈妈。”

啊?见家长?梁昕倏地转过头瞪着他,他这是认真的吗?

“怎么?你怕见到我妈妈?”沈鹤骞浅笑相问。

“不是怕,是……”梁昕支吾道。

她和他说真的只是上下级关系,这忽然之间,他要带她去见他妈妈,这又算什么呢?

沈鹤骞看看天窗外,“我们到了。”

到了?这么快?梁昕调头看窗外的景物,这里并不是沈家老宅,也不是连美馨住的那栋别墅,却是她家附近的另一个新小区!

沈鹤骞指指眼前的超大独立别墅,“这是我刚买下来的。”

“哦。”梁昕应着,想推开车门下地,却被沈鹤骞制止了,他翩然下了地,再绕过来为她拉开车门,把大手伸向她。

梁昕将手儿放到他手里,下地,被他带进别墅的大门。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