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闵子骞

少年闵子骞
  • 主演:李昊翰,杨欣,张琛
  • 导演:杨真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2
春秋时期鲁国三桓排除异己,闵子骞父母也被迫逃亡宋国,沉疴已久的闵母在辗转逃亡中客死他乡。后来闵父续铉姚氏并为其生得两子,闵父不得志经常酗酒,闵子骞就成了家里的劳力,放牛割稻照看小弟,一次算命先生给姚氏说养子命里与其相克,姚氏就把亲子遇到的意外认定是子骞故意的加害,百般虐待闵子骞,而闵子骞反而对继母孝顺有加,于是便发生了史上动人的鞭打芦花的故事。闵子骞的孝顺与贤德终于感动圣人孔子,并收他为徒。

少年闵子骞第一集

勒天实力挺不错,也有着精明的商人头脑,以商人模式运作战队,把一切战队付出、所得都详细地以金钱来计算。

因为一切量化之后,相当公平,所以团队问题反倒是少,他这个队长当的也挺稳,为一变数就是那个姬苗苗。

“队长……重点。”勒天身后的人提醒。

“姬苗苗,你给我站好了,回头再找你算账!”勒天吼了姬苗苗一句,重新变成那个妖娆妩媚的美男子,笑着开口:

“我是个商人,我喜欢计算得失。从得失角度,我选择跟着小哑同学。

叶小希,我们三战队联盟的时候,你是不是答应过此次出行一切听我的?那你的战队也这么选吧。

这样我们白天还有精神找人。晚上也能好好休息,何乐而不为?”

原本封星影的意思是让大家自己选择,不过勒天是聪明人,知道很多时候队员比较糊涂,干脆替他们做了选择。

这样白天的时候,他们就四处在荒漠中寻找,看有没有落单的队伍,或许还能援助。

吃了晚饭,众人就封了筋脉,被封星影传入到她的离凰剑空间里。

封星影当然不能让他们发现离凰剑的秘密,传送的时候,故意刻了法阵,送入的地方,也是一片光秃秃的荒岛,上面只有一些大树和一片农田。

这片荒岛,曾经是封星影开辟出来给星影战队的人修炼用的,本来岛上什么都没有,这些树和植物,都是星影战队的人留下的东西。

封星影自己也跟着一起进来,晚上休息、白天一起行动总归是好。

说起来,战队难得度过一个没有红月的夜晚,大家精神也特别好。

比如那边,勒天和姬苗苗又在斗嘴了。

娘娘又主动承担了华羽战队的大厨,还被安如山给蹭了一点。

封星影也没想到,拥有神族血脉,本来不怕血月的姬苗苗和安如山,居然也选择封了修为跟封星影过来。这完全是信任。

问题有点大的是,这个安如山总跟着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封星影本来是想去树上摘点绝大的椰子分给大家,被安如山这么跟着,封星影就有点不习惯了。

封星影猛地停住脚步,然后回头:

“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我,我帮你摘椰子。”安如山连忙爬树上去摘椰子,爬的还挺快!

安如山爬上去,就往下扔椰子,封星影就接住。

不一会儿两人就摘了一整筐椰子,安如山又主动去背了那个框子,怎么感觉就是不对劲呢?

封星影也不是墨迹的人,随口就问出来:“怎么,喜欢我啊?”

“不是,不是,不敢,不敢。”安如山连忙摇头:“我就是想跟你商量商量。”

“那你有话就说,别磨磨唧唧的。”

“我就是想问问你,能不能做我的守护者?”

“守护者?”

“我去年去通天阁测试,认了一颗星辰之石,我虽然不太会用,但是听说有星辰之石,就是星主,可以给自己找九个护卫。

通天阁的规矩是,自己可以认定几个,剩下的从星辰学院里选拔。

我都一年了,还一个守护者都没找到。”

少年闵子骞

少年闵子骞第二集

殷飞白看着魏长空,现在的情况真的是一点也不妙。

“你别乱咬人,我何时害过你!”

殷飞白一肚子火,看着对面,那个无名的男人,魏长空,这两人的武功就已经很可怕了,还有个精通用毒的老头缠着冷梅君,旁边还是四十人围着,殷飞白觉得很不妙。

那无名男人哼笑,“昨晚,不就已经打过照面了么?”

殷飞白看着无名男人冷哼,“你这么肯定能杀的了我?”

无名男人手里的刀闪着寒光,“你的答案,我的刀会告诉你。”

殷飞白握紧剑,眼下的情况硬拼肯定不是上上之策,而这时,冷梅君在她耳边压低着声音,“我来缠住他们,你走。”

殷飞白一愣,这家伙,还挺讲义气的!

“不用怕!”殷飞白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你帮我护法一下,不要让他们靠近我,一沙漏的时间足够了。”

冷梅君听到她的话也没问为什么,而是直接就答应了,“好。”

随着花样,他手里的刀已经扑了过去,同时毒药散出,在最短的时间里,同时牵制住了那个用毒的老头和魏长空已经那名无名男人。

殷飞白的脸上已经铀矿而笑意。

很好,你们还真的以为我殷飞白只是一个仗着长辈的二代么?

“哼!你什么死定了!”

随着话音,殷飞白立即手里划出手印,同时嘴里念出咒语,就在这一瞬间,殷飞白手里的手印飞出,随着她的口诀,一瞬间就在面前的大院子里布下一个阵法。

“乾为天坤为地,震巽为木,坎中水,离中火,艮坤为土,起!”

殷飞白这还是第一次布阵对敌,一时间有些不安。

但是这不安中,又是一份刺激。

瞬间,大院子里就起了一个奇门阵法,冷梅君趁此机会立即脱身,殷飞白已经带着他逃走。

“追!”

后身的人想追,却被困在了奇门遁甲里,一时间根本就无法脱身。

殷飞白带着冷梅君跑了好久,两人都已经跑出了麒麟山庄的地界,但没法,身后招惹的高手太强悍,两人只能逃走。

树林里遮天蔽日,这会儿已经渐渐地要开始黄昏了,而就是这样的情况,让殷飞白更加的不安。

天一旦黑了,就会有更多的不可为止的事情发生。

“快下山,山上我们呆不下去了。”

冷梅君拽着殷飞白的手跑得飞快。

的确,那个无名的男人已经能透过他们的气息追查,那也就是说,他们的伪装已经没用了。

殷飞白也知道现在的情况特殊,山庄上绝对不能停留,否则被抓到就死定了。

两人跑得极快,殷飞白发觉自己已经将轻功发挥到最高了。

夜色十分的寂静,天上的月亮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甚至连繁星都不见,一颗也不见了。

大地被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中,天上黑漆漆的,乌云已经遮挡了一切,两人又是在树林里,连个影子都看不见。

夜风吹得快,殷飞白突然抓住冷梅君的手停了下来。

冷梅君看着她,却静了下来。

夜色中,随着晚风的吹动,他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哭。

“装神弄鬼的,滚出来!”

冷梅君脾气一向不好,更何况是这个时候。

随着冷梅君的话,那声音由远及近,变得十分清晰。

一开始这声音只是随着晚风吹动送来,可现在,那声音就在周围了。

“呜呜呜呜……”

是一个女人的哭声,哭的十分的悲伤,在这样的情况下听来,就算是殷飞白这样的胆子大,这会儿也有点害怕了。

冷梅君敏感的感受到了她的害怕,抓着她手的手掌轻轻握了握她的手,殷飞白便安静了下来。

这样诡异的情况又怎么样,冷梅君跟自己不同,他可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的见识更多更广,甚至比对方还会装神弄鬼。

冷梅君可是从地狱爬上来的人,他经历了那么多非人的折磨,这话的装神弄鬼,在他看来,并没有可怕,只觉得是对方挡了自己的路,变得烦躁罢了。

很快,前方有了星星光点,慢慢的朝自己靠近。

慢慢的走进了,原来那是一团碧色的火光,漂浮在空中,而那团碧色的火团后面,是一个漂浮而来的女子。

那女子一身白衣,长长的头发披头散发,将自己整张脸都给遮住了,什么也看不到,只是觉得渗人。

殷飞白抿着唇,尽量让自己安静下来。

其实她心里也知道,对方不过是人,装神弄鬼罢了。

真正的鬼是不会装的,只有人才会撞鬼。

殷飞白强自冷静,对方却已经漂浮着停在了前方十米的距离。

“呜呜呜呜……”

女子又哭了起来,很快,她的哭声又变成了笑声。

“哈哈哈哈……”

“终于有人来陪我了。”

“呜呜呜……”

“哈哈哈……”

“有人来陪我了,我不用再孤魂野鬼了。”

“哈哈哈……”

“呜呜呜呜……你们为什么要来呢?呜呜呜呜……哈哈哈……”

殷飞白厌恶的撇嘴,“你装的一点也不像鬼,倒像是个疯子,神经病。”

冷梅君嘴角挂起了笑容,看向了殷飞白道:“说得对,别说她只是装神弄鬼,她就像真的是地狱爬上来的厉鬼,我也不怕。”

殷飞白当然知道他不怕,他经历过太多,不管什么,他都已经不怕了。

对方自己还在那儿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这场景看起来渗人的很,殷飞白都发觉,自己是实在太坚强了。

正想着,那女子的笑声变得十分狰狞起来,她面前那碧色的火团,这时间就在两人的面前,一点点的变成了红色。

血红的颜色,彼岸花的颜色。

突然,眼前的火团消失了,那诡异渗人的漂浮女子也消失了,一瞬间,眼前只有黑暗与红色。

那黑暗是暗夜的夜色,那红色是彼岸花的颜色。

殷飞白的脚下遍地都是彼岸花,看不到边际,周围看去,全是大红色的彼岸花,在这个黑色的笼罩的世界看起来无比的诡异,无比的渗人。

少年闵子骞

少年闵子骞第三集

这句话包含太多含义。

什么是曾经?说的可是夜煞皇帝爱入骨破灭大夏国?

孤如此?说的可是夜煌天执念赫连梅?

卿卿亦如此,说的可是这于他也将是一场劫难?

爱错人,对于平常人可能没什么。

可是对夜氏皇族几代来的经验讲,确实是一场灾难。

夜卿卿呆了,早已经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瞬间崩塌如洪水决堤涌出来,就那样泪流满面的望着夜煌天,凄厉大喊:“不!母皇你答应过儿臣的,母皇乃一国之君,金口玉言,岂能说反悔就反悔!”

赫连熙被气的摇摇欲坠,若不是江儿扶着,只怕早已倒下。

所有人垂下头,不敢再张望,因为她们明显的感觉到陛下身上泄露出来的无边冷意,那迫人的气势如同千军万马踏过,让人望而生畏。

御老将军一直不停的擦着额头的汗水。

“孤心意已决,来人拟旨,冯家嫡出二公子品德兼容,知书达礼,秀外惠中,是以孤今日赐婚于将军府····”威严有力的声音从夜煌天口中慢慢吐出。

雅君攥紧手中酒杯,死死的盯着御风,御风为何不拒绝,只要你拒绝,本殿下就算拼了命也要护了你们将军府。

可是御风只是垂着头,似乎静静聆听着,没有任何言语表示,沉默的可怕。

此事,即将尘埃落定,夜卿卿气急攻心直接晕了过去。

赫连熙连忙让人将他扶了回去,以免再生是非。

然而,老天似乎有意作对,又一道脚步声从走廊上传来,只是这次来人脚步轻快沉着,不似夜卿卿来时那般凌乱,但走廊上那急速奔跑的身影也看得出来人也很着急。

夜煌天闻声,额头青筋突突直跳,本就挤压许久的怒气,终于耐心消耗光了,继续往下念:“赐婚于将军府嫡长···”

话还未说完,直接被一道高声打断:“陛下,八百里急报!”

话落,走廊上的人已经跪在面前,满头大汗,可见来人很急,仿若出了大事。

夜煌天瞪眼,气也不是怒也不是,今日就想赐个婚,怎生这么麻烦?冷冷道:“呈上来。”

雅君乐了,这八百里急报来的可真是时候。

呈上送上来的信笺,夜煌天入目快速看完了,脸色顿时难堪了起来,因为上面写着很清楚。

冥军将至,大概六十万兵马,来势汹汹锐不可当,望陛下派兵支援!

“岂有此理,这冥国还真想在这个时候打不成!连自己君主的命都不顾及了!”夜煌天怒气勃勃的站起身,即刻果断下达命令,“御老将军听令。”

“末将在。”御老将军顿时站起身走上前跪地。

“点兵进行的如何?”

“明日便可出发。”御老将军有些唏嘘,幸好昨天她回去后就开始准备一切,不然还真来不及,“不过军饷那边,还有些来不及准备周到···”

自古以来,行军打仗皆是粮食先行,所以对于这点御老将军很是担忧。

“无妨。”雅君开口说话了,“御老将军带上我的信物孤月城自有人接待你们,孤月城的粮食虽不对但也足够支撑一些时日,就算粮草后到也无大碍。”

孤月城乃雅君之前的老巢,有她发话御老将军算是吃了定心丸,当下道:“陛下,末将明日便可带兵出征!”

“甚好,既然冥国要打那就让她们看看咱们夜国的厉害!”夜煌天冷笑,眼底的暴戾之气浮现,余光瞟向御风,缓缓道,“至于御风的婚事···”

“暂时作罢吧。”雅君一口打断,幽然的站起身与夜煌天并肩对视,“御风为儿臣受伤应当在家静养,而且敌军在前,堂堂镇国将军岂能贪念儿女私情,说出去像什么话?所以儿臣以为待战事结束后再说这事也不迟。”

气势毫不弱于夜煌天,那双眼眸淡然浅笑,但那不容人拒绝的气势却让人心里发憷。

夜煌天皱眉,虽然不爽女儿这样跟自己说话,可雅君在外时本来就是自立为王的,有主见且强势,只是被自己拐骗回来的,如果没有血缘这层关系,说不定日后还会平起平坐,当下脸色也暖和了许多,点点头:“如此也好,那此事先作罢。”

今日被一女一儿阻挠这婚事,夜煌天也没心思在记挂这事了,当下带着雅君和几位重要大臣前去御书房议事,御风本也应当参加的,只是夜煌天以有伤在身为由派人送回去了,并且此番出征也有意让她留在京都,也算是变相的软禁了,如果御老将军在边关有什么抗命,那么第一个危险的就是御风。

冥军说派兵就派兵,来势汹汹,让夜国各大臣急的满头大汗,整个夜国京都都笼罩着一层紧张的气息,而雅君也每日都和夜煌天待在一起商议战事和日后的布局战略等,忙的人都大瘦了一圈。

五日后,雅君终于有了休息时间,结果又被夜煌天拖到明堂,那是夜氏皇族供放先祖牌位的地方,当雅君看到供桌上放着整齐的牌位时,一愣,她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但还是第一次见一个家族供放了这么多牌位,扫了一大圈数不胜数,大概有几千吧。(备注:可能有人会说像雅君这样的人不可能跑到别人家族供放牌位的地方看对不对,但是雅君以前打过很多仗,屠杀大家族也很正常,那搜查屋子就更正常不过,自然见过。)

目光落在一张牌位上,上面赫然有两个字,夜煞···

“今日前来,孤要与你滴血认亲,并且将你入族谱,这样你带兵出征攻打元国的时候也算真正的名正言顺了。”夜煌天道。

雅君没有拒绝,看着侍儿端上一个小碗,再拿出匕首递上,夜煌天快速的在手指上划过一条口,血滴入碗中,雅君亦是照做,两滴血液快速融入在一起。

“如果血没有融在一起怎么办?”雅君坏笑道。

夜煌天一愣,随即笑的点了点她额头:“岂会,若不是入族谱,孤哪还会和你弄什么这滴血认亲,实在是麻烦,你有白玉佩不说,还有这容貌四分似孤,六分似梅儿,普天之下能长得如此俊美,又如此有本事的女子,除了孤的后代还能有谁?”

侍儿们捂嘴偷偷一笑。

雅君嘴角一抽,她这母皇还真不是一般的自恋···狂妄到了极点。

自恋也代表着自信,夜煌天确实很优秀,有自信的资本。

随后,开始跪拜致辞进行仪式等,忙碌了整整一下午才弄完,夜氏族谱上赫然多了三个字,夜雅君!

而夜煌天回了御书房后,第一件事便让人迫不及待的拟旨,一道圣旨昭告天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孤少时登机,至今已过数十春秋,堂堂皇室奈何人丁单薄,储君之位空悬多年,可感上苍,将孤遗落在外的皇女送归国土,惜孤年事渐高,于国事,有心无力,恐不多时。为防驾鹤之际,国之无主,固特立储君,以固国本。

大皇女夜雅君,乃皇夫所出,身为嫡长女,家室匹配,自身睿智多谋,颖才具备。事国军,甚恭;事父母,甚孝;事臣仆,甚威。大有乃母之风范,孤之影。

今册封大皇女夜雅君为储君,监国太女,执掌朝政,众必视之如孤!带领我国恢复昔日盛世辉煌!”

诏书一下,风声很快就传开了,天下人震惊,谁也没料到曾经的元国斩王自立为王后,又翻身变成了夜国的太女,这戏剧化的事情让所有人都难以接受。

更难以接受的则是在梓州防守的楼昀,得到这消息后,整个人都气疯了,将屋里的东西乱气砸了一通。

“陛下息怒。”

“陛下息怒。”

屋中跪着一地人,无疑是一些将军,都被楼昀发火的样子吓到了。

“这个贱/种竟然真的是夜国遗漏在外的皇女!”楼昀双眼发红一拳头砸在桌上,表情狰狞看起来甚是可怕,“当初在皇宫就应该杀了她!”为什么,为什么她还能翻身!难道夜雅君真的有通天本事不成!

跪在地上的将军们打了个寒颤,之前皇宫发生的事儿大家都有所耳闻,当时她们还唏嘘那时还是太女的楼昀做事太狠太绝,但今日这话听起来仿若是早有猜忌啊,一时间都明了了,难怪当时对斩王那么狠,哦,不,现在应该称之为夜国太女了。

“陛下,咱们这次为何要拒绝冥国,如今夜国虎视眈眈,与冥国联手灭了夜国岂不是更好?”一个穿着将军府的女人胆大的询问。

楼昀平息了心中的怒火,冷嗤一笑:“联手?一旦与冥国联手灭了夜国,冥国转头就会对我们下手,孤岂会那么蠢!孤倒希望她们不死不休的打上四五年,而我们目前休兵养息,招兵买马才是正经的。”

提问的女子闻言,惭愧的垂下头,是啊,她们最近一直被夜国追着打,所以导致忽略了冥国也是个很角色,与虎谋皮迟早会被吃的渣渣都不剩。

这一点,雅君真的猜准了楼昀会拒绝,因为是个聪明人都不会选择联手,如果楼昀没有拒绝的话,反倒会让雅君失望了,因为太蠢的人不配做她的对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