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长城

南海长城
  • 主演:王心刚,刘晓庆,石韧,李廷秀,霍德集,高大伟,洪剑涛
  • 导演:李俊,郝光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76
20世纪60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已有十多年,新政权逐步稳定,但是窜逃台湾的国民党时刻不忘反攻大陆,野心勃勃,接二连三派出特务间谍潜入大陆大搞破坏活动。南海边疆,爱国男女提高警惕,严阵以待。大南港民兵连长区英才(王心刚 饰)和甜女(刘晓庆 饰)等民兵在三杯酒附近发现可疑渔船,他们不顾凶险,奋勇靠近,吓跑了该渔船。之后几经周折,他们擒获了化装成解放军战士的特务,经审讯得知敌方正派出海鲨特遣队实施秘密的登陆计划。另一方面,阶级觉悟不高的靓仔将我方的部署泄露给特务。在红色的南海海岸线附近,爱国的子弟兵和狡猾的敌人展开连番斗智斗勇的对决   本片根据同名话剧改编,是刘晓庆的电影处女作。

南海长城第一集

“不仅重新考,老子还要他全网直播!”

宫爵铿锵有力的命令,让路副官为之一震。

天。

帝国有史以来,从没给过高考作弊生,重考的机会。

更不可能直播考试现场!

首长大人,您这是要上天呐。

难道就不能像那位幕后大人物一样,默默地在背后把帝国军医大学搞定,直接录取了柒柒姑娘么。

看到路副官呆若木鸡的样子。

宫爵不悦地皱了皱眉:“怎么,办不到?”

“办办办!必须办到。只是首长大人……这会不会太高调了?”

“别人都骑在你脖子上了,你他妈还低调?”

路副官:“……”

首长大人话糙理不糙啊。

他忽然明白,首长大人这么做的良苦用心。

改变一个高考志愿,不难。

改变一个录取结果,也不难。

难的是扭转阴暗的人心,洗脱被人强加污蔑的罪名!

电光火石间,他忽然觉得,首长大人比那位幕后大人物,出手要更狠更直接,命中问题的要害啊。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首长信任柒柒姑娘。

是啊,首长怎么就相信柒柒姑娘,重考一次,一定能考出个惊艳的成绩单呢?

万一……柒柒姑娘发挥不好呢?

万一的万一……柒柒姑娘的试卷真的涉嫌抄袭了呢?

当然他是说万一。

显然,首长根本没考虑过,这丝毫的万一!

路副官心中暗叹着,首长您一向傲娇自负,这次就真的不怕,被反打脸么?

正思忖着,冷不防宫爵凉凉的声音,再次在头顶炸响:“等等,你先去办一件事。”

“是!您吩咐。”

“买十个验孕棒……不,直接买一箱回来,扔到蠢女人房间去。”

他掰断了她两三个吧?

损一赔十,总可以了吧?

路副官:“……”

一张老脸是愁苦的!巨尬的!

老路俺这辈子是做了什么孽,要去帮忙买一箱验孕棒?

店员会不会认为俺是个老、牛、氓?

==

卧室里。

顾柒柒拨通了萧柠的电话。

和刚才宫爵拨通的时候一样,铃声至少响了好几遍,萧柠才接起来:“嗯……嗯?……柒柒?”

电话那头,萧柠的声音柔柔的,低低的,朦朦胧胧的。

像是在一片摸不到边的海岸,被浪花拍打得载沉载浮。

渗着水一样的……娇!

媚!

顾柒柒疑惑地看了看时钟:“你还没睡醒?”

显然,她天真了。

对面,萧柠语气立刻紧张了:“不……不是……柒柒……嗯……你有事吗?”

“没什么,就是昨天走的急,还有好些事没和你聊。验孕棒我今天给你送过去,你还要吗?”

萧柠声音更紧张了,甚至带了一抹哭腔:“不不不……嗯,不要了!”

断断续续的声音,像喘不过气似的,甚是可疑。

连天真的顾柒柒都皱了皱眉:“小柠檬,你怎么了?”

“我……啊!”

萧柠那边的床榻忽然扑腾了下。

顾柒柒以为她要起床洗漱,因为接电话没看清路绊倒了,有点愧疚,便道:“算了,你先忙你的。你就告诉我,白浪真的是你舅舅?”

“是,是啊。”

“所以……欺负你的那个男人,居然是你舅舅?”顾柒柒心头一阵火起。

那个白渣渣!

“我……”

萧柠的回复,淹没在了一串窸窸窣窣的声音中。

南海长城

南海长城第二集

甄平是独自一人走上白沙湖大坝的。

她穿着平日里常穿的那套订制西服,踩着一双平底鞋。西服出自意大利名家之手,是特地飞去意大利在那家只看心情定制衣服的西服店里订制的。平底鞋的款式看上去有些老土,但只有识货的人才认得出这是香奈儿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出的经典款高鞋,只是如今迎合女权主义改成了平底。忠心耿耿的司机想护送她上来,她却摇着头拒绝了,踩着积水,迎着细雨与夜风,一步一步地踩着台阶走了上去。

走到大坝上,她还特意停了一会儿。大坝很高,一侧是波涛滚滚的白沙湖,另一侧则是她生活大半辈子的西湖城,她想趁着这个机会,多看一眼这个自己奋斗了几十年的城市。远处高架路的路灯仿佛一条桔色的丝带,让这个有些伤感的雨夜多了一份妖娆。她突然想起,那条高架她的公司也参与了建设,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标段应该就是最接近白沙湖开发区的这一段高架。高架旁的新建楼盘刚刚交房,建筑立面上的灯带勾勒着属于这个城市的独特风韵,这是她的公司去年刚刚开发的项目,去年是整个西湖市的楼盘销售冠军。她突然觉得,似乎为了报复一个男人而走到这一步,有些得不偿失——在这个过程中,她失去了活泼可爱的儿子,失去了家庭,甚至迷失了自我。

百米外的坝顶小屋,灯光柔和,没有门,隔得太远,她看不见儿子,也没看到那个胆子大到令她心悸的公安局副局长。早在这个年轻副局长刚刚空降到西湖时,她就有所耳闻,为了这个人组织还特意给她发了一封加密电邮,破译后的大体意思就是要她小心这位年轻的公安局副局长,此人已经被组织列为一级警戒目标。要知道,在组织内部的序列中,像欧盟国家的国防部长才能列入一级目标序列,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公安局长居然会被组织如此看重,这倒也令她一时间非常费解。进至今日,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李云道会列入其中了:这家伙简直太难缠了,而且死死抓着自己的软肋不放,这令她大为恼火——如果不是这家伙从中捣乱,自己哪会这么快就暴露?没有这家伙,就算暴露了,自己和儿子应该早就踏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了。

她轻轻理了理衣襟,一步一步地向那处小屋靠近。终于,她看到了尸体,刚刚派来的手下说牺牲了一人,应该就是这个倒霉的家伙吧。她也不心疼,组织里有太多这样的角色,时时刻刻准备为了组织牺牲自己,这样的人死了,似乎还不足以能赚到她的眼泪。那人就这么趴在被炸得变形的铁门上,面目全非,看样子的确是被一枪爆头的,她开始对李云道的枪法有了新的认识。枪这种东西,她也不是没有玩过,但玩枪是要天赋的,这玩意儿杀伤力大,但后座力也大,根本不像电影里写的,谁捡把枪都能砰砰开上几枪,隔了老远还能枪枪命中,现实生活里,没玩过枪的人就算隔了十米也不定能射中对方的要害部位。李云道只开了一枪便能将自己派去的杀手暴头,枪法之准可窥一斑。

终于她踏进了那间空无一物的小屋,儿子双腿中枪,斜靠在角落里,模样狼狈,她没去多管,只要还活着问题就不大,目光最终还是落在将枪口对着儿子太阳穴的年轻警察的身上。警#服她见很多人穿过,那个折磨了自己半辈子的男人也穿警#服,却不知为何,这个年轻人的身上却有股子与张士英完全不同的英气。他微笑着,手里拿着枪,枪口对着张凯钟的太阳穴:“甄总,欢迎!别介意我这个动作,我这个人安全感比较少,这样能让我觉得安全些。”

甄平打量着李云道,李云道也打量着她,眼前的甄平比资料里的看上去要苍老,明明五十岁的人,却满脸皱纹,长得也很普通,国字脸,看上去很威严,应该是当惯了地产公司的一把手熏陶出来的咄咄逼人。

“李局长,这就是你的诚意?”甄平似笑非笑地看着李云道,摊开双手,“我一没有带武器,二没有带援兵。刚刚的人,我已经让他们都撤下大坝了,接到凯钟后,我会带着他们马上离开。”

李云道却笑道:“甄总,诚意不是看表面,而是看心,可惜我没有法给您掏心掏肺,否则你一定能看到我的一片赤诚!”

甄平笑了起来,她突然觉得这个年轻的副局长是个很有意思的人,至少他的同龄人,没有这么厚脸皮的,更没有爬到这么高的位置,还这么厚脸皮的。

“李局长,咱们还是长话短说吧,你的上级应该还在等着你的好消息。你把凯钟放了,只要离开中国国境,我立刻把预留的拆弹后门告诉你。”

李云道笑道:“甄总,刚刚我就说了,我这个人比较没有安全感。你说你走都走了,万一我啥也没捞着,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到时候你带着儿子在国外吃香的喝辣的,我还得收拾一堆烂摊子,指不定还要被连降三级。甄总,咱们还是爽快点吧,你把后门告诉我,我把你儿子放了,然后我们一拍两散。刚刚我也跟张公子商量过了,你们可以把我拷在窗台上,等指挥中心发现时,估计你们早就已经离开中国国境了。当然,还有一种选择,风险比较大,你可以让人强攻,但你儿子的安全我就没法子保证了。”

甄平苦笑:“我说了,我的人已经退下大坝了。李云道,我现在只想早点带凯钟离开这里,其余的一切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当初安放炸药的就违背了我的初心,所以才会让手下人在施工中留下了拆弹的后门。说句心里话,我现在很后悔,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张士英,我也不会上那条贼船。西湖是我生我养我的城市,我喜欢这座城市,喜欢这儿的很多人,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引爆炸药的,毕竟,我不敢也不想背负上千年的骂名。或者,换种方式,凯钟受伤了,我让人把凯钟先接走,你看他受了伤,也不适合留在这儿,我自己留在这里做你的人质。等凯钟一走,我就把后门告诉你。”

李云道想了想,点头道:“这个方法也不是不可行。”李云道将张凯钟移到门外,甄平让候在大坝下的司机将张凯钟接走,大坝顶的小屋里顿时陷入了静谧。

甄平主动开口,她似乎对李云道这个人很好奇:“听说你杀过很多人?”甄平听到过很多关于李云道的传闻,据说这位年纪轻轻的副局长抓过悍匪,斗过毒贩,还干过卧底,听说曾经在香港警队交流过,但最让甄平感兴趣的是关于李云道杀过很多人的传闻,有个小圈子里曾经道听途说地传李云道杀人如麻,三句话不合便会拔枪,说得惟妙惟肖,尤其是将李云道在京城踩蒋青天抢媳妇儿的段子更是添油加醋地描述得天花乱坠,就差没动用大型军械轰着玩了。对于那些传闻,甄平是不太相信的,但她这大半辈子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得出李云道的与众不同,尤其是那对桃花眸子,初一看似乎很平和,但这类人的爆发力是隐藏的,不动则已,动则势如雷霆。

“你问的问题,刚刚你儿子也问过。”李云道笑了笑,他突然好奇起来,“外面的传闻里,我是不是一个不讲人情、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粗汉子形象?”

甄平摇头:“恰恰相反,反面盛传你是一个攻于心计、凶残毒辣的人。”

“攻于心计?凶残毒辣?”李云道失笑,“也不完全错,但稍稍片面了些,前面应该加个条件。”

“什么条件?”

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着甄平:“记得太祖爷说过吗,我们对待自己的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般残酷。其实刚刚我也跟你儿子说过,害怕我的,绝大多数都是犯罪份子,心里没有鬼的人,半夜敲门心不惊嘛!”

“好一个半夜敲门心不惊,李局长果然好气魄。”甄平言不由衷地赞完一句,小屋又陷入了静谧。

湖风轻啸,如哀怨妇人。

“拆弹后门在每一根承重柱的左前方,那儿有一块浇筑了水泥的铁板,打开铁板,下面有个通道,可以直接通到柱子下方,剩下的就看你们的拆弹专家们专业不专业了。”

李云道没有任何犹豫,打起电话立刻打给指挥中心。

挂了电话,却发现眼前的甄平仍没有离开。

“你为什么不走?”李云道问道。

“知道你枪法好,我比较怕死。”甄平似乎在开玩笑。

“你可以走了。”李云道一脸平静道。

“真的?”甄平似乎很诧异,她已经做好了跟李云道同归于尽的心理准备。

南海长城

南海长城第三集

男人看着照片上,宫圣握紧云乔的手,莫名地刺眼。

他修长的指节缓缓地在照片上云乔的小脸,来回抚过,淡淡道:“宫圣……不是从不近女色?居然和一个十八线小明星,走得这么近?”

韩助理指着照片:“霍少,我查清楚了,这十八线小明星,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就是宫圣那个隐秘不露面的未婚妻,只是还缺少一点关键的证据而已。毕竟,宫圣还没有公开承认她,也没有带着她出席大型的公众场合。这次救灾现场,是唯一的一次例外,被时事记者拍了照片,而且那些记者也都不认识她。”

霍君临一双深眉动了动,狭长的狐狸眼微眯起:“不要紧,很快就有人抢破头会去挖她的料。”

韩助理崇敬地道:“多亏总裁您早有先见之明,把云乔对灾区捐款一事,找记者爆料出去。她这么一曝光,肯定有很多人注意到她,一个十八线小明星哪儿来那么多钱,必定有人会挖她的料去……这样就不用我们一家费尽心机去找她和宫圣的关系了。”

霍君临满意地颔首:“继续跟进这件事。如有新消息,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韩助理:“是!”

霍君临坐在沙发上,仍一手把玩着云乔的照片,一手卧着一枚不大不小的碧玉,通透翠绿,色种极佳。

==

宫圣退烧了。

纵然他内心还想继续装发烧,把笨女人绑在身边,可,没道理一个大男人连着发烧好几天啊。

男人的自尊心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他无奈地看着云乔梳洗打扮,去剧组报到了。

在门口穿鞋子的时候,云乔回头看了一眼,总觉得客厅有人在看她。

可一回头什么都没有。

走出别墅的时候,她又觉得芒刺在背,猛地一回头。

这一次,还是什么也没有。

只不过,二楼卧室的窗帘,像是被风吹了一下似的,忽然动了一下。

肯定不是宫圣在窗口看她,云乔想。

那个男人平常一本正经地,怎么可能会做出依依不舍这种小儿女才有的动作?

云乔跑步去坐公交车上班。

迈开腿的时候,还有点点不自在。

自从昨天知道了“小裤裤”这种现代女生专用的东西之后,她就像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原来裙子里面可以穿得这么清、凉、短、小啊。

的确是比她从前在宫中穿的亵裤,要方便的多。

只不过……她暂时还有一点点不习惯。

迈开腿的时候总觉得裤裤的边边,在磨她。

而且,一想到她之前不认得这个东西,还以为是衣柜里的破布条,拿出来给宫圣缝制药包,敷在他额头上……

云乔就忍不住想笑怎么办?

特别是宫圣知道了这药包的材质后,黑脸的样子,真是让她终身难忘哈哈哈。

到剧组的时候,云乔看到大家都拿着精致的早餐点心盒子,三三五五地聚在一起,说笑着吃早餐。

一看到她,大家都热情招手:“谢谢你啊,小乔,送我们早餐吃!”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