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高考君

Hi,高考君
  • 主演:倪景阳,孙松,高亚麟,郑卫莉,郭东文,王楚,董慧,张恩齐,周文
  • 导演:张馨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讲述的是青年教师沈星(倪景阳 饰)受聘来到A市华威中学担任高三毕业班的语文老师,通过接触沈星惊奇的发现,这个盛名远扬的高考状元班就像是一条没有生命的尖子生的生产线。所有的孩子拥有相差无几的高智商和应考能力,缺少了青春的特质和情感的真诚表达。沈星在尝试着用个性化的作文教学对孩子们进行启发,然而,她却陷入了更深的迷惘之中。因为怕影响孩子高考,两个已没有丝毫感情的夫妻在女儿面前,强颜欢笑,苦苦支撑。因为高考,一位考上清华的考生没能赶到病房见病危的父亲最后一面于是,在迷惘中挣扎的沈星最终无奈的成为了这条生产线的一个守护者,见证者,参与者。

Hi,高考君第一集

“足够的权势?”景桐自嘲的勾起唇角,“江煜,这点道理不用我来说了吧?越是权势滔天的男人,越不可能跟我结婚。”

那些手握权力的男人都想着更近一步,怎么会娶她这个隐患和累赘。

可是她知道江煜说的对,普通人没办法承担任何风险,一旦牢里的景致远做了什么,外界的景桐必然首当其冲,不管她和谁在一起,她都极有可能“祸害”对方一家。

想到这里,她忽然觉得心灰意冷。她以为自己可以开始新生活了,可是过去的一切依然处处掣肘着她,注定她一辈子都要背着这副枷锁。

“那也未必。”江煜忽然平静的吐出这句话,“至少我愿意。”

景桐懵了一瞬。

“你愿意什么?”

“和你结婚。”

男人的声音极其的平淡,以至于景桐都不好意思惊讶。

她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终于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江煜。”她迟疑的开口,“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

男人眸色暗沉:“不是。”

“那就是你有隐疾。”景桐语气笃定。

他想隐藏自己某方面的问题,所以要找一个他能控制住的女人当门面。

除了这两个原因,她想不到任何解释。

然而江煜却冷冷的说道:“也不是。”

“那你抽什么风?”景桐瞪着他。

“这不重要。”江煜的语气隐隐带了几分压迫感,“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是否愿意就够了。”

“我当然不愿意!”景桐毫不犹豫的说着,“江煜,我不需要你的同情。相比较接受你的施舍,我宁愿孤独终老!”

施舍?

这个词让江煜的心里多了几分难言的情绪。他想说他并不是在同情她,这也并非施舍,可是看着女人坚定的脸色和警惕的眼神,他终究什么也没说。

“罢了,你就当我没说过。”他淡淡的吐出这句话。

景桐总算松了一口气。

虽然危机暂时解除了,但是这个男人依然让她觉得有些危险。

“你先过去睡。”她警惕的看着他。

江煜看了她一眼,终于走到临时铺就的床边,躺了下去。

男人高大的身体带来的压迫感终于散去,景桐稍稍放下心。不过看到他局促到连腿都没办法伸直,她还是忍不住心中暗爽。

她从大床的另一侧爬上去躺好,然后伸手关上了灯。

房间里陷入一片安静。

有那么一瞬间,景桐几乎不敢相信房间里还有别人,还是一个男人,她凝神听了一会儿,终于听到男人沉而缓的呼吸声。

她咬了咬唇,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

然而那道呼吸声一旦入耳,就很难再忽略。哪怕男人的呼吸声很轻,也足以拨动着她的神经,让她难以入眠。

景桐觉得有些心浮气躁。

她想起当初她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的场景。

那个时候她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而江煜也不过刚刚二十岁,却已经褪去了青涩,像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成熟而专注,也有着别的男人所没有的英俊和冷酷。

Hi,高考君

Hi,高考君第二集

疫病,是昨天夜里开始的。

虽然这片大陆上的人大都能修炼灵力,也不惧怕寻常的病症,但是这疫病却还是让众人极其忌惮的一种疾病。

除了那些圣灵师之上的顶尖强者,就算是实力达到幻灵师,若是不小心感染了疫病,一样九死一生。

疫病传染的很快,尚且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但是却快要传到了皇城中。

此刻,城外那些患了疫病的人,正在城门口闹着,要进城来找药师工会的会长慕容默治病。

不过,那些人太多,而且疫病传染的很快,守城的士兵得到命令,并不敢放那些人进城。

“城内有没有人感染?”

秦凤舞微微皱眉,这个时候突发疫病,若是不是背后有人操纵的,她是绝对不信的。

城外突发疫病,八成和那流月毒师脱不了干系。

只是,她有些想不明白的是,为何疫病是从城外开始的,而不是直接朝着皇城内部下手。

“五妹,慕容会长现在已经赶到了城门口,爷爷和几大家族的负责人都去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秦晓朵深知秦凤舞医术惊人,她来这里,是秦百川让她来的。这疫病实在是有些不太寻常,或许只有秦凤舞,才能彻底的根治。

“走吧,我们去看看。”

秦凤舞起身,虽然心中有了猜测,但是在没有确定是不是真的疫病之前,还是要小心一点为好。

想了想,又拿给了秦晓朵一颗丹药,让她先服下。

这丹药,是她炼制的避毒丹,和这一世那些炼药师所炼制的不同,里面又加了一些药材,寻常的毒根本无法入体。

秦晓朵也不犹豫,飞快服下丹药,拉着秦凤舞的手,便朝着城门口走去。

此刻,皇城的城门口,乱成一片。

城门紧闭,一些皇室派出来的强者站在城墙上,防止什么人想要趁机溜进来。

四大家族的负责人,药师工会的慕容默和几个弟子,元景轩和元初尘,都出现在那里。

不过,并没有看到元御辰和元恒川的身影,二人应该没有来。

城门下,数千的修炼者围堵在那里。

他们一个个脸色惨白,眼神涣散,看起来情况十分糟糕。

“两位殿下,为何不让我们进城。如今我们感染了疫病,只有慕容会长才有可能医治。”

人群中,一个人很是大声的开口,煽动着众人的情绪。

“我们都是天元皇朝的子民,皇城不让我们进去,这又是什么道理?”

另外一个人同样附和着开口,语气咄咄逼人。

其他人因为感染了疫病,心中本就焦躁,听着这二人的话,更是慌乱不已。

“两位殿下,皇朝是否打算抛弃我们这么多人,置我们这么多人的性命于不顾?”

一个人很是直接的开口,抬头看着站在城墙上的元景轩和元初尘,毫无惧意。  元景轩微微皱了皱眉,身上浮现出一抹杀气。他也不傻,瞬间便能猜到这次的事情是有人在背后操控。但是,这些人确实都是天元皇朝那些寻常的修炼者。他们感染了疫病,若是真的堵在门外,任由

他们自生自灭的话,对皇室绝对是十分不利的。  “诸位先不要激动,我们并没有说不管你们。只不过,你们都染了疫病,人数又多,若是进城,怕是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让事情变得更乱。如今,我们已经请来了药师工会的几位阁下,他们呆会

儿便会出城为你们医治,大家不必慌乱。”

元初尘依旧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看着城外的那些人,眼中浮现过一抹怜惜。这些人何其无辜,幕后的那些人,还真是够心狠手辣的。

那些人听到元初尘似乎能安抚人心的话,不少人都安静了下来,情绪也变得缓和了下来,不再那么激动。

人群中,几个人对视了一眼,没想到元初尘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便能让那些刚刚被他们挑动情绪的人安静下来。

“三皇子说的倒是好听,慕容会长和药师工会的弟子已经到了有一刻钟的时间,却还没有出城的打算。要我看,就是想故意拖着我们,让我们发病身亡,这才会出来。”

最早开口的那人再次出声,绝不能让他们的计划就此失败了。

“就是。怕是药师工会的人也没办法治好这疫病,所以在故意敷衍我们。”

其他几个人纷纷附和,让刚刚安定下来的众人,再次乱了起来。

没有人不怕死,疫病的可怕,大多数人也都一清二楚。那几个人的话中虽然有些破绽,此刻却没有人会去思考。

“快开城门,放我们进去!”

众人齐齐抬头,愤怒的看着城墙上的众人,怒声开口。  “呵,让你们进来,若是没办法治好,一样还是没办法治好。你们中,应该有人的亲人朋友就在这城中。若是全部放你们进来,那些人全都感染了疫病,死的可就不是你们一个人。莫非,你们就是觉得

孤身赴死太寂寞,所以想要进城,拉着你们的亲人朋友陪葬不成?”

秦凤舞淡漠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她的身形出现在城墙上,让众人看的一清二楚。

原本失了理智的那些人,听到秦凤舞直接的话,再次恢复了一些理智。

秦凤舞说的没错,他们有不少人在皇城中都有亲人朋友,若是进去了,不小心传染给他们,那个时候,死的可就不是他们一个人了。

“况且,慕容会长和药师工会的人想要给你们看病,是不是得先做好准备。若是还没有看出个所以然,他们便感染了疫病,你们还要去什么地方找人给你们看病。”

又补充了一句,彻底让那些人恢复了理智。他们也不傻,只不过是因为感染了疫病,心中焦急。秦凤舞这么一说,犹如醍醐灌顶,让大多数人都冷静了下来。

“秦五小姐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又让我们怎么相信?”

之前那几个挑动众人情绪的人对视一眼,不甘心的开口。

“二皇兄,不知可否将刚才那几个主动挑事的人给我抓上来?”  秦凤舞朝着元景轩使了个眼色,话音一落,城墙上便没有了元景轩的身影。

Hi,高考君

Hi,高考君第三集

叶雨澄的手摆得像电风扇。

“阿姨,不用了,不用了,我一点也不喜欢吃香菇!”

坐在一旁的冯逸云有些纳闷了。

“不喜欢吃?前两天不是还吃得挺欢畅吗?我炒的那一盘子香菇菜心,都让你吃了!”

叶雨澄都快要崩溃了。

拜托,老妈,有你这样的吗?

怎么一点都不体谅你女儿这颗即将崩溃的心呢?

她几乎都要抓狂了,冲着冯逸云说道:

“妈,我忽然间换口味了不行吗?从今往后,我再也不吃香菇了!”

那边的温南笙,无力的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这个……女人……

“为什么?”

偏偏冯逸云还是不想放过她。

毕竟,女儿今天的表现……嗯,有点反常啊!

事出有异必有妖啊!

“因为……”

“叶雨澄!”

话还没有说完,温南笙疾声打断了她的话。

“干嘛?”

叶雨澄循声抬头,看到对面的温南笙,那脸色几乎都是阴云密布了。

腾地一下,温南笙站起身来,“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啊?”

叶雨澄有些惊诧了。

乖乖,现在有话跟他说,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她可不可以不出去?

可是,容不得她不出去了,因为温南笙起身走过她身边的时候,已经扣住了她放在桌子上的手。

额……

她这算是被人硬拽出去吗?

砰的一下,包间的门北关上了。

只剩下冯逸云和曾敏茹面面相觑。

“哎,为什么我觉得他们俩之间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味道?”说话的人是曾敏茹。

毕竟,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很明显,从刚刚看到叶雨澄的时候开始,那孩子的脸色似乎就有点不正常了。

冯逸云想了想,表示不知情。

“谁知道呢,但是我觉得,他们俩之间肯定有事情!”

曾敏茹点点头。

“这倒是,看起来还是很熟悉的样子,你没看见吗,刚刚澄澄那个孩子……恩,好像很害羞呢,都不敢去看笙笙。还有还有,水洒在笙笙那孩子手上的时候,澄澄看起来好像很关心呢!还帮他擦手!要是不喜欢,能这么做?”

冯逸云一想,也是啊!

“唉,你看到没,你儿子刚刚出去的时候,是拽着我女儿的手出去的!”

曾敏茹点点头,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

“当然看到啦……啧啧,还真没想到他们俩早就认识了!哎呀呀,看来,恩,绝对有戏啊!”

于是,这两个当母亲的,在屋子里面优哉游哉的坐着,等着好戏上演,丝毫不怕外面的那两只打起来。

*

“喂,你放开我!”

叶雨澄被温南笙拽到了门外面。

拜托,他的力气那么大,她的手腕都被他给抓疼的了!

温南笙松开了叶雨澄的手,目光凝在她那张娇俏的小脸上。

此时此刻的叶雨澄,有些紧张,有些羞赧,脸上泛起了红晕,而她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原本是想要怒瞪着他的,可是一看到他的脸……

额,她的勇气……瞬间离家出走了。

还是……不敢看他啊!

毕竟,昨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温南笙的口吻有些低沉,带着一抹怒意。

“叶雨澄,如果我不阻止你,你是不是就要把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全抖搂出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