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写信

手写信
  • 主演:山田杏奈,作间龙斗,芋生悠,山本浩司,河井青叶,木下明里,板谷由夏,田中美佐子,萩原圣人
  • 导演:首藤凛
  • 地区:日本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1
改編自綿矢莉莎的小說作品的電影《手寫信》由山田杏奈飾演校內很受歡迎的高中3年級學生木村愛,愛從高一開始就一直被在教室裏默默度過的樸素男子即若(作間龍斗)所吸引。但是,偶然看到他小心翼翼地讀著別人的信的樣子,於是偷那封信。寄信人是患有糖尿病的陰沉少女新藤美雪(芋生悠),愛是第一次知道兩個人正在秘密交往。不久,愛隱藏了自己的心情接近了美雪,於是愛、美雪和即若開始三角關係,事態朝著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

手写信第一集

第二千二百八十八章

但是陈天莹不这么想,两个人的关系她从来不去想正不正常,她只想着自己开不开心,别的都不想管。

周森看着她的表情,无奈的就着那个口红印喝了一口,陈天莹似乎是满足了,坐在他的对面不再捣乱。见陈天莹还没有打完电话,周森看了看时间,把任务布置了下去,许久没有出任务,他觉得有一些陌生的感觉,说话都不太溜了,好几次差点咬到舌头。

看来是闭关修炼太久了,还好他没有把那些出外勤的只是丢回给自己的师傅,要不然真是丢脸。

“是个好主意,我会转达出去的,如果我觉得他们要这被鱼吃的个价值的话。”林下帆又一个转身躲过了一次攻击,从那些人开始攻击到现在,他都没有好好的做一次反击,一直在划水,把那些人气的想直接撕了他,都觉得他看不起自己。嗯……事实上林下帆确实是看不起他们。

“林总,您悠着点,别闪着您的老腰了!”陈天莹和善的提醒了一声。

“不好意思,大战三百回合都不是问题!倒是老阿姨你,可别崴了脚!”林下帆也不客气。

他们两人的对话太暧昧,差点让刘明气歪了鼻子,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攻不防,他哪来的这些自信?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这么久了自己雇来的几个雇佣兵明显体力透支了,为什么他说话都还气都不喘一下,气息平稳的和他平时躺床上说电话没什么两样。

“……姑奶奶我要松松筋骨了,老板,再见!”陈天莹听见了周森布置了任务,林下帆说了他在拖延时间,一想就知道他在赌场里面,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下去可能要买盒子的变成了林下帆了不过周森倒是平静得不行,一点也不担心林下帆的样子。

周森当然平静了,他知道林下帆这家伙多变态,反正怎么折腾都死不了,晚一点去比晚一点去要好,这样他总应该玩尽兴了吧?

“呵呵!吃好喝好玩好!”

林下帆突然挺住脚,把那些人都吓了一跳,然后他慢慢的回过头去,他一直都弯着的眼睛突然睁开来了,扫了一眼自己的身边,再越过那些人看刘明,他伸手指了指刘明,刘明不明所以,虽然他表面表现得很淡定,但是他身上起满了鸡皮疙瘩,甚至一股凉意慢慢从脊背下爬上来。

在他们都不知道林下帆要做什么的时候,刘明身后的门突然彭的一声关上了,起初的时候刘明还觉得好笑,觉得林下帆这个人真是笨,这种类似翁仲抓鳖的招式,他都还没用呢,他一个人就想玩起来吗?

缩在角落里的罚跪五人组被吓得一颤,然后缩得更厉害了,他们都能明显的感觉到身边气压压低了下来,林下帆的脸色没什么变化,但是气场和刚刚打电话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今天会很热闹,本来还想着让刘老板也去看一眼的,这热闹自己不参与的话很遗憾的,但是没办法,刘老板太重视我了,让我觉得压力太大,现在只能先释放我的压力了。”林下帆拿出自己的手机,在手上一转,手机就在他们面前不见了。

他们第一个想到的都只是那些骗人的把戏,可是再看着他从外套里衬的口袋里拿出一双手套,慢条斯理地戴上的时候,他们的脑子似乎不听自己的使唤了,变得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再然后,他们经历过的恐怖的画面就像电影画面一样,慢慢的复现在脑海里,他们的眼睛突然失去了焦距,他们似乎已经身处那个环境了,虽然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但是他们的脑子里可热闹了。

在刘明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的脑子里突然被植入了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当然,那些记忆都是他请来的雇佣兵的,那些雇佣兵去过很多地方,也遇到过很多死里逃生的时刻,甚至遇到一些现在的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也许是和现在的林下帆一样,不属于这里的生物吧。

他们呆呆的在那里站了两分钟以后,全都像中风了一样,但又像是磕了药,在原地又抓又挠的,甚至大喊大叫着救命,缩在角落里抱团的几个人突然很庆幸他们没有随便站队,在一边观望也是一个很好的求生之路啊!

林下帆看着群魔乱舞的一群人,再转头看了一眼那些腿还在打颤的人。

“主……主人!”那些人很上道,直接跪了下来,不敢抬头看林下帆一眼。

林下帆慢悠悠的走到他们跟前,抬手摸了摸他们的头,像摸一个宠物一样,但是眼里却丝毫怜惜都没有,甚至有些冷。

“有些罪,是要自己一点一点还的,上帝不会赦免你们,因为你们没有那个价值!”林下帆看着自己脚边瑟瑟发抖的人,每一个人都在为了活下去在这个世界上挣扎着,两条路,他们走向了黑暗,叶蓁蓁在寻找光明,为什么一个柔弱的女生可以坚强的靠自己的辛苦劳动活着,他们为什么就不行?

每个人选择的机会是一样的,只是他们走错了路,可惜,这条路能回头,可是却没有人愿意让你回头和他一起走,因为他们知道狗改不了吃屎,保不准哪天被那个说是回头的人在后面捅上一刀呢?

“主人,您想怎么罚我们都行,我们毫无怨言,可是……别杀了我们!”几个人纷纷求饶,声音有大有小,他们都摸不准林下帆的脾气,不敢再像刚刚那样随便抓他的裤脚了,万一被他来一脚那不得直接骨折进医院啊!刚刚的那一脚给他们的印象可是非常深刻的。

还有,他们不知道林下帆对那些人都做了些什么,他可以隔空关门,能凭空把手机变出来,能轻松的一边讲电话一边躲开攻击,所有举动都和书里的黑魔法很契合,所以他们对林下帆更害怕了,怕他在他们身上下诅咒。

手写信

手写信第二集

被陌七爵凛冽的目光一扫,陌离司吓得一愣,想了很久,才说道,“我吃出来的啊,男女做的食物都不一样,这个把菜做得那么精致,一定是一个美丽小姐姐!”

美丽小姐姐?

陌七爵闻言,脑海中浮起了童九沫那张精致的小脸。

的确是一个美丽的小姐姐。

不管是颜值还是身材,堪称是上天遗落在人间的完美之作。

“爹地,好不好?”

陌离司看着陌七爵低声地问道。

陌离司可以确定一点是,爹地刚才一定是和童九沫在一起了。

只是,爹地为什么要把童九沫藏起来?

难道,童九沫真的是他的妈咪吗?

陌离司见陌离司不说话,便又问道,“爹地,菜品见人品,我很想见一下这个小姐姐哦,可以吗?”

陌七爵俊眉一挑,声音沉沉,“不行。”

“为什么啊?”陌离司嘟着小嘴,委屈地问道。

“你为什么要见她?”陌七爵淡声问道。

陌离司眼珠子一转,而后说道,“如果我在学校要请家长了,我可以让她代劳去见老师呀。”

“请家长的时候,我会派人去。”陌七爵淡淡地应道。

“不嘛,我就想她去。”陌离司也不依不饶地说道。

确认过味道,是童九沫做的菜没错。

“难道你爹地长得一副见不得人?你让一个外人假装是你家长去?”

陌七爵一脸寒气,眸光冷冽。

陌离司闻言,连忙摆着小手,摇头说道,“我就是担心爹地长得太帅了,会迷晕我的老师们!你一到学校,学校肯定会成为灾难现场的!”

陌离司说着,言归正传,“爹地,我没有什么要求,我只求能够吃到这个小姐姐的饭菜。”

陌离司说着,便又在心底里暗暗地腹诽着:爹地,你就答应我吧!我这可是在给你找老婆啊!

只要童九沫在城堡见到他,他就可以假装没见过她,然后当童九沫看到他时,自以为是看到了童乐乐,然后他和童乐乐长得一模一样的事情就会被揭露了。

嘿嘿哈哈哈……

陌离司噗哧一声笑着。

陌离司一想到了童九沫,心情就莫名其妙地大好。

陌七爵看着傻乐的儿子,眉心一蹙。

这孩子,自从欧洲旅行回来后,就变得神神化化,时好时坏,奇奇怪怪的。

担心他受刺激,便说道,“我会让她给你做饭的。”

“真的吗?爹地?”陌离司闻言,不敢置信地看着陌七爵。

“嗯。”陌七爵点头。

“谢谢爹地!我吃饱了,先回房了!”陌七爵说着,就下了餐椅,跑出去餐厅,赶紧上楼。

他要好好地给童乐乐炫耀一下!

陌离司一进房间,就把门反锁。

看着陌离司的动作,陌七爵问道,“他怎么回事?冒冒失失的,每次在房间做什么?”

“不知道,反正小少爷经常和别人视频,可能是在学校遇到了投契的小伙伴了。”封管家轻声说道。

“这么小就懂得视频谈恋爱了?”陌七爵皱眉。

“少爷,你确定是谈恋爱吗?”封管家都没有敢往这方面想。

“你没有看到他刚才嘴角含笑吗?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少年。”陌七爵皱眉。

儿子要早恋?

ps:各位小可爱~用你们发财的小手手,点击投票票和加入书架收藏哦~么么哒~

手写信

手写信第三集

“闭嘴!”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看向自己的白皙小巧的右手,感觉整只手都变脏了。

手上那种不可描述的感觉更是不能言喻。

顾明夜贴在面无表情的脸颊上,轻笑道“求我就这么难吗?嗯?”

“顾明夜,我饿了。”

她抬手摸了摸肚子,中午吃完午饭后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有吃,又被顾明夜缠了那么久,早就饿了。

顾明夜深色的眸子沉沉的盯着她,那黑沉的目光看得萧清欢忍不住垂头。

半晌后,男人磁性暗哑的嗓音淡淡响起。

“好,我带你下去吃饭?嗯?”

“嗯。”萧清欢低低的应了一句,然后伸手虎着脸看着他。

男人低低的笑了一声,把她横抱起来。

她好像是理所应当一般,顾明夜低头亲了亲她的唇瓣,然后就看见女人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明明是挺保守的一个女人,但是每做出来的一个动作都好像是在撒娇。

顾明夜弯了弯唇角,眸中蓄着浓浓的笑“欢欢,你是在像我撒娇?嗯?”

“你想多了。”萧清欢抬眸淡淡了看了他一眼,娇软清淡的声音不冷不热的“我是身体软。”

被这个男人弄得浑身无力。

过了一会,萧清欢听见男人清清淡淡的低声响起“欢欢,你真不矜持。”

萧清欢:“……”

???

她有些好笑又有些不可置信看着某个男人,开口问了一句“顾明夜,你说什么?”

“不准我进去又说不舒服,撒娇要我抱说我想多了,主动的赖我身上还说不要?欢欢你明明动作一点都不矜持偏偏思想顽固。”

“总的来说是口是心非的小妖精,对不对?嗯?”

男人顿了顿,又继续道“其实你想要就告诉……”

“顾明夜!”

萧清欢冷着一张小脸打断他,直觉得好笑,她都不知道这个男人哪里来的那么多自以为是。

脸皮砌了几层。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在男人的怀里动了动,一双清凉的眸子盯着他,唇边泛起点点凉意“我发现你这个人不仅生性凉薄,冷血无情,而且脸皮还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男人的眸子眯了眯,撩起唇角,淡淡的笑“欢欢,你这是第几次说我冷血无情了?嗯?”

“我说错了吗?”

“那我对你无情了吗?嗯?”

萧清欢扯了扯唇,声音不冷不热的“说不定过一段时间我比谁都惨呢!如果不是我这身体你有点欲望恐怕我现在都不知道在哪个旮旯角落。”

男人低低的笑了两声,倒也没反对“所以你得好好的捆着我,适当的给点好处,好让你继续做福做威?嗯?”

萧清欢挑了挑眉,淡淡的盯着他“譬如?”

“把那一个星期提前。”

她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两人还在房间里,自己就在他的怀里抱着,秀眉一下子就蹙了起来,声音有些冷“顾明夜我说你我饿了,结果你抱我这么久还在这里,你就是这么宠我的?”

顾明夜垂眸看着她,最后向门口走去。

他的嗓音有些轻,虚的缥缈“欢欢,你这样对我说不定有一天我觉得自己不划算就抛弃你了。”

“求之不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