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音

乡音
  • 主演:张伟欣,刘延,赵越,位北原
  • 导演:胡炳榴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83
为人憨厚、乐于助人的余木生(刘延 饰)是一名船工。妻子陶春(张伟欣 饰)对木生百依百顺,经常挂在嘴边一句话“我随你”。   听说离村子几十公里的龙泉镇开通了火车,陶春想同表妹杏枝(赵越 饰)去看看,木生不同意,陶春没有坚持。陶春一直有腹疼病,木生并没有放在心上。夫妻俩上集卖猪,卖得钱后,陶春在商店给木生买了两包好烟,给俩孩子买了圆珠笔和玩具。她自己很想买一件酱色的上衣,但木生想用剩下的钱买猪崽,陶春还是那句“我随你”。陶春又一次腹痛,木生以为是老毛病,照旧让女儿买仁丹,杏枝看到气愤地把仁丹扔在地上。经医院检查,陶春患得是肝癌,已经到了晚期,无法医治。木生无法接受这一事实。回家后的木生回首往事,深感内疚,他还能为生命既将走到终点的妻子做点什么呢

乡音第一集

叶柠一下子,拿过了一个酒瓶,仰起头,喝了一口,红扑扑的脸上,带着点迷醉的模样。

“啊,你说什么?”

“亲叔叔一口啊。”他说着,还侧过了个脸来。

叶柠哈的一笑。

随后,一个巴掌,就打了上去。

啪的一下。

“这么大岁数了,要不要点脸了。”

男人被打的整个人一懵。

他对着后面便叫道,“保安,保安快来啊,你们看看,这人,让她们不要那么大声,还敢打人,我的脸哎呦……“

几个保安酒保服务生一起走了过来。

叶柠一看,他还敢恶人先告状。

上去便追着那男人打了过去。

“你给我停下来。”

“你往哪跑呢,给我过来。”

“嘿,谁叫你告状的。”

几个人看着,叶柠一个女孩子,竟然追了过去。

而且,看着摇摇晃晃的,拎着个酒瓶。

嘿嘿,她是真要来惹事啊。

“快,给我拦下来。”几个保安赶紧跑了过去。

几个保安去抓,但是,叶柠虽然喝醉了,摇摇晃晃的,到底也不是普通人,几下子,便闪开了几个人。

他们本来觉得,一个小女孩子,应该很好逮的,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一只手就快抓到了,下一刻,却好像蝴蝶一样,飞走了,相反的,几个人,反倒不知怎么,就撞到了一起,撞的满头大包。

叶柠一把抓住了那个男人。

男人吓的在下面双腿颤抖着,“你,你要干嘛你。”

这时,那男人的同伴出来了,见状赶紧叫道,“哎呀不好了不好了,打人了打人了啊。”

叶柠晃着,看着几个人,“谁打人了,搞清楚没。”

她一下子拎起了那男人的衣领。

大家更是惊呆了,这个女孩,怎么轻易的将一个大男人给拽起来了。

还一副一点都没用力气的样子。

几个人还就不相信了。

“喂,你们干嘛呢,给我上啊。”

几个保安一下子又追了上去。

他们扑着叶柠,却不想,没扑到她的人,却一下将她手里的酒瓶给弄在了地上。

叶柠手上一松,低头一看,酒瓶碎了。

擦。

这下,她怒了。

“哈。”

她对着几个人,直接一个拳头打了过去。

最前面的那个,马上被打的鼻子流血。

后面,有人叫道。

“快看啊,那边有女人在发疯打人呢。”

“哇,这女人疯了吗,砸东西啊。”

“喝醉了吧,这砸了多少东西呢,还连带着打人,要玩完啊。”

“两个女的把半个KTV都给砸了啊,太可怕了,这得赔多少钱呢。”

而那边……

KTV老板都吓的赶紧跑来了。

一眼看到,自己的KTV,这是咋了,好好的,怎么就被砸了。

他气的脸都白了,对着里面颤抖着,“给……给我报警啊,这两个女的,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

外面,一行人直接冲了进来。

“让开,让开。”

大家愣愣的看着,这些人,紧绷着脸,直接将里面的人,拽了出去。

把要去阻拦的,也都挡在了外面。

随后……

“哇,几辆豪车停在外面了。”

慕夜黎跟林斯倾,同时下了车。

他们互相看看,顿下来,林斯倾才道,“我带羽莹回去。”

“我带叶柠。”

(醒来再写,忙一天昏迷不醒了又要。。。)

乡音

乡音第二集

9号秦扇大喜,一拍大腿:“闺女,还不过来叫爸爸!”

姜苗苗气鼓鼓地站起身,极不情愿地给秦扇跪下了,抱住大腿,贴脸:“爸爸。”

而后飞快地跑了回去,坐在江梦娴身边,脸红如血。

而秦扇的‘哈哈哈’响彻整个大厅。

大家也跟着‘哈哈哈’。

游戏继续,这次抽到的是5号:“5号玩家,请给你左手边的第三位玩家一个深情KISS。”

系统语音结束完毕,自动响起一段浪漫的音乐。

5号江梦娴朝自己左手边一看,第三个人是凌云。

凌云感觉到了一阵煞气从江梦娴的身边传来……

连羲皖站起身,淡定地和凌云换了位置。

众人:“……”

江梦娴红着脸朝连羲皖去了,两人当着众人的面来了个深情热吻……

众人:“……”

好好的游戏,怎么就成了虐狗现场了呢!

游戏继续,一会儿抽到要抱着猫扔出去大喊一声“去吧,狗蛋!”

一会儿抽到要和身边的一位同性深情对望并且合照发朋友圈说自己出柜。

一会儿抽到学羲小凤电影桥段里的某个女旦戏曲唱段唱戏。

“请4号玩家说出自己初恋的名字。”APP报出了下一道题。

4号唐尼十分无奈,以手掩面,说出了自己初恋的名字:

“阿莫斯·梅特卡夫。”

现场一度寂静。

阿莫斯·梅特卡夫是去年某影响力较大的杂志评选出的全球最性感男士榜单第三位……

其人本身就是高富帅,才三十岁不到,手下财团的影响力和沃尔门集团有得一拼,而且是个花花公子,床伴一晚上能换俩。

那是个男的!男的!唐尼的初恋是个男的!

江梦娴反应比较慢,等现场都寂静了好几秒钟,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一声惊呼:“唐尼,你是弯的!?”

唐尼依旧掩面,没回答。

江梦娴心里只剩下卧槽:

卧槽!王子果然爱上另外一个王子!

卧槽,我貌美如花的老公危险了!

卧槽,绿帽子蠢蠢欲动了!

卧槽,头顶落草籽了!

卧槽,怪不得唐尼最近总是在转发羲小凤的微博!

黑暗之中,一双猫眼‘蹭’的一声就亮了!

当晚大家玩得非常开心,也挖出了不少大秘密搞了许多大事情出来,比如唐尼是弯的,秦扇和龙戒亲密合影发上朋友圈公开出柜,玩嗨了忘记删除,被人截图投给了娱乐杂志,当晚微博直接宕机,页面崩溃……

玩到凌晨,连羲皖抱着睡熟的球球和江梦娴一起回家了。

球球睡得迷迷糊糊的,挂在连羲皖身上,睁开眼,看见他,忽然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软软糯糯地叫了一声:“……爸爸。”

连羲皖整个人都软了,低声温柔道:“儿子,冷不冷?”

球球又睡了过去……

虽然只是一句话,可是连羲皖心里甜滋滋的。

黑八和小春抱着几只大橘猪跟在后面。

当晚家近的就回家,家远的就睡在了唐尼家里。

大家玩嗨了,都喝了不少,唐尼家的客房睡了不少人。

清晨7点,秦扇昨晚关掉的手机自动开机了,一开机,铺天盖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他睡眼朦胧地接了。

经纪人在对面差点要哭了:“哥啊!爸爸啊!祖宗啊1你昨晚玩个真心话大冒险动静老大了,直接把微博给爆了,现在全国网民都在谈论你的性取向,你老别装死了,给句话啊!”

秦扇有点宿醉,迷迷糊糊翻个身:“去他妈的出柜,老子喜欢的是女人!”

经纪人:“那你赶紧发个微博说明一下吧!”

秦扇挂了电话,迷迷糊糊地看见自己眼前似乎有个女人,正好手里有手机,拿手机‘咔擦’拍了一下,发上微博,配字:“爷喜欢的是女人。”

发完了,他放下手机,抠掉电池,继续睡,下意识地抱住了自己身边的女人。

昨晚微博工程师连夜修好被庞大数据撑爆的服务器才没两个小时,又一波大新闻来了,整个APP再次瘫痪……

江梦娴一觉睡到11点才睡眼朦胧地起床了,洗漱下楼正好赶上吃中午饭,连羲皖不在,大概去剧组了。

她一边吃东西,一边看新闻看微博,一打开微博,就被铺天盖地的秦扇恋情公开刷屏了。

咦?

她点进新闻,才后知后觉地知道昨晚的真心话大冒险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

不过早上7点的时候,秦扇发了微博说自己喜欢的是女人。

那张配图里,一个女人背对着镜头睡着,露出半个裸背,黑发凌乱,没有露脸,一看就是床照。

秦扇这是要公开女朋友了啊!

秦扇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而且那背影,似乎有点眼熟……

江梦娴赶紧给姜苗苗打了个电话,她昨晚喝高了在唐尼家里留宿,打过去,姜苗苗很快接了。

“苗苗,你……现在在哪儿?”

姜苗苗喘着气:“啊……我回家了啊。”

江梦娴有点怀疑:“真的?那你为什么在喘气呢?”

姜苗苗:“嗨呀,我在溜我家的老狼狗,跑得可快了!溜着我跑了三条街,我拉都拉不住,你听——”

电话里头,传来一阵急促的‘汪汪汪’,听起来还真是条强壮有力的老狼狗。

江梦娴狐疑,挂了电话,坐着想了会儿,觉得这事情有点怪,她觉得自己还是得去唐尼家看看。

吃完了饭,她遛着自己家的萨摩耶出去了,去了唐尼家看情况。

2号别墅的客房里。

姜苗苗放下电话,依旧迷迷糊糊地。

她摊开身体,脑袋放空,生无可恋。

‘老狼狗’秦扇昨晚抽到了真心话大冒险,让他学狗叫,他打死不学最后自罚三杯,没想到,今天在这儿居然还是学了狗叫。

他也不知道今早醒来的时候为什么光溜溜的他和光溜溜的姜苗苗睡在一个被窝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俩稀里糊涂地又在一起,反正睡一次和睡两次差不多。

“叫爸爸!”他占领主场,居高临下,春色尽在眼下。

姜苗苗脸红如血,捂住脸:“你休想!”

秦扇觉得她捂脸的动作真是可爱极了,一阵情欲涌动,按住她的手腕按在枕头两边。

已经中午了,光天化日之下,两人还在白日宣淫,姜苗苗脸红透了,她的脸比较圆,圆圆的眼小小的唇,怎么看都像是未成年少女,有点二次元动漫女主角的模样,还留了齐刘海。

他大概知道连羲皖整天抱着她的萝莉娇妻叫着‘小可爱’的心情了。

还真他妈可爱!

乡音

乡音第三集

第76章奸商,今日可是为你出头

“还有呢?”北冥芷琴也好奇的问道。

她发现今日的楼萧,格外有魅力,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沉稳,再加上楼萧这会儿难得穿上白衣,翩翩公子风范,让北冥芷琴越来越喜欢。

楼萧又道:“那么就要看,这位姑娘一个时辰之前见过何人了?酒又是从何人的手中喝下的?小丫头,你说说看。”

她还有事情没说完。

不过,她等着这丫鬟将情况说一遍。

到时物证人证俱在,让叶珏这个黑锅背定了!

她前世身为法医本不该如此,万事以真相说话。可现在不同了,她非但有了私心,更有了邪恶的报复想法!

叶珏冷冷看向那小丫鬟。

小丫鬟被叶珏的视线扫来,浑身一颤,冷的厉害,还是抖着唇瓣说:“一个时辰前,小姐在屋子里梳妆打扮,奴婢就陪同在旁,后来有一名小厮送来了一壶烈酒,说是一位美艳的公子送来的酒,此酒是西域带来的美酒,希望小姐品尝品尝。”

“……什么?”北冥昊林也激动了。

叶珏瞳孔一缩,袖中的手缓缓捏成了拳头。

楼萧轻轻叹了一声:“酒也只是助兴。除此之外,这位姑娘在刚刚腹部中了一个细小的暗器。还请仵作大人过来看。”

仵作怔了一下,好奇的凑了过来。

楼萧将尸体的衣裳捞起,露出了女子平坦的腹部,肚脐之上有一个极小极小凹陷下去的洞。

“这是……”仵作懵了。

刚刚验尸的时候他也确实看见过这儿有一处凹陷,但当时以为这可能是这姑娘身上本来存在的诸如胎记之类的东西,竟是没想到……

“芳华姑娘其实当时毒还未真正发作,只是有些站不稳,恐怕只是头晕目眩,胸闷气短的症状,还不至于要到吐血的情况。但有人以一粒花生米做暗器,点中了此穴,致使毒气极快攻心,使得姑娘吐血身亡。”

楼萧边说边用余光瞥向叶珏。

叶珏的脸色很难看。

从游湖开始到现在,总算是看见这厮有了一抹不淡定的神情。

楼萧觉得很爽快。

“要以一粒花生米极为准确的攻击这穴位,此人的武功绝非一般的高强。而叶公子,刚刚在湖上攻击我,还差点要了我的命,可见叶公子早已想杀人了吧?”

叶珏许久之后冷喝了一声:“笑话!本宫杀她一名春楼的女子有何用处?”

“是没用处呀,可是这姑娘是大皇子殿下看中的人。而且你一个时辰前还给这姑娘送去了一壶西域的美酒,这也太动机不纯了吧?你不会也早已看上这姑娘,要与大皇子殿下抢人吧?”

楼萧开始带歪方向。

她就是故意的,这么说,大家的视线都一致落在了叶珏的身上。

叶珏是西域人,东冥与西域向来不和,虽然三王爷在西域做了十年质子使得两国免战,但这只是面和心不和。

叶珏要这么做,也让一旁看戏的群众纷纷颔首同意。

深深同意楼萧的话。

北冥昊林瞪大眼睛,转头看向叶珏,说:“叶公子……你你你……”

“他说的你就信?”叶珏转头瞪他。

“不……叶公子你若是真的喜欢这姑娘,只管与本殿说,本殿必定买下给你,你又何必痛下杀手……”北冥昊林一脸怂样。

他是深知自己打不过叶珏,也更知道现在还求着叶珏很多事情,不敢造次。

叶珏冷冷笑了一声:“可笑!人不是本宫杀的。”

“哪个杀人凶手会说自己是凶手?”楼萧抱着手臂,凉凉的看了他一眼,“所以呀,你这不就是心虚不肯承认吗?”

那壶酒,是奸商送的?还是真的是叶珏送的?

楼萧就这点不明白了。

“大皇子殿下,既然这叶公子犯了法,他又在我们东冥国境内,您说该如何处置呀?”楼萧唤了一声北冥昊林。

北冥昊林整张脸变成了苦瓜相。

他哪里敢出声。

北冥芷琴愤慨道:“大皇兄,此人好生猖獗可恶,既然在我东冥,就该按照我东冥国的例法处置!不然真以为我们东冥国是软柿子,随意揉捏呢!”

北冥昊林一脸惊愕的看着她。

皇妹,这个时候简直是给他挖坑跳。

他要是把叶珏给放了,那此事肯定会传到父皇的耳里,到时候他这包庇罪犯的事情传开,那些看他不爽快的大臣非得给他安一个通敌叛国的罪名,那他……

他要是把叶珏抓了,叶珏这男人记仇的厉害,恐怕会弄死他?

横竖都是难啊!

北冥芷琴可不知他心底是何想法,指着叶珏命令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抓人?将此人抓入大牢。”

北冥昊林脸色难看。

叶珏表情阴沉,几名涌上前的侍卫被他随手一挥就击飞了去。

“不自量力!”他冷冷说了一声,转身便掠走,离开之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楼萧。

“快追!不能让他跑了!”北冥芷琴激动的叫道。

她也看见了叶珏离开前的那充满深意的眼神,这要是叶珏一日不除,楼萧日后会被追杀吧?

楼萧虽然今日报复一时爽快了,可心底还是有些后悔。

那叶珏,危险系数与奸商同等。

但奸商至少不会要她命。

……

人潮散去,侍卫们都去追叶珏了。

而北冥昊林在下属的陪同下失魂落魄似的往回走。

北冥芷琴唤住楼萧:“楼公子,刚刚好厉害。”

楼萧很是谦虚的摇头说:“公主谬赞了,其实我这不过是最近迷上了几本仵作的书,公主不要太往心里去。”

她先把公主忽悠了去再说。

“原来……今日游湖,本殿很开心。你要不送本殿回宫吧?”

楼萧听得满脸黑线。

今天这么多的意外,她还游湖开心?这位公主的神经是有多大条?

“这个,今日多亏夜凰门门主相救,我得好好谢谢他。要不我命福一福二送公主离开?”

福一福二虽然没有与她一同跟随公主的马车,但一直尾随在后,这也是楼萧的吩咐。

北冥芷琴一听,眼神一暗,却还是相当善解人意的摇手。

“那就不必了,那本殿先告辞了。”

楼萧扯着嘴角露出标准的微笑,笑到脸僵硬。

她这样,算不算男女通杀?

……

楼萧看着北冥芷琴离开,这才返身走到了船舫里。

但她发现,船舫里羽慕白不见了。

“羽慕白呢?”楼萧好奇的问道。

北冥擎夜轻扫了她一眼,漠然道:“有事。”

见他如此冷淡,楼萧耸耸肩,坐在了他的对面。

“那壶酒,真的是你派人送的?”这是她最想知道的问题。

“嗯。”

嗯?他就一个嗯字完了?

楼萧不满,尤其是和这个惜字如金似的男人说话,迟早会憋死。

一旁的明影终于看不下去了,压低嗓音说:“楼公子,人虽是我们夜凰门的,但却是在凤鸣宫做细作。主子料事如神,猜测到叶珏必定会想要送酒给这姑娘,细作这才用了毒。”

“为什么要送酒给这姑娘?”楼萧这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了。

她对死人的事情格外好奇在意,恨不能马上知道所有的真相。

以前同事都骂她是个剖尸疯子。

但光剖尸验尸无法彻底知道真相,她会跟随着侦探一同查案,在侦探那儿也学了不少东西。

至少,现在古代这儿,她只能独自一人破案,她就有了更为执着的精神。

明影看了一眼他家主子,见主子颔首,这才道:“因为那姑娘是西域人,偷偷隐瞒西域人的身份,实际上是凤鸣宫的人,一直在东冥,迷惑大皇子,从大皇子身上获取不少东冥的消息偷偷报给叶宫主。”

“哇靠!”楼萧惊叹,“叶珏还真是……”

这么说来,叶珏对这芳华姑娘应该挺重视的。

难怪走之前,那一眼,如此充满深意。她估计会被追杀吧?

楼萧一巴掌拍在桌上,看向北冥擎夜说:“奸商,今日这事,我都是替你出头,你得负全责保护我!”

北冥擎夜视线从她拍桌的手上游移至她的脸上,挑眉。

“好。”一个字,干脆利落。

“那叶珏要是日后要杀我,你可得护着点我。我又不比你们这些武功高强的人,虽然我平日里对付一般的杀手还是可以的,但……”

“本君负责。”他似乎不想听下去了,直截了当的打断她的话。

此负责非彼负责。

但楼萧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听他说负责,微微松了一口气。

“那好,以后我的生命安全都交给你了。”楼萧边说边拍了拍男人的肩膀,一副郑重万分的模样。

一旁的明影都看不下去了,嘴角抽了一下,直接掀开船舫的帘子走了出去。

明影离开,帘子放下,楼萧的手正要收回,却被他的大掌极快的捉住。

楼萧疑惑的看他。

他握着她手腕,将她的手握在了大手里。

大掌轻轻松松将她的手包裹住,掌心干燥温暖的温度,却让楼萧防备被烫着了!

她要扯回来,可扯不动。

“喂?你干啥?”她莫名其妙的出声问。

“今日,是吃醋了?”他淡淡启唇,可薄唇边勾勒着戏谑的弧度。

楼萧愣了一会儿。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