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计划敢死队

K计划敢死队
  • 主演:吉昂尼·嘉科,克劳斯·金斯基,AldoCanti
  • 导演:吉安弗兰科·帕洛
  • 地区:意大利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意大利语
  • 年份:1969
战时美军以少尉领衔的五人敢死队乔装德军混入萨拉热窝德军南部战线司令部,在美丽、性感的间谍美女协助下成功窃取德国纳粹“K计划”指令书的冒险故事。

K计划敢死队第一集

唐誉见到冷静,顿住脚步,然后从助理手中那堆文件里面翻出了一叠放到她手里,“这份企划书漏洞百出,至少有十几处错误!还有设计图,完全不过关!在SA是实力说话,而不是靠关系想进就进!下班之前重新做好给我!”

几天前冷静已经正式来SA集团上班了,顶头上司正好是回国后重新回到总部的唐誉。

这些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一直心神不宁,所以工作确实没有做好。

看着唐誉认真严肃甚至称得上严厉的样子,仿佛陡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惊人,压倒性的气场……小乔惊得下巴都掉了。

小乔扭头去看冷静,没想到她并没有因为唐誉的态度发飙,只是神色很复杂,最后竟然很顺从地回答,“知道了。”

唐誉总算是男人了一次,实在是可歌可泣……

“小静,你去忙吧!我去看看小念。放心,我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脆弱,你最了解我的不是吗?”

“嗯。”冷静点点头,然后多看了她几眼,发现她和平时不太一样,虽然看东西还是没有焦距,但是眼眸异常的亮。

不过,发生这么多事再异常也不算异常吧……

小乔其实并没有立即去陪小念,而是准备去龙彦那里,她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现在眼睛已经能看见了,她做事会方便很多。

她自己偷偷去做过检查,眼睛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问题,医生也说不清楚确切的原因,心理方面的原因占很大的可能性。

小乔考虑再三,决定暂时不对任何人说自己复明的事情。

这样,敌人在明,我在暗,会对她比较有利。

她相信顾行深的计划应该绝对是万无一失的,没想到还是出现了意外,唯一的可能性只有出了内奸,如果这个人不找出来,不管他们做什么都没有用。

但是她不一样,她对霍彦东而言是个丝毫不需要防备的人。

那次顾行深选择顾筱柔而没有选择自己也让霍彦东完全确定了顾行深对自己的绝情,她可以利用这一点跟顾行深撇清关系,然后通过秦尧接近他。

霍彦东逃走之前说了一句话,她一直不赞同。

人不是因为有必须要保护的东西所以才会输,而是因为有必须要保护的东西而变得强大!

此刻,冷透的办公室里。

唐誉脱了风骚的花衬衫,穿得西装各领正正规规的,正儿八经地站在冷透面前一项项跟他汇报着工作进度。

冷透一直以一种微妙的眼神探究地盯着他看。

大概只能用四个字能形容唐誉现在的状态了!

你以为是“性情大变”这四个字吗?

当然不是!

应该是“不三不四”O__O“…

说实话,已经习惯了唐誉的“二”,猛得看他变成这样无论如何也不习惯!

“二哥!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说?”唐誉“啪”双手撑在冷透的办公桌前。

“嗯嗯!你继续!”

冷透明显敷衍的态度,心里想着,要不要赶紧告诉他老大没死的消息让他恢复原状呢?

K计划敢死队

K计划敢死队第二集

龙君御手指勾起她精巧的下巴,邪魅道,“都要成为龙太太了,还这么拼干什么?”

龙晚晚但笑不语。

正因为要成为龙太太,所以,她更要让自己无比优秀,只有站在顶端,被世人追捧,她才有和他并肩而战的资格。

“我的老婆,不需要如此拼。”龙君御认真道,“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我都可以满足你。”

“我又不是你养的金丝雀儿,我要奋斗,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和人生价值。”龙晚晚起身,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乖乖吃药,好好吃饭,晚宴结束后,我再来看你。”

话落,她如翩跹的雨蝶,潇洒的飞走了。

龙君御凝着她的背影,眼里皆是眷恋不舍。

肖正见龙晚晚离开,便锁上了病房门。

他看向龙君御,眉宇紧锁,“御爷,刚刚晚晚小姐在,你不让我说,现在,我可以讲了吧?”

龙君御穿着宽大的病房服,慵懒躺在床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问我原因,我也不清楚。”

“你怕晚晚小姐担心,便要我骗她,说你失明是淤血所制,可现在报告出来了,你车祸后手术很成功,淤血全部清楚了。别的报告数据也是正常。

所以,你这头痛,失明,医学方面根本解释不了。”

肖正满脸担忧,叹道,“御爷,查不出病因,才是最可怕的。”

之前晚儿在,龙君御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现在她走了,他神情也变得严肃。

听闻肖正的话,不免忧心。

现在,他有软肋了。

晚儿就是他的软肋。

他不再无所谓,不再从容淡漠,他想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好好活下去。

这样,他就可以长长久久的陪着晚儿。

那小野猫,现在越来越爱哭了,又特别黏人,如果,他再出什么意外,她怎么承受得了?

“御爷,我会和脑外科,脑内科,眼科的专家好好会诊,尽快确诊病因。”

“嗯。”

肖正拿过输液的针管,药,熟练的操作着,一边叮嘱道,“御爷,你还要输至少半个月的消炎药,营养素,还有各种抗菌的药物。

半个月后,输液停止,改为吃药,只要你好好静养,一个月后,身体便能康复了。”

换成别的人,在经历如此严重的车祸后,即使不死也会要了半条命,即使养伤,至少也得三个月。

但龙君御非常人,他从小进行各种严苛的训练,身体底子扎实,所以,养一个月便能生龙活虎了。

肖正还在嘱咐,龙君御半眯着眼睛,慵懒假寐。

“御爷,手不能动,以免液体回流。”

“知道了。”龙君御抬手,“将李奇叫进来。”

“是。”肖正出去后,李奇跟着进了病房。

龙君御看着他,淡淡道,“按晚晚的尺寸,挑选几套礼服过来,她肩膀受伤了,所以要那种能遮住纱布的礼服。”

“是,御爷,我马上去办。”李奇匆匆离开。

病房里安静下来。

龙君御看着流动的液体注入他的血管里,脑海里突然想起晚儿流泪哭泣的样子。

他忍不住噙了笑意,她才刚走,他怎么就如此想她了呢?

**

正午时分,龙晚晚吃过午餐,正打算和茜姐去商场挑选礼服时,助理小雨来到办公室,兴奋道,“晚晚,御爷的秘书来了。”

“秘书?”龙晚晚挑眉,“让他进来。”

于是,李奇在众女明星的视奸中,昂首挺立走到龙晚晚的办公室。

“晚晚小姐,boss为你挑选了一套礼物,你看是否满意?”

李奇打了个响指,他身后一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将包装盒打开,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捧出了一套黑色晚礼服。

“哇,好漂亮。”小雨惊呼。

龙晚晚心里暖暖的,杏眸里噙着璀璨笑意。

他的眼光和品味,真是合她的心意。

“晚晚小姐,这是boss给你的止痛药,他吩咐,在你参加晚宴前,要吃上一颗。”

“嗯,我知道了。”

李奇走后,星辉娱乐办公楼瞬间炸开了锅。

御爷刚醒,便和晚晚秀恩爱,撒狗粮,这狗粮,甜甜的,吃得他们满心欢喜啊。

“晚晚,你快去换上吧。”茜姐看着那漂亮的礼服,忍不住催促龙晚晚。

“是啊,走吧,晚晚姐,我帮你换。”小雨也是激动得很。

龙晚晚进了更衣室,等她出来时,才发现办公室聚集了一大批同事。

星辉娱乐培养了很多一二线明星,现在站在里面的,大多是活跃在荧幕上正当红的明星。

一见龙晚晚出来,办公室便是一阵抽气,惊呼声。

“太美了。”

“晚晚平时穿亮色居多,俏皮可爱,没想到穿黑色更好看。”

“是啊,这身礼服衬得晚晚性感,高贵,优雅,成熟又风情,简直太赞了。”

“我一直觉得晚晚配不上御爷,现在越来越觉得,能配上御爷的,只有我们晚晚啊。”

龙晚晚在一片艳羡和盛赞声中,出了星辉娱乐。

去慈善晚宴的路上,她发视频给君御。

不过几秒,男人那张深邃英俊的脸,便出现在了屏幕上。

他穿着病号服,脸色略显苍白。

此时,慵懒躺在床上的画面,莫名的性感和邪魅。

龙晚晚脸红心跳,笑嘻嘻给他打招呼,“hi,君御。”

“宝贝,想我了?”

龙君御话一出,车厢里的另外几人顿时满眼爱心泡泡,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御爷的声音,简直太性感了。

龙晚晚脸更红了,她轻轻点头,“嗯。”

龙君御勾唇,笑了,“喜欢这身礼服么?”

“喜欢,御爷品味不俗嘛。”

“是晚儿漂亮,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

龙晚晚心里美滋滋的。

车厢里另外几人眼观鼻鼻观心,又被这狗粮甜了一波。

“对了,我派了李奇陪你,在晚宴上可以替你挡酒。”龙君御淡淡道。

“嗯。”龙晚晚也没多想。

和他继续聊了一会儿,两人才依依不舍结束了视频通话。

“晚晚,既然舍不得御爷,今晚就不该来参加晚宴啊。”茜姐打趣道。龙晚晚挑眉,“我若不去,今晚这场好戏,谁来演啊?”

K计划敢死队

K计划敢死队第三集

“你说的对,那你就更应该留下来让我好好地感谢你了。”

凯瑟琳伸出手来。

不过,当凯瑟琳看到叶紫潼那犀利的眼神之后,不由地缩了回去。

“事情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据说霍齐亚可是巫师之中的天才,颇有天赋,还是要小心点。”

叶紫潼白了她一眼。

凡事在没有成功之前就不要高兴的太早,否则的话是容易失败的。

“紫潼小姐,你这句话可就说错了,我这么自信必然有我的办法。”

凯瑟琳笑呵呵地回答道。

“你不就是指望杨大哥的实力吗?你有什么本事?”

叶紫潼没好气地说道,句句带着火药味。

凯瑟琳并没有生气,“你说的话我并不否认,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的是,你只说对了一半,我的努力也是必不可少的。”

“好,先就这么说了,告辞。”

杨逸风拉着叶紫潼的手离开。

要是再停留一会,他是怕两个女人再起冲突。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凯瑟琳眼神之中不经意间露出了一抹寒光。

…………

“杨大哥,以后你可要离那个女人远一点。”

“好,我知道。”

面对着叶紫潼的谆谆告诫,杨逸风不住地点点头。

在叶紫潼看来,凯瑟琳明显是对杨逸风有意思。

不过,杨逸风更多地把凯瑟琳当成风骚的举动而已,没有在意。

…………

纽约郊区的一处豪华庄园内。

霍齐亚坐在遮阳伞之下,头发之上一直向下滴水。

他刚刚从旁边的泳池里上来。

塞丽娜走出了泳池,来到他的跟前,轻声地问道:“少长老,你怎么不多游一会?”

“有点累了,我需要休息一下。”

霍齐亚随口回答道。

“给我一支雪茄烟。”

霍齐亚伸手说道。

塞丽娜从桌子上的木盒之中拿出了一直雪茄烟,递给了霍齐亚并且帮他点上。

而塞丽娜则顺势坐在了他的大腿之上。

“这烟的味道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更加的有力道。”

霍齐亚将雪茄烟在眼前晃了晃,没有看出来和之前有什么差别。

不管是牌子上还是外观上都和之前是一样的。

塞丽娜的嘴巴附在霍齐亚的耳边,轻声地说道:“少长老,这雪茄烟是经过特制的,里面加了少量的大麻,所以很有味道。”

“不错,做的好。”

霍齐亚很是满意。

“少长老,你为何要把会议放在纽约召开?”

塞丽娜轻声地问道。

“这里才是我真正可以放松的地方。海鹰部落里处处受限制,不好。”

霍齐亚猛吸了一口雪茄烟,吐出白色的烟雾。

“族长大人不是对你信任有加吗?”

塞丽娜不解地问道。

“他是对我既信任又提防。而他的儿子莫尔顿对我一直都是怀有敌意。等我把势力发展壮大了,再回去宰了莫尔顿,架空查普林,逼迫他把族长之位让给我。就像是他当年对待前族长那样。”

霍齐亚的野心倒是不小。

“可是我听说莫尔顿也在纽约建立了据点。”

塞丽娜小声地说道。

“这个我知道,他派了那个侍女凯瑟琳来到了纽约,真是愚蠢至极。一个侍女不过是他的玩物而已,能有什么大作为,小打小闹而已,不用太在意。”

霍齐亚根本就不把凯瑟琳放在眼中。

在他的印象之中,凯瑟琳除了顺从和风骚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特点。

“没错,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

塞丽娜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之色。

…………

MTV的记者安娜下班之后回到公寓之中,洗了个热水澡。

她坐在了沙发之上,打开了电视。

安娜的父亲是纽约的一名官员,家境不错。

但是安娜不想依靠父母,而想要靠自己打拼闯出一片天地。

她参加的工作的时间不长,才一两年的时间,也就前段时间和杨逸风合作了一档中医节目之后,这才慢慢的有起色。

靠着自己普通的工资,她租住在这普通的公寓房内,不过她已经是很满足了。

咚咚咚……

忽然房门响了,安娜起身关掉了电视,朝着房门走去。

“都这么晚了,谁来拜访?”

安娜自言自语道。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时间不早了。

在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有点傻眼了,门前站着的竟然是杨逸风。

“杨总,你怎么来了?”

安娜差点惊掉了下巴。

杨逸风从未来过这里,她也没有告诉过对方她住在哪里,怎么能知道她的住处?

“我都到你家门口了,怎么也不让我进去坐坐?”

杨逸风笑眯眯地问道。

“杨总请进。”

安娜笑着邀请道。

杨逸风跟着她走进了屋子里,坐在了沙发上。

杨逸风的眼睛朝着四周望去,这房子装修很是普通,里面也没有多少的家具。

“杨总,你怎么找到我的住所的?”

安娜笑着问道。

“只要我想要调查,就没有我调查不出来的事情。”

杨逸风笑着回应道。

他的眼睛继续地朝着四周望去。

安娜起身给杨逸风倒了一杯饮料,“杨总,别看了,我的房子很寒酸,不能和你比。”

安娜面露尴尬之色。

杨逸风接过饮料,抿了一口,眼睛一亮,“这果汁还不错。”

“这是我亲手榨的果汁,纯天然的绿色饮料。”

安娜笑嘻嘻地回应道。

“安娜,根据我的了解,你也算是官二代了,为何住的这么的寒酸?”

杨逸风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希望一切都靠自己能力来,不依靠家里,我有多少的能力,我就过什么样的生活。”

安娜回答的倒是很坦然。

“有志气。”

杨逸风竖起了大拇指,很欣赏这样的精神。

“不过,眼下我有个让你成名的机会,希望你能好好地把握住。把握好了,你就能更快地以自己的能力住上大别墅了。”

杨逸风语出惊人。

“什么意思?”

安娜的脸上露出了狐疑之色,不太相信。

“跟我走就知道了,带上能够随身携带的拍摄设备。”

杨逸风站了起来。

安娜没有多问,手忙脚乱地拿了一个摄像机,就屁颠屁颠地跟在了杨逸风的后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