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玫瑰白玫瑰

红玫瑰白玫瑰
  • 主演:陈冲,叶玉卿,赵文瑄,史戈,林燕玉,赵畅,李冰冰,吴兴国,沈晔,沈月华,沈梦琪,王达根,洪融,姚园,张芝慧,应如佳,童正芳
  • 导演:关锦鹏
  • 地区:中国香港,中国台湾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94
该片改编自张爱玲同名短篇小说。佟振保(赵文瑄)是有“柳下惠”好名声的男子,然而在遇到老同学风情万种的妻子王娇蕊(陈冲)后,心还是乱了,可是当王娇蕊把一颗真心全给了他时,他却因没勇气承受太多责难临阵脱逃。顺着母亲的意思,振保同他并不欢喜的人如白纸般单薄的孟烟鹂(叶玉卿)结了婚,可是因为欲望的不能满足,他开始在外嫖妓,婚姻生活没令他有任何收获。   在振保和烟鹂的日子陷入无法收拾的境地时,他意外邂逅了娇蕊。娇蕊的改变令振保陷入沉思,“旧日的善良又一点点回到他的体内。”(张爱玲)

红玫瑰白玫瑰第一集

江梦娴的‘大橘猫’一出,瞬间镇住了全场,整个发布会现场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看向了那只大橘猫。

大橘猫踱着轻快地步子走在江梦娴的身后,浑身金黄色的毛发橘得发亮,精致又霸气,个头很大,身材也十分健美,看得出来,是个活得很精致的大橘猫。

江梦娴牵着自己体长两米五的大橘猫到了目瞪口呆的龙琪拉面前,道:“它叫贝贝,是个橘猫,喜欢就来摸吧。”

龙琪拉看着那只大橘猫,吓得面色苍白,毫无形象地尖叫了一声:“啊,狮子!”

这哪里是橘猫,这根本就是个狮子!

雄狮,成年雄狮!

龙琪拉吓得连连后退,在场的许多宾客也被这只‘橘猫’吓得往旁边退。

虽然狮子也是猫科动物,但是狮子和猫的区别可大了去了!

江梦娴揉了一下贝贝的鬃毛,笑了笑:“没事,它不咬人,你不要叫得这么大声,它胆子很小,还是个宝宝。”

大橘猫一出,成功地镇住了全场,江梦娴带着自己的猫溜了一圈之后,还是让人把它牵了回去。

大家的交流继续,可每每看见江梦娴,便不由得想起了她的那只‘大橘猫’,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敢养这么大的‘橘猫’的女人,都是非同寻常的。

被那只橘猫一吓,龙琪拉再也不敢去江梦娴面前,带着她的豹猫躲得远远的。

倒是有不少富豪来询问刚才那只大橘猫的来头,华国在二十几年前就可以合法养狮子、老虎做宠物了,只是手续十分复杂而且很难拿下来,能养的种类也有限,而且也没几个人敢养那玩意。

这还是帝都名流之中公开养狮子的第一人,不少名流十分有兴趣,江梦娴也十分耐心地讲解了狮子的来头。

江梦娴的那头狮子,龙城养了两年了,是少有的几种合法养殖的狮子之一,出生非洲最大规模的养狮圆,这家养狮圆已经有两百多年养狮子的历史了,贝贝的祖先从两百前起就被人驯养,如今性情温顺和狗差不多了。

走了几个月的流程才把手续拿下来了,让它来了华国,也实属不易。

连羲皖在一边直皱眉头——又来一只大橘猫!

而且这只比泡泡个头还大!

泡泡一只顶十只,这只大橘,一只顶一百只!

约等于家里现在要养一百多只橘猫了。

要上天!

交流活动继续,江梦娴和名流们一起交流养大橘猫的心得。

交流得正融洽,江梦娴忽然看见外面闯进来许多人,似乎是急救医生,门外还开来了一辆120急救车。

医生风风火火地进来了,环视一周,焦急道:“是谁打的急救说是被狗咬了!”

有人被狗咬了?!

因为今天是宠物奢侈品发布会,现在有许多宠物,不乏大型犬,江梦娴最怕的就是狗咬人了,所以一早都提醒了客户们要把自己的狗看好。

能给自己的狗买上奢侈品的,一般都还请得起助理,一般来说是不会出事的,可一旦出事,背锅的就是Pourl,影响得也是的名声Pourl。

而且,什么人被狗咬了,竟然一点动静都没听见,正常情况之下,不是该出声呼救吗?现场还专门有医疗团队应对突发事件,犯得着专门打120?

一直到120来了,江梦娴才知道自己的发布会出了问题。

“医生,这里,这里!”

一个女孩儿焦急地跑了出来,大声地对赶来的120急救人员道:“是我的老板金缘,她被狗咬伤了,出了好多血,赶紧救人啊!”

那女孩儿,正是金缘的助理之一。

只见助理带着急救人员往卫生间的方向去了,江梦娴赶紧跟上,到了卫生间,看见了一大腿都是血的金缘。

金缘面色虚弱,脸色苍白,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仿佛要死了,被医护人员给抬走了,那条满是鲜血的大腿横陈在众人眼前,十分凄惨。

她躺在担架上,绝望而无助地哭泣着。

“金缘被狗咬了啊!”

“天啊,怎么会出这种事情!”

发布会上的人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江梦娴狠狠地看着她离去的方向。

好个金缘!

果然是来搞砸自己发布会的。

她若是真的被狗咬了,难道不知道叫人?

她若真的受伤了,会不声不响地躲在洗手间里打120等着急救过来?她自己也应该有车的吧,出去坐车岂不是更快?

虽然漏洞百出,可金缘在的Pourl新品发布会上被狗咬的事情还是传了出去,都说Pourl管理不善、现场失控,导致当红明星金缘被狗咬。

这对于Pourl的名声影响是极差的。

金缘被抬走许久,江梦娴都黑着脸。

现场乱成一团,许多客户提前走了,很快,发布会便提前结束了,江梦娴忙着打发客人,虽然面上还是笑若春花,可心里,却恨得牙痒痒。

连羲皖一直跟在江梦娴身边,也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她拍拍江梦娴的肩膀,道:“没事的,金缘有把柄在你手里。”

金缘的那些把柄若是放出去,她这辈子基本告别娱乐圈了。

龙城看见自己女儿的发布会被搅合了,心里也是气。

想剁两个肉沫做肉沫茄子,可江梦娴似乎不太喜欢他无缘无故地插手她的事情,他在一边等着,想等他的小宝宝出口找他帮忙,可是又想看看江梦娴这次又要如何应对这次的危机的。

宋青鸾和龙琪拉故意等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慢悠悠地出来告辞。

“龙溪妹妹,如果需要法律援助的话,一定找我哦,我这里有很好的律师可以介绍给你,保证金缘打不过你。”

江梦娴冷着脸,道:“送客。”

送走了看热闹的龙琪拉和宋青鸾,刚才还热闹的发布会现场,就只剩下工作人员和自己人了。

江梦娴刚才忙着送客人,连轴转,刚坐下喝了一口水,就接到了金缘助理的电话。

“龙溪小姐,现在我家主子在医院,大腿受伤很严重啊,是被你的那条哈士奇咬的,我们这边可是有视频的,你可要做好被起诉的准备哦。”

“对了,如果你不想你才接手的宠物奢侈品牌子就这么毁于一旦,那也话说,把你的女儿签约给我们家主子做童星……”

啪!

江梦娴挂了电话,不想说话。

红玫瑰白玫瑰

红玫瑰白玫瑰第二集

林安倔强的站在那里,只是报以一抹艰难的冷笑。

他虽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栽倒,然后被伤是吞噬掉最后的生命,可他仍然凭借着最后一口气倔强的支撑在那里。

仿佛只要站着,他那微微佝偻的身躯就是擎天立柱。

对方见他一言不发,突然冷哼一声,满是不屑的说道:“现在整个游龙星都是我们天魔人的天下,你等又何必负隅顽抗,做无谓的挣扎呢?”

“且不闻,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如今这天下运势在我魔族一方,你等不要执迷不悟!”

“哈哈哈!”林安突然大笑起来,立即就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

他有些吃力的抬起头来,努力让自己站稳一些,咬着牙说道:“我林安虽然势微言轻,但我还知道不做叛徒的道理。”

紧接着,他胸口剧烈的起伏,又是一阵急促的咳嗽。

狠狠的吐出一口鲜血,林安用袍袖擦了擦浓稠的带着一丝恶臭的鲜血,仰天大笑道:

“生亦何欢,死又何惧!我林安堂堂正正,可不想将来被后人唾骂!有本事就过来吧!若是林某人皱一下眉头,便是猪狗不如!”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那道声音慢慢的阴沉下来。

话音一落,黑雾中伸出一只枯槁的巨手猛的向林安所在之地推去。

唰唰两声,两道黑雾化成的黑箭暴射而出,带起两道虚影,向林安呼啸而至。

林安冷笑一声,坦然的闭上双眼。

他知道,现在的自己提不起丝毫力量,俨然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已经没有能力躲避这一招了。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坦然的面对死亡!

然而,意料之中的死亡并没有如约而至,而且那两道凌厉的攻击仿佛也在一瞬间消散无形。

林安有些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光束外面一道真气破空而来,将两道黑箭尽数抵消掉了。

同时,数道身影出现在光束面前,将林安他们重重护住。

这是一批年迈的修士,但他们每个人都有着世人无法的气质,那是军人的气质,冷血又充满活力。

明明看起来苍老,而在他们的身上却有一股血与火的气息熊熊燃烧。

这些年迈的老者穿着统一的衣服,每一个人的在臂膀上都有着一条霸气的龙形袖章。

“这是……”

林安的瞳孔不由的缩了一下。

对于眼前的人他分不清是敌还是友。

“神龙卫,你们居然还活着。”黑雾中的那个身影给林安给出了答案。

他说神龙卫三个字的时候,他甚至有些咬牙切齿,仿佛彼此之间有着深仇大恨。

这帮被称做神龙卫的人中,一个领头的老者冷冷的笑了笑,不屑的说道:“只要你们魔族一天不灭,我们就不会死去。不仅是我们,其他三卫乃至麒麟卫的老伙计都在等着你们!”

三位龙子此时看到眼前的场景,有些激动。

狴犴喃喃地道:“他们……他们真的存在。这可是上古祖龙的护卫!全都拥有祖龙血脉……”

林安回首,有些奇怪的问道:“你们知道他们?”

“当然,在这片天地有着属于自己的守护者,他们被称为神龙卫。”林安听着三龙子的介绍,看着外面的场景。

“该死,居然会遇到你们!”黑雾中的声音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他的动作可一点不慢,必须迅速消散。

只是这么一刹那的时间,这片天地又恢复了平静。

……

苍茫海迷雾之地,迷雾越发的稀少,众多的异兽,化骨龙,尸骸聚集在了当初那片渐渐虚幻的空间之前。

突然两道流光一闪,两个身影凭空出现,赫然是血屠和精灵族大长老。

血屠随意的扫视了一眼四周,面色凝重道:“此地透露着一股不祥的气息,那些异兽,特别是那化骨龙,我不由得想起了上古年间的白骨魔尊。”

精灵族大长老皱了皱眉头,一言不发,闭上双眼口中一阵念念有词。

血屠并不打扰,抱着双臂在一旁静静等待。

片刻后,精灵族大长老面色一变,突然间吐出一口鲜血,气息萎靡不振,刹那间好似苍老了不少。

过了几秒钟,灵冥似乎才稍稍缓过气来,脸色骇然道:“天机不可推演,有着无上大能的气息干扰者天机,其中有着仙人的布局。”

血屠面色一沉,眉头紧锁的说道:“上古一战,我游龙星落寞,难道现在任何人都敢踩上一脚?!”

灵冥声音低沉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我们还是想想如何对抗这些异兽吧!据我推断,这片空间再有十日便会彻底融合在一起,到时候……哎!”

血屠面色一凝,手掌一扬,一块金黄色的令牌凭空出现在了手心。

只见血屠咬破食指,点在其上,随即疯狂的注入灵力,令牌中突然升起一道金黄色的光芒飞向虚空之中。

刹那间,二人头顶的上方出现一行气势逼人的上古文字:

群魔乱舞之时,苍生涂炭之际。五灵真卫将出,灭尽魔族众生。

一时间,游龙星上空都被染成了金色,太阳为此失去了光芒。

游龙星众人的心间这段文字不停地回荡,哪怕是不知这段文字是为何意,但是游龙星的众人一时间心潮澎湃。

同一时间,一些不被众人所发现的隐匿空间,突然间悉数裂开了一道道裂缝,一位位修为强大的修士从那裂缝中踏空而出。

每一人身上都具有一种五行元力,精纯无比,隐隐带着一股远古气息,仿佛出鞘的五行极兵,剑气逼人。

这些人皆是身披重甲,甲衣之上流淌着尚未干涸的血迹,不约而同的望向那令牌所在之地。

虚空一阵阵波动,刹那间血屠等人面前出现了成千上万的披甲修士。

他们虽然盔甲类似但是却是自行分成了五个部分,但是所有人的手臂之上都有一处栩栩如生的龙纹雕花。

为首身披银甲的五人道:“血屠大人我等五灵真卫尚且具有一战之力之人悉数到齐。”

血屠看着那些杀气腾腾的诸位修士道:“未曾想到,当年的十万神龙卫如今只剩下一万之众!”

红玫瑰白玫瑰

红玫瑰白玫瑰第三集

“就弹《十面埋伏》。”

鬼帝按住她的手指,弹起了第一个音调。

与此同时,七星楼下。

君舒影不顾一切地往上闯,楼上的人见他来者不善,急忙拦在他前面,厉声呵斥:“你是何人?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管你什么地方,我师姐在上面,都给我滚开!”君舒影大怒,直接对着拦住他的几名黑衣男子大打出手。

自从他师父五年前离世后,他师姐就音讯全无。

他一度以为他师姐可能遭遇了不测,可如今他师姐分明活着。

以师姐和他的关系,她活着就不可能不给他寄信。

唯一的可能,是师姐被人控制了!

今夜看来,控制师姐的那个人,就是鬼帝!

他出手狠辣,不过几瞬就撂倒了七八个拦路的人。

上到第四层,沈妙言下意识地抬起头,只见红衣少年手持一支洞箫,正倚在第八层的扶栏上,静静俯视他们。

“连澈……”

连澈勾了勾唇角,目光不善地盯着君舒影,“擅闯鬼市者,死。”

语毕,七名红衣武者从上方极速坠落,身形如风,快速袭向君舒影。

沈妙言后退一步,注意到这些人的身手与刚刚那几名打手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君舒影解决他们花了好些时间,身上也挂了几处彩,看起来很是狼狈不堪。

他仰头望了眼楼顶,运起轻功,竟直接往最上方跃去!

沈妙言仰起头,只见连澈毫不犹豫地一跃而下,与他在半空中战在一处。

两人功夫都是极好的,这么交手,谁也奈何不了谁。

楼下奇形怪状的看客纷纷鼓掌喝彩:

“我赌一把瓜子,定是二爷赢!”

“切,我跟你赌条人腿,二爷最后一定会让人群殴这小子!”

“可是你收藏的那条美人腿?”

“不错不错,哈哈哈哈哈!可长可白啦!”

沈妙言恶寒地扫了眼那群人,正思考着待会儿该如何带君舒影全身而退,只见上方又多了几个暗紫色人影加入战斗。

原本持平的战况,瞬间发生倾倒!

连澈一脚踹中君舒影的心窝,把他从八层楼高的上空给生生踢落!

沈妙言身形一动,急忙跃上去把人接住,稳稳落地。

君舒影满头青丝徐徐飘落,咯出大口血,笑得颇为凄美动人:“倒是劳烦小妙妙英雄救美了……”

这人伤成这幅模样,也不忘嘴贱……

沈妙言克制住把他扔出去的冲动,只见七星楼的人面无表情围住了他们。

那群看客又在嚷嚷:

“下油锅!”

“小白脸长得美,过来伺候大爷吧!”

“看着嫩得很,生煎才好。”

“他的眼睛我要了!咦,我存眼珠子的罐子哪儿去了?”

一袭红衣的少年从天而降,淡淡道:“带上去。”

沈妙言不肯放人,攥住君舒影的衣角,“我也要上去。”

连澈转身,“那便一起。”

此时,八楼上的筝曲已至高潮。

鬼帝忽然按住姬如雪的双手,侧头看她,“听见楼下的动静了吗?”

《十面埋伏》的曲调戛然而止。

姬如雪双眼澄澈,“听见了,下面在闹什么?”

“有人在鬼市闹事……”鬼帝温柔地含住她的唇角,声音模糊,“雪儿想怎么处置他?”

“处置……”姬如雪搅着自己的手,面露胆怯,“不好吧?我有些怕。”

“有本帝在,你不必怕任何人。”鬼帝搂着她腰的手不安分起来,“凌迟还是炮烙,雪儿想看哪一样?”

姬如雪垂下眼睫,轻轻扯住他的袖角,声音软糯:“我都不喜欢……天烬,你不要伤人性命好不好?要积德积福,将来才能不去地狱。”

“地狱?”鬼帝低笑起来,注视着她的目光充满了玩味。

他伸手擭住她的下颌,迫使她仰头看他,“雪儿曾说过,就算本帝去地狱,你也会把本帝拉上来,莫非雪儿说话不算数?”

姬如雪唇瓣动了动,正要解释,帘外响起连澈的声音:“大哥,人已经带上来了。”

君舒影和沈妙言双手皆被绑缚,被人推了进来。

“跪下!”

手持拂尘站在角落的黄泉,正色呵斥。

鬼帝抬手,示意他住嘴,只盯着君舒影,笑得慵懒,“好一位北帝,前几日才见过面,还谈了鬼市打开北幕商路的问题,怎的今夜就擅闯到我鬼市来了……”

君舒影双眼发红,“那日朕与你面谈盟约,曾问过你可知我师姐的下落,你推说不知!如今,她不就在你七星楼中吗?!”

鬼帝揽着姬如雪,诧异地望了她一眼,“原来她是你师姐啊,哈哈哈,我又不知你师姐姓甚名谁,怎会知道你师姐是本帝的夫人……”

“夫人?!”君舒影皱眉,不解地望着姬如雪,“师姐,你和他……”

姬如雪靠在鬼帝怀中,茫然地歪了歪脑袋,“你是谁?为什么唤我师姐?天烬,这个人好奇怪,我害怕。”

君舒影瞳眸微微放大:“师姐,我是阿影啊!六岁时我来到鬼市,你很照顾我的!你都忘了?!”

鬼帝满意地摸了摸姬如雪的头发,把她按在怀中,懒懒道:“北帝,你擅闯我鬼市这笔账,怎么算?”

君舒影一语不发,只死死盯着姬如雪,企图从她脸上看出什么破绽,可是没有,她的眼神非常清澈单纯,并不似撒谎。

而这个人又的确是他的师姐,就算世上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但不会一样到连眼角下泪痣的位置都一模一样。

五年前,一定发生了什么……

鬼帝随手抄起一柄玉如意掷向他,“戏弄人也该有个限度!本帝问你话,你在乱想什么?!”

君舒影侧过脸,那柄玉如意擦着他的面颊飞过去,落地摔得粉碎。

他忽然奔到姬如雪面前跪坐下来,认真道:“师姐,这个人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告诉我,我带你走!师父不在了,这鬼地方,不待也罢!”

姬如雪只是躲到鬼帝身后,探出一双眼,害怕地望着他。

鬼帝冷笑着攥住君舒影的衣领,下一瞬,忽然一拳揍到他脸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