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主演:谢苗,徐冬冬,陈翊曈,安峻岐,赵云天,赵东昊,郭毕东
  • 导演:姜晓通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未知
  • 年份:2022
影片讲述孙悟空逃出五指山后带着被欺压的妖族兄弟们再闹天宫的故事。400年前齐天大圣(谢苗饰)率领妖界攻打天庭,斗二郎戏众仙,后被如来降服镇压五指山下,一代妖王就此陨落。之后的四百年间,妖界受到仙界打压一蹶不振,400年后孙悟空在过路的小女孩阿一(陈翊曈 饰)帮助下虽逃出五指山,却也风光不再,被昔日兄弟嫌弃,在四处受难中逐渐迷失自我。《齐天大圣》围绕孙悟空的自我牺牲、自我救赎展开,燃点十足,以喜剧方式处理深刻人生问题,让观众笑中带泪。此次影片以南天门、西牛贺洲为主场景,众多西游经典人物都会悉数登场,热血对抗与催人泪下的场景将会带给观众最具独特的视觉享受。

齐天大圣第一集

第428章:惊变

“给我滚!”

李玄见袁满被风翼阻下,万兽鼎浩荡的下徐沐君压去,顿时睚眦欲裂,当场就发了狂。

不论万兽鼎能否伤到徐沐君,李玄都决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意外!

李玄长啸,漆黑如墨的发丝在狂舞,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口大刀,当即挥舞了起来,凌冽的刀意绽放,打出弧形剑芒,杀向了万兽鼎。

“与我对战还敢分心!”化作火道神禽的洛州行大怒不已,万千翎羽倾斜,滔滔的火焰涌向李玄。

灼热的高温袭来,李玄目光深邃,手持大刀横扫而去,刀芒铺天盖地的倾斜,撕开空间,将滔滔火焰所吞噬。

李玄的攻势愈发可怖,璀璨的灵力在狂涌,群山都在沉沦消陨。

战斗愈发的激烈,那些普通弟子连参与的机会,仅仅是在边缘触及道能量余波都可能身陨,这不在是他们能够参与的战斗。

洛州行身形动了,火道神禽的速度堪称急速,漫天都是朱红色的身影,让人难以分辨。

“滚!”李玄无法分别真假,索性全部砍杀。

手中的大刀杀伐气狂涌,一只手攥紧轮动起来,可怕的刀芒裂天斩地,天地大势都被勾动,大片的朱红身影籁籁落下,犹若落叶一般。

“去死吧!”化作神禽的洛州行徒然出现在李玄的身后,让后者当即毛发竖了起来,凌厉的爪子卷着狂风,骤然落下。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李玄都难免有些反应不过来,背后出现了一道抓痕,大块的血肉被撕下,可以看到其中的白骨。

火辣辣的疼痛让眉头皱起,更让他心中的杀意盛烈。

李玄发狂了,手中的大刀涌现出惊人的刀芒,内蕴的灵性当场消耗一空,化作了惊人的一击,茫茫的刀芒横斩而过,群山都削掉,化作了平地。

洛州行心悸不已,双翼在震动,滔滔的翎羽垂落下去,无数口神剑沾染着神曦迸射,轰鸣垂下。

只是这刀芒无比的可怕,像是一挂星河横扫而来,可怕的刀意将一切都毁灭,无数口神剑当场爆开,化作了齑粉。

洛州行吓的魂都快要飞了,心知绝对不可抵挡。

只是已经来不及了,可怕的刀芒横斩而过,洛州行的半截身子被斩断,噗通一声从虚空中跌落,摔在地面上,一阵惨嚎。

李玄看都没看一眼,转身杀向萧青玄,眼中杀意森然,“萧青玄,给你爷爷过来受死!”

“什么?”萧青玄见到李玄杀向他,顿时便是一个激灵,急忙将万兽鼎调转,向李玄馈压而来。

万兽鼎喷吐惨烈的气息,像是有一尊尊厉鬼在惨嚎,古兽在咆哮。

这尊鼎在喷吐着血光,鼎身摹刻的图案宛若复苏一般,数万头古兽在咆哮,凌冽的煞气直卷高天,化作一尊尊上古异兽,显形世间。

轰的一声,一尊黄金狮子杀了过来,带着一种无上的兽威,张开那狰狞的血盆大嘴,想要将李玄吞噬。

李玄手掌挥动,神力浩荡,压力仿若巨岳落下,直接将着一尊黄金狮当场拍死,化作了湮灭。

“吼……”

兽吼阵阵,这可不是一尊两尊上古异种,而是数百头异种齐齐出现,铺天盖地的向着李玄杀来,凶栗的气息绽放,摄人心魄。

李玄的身形摇颤,齐齐震动的吼声让李玄心神都为之一颤,感叹此鼎的威力果真不凡。

数百头上古异兽齐齐向着李玄杀来,浩浩荡荡的仿若千军万马在奔腾,凶栗的煞气直卷高天,争先恐后的扑向李玄,将他当做血食。

李玄冷眸一扫,拳头当即爆出神光,将一尊妄想袭杀的凶兽打爆。

他怒啸一声,普通的面容上闪过一丝杀意,他横移了过去,带着可怖的气息,向着萧青玄杀去。

“滚过来受死!”

对于李玄来说,敢对自己的女人出手,绝对不能放过!

李玄浑身气息在攀升,紫府在闪耀着光泽,他举拳轰砸了过去,天地发出一连串的爆音。

“李玄,你太狂了!”萧青玄大怒,很是不爽李玄的语气。

张口闭口就要自己过去受死,他萧青玄可不是什么废物。

他极尽催动万兽鼎,滔天的凶兽气息爆出,万兽齐齐杀出,整个天地都为之颤动。

此外萧青玄从口中吐出一枚湛蓝色的珠子,悬在他的头顶,垂落下一道道湛蓝的水幕,将他庇护在其中。

水幕仿若波浪荡漾开来,一株青莲光华万丈,像是大岳一般沉重,无比的可怕。

萧家的弟子一惊,喜形于色道:“这可是青莲水珠,可镇山河,此般李玄必死无疑!”

湛蓝珠子光华升起,青莲莹莹光辉逸散,庞大的压力让许多人面色惨白,地面在这股压力下龟裂,浮现道道大裂缝。

李玄嘴角一撇,心中颇为不屑,向前冲出去。

他掌指如刀,接连杀出几道刀芒,湛蓝色的水幕当场破碎,面对镇压而来的古兽,手持大刀横斩过去,顿时死伤一片。

悬在他头顶上的珠子当场破碎开来,那一摇曳的青莲更是当场枯萎破碎,化作了湮灭。

萧青玄面色惨然,没想到自己手段尽出都无法阻挡李玄。

“给我镇!”萧青玄厉声道,将万兽鼎向着李玄镇压而来。

李玄嘴角泛起一抹讥讽,旋即不在言语,神力撼世,面对馈压而来的万兽鼎,双手抓住两耳,旋转轮动了出去!

轰!

像是一尊山岳被李玄掷出,狠狠的撞向了萧青玄。

萧青玄面色大骇,却根本躲不开来,万兽鼎轰鸣一声与他撞击在了一起,虚空中爆起一团血雾。

风翼见到萧青玄身死,面色惨白下来,心神失守之下被袁满抓住时机,当即一巴掌打的横飞出去,脑袋一歪昏死了过去。

此刻洛州行重伤垂死,萧青玄当场化作血雾,风翼昏迷生死不知……

三家的弟子一下子面如死灰,他们之中最强的弟子都已经战败,他们的命运已经注定。

因为半截身子被斩断,洛州行近乎痛的快要晕厥过去,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某个弟子,恨声道:“你真要等到所有人都身陨,你才出手吗?”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第二集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水刺被通过,七国联盟的大军要登陆了!

“速度,速度撤退!”看着因为受伤,互相搀扶,逃跑速度极慢的士兵,夜轻羽急忙急道。

而七国联盟的大军,也如同夜轻羽预料的一般。

“水刺已经清除,全军登陆!追杀逃兵!”水国皇者一声令下。

后方的七国联盟战船迅速靠岸,密密麻麻,无数身穿铠甲的士兵,从战船上涌下,向着革命军队方向冲杀而去!

经过前面的轰炸,重伤的革命军,逃跑的速度,哪里比得上七国联盟大军追杀的速度。

两军的距离越来越近,冥绝等人的面上升起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大哥,掩护撤退!”看向高空中冥玄率领的空中战船,夜轻羽说道。

闻言,冥玄已然放弃攻击七国联盟空中战船,率领着空中战船以极快的速度追上冲在最前面的七国联盟军,密密麻麻,无数的炮火落下的瞬间,冲在最前面的七国联盟军队当即被炸得七零八落,给革命军留下喘息的机会。

相反,七国联盟的战船却因为公孙千月等人的阻拦,追不上革命军。

“主帅大人,公孙千月,邱少泽和花青农三人是夜轻羽出生入死的兄弟,更是革命军中师长级别的大将,只要把他们拿下,或者是杀了,对夜轻羽和革命军来说绝对是前所未有的重创。”看着高空中的公孙千月,花青农和邱少泽三人,云城子笑道。

水国皇者眸光微眯。

“勾魂使,去把那三个人给我抓来,抓不到,就直接杀了。”看着高空中的公孙千月和花青农等人,水国皇者说道。

闻言,看着高空中公孙千月的身影,土国国主的眉头微皱。

那个少女,就是公孙千月吗?

让染儿宁愿死也要守护的人。

看着公孙千月手中的混天链,土国国主不禁摇了摇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混天链,本是他们独孤一族祖先所持有的上古神器。

遗失数千年,也就在几十年前,得到踪迹,混天链可能遗落到古神遗迹中。

因此,他记得四年前,古神遗迹开启的时候,他特意交给了染儿一个任务,便是让他如古神遗迹中,寻找祖先的混天链,带回独孤一族。

这是族中的秘密,除了族中传承少主,就算是坤儿枫儿,他都没有告诉他们。

染儿去的时候带了一块混天链小角碎片,通过这碎片和混天链之间的感应,可以让他在古神遗迹中轻而易举的找到混天链。

可结果古神遗迹关闭之后,染儿从古神遗迹回来,却声称他技不如人,混天链被更为强大的高手夺走了。

他当时只当是他这个皇儿太年少,可能遇到了什么深藏不漏的老前辈。

如今看到公孙千月手中的混天链,土国皇者却是一切都明白了。

他的皇儿不是技不如人,是为情所困。

想到已经死了的玉子染,土国国主目露悲伤。

染儿可以为这个姑娘去死,若是有一天,云城子真的可以将染儿复活,结果这个姑娘却死了,他难道又要面临一次丧子之痛吗?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第三集

“你真的是去昆仑?不去什么酒吧,KTV和夜店?”

张母似乎也对这个小儿子头疼至极,一听这货要出去,顿时就炸毛了,可是此刻,被张慕枫一顿缠着,她也有点儿不耐烦起来。

“那是当然了,妈,您要是不相信,等到了地儿我给您来一照片,您就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了!”

见母亲有松口的迹象,张慕枫这小子更是使劲浑身解数,将张母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一张脸上就跟个奴才似的,可是看的张慕雪和杨逸风两人摇头轻笑不已。

“那好吧!”

见张慕枫似乎真的不去那种地方,张母也是犹豫了起来,当下说道:“行,放你出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必须要让杨逸风跟你去!”

说罢,张母便是将目光转向杨逸风,道:“小杨,你晚上没事吧?如果没事的话,你就陪着小枫出去一趟吧,这小子办事儿不靠谱,我不放心!”

张母这话表面上是信任杨逸风,但实际上却是准备趁机支开杨逸风,再好好的劝说一下张慕雪。

虽然杨逸风这小子表现很好,厨艺也很让张母满意,但是自己的女儿,不能嫁给一个厨子或者司机呀。

那多丢张家的脸?

“好的,阿姨,我刚好晚上有空。”

听了张母的话,杨逸风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她什么意思,而后笑了笑,便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他虽然明知道张母是什么意思,可是他却并不觉得张母能说动张慕雪什么,所以这一刻,杨逸风根本就没有半点儿精神压力,直接答应了下来。

可见到自己的老妈竟然让杨逸风陪着自己,张慕枫顿时不干了,他瞪了杨逸风一眼,而后大声的吵吵起来:“老妈,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出去跟同学聚会,你让这个锉子跟着我做什么?我可是您的儿子哎!难道您就这么不信任我吗?”

张母那边打了个响指:“哎,这你答对了,我还真就是不信任你。”

张慕枫:“……”

咬了咬牙,似乎还是不愿意让杨逸风跟着自己,张慕枫最后一次争取道:“老妈,我到时候给你发视频,证明我去的地方确实是昆仑大酒店,这样还不行吗?你就别让这个锉子跟着我了!”

“什么锉子!叫风哥哥!”听着自己的弟弟在旁边一个劲儿说杨逸风锉子,张慕雪便是黑下脸来斥责了一句。

“他就是锉子嘛。”

张慕枫狠狠的瞪了杨逸风一眼,那意思似乎是警告,不过杨逸风怎么可能会将这个小屁孩放在眼里?

他看得出张母现在恨不得自己赶紧出去,当下便是拉着张慕枫往门外走去。

“哎呀你放开我!”

来到单元楼外面,张慕枫狠狠一甩,挣脱了杨逸风的手,而后才是指着他的脸,愤怒的说道:“喂,锉子,我可警告你啊,待会儿你不准给我妈打小报告,要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娶到我姐!”

呵!

听了这小子嚣张的话,杨逸风的脸上顿时堆满了笑意。

这小子,还真挺横。

“你放心吧,我对你出去做什么根本不感兴趣,也不会告诉你妈,你妈派我来的目的就是保护你,除此之外,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杨逸风笑道,这话刚说完,那张慕枫顿时眼前一亮:“真的?太棒了!你以后就是我姐夫了!”

扑哧!

见这小子的变脸速度不比翻书速度慢多少,杨逸风也是真心给他跪了。这么小的年纪就有这么厚的脸皮,以后上了社会,那还得了?

不过,杨逸风刚才说的话,只不过是安定张慕枫而已,他在电话中听到张慕枫的同伴说今晚有‘好东西’拿来,杨逸风对那个‘好东西’充满了好奇,与此同时,也有着一丝隐隐的担忧。

而他之所以跟来,也是为了看看,张慕枫这个小子到底在背后搞的什么鬼。

“上车!”

不知道什么时候,张慕枫已经在门口拦到一辆出租车,跟师傅报了地址之后,却迟迟不见杨逸风上车来,当下,他便是吼道:“喂,锉子,你到底还跟不跟来?你要是不来,我可先走了!”

“哎!”

听了这话,杨逸风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不过还是钻进了车子当中,与张慕枫一同前往。

十多分钟之后,出租车穿越拥挤的车流,总算是在一家灯火辉煌的建筑前面停了下来。

虽然张慕枫说同学聚会的地点在什么昆仑大酒店,但是杨逸风根本就没有信了他的鬼话。

在杨逸风看来,张慕枫这小子如此叛逆,又是在这个好奇心害死猫的年纪,他晚上同学聚会的地点,不是夜店就是酒吧,可杨逸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张慕枫竟然将他带到了东海市最大的一家夜总会里面!

神话夜总会,坐落于滁泽市中心黄金地带,这里地理位置极为优越,人流量大多,是滁泽市有数的几个超级夜总会之一。

杨逸风怎么也没有想到张慕枫这小子聚会的地方竟然是这里,当下便是给愣住了。

而那边的张慕枫付过车费之后,回头见杨逸风一脸呆滞的样子,顿时在心里嗤了一声:

“喂,锉子,别看了,待会儿跟着哥进去,哥让你开开眼!”

从姐夫换到锉子,现在又对自己的称呼直接上升到哥的地步,这张慕枫对杨逸风的态度,也是越发的不恭敬了。

但是杨逸风并未在意,像是张慕枫这样生长在温室之中的花朵,如果不遇到点儿挫折的话,他是根本不知道这个社会有多么的凶恶艰险的。

而杨逸风今天前来,就是要看看张慕枫这小子玩儿的到底有多大!

而他刚才之所以愣神,是因为杨逸风依稀记得,‘神话’这个名字,是某个跟他有过几面之缘的老家伙在滁泽市的专用字号。

难道眼前这神话夜总会,也是那个老东西旗下的产业?

杨逸风不明所以,而前面已经是传来了张慕枫那叫嚣的声音。

当下,他便是跟在张慕枫的身后,朝着神话夜总会走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