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大侠

黄河大侠
  • 主演:于承惠,靳德茂,淳于珊珊,赵志刚,计春华,万琼,熊欣欣
  • 导演:张鑫炎,张子恩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88
藩王割据的唐朝末年,西北黄河流域的柳、段、李等王均想独揽天下大权,战事不断。柳王爷(计春华)攻下段王府,段王爷(靳德茂)弃府逃命时被黄河大侠马义(于承惠)救下,随后马义所在的村寨被柳王爷率兵血洗。这一切都被李王爷(赵志刚)看在眼里。马义结识江湖艺人车天(淳于珊珊),后者见他武艺高强,便怂恿他设场卖艺,敛下不少钱财。   李王爷派人游说马义,想将其收在麾下,不成后将其双眼毒瞎,马义误以为此事系车天所为,想杀之解恨,误会解除后两人成为生死兄弟。不久,段王爷迎马义入府,见其眼瞎但剑术依旧出神入化,便假以“恩公”相待,利用他先除掉了柳王爷。段王爷派杀手阻截李王爷,不成,转而欲杀其女真真(万琼)时,真真被恰好路过的马义救下。段王爷听闻,又生诡计,此时真真与马义已生出情愫。

黄河大侠第一集

第七百九十章 来抢丹药

夏心远站在桌子边随意拿起一样来看,说道,“安骨石,里面有不少灵气,很是难得!”

放下来,接着又拿起另一样,“固本藤蔓,修炼之后可以服用,能气道固本益气的作用,嗯,是好东西!”

卟通

鲁山堂跪下来了,哭喊着,“府主,府主,饶过我吧,我不敢收,就拿到这里来了,我……我……”

“好了,起来吧,你没有错,不但没错,我还要赏你!”夏心远说着一伸手,傍边站着的另外一名弟子就递上一个精致的小瓶子来,夏心远从里面倒出一枚丹药,放到桌子上,说,“这聚灵丹就给你吧!”

“府主,弟子不敢!”

“让你拿你就拿,还有,他们给你的东西,都拿走,那也是你应得的,我不管,还有,你来我这里,这件事不可对任何人说起,如果再有人问你关于冷燕的去处,尽管告诉他们好了,即便你不告诉他们,他们也会想方设法得到消息的,还不如便宜了我太玄洞府的弟子!”夏心远说着就走出去了。

“是,府主!”鲁山堂脸上直冒冷汗,看着桌子上的东西,手烫了。

……

冷燕隐居的山坳叫燕子山,这里风景秀丽,最适合隐居了,方圆千里之内无人烟,冷燕已经在这里隐居了几百年,她是真喜欢这里。

在这几百年里他的丹气提升了一个等级,在出师门的时候是初品炼丹师,现在她已经是一品炼丹师了。

但是她手中却是有一枚二品丹药,一直原来都不舍得服用,因为她觉得自己的修为还不到服用二品丹药的时候,因为如果服用,她的修为就无法完全利用二品丹药的灵气,这样就会形成浪费。

在她看到陆明的时候,她就认为,陆明的修为能够将这枚二品丹药全部消化完。

此刻,她正盘腿坐在自己花了很多心思而建造的小木屋前面的小平台上。

她没有办法静下心来修炼,而她现在的任务也不是修炼,而是为房子里面的陆明护法。

凡是修炼之人,闭关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有人打扰,这样不但前功尽弃,弄不好还会身死。

师父药合上人的交代她铭记在心,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护其周全,说不定那位至强者就在附近看着呢?

她不断地对小木屋注入新的真气,以维持真气罩的作用,不让陆明受外界的打扰。

其实她还不知道里面还有一层保护罩,那就是陆明的元气罩,就算没有她的真气罩,单凭这元气罩也能阻挡修真界淬体三层一下高手的进攻。

咻……噹……

就在这时,冷燕听到了有人在靠近,她连忙起身飞身到山头之上,看向远处。

只见周围四方有几个人正往这边靠近,此时在山口外面的丹虚真人也已经发现了有人来,跃到最高处,做好战斗的准备。

可是,丹虚真人的战斗力在这些人面子是为0,不知道有没有气宗境修为的战斗力。

但他还是在准备着。

“师弟,你去小屋那里守着!”冷燕知道师弟丹虚的底子,自然不能让他送死。

丹虚知道自己的斤两,很快跑到那里去守着。

转眼间,总共有十个人来了,将燕子山下面的山坳围住。

就在冷燕要说话的时候,他们就先说了起来,这让冷燕觉得很无语,也很生气,因为他们很嚣张,全完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哈哈,你们也来了,是问了那鲁山堂吧?”

“哼,胡勇,三品丹药只有一枚,也就是我们众人当中就只有一个人能拿到。”

“章应群,景欢,金辉,那么几个,好,既然都来了,那就先说好了,一起干掉他们,拿到三品丹药,然后再分个高下,最后胜出者就是三品丹药的所有者,如何?”

“好,我同意!”

“就这么干!”

“快动手吧……”

十个人商量好了之后,就问才面对冷燕,那个胡勇散修说道,“冷燕,我们不想为难你,与你无冤无仇,也不想与丹门结怨,你交出丹药,我们就此罢手!如何?”

“哼,休想,你们有种的就敢与丹门作对?”冷燕还是仗着丹门的势力的,现在有师父支持她,她有底气。

“我们自然不想得罪丹门,但是三品丹药在眼前,不可放弃,等我们当中的一个拿到丹药之后就会远走高飞,量你们丹门也找不到!”

胡勇散修说道。

“那你们就试试?”冷燕说。

另一个早就不耐烦了,喝道,“跟她废话那么多干什么,上!”说着她自己就上来了。

此人手中拿着一柄长剑,长剑未到,凌冽的剑气就先到了,冷燕惊呼,“筑基一层!!?”

“哼,受死吧!”此人说着一剑就劈下来,冷燕立即闪走,脚下的巨石被剑气一份两半。

冷燕刚闪到另一边,又人从这边进攻了,冷燕疲于应战。

不到三分钟,冷燕就身受重伤,无力再战了,他们也没有将冷燕杀掉,而是将她提到那小木屋前,而丹虚已经被其中的一个筑基二层的高手将他控制起来,动弹不得了。

在他们眼里,丹虚的就像是一只蚂蚁!

“师姐,你怎么样?”丹虚叫着。

“师弟,我们已经尽力了!”冷燕无力地说道,然后看着小木屋里面,“就看他的造化了!”

看着他们两个的对话,这十个人算是明白了,原来三品丹药是在这个真气罩里面,也就是里面有人在修炼,在使用三品丹药。

“我靠,我们来晚了啊!!”一个人可惜地叫道。

“根据时间来算,三品丹药还在!”

“对的,才不到半天的时间,他应该还在调节体内气息,以准备适应三品丹药那强大醇厚的灵气。”

“里面的人是谁,竟然能让丹门出一枚三品丹药?”

“管他是谁呢,破了再说!”

说着,就有三四个人在动手了,他们首先是释放出真气来破坏这个真气罩。

“别,不要这样!你们,滚蛋……”冷燕在那里挣扎着,但是,都是徒劳。

黄河大侠

黄河大侠第二集

荷香已经是感激不尽,“多谢润王妃,多谢。”,说着赶忙问道,“夫人,您觉得如何了?”

大长公主这会儿还是虚弱得很,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陈娇娘不放,“娇娘……”

陈娇娘没好气地道,“公主,我已经救了您了,现在我要回王府,若是您还想对我下手,就到王府来要人。”

若是李林琛要把她交出去,那她无怨无悔,可是她相信,李林琛不会的,他一定会好好的护着她,不然她的眼光可真是差得没边儿了。

说了这句话陈娇娘转身就走,她直接将衣裳套在了湿透的纱衣外面,好在这个天气已经不算冷。

温泉在最里面的院子,除了荷香之外没人在跟前伺候,想来秋云该是被他们打晕关起来了吧。

陈娇娘自然不会把秋云丢下,不过这里还挺大的,她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秋云。

正是为难,外面突然变得嘈杂起来,陈娇娘定睛一看,就见前面院子里李林琛迈着大步往里面走,管事的根本挡不住他。

陈娇娘心头一喜,刚刚都没觉得有什么,这会儿看到他反倒觉得委屈起来了,这个男人真是个祸害,成日里招惹女人喜欢,又给招惹出祸事来了。

李林琛自然也看到了她,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快了些,管事的连忙挡住,“王爷,王爷,您不能进去啊,大长公主在里面泡温泉呢,王爷……”

“滚开!”,李林琛一抬腿,那管事的便被踢出去几米远,捂着胸口说不出话来了。

他赶紧到了娇娘跟前,见她头发湿哒哒地搭在脸上,顿时十分心疼,“这是怎么了?”

陈娇娘气得跺跺脚,一拳头砸在他胸口,“你再晚点儿来,我非死在这里不可!”

这话就是夸大其词了,其实她自己在这里也不可能死的,衣裳里备着几瓶药,如何也是能让自己脱身的,这时候不过就是使小性子罢了。

女人的天性如此,受委屈受伤害时,总是希望自己的白马王子在身边的。

李林琛什么也不说,便由着她打,一拳头不够就多打几拳头,总要让她消消气才行的。

等她终于解气了,李林琛这才一把将她拥入怀中,舒了口气,“可真是吓死我了,你没事就好。”

他来了这里,见门口停着马车,还有一列侍卫,心里便愈发地沉了起来,姑姑把娇娘带来这里,定然不是为了泡温泉那么简单。

他来不及想姑姑的目的,只知道要赶快找到她,不然他的心永远无法安定下来,直到抱着她,心里才终于踏实了。

被他一抱,陈娇娘觉得心里的委屈更甚了几分,下巴搁在他的肩头上,眼眶都开始泛红,嘟囔着道,“都是你不好。”

“是,都是我不好,该罚。”

“回去不许吃饭!”

“不吃,娘子不消气就永远不吃。”

其实陈娇娘这会儿就已经消气了,哪里舍得跟他生气太久啊?不过嘴上还是不饶人,“饿死你算了!”

黄河大侠

黄河大侠第三集

言心茵是开车来的,她的黑发有些凌乱,眼睛通红,小脸越发的小巧,惹人怜爱。

郑采薇还在哭哭嚷嚷的:“男人为什么都这么坏?我们今天差点……如果不是首长有理智的话……”

她岂不是都要被慕问鼎欺负得彻底了。

“当然,首长也是冷静得可怕,他不念一点旧情,竟然拿孩子来威胁……”郑采薇难过的抽出纸巾,胡乱的擦着泪水,“小姐姐,怎么办?”

言心茵开了车,声音也哑哑的:“直接去洗院申请,让法院传票给他!”

“真要走这一步啊?”郑采薇皱眉:“豪门狗血大剧,就这样拉开了帷幕吗?”

“这是他自找的。”言心茵望着前方,“无论结果如何,都怨不得别人!”

郑采薇的心里,还是隐隐作痛,曾经相爱的情侣,最后却是走上撕比的道路。

“好久没有见到阿姨了,她出去旅游,还没有回来吗?”郑采薇忽然问道。

言心茵还是没有找到他们,她将郑采薇送回家,就回去了闵宅。

闵宅上次火灾后,重新装修好了。

她去了书房,敲门进去。

闵北陌坐在黑色的高级实木办公桌后面,衬衫的钮扣,系至最高一粒,没有扎领带,显得清冷而俊美。

“心心,你回来了!”他起身,走到了她面前:“你去找他了?结果怎么样?”

“他不还给我。”言心茵望着他,“孩子是我的命啊!北哥哥……你是看着音音和乐乐长大的,他们对于我,不一样的……”

她说到了后来,哽咽着说不下去。

闵北陌将她拥进怀中,“心心,我会帮你的……你别伤心……”

言心茵靠在他的胸膛上,难过的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帝都,郁宅。

有两个人半夜闯进了郁宅,结果被生生的擒住了。

郁冽帆看着他们,双眸平静得犹如大海,却让人联想到暗涛汹涌:“哪儿来的,报上名来?”

“对不起,郁司长……”其中一个说道,“我们也是受命行事……”

“哦!”郁冽帆好整以暇的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知道这是郁家?还敢闯进来?谁给你们的胆子?嗯?”

最后的尾音上扬时,不怒而威。

两人对视了一眼,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郁冽帆也无意和他们多说废话,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国安吗?把你们的人带回去,至于怎么跟我家老爷子交待,是你们的事!”

他的薄唇一张一合,绝情到不留任何余地。

很快,门外有人敲门。

保姆放人进来,正是国安的头儿。

“冽帆,不好意思……”来人四十多岁,精明能干,头戴了一顶边沿很大的礼帽,“给你们造成的麻烦,我一定亲自同郁司令道歉。”

郁冽帆站起身来:“不知道,我们家哪儿冒犯了国法?需要国安的人,半夜潜进家里来?”

他马上说道:“没有没有,郁家红三代,根正苗红,哪儿都没有犯,是我管教不周,我向你和郁家的人道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