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宝警探

耍宝警探
  • 主演:奥玛·希,罗兰·拉斐特,Iz?aHigelin,德米特里·斯托罗奇,卢卡·奎因,CarolineMathieu,LéopoldBara,Jean-LouisTilburg
  • 导演:路易斯·莱特里尔
  • 地区:法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2022
两名不合拍的警察十年后被迫再次搭档,来到一座四分五裂的法国小镇调查一起谋杀案。在那里,更大的阴谋浮出水面。

耍宝警探第一集

苏沐谈不上愤怒,毕竟她不爱夜想南,但是她是抗拒的,抗拒和这个的男人在一起,只是别无选择。

苏沐伸手碰了碰夜荀的小脑袋,夜荀的表情有些好奇:“爸爸为什么要经常出差啊?”

“爸爸是大公司的负责人,所以很忙。”苏沐其实也不了解夜想南的工作,但是她想当总裁的人大抵都是这样吧。

夜荀不再问了,反而是很高兴的,毕竟以后住在这么漂亮的房子里,还可以经常看看爸爸,以后也不会有人说他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了。

小小的人抱着苏沐,软乎乎的。

苏沐抱了抱他:“穿衣服起床好不好,一会儿妈妈要出去一趟,家里的阿姨会照顾你,夜荀能不能做到听话不给别人找麻烦?”

夜荀的声音很脆,“当然可以了妈妈。”

“真乖。”苏沐笑笑,“我们起床了,一会儿去楼下吃早餐,陈奶奶给你做了很好吃的儿童餐,一会儿要谢谢奶奶知道吗?”

夜荀用力点头:“我知道了。”

苏沐挺安慰的,带着儿子洗脸刷牙。

夜荀虽然小,但是苏沐教得很好,又礼貌又懂事。

到了楼下,见了王姨和阿姨,夜荀的小嘴甜甜的:“王奶奶早上好!陈奶奶早上好。”

王姨和陈姨对苏沐没有好脸色,但是她们对夜荀特别地喜欢。

这个小人多么漂亮又乖巧啊,简直是和想南少爷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少爷长大了,脾气也不大好了,她们总算是又找到一个小人儿来疼爱。

当下,一个抱着上餐桌,一个就要来喂饭。

苏沐连忙阻止,“王姨,陈姨,夜荀已经四岁了,他可以自己爬上去,也能自己吃饭的。”而且他能吃得很好。

王姨不开心了,“苏小姐,我们知道怎么疼孩子的,夜荀这么小你怎么能让他自己上去,万一摔着怎么办,担待得起吗?”

苏沐有些哭笑不得,又不好说两位老人家,她看了一眼夜荀。

小小的夜荀先是一愣,然后就明白了妈妈的意思,奶声奶气地说:“王奶奶陈奶奶,我知道你们疼我,可是爸爸说夜荀马上就要上幼儿园了要学会自理,看,我会吃饭,吃得香香的。”

说完,拿着一个大大的勺子挖着鸡蛋G,送到小嘴里,一口是一口,干净又利落。

王姨和陈姨听着小人这么说话,心都要融化了。

多好的孩子啊,完全不像是苏沐生的啊,一看就是她们少爷的种。

多机灵啊,多礼貌啊,多么地好看啊。

王姨的脸上笑都堆了起来,“好好好,我们夜荀小宝贝慢慢吃。”

说着,手还是没有能忍得住,过去莫莫他的小脑袋。

夜荀一边吃着鸡蛋,一边冲着妈妈眨了下眼睛。

王姨和陈姨也看见了,老人家又碎碎念:“多好的孩子啊,不像有些人。”

苏沐也不生气,她看得出来两个老人家是真心喜欢夜荀的,这就够了,她们太过于溺爱她纠正就好,而且夜荀很聪明,一点就通了。

耍宝警探

耍宝警探第二集

第三百九十章 庞家乱了

贺鸣?龙野听到这个名字之后,顿时心情一热。

龙野母亲钟雪的守护者,如同紫影是胡映舟的守护者一样。

“你说什么?贺鸣有消息了?我怎么没收到?”龙野惊喜地问。

“这是从阿德嘴里面逼问出来的,我想应该是真实的!”屠元认真地说。

“不错,阿德是紫影的徒弟,按理说,他出卖消息首先也是应该给紫影,轮不到让豹子出来对付我,当时我就有些奇怪了!

原来紫影要去拦截贺鸣,所以便没有出来对付杜姝怡,只有豹子一人来的!

现在看来贺鸣有消息是真实的了!只是不知道他现在会在哪儿?”

“如果贺鸣有心的话,他必然会主动来找你的,门主不妨耐心等待一下!”屠元安慰他说。

“少主,贺鸣既然有了消息,那便证明他也知道你收编血主刀队的事情,放心吧,我相信贺鸣就会赶来的!”老楚听到贺鸣的消息之后,神情最为兴奋。

“好吧,既然贺鸣有了消息,那么我们便静观其变好了!”龙野点头说。

随后,龙野让老楚把阿德的北郊地下势力收编整顿了。

相当于现在的北都地下势力三强,现在只剩下老楚一人了!

只是老楚在北都的老窝则被庞家给端了。

因为庞家在针对老楚行动,哪知老楚却到了北郊来支援龙野,甚至为了对付阿德,龙野连血主刀队都带来了。

相当于老楚在北都的地下势力全部都到了北郊!

老楚也拱手相让了,根本不与庞家发生争斗!

这不但是让老楚有些意外,连庞家也觉得意外!

相当于庞家一拳打出,结果发现打空了!

只是庞家打空了之后,才发现,他面前的人消失了,可是身后却有人来给他一拳!

因为北都的周锐是随时都盯死了庞家的。

周锐看到庞家一动,马上便抄了后路去进攻庞家。

虽然周锐的实力还不足以与庞家对敌,可是庞家精锐出动去进攻老楚。

所以庞家空虚,便被周锐捡了个现成的。

庞家此时才明白他们上当了!

庞家大伯一怒之下紧急召回庞家的人回援庞家。

庞家大伯恨不得一脚踩死周锐!

因为周家虽然被庞家打败了,可是周家一直都与庞家纠缠不休!

哪知,这次庞齐天则不想听庞家大伯的话,他坚持说这次周锐是虚招!

庞家大伯自然明白庞齐天的意图,他是想借周锐之手让庞家沦陷!

这样庞齐天才有机会把庞冰蝶给放走!

甚至重新夺回庞家的权力!

因为庞齐天与庞家大伯一直在争论谁当家的问题,只差在公开场合撕破脸皮了!

如果不是因为两人名气过大,他们哥两早就已经公开决裂了!

庞家大伯这次翻脸了,他指责庞齐天将庞家带入万劫不复之地!

庞齐天可以不管庞家的死活,庞家大伯可不能坐视不管。

最后,庞家大伯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煽动庞家的支持者,强行夺去了庞齐天家主的指挥权。

庞家大伯取得了家主的指挥权之后,强行将庞家去对付老楚的人叫了回来!

哪知,庞家的人准备回援庞家的时候,却在半路遭到了周锐的伏击。

听到庞家的人受到埋伏之后,庞家的人顿时明白了,周锐果然是虚招,他不是真的在进攻庞家本营。

周锐只是打击庞家的精锐!

周锐伏击庞家的之后,庞家不是及时调整指挥,反而内部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夺权!

庞齐天这下更有理由了,他之前的判断完全正确,就是庞家大伯在中间瞎指挥,最后害惨了庞家的人。

庞家大伯在压力面前,只得退步承认自己错了。

庞家大伯不承认也不行啊,之前是他指责庞齐天不顾庞家,结果现在发现,周锐进攻庞家确实只是虚晃一枪!

这也说明了庞齐天之前的判断完全正确!

同时也证明了庞家大伯在大事面前不如庞齐天!

这么一丁点的心理承受压力都没有,怎么适合当指挥庞家?

庞家大伯被迫把家主的指挥权重新交给庞齐天!

庞齐天重新指挥庞家的人之后,他又变更了庞家大伯的指令,让庞家的人继续去老楚的地方等待老楚回来!

神仙打架,最终却是凡人遭殃!

庞家的兵原本就是北都最强的战斗力,哪知,庞家上层出现了内斗。

政令不一,导致庞家的人根本不知道到底听谁的。

庞齐天与庞家大伯一会让庞家的人回援庞家,结果他们走半路的时候,命令又变了,变成回头去等待老楚!

庞家的人不断折腾时,周锐则大打出手,每一次庞家调整,周锐都狠狠地伏击一次庞家的人!

所以,庞家不但没有对付到老楚,反而在周锐的打击之下,不断损兵折将!

“你如果现在去对付庞家还会害怕么?”龙野叫来周锐问。

“吃掉庞家可能还有问题,不过这一战,我们赢了!”周锐高兴地说。

“我都没想到,居然可以打败庞家!”周锐随后补充说。

龙野自然知道,周锐的周家原本是与庞家差距不大的两家。

后来,庞家力压周家,方才一路上升,成为北都豪门之首。

而周锐则沦落为北都的一股小势力了!

后来,周锐遇到了龙野,便主动投靠龙野,龙野也答应了周锐会让庞家倒下。

周锐原本以为要等很久,他没想到这么快便是实现打倒庞家的目标了!

周锐别提有多兴奋!

所以,他更加不能放开龙野这条大腿!

偏偏这个时候阿德背叛了龙野,周锐生怕龙野怀疑到他头上,自然要自证清白!

“你小子不在北都跟庞家打架,干嘛这么快便过来了?”龙野突然回过神来了。

阿德要跑,龙野在追,结果还是周锐抢先一步,在前面埋伏着捉拿到了阿德!

虽然龙野很感激周锐跑来帮助他,可是毕竟北都对付庞家还是大事!

“那边早就收工了!”周锐兴奋地说。

“收工了?不会吧?庞家的人你要吃下去,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龙野疑惑地问。

“原本对付庞家要大战一场的,庞家几乎是出动了精锐偷袭老楚的势力,哪知,却扑了个空。

我带人假装偷袭庞家,引导他们的精兵回援,结果却在半路埋伏,与他们打了一架!”

“打爽了吧?”龙野看到周锐脸上还带着兴奋。

“当然爽了!太特妈爽了!”周锐有些手舞足蹈的样子。

“不过,我们能够这么早就收工,主要还有外援相助!”周锐虽然兴奋,不过还是清醒的。

“什么外援?”龙野有些意外地问。

在北都,能够公然出面对付庞家的人可没有几人!

“庞小龙和楼玄月的五行棍!”周锐冷静下来了。

“什么?他们不帮庞家,反而还帮你?”这真的出乎龙野的意外了!

庞小龙可是庞家的长子,他在周锐来对付庞家?

这证明庞家真的内乱了!

耍宝警探

耍宝警探第三集

后金王宫

一面铜镜前,端坐着一位紫衣少年,眉眼细致,肌骨莹润,细长的眉毛下一双妖媚的眼眸波光潋滟,高挺小巧的鼻子,嫣红的朱唇轻轻抿着唇角透露出他的紧张,站起身走出宫殿,张望着,顾盼间流露着忐忑的心绪。

风王已经入城了,没想到她来的如此之快···

进入王宫的雅君跟随着桑玥绕过大大小小的走廊,终于在一处宫殿前停住了,门匾上刻着两个大字“金殿”,只是雅君的视线却被门口的紫色吸引住了,熟悉的紫衣,熟悉的媚眼,几分似的容颜,让她几乎看到了楼瑾的身影···

丹泞看到雅君的那瞬间如同被勾走魂般,眼中透着痴迷,跪下地盈盈一拜:“丹泞参见主子。”

雅君回过神,跨步走了过去,捏起他肖尖的下颚,左右看了看,抽回手放到身后,声音有些淡漠:“主子可不是乱叫的,并且以你的身份应该自称奴才对。”说完后,便抬腿走进了宫殿。

一脸期盼的丹泞瞬间呆滞原地,咬的唇/瓣都快出血了,难道自己就这么入不了她的眼吗!

雅君凉凉的话再次传来:“你的任务已经完成,日后不必再穿紫衣,另外本王会重赏于你。”

丹泞听完,只觉得自己今天精心打扮是那么的可笑,甚至自己身上穿的这身紫衣更是让他觉得刺眼,气闷的站起身跟了进去。

雅君无心观赏殿中的摆设,扫视了一圈后看到床榻纱幔下的模糊身影,直接走了过去,刚准备拉开纱幔手腕便被某人的手抓住了,不悦的转头对上那双湛蓝的眼眸,冷道:“松手。”这小兔崽子活的不耐烦了么,竟然敢来阻拦她。

桑玥倔强的瞪着她就是没有松手的意思:“你们刚刚说话什么意思?他叫你主子,难道不是六皇子?”手直直的指向后面跟来的丹泞。

雅君斜睨了一脸幽怨的丹泞,勾起唇角:“本王六弟给比他美的多,至于他是本王安插在这的眼线,而真正的六皇子早就被本王掉包了。”

丹泞双手捏着拳头,指甲狠狠的掐入掌心,恍若不知,耳中反反复复都是雅君刚刚那句话。

桑玥难以置信的瞪大眼,愤怒的一拳挥起雅君:“你个混蛋!不止拿甘蟾来戏弄我还有这联姻的六皇子都是假的!全都是你一手安排的!”

雅君没料到他居然会敢动手打自己,一个不妨脸颊挨了个结实,嘴角裂开了···雅君眉头一拧,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看到手背上的血迹目光冷却了下来,看到桑玥又一拳挥过来直接抬手捏住他的手腕,扯着受伤的嘴角冷笑:“看在你爹爹的份上,本王就饶你这一次,下次若再张牙舞爪的本王不介意剁了你的手喂狗。”

“你放手!”桑玥拼命的挣扎着,想要从她的手中逃脱,奈何就是挣脱不开,气的红了眼,怒吼,“你放开我!你个讨厌鬼!”说完便直接张口在雅君抓着他手腕的虎口咬下。

“啊,该死的!”雅君吃痛的抽回手,抬起手就想拍开桑玥,可看到他瞪着湛蓝色眼眸气呼呼的瞪着自己的时候不由想到某个人,放下了手,背过身,“出去。”

“不,你要对我母王···”桑玥回嘴,可是还没说完便被雅君转头来射过来的一记杀人眼神震住了,捏了捏拳不甘心的走了出去。

丹泞缓过神,连忙从柜子里找出纱布,慌里慌张的跑到雅君面前也不问直接拿起她的手便开始包扎,嘴上不忘道:“这后金的男子也真是太野蛮了,主···王上你没事吧···”

雅君本想抽回手,可当丹泞抬起头看着她的时候,那双媚眼让她无法拒绝,便不冷不热的“恩”了一声,任由他包扎着。

瑾儿啊瑾儿,待后金事情处理完,本王必会去找你···

也不知你长大了些没呢···

嘶···嘴角的痛感拉回雅君的思绪,吸了口气,只见手已经被包扎好,丹泞正拿着药膏替她擦着嘴角的伤口。

“王上是不是很痛?我轻点你忍着。”丹泞紧张兮兮的看着雅君,手下的动作越来越轻,生怕把雅君弄疼了。

这番模样看在雅君眼里,心中也没那么排斥他了,声音暖和了许多:“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待丹泞擦完后,雅君便侧过身拉开纱幔,看到床榻上躺着的人狭长的眼眸微眯:“这就是摸扎格金?她的呼吸怎么这么薄弱?”

放好纱布的丹泞听到这话,回道:“图君给了我一种无色无味的药用在了她的身上,她的身体应该到了极限。”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那抹厌恶之色恰巧落在雅君眼中,想到之前墨彤说图拉娅推荐他伺候摸扎格金,看样子是已经伺候过摸扎格金了,转身看着他:“丹泞,你是不是恨本王?”

丹泞一愣,呆看着她表示不解。

“是否恨本王将你送到了这里?”

“奴不敢。”丹泞反应过来立即跪下地,有些惶恐,“墨大人培养我等多年,就是为了能有朝一日替王上分忧解难,这是奴应该做的。”

雅君叹了口气,如果当初没有调换瑾儿,想必遭摸扎格金折辱的便是瑾儿了吧,可就算是重新选择她还是会送丹泞来这里,目光幽深的看着丹泞道:“如果你想,摸扎格金可随你处置。”

“真的?”丹泞欣喜的抬起头,没想到这样的重要人物还能交给自己处置。

雅君微微点头,让开身。

丹泞站起身从袖口里掏出一把匕首,看到这一幕雅君嘴角一抽,果然她遇到的就没有一个正常的男子,全是带刺儿的,这匕首都是随身携带的···

丹泞走到床榻边,掀开被褥,恰巧莫扎格金这时缓缓睁开了眼,双眼有些空洞模糊,可看到丹泞的时候眼睛明显亮了些,虚弱的唤到:“丹泞···”

“去死吧!”匕首无情的插/入心脏,莫扎格金瞪大眼似乎没想到自己的枕边人会对自己痛下黑手,目光落到丹泞身后的女人时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颤抖着手指着丹泞,半句话也吐不出:“你···你们···”呼吸急促,缓缓的垂下手,永远的闭上了眼。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