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情普什卡

危情普什卡
  • 主演:亚尼·卡普,法缇玛·萨那·纱卡,萨提许·卡素吉,HarshvardhanKapoor,SanjayBishnoi,SanjayDadhich
  • 导演:Raj Singh Chaudhary
  • 地区:印度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印地语
  • 年份:2022
谋杀案发生,一个外乡人可怕的折磨计划浮出水面,这在一个毫无生机的沙漠小镇掀起巨大波澜,也让一名资深警察看到了证明自己的机会。

危情普什卡第一集

苏云沁翻了个身,却发现身边是空的。

她坐起身,轻轻揉了揉自己的双眸,目光扫向四周。

屋中一片黑暗,静谧无声。

她掀开被子,正要找鞋想出门去看看,然而,这时……

嘎吱——

门开了。

苏云沁在黑暗的屋中抬起头来看向门口。

随着门打开,月光自门口倾泻入屋,落下一地银辉。

而站在门口的男人,身长如玉,挺拔颀长,浸润在月光之下。

有那么瞬间,她怀疑自己还没有睡醒,那是从画中走出的月下仙人。

直到沉稳的脚步声传入屋中,惊回了她发怔的思绪。

“还没睡?”熟悉而低沉磁性的嗓音传来,让她顿时回过神来。

苏云沁坐起身来,直视着正靠近的男人,反驳道:“你不是也一样没睡。”

风千墨在床沿边坐下,握住了她拉着被子的小手,“休息。”

没有多余的话,就只是简单的两个字。

苏云沁也明白他的意思,却什么都没有问,不动声色地从他的手中抽回了手,摸向了他的腰带。

“一起休息。”她咬重了四个字。

风千墨没想到她会如此说,竟有那么瞬间惊愕,但很快便收敛了心思,眼底渐渐浮上了笑意。

她说话间已经替他将外袍给褪下,随即挪动了一下身子,把床榻大半部分的空位让给了他,拍了拍。

“快,上来睡觉,早睡早起身体好。”

他眼神一深,如她所愿,躺了上去。

一入被窝,他便将她柔软的身子抓入怀中,紧紧抱住。

“风千墨。”闷在他怀中的苏云沁忽然抬起头来,用纤细的手指轻轻戳着他的胸膛,“你这样有些卑鄙。”

“嗯?”突然被男人骂成卑鄙,男人的表情微微沉敛了几分。

“你每天抱着我睡觉,慢慢让我习惯,日后……你回天玄后,我到时候怎么办?”

习惯,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事情。

当她完全熟悉和习惯这个男人的体温后,再让她突然之间失去,到头来她会很难过的吧?

风千墨的神色倏然一滞,揽着苏云沁的手更紧了些。

“现在,以后每天,都抱着你睡觉。”男人沉沉地说了一句。

听着他这话,苏云沁轻轻撇嘴。

这样对她做出承诺,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睡觉。”她抬起手,连忙捂住了他的眼。

眼前一黑,男人有些失笑,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不过是将她揽得更紧了。

……

天色微暗。

皇帝的寝宫里灯盏依旧亮着。

圣初雪看着满桌的奏折,烦乱地扶额,忽然有些烦躁地将桌上的奏折全数推翻在地。

“陛下,萧将军求见。”忽然,门外传来了侍女的声音。

圣初雪此刻满心都在烦乱的国事上,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所谓的萧将军是谁,皱眉问道:“哪个萧将军?我们圣女国何时有萧将军了?”

门外的侍女愣了一下。

“陛下,萧某乃天玄大将军。”萧湛的声音。

听见这男人的声音,圣初雪的表情有了轻微的改变,她坐正了身子。

“进来。”

书房的门才被推开。

若是这萧湛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她恐怕不会答应他进来。

可这个萧湛偏偏生得如此好看,她就没法不喜欢了。

门开了,萧湛一身显眼的绯衣率先映入她的眼帘,让她的瞳孔微微缩了缩。

“萧将军,请坐。”她故作淡定地扯过一本奏折打开来看。

萧湛看着她故作淡定的模样,妖冶的薄唇轻挑起一丝弧度,走至她的对面坐下。

“我来此,是不是打扰到陛下批改奏折了?”

圣初雪连忙从奏折中抬起头来看向他,笑着摇头说道:“哪里的话,没有。萧将军这是有何指教?”

“自然。”萧湛扬唇,“我是受太后之命来圣女国为我们陛下挑选一位德才兼备的女子,好带回天玄给我们家陛下做妃子。”

圣初雪愣了一下。

她没明白这话中之意。

“不过经过我这几日的观察,我发现,圣女国姑娘们虽多而优秀,可真正能称得上德才兼备的只有陛下一人。”

“你……”圣初雪的一颗心开始狂跳。

她这个年纪的女人,确实非常恨嫁。

更何况她的身份非常特殊,是一国君王,很难寻到一个满意的王夫。

可若是能去天玄,而做那天玄至高无上的帝王女人,这确实也是一件幸事。

就是……那时一夫多妻制。

在圣女国,只有一妻多夫制。

她皱了皱眉,似是在犹豫。

“您也见到我们陛下了,那日在春楼里。我想,倘若能与我们天玄联姻,日后对圣女国对你妹妹都是一大好事。”

“比如说?”圣初雪忽然好奇问道。

她倒是很好奇。

实则,她也很想逃离这个君王的位置,拜托那三名长老的牵制。

她想要的,就是自由。

她一直心心念念让自己的妹妹继承王位,日后她便自由自在,开她的春楼,让春楼长相俊俏的小倌服侍她。

这一切,光是想想都觉得美好万分。

不知道萧湛会提出什么条件……

“第一,你若是愿意,自然而然这王位便落在了你妹妹身上,到时候你便可以轻而易举地离开。第二,圣女国将会得到天玄的庇护,你又何乐而不为?”

“嗯……”圣初雪的心底多了一分动摇。

萧湛继续道:“更何况,我们太后一听说是你,很想见见你。”

“见我?”圣初雪猛地抬头看向萧湛。

她的心情多了一分忐忑和不安。

她不信,天玄的太后怎么就想要见她?更何况天玄与圣女国之间相差甚远。

“对,明日午时,仙阳酒楼里。”萧湛轻轻颔首,“太后会在那方等你。”

圣初雪的双手交握,竟是莫名紧张。

太后……见她?

萧湛微笑看着她的反应,想到自己的命令传达地差不多了,便站起身来道:“话已至此,萧某先告辞了。”

圣初雪看着面前的奏折,没有回应萧湛。

若是真的去了天玄,彻底把这圣女国的责任丢给了妹妹,那……

……

翌日。

苏云沁带着两个孩子在花园中散步。

静容忽然道:“小姐,咱们何时离开呢?”

“今日见到圣初雪,我会亲自与她说。”苏云沁看着远方两个孩子坐在花丛中玩乐,她的眼神一深。

真是奇怪,今日天气明媚动人,为什么唯独她自己觉得冷呢?

难道,这是离蛊后发作的日子近了?

她自从身上多了蛊后后,这蛊后一直未曾发作过,她也不清楚是否是要发作。

静容伸手挠了挠头。

其实他们不必要跟那皇帝陛下说什么,直接走就行了。

可看小姐的意思,好像是想最后说什么呢?

……

“主子,据可靠消息,太后与洛王都住在了仙阳酒楼。”金泽抱拳。

“嗯。”风千墨把玩着桌上的茶盏。

他没想到风千洛会与母后一同来圣女国。

只是……他们来做什么?

“属下有听到他们说话,好像是说有凤族人的消息。洛王为此来这儿,想要追踪那位凤族人的下落,好得到解蛊王的法子。”

男人把玩着茶盏的手微顿,眉一拧。

凤族的人?

他自然想到了天机子大师。

凤族人如今能遗留下来的,年纪应该都是极大的,比如像凤婆那样的。

“主子……”

“派人盯紧母后。”虽然风千洛在母后身边,他不必担心,可总觉得母后来这儿,还有别的意思。

……

午时,仙阳酒楼门口人头攒动。

热烈的阳光落在地面上,酒楼里人倒不多。

圣初雪跟在萧湛的身后来到酒楼,萧湛率先往里走,圣初雪有些紧张地双手握了握。

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那位天玄国的太后。

“不必担心,进来吧。”萧湛走了几步,见圣初雪竟然还站在门口,他停顿下脚步,转头看向她。

圣初雪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大步往里走。

“我……”

“请。”萧湛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做了请的手势。

无奈之下,圣初雪只好将所有的疑问吞入腹中,跟随着上楼去。

二楼紧闭的雅间,两名身形窈窕而妙曼的女子守在门口,见到她立刻替她将门给推开。

屋内,又有两名侍女替她将珠帘给挑开。

这位太后的排场可真大。

圣初雪心中暗自想着,人已经走近。

里屋里,一位看上去雍容华贵的女人正以优雅的姿态斜卧在贵妃榻上,两旁的宫女都在忙碌着替她剥水果。

女人妆容精致,保养极好,看上去好像才三十出头似的。

谁会想到,这竟然是天玄国当朝太后,应该是个年过半百的女人,却如此年轻。

圣初雪明知道自己是个君王,可在这天玄太后的注视下,她竟然略有一丝不安和矜持。

“圣女国陛下?”贵妃榻上的月淳坐起身来,看见圣初雪,微笑地将她打量了一番。

圣初雪绞着手指,轻轻点头。

“陛下请。”月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她落座。

圣初雪心中越发紧张,却还是乖乖走至备好的椅子前坐下,没有说话,整个人都拘谨地坐着。

“你也不必拘谨,哀家听闻我儿就在你们圣女国。”

“呃!”圣初雪想到了苏云沁,又不由得想到苏云沁身边那高大而气质矜贵的男人,虽然终日以银面遮脸。

危情普什卡

危情普什卡第二集

福全跟着他一起往祠堂的方向去,“少爷,都是小的做错了,少爷责罚小的吧。”

这回他是真错了,福全也不顶嘴也不狡辩了,就只剩下认错。

柳孟谦瞪他一眼,“你的账之后我再跟你算,少不了你的。”

他真是气死了,福全这小子,那么多嘴做什么?

福全点头,“少爷,小的等着呢,跑不了。”

柳孟谦叹气,“你啊,跟我娘瞎说什么呢?”

福全道,“小的也不知不能让老夫人知道陈大夫啊,小的哪里知道……”

其实他现在还不怎么明白呢,老夫人为何那么不喜欢陈大夫?

说什么六年前,六年前发生了什么呢?

柳孟谦看他眼,知道他好奇,也不瞒着了,要是再惹出点麻烦来还不知道怎么解决。

“六年前,我与陈姑娘是定了亲的,已经看好了日子要成亲。”,柳孟谦淡淡道。

福全瞪大眼睛,“啊?!”

“啊什么啊?”

福全忙道,“既然如此,那……少爷,怎么会是现在这样啊?”

“这个嘛。”,柳孟谦忽然停下脚步,看着远方道,“那时候她不懂事儿,不要你家少爷了,就这么回事儿。”

说着,柳孟谦加快脚步,去了祠堂。

福全眨眨眼,他是真没想到,少爷和陈大夫之间还有这回事儿呢,可真是……

怨不得老夫人不喜欢陈大夫呢,自己的儿子被人嫌弃了,她能高兴吗?

哎呀,他真是该死,这张臭嘴啊,都说了些什么啊?

柳孟谦到祠堂的时候柳老夫人正在点香,背对着门口。

他进去,柳老夫人头都没回就道,“跪下。”

柳孟谦看了眼,都是些老祖宗牌位,还有他爹的,跪也是应该的,便直接跪下了。

柳老夫人点好香,转身看着他,“谦儿啊,你可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娘,我如何就不省心了?”,柳孟谦看着她。

柳夫人咬牙切齿的,把竹条往桌上一拍,“你说,你一直不成亲,中意的女子是不是陈秋桂?”

柳孟谦倒是也直接,跪得笔直的,“这以前嘛,不成亲那是因为没遇上想娶的,这是真话,和秋桂没关系,可是如今……”

他看着柳老夫人,“娘,我也不想瞒着您,如今,我就是想娶,娶她为妻。”

这话一说出来,柳老夫人气得肝儿颤,拿着竹条指着他,好一会儿才把话说利索。

“你,你再说一次!”

柳孟谦看着她,毫不畏惧地道,“娘,说多少次都一样,我就是想娶她。”

柳老夫人急了,竹条直接抽下来,结结实实地打在柳孟谦的背上,柳孟谦尽管是忍着,还是咬紧了牙关,表情都变得狰狞了。

福全在后面看着,心都跟着一颤,忙跪下了,“老夫人,别打少爷了啊,都是小的做错了。”

“你做错了什么?不过就是告诉了我这件事罢了,没有你,我还要被这不孝子瞒到什么时候?”

说着,竹条又抽了下来,柳孟谦身子都跟着缩了缩。

这细竹条打在身上可真是疼,火辣辣的啊。

危情普什卡

危情普什卡第三集

小团子安心地靠在顾柒柒身后,等待着。

顾柒柒转过身,脸上的温柔,顷刻间收敛了起来,顿时浮现出了略显冷酷的专业神色。

她抽出随身带着的手术刀片,划开那个女孩的衣服。

找准了刀口,先是封住了附近的几个大穴,又准备好了止血药粉。

这才捏住刀柄,随即……猛地一抽!

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一瞬,那匕首已经被她扔在了旁边,而止血药粉已经在同一瞬,覆盖在了女孩的伤口四周。

大家这才后知后觉地,暗暗发出惊叹地咂舌声。

“神操作啊……”

“连一滴血都没有崩漏出来!”

“好帅的小姐姐!”

顾柒柒拔了刀,止了血,儿童公园的医务室医生才匆匆赶到。

顾柒柒从他手里接过急救盒子,找到手术针线,开始缝合。

很快,伤口完美缝合,包扎。

受伤的女孩心跳、呼吸、血压等等指标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甚至还轻轻掀起了一丝眼缝儿,冲顾柒柒感激地点了点头。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完美到不可思议。

医生看得一愣一愣的,忍不住问:“你居然可以不用麻醉不用助手,就能拔刀、缝合,太厉害了,请问您是哪家医院的外科主任……”

对方话说到一半,顾柒柒扬起小脸,淡淡道:“我不是什么主任……”

当这张精致、年轻的小脸出现在医生面前时,那自信而坚定的模样,一下子让医生想起来了。

“顾柒柒,你是顾柒柒!”

这女孩哪里是什么有经验的外科主任?

这女孩不正是昨天,帝国军医大学那个有名的学院赛决赛上,获得最终胜利的女孩么!

那个冠军医学生!

有资格参加世界医学大赛的超级学霸!

当时看直播的时候,他还和同事打赌,说帝国军医大学肯定请了托儿,那手术绝对不可能是一个普通女学生做得出来的,哪怕是天才学霸也不可能。

那学院赛是造假!

此刻,亲眼见到顾柒柒如天神之手般的手术过程,他服气了,相信了。

学院赛是真的,顾柒柒的惊艳医术,也是真的。

他顿时激动起来,忍不住放低姿态,和顾柒柒请教起专业技术来:“请问您刚才处理伤口,怎么做到一滴血都没漏的?按理说,拔掉凶器,血会溅一身的,可我看您受伤、衣服上都干干净净,这实在太神奇了……”

旁观的众人,瞠目结舌地看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医生,如此恭敬,几乎是句句都用“您”这种敬语,在和顾柒柒这样一个年轻小女孩请教问题,这画面实在反差太大了!

偏偏,顾柒柒丝毫没有在客气的,仿佛接受这样的崇敬,早就习以为常,十分淡定地回复:“主要是速度。一定要快。要控制在半秒之内,血就不会迸射。做其他手术的原理也是一样的……”

众人听着听着,终于明白顾柒柒为什么得到老医生这般尊敬和重视了。

能在专业领域做到巅峰的人才,是不分男女,不分年龄,不分资历的……

决定性的,是你的专业水准!

而顾柒柒,就是医学专业里,让人仰望的存在!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