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斯坦丁:神秘之所

康斯坦丁:神秘之所
  • 主演:RayChase,RobinAtkinDownes,GreyGriffin
  • 导演:Matt Peters
  • 地区:美国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Occult detective John Constantine is trapped in the House of Mystery, a secret domain where none can escape from.

康斯坦丁:神秘之所第一集

沈余听着这些话,脸色更是再次铁青了几分。没想到自己一句话便将唐尧推到了众人的对立面。特别是看着这些学院的人那副或谄媚或不屑的嘴脸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用手指指着众人,道:“你们懂

什么?那刘明算什么东西,当时若不是唐尧的话,又岂有刘明的今天。”“哦?”吴天豪手指头敲着桌面,戏谑道:“这么说的话,这位年轻的朋友应该还挺厉害的,居然连刘明医生都是因为你才有现在的名声,要不你给我们说道说道,要是说得好的话,说不定我就让你坐下了。

虽然说得客气,但吴天豪脸上的不屑和那种仿佛看待小丑一样的表情早已将他的心思表明出来。众人更是心中偷笑,想看这个被沈余教授捧得那么高的年轻人如何下台?

特别是其他三桌的人更是心中一阵快意,他们都没资格坐在主桌,这个陌生的男子凭什么一进来就坐在那个位置?每个人都有相应的位置,若是连这点都搞不清楚的话,那岂不是徒增笑话。

沈余还想解释一下唐尧才是治好陈子铭的人,但唐尧却直接伸手打断了他。

“算了沈教授,反正坐在哪里都一样,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唐尧道。

“可是你。”沈余还是十分生气,唐尧的医术连他都自愧不如,在场的更是没人能够比得上,居然被如此冷落,他自然为其不忿。

“嗯。年轻人总算还有点自知之明。”吴天豪点头,然后指着最靠近角落的一张桌子,道:“哪里还有一个位置,你就先坐在那里吧。”

像他们这种饭局应酬,一般都是按身份地位来选择座位的,最角落的那张桌子代表的便是在场中最没身份地位的。

“吴校长,你别太过分了。”沈余冷声道。

慕容慧同样一脸的愤怒。“哦。我怎么过分了。”吴天豪依然是那副不咸不淡的表情,仿佛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道:“这人还不知道是哪个角落疙瘩里冒出来的,我看在沈教授的面子没将他赶出去,还让他坐下来吃饭,已经是对他

莫大的恩惠了。”

“没事。”唐尧阻止了要发怒的沈余。如果不是不想让慕容慧和沈余难堪,他此时早就摔门离开了。

“我陪你。”慕容慧忽然说道。

唐尧摇头,拍了拍慕容慧的手背,道:“你就坐在这里吧。”

说完,他真的转身朝着最角落的那桌走去。

吴天豪看着唐尧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得意地看着沈余,嘀咕道:“这才对吗,年轻人就该知道进退,何必弄得大家都不愉快呢。”

沈余冷哼了一声,气呼呼地坐下。而慕容慧同样心情不悦地坐在了沈余旁边的位置,心中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会如此尴尬的话,她就不要带唐尧过来了。

众人见状,对吴天豪的溜须拍马更是热情了几分。沈余固然值得敬重,但那只是在医术上,他们想要高升,可还得看吴天豪的脸色,孰轻孰重,当然要分得清。

这间包厢容纳了四张桌子,坐在最角落这张的基本上是包厢内资格最年轻、最没有背景的一群人。但当唐尧坐下后,他们看向唐尧的目光便不自觉地带上了一种傲然。

“我说老弟,你也太不识相了,居然想去坐主桌,也得看看估摸一下自己几斤几两啊。”唐尧刚坐下,他旁边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立刻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劝道。“就是。那个位置可是特意留给陈罗生陈教授的。”一个画着浓妆,穿着十分清凉的女孩子道:“人家陈教授可是有望成为咱们离城大学最年轻的正牌教授,而且他老爹还是学校的领导,据说有很大的可能性

成为咱们离城大学的下一任校长。否则吴校长又怎么会特意给他留座。”

“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我来离城大学都快十年了,却连个副教授都不是,人家陈罗生马上就是教授了。果然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啊。”唐尧身旁的男人感叹道。

“得了吧。就你那样,也配跟陈教授比。”有人鄙视道。

“嘿嘿。”男人轻笑一声,不以为意,反而打量着唐尧,问道:“兄弟看着面生,不知道你在哪里高就啊?”

唐尧自己倒了杯饮料,喝了一口,道:“在离城大学图书馆上班。”话音落下,唐尧立刻感觉到了一阵阵鄙夷的目光。原本他们还对唐尧有些感兴趣,现在知道唐尧连老师都不是,只是在图书馆做一些杂活,心中的优越感油然而生。他们能坐在这里,多多少少都有点本事

,就算是负责图书馆的张哥在这里,他们都瞧不上,更何况是一个在图书馆打杂的家伙,根本不值得他们浪费口舌。“哎。兄弟,你既然在图书馆上班,那我还是奉劝你一句。等会自己去找吴校长喝两杯,他可是管着咱们学校的人事任命。到时候赔个罪,多说两句好话,说不定吴校长一高兴,你还能挪挪位置呢。”唐尧

身旁的男人笑道。

“赔罪?他也配?”唐尧将手中的杯子放下,冷冷地说道。

这话一说出口,同桌的人看向唐尧的眼神顿时像看傻子一样。人家吴天豪可是离城大学几位副校长之一,一句话便能断你前程。可这傻小子居然还一副心高气傲的样子,简直是榆木脑袋。

“真是个白痴。只是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跟慕容慧这个大美女勾搭在一起的。这要多瞎才能看上他啊。”此时,这样一个想法同时出现在同桌大部分人的脑海中。

接下来,再没有人主动找唐尧聊天,自顾自地聊着最近发生在离城的一些八卦。

“对了。你们听说了吗,青园山上的那栋一号别墅据说被陈茂拿下了。”有人忽然说道。

其他人闻言,立刻来了兴致。不管是陈茂还是青园一号别墅对他们来说都是梦幻一般的存在,只听过没见过。

“真的假的?”有人质疑道。

“当然是真的了。那天我去找林校长签一份文件,亲耳听到林校长跟人聊起过这件事。青园开放的那天,林校长同样被邀请了。他说的,难道还能有假。”

“啧啧。既然校长都这样说,那肯定是真的了。嘿嘿,若是我有生之年能去青园一号别墅参观一下,这辈子就值了。”唐尧身旁的男人一脸的憧憬和期待。

“切。”这句话出口,立刻遭来了一阵嘘声。但每个人的眸中都是闪烁着同样的光芒和炙热。他们奋斗一辈子恐怕都买不起青园一号别墅的十分之一。唐尧听得暗自摇头,若是让这群人知道陈茂将青园一号别墅送给了他,不知道他们会作何感想呢。

康斯坦丁:神秘之所

康斯坦丁:神秘之所第二集

不久之后,权正河与刘教授分别诊断完毕,然后开始书写自己的治疗方案。

等书写完毕之后,便由现场的一众专家、学者以及记者见证,并当场公布双方的方案。

先是刘教授的。他采用的是一种相对保守的方案,开了一张药方,利用十几种中草药熬制,辅以特殊的药引,预计三个月左右可以消除患者的肿瘤。

刘教授开出的药方,获得了在场的一众中医学家的认可,包括权正河在内,也当场发声,说这个药方的确可以消除肿瘤。

但接下来却话风一转,道:“虽然刘教授的药方没有问题,但这也是导致中医没落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话一出,当场哗然。

这算不算自己打自己的脸?刚刚还说这个药方没有问题,转眼又说导致中医没落?这什么跟什么?

“呵呵,大家先让我说完……”

权正河似乎需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慢条斯理道:“为什么我要这么说?大家可以先分析患者的心理。为什么现在的患者大多不愿意去看中医?

因为,现代的节奏太快,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慢慢熬制中药。而且相对来说,中药药性温和,效果似乎没有西药见效快。故此,人们现在习惯看西医,几片药,开水一冲就了事……”

这一点,现场的人倒是认同。

特别是一些常见的小病,比如感冒、发烧、肚子痛等等,一般人都会选择西药,甚至连医生都不找,直接去药店买一些药备用。

对于中药来说,的确要方便的多,而且不少西药还有胶囊或是糖衣,吃起来方便也不苦。

“但是,我想申明的是,这就是属于一种传统医术传承缺失的缘故造成的。中医,并不像普通人想像的那样见效慢。就拿这个肿瘤患者来说,西医的方法,必然是动手术。

动完手术,还要缝合伤口……总之,想要彻底痊愈,最少也得十来天吧?”

“嗯,这个的确需要十来天,而且要看患者的体质,体质较差的话,或许还要更久一些。”一个西医专家应了一句。

“好,那么我在这里可以骄傲地说一句,三天,只需要三天,我就可以让这个患者的肿瘤完全消失……”

“三天?”

“什么?三天?这不太可能!”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一片喧哗之声……当然,权家的人除外,他们倒是一脸坦然,似乎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

“这家伙在吹牛吧?”

另一边,花小楼等人也在关注这场直播。

其实,对于此事花小楼本来是不怎么关注的。但是,唐小婉对此事相当积极,加上在于欣的会所与权志勇二人发生冲突,所以,他就不免想要看看结果。

“不,当着这么多人,他不可能吹牛,三天,绝对没有问题。”

没想到的是,柳依依却淡淡回应了一声。

“哦?依依,你觉得他会用什么方法三天治好这个肿瘤患者?”

“银针!”直播现场,权正河掏出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晃了晃:“我用的方法就是银针消肿,辅助一些药剂帮助患者康复……”

银针治病并不稀奇,在华夏,几乎每个大小城市都有专门的银针针灸所。只是,效果真有这么神奇?

三天消除体内肿瘤?

就连林老也有些不信,当场出场道:“那我们倒想见识一下权家的银针绝技。”

“呵呵……”权正河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会让你们大吃一惊的……”

接下来,电视台画面一变,开始插播广告。想来,是现场在做准备工作,准备现场直播针灸过程。

这时,花小楼忍不住好奇道:“依依,银针真的有这么神奇吗?”

“远远比你想像的还要神奇……”柳依依叹了一声道:“银针真的很奇妙,许多看似治不好的病,却能通过银针解决。”

对此,唐小婉似乎有些不服:“依依,不是我相信你,可是我总感觉,银针这东西,大多都是用来活血化淤,治疗风湿之类。”

“没错!”柳依依点了点头:“但你说的是现在,以前的银针手法远远比现在有效的多,大多失传了……”

聊了一会,电视直播又开始了。

随着主持人煽情的解说,权正河手执银针,开始了针灸的过程。

据权正河说,整个治疗过程要分三天进行,第一天大约一个小时,后两天半小时即可。

柳依依一直凝神看着电视画面,一开始,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但过了七八分钟之后,眼神不由闪烁起来。

“怎么了依依?”

感觉到她的表情变化,花小楼忍不住问。

“刘教授输了,三天,这个家伙肯定能治好患者。”

“啊?”

沈冰冰眨了眨眼道:“依依,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啊?”

“因为这个人的确掌握了一些银针的精髓,重要的是,他并不是普通人,他有内气。在扎银针的时候,他将内气通过银针贯入患者体内,并通过特定的频率震幅,达到消除肿瘤的目的……”

“内气?”

听到这个字眼,花小楼有些愣神:“你的意思是说,权家的人,居然也是古武者?”

“也算不上古武者,其实,古代的一些知名神医,都修炼了内气的。只是,和古武者的又有所区别,他们修的是黄帝内经。

古代医者,不像现在这样成天坐诊,需要不时外出采药。山野间,蛇虫野兽出没,没有一点自保能力怎么行?

所以,那部古老的医典,便溶合了一些调息内气之术,而将内气运用到银针之术中,更能起到神奇的效果……”

“哇,依依,我太崇拜你了,竟然懂这么多。”沈冰冰由衷地感慨起来。

而花小楼却皱了皱眉。他自然相信柳依依所说的话,这么说,权家还真是有点门道,难怪如此嚣张。

而唐小婉也心事重重,喃喃道:“完了完了,看样子权家这次真的要打咱们的脸了。”

“靠!”

一听打脸二字,花小楼不由一拍大腿骂了一声:“不行,绝对不能让几个棒子打咱们的脸,依依,要不你去会会这几个人?我相信以你丰富的知识,那几个人绝对不敌。”

“我……我掌握的只是理论知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身体情况……”

……

康斯坦丁:神秘之所

康斯坦丁:神秘之所第三集

还未到警局,仲伟新的手机再度响起,这回却是一个陌生号码。

“你好,哪位?”

“仲警长,我是王望南。”电话里响起李云道的声音。

仲伟新反应了一秒,终于想起“王望南”是谁,狐疑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有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需要你协助。”李云道认真道,“事关你的前途。”

“前途?”说着话的时候,车已经再次驶入警局的停车场,“有话你就直说。”

李云道诚恳道:“这件事真的不适合在电话里讲,我想马上跟你见一面。”

“我现在有急事要处理,没空跟你绕圈子,想讲就讲,不想讲就挂了。”仲伟新对那个名叫王望南的内人国企员工总有种说不出的警惕,他隐隐觉得王望南没有表面地那么简单。

“不会耽误你太久的,而且我要跟你说的事情,不光事关你的前途,还跟今晚的大案有关系。”

下车后径直冲向办公室的仲伟新猛地刹住脚步,叉腰皱眉道:“王望南,香港是法治社会,你不要乱来……”

电话那头的“王望南”发出一声苦笑,说道:“仲警长,我要是干了坏事,还敢跑到警局来自投罗网?”

仲伟新微微一愣,突然转身,青年斜靠在石柱上冲他挥手。

“给你两分钟!”仲伟新眼副驾上的李云道,腾云吞雾的模样让他有种想抽人的冲动,最终还是没忍住,一把将李云道叼在嘴里的烟扯掉,扔在窗外“我说了,香港是法治社会,你在这里抽烟,小心我送你到控烟办。”

“可随手扔烟头也不对吧?”李云道腹诽道,不过他也不多计较,望着眼前一表人才的警界新星,主动伸手道:“再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李云道,中国江南省江宁市江北区公安局副局长兼市缉毒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

正皱眉盘算这家伙到底要干嘛的仲伟新愣在当场,嘴巴张得几乎能塞进一个鸭蛋:“你……你……你是大陆公安?同行?”仲伟新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作为警察的职业嗅觉告诉他,眼前这个既叫王望南又自称李云道的青年,手里一定有人命,而且还不止一条。

“是不是我更像是古惑仔而不是同行?”李云道苦笑道,“谁也不是生来就愿意当古惑仔的。”

仲伟新还是不太敢相信李云道的身份:“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的身份?”

李云道摇头:“事出突然,我本来是在这里执行任务,你懂的,这种脑袋别在裤腰袋上的买卖,谁敢把警官#证带着到处张扬?”

仲伟新一眼,道:“抱歉,你没有证据,我是不能相信你的。”

李云道点头:“这我能理解,换成是我的话,我也不相信。如果不是形势所迫,我也不会这么早就现身。”

“形势所迫?”仲伟新皱眉眼李云道,“什么意思?难道真的跟今晚的绑架案有关?”

李云道却没有直接回答,只问了一句:“还当飞机是兄弟吗?”

仲伟新没好气道:“这跟案子有关系吗?”

李云道点头:“也许有,也许没有。但我需要你的答案。”

仲伟新深吸了口气,无数思绪从脑中掠过,最后缓缓嘘出一口气:“你知不知道,在我们这边有个说法?”

“嗯?”李云道摇头。

“一世人两兄弟,有今生无来世。”仲伟新紧紧握着方向盘,两眼毫无焦点地望着前方,“飞机被捕那次,我足足一个礼拜没睡着,之后我告诉自己,我跟那种人渣这辈子都没有任何关系。再后来,青姨也就是飞机的老妈,死在家里一个礼拜多都没人知道。火化那天,我跪在青姨的灵位前发誓,只要飞机将来敢做坏事,我一定抓他。”

“那你为什么不抓?”李云道笑望向身边这个比飞机虚长两岁但思维和行事方式更为成熟的青年,“我就不信,他出狱这几年干的那些事,你找不到证据?”

仲伟新瞥了他一眼:“那是毒品调查科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之前是军装,现在是O记,只查有组织犯罪和非法三合会。”

李云道笑着摇头:“你就自欺欺人吧!”

仲伟新猛地转头瞪向李云道:“你什么意思?你别告诉我今晚的事情也跟飞机有关系!”

李云道笑道:“放心,跟你们兄弟俩都会有关系,但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就要的把握机会的能力和造化了。”

仲伟新被李云道越说越糊涂了:“你什么意思?我没功夫在这儿接着跟你耗时间了,里头一堆事情等着我处理。”

“你过来点……”李云道示意他凑过来。

仲伟新心想反正在警局,杀了我你也跑不掉,干脆心一横就把脑袋凑了过去,只是接下来,他却越听眼睛睁得越大,越听脸上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你说的是真的?”仲伟新惊恐地边笑得人畜无害的青年。

李云道耸耸肩:“是真是假你可以试试,如这次真的出了事,你们的警务系统会不会炸窝。”

仲伟新咽了一口吐沫,还是难以相信:“真……真的是……”

李云道点头:“算起来,她是我表哥的大姨子。”

仲伟新此时终于有点儿相信李云道的身份了,好奇道:“为什么不报警?我们警方可以处理,不行的话,还有飞虎队。实在不行,不是还有驻港军队……”

他还没有说完,李云道便指了指上方,摇头道:“这位不想声张,所以才让我这个明明是个卧底的人来处理这件事情。而且,我估计,很可能那群歹徒还不知道那三位的身份,可能还当是普通的有钱人家。”

仲伟新点头:“我也在好奇,怎么也没听说那三位被绑的到底是什么身份,而且……不好,拍卖中心那边报警了,我估计用不了多久,上面就会知道她们三个的身份,而且,现在的警察队伍,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纯洁。”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