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爱陌生人

别爱陌生人
  • 主演:米凯莉,TAE,朱家麟
  • 导演:李佑宁,沈丽滨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普通话
  • 年份:2006
影片讲述曾经遭到前男友的性暴力对待的心理医生秀珍,对陌生男性充满着恐惧和排斥,而她从事的却是心理医生的工作,经常会接触到许多陌生男性,自从遇上一个名为永平的陌生男子,生活竟悄然发生了变化。疑虑,猜忌,恐惧,不信任一系列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惧事件接踵而来,身边每一个人都可疑,最亲爱的人却最陌生…

别爱陌生人第一集

弈洪棋的话,给玄幽上尊带来的深深地震撼和冲击力,他们玄幽天不知不觉间,竟然招惹到了堂堂斩天上尊头上,真不知道是该说自己运气好,还是该说他们倒了大霉。

“我敬你是上尊,给你留点最后的尊严,否则这些话,你到死都不会知道。”弈洪棋冷声说道。

“嗬嗬,时也命也,老夫我自从接管玄幽天以来,便野心蓬勃,自认不输任何人,南域九天原本我计划周全,得到九天御令,便可命令九天三次,势必要让玄幽天更上一层楼,坐稳九天之首的位置,但是没想到被一人毁尽数百年谋划!可恨!亦可悲啊!”

玄幽上尊的声音,忽然变得苍老起来,他的模样,也从原先年轻的样子,变得苍老起来,那种变苍老的速度肉眼可见,眨眼就成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

这并非他所愿,而是他的身体跟神魂,都被弈洪棋封印进了虚空,生机流逝,所有的能力都被封印,在虚空中活不了多久。

“野心是把双刃剑,能杀敌,亦能杀己。”

弈洪棋这次倒是没有带着任何情绪,仅仅只是当一个旁观者,看着玄幽上尊被彻底封印进虚空中,直至化作虚无。

他还没死,但是如果没有人帮他脱困的话,等待他的,也只有死亡一条路了。

毕竟在无尽的虚空中,他的能力被封印,仅能依靠肉身保持着意识飘荡,这比直接杀了他更难受!

弈洪棋驻足了片刻,默然道:“一位上尊,应该足以震慑住他们吧?林小子,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

封水锏重新落入他手中,被他收起来后,也挥手散去了封水领域。

领域外面,众人全都停手,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一双双眼睛,带着各异的神情,只是当他们看到只有弈洪棋一人出现时,全都为之震撼!

不管是玄幽天那边的人,还是凌绝上尊这边的人,都有些被震撼到了,难道,真的被弈洪棋杀了一位上尊?!

那可是上尊啊!

那一众尊者,更是头皮发麻,浑身发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觉得有股冷气直冲脑门,那种震撼,不亚于一个普通人看到了屠杀场面!

且这时候天际之上,忽然变得黯淡不少,有血雨落下,滴滴答答,像是打在了每一个人的心脏上!

上尊陨落,一条大道的掌控者丧命,天道有感,天地同悲!

故而降下血雨,为丧命的上尊悲戚!

封印进虚空,严格来说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脱离了修真界,跟死了无异。

血雨降下,场中所有人全都沉默了,即便是在看到这么多上尊出现,即便是他们已经爆发了大战,即便......他们想到了一万种可能,但唯独没有想过,会有上尊陨落。

这不是金丹境不是元婴境也不是分神境,而是上尊,整个修真界都没有多少的上尊,一个超顶尖势力的顶梁柱!

死了。

压抑而沉闷的气氛持续了半响,最终还是弈洪棋率先开口说道:“本尊的私人恩怨报完了,你们接下来要做什么,与本尊无关,本尊也不再插手,当然,若是你们赤玄联盟想要找本尊的麻烦,我羿家,欢迎之至。”

丢下这番话,场中才响起此起彼伏的倒吸凉气的声音,弈洪棋漠然的看了赤羽上尊一眼,然后直接身影消失离开。

他带来的那些尊者,羿飞弈白等人,也是跟着离开了此地。

无人阻拦。

赤玄联盟,出师未捷先死一位上尊,旁边还有凌绝上尊等六大上尊虎视眈眈,拿什么阻拦?

等羿家的人全部离开,赤羽上尊、天罗上尊、青阳上尊、玄阳上尊四人,面面相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玄阳天在九天之中的存在其实一直很低,主要原因就是他们一直笼罩在玄幽天的光环之下,就好像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弟弟。

作为弟弟天域,以往都是玄幽天做什么,他们就跟着做什么,现在玄幽上尊死了,玄阳上尊是几人中,心情最忐忑和糟糕的。

因为他不知道,凌绝上尊等人,会不会对他们动手!

很难说。

羿家的人离开之后,凌绝上尊等人也是从之前的震撼中反应过来,血雨并未落在他们身上,被他们周身的护体天地之力给规避开,而凌绝上尊此时也是看向了赤羽上尊,一脸戏谑的问道:“赤羽,你现在可还想要跟我们一决高下?”

“哼!来日方长!”

赤羽上尊怒哼一声,丢下这句话后,身影也是直接消失了。

没法打。

死了一个,剩下四大上尊,怎么跟凌绝上尊这六位上尊打?

而且玄幽上尊的死,对他们的士气打击本身就巨大无比,最关键的还是他们喊来的帮手水云老人,这位强有力足以扭转战局的人,被天外上尊给劝走了,这就好像本来买了彩票已经开奖中了一个亿,结果工作人员告诉你这次开奖出错了一样。

憋屈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赤羽上尊现在的心情,他胸口有股怒火,急怒攻心下口吐鲜血都不奇怪。

五行领域泡汤,阴阳之力更是没办法融合,赤玄联盟注定成为一个笑话,除非他之后还要继续谋划出手找回损失的颜面,但何其之难?

天外上尊的出现把浮限天跟昌和天的两位上尊都炸出来了,面对这六大天域,赤羽上尊至少还要再找三大上尊才能够对抗,可是,他去哪里找这三大上尊?

倒不是说他不认识三位上尊,问题的关键在于谁会在明知道六大天域强势之时还冒险来帮他?

赤羽上尊走后,天罗上尊跟青阳上尊,也没有久留,几人甚至都没去看玄阳上尊一眼,就全都带着人离开了。

赤玄联盟,土崩瓦解!

剩下的玄幽天众人还处在大脑当机浑浑噩噩的状态,上尊没了,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度过接下来的危局。

至于玄阳上尊,此时也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留,他现在有些骑虎难下。

别爱陌生人

别爱陌生人第二集

宋卫国笑眯眯的站在不远处,礼貌道:“我大概已经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我为我的职员感到羞耻,这不是一个大企业的员工该有的素质!”

夏曦眯起眼睛,宋卫国她还是认识的,关系嘛……

一想到这人把魔王殿的海报挂在办公室,还把等身抱枕放在休息室里,她整个人都觉得有些异样。

“然后??”

夏曦神情淡漠。

“华宇是诚心想跟苏氏合作,今天来,也是诚心想细谈将来合作的方向,我们BOSS已经在会议室等候苏米小姐了。”

夏曦挑眉,这么有诚意??

再看看那几个瑟瑟发抖的前台,苏米笑笑:“可以,不过谈判还没开始,华宇便已经欠我一次了。”

她点了点那几个前台,几个人吓得瑟瑟发抖,头都不敢抬。

“我知道,我会给苏米小姐满意的答复的。”

夏曦这才点点头:“那好,看在宋总的面子上,我们就不走了,不过……”

她侧头看看几位前台:“我也给你们一个忠告,这样的前台,要么换掉,要么重头好好学习下礼仪规矩,不然,华宇看起来跟下三滥的公司又有什么区别??”

以前没发现,现在换了个身份,才知道这些前台到底有多么糟糕!!

宋卫国抽了抽嘴角,心里多少有些不快。

苏氏的这个苏米,是不是太狂妄了些??

瞧瞧说的这些话,好像根本没有把华宇放在眼里似的。

然,宋卫国也并没有想错,夏曦的确没把华宇放在眼里,要说的话,就是没看的多重,这是战御的企业,她从来不惦记,也从来不畏惧,苏氏跟华宇比起来就是贫瘠了一些,但那又如何??

没有人敢说自己一定长盛不衰,公司也一样!

她坚信,有一天,苏氏一定能站在比华宇更高的位置上!!

她也在为此不懈的努力!

“请跟我上楼!”

一行人直接来到华宇顶楼,没人比夏曦更了解这里。

平常别的艺人都在楼下训练,就她在顶楼训练,而且还可以挨个屋乱窜,这叫特权。

然而宋卫国并没有把她往战御的办公室引,而是直接带入了会议室。

一进门,便能看到一个男人,背对着她们,立在落地窗前。

这个人明显不是战御,他比战御要高,整个后背极具张力,拉紧的西服勾勒出精壮的脊背,这明显是个成年男人的背影。

不是战御??那是谁??

不是说是华宇的BOSS要跟她们谈么??

夏曦皱了皱眉,战御在搞什么??

“您好,我是苏氏的陈楠,很高兴见到您,战先生。”

落地窗前的男人缓缓转过身来,露出一张跟战御七分相似的面容,只是这张面容少了几分冷肃,多了几分粗狂,显得那么豪气万丈,又那么冷峻洒脱。

见到陈楠,战徵笑笑,从容落座:“请坐,我是华宇的总负责人,我叫战徵。”

简短的介绍之后,战徵直奔主题,大刀阔斧的意见和精细的细节,都让夏曦叹服,她突然觉得今天没白来,至少能在战徵身上学到不少东西,不过,这人是战御的哥哥??

别爱陌生人

别爱陌生人第三集

第53章 所谓的一家人

很快,常冬花和张春梅端着猪肉走回到这边,李水生当即拔出常冬花头上插的一根银簪子,然后接过碗,将簪子小心的插进猪肉里面检查。

在场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只有李西月看着他那么认真的动作,内里却憋着笑,我的天,要不要装的这么专业?虽然说这个银子试毒从科学角度看是没毛病,但是看那李水生一脸装逼的模样,实在是有点滑稽。

半晌,李水生将簪子拔起来,然后细细的察看簪子的顶端。

“怎么样,水生?这肉是不是有问题?”常冬花迫不及待的追问。

杨淑兰更是紧张的大气不敢出,紧紧攥住李西月的手,李西月一直淡笑着让她放宽了心,不用担心。

在众人的注视下,李水生皱起眉头,面色越发难看,但却迟迟不开口。

“二叔,到底有没有毒您倒是给个准话啊,刚才不还口口声声指责我娘吗?现在怎么又不说话了?”李西月戏谑的开口提醒他。

李水生面色越发难堪,“这个……这猪肉确实没有毒,如果有毒的话,这银簪子的底端应该会发黑,但这簪子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怎么会,不可能!这猪肉绝对有问题,水生你确定吗?会不会是你看错了,还是这方法不管用?”常冬花仍旧不肯死心。

李西月转头看向老李头,“爷,二叔的话您也听到了,这肉分明没有毒,我娘好容易得来一些肉,想着毕竟是一家人,有好东西当然不能忘了大家,这才分出来大半,没有想到这半句感谢的话没有,却还惹得一身脏……这又算是怎么个理?”

老李头面色晦暗不明,半晌,无奈的摇摇头看向杨淑兰,“淑兰啊,这事儿确实是你娘和冬花不对,不过说到底都是一家人,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现如今她们也上吐下泻一个个不舒服,你们娘俩多谅解……”

李西月一听这话,当头来了气,呵,诬陷起她们大房倒是一个个嚣张跋扈,现在分明是张春梅呵二房,这老李头就这般袒护,委实过分了些吧。

“爷,你这……”李西月正要说什么,杨淑兰却抢在她前头忙点头。

“是是是,爹您说得对……我哪儿能责怪娘和冬花啊,我看她们一个个上吐下泻,我心里也不好受啊……”

张春梅冷哼了一声看着杨淑兰,“得了吧,别给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怎么偏只有我们几个着了道,就你们大房的一点事儿没有?!指不定你肚子里装着什么坏水儿,一天盘算着要怎么害死我这个老婆子吧!还有西月这个丫头片子,我看留不得,赶明儿我就让张媒婆给你找个便宜人家!”

“老婆子,少说两句吧……”老李头在一旁听的有些不耐烦,才说了一句,张春梅当即一脸委屈的哭嚎起来。

“老天爷,我这老婆子一把年纪了,给他们李家延续香火,这么多年来拉扯这么大个家我容易吗我?现在可好,你们一个个的都嫌了我,一个个的都怪我头上来了是不是?干脆让我死了算了,死了你们可就高兴了!”

一边喊着,她猛地朝一旁大树冲过去,作势要撞上去,被老李头和李水生忙拦住,老李头满面无奈,“好了,回屋子去吧,方才的话是我说的不对……”

杨淑兰也忙上前,“娘,我们哪儿有嫌您,您千万保重身体……”

张春梅却伸手狠狠推开她,“滚!我见你这张丧气脸就来气!别让我再看到你这张脸!”

杨淑兰被推得连连后退,李西月见状,忙上前扶着自己娘亲,对于张春梅的言行举止表示非常不满,正要开口,却被老李头喊住,“好了好了,西月你和你娘先回自己屋子去吧,你奶她正在气头上,莫要放心上。”

杨淑兰也拉住李西月的衣袖,不让她有说话的机会,两人很快回到自家屋子里。

李西月对此心有不满,却也只能默默放在心上,来日方长,这次事情不过是给那些人的一个小教训,但没有想到的是她们却变本加厉。

李青山一早听见外面的吵闹声,却因为不能下地,只能干着急,眼下见李西月娘俩回来了,便急忙开口询问刚才发生了什么。

李西月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杨淑兰却低垂着头坐在一旁,神色沮丧,“青山,都是我不对……都是因为我,娘她才会这么生气的……”说着,她忍不住哽咽起来。

李西月听的心里憋屈,“娘,这事儿怎么能怪你?本来就是二嫂和奶她们不分青红皂白的诬陷是我们下毒,我们才是好心被当做驴肝肺。”

李青山神情复杂,沉默半晌却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唉!”

他盯着自己的伤腿,突然握拳狠狠的要砸下去,李西月心里一紧,忙伸手阻拦,“爹,您这是干什么?!”

“别拦着我!我就是个废人!要不是因为我断了腿成了残废,你们娘俩也不会这样处处吃亏!”李青山悲愤的低吼,身为一家之主,他迫切想要保护好自己的妻儿,却心有余力不足。

李西月听着心里难受,忙劝解,“爹,我说了我有办法能治好您的腿,您千万不要这样自暴自弃,不然岂不是更叫人看低,您放心,有我在,一定不会叫咱家人吃了亏去!”

这时,李南林也小跑着上前,握着李青山的手,“爹,我姐她可厉害了!现在大哥都不会再让我帮他干活儿,奶她也不会总是无缘无故的责怪娘了!我也要努力吃饭,努力长大,长成一个男子汉保护姐,还有爹娘!”

南林稚气未脱的一番话让在场其他人都有些动容,李西月更是不由得想起前世自己的弟弟,他也曾经说过这样要保护她的话。

这让她更加坚定了要尽快找到‘太岁’的决心,只要一家人在一起,不管未来多少未知的艰难险阻,有了奔头,她一定会毫不畏惧的大步朝前走下去,况且自己还有个无敌外挂!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