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1989

黑马1989
  • 主演:彭斌,王磊,张志德
  • 导演:罗真,华永庄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89
抗日战争时期,皖南清河镇,孤儿天星和葫芦,栖身山洞,以讨饭为生。爱犬黑马与他们相伴。一天黑马发现了受伤的新四军战士方刚,天星和葫芦将他救回山洞精心照料。方刚归队心切。天星和葫芦瞒着他找到队伍,回来后却发现方刚被“黄狗子”抓走了。在天星的帮助下,新四军抓到周连副,得到线索。陈参谋带小分队夜袭保安团部,在天星、葫芦和黑马的配合下,顺利救出方刚和其他伤员。天星黑马和葫芦开始了新的生活。

黑马1989第一集

方奇一个激灵坐起来:“咋了?”眼睛扫过约瑟,那家伙还睡的跟死猪一样。

苗苗麻溜地下床对方奇招招手朝着外面走去,只因为他们雇佣的是小船,行驶速度快,又方便。所以这个船舱就是给他们三个住着,两个水手和船长就在甲板上控制着船只。

方奇吹灭了灯火跟着苗苗推开舱门蹑手蹑脚地来到外面,小小的船长室里黑灯瞎火不见亮光,唯有尖角帆桅杆上的桅杆灯跟鬼火一样飘忽不定。

“咦,这三个人跑哪去了?”方奇猛然站住了,四处黑越越的不见一丝亮光,只能隐约看见远处海岸灰白色的剪影。船只还在向前航行,但是现在风小的几乎感觉不到,船只前行的速度也是超级慢。

两人来到船头,方奇还特意从船尾绕行了一圈子,可是这船很小,屁大点地方哪能藏住人呢,回到船头见苗苗站在那儿发愣,便说:“可能是他们想下水洗澡,也可能是想下水捞几鱼上来做汤。”

苗苗翻他个白眼儿:“都啥时候了,拜托你正经点好不好!”

方奇只得耸耸肩膀不再吱声,“那你说他们是到哪儿去了。”忽然一拍大腿,“卧槽,他们被水妖给卷走了。”

“放气!”苗苗低喝了一声,朝前面的黑暗看过去,方奇也顺着她看的方向往那地方瞅,就见影绰绰有几个黑影子晃动,虽然他俩眼神非常好使,可是终究离的太远了,只能看到海面上有几个黑影不知道在干什么。

“卧槽,海上也闹鬼呀。”方奇忍不住又要逗比了。

苗苗狠狠掐了他一把,还低声喝道:“不许叫!”

方奇只得捏着鼻子不敢吭声,过了好一会儿,那几个黑影又消失了,好像那几个人跳入海里似的。

方奇说:“这三个家伙不会有毛病吧,有毛病没关系,咱是神医呀,这特么把船扔在海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算怎么回事嘛。”

苗苗正要结个法诀,忽然就觉得船后一阵水响,接着船身一沉,有人跳上船来。方奇和苗苗扭头朝后面看去,就见一个人翻在甲板上,还浑身是血,正是两个水手之一,两人朝后面跑去。

方奇正要扶起那人,又一个扒上船帮,苗苗把他拖上船,这人也是一身鲜血淋漓,看清楚面貌确认是船长。方奇要去点灯,却听那船长低低的声音说:“别亮灯,你去把桅杆上的灯也弄灭了,别出声,水底有东西。”

苗苗去桅杆边一拉绳子,上面的罩子掉下来,将火头盖灭,顿时船上陷入一遍黑暗。

方奇便在黑暗之中手脚麻溜地给两人止血,可是这俩人惊吓过度,加之在水里刚出来,冻的连哆嗦都没法哆嗦了。方奇只得给他俩先度入少许真气,先不让两人冻僵。跟苗苗一前一后把两人拖进船舱里,关上门点亮灯火。

方奇给两人疗伤,苗苗则出去把风,防止海底的那个东西再蹿出海面打翻小船。

此刻,两人已经昏死过去。从船长所说的“水底有东西”,大概是指像大章鱼那样的大怪物。两人身上的衣服被撕咬的破烂不堪,身上皮肉几乎被剥了一条条似的,从其后背的几处伤痕上来,好像是被某种怪物生生撕扯下来,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方奇吐纳出一口浊气,两只手捻出两团蓝色火焰,但并不是直接给两人疗伤,而是将火焰注入两人体内,让他们激活自身强大的处愈能力来修复伤口。

做好这一切,方奇才收起法势,一抬头就见约瑟正两眼炯炯有神地看着他,乍一看到这眼神,方奇便有一种冰彻透骨的寒意,这厮咋是这种陌生冷厉的眼神,莫非这海底的东西跟他有关系?

约瑟见方奇盯着他,倏然一惊,偏过脸去,讪讪地问:“这两人怎么回事,怎么弄伤成这样?”

方奇在火盆里添了几块木炭,让火焰燃烧的更旺些,拍手坐在床边拿出小烟袋来点着,“约瑟,你是不是知道海底有东西啊。”四下看了看,问道:“咦,你的老鹰和狗呢?”

约瑟扒在床板上朝下面看,那只黑狗从床底下爬出来,过会,黑鹰也从床下下面走出来。

“两个家伙大概是睡的太沉,这两天跑的太远。”约瑟解释道。

方奇喷出烟雾来,只“哦”了声便起身出门,苗苗坐在船长室里,面前放着一盆子红艳艳的炭火。方奇推门进去,把刚才情况跟苗苗一说,她惊讶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杀了船长和水手对他有什么好处?”

方奇摇头:“是啊,我觉得他的眼神太陌生太凌厉了,根本就像另外一个人。我感觉这家伙的阴气正在一点点消退。退的越多越快,他也就会越来越会失去理智。我觉得他是海底的怪物。”

方奇和苗苗能分身,能施展神智。作为喝了莉莉丝鲜血的约瑟活死人,魂体出窍再聚魂化形应该不是难事。活死人失去理智,就会像死人谷里那些灰白的东西一样狂乱,且不受控制。

苗苗两眸在黑暗之中目光灼灼地看着方奇:“那么,咱们得小心地提防着点了,千万别再出这种事情。”

为人治病本是件好事情,可是换作约瑟这样的活死人,恐怕也只会激发他身上的狂乱,让其失去理智而杀人。不管怎么说,等到那两人苏醒过来再详细问问细节吧。

方奇想到此处,便说:“这事怪我,在给他治病之前,没能想到这点,当初就应该考虑到他会失去理智。他跟随的两个东西也只受他的指挥,所以我还是回去给他控制下病情。”

想到把两人跟约瑟放在一个船舱里,便有一种将狼和羊关在一个圈里的感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惊悚了,马上便扭头往船舱走去。

他火急火燎地推开舱门,就见两眼通红的约瑟蹲在船长面前,长长的舌头好像是条扭曲蠕动的红蛇,舌头上还带着一截子尖刺,正瞄准船长的额头准备一尖刺戳下去。

黑马1989

黑马1989第二集

第1955章 门派发展

接下来的时间中,流云宗不费什么功夫便扫清了蓝琼平原,成为这九万平方公里内的唯一主宰。

而玄天阁又一批的支援再度到来,这一次足足运足了二十万的仆役人手,还有大量的粮食和蔬菜的种子等等资源。

流云宗的驻地不断的扩大着,三个月后已经将原先的蓝琼宗遗址给尽数占据了。

每天宗门内都有着热火朝天的场景,一座座新的建筑物平底崛起,新的灵田药圃也都成了规模,整个流云宗之内已经有超过三十万的人口。

还有一些灵石矿脉,也都进行了开采运输,整个流云宗都进入了一种高速发展都状态!

而庄弈辰终于可以利用灵石矿脉毫无顾忌都进行修炼,肉身都境界已经冲入了天境七品的境界。

不过除开他自己之外,却是没有人知道他都肉身达到了如此的境界,若不然都会大呼怪胎妖孽。

这一日,庄流云忽然拿了一份好像圣旨一样的东西匆匆而来,俏脸显得有些凝重。

“什么事情?”庄弈辰见她还有些青涩的俏脸出现了老成的神态,不由有些好笑。

“一飞太上,我们宗门晋升了!”庄流云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说道。

“噢?宗门晋升?”庄弈辰好奇的问道,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这种小宗门还有晋升的事情。

“是的,我也是最近刚刚从厉爵前辈哪里知道!圣境之下的宗门分为三个层次,最差的为山丘级宗门,其次为平原级,最后到大荒级。”庄流云轻声说道。

“噢,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一统蓝琼平原,所以宗门等级就提高了!”庄弈辰笑了笑说道。

“是的!山丘级宗门,最强者不会超过天境三品!而平原级宗门,最强不会超过天境六品!而大荒级的宗门则是可能拥有天境九品的巅峰强者!”庄流云接着说道。

“噢?那先前蓝琼平原最强的蓝必成也不过是天境四品!”庄弈辰奇道。

“蓝琼平原的实力,在所有平原的实力应该是最差的吧!”庄流云苦笑着说道。

“难怪了!”庄弈辰点头,而庄流云接着说道:“晋升平原级宗门乃是不可违逆的,因为这是属于洛神洲几大巨头宗门的联合命令,违逆者杀无赦!”庄流云叹了口气,本来宗门晋级乃是好事,也能名正言顺,但对于刚刚发展的流云宗来说,却绝对是不妙!

庄弈辰神魂灵光一闪,而庄流云又道:“三天之后,便是平原级宗门的淘汰战,每个宗门都要派出十个强者,参与战斗!”

“规则是什么?”庄弈辰皱了邹眉头,如果规则对蓝琼宗不利的话,那就麻烦了。

“生死战!如果有一个宗门全员战死,那整个宗门都要沦为奴隶!”庄流云肃然说道。

“生死战!原来如此!”庄弈辰心中顿时放心了,这样的规则,对于他来说却是极为有利的。如今流云宗整体的实力不行,唯一突出的就是他这个太上长老和阵法的力量,若是一个人只能出场一次的话,那就苦逼了!

但是现在这样的规则,生死战下有一个人活着宗门就能不灭!这就意味着一个人可以出场多次,这算是一个利好吧!

不过三天之后就要进行这平原级宗门的淘汰生死战,在这个以后宣布流云宗为平原级宗门,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意思,那是不言而喻的。

“高城山,孙凤人?抑或是庄可夫?”此时庄弈辰脑中闪过这三人的名字。他几乎可以断定这是一次刻意针对流云宗的阳谋,但是却无可奈何!

这是洛神洲的规矩,也是巨头们的权威所在,一旦他敢违逆,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恐怕设计出这阳谋之人此时也没有想到,他的肉身境界已经到了天境七品,比同级的凶兽更加的凶残。

“好了,这对于我们是个好事!随便挑几个人跟我去吧!”庄弈辰起身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了!”庄流云喜滋滋的说道,庄弈辰虽然说是随意挑几个人,但谁希望跟在他身边,为了抢这些名额,说不定会打破头。

当然,除开庄弈辰之外,葛冲必然要占据一个名额,除此之外庄流云怎么会让自己缺席呢!这就只剩下几个了,要怎么安排,庄流云也不禁感觉到有些头疼。

果然,消息一传出去,流云宗内便是沸腾了起来!那些收复的天境强者们不敢相争,但是流云宗庄家子弟们却是互不相让了起来。

最终闹到不可开交,只好以抽签的方式来处理剩下的七个名额!三日之后,一艘飞舟忽然出现在流云宗上空,那比玄天阁用来运输物资人口的飞舟还要庞大数倍,十分奢华气派!

而那飞舟之上,此时居然有十道圣气浮现,震慑八方。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男子忽然悬浮在空中,周身圣力澎湃,令人感觉到惊惧。

“流云宗出战十人何在!”中年男子声音宏亮肃穆,不怒自威!

“流云宗出战者在此!”庄弈辰带着流云宗的九人踏前一步,平静的说道。

“嗯!”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圣力化虹之下,将十人都卷入了飞舟之中。

到了飞舟之上,一名天境九品修为执事模样的男子便沉声呵斥道:“你们的房间在飞舟十层最左侧五间!”

“是!”庄弈辰平静的点了点头,便带着人去了!那执事眼眸流露出了诧异之色,不过很快就归于平淡!毕竟像他这样专门负责的平原级宗门生死战之人,见过的人都不知道几许,就算是见到一些特殊的天骄,也就见惯了。

飞舟十层最左侧五间,属于整个飞舟最上层的了,而且颇为简陋寒酸,一进去就就有人面露不忿之色!

“这不是小看我们流云宗吗?”庄流云娇声喝到,其余之人也都七嘴八舌!

“好了,废话不要太多,先想下接下去要面临的战斗吧!很明显,就是因为我们实力不济,才会遭受到如此的对待。”庄弈辰淡淡的说道。

黑马1989

黑马1989第三集

他的公寓里,还有她穿过的衣服,没有几件,本来是打算替她添置很多的,但是没有来得及他们就决裂了。

无数个夜里,秦安澜不是没有后悔过。

如果在嘎那的那个晚上,他没有要她,是不是他们还会在一起,还会在一个屋子里,像是朋友一样地生活着。

他知道不可能……他们总会突破那条防线的。

现在她走了,也好。

日子久了,他以为自己忘记了……

只是在失眠的夜晚,他还会拿着他们的照片看,还会再看看。

四年后。

秦安澜在B大挑选新人时,见到了裴七七。

意外的,她是唐煜养着的女人。

他留下了名片,觉得她可以成为下一个叶凉秋。

叶凉秋是个傻子,四年了……她23岁了,还没有回来。

离开B大的时候,秦安澜看着自己的手机,喃喃地说:“叶凉秋,你再不回来,就老了,娱乐圈还有你的位置吗?”

他看到裴七七时,只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时细细想来,才觉得她像叶凉秋……只是裴七七的长相显得要娇憨一些,而叶凉秋是完完全全地冷。

秦安澜看到了唐煜,唐煜抱着裴七七出来……

他坐在车里,淡淡一笑,抽了支烟——

唐煜都找到喜欢的人了……时间,过得真快!

后来,他和才回国的沈莲在餐厅里又碰到了唐煜和裴七七。

显然,这一次他们的感情更好了些……

秦安澜觉得寂寞。

B市某疗养院。

叶凉秋站在王彩云的病床前,表情有些淡漠……

她的身边,牵着一个小小的男孩子,大约三岁的样子。

医生在一旁,用低沉的嗓音宣布了王彩云的死刑:“王女士大概是熬不过这两天了。”

叶凉秋没有出声,目光一直落在王彩云的面上。

将死之人,行将朽木,本来就是刻薄的面孔更是有些死板。

叶凉秋静静地看着,心里有些悲凉。

四年,她仍是供应王彩云的医疗费,但却没有来看过她。

这一次,是因为王彩云熬不过去了……

最后一程,送送也好。

医生说完后,看了看叶凉秋,他知道她的名字,知道她是那个红极一时的女明星,但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四年。

他的心情很复杂,心想,大概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吧!

医生退出去,将王彩云最后的时间留给家人。

弥留之际,王彩云的神智反而清楚了些。

她睁开无神的眼,看着床边站着的一大一小,浊白的眼瞪大。

吊着吊瓶的手指微微往上抬,嘴巴也是一开一合,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凉秋……”

“是我。”叶凉秋的声音平淡,“这是我的孩子叶慕云。”

她没有叫妈妈,也没有让慕云叫外婆。

在她的心里,王彩云不是妈妈了,而只是养大她的人。

叶凉秋更没有去找自己的父母,王彩云说,她的父母很疼那个孩子。

她想办法找了又怎么样呢?

最后面对的,是陌生的眼神吗?

这不是她想要的,更何况这四年来,慕云的身体一直不好,她也没有精力。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