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蠢贼

疯狂的蠢贼
  • 主演:吴镇宇,林雪,颖儿,王太利,连晋,彭波
  • 导演:李凯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2
香港小混混乐爷(吴镇宇 饰)因欠下50万高利贷躲到了内地的小宝(彭波 饰)家;小宝因爱看黑帮片成天盼着去香港见大明星、入黑社会。为了弄到钱,乐爷策划了俩人行窃某集团董事长王世雄。不料入室后遭遇了冒到“东南亚第一杀手”的查尔斯(林雪 饰),查尔斯为还赌债受雇杀人,而雇 他杀人的有几拨人马。王世雄的女儿王诗宜(刘颖 饰)在被绑架之时,阴错阳差地被乐爷所救,但她失去记忆、智商低下。纯真而依赖的女孩情怀,令本想用王诗宜进行敲诈的乐爷迟迟未行动。就在乐爷想到了一个既可以拿到钱、又可以保护王诗宜的办法时,幕后真凶及其手下田基(王太利 饰)找到了他们,而杀手查尔斯也找上门来

疯狂的蠢贼第一集

奶娘见了她,立马行礼,“王妃。”

陈娇娘摆摆手,“抱着孩子呢,免了。”

“是。”

祺祐这时候已经九个月大了,已经会吐出一些简单的字眼,可是还不会叫爹爹或是娘亲。

见陈娇娘来了,祺祐愣了愣,估计是有些不认识了,毕竟她今日打扮得相当隆重。

“祺祐,不认识娘亲了?”,陈娇娘凑过去,温婉地笑着,对上孩子的时候,她的性子总是柔软的。

人有些不认识,声音倒是认识的,祺祐立马就高兴起来,“抱……抱抱……”,说着就张开手要陈娇娘抱他。

陈娇娘笑起来,拉着他的小手,却是没有抱,“祺祐,等娘亲把这一身脱了再抱你,乖乖,让奶娘抱。”

她这一身十分的繁琐,各种配饰,又是金线绣的,头上还有一大堆首饰,要是刮着祺祐就不好了,细皮嫩肉的非出血不可。

祺祐像是听懂了,也不让她抱了,伸出手要去摸陈娇娘的头饰。

陈娇娘哪里敢让他随便摸啊,要是扎着自己的手,或是戳着眼睛怎么办?大意不得的。

“祺祐乖乖,这些不可以玩儿哦。”,陈娇娘十分耐心地道,“娘亲教你说话好不好?”

说着陈娇娘便道,“娘亲,祺祐,你说娘亲。”

“唔唔……唔……”,祺祐长嘴,却是说不出来。

“娘亲。”

“唔唔……”,祺祐开心地笑着,一点都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嫌弃了。

陈娇娘又道,“爹爹,会说爹爹吗?”

“唔唔……”,还是那两个字。

陈娇娘安心了,不会说娘亲没事,爹爹也不能说,不然她就亏了,哼哼。

秋云看着她松了口气的样子,顿时忍不住笑起来,王妃可真是可爱啊,这个都要计较,哈哈。

“饭饭……”,祺祐笑起来,“饭饭……”

陈娇娘哼了声,“爹娘不会叫,饭饭倒是会,你这个小吃货。”

奶娘也被她的孩子气给逗笑了,说道,“王妃别担心,小世子才九个月大呢,有些孩子到了一两岁才开始说话的,世子现在会说几个字已经很厉害了,再说了,说话晚说明孩子聪明啊,王妃有福气。”

陈娇娘在现代也听人说过,小孩子开口说话晚就是聪明,不过祺祐已经很聪明了,不用再聪明,她还是想让他开口叫爹娘,这个比较实在。

“就是个小没良心的,我可告诉你啊,要是敢先叫爹爹,看我怎么收拾你。”,陈娇娘说着,便咬牙切齿地捏了捏祺祐的脸蛋。

看着特别重,可是就只是轻轻地碰了下,没用力气,哪里舍得用力气啊?

她现在是越来越疼祺祐了,女性的光辉没在生了孩子之后立马散发出来,倒是在祺祐快满一岁的时候散发出来了。

真可爱,这是她生出来的呢,有时候真是不敢相信。

生出来的时候那么小一点点,这会儿都长这么大了,吃什么长的啊,怎么长这么快?

生孩子是一个奇妙的过程,也只有自己亲自经历了,才知道多么难得。

疯狂的蠢贼

疯狂的蠢贼第二集

可她知道那里有个人,她朝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救命、救我!”

那个人一点都不关心她的死活,用牙齿咬碎了自己的衣服,包扎着自己的伤口,似乎还戏谑地笑了两声:“你能爬过来我就救你。”

江梦娴使出了生平所有的力气,双手拼命地扒拉着泥沙,朝那个男人爬过去,她浑身都疼,每动一下都经受着巨大的痛苦,疼痛浸入灵魂,肺里的气息越来越少,意识越来越混沌,可还是靠着顽强的毅力朝那个男人爬了过去。

她不能死!她要报仇!她要让伤害她的人付出代价!

那个男人处理好了自己的伤口,就这么低着头看她一点点地朝着自己爬过来,嗤笑了一声:“你活得这么狼狈,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去死吧!”

江梦娴一字一顿:“我、不、死!”

“我就算是条狗,我也要活得比别的狗长!”

她只想靠着自己的努力让自己能在这个世界有立足之地,她没有害过谁,也没有侵害过谁的利益,凭什么让她死!

她的手指深深地潜入泥沙之中,爬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条深深的痕迹。

他们既然觉得她是条狗,她就要活出狗的模样,狗命一定更要比谁都长。

得到她的回答,那个男人笑了笑,似乎年纪不大,一双桃花眼很迷人。

江梦娴爬到了他的脚下,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脚腕,狠得把指甲都嵌入了他的脚腕血肉里。

他疼得‘嘶’一声:“还真是一条狗,命贱,且长。”

江梦娴死死地抓住他的脚腕,他也没力气抵抗了,任凭她把他的脚腕都抓出血,他脚腕不动,绕到了她的脚边,敲敲她的腿:“腿被人打断了?”

江梦娴咬紧牙关,不让痛苦溢出。

那个男人说:“忍着点,会疼。”

男人话音落下,一双有力的大掌就落在了她的断腿上,紧接着,‘咔’一声脆响从江梦娴的骨头传递进了大脑,强大的疼痛伴随着一阵窒息感眨眼就淹没了她的意识,她活生生地疼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医院了,腿被人暴力无比地接好了,那个人还替她付了医药费。

她的脚腕上,也留下了一团血肉模糊,她一直以为那是沙滩上受的伤,现在看来,那似乎是那个男人留下的,而且那个部位,似乎正好和当时她抓破他脚腕的地方吻合。

所以,那个男人是故意的?

此时的书房里,黑七黑八黑九等高手汇聚于在连羲皖的周围,连羲皖将手机里江梦娴脚腕上的那个照片找了出来的,伤疤成一团,像一只狗,不,那粗犷的外表,更是一条狼。

黑九迅速扫描了图象,输入了自己的数据库,很快就匹配了上百个结果,黑九很快就得出了结论:“boss,夫人这个疤痕不是自然生成的,而是被人钝器刻下来的,最匹配的结果,那是鬼狼的标志!”

黑九一脸严肃,将数据库里搜索到的东西投射到了大屏幕之上,连羲皖簇紧眉头看着黑九找到的东西。

鬼狼神秘无比,但是也有成员被各国击毙,鬼狼成员的尸体手腕上都有一个狼头纹身。

他们杀人之后,会残忍地在死者的脸上刻下鬼狼的死亡标志,但是鬼狼可没时间去慢慢地在死者的皮肤上雕琢一个狼头标志,应该是用便携的纹身机之类的东西,在极短的时间里在死者的皮肤上刻出鬼狼的标志,这种比较残暴,是通过撕掉一部分的皮肤达到完成图案构造的目的。

像印章一样,刻在死者的皮肤上,撕下来的时候,就会留下狼头伤痕。

江梦娴脚腕上那个,因为年代久远而愈合而且她也做了一些淡化疤痕的护理,所以痕迹越来越淡,但是数据还原之后,100%确定,那就是鬼狼的死亡标志,像印章一样打上去的。

目前为止,鬼狼的死亡标志只会出现在死人身上,代表这个人是他们鬼狼的人杀的,才好根据这个标志找雇主索要尾款。

鬼狼的死亡标志怎么会留在江梦娴的身上?

连羲皖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连羲皖继续问:“两年之前,我们伏击鬼狼的那次任务具体的时间和地点报给我。”

黑八当年亲自参与,记忆犹新:“我记得,那是3月15日,阴,地点:城南,参与人员有我、黑一、黑二、黑九黑十,鬼狼这人生性多疑狡诈,我们筹划了好久,本来可以一举拿下鬼狼,但是没想到,他跳江逃了。”

连羲皖沉吟片刻,他基本可以确定,那天晚上鬼狼也受了伤,跳江逃跑,被冲上了江心小岛,遇上的人正是鬼狼。

鬼狼这个人的资料很少,但是根据连羲皖的调查,这个人极端危险,不仅是全世界雇佣兵黑市上身价最高的,还是世界杀手榜前3的人物,是个极端恐怖的杀手,精通枪械和冷兵器,更对于人体骨骼的研究造诣颇高,他有一个绝招,能无声无息地掐断敌人的脊椎,杀人于无形之中。

对于这样的高手来说,帮人接骨小菜一碟。

可是他把他的死亡标志留在江梦娴的脚腕上又是什么意思?

思前想后,连羲皖决定还是把江梦娴叫过来问清楚,虽然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不关她一个女人的事情,可是鬼狼的死亡标志既然已经上了她的身,她就有知情权。

一会儿时间,江梦娴穿着皮卡丘的睡衣来了,书房里大家统一黑色西装,看起来正规又严肃。

她在书房的沙发上坐下了,一双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紧张地攥着自己的衣服。

连羲皖坐在她身边,为防止吓到她,温声细语地说:“小鸡儿,别紧张,你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说一遍给我听。”

江梦娴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再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我醒来的时候,躺在城南一家叫做‘美心’的医院里,那个人给我交了钱,在我醒来之前就走了。”

黑九立马开始入侵城南‘美心医院’的数据库,眨眼就查到了他们这两年的监控,迅速地找到了两年前3月15日那天的监控画面,投放到了大屏幕上。

所有人看向了大屏幕,看见了那天的监控,夜班,一个浑身湿透的男人抱着一个浑身湿透的女孩儿进了医院,挂号急救。

那个男人警惕性很强,一直背对着监控探头,但是那个女孩儿的模样却很清晰,正是江梦娴!

疯狂的蠢贼

疯狂的蠢贼第三集

二公子并不知道布牙纳山修道院在什么地方,比绍查阅到的资料说,此山在原先杀死上千督教徒的佛罗伦萨圣力非大教堂后面。可是他们到了佛罗伦萨之后打听,却没人知道圣达非教堂在什么地方。

他们便在群山附近寻找线索,好在佛罗伦萨的山只有城北几十里处才有。到了那地方问了当地的土著居民才知道那座教堂早已被倒塌的山体掩埋,爬上那座山,还真看见教堂外的山下溪水里到处散落着方形石头和圆形的断裂石柱。

再看那座山,哪里有进山的道路?可是比绍说,必须要找到布牙纳山修道院,现在时间过去几百年了,也不知道锡山会是不是还在修道院里,但找总比不找的好吧。

二公子带着人爬上山朝下面看,还真发现那边有座高耸的大山,整个山体呈刀削斧剁般的陡峭,山下还有一条河。比绍说,典籍上记载的那就叫布牙纳山,布牙纳在伊物语中是神仙的意思。

在宗教中“锡”有着比较特殊的意义,只有大主教教旨上的封印才能叫封锡,而主教在某个教堂修行就叫驻锡,主教的权杖又叫锡杖。与国王的金杖是不一样的。

锡山会据说就是权利的守护者之意,会不会是因为初创之时的那座山出产锡矿已经不可考,因为太过神秘,世人知之甚少。即使是教会这种机构也只有在早年才有记录。

他们从翻越那座高山来到布牙纳山下用了好几天时间,可是到了悬崖绝壁之下,却再也没办法进去。比绍说过,记载上说隐修士长着黑色的翅膀,他们会在夜晚到来之时飞下来把他们接进去。虽然说他们长着黑翅膀,与天堂白天使相对,所以又有人把他们叫作黑天使。

二公子便让人在悬崖绝壁下休息,还叫人轮番对着悬崖绝壁叫喊,想引起黑天使的注意。可是接连喊了一夜,根本就没人理他们,这地方连只鸟儿都没有,匡论是长着黑翅膀的人了。

大凡人们对神秘事物都心怀敬畏,二公子他们想当然地认为黑天使便是天堂派驻在人间的使者,是神与人的联系者。跟教会不一样,教会只会整天唠唠叨叨地祷告,祈求上帝能听见他们的声音。而黑天使会振翅飞上天空,与白天使对话,说不定还能见到上帝。

他们自动脑补这些细节,根本不知道隐修士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一连在下面叫了一天一夜,人家也不理睬他们。二公子便以为可能是比绍在忽悠他,他也没看见那本书,只是听比绍这样说。

直到临近傍晚之时,上面的石门打开,从上面扔下来个绳梯,有人叫领头的上去说话,其余人并不允许进去。二公子懵逼了,卧槽,不说黑天使会飞下来接他们的吗,咋弄个绳梯下来了?

可是到了这一步,上就上吧。拽着绳梯爬上去,上面站着一位白衣老嬷嬷,还有几个黑袍修士。这些人并没有让他进去,而就在洞口问他来到底为着什么事。

二公子回道:“我乃是霍亨斯家族的人,我妹妹中邪,被魔王附体,教会的长老说锡山会的隐修士能帮着咱驱魔去邪,所以才不辞辛苦地把妹妹带到这地方来了。还请几位救救我妹妹。”还取出教会和国王以及霍亨斯家族的书信。

老嬷嬷看了下书信,把书信又还给他,“你下去把你妹妹送上来,除此之外任何人不得入内!”

二公子犯难了,“我是她哥哥,也不行吗?”

老嬷嬷摇头,“不行!若你想救你妹妹,便让她进来,不想救便走吧。”

二公子心里骂:拽个屁啊,可是比绍说必须要让隐修士救,除了他们没人能救的了。没办法,只得把作为酬谢的金银先留下,又让人把陶芬的床系在绳子上吊上来。待陶芬上来,他才怏怏不乐地攀着绳梯又下去。

修士们把陶芬吊上去抬进一间石室,老嬷嬷让几个长老级隐修士围在一起,这几个长老作出法来。那位老嬷嬷站在中间位置,两手捏出两团光芒,在那几位长老的协助下,那两团光芒慢慢集中到陶芬的上空。那两团光芒照射着,把这些人身影拉到地面上,这个影子全都是张着两个翅膀的黑天使。

慢慢的,距离陶芬躯体的上空凝聚出一张恐怖狰狞的鬼脸,鬼脸张开嘴说道:“拿来命运之矛剖开她,放我出来,我就会让你们做世界之王!”

老嬷嬷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可还是吓的够呛,她一惊慌,手里的法气就收回去,那两团光焰也就消失了。她有些失神地怔怔地倒退几步,嘴里喃喃自语道:“命运之矛……世界之王!”

几个长老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如此失态,当然也不会知道老嬷嬷根本就没能找到朗基努斯枪,别说她没能找到那把枪,就是那两个东方人和他推下去的大长老——那个年轻的嬷嬷炼化的炉石也没能找到。也就是说那五个隐修士根本没有修成,当然连个渣都没剩下,可是那个大长老炉石呢?

炉鼎是锡山会最主要的修炼工具,说这东西跟封闭的高压锅一样也不算过分。真不知道那两个东方人是怎么遁逃出去的,一想到到那两个人可能逃出来了,她便觉得好像身边有鬼似的惊惶失措地四下看了下。

没有别的解释,只能说那两个东方人太神秘莫测,她和她的手下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

那几个长老见一贯雷厉风行做事果敢的二长老神思恍惚疑神疑鬼的,还以为她是连日操劳过度,便劝慰道:“二长老,您劳累多日,不如休息下吧。”

可是,也有人问:“二长老,这女人已经怀着魔王,让其出世会祸害百姓的。”马上又有人附和。一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最后这些人都拿眼瞅着老嬷嬷。所有人都知道朗基努斯枪就在前面那座山下的对力非教堂下面,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真要是拿着那枪释放魔王出来,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子,谁又能预料到。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