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意,绽放

爱意,绽放
  • 主演:马修·凯文·安德森,RohainArora,AbrahamAsto,MatinaBirtch,MikeCrestejo,MarcusCurtis,DominicFugere,JohnGillich,梅罗拉·哈丁,JamallJohnson,Levo
  • 导演:Stacey N. Harding
  • 地区:美国,加拿大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Hardin portrays romance novelist Emilia, described as a whirlwind who blows back into the lives of her adult children, Taylor (McNamara) and Zach (Lloyd-Jones), under the pretense of a book signing arranged by her hometown's local book shop. As Emilia tries to reconnect, Taylor and Zach explore new and past relationships through an app that boasts old-fashioned human connection

爱意,绽放第一集

第1234章弃子

“啊!自毁程序开启了!”

“怎么回事?难道敌人已经入侵到实验室的枢纽核心?”

“不可能啊!就算敌人进入了枢纽核心,也不可能知道自毁密码!”

“那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被上面的人放弃了!”

地下实验室的范围巨大,分为许多个区域,有一些区域被攻陷,但是大部分区域变异人机甲师还在负隅顽抗。在听到自毁警报之后,这些变异人全都愣住了,停止了攻击。

“嗯?还没打进去,就自毁了?”

“这些杂碎……竟然玩自爆!这下完蛋了,还没杀几个呢,赌局估计要作废了。”

烈阳族战士和人类机甲师们,此刻也都发懵。

一时间,原本陷入白热化的战斗,一下子就偃旗息鼓。

“逃!快逃!实验室要自爆了!必须在十分钟内逃到一百公里外!”

“逃啊!大家不要再打了!想活命的都逃走啊!”

变异人们大喊着,驾驶机甲不要命的向研究所外面冲。他们可不想死在这个荒凉的星球上。

对比之下,烈阳族和人类机甲师就有秩序的多。虽然也有人面露慌乱之色,但都能保持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候着上级的命令。

“侯爵大人!不好了!研究所中的自毁程序启动!十分钟后就会爆炸!”铁熊立刻联系夏星辰,请求新的指示。

“撤退!”

夏星辰没有多想,手一挥,大声道:“一定要保证我们战士的生命安全!立刻撤离!”

“遵命!”

铁熊关闭了联络器,立刻转达夏星辰的命令,让战士们从研究所中撤离出来。

然而……

在完成这一切之后,铁熊看了看时间,还有三分钟,他心一横,驾驶着机甲,回头冲入到研究所的深处!

“铁熊,你疯了!”

扎卡本来正在跟烈阳族的大部队一起撤离,忽然看到铁熊转头冲入到研究所内,大叫起来。

铁熊没有回答,埋头直冲。

“这家伙,太阴险了!竟然想要抓住最后的三分钟来超越我,赢得赌局!你疯?我比你还疯!”扎卡顿时转头,跟在铁熊的后面飞行,紧追不舍。

研究所底层。

蜥蜴人尤斯驾驶着一台全身赤红色,散发着浓郁血腥味的高大机甲,站在一片血泊之中。

这台机甲的造型十分古怪,全身上下像是覆盖着一层血管,还在微微的蠕动。驾驶舱内,上千根血管犹如触须一般,刺入到尤斯的身体内,将他看上去像是刺猬一样。

咕嘟咕嘟……

这些血管触须不断的吸取尤斯身上的血液,发出怪异的声响。

尤斯整个人面容枯槁,身体干瘪,但是脸上却是露出癫狂的笑容:“深红机甲,果然强大!我感觉自己变成了神!哈哈哈,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这台怪模怪样的机甲,就是机械族天人交给神使的“深红机甲”。

此刻,深红机甲的脚边,倒着十几具支离破碎的尸体,尸体上还穿着白色的研究服,从胸口上的铭牌上能看出来,这些尸体都是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

“恐亚博士,别逃了!你逃也逃不掉的!”

尤斯脸上布满了狰狞笑容,驾驶着全身弥漫着血腥味的深红机甲,踩在血泊中,一步步向前走,朝着一个身穿白袍的老鼠人逼近。

“你……你……你这个疯子!”恐亚博士整天都是醉醺醺的,这时候终于是清醒了过来,面容扭曲,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双腿不听使唤,想逃也逃不了。

“这是神使的安排!弃子!你和我,都是弃子!”尤斯狞笑着,深红机甲的右臂猛然弹出,臂膀上有着无数的粗大血管凝聚在一起,汇聚成一道狰狞的血色长枪,朝着恐亚博士身上刺去。

“神使……他果然是一个背信弃义的人!”恐亚博士满脸绝望。

唰!

就在这时候,黑暗中一道蓝色闪光显现,一道激光剑自上而下劈落,将深红机甲的血色长枪直接斩断!

“对不起!这个大老鼠,我要了!”

铁熊驾驶着一台新型的钢铁暴熊机甲,手中持着两柄激光剑,身影从黑暗中浮现出来。

噗!

深红机甲的右臂被斩断,黑臭的鲜血犹如泉水一般喷涌出来。

“机甲?流血了?”

铁熊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弯。

“啊啊啊啊!”

尤斯抱着自己的右臂,犹如自己的身体被斩断了一般,叫声撕心裂肺。

“古怪的机甲。”

铁熊冷哼一声,钢铁暴熊伸出手,捏住恐亚博士的衣领:“走吧!大老鼠!我救你出去!”

恐亚博士一脸震撼:“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如此强大。要知道,你面对的可是深红机甲啊!”

“杀了你!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尤斯的面容更加扭曲,眼睛里面充满了鲜血,额头上青筋暴起,疯狂大叫。

深红机甲身上的血腥味更加浓郁,犹如实质一般,带有强烈的粘稠感。

“不好了!尤斯的深红机甲要暴走了!快点逃!一旦暴走,实力堪比S级机甲师!”恐亚博士吓坏了,催促道。

砰!

天空中如山的巨大石锤落下,直接将尤斯连人带机甲砸成了一滩肉泥。

“什么深红机甲?很强吗?”

扎卡的身影浮现出来,轻描淡写道。

“尤斯……死了?”

恐亚博士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看着铁熊和扎卡,忍不住大叫:“你们到底是哪里来的变态!那可是暴走状态的深红机甲啊!一下……只一下……”

“哼,这次你出手倒是挺快的。这个人头算你的!”铁熊冷哼一声,低声嘀咕:“人头狗!”

“你抢了我多少个人头?我就抢了你一个!你竟然敢……不过算了,狗是忠诚的动物,在我们烈阳族中是夸奖的词语。你既然夸我,我也不跟你计较。”扎卡撇了撇嘴。

“夸你……”

铁熊一阵无语:“行行行,人头狗!这里快爆炸了。我们快走吧!不过,你得负责把深红机甲的残骸带回去!这是侯爵大人的命令。”

“既然是侯爵大人的命令,那我自然要服从。”扎卡任劳任怨,将已经血肉模糊的深红机甲双手抱起,朝着地面的方向飞去。

爱意,绽放

爱意,绽放第二集

球球瞟了眼眉眉,又哼道:“那就只剩下一个原因了,就是你对男主子的吸引力还不够大,没到让他破功的地步!”

眉眉脑子轰了声,大骂:“你放屁……明顺哥不晓得多喜欢我……他是爱我才不那样的……”

“蠢……真爱就是扑倒吃掉……拖那么久搞毛?”球球翻了个白眼,反正在它们鼠界,只要看中漂亮的母鼠,肯定是扑倒办事,拖时间长了,还不知让哪只公鼠占便宜了呢!

大家都是哺乳动物,想来雄性还是有共通性的嘛!

球大爷想当然!

眉眉却面色大变,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胸确实是小了点儿,可严明顺都说刚刚好了……难道严明顺是怕伤她心,故意哄她的吗?

“你只臭鼠懂什么……明顺哥他就是爱我的……臭球你给我滚下来……我数到三……”

眉眉不肯相信球球的话,可心里却怎么想都不是滋味,莫名地烦躁了,狮子吼功发作,球球却一点都不怕她,数到十也不怕,反正女主子就是嘴上那么一说。

“我再给你说个事儿啊……公的可不能憋太久的,要不然肯定憋出问题……男主子他现在正是火气最旺的时候……他要真没问题,憋时间长肯定麻烦……说不定就憋出毛病了,还什么特别难忘的洞房花烛……别想喽!”

球球贼眉鼠眼地说了一通,每次听墙角都没过瘾过,真是太伤它心了!

这回女主子应该开窍了吧?

公的不主动,母的也可以奋勇向前嘛!

严明顺回到家便看见自家小媳妇手拿着撑衣杆,和那只成精了的肥鼠吵架……他郁闷的心情一下子便晴朗了,唇角微扬。

“怎么了?它惹你不高兴了?”严明顺走了过来,冲吊灯上的球球冷冷地看了眼,球大爷没出息地抖了抖,菊花一紧,乖乖地跳了下来,讨好地将遥控板递给严明顺。

眉眉气得在它身上轻轻拍了下,她说半天都不管用,严明顺一个眼神就成了!

严明顺一巴掌将碍事的肥球给扫到了沙发角落,揽着眉眉坐了下来,问球球犯了啥错。

眉眉张口就要说,可很快又咽下去了,才刚褪下去的红潮,重又涌了上来,摇头说没事,让严明顺洗手吃饭。

那些羞人的话怎么可以说给严明顺听?

羞死人了!

可难道真的是她的魅力不够吗?

书上都说男女情到浓处,交欢是水到渠成的事,能忍得住的就是柳下惠了。

眉眉很快又摇头,严明顺对她的感情绝对是真真的,她怎么可以怀疑?肯定就是严明顺说的那个理由,他想给她一个最值得纪念的新婚之夜!

可离她毕业还有三年呢!

严明顺再憋三年真的没问题吗?

“明顺哥……我们结婚好不好?不等毕业了!”眉眉突然说。

严明顺愣了下,感觉自家媳妇的思维跳跃得太快了,快赶上丈母娘了,难道画画的人都这样?

“怎么突然想到结婚了?”严明顺笑了,剥了只虾仁喂给眉眉。

结婚啊……

想想就期待!

可问题是他的新娘还没大学毕业呀!

最要命的是,他以前一时冲动答应了赵英华,眉眉不毕业就不结婚,也不能吃了他的小新娘!

他那时的脑子绝对让驴踢了!

肯定的!

爱意,绽放

爱意,绽放第三集

斗丹之前,还是要交代清楚的。

毕竟点到为止和伤及识海,完全是两种概念。

云千秋却是淡然耸肩:“随便你。”

反正我只是为了八极羽灵丹。

这般作态,令封南一愣,随即却是冷笑更甚:“既然如此,那便开始吧!”

封南已经打定主意,若是云千秋敢对自己出手,那他必将猛攻。

而在封南等人看来,也是极有这可能。

毕竟,八极羽灵丹,云千秋几乎是不可能炼制成功的。

而若想保住配方,自然只能以精神力攻之,影响封南的炼丹。

“封某要炼制的,乃是千转清灵丹!”

千转清灵丹,顾名思义,服用过后,能使心神冷静,甚至还可一定时间内将自身所悟造诣提升。

例如,剑修服用,可使自身剑意境界提升一阶,同样的道理,在参悟武技功法,或是钻研重要事情时,服用一枚,灵感犹如泉涌。

但话音刚落,却见苍云咬牙道:“果然,你这家伙就知道选最简单的!”

千转清灵丹,算是八阶灵丹中容易炼制的一种,甚至比黑玉断续丹还容易。

但封南闻言,却是笑道:“这可是云药师说的,千转清灵丹,也属八阶之列。”

说罢,还不忘向苍云投去抹不屑的笑容。

有种,你让总会把千转清灵丹排除八阶之列啊!

“当时我晋升八阶灵药师考核,炼制的就是千转清灵丹!这两年为了在总会展露头角,也从未懈怠过!”

“论成算,我有三成之多,云千秋这家伙能有几成?”

顶天了,封南把云千秋也算作八阶灵药师,可炼制八极羽灵丹,也要比自己困难!

“更何况,就算我也炼制不成,也只是最后几个步骤出差,可八极羽灵丹那三株药王想要融化,难度都颇高。”

千转清灵丹,只需要一株药王当主材料。

苍云也是有些忐忑,怎么算,云千秋都处于劣势。

可也没办法,封南从一开始便占据道德制高点,让人无力反驳。

“纵然云师弟真造诣不凡,可顶多和封南的成算相当而已。”

关键是,炼丹不是光看成功率那么简单。

苍云也清楚,封南顶多是最后融丹过程会出差错而已,可云千秋一开始,就要融化三株药王。

谁先失误,谁就输了!

“鼎开!”

几乎是在瞬间,两人浑身爆发出澎湃的精神力。

而云千秋的举动,更是令云千秋所有人都感到惊错。

只见云千秋一手拿着千叶血蔻莲,一手拿九霄龙韵花,扔入丹鼎当中。

“这家伙疯了吧,同时融化两种药王?”

“他哪里来的勇气,纵然是八阶灵药师,也只能一株株融化!”

这也是为何众人觉得封南会赢的原因,毕竟融合三株药王的难度,足以压倒云千秋。

就连那两位总会高人,都是双眸微眯,闪烁精芒。

“此子……究竟是艺高人胆大,还是不知深浅!”

“我怎么觉得,是前者的可能比较大,云千秋又不是傻子!”

事关那些配方和圣地以及自身颜面,少年怎可能随意?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从错愕中回过神来的周英并未露出嘲弄,反而还感到惊讶。

“封兄,这家伙不简单!”

两株药王,说扔进去就扔进去。

他们都知道云千秋肯定不只是三阶灵药师那般简单,但没想到会如此厉害!

算起来,云千秋到青阳圣地才几年?

就算一年提升一阶,也没这般离谱吧!

更何况,无论是哪一道,越是往后便越难提升,一年?就算是十年能从八阶晋升为九阶灵药师,就相当骇人了!

封南也是注意到了这点,原本,他正有条不紊的融化着那株药王,可抬头看去时,却不禁身形一振。

“两株药王,已经是初步融化!”

不仅如此,无论是云千秋展露出的精神力造诣,还是那看似平淡无奇实则蕴藏玄奥的手法,都令封南感到紧张。

“精神力造诣在我之上,而且这精神力之界……也比我强!”

要知道,天资不同,凝聚精神力之界时也不同。

最低只要凝聚方圆一百米的精神力之界,便算迈入八重。

当然,虽然起点不同,可还是有机会追赶的。

但正所谓一步落后,步步落后,云千秋乃是无上神体,又是击败先辈化身,凝聚的精神力之界,足有方圆三百米!

而封南,仅有一百余米。

不过,这也是达到天阙圣地的标准了。

因为光是凝聚精神力之界就极其艰难,苍云现在还难以做到。

“敢于同时融化两种药王,现在又能初步融化,说明云千秋真有这个底气!”

封南不傻,否则也不可能成为八阶灵药师,他也并未把云千秋当成白痴来看待。

可是谁能想到,云千秋藏得这么深!

“再这样下去,输的人很可能会是我!”

封南为何一开始胸有成竹?

不就是因为八极羽灵丹要融化三株药王的么!

可是现在,这最难的步骤,云千秋已经展露出能够解决的实力,封南如何不紧张?

“越往后拖,我的劣势便越大!”

甚至封南已经隐隐感觉到,凭他现在的心境,再加上刚才被影响,最后关头很有可能融丹失败。

“再炼下去,我很有可能失败……看来,只能以精神力攻之了!”

封南回想起来,云千秋刚才,并未要求点到为止。

“等他融合第三种药王,也是炼制八极羽灵丹最具变数的时候,一举攻之!”

想到此,封南嘴角扬起抹冷笑:“现在,我只要稳住不把这株药王浪费掉便行。”

那等过程,连九阶灵药师都得小心翼翼,聚精会神,若是被外力干扰,定然会功亏一篑!

“云千秋,任你藏得再深,可惜偏偏要逞能,这次无论如何,也得让你把配方交出来……”

想到此,封南渐渐冷静下来,精神力也恢复如初,只是眸光阴冷,犹如一只等待猎物上钩的虎豹般。与此同时,殿宇内的诸多天骄,也是纷纷惊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