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碗村传奇

半碗村传奇
  • 主演:刘佩琦,徐钵瓶,岳红,马崇乐
  • 导演:范建浍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1
半碗村很穷,书立家更穷,穷得连书立的作业本都买不起,但是这些丝毫没有磨灭书立与生俱来的数学天分。无意之中,徐老师(刘佩琦饰)发现了这个平日里淘气又不服管教的学生,有着不可思议的过人才智。这令他惊喜万分,他坚信书立会象一颗明星般闪耀,那将是半碗村人的骄傲,甚至是全中国人的骄傲。   在徐老师的努力和资助下,书立不仅在数学竞赛上崭露头角,还顺利地考入北京的重点学校。求学之路充满艰辛,生活的压力更为沉重。书立几欲放弃,是身边的亲人、老师和同学给了他莫大的支持和鼓舞,让他坚定了必胜的信念。   风雨相随、泪水相伴,书立幼小的心灵如同重负之弦愈发坚强。巨大的力量终于爆发,当书立自豪地站在世界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领奖台上时,他心中默念过无数次的话脱口而出:我很坚强,我是勇士!

半碗村传奇第一集

“文文现在还在里面呆着?”阮琳琳惊讶的问道。

阮若水低头喝着汤道:“妈,李文文那是杀人未遂,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放出来,要不是我反应够快,这会你就该去医院看我了,话说你们这些大院子弟都这么喜欢一言不合就武刀动枪吗?”

她抬头看向李老爷子他们。

“至今为止我就没遇见过一个正常的出身名门的小姑娘,一个个的都不知道是怎么被娇惯着长大的!”

阮琳琳道:“你才遇见几个出身名门的小姑娘!”

“我是没遇见过几个,但薄承勋遇见的多呀,他跟我说他身边除了我就没一个正常人。”

被点到名的薄承勋道:“事实确实如此。”

贺晔鸣道:“我之前也是这么跟你妈说的,不过,你妈并不这么认为。”

“但我真的有这么认为,对比起她们,我觉得自己有点优秀的过分!”

“小姑娘家家的,你谦虚着点!”

她这豪迈作风,阮琳琳有时候有点儿吃不了。

薄承勋道:“妈,阮阮说的是实话,我真觉得她是最好的。”

贺晔鸣点头道:“我也觉得我女儿是最好的,当然,我媳妇也不差,不然也不可能会生出这么优秀的女儿来!”

“所以你在拐弯抹角的说我的媳妇不行吗?”李宏毅没好气的瞪着贺晔鸣。

贺晔鸣道:“你媳妇比起我媳妇确实要差上那么一点点,我闺女就是我媳妇一手带大的,中间我都没出过任何力,可最好结果怎么样,你都看见了!”

“我怎么觉得你这人年纪越大越讨人厌了呢?”李宏毅对他满是嫌弃。

“我们家文文都是被这小子给惯坏的,这一点还真怨不上他媳妇,我们家就数他媳妇对文文最严格。”李老爷子替自己儿媳妇正名道。

阮琳琳笑道:“你们家文文享福呀,不像我们家阮阮,小小年纪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光是这几年就没少躺着进医院,光是病危通知书,小勋就没少替她签,偏偏这丫头还好强,生怕我担心,每次都让他们跟我说,我每次都是隔好久才知道,她哪有你们家问问幸福,一天天的啥事都不用愁,自从我和她养父离婚以后,整个家都是她再养……”

“妈,你别老把过去的事放在嘴边,我没觉得我哪里过得比别人不幸福,您别老觉得我很苦,我觉得我挺幸福也挺幸运的,小小年纪就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的人生赢家,吃喝不愁,爱人家人皆在,事业学业兼顾,除了我,你说还有谁?”阮若水笑着打断阮琳琳的话。

“您呀,什么都好,就是老惦记过去那点事不太好,咱们得往前面看。”

“就是,妈,您以后千万别当着阮阮的面替她诉苦,她是绝不会承认自己过得很苦的!”薄承勋笑着打趣道。

阮若水手打了他下,“我本来就不苦好吗?”

“但你敢说你过去活得不跌宕起伏?好几次我都差点被你吓死了好吗?这都是你的光辉战绩,你怎么能不让妈妈说了,再说,妈妈这也是心疼你好吗?”

半碗村传奇

半碗村传奇第二集

“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学校了。”姬然跟苏景寻离开游乐城之后,看了眼时间说道。

“不是说好要陪我打游戏的吗?怎么又要回去了?”苏景寻望着姬然问道。

“我回去陪你玩啊,游戏头盔在学校里呢。”姬然跟苏景寻解释道。

“其实宾馆里也有游戏头盔,不如我们去开个房间,好好的玩个通宵。”苏景寻提议道。

“去宾馆里玩吗?”姬然有些犹豫的问道。

“是啊,去宾馆里冲个凉水澡,吹着冷气玩游戏,那多开心?还不用担心被别人打扰。”苏景寻笑着解释道。

“那可说好了,只玩游戏,不做其他的事情哦。”姬然小心的叮嘱道。

“呵呵,放心吧,我不是那种人。”苏景寻笑着保证道。

“恩,好吧,我给寝室的朋友打个电话。”姬然点了点头,给谢雨欣打了电话。

不久之后,谢雨欣就接通了。

“喂?小然,你去哪里了?怎么还没回来,寝室马上要关门了。”谢雨欣着急的问道,看样子这丫头还是蛮关心自己呢^_^

“欣欣,我今晚不回去了,不用给我留门了。”姬然跟谢雨欣说道。

“什么?你不回来了?那你睡哪里?你不会还跟陈子豪在一起呢吧?”谢雨欣有些紧张的问道。

“没有啊,我跟一个朋友在一起呢。”姬然小声说道。

“朋友?男的女的?”谢雨欣一听这话,更紧张了。

“是…是男的。”姬然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

“小然,你疯了啊,你怎么可以跟一个男生在外面过夜啊?那男生是谁?你熟悉吗?不行,你得回来。”谢雨欣不放心的说道。

“可是,我已经答应人家了。”姬然有些为难的说道。

“小然,你怎么这么粗心大意啊?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你赶紧回来!”谢雨欣语气强硬的说道。

姬然有些为难的撇了撇嘴,到底是回去还是不回去呢?

就在姬然犹豫之际,突然,苏景寻伸手接过了姬然的手机,“你是欣欣吧?我叫苏景寻,你朋友在我这里很安全,我不会把她怎样的,明天早上,我会准时把她送回学校,如果有任何意外,我全权负责,这样你该放心了吧?”

听到苏景寻这样说,对面的谢雨欣愣住了,因为这个声音很好听,好像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面的男主角的配音一样,很有磁性,很好听。

“你说放心就放心啊?你打开视频,让我看看你,要不然你把我家小然拐卖了怎么办?”谢雨欣跟苏景寻说道。

“好。”苏景寻说着,打开了手机视频,很快的,视频连接成功,苏景寻帅气的脸庞通过量子数据流瞬间呈现在了谢雨欣的手机屏幕上。

“哇塞,好帅啊。”这是谢雨欣看到苏景寻之后的第一印象,不得不说,苏景寻的确是个万人迷的大帅哥,除了长得很帅之外,他身上还散发着一种霸道总裁的凌厉气质,尤其是他那似笑非笑,深邃而又迷人的眼神,透着无尽的诱惑,让谢雨欣的小心脏都禁不住的咚咚咚的跳了起来。

“我晕,这么帅的大帅哥?小然子是从哪里把他勾搭上的?”谢雨欣捂着砰砰乱跳的小心脏,情不自已的紧咬着嘴唇,羡慕嫉妒的想道。

“看清楚了吗?如果出了问题,你可以直接找我。”苏景寻跟谢雨欣说完之后,挂掉了电话,将手机还给了姬然。

姬然接过手机,对苏景寻不由得刮目相看,这家伙实在太厉害了,居然三言两语就把谢雨欣给搞定了,如果换做自己的话,可没那么大的本事。

平时姬然跟谢雨欣独处的时候,基本上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姬然一点反驳的机会都没有,如果遇到分歧的话,谢雨欣总会找出一万个理由证明她是对的,如果错了,那也是姬然的错。

现在看到谢雨欣被苏景寻几句话轻松摆平,姬然如何不佩服他啊?简直就是个活神仙呢!~

不久之后,苏景寻将车子开到了大风车酒店的停机坪上,然后,两人一起去了提前预定好的豪华包间里。

这种豪华包间简直比十几年前的总统套房都要舒适的多,一进入房间,智能光学计算机就会自动调节房间的温度、湿度和氧气的含量,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就感受到如同身处大自然般的感觉,清清凉凉的微风,如丝如缕,让人清爽不已。

“哇,好舒服的冷气。”姬然站在房间里,感受着清爽的冷气,开心的喊道。

“你们学校没有冷气吹吗?”苏景寻笑着问道。

“哪有啊?学校才舍不得呢,不光是不给吹冷气,就连晚上十点之后,连电风扇都不许开,公寓管理大妈会给寝室断电的。”姬然说着,很无奈的撇了撇嘴。

“呵呵,你们这么惨啊?不过好多大学好像都是这样,当初我上大学的时候,也是如此。”苏景寻笑着说道。

“哦?这么说来,你已经毕业了吗?”姬然好奇的望着苏景寻问道。

“是啊,我都已经毕业两年了。”苏景寻笑着说道。

“哇哦,真没看出来呢,我还以为你跟我差不多大呢。”姬然笑着说道。

“其实我们也差不多,你多大了?”苏景寻笑着问道。

“我十八岁了,刚过十八岁。”姬然笑着左手攥着小拳头,右手比了个八字说道。

“我二十三岁,比你大五岁。”苏景寻笑着说道。

“那你结婚了吗?”姬然好奇的问道。

苏景寻微微一怔,笑着摇了摇头,“还没,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哦,没事啦,只是随便问问的。”姬然笑着说道,将包包放在沙发上,转身去了浴室。

“我先去洗洗啦,一会见。”姬然走到浴室门口,突然转身,笑着跟苏景寻说道。

“恩,去吧。”苏景寻笑着点点头,目送着姬然进入了浴室之中。

苏景寻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心情有些莫名的激动,好像有什么美好的期待在等待着他一样,这种突然来临的幸福感,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他站起身,正打算去检查一下房间里是否有多功能游戏头盔,可是,在他路过浴室的时候,目光却不经意间瞥见了一个曼妙窈窕的身影。

虽然浴室的门是关着的,玻璃门也并不透明,但是,站在外面的人,还是可以看到里面人的身体轮廓的。

苏景寻站在浴室外,看着浴室中那个有着完美S型身段的靓影,禁不住的咽了口口水,她的身材好棒!

正在苏景寻痴痴地看着发呆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拉开了,旋即,姬然探出了半个脑袋,不好意思的对着苏景寻笑了笑,“抱歉,浴室里没有洗发水,可不可以帮我买一瓶啊?”

“啊?哦,可以,当然可以。”苏景寻愣了一愣,赶紧点头应道。

“谢啦,买好了敲敲门,放在外面就好了。”姬然笑着说道。

“恩,好。”苏景寻点点头,赶紧将杂乱的目光收了回来,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在一个女孩的面前露出如此慌乱的眼神,连心跳都莫名的加快了几拍。

半碗村传奇

半碗村传奇第三集

说着,冯香玉做出解开浴巾的姿势。

夏小猛连忙摆手道:“冯经理,你咋穿成这样就出来开门?”

“姐心说你来一趟,而且谈的还是重要的事情,就准备好好打扮打扮,免得被你看了笑话。却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这么快就到了。”冯香玉又是几声勾魂的笑容,然后道:“夏神医,你先坐吧,等姐洗完澡,再来和你细说。”

让夏小猛进来之后,冯香玉再次进入浴室,开始哗啦啦地冲起澡。

洗完过后,冯香玉换了身家居的裙子,露出深深的沟壑,那两扇白嫩,仿佛要把夏小猛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纤腰细细,身子宛如软玉一般,冯香玉正式坐在夏小猛的对面,然后正经道:“夏神医……应该叫你夏总比较合适吧?你说说,你想咋个合作法?”

谈起正事,夏小猛倒是能集中注意力,认真道:“先不说咋合作,我先问你,在珠宝销售上要力压群雄,需要做好哪些方面?”

“你还考起姐来了,行,姐就回答你!”冯香玉想也不想,就直接罗列道:“首先是珠宝的品质,如果没有好的品质,很难在同行之间占据优势!可以说,这是核心竞争力!”

“第二是价格,珠宝是高档奢侈品,价格上有很多文章可做,便宜又实惠的珠宝,依然是现在顾客的首选!”

“第三,知名度以及信誉度!因为珠宝的贵重性,所以除了价格外,顾客还十分看重品牌知名度和信誉度,有时候宁愿买贵一点,也不愿买知名度低的便宜货。”

“最后是服务态度。店里的服务,是给客人的第一印象,所以门面一定要好!”

“当然,还有门店位置,企业管理者的经营能力等方面因素,也会影响全局。”冯香玉娓娓道来,这是身为总经理,每天必须要考虑的东西。

夏小猛又问:“那和唐氏珠宝店相比,你们柏韵的劣势在哪里?”

问到这个,冯香玉实在是有心无力,感叹道:“主要还是知名度的问题。在我们之前,唐氏珠宝已经在枫城经营过一年,而且在总公司方面,唐氏珠宝是国内顶尖珠宝公司,而我们柏韵还拼不过唐氏珠宝。”

“所以现在有两个问题:一是品牌上的劣势,知名度不高,难以得到大众的认可;二是在高端产品上,我能拿到的资源,暂时还比不过唐俊川拿到的资源!”

夏小猛闻言点点头。冯香玉所说,大致和他的猜想差不多。

冯香玉继续道:“在开业的时候,我曾经和唐氏珠宝店打过价格战,但是这完全是相互伤害,不能长久。在广告投入上,我们也做了很多,但效果其实并不理想。其它很多噱头我也试过,但……”

冯香玉说不下去,感觉自己实在是有点无能。

在冯香玉说不下去的时候,夏小猛道:“说到底,其实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柏韵的知名度太低,得不到消费者的认可!”

“如果你能得到消费者认可,那你的生意就会兴隆;生意兴隆,总公司给你的资源倾斜会更大;有了资源倾斜,店里珠宝的品质会再升一个档次,到时候销售继续走高!这是一个循环的过程!”

“是不是这个道理?”夏小猛勾起嘴角笑问。

“没错,你说的这个道理我都懂,但是提升柏韵知名度太难了,除非能在卫视上打广告。但是我这样的小店,根本做不了这个决定。”冯香玉很是苦恼。

“在卫视上做广告那不是浪费钱吗?你的地盘在枫城,那就只要让整个枫城,都知道你们柏韵就够了!”夏小猛一阵见血点出关键。

冯香玉知道这个道理,听夏小猛一说,却是精神振奋,眼睛瞬间明亮几分。

因为夏小猛既然敢说,那肯定有对应策略!

“咋做,快给姐说说,要是有道理,姐等下就任凭你处置了。”冯香玉将自己的领口往下拉了拉,那只圆球瞬间露出半个脑袋。

夏小猛咕噜咽了一下口水,脸上微热道:“这就是我们合作的内容了。”

“你应该知道,天香楼是现在枫城最大酒店,而且来往的都是薄有身家的人,如果你能在天香楼每张桌子上,都打上柏韵的广告,那你的知名度,不是能一下子上来了吗?”

冯香玉闻言又是一振:“这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就算这样,知名度还是难以超越唐氏珠宝吧?”

“那就要看第二个主意了,我敢肯定,如果在天香楼打广告,只是一种手段的话,那我第二个主意,绝对是大杀器!”

“大杀器?”冯香玉闻言顿时坐到夏小猛身边,手悄然在夏小猛身下一握,媚眼如丝道:“快告诉姐,到底是啥大杀器?”

夏小猛顿时有了剧烈的反应,无语道:“冯经理……”

“叫我香玉姐。”

“香玉姐,你能不能先把手松开?”夏小猛感觉浑身火气特别旺盛。

“松啥松,你快说,等你说完,姐再给你松开。”冯香玉将夏小猛紧紧握住。开始的时候,冯香玉只觉得这样对夏小猛,有足够杀伤力。

但是现在,冯香玉才知道,这明显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感受到夏小猛那抹惊心动魄,冯香玉差点气都没喘过来。这么大的家伙,要是进入自己的身体,那自己能承受的了吗?

想想,冯香玉紧了紧双腿。

夏小猛苦着脸,只好道:“在说出这个大杀器之前,我先问香玉姐,你知道小月庵吗?”

“小月庵?我知道,是最近很灵验的那个寺庙吧?你说这个是啥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在小月庵下面建立一个小分店,专门售卖佛珠,也可以售卖一些其他首饰!这家店不需要很大,只要能有六十平米的样子就差不多,然后小月庵可以独家认证你们店里的佛珠!这样,你们柏韵的名气,难道还能大不起来?”

冯香玉想了想,顿时感觉到这其中的有利可图!的确,有了小月庵的宣传,那可是比做一千条,一万条广告还要有效!

把夏小猛抓得更紧了,冯香玉很激动道:“那既然是合作,你想要提什么条件?”

“很简单,天香楼这边,百万一年的广告费;小月庵这边,抽取山下分店利润的百分之二十!”

冯香玉听到这话,顿时叫了起来:“太贵了,快给姐便宜一点。这样50万一年广告费,利润百分之十咋样?”

夏小猛翻了个白眼:“香玉姐,你这才叫狠,直接杀掉一半的价格!这个我实在不能同意,因为这种生意,给别人也做,给你也是做,为啥一定要给你?”

“因为你现在在我手上。”冯香玉又狠狠蹂躏夏小猛一番。

夏小猛痛得嗷嗷叫,怒道:“香玉姐,你再这样,我可不客气了!”

“来啊,姐倒要看看你咋不客气!”冯香玉把胸一挺,让自己的沟壑,更加在夏小猛面前展现出来。

“好吧,香玉姐,你厉害。价格我不会改变,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或者最后你不但没盈利,反而亏损的话,无论是天香楼还是小月庵那边,全都分文不取,咋样?”

冯香玉看夏小猛态度这么坚决,同时又做出如此大的保证,顿时也开始犹豫起来。

夏小猛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都把你的风险降到最低,你还有啥好担心的?而且如果你的销售业绩好,你肯定会得到晋升,未来说不定还能进总部工作,这是你自己拼命一辈子,都可能做不到的!”

冯香玉想想也对,点头道:“天香楼那边首付30万,看效果再决定,要不要支付剩余的款项。至于小月庵那边,我可以答应你,交出利润的百分之二十。记住,要是没有效果,30万你必须返还给我!”

冯香玉可不想到时候,丢了西瓜捡芝麻。一旦出现重大亏损,总公司还不得把她给开了?

“行,这个我可以跟你签订合同!”夏小猛满口答应。

“既然合作意向已经达成,那香玉姐,现在可以把手松开了吧?”夏小猛感觉特难受,被这妞抓得都有点生疼。

“松啥松,都走到这一步了,你还准备站起身直接走人?”冯香玉俏脸上,闪过一丝羞怒。

“那要咋办?”夏小猛弱弱地问道。

“你说呢?”冯香玉将衣衫彻底一拉,那两扇澎湃骄傲得令人心惊。

夏小猛不再犹豫,将冯香玉一个横抱,然后狠狠扔在床上。

冯香玉心情又紧张又兴奋。她也不算啥贞洁烈女,因为这份工作,她也做了不少荒唐事,但是只有夏小猛,让她感觉自己这几十年,简直像是白活了一样。

感受到身体的滚烫和充实,冯香玉扯着嗓子,可劲地喊了起来,房间里瞬间,高亢的叫声缭绕不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冯香玉才酣畅淋漓,像一滩软泥一样躺在床上,嗔道:“你这家伙,老实说,已经有多久没解决过需求啦?姐发现自己,都成了你解决需求的工具了!”

“那你愿意成为这个工具吗?”夏小猛坏笑着问。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