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危机

四十危机
  • 主演:埃里克·埃利亚斯,盖比·艾斯比诺,阿达尔·拉莫内斯,AntonioFortier,XimenaGonzalez-Rubio,SoniaCouoh
  • 导演:Pietro Loprieno
  • 地区:墨西哥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西班牙语
  • 年份:2022
得知痛苦的真相后,一名厨师和其餐馆合伙人好友前往坎昆参加烹饪大赛,希望重燃对生活的热情

四十危机第一集

产假……

夏时蜜的脸,蹭蹭的变红了。

她傻乎乎的笑了笑:“那我是不是,每时每刻,都能见到你……”

“对啊,就算你哪天看厌了,我还是会陪着你,你想什么时候见到我,都行。”

封非季的声音,一早醒来很是沙哑。

夏时蜜被这样的声音迷得神魂颠倒,傻笑不止,只是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才让她的神志清醒了些。

“意琳……我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去看意琳。”

说着,夏时蜜便挣开封非季的怀抱。

他一把将她拉了回来,“不要急,你现在不能随便乱跑,知道吗?对孩子不好。”

“哦…对对,我现在得十分小心注意才行……”她后知后觉。

紧接着,他将她缓缓拉下床:“来,我带你看看。”

她听话的牵着他的手,下楼。

只听见餐厅处,传来一片笑声。

夏时蜜的脚步变快了,跑到餐厅口,大惊:“你们……”

封林止和夏意琳,就连林瑟瑟也在?!

随即,封非季向夏时蜜说明了情况,她高兴得不能自己。

除了夏意琳,大家都知道夏时蜜已经回来了。

听见姐姐的声音,夏意琳才是最惊讶的那个。

“姐姐……”她摸着路,也要循着声音走去。

封林止紧紧搀扶着夏意琳,“走慢点。”

夏意琳就是不听,她要去触摸姐姐。

夏时蜜也急上前,扶着夏意琳,抱上:“意琳,你没事就好,姐姐回来了,你不必在为我担心了,从此以后,一切都明了了……”

夏意琳只知道昨天的大宴上,时蜜确实和封非季订婚了。

可是夏意琳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不像是时家的做法……

直到今天听见夏时蜜的声音,夏意琳才不可置信的信了时家这次……

“姐,时老怎么会……你们到底怎么说通的?”夏意琳异常激动,更多的是担心。

于是,夏时蜜将原委都道出。

夏意琳这才多少明白了些,婚约书并不是关键,关键是夏时蜜已经怀孕了……

早餐过后,封非季在楼上处理公事。

封林止带着夏意琳去吃药。

夏时蜜便出去院子里散散步,叫上林瑟瑟。

两个好友一人一句,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唉,蜜蜜,你终于回来了,只是想不到,你竟然怀孕了?”林瑟瑟一时间无法接受太多的讯息。

“有什么稀奇的,之前没什么动静,我还觉得奇怪呢……”夏时蜜喜欢极了这个孩子。

林瑟瑟不禁也开始期待:“哎呀,也不知道你和封非季的孩子,会是什么混世大魔王?又或者像是封非季一样,是个腹黑的小家伙?”

“嘿嘿……这个问题问得好-”夏时蜜开始了无尽的想象,“我更喜欢女孩子,但是男孩子好像也不错,关键是男孩子以后还能给我带回来一个女孩子呢……这样比较划算。”

“你想太多了,生男生女又不是你想就能算的?”林瑟瑟调侃道,“再说了,你就不能往好的方面想?没准是双胞胎呢?”

夏时蜜撇嘴:“哎哟我就想想都不给了嘛……真是的,双胞胎那么好的事情,按照我的运气值,那是不可能的……”

四十危机

四十危机第二集

第2518章   非常感谢,真的

灯光明亮的卧室里,正准备进浴室洗澡的盛亦朗听到敲门声,他转身看了看门口,会是谁?

敲错门了?

门外,唐博仍然有些忐忑……会不会被拒绝啊?

被拒绝了多难堪?

而且此时在唐博的身后,有不少男同学经过……大家投向他的眼光各不相同。

他一时间也无法揣测大家的意思。

没有开门……

他又抬手敲了敲。

敲门声又在继续。

确定是有人在敲门,盛亦朗朝门口走去,从容将门打开。

“唐博?”

见到门外的男孩时,盛亦朗觉得有点儿意外,“请进。”他面色温和,一点架子也没有。

唐博看到这间房跟别的宿舍不一样,而且地面铺着白色的地毯,“方便进来吗?”好干净啊,而且好高档。

“当然方便啦。”亦朗笑容温和,转身朝里面走去。

唐博唇角轻扬,也往里面迈开了步伐,然后关上了房门。

“我买了两份肠粉,要不要尝一尝?”他将两袋子放到桌面,“听说很好吃,学校里很多人排队买。”

“谢谢。”

亦朗给他搬出椅子,“来,坐吧,一起吃。”他真是一点也不嫌弃,虽然他还不知道肠粉是什么东西。

唐博刚放下袋子,他环视着四周,这里布置得真好,简约时尚的风格,连床头的落地台灯都是这么有特色。

空间并不大,但是呢又五脏俱全。

只有一张床,有书桌,还有健身器材。

很明显是经过了改造的。

有钱真好,不但可以弄个单独的宿舍,有自己的空间,还可以随意改造。

盛亦朗目光落在他身上,洞悉出了他心里的想法,也明白了他今天过来的用意。

“唐博,坐吧。”

男孩回神,递给他一抹暖心的笑容。

两人在椅子里坐下,盛亦朗目光落在肠粉上,“好香啊。”

“尝尝吧,你可能没有吃过。”

亦朗拿过筷子,“我还真没有吃过。”他从袋子里将肠粉端出来,然后揭开了盖,“看着不错,特别嫩。”

“肠粉就是要嫩才好吃。”

“嗯。”

唐博对他说,“这个是汤汁,也要放进去。”

“好,我闻到了辣椒的味道。”

唐博又问他,“你吃辣椒的吗?”他的皮肤特别好啊,应该在饮食上面特别注意吧?

“我吃啊,我什么都吃。”亦朗边放汤汁,边抬眸看了他一眼,笑容温和如风,“我从小就不挑食,你相信吗?”

唐博笑了笑。

过了一会儿,唐博开了口,“盛少爷……”

“我们是同学,你叫我亦朗啊。”他眼里含着笑意,“盛什么少爷啊?”

唐博还是觉得有点难为情,他想了想,“亦朗。”

“什么事?你说。”他其实已经猜到了他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我妈妈……升职的事情,与你有关吧?”唐博轻声开口,抬眸凝视着他,“有个男人去店里找了我妈妈,在她手里一口气买下了一百多件衣服,这次的提成上百万。”

盛亦朗点头,“对,是我让刘秘书这么做的。”

“亦朗……”唐博确定了,其实早就猜到了,但是……当他确定的时候,所有感谢的话已经说不出口,他心里充满了感激。

“你别想太多了,举手之劳而已,这是阿姨应得的。”

“我妈妈给我打电话了。”唐博声音低沉,“她说我们捡到黑卡归还,这也是举手之劳,不应该得到这么多回报,这回报的确太大了,有点像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亦朗开始吃肠粉了,“嗯,味道不错,我喜欢!”他的表情像个孩子。

唐博也笑了。

气氛一下就愉快起来了。

他说,“以后你再买的话,麻烦给我带一份,偶尔尝尝这种美味,也是一件很舒心的事情!”

“那我天天给你带!”

“不用不用,吃多了也不好。”亦朗笑着说,“偶尔带一份就行,一周吃一次还是没问题的。”

“嗯,好。”

短暂的沉默……

唐博又继续了刚才的话题,“亦朗,你这感谢的方式也太……太那个了,其实我们把卡归还是应该做的。”

“我也是举手之劳。”亦朗抬眸,目光温和,“唐博,你愿意忍心看着你妈妈被人欺负吗?”

“……”唐博呼吸微顿。

“我虽然没有在服装店里工作过,但是我知道运营的情况。”盛亦朗说,“新到店里的衣服是大家轮流熨烫的,并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且大家都是底薪加提成,提成就得是卖出去衣服,你妈妈这样子一直熨烫,她哪有时间去接待顾客?”

“……”唐博抿了抿唇,他很心疼妈妈。

妈妈在那家店里一直拿底薪,从来没有拿过提成。

“她现在是经理了,工资比以前肯定要高,还有年终绩效。”盛亦朗对他说,“最主要的是,再也不会有人欺负她,这样你就能更加安心地读书,也不需要去兼职,你妈妈也不需要打双份工,因为经理的工资已经够承担你的费用了。”

对,很有道理……

可是……

唐博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是他改变了妈妈的命运。

“那……那些衣服呢?”唐博真的很善良,他处处为别人考虑着,“一百多件衣服,男女老少的都买了,穿得着吗?”

“怎么穿不着?”亦朗笑着说,“我爸我妈我妹,我爷爷我奶奶,还有刘秘书自己,大家都要穿衣服的呀。”

“……”唐博有点无言以对了。

盛亦朗右手拿着筷子,左手搭上他肩膀,笑着说道,“你别纠结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亦朗……”唐博望着他,眼里有一丝丝晶莹的东西,“谢谢你,真的,非常感谢。”

盛亦朗从侧面了解了唐博这个人。

他人品好,成绩好,而且特别孝顺。

盛亦朗看人也特别准,他相信自己的眼光。

“唐博,我想跟你说一件事。”盛亦朗有点忍不住,他觉得吧,现在说出来也没啥,或许还可以成为一种动力,也算是交到了一个好朋友。

“你说。”

亦朗想了想,换了一种方式,“你的梦想是什么呀?”

“梦想?”

“就是你长大以后想做什么呀?”

唐博想了想,“想去一家全球100强的企业,氛围比较好,工作环境比较好,同事相处比较好,这就是我最大的梦想了。”

四十危机

四十危机第三集

“萧总,我们没有和夜氏合作,真的!我们只是去了解一下他们的新药,没有把生意给他们做,这完全是误会,误会呀!”客户小心地解释着。

一番商谈后,萧柠更奇怪了:“夜氏到底是搞了什么新药,引得业内这么多公司,趋之若鹜?”

客户神秘兮兮地压低嗓音:“听说是在医疗麻醉领域,有了突破。你知道的,萧总,现在的麻醉药,总是出问题,要么是麻醉过量导致瘫痪甚至死人,要么是麻醉药不起效,我们医院这些年因为麻醉事故赔了不少钱!但夜氏这个药,据说能百分之百对任何人有麻醉效果,而且百分之百安全!萧总,你也懂药的,你说这样的麻醉药,是不是市场前景非常优秀啊?”

萧柠一怔。

原来是麻醉药。

的确,如果有一种百分之百安全有效的麻醉药,那就是无价的黄金钻石啊。

麻醉师都可能因此失业!

如果夜氏能生产出这样优秀的垄断药物,仅凭这一项,就能成为仅次于白氏的医药企业。

因为,垄断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白夜渊当年重振白氏,就是力排众议,不顾家族所有长辈的反对,投入重金支持一位大药师研制新药。

所有人都不看好他。

但最后,他用事实证明了他眼光的独到犀利——当年新药上市,白氏凭借专利垄断,坐收财源滚滚,为白氏日后的崛起打下了坚实的江山!

如今,夜氏是想要复制当年白氏发家之路吗?

萧柠陷入了沉思。

半晌,她拍案而起,她不管夜氏怎么赚钱,但,绝不能影响她白氏的生意。

夜氏若是再用新药的噱头,吊着这些公司纷纷倒戈,她就……就去抢药!

反正,若是比起财大气粗,难道小小夜氏能拼的过她吗?

哼!

萧柠思忖妥当,和客户又应酬性地喝了几杯酒,把订单重新签了,微醺地走出包房。

秘书在后面给她提着包:“董事长,您回家么?还是……”

萧柠这几天几乎都在办公室研究案情,有时候还去医院找牛滨商量。

已经好几晚没有回家了。

听到秘书的询问,她心头一动,想到好几天没见小米粒,着实想得不行,今晚说什么也要回家一趟,陪着孩子讲讲睡前故事也好。

想想单亲家庭的孩子真的是太不容易,如果白夜渊还在世,她忙工作的时候,至少他可以在家陪孩子,对不对?

可如今……唉。

“回……”她刚说了一个字,就停住了。

“董事长?董事长您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秘书小声提醒她,她却没有反应。

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秘书看到隔壁包厢,门开了一条缝。

里面,热热闹闹的坐着两个人。

一个男人。

一个女人。

还有一桌好酒好菜!

那个男人,正是他们今晚不停吐槽的夜氏总裁,夜老大。

而那个有着倾国倾城之貌的女人,居然是……

【云爷:晚安吻,那个女人是谁,妖精们猜猜?绝对不是白莲花,请放心。】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