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渡乌江之对岸

强渡乌江之对岸
  • 主演:张静东,谢兰,丁建钧,王奕盛,肖宗灵,胡家华,商秉驰,周波,韩振国,何峰,王挺
  • 导演:何峰,闫冰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该片将再现红军强渡乌江真实场景,以现代科技手法,微缩长征实景景观,直观形象地展现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艰难、悲壮与伟大。影片剧情围绕乌江的自然风貌展开敌我双方较量的战争场面精彩写实,展现当年红军强渡乌江的壮举。

强渡乌江之对岸第一集

两个人还会互相寄一些东西,她会给小辉寄这边的吃的还有衣服,而小辉则会给她寄明信片还有那边的特产。

三个月,两个人自然有好多的话要说,所以每次无论是收到的信还是寄走的信都是厚厚的一沓。

为了缓解相思之苦,小爱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学业上。

这天班主任找到她:“小爱,有一个角色我希望你考虑一下。”

“老师,你知道我暂时还不打算接本子。”

“别着急,你看完之后再回复我。”  等小爱看完后,班主任对她说道:“这个导演让我给他推荐,我觉得你很合适,这个角色虽然不大,但是很有东西。人物性格复杂,但是台词又少,很需要演技。本来

他是想要找已经成名的,但已经成名的都不愿意演,毕竟角色太小,而这个年龄也是个问题,我和他是老朋友,他没办法来求助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  “老师,谢谢您。”小爱对班主任说道:“这个角色我接了,片酬什么的我不在意,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希望能在假期拍我的部分。我之所以不打算接本子就是不想要

影响学业。”

“很好,老师就喜欢你认真的态度!”班主任对小爱说道:“这点我来和他说,肯定没问题。”

虽然有班主任的推荐,但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需要试戏。

小爱一条过,无论是导演编剧还是制片人都很满意。

考虑到她的情况,也答应了她的条件。

一放假,小爱跟家里说了一声后便进组了。

有她的戏她就上,没她的戏她就在旁边看别人怎么演。

从做群演的时候她就是这样。

她做这个不是为了挣钱,也不是为了出名,她就是喜欢,觉得可以体会百味人生。

因为她谦虚稳重,剧组里的人都挺喜欢她。

她的戏并不多,不过二十几场。

拍完后,她便回了家。

等之后这个片子上映什么的,她都没有关注。

要不是班主任跟她说,她都不知道这个片子给火了。

国内外夺得了好几个大奖,而她的那个角色也获得了好评。

自此一下好多人找她,不过她都给拒绝了。

她觉得自己这样做挺正常的,但也不知道怎么就传出去耍大牌的传闻。

小爱觉得特可笑。

人家是大牌,才能耍大牌。

她还没毕业,有什么大牌可以耍的。

但偏偏有好多人就相信,然后纷纷来指责她。

不过小爱不会受影响,那些人她都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事情真实情况怎么样,他们说什么做什么跟她有什么关系。

他们愿意去关心不认识的人,但她没有这个爱好。

她在乎的人还顾不过来,哪里还有时间到了管那些人。

小爱该做什么做什么,一阵后,她的新闻就没了,而那些人也转而又去关注别人去了。

真的是很有意思。

那些边疆战士所在的环境有多艰苦,每天需要走多少的路,就为了保护祖国的边境线,没人在乎。

那些奋战在一线的缉毒武警公安,每天都把头别在裤腰带上,跟毒贩斗智斗勇,没人在乎。

还有特战队员、海外维和士兵。

这些那些人都不在乎,却天天关心他们!

小爱从不认为她是明星,她就是演员,而演员就只是一份职业。

跟医生、老师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她很清楚,人们不喜欢她,她需要努力!

而如果人们喜欢她,她更应该努力,她要对得起那份喜欢才行!

又到一年毕业季。

季雪毕业了,她选择了出国进修。

小爱非常支持她这个决定。

在季雪离开前,两个人聚了聚。

“如果这边一直没有好转,你还会回来吗?”小爱问到季雪。

季雪笑道:“一定会回来。但还是会根据情况。我想先在那边一段时间,那边的文化氛围更宽容多样。咱们国家现在太功力了。”

“我相信以后会好的。”小爱对季雪说道:“人们的文化需求越来越多,单一的风格迟早会觉得腻。”

“肯定会,不过这个暂时还需要时间。”季雪对小爱说道:“说实话,我不确定那个时候会有我们的一席之地,毕竟不年轻了,想要闯出自己的一片天会很难。”  “这种事努力就好,至于结果,还是随缘。”小爱笑道:“我妈从小就教育我,有些事情要看结果,而有些事情不要太关注结果,太关注的话,会失去过程的那个乐趣。

结果是要在意,但努力的过程更重要。”

“阿姨很厉害。”季雪说道:“看事情透!”

“确实。”小爱笑道:“我和我哥的观念受我妈影响很深。”

“我觉得挺好的,阿姨把你教育的很优秀。”季雪笑道:“至于你哥,接触少,不予评价。”

“你不是说我哥挺帅。”小爱朝季雪眨了眨眼。

她觉得季雪人不错,就想要撮合他和小博。

谁知,两个人都没有这个意思。

季雪觉得小博无趣,而小博则表示他没这个想法。

“就看到你哥帅了,剩下连句话都没说过,我怎么可能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季雪笑道:“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但我对你哥真的不敢兴趣。”

“好吧。”小爱惆怅道:“看来我哥真的是要打光棍了。”  “你哥和你是龙凤胎,那不是和你一般大,平常人这个时候不还正在上大学,也就是谈个恋爱,你哥还小,你着急什么。”季雪笑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妹妹对哥哥的感

情这么上心的。”

“你不知道我哥那个性格。”小爱无奈道:“实在太淡了,我和我妈都担心他以后会成仙知道吗?”

“成仙?”季雪大笑道:“你哥难道在修道?”

“不是这意思。”小爱问到季雪:“你没觉得我哥有种仙风道骨,看破红尘的那个气质吗?”  “有。”季雪点头道:“你哥那个气质我是第一次见,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你哥帅。我会自动把他带入我看的那种仙侠小说……”

强渡乌江之对岸

强渡乌江之对岸第二集

眼看着火山这么惧怕宁浩,蔡西东愣住了,林香云更是露出了见鬼的神情。

火山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心里一清二楚,在地下拳场有着怎样的实力,她同样一清二楚。

这个地下拳场上的战力榜第一高手,面对从未出过手的宁浩,居然如此惧怕,难道这个宁浩真的有那么大的力量,连火山都不是对手。

“来吧,我们打一场,象征性的打打也可以,你总得让我把这500万赚到手。”宁浩说着,缓步走上的阶梯,一直将火山逼到了擂台中央。

“好,很好。”宁浩拍了拍手,笑着说道:“这可是你自己上的擂台。”

猛的扭头看向四周,火山顿时一脸惊恐的道:“我说了我不跟你比。”

“可是为了这500万,我必须跟你比呀。”宁浩摊的摊手一步步逼近。

四周的众人都看傻了眼,谁也没想到,宁浩居然会这样强逼一个地下拳场第一高手比武,而这个第一高手却像是惊弓之鸟,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行啦!,出手吧!”宁浩掰掰手腕儿,笑吟吟的道:“你赢了,你也能拿走500万美金,这是个不错的选择。”

火山想哭,妈的,为了这500万美金,连命都没有,赢过来又有什么用?

对于死神这个变态,他心里可是一清二楚,当时在非洲的时候,谁遇见它不跑?

这个家伙杀人的手段,百般残忍,实力更是让人闻风丧胆,避之尤恐不及,还敢在擂台上跟他比武。

眼看着一步步逼近的宁浩,火山忽然摆手说道:“我认输,我认输行吗?”

“认输?”宁浩紧锁着眉头,没好气的道:“非洲杀手榜排行第六位的毒蛇,哪有轻易认输的道理,你这个说不通。”

“我求你了。”火山冲着宁浩拱了拱手,点头哈腰的说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别玩儿我,现在这里是华夏,而且我也没有招惹你。”

“你没有招惹我吗?”宁浩翻了翻白眼,说道:“那刚才是怎么回事?”

听完这话,火山猛的扭头朝林香云望去。

紧接着,他急忙冲着林香云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林小姐,对不起,刚才是我冒犯了,都是我不知天高地厚瞎了眼……”

就在这一瞬间,宁浩动了,以闪电般的速度扑向火山,在火山惊恐的目光中,猛的一击重拳出手。

轰隆!

一声脆响,火山整个人轰然倒地。

“站起来。”宁浩怒瞪着倒在地上的火山,一字一句的说道:“能动手尽量别逼逼。”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火山挨了这一击重拳,趴在地上居然装死耍起了赖皮。

“你不起来是不是?”宁浩没好气的道:“看来我得让你受点苦头。”

“别别别。”火山一听这话,急忙翻身从地上爬起来。

他摸了摸嘴角渗出的鲜血,苦涩的求饶道:“死神,我知道错了,你饶过我这一次吧!”

宁浩拧了拧脖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太弱了,勾不起我的兴趣。”

“是的,我真的打不过你,我承认我认输了,你要500万美金我给你。”火山再次冲着宁浩求饶道。

“你说什么?你给我500万美金?”宁浩一脸诧异的抬起头,顿时眼冒金光:“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说的是真的。”火山灿灿微微的点了点头:“只要咱们俩不比试,井水不犯河水,我给你500万美金。”

听完这话,宁浩抿了抿嘴,忽然扭头朝着台下的蔡西东望去。

“我看可以。”蔡西东微微笑道:“他竟然认输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看在我三哥的面子上。”宁浩打量着火山,再次朝他靠近。

“我说了,我认输了。”火山像老鼠看到猫,急忙往后退去。

“你tmd站住,否则老子对你不客气。”宁浩没好气的道。

火山楞了一下,眼睁睁看着宁浩逼近,忽然一把抓起了他的衣领。

紧接着,在众目睽睽下,宁浩拽着火山的衣领,将火山拖着下了擂台。

哐的一声。

宁浩拽的火山扔到了蔡西东的脚下。

“你碰到我三哥的女人,自己应该知道怎么办。”

听完宁浩的话,火山猛的抬起头,急忙冲着蔡西东,瞪圆了眼睛。

“你是,你是东南的三少。”

“好眼力呀,现在才看出来。”蔡西东抿嘴笑道:“我以为你的眼睛都长脑袋上去了!”

火山抽搐的脸颊,急忙说道:“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林小姐是你的女朋友……”

“谁是他的女朋友了?”林香云忽然打断了火山:“我劝你最好不要乱说话!”

听完这话,火山彻底懵逼了,只好扭头朝着煞星宁浩望去。

宁浩冲着蔡西东笑了笑,并且冲他使了个眼色。

这个三哥,在赚钱经商方面那么聪明,为什么到了追女孩的时候却那么笨拙呢?

无视了宁浩的眼色,蔡西东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对,不要乱说,林香云并不是我女朋友。”

火山再次抽搐的脸颊,再一次愣住了。

这他妈搞来搞去,到底要自己给谁道歉呢?这不是存心在玩人吗?

“你应该知道道歉的对象是谁了吧?”宁浩笑吟吟的看着火山。

火山楞了好一会儿,忽然一下子爬到林香云的脚下。

“林小姐,对不起,是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

哐。

林香云忽然一脚踢在火山的脸上,顿时将火山踢了个倒栽葱。

这一脚够狠,她穿的可是高跟鞋,顿时让火山的脑门儿出现了腥红的一大块。

“火山,我好心好意来请你,你居然敢这么对我?”

林香云紧锁着黛眉,说道:“现在打不过了,又来低三下四的求人,你们飞龙帮这些年在苍南干的事情还少吗?”

火山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像霜打的茄子似的,耷拉着脑袋,只能任由训斥的份。

深吸了一口气,林香云忽然咬着银牙,转过身,指着宁浩说道:“,我承认,我输了!”“承认就好。”宁浩抿嘴笑道:“钱呢?”

强渡乌江之对岸

强渡乌江之对岸第三集

除了早晚各项体能训练外,每日清晨和晚上,龙五都会练上几趟李云道叫不出名字的拳,原先打完拳便会蹲在荷池边抬头边看着月亮边念叨几句千里之外的小超市和那个叫丁香的姑娘,等到某日听到丁香嫁人的消息,一度有些沉沦,却不料浑浑噩噩的当日却闯入了澹台学君的沐浴现场,至此见了澹台便不自觉地矮了人家半头。

今晚无月,却难得地在这闹中取静的山间四合院里看到了漫天密布的繁星。星光下,年轻的小师叔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坐在窗口书桌前读书的澹台家最聪明的姑娘一时间也不由得看得痴了,有人都站在了她的窗边良久,她才终于反应过来,台灯下的俏脸红得如同愁嫁新娘的新衣。

自己也是这个年纪过来的,年轻人的心思又如何会读不明白?当下却也只是笑了笑,让澹台家的聪明姑娘有时间也要多运动,谁知澹台家的姑娘却对着荷池旁的龙五喊了一声“你答应教我练武功的,什么时候开始”,听得那边刚好打了个漂亮旋子落地的小师叔一个踉跄差点儿一头栽进荷池。

盛夏的尾巴上,池里传来阵阵蛙鸣,荷叶田田,夏日的夜风吹来,摩挲着发出沙沙声音。

李云道给小师叔递上去一瓶纯净水,小师叔接了水拧开便咕咚咕咚灌下小半瓶,而后看了一眼那刚刚关上的窗户,又狐疑地打量着看似无事献殷勤的李云道,一脸警惕:“你……又想干什么?”

李云道笑了笑:“你知道师祖母在京城里?”

龙五刚刚喝进嘴里水便喷出来,有些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大师侄:“你说什么?师……师娘在京城?”

李云道点头:“应该在京城待了有段日子了,你和老爷子都不知道这件事?”

龙五严肃地摇头:“老头儿不太愿意提师娘的事情,具体的情况我倒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若是师娘在京城,我们这些徒子徒孙还不把老人家照顾好,哪天老头儿来了京城,知道了,怕是都要免不了一顿胖揍。云道,人家哪儿?我去把师娘接过来。”

李云道倒是巴不得龙五能把那位能与青龙老先生结为伉俪的老太太给请回来,这样不仅情报学院选址的问题迎刃而解,而且家里又多了一位当世超级高手,对于马上要回来的孩子们来说,这是一大保障。

李云道先安慰了龙五两句,将培训中心那边的情况给龙五讲述了一遍,听完龙五也不禁有些犹豫:“怎么听你这么说,师娘的精神状况好像不太稳定?”说着,他自己叹了口气,蹲在荷池旁的长椅上道,“当初也听老头儿喝醉了以后絮絮叨叨地说着些关于师娘性子要强、情绪不稳定一类的话,看来还的确是真事儿!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也还是要亲自去见见她老人家,她要是乐意跟我回来那便好,要是不乐意,我们就得想想办法了。老头儿嘴里说着不管师娘是死是活,可心里比谁都疼师娘。你都不知道,有回师娘回去了一趟,把老头儿激动得…

…”

说着话,龙五拉着李云道便往外走:“事不宜迟,早点去!”

李云道却拉住龙五问道:“按你的说法,师祖母也是当世高手了,你打得过?”

龙五想了想,摇头道:“估计是打不过的,但打不过逃命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李云道认真道:“我现在也不确定大半夜会被学员们认作是女鬼的师祖母精神状态是不是正常,要是打不过,我俩能顺利跑得了?”

龙五看了李云道一眼,笑道:“我肯定可以,但你悬!”

李云道差点儿被小师叔一句话给咽死,但想了想还是道:“万一啊,我是说万一师祖母六亲不认,我们还得做好准备。”

龙五狐疑看着李云道:“你什么意思?”

李云道指了指外面的手:“车上有两把枪,不过里是麻醉弹……”

龙五瞪圆了眼睛,指着李云道手指颤抖就已:“你……你敢对师娘开枪?”

李云道也由不得苦着脸道:“这不也是为了师娘着想嘛!”

龙五长长地吸了口气,又徐徐吁出,这才道:“带着吧,以防万一,我听说师娘发起狠来,老头儿都打不过她。要真的动起手来,我们也一定畏首畏尾,麻醉了的话,倒也算是一了百了。”

两人商定了,正欲出门,却见换了身运动装的澹台学君走了出来:“我跟你们一起去。”

龙五两眼一瞪,急道:“你去干嘛?”

澹台学君淡然微笑道:“你只知道你师娘当年弃你师父而去,可是你知道原因吗?女人的事情,向来都只会以跟女人说!”

龙五瞪眼道:“别瞎搞,快回去,按我说,云道都不该去。”

李云道想了想道:“还是让学君一起去吧!”

龙五啊了一声,诧异地看向李云道:“你搞什么?”

李云道点头道:“去个女孩子也好,我听说被师母吓得发疯的,都是清一色的男学员,我想这当中很可能有不为人知的原因。”

龙五眉头皱得很深,等李云道和澹台学君上了车,他还是车外站了好一阵子,才叹了口气无奈上车,一上来便跟澹台学君约法三章:“说好了,第一,你不能一个人独自行动,得跟紧一点,第二,我让你干嘛你就要干嘛,否则待会儿你就呆在车里,第三,如果发生什么危险,我们俩殿后,你先撤!”

澹台学君已经上了车,自然对龙五的要求无不答应,等龙五发动了车子,坐在副驾上的澹台学君才小心翼翼地问道:“龙五,这样算起来的话,你师娘年纪应该也很大了吧?”

龙五点点头:“师娘比师父要小一些,但好像在抗战前就出生了,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八、九十岁总该有了吧。”

澹台学君诧异地回头看了李云道一眼:“八、九十岁的老人家,你们还用得上麻醉?”

李云道有些不好意思

地笑了笑:“以防万一而已。主要是因为我见过百来十岁还能飞檐走壁的,所以……”

龙五这回倒是站在李云道这边:“对于师父师娘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年龄虽然会削弱他们的战斗力,但被削弱的那一部分,却远远被丰富的作战经验所弥补。所以千千万万不能小瞧了他们老人家,否则,后果很严重。”

李云道想起上半年自己在那面馆后院里被桃枝和柳枝天天抽得浑身酸疼便不由得摇头苦笑:“是啊,后果很可能就是趴在床上很长时间都动弹不得……”

一路上,三人聊了很多种可能性,车子停在那培训中心的门口。龙五闪了车灯,但传达室内似乎并无人应答,李云道下车想去传达室让老吴开门,可是黑漆漆的传达室里,连人影都不见一个。

李云道无奈地冲车内的两人摊摊手,龙五便将车子停在了门前,与澹台学君一起来到传达室的窗边往里看了看。

“还真没人!”龙五看了一眼那伸缩的电子门,“我一个人翻过来倒是问题不大,但你们俩……”

李云道摇了摇头:“这门上有警报,你只要翻过去,就一定会触发警报,这里是二部的资产,触发警报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龙五缩了缩脖子,这些天跟着李云道进出二部,对二部的实力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在现代化的那些杀人机器面前,自己的武功就算练得再如何出神入化,怕是只要当了活靶子,也就没了任何生机了。

李云道看了一眼那传达室桌上的遥控器,又看了一眼门上的挂锁,心中一动:“学君,把你的发卡借我用用。”

因为夏天天气炎热,澹台学君将长发盘在了脑后,此时两根发卡一取,长发垂落下来,在夜色下多了一份清丽的美,看得一旁的龙五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李云道看了龙五一眼,也不点破,转身便用两根发卡刺入锁眼,拨弄了一阵子,突然咔哒一声,那挂锁便掉落下来。

龙五两眼瞪得浑圆:“你怎么还会梁上君子这一套?”

李云道笑道:“原来在一线干刑警的时候,这些多多少少都学过。”

这回就连澹台学君也有些佩服地点点头,只是那俏生生的目光看向龙五的时候,龙五总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目光挪开,不敢与少女对视。

开了门,将车停了进去,李云道干脆将那控门的遥控器放进自己的口袋里,三人结着伴,披着夜色往那幢据说会时常“闹鬼”的楼幢走去。

星光下,树影婆娑,随夜风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也是设计结构的问题,夜风从那楼栋间吹过时,发出如同动物吼叫般的声响,远远地便听得人有些毛骨悚然。

龙五走在前面,突然觉得有人拉住了自己的衣袖,而后便看到有些犹豫的澹台站在自己身边,这会儿倒也不一责管少女了,相反轻声安慰道:“别怕,我和云道都在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