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效申请

无效申请
  • 主演:丁海峰,孙涛,李依馨,马泽涵
  • 导演:张馨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剧情改编自我军交通运输行业系统的真人真事,讲述了一位铁路军代表躬耕于军交事业的感人故事,他为兼顾家庭与使命,在面临人生抉择时,最终以军人特有的坚毅品质和大爱情怀感动家人。

无效申请第一集

顾雪雪一瞬间想起白蔷薇那冷淡的评价“你这亮瞎眼的衣服,这糟糕的品味,也不配做我女儿”。

凭什么顾柒柒穿北宫小酒设计的衣服,就是品味好。

她顾雪雪穿出去,就是没品位?!

顾雪雪满心愤怒不甘!

身后,北宫烈忽然开口了:“雪雪,你为什么整容?你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

“轰——!”一声,顾雪雪的自信心,彻底坍塌了。

完蛋了!

北宫烈真的怀疑她了!

该死,早知道她该早一点把栀子花甩出去,让那恶毒的白蔷薇,早点闭嘴。

也就不会有现在这尴尬的处境了。

她咬着唇,心乱如麻。

怎么解释?

她还能怎么解释?

六神无主中,夏侯素素的短信像是救命稻草一样,一下子点亮了她的屏幕。

迅速翻开一看,她匆匆浏览了一遍,心情终于镇定了下来。

BOSS,还是您英明神武,招数多!

她又仔细看了一遍夏侯素素教给她的应对办法。

深吸一口,猛地挤出一丝哭腔:“呜呜,爸比,我也不想的……你可知道,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过得是什么日子?你也没有问过我,上的是什么大学,做的是什么工作吧?”

夏侯素素说了,要把自己说得要多惨有多惨。

要比邻居家的赖巴狗还要可怜。

还要有点悬疑,勾起北宫烈而好奇心。

果然,北宫烈皱了皱眉头:“这些……我是没有问。因为如果你是我的女儿,我不在乎这些。那你现在说说,你上学和工作这些事情,与你整容有什么关系?你又为什么一直不实话告诉我?”

顾雪雪咬唇,拼命挤着眼睛里的几滴猫尿,:“爸比,因为我在朱家的时候,朱由对我和妈妈一直不好,我就下决心好好学习,后来妈妈去世了,我更是下决心要争气,当个学霸告慰她在天之灵。”

“其实我上高中成绩不错的,模拟考试都是前几名。虽然高考发挥失常了,但也能上本科线的,而且也有学校录取我了。”

“可惜,因为一个人,我这一辈子全毁了!”

她欲言又止,充满悲愤。

乖乖按照夏侯素素的提示,往下说。

屏幕上一闪一闪都是夏侯素素的提醒词,她背对着北宫烈,看着屏幕,就像是主持人可以看稿子播音一样,简直太爽了。

北宫烈越来越引起了好奇:“什么人毁了你?”

顾雪雪咬牙:“是我同班同学,一个女生!”

“她嫉妒我长得好,学习好,还嫉妒我人缘好,然后就特别恶毒地,在毕业那年的同学会上,使了奸计,把我灌醉,让我被一群男同学给……呜呜呜……”

“给怎么了?”北宫烈心头一沉,有点慌,有点心疼了。

“被他们轮了……!”顾雪雪一咬牙,把朱芬当年的遭遇,说的要多惨有多惨,“不止这样,被人轮了之后,那女同学还不肯放过我,指使流氓把我的脸也打残了,说让我一辈子都比不上她,一辈子只能做苍蝇臭虫蚂蚁……”

无效申请

无效申请第二集

等到汽车停下来之后,车上再次下来五个人,而且五个人身上穿的衣服跟秋月身上的几乎一模一样,显然也应该是文物局的。

果不其然,五人很快便是走了过来,与秋月打起招呼。

“方仲,你们可算来了。”看到这些同事到来,秋月也显得极为高兴。

“路上堵了一会儿车,要不然估计能够早到十五分钟,对了秋月,挖掘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方仲解释道,他对于这次考古发掘,也极其重视。

“我爸和赵冲他们正在下面进行挖掘,不过并不容易,我还正正向让你调一些大型机械过来协助工作呢。”秋月回道。

“这容易,我一个电话,老刘就能把施工机械给拉过来,咦,这里面怎么还掉进去一台挖掘机?”看着大坑里面的挖掘机,方仲也是错愕不已。

“但是这挖掘机正在这块地面进行施工作业,可是谁知道后来地面突然塌陷,其中一名工人都受伤了,所以后来那工人老板才给咱们文物局打过来电话说明了这里的情况。”秋月向着方仲道,“咱们还是赶紧去帮忙吧,要不然光凭我爸他们几个人,不知道得干到猴年马月。”

“小苒,我们先工作了,等我忙完工作咱们再聊。”秋月向着林沐苒说道。

“行,那你忙。”林沐苒知道秋月的性子,一忙起来工作连吃饭都能忘,所以也并不在意。

随后,方仲带着几人下到了坑洞内部把几个在里面干活的同事给替换了出来。

为了尽快的把大坑给清理出来,他们先是把泥土装进一个篮子里面,然后由外面的把篮子给提到地面以上,对到另外一个不碍事的角落。

人多力量大,大概一个小时左右,这些人便是把坑洞之中的泥土给清理干净,不过那台瓦聚集压着的地方就无能为力,只能等待到时候吊机来把它吊出去之后再进行清理。

在这一个清理的过程之中,坑洞里面也出土了不少东西,有瓷碗,也有瓦罐,还有些生锈的铁器。

而且另外一间地下房屋之中李有钱曾经检查过的那几个破木头箱子还有那一口缸,也都被秋月他们想办法给弄到了地面之上。

各种各样的东西数量倒是不少,但在李有钱看来,这些应该都是一些很普通的东西,并不值钱,加起来恐怕还比不上自己那把青铜剑简直的十分之一。

“真没想到在这还埋着这么多的东西,这要是卖了,得卖多少钱啊。”

“可不是吗,这一下估计都得让这些人给拉走了,连一毛钱都不给咱们,真是可恶我。”

“要我说,这里的东西就是咱们幸福寨的,这些人想要拉走,可以,但是必须掏钱,不掏钱凭什么给他们,你们说对不对?”

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村民知晓幸福寨村头荒废的打谷场竟然挖出来一座古墓,所以每个几分钟,便会有几名村民结伴而来凑热闹。

不过因为村民们很多都是农民,对于法律法规那是一窍不通,并不知晓国家颁布的文物保护法,在他们的令理念之中,这些东西就是应该全体幸福寨村民共有才对。

听着村民们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李有钱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可能绝大部分村民都只是发发牢骚,抱怨几句,但总有那么几个背地里撺掇众人,不断放大着众人的不满情绪,这样一来。

慢慢的,这种不满情绪便是会一点点的扩大,再这样持续下去的话,村民们很有可能与这谢文物局的工作人员爆发冲突,那样可就不好收场了。

而且通过仔细的观察李有钱发现,蛊惑其他人的,还是那几个经常跟赵天明厮混在一起的外姓村民,这些人整天游手好闲的,唯恐天下不乱一般、

李有钱知道,肯定是这些人贪图古墓之中挖出来的东西,但因为他们力量薄弱,又不敢出手,就想着鼓动大家一起动手,这样他们就可以趁机浑水摸鱼,捞点好处。

“乡亲们,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两句。”李有钱找出,大声喊道。

此时周围已经围了几十名村民,不过当他们发现是李有钱在说话之后,立刻变得安静下来。

李有钱出资为他们幸福寨修路很是深得民心,大家现在对于李有钱也是相当的信服。

“乡亲们,我知道大家心有不忿,但是国家有规定,但凡出土的文物都是属于国家所有,咱们要是去抢了,那就是违反国家法律。不过你们放心,我李有前在这里保证,一定会为大家尽可能的争取利益,只希望大家不要听信别人的鼓动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李有钱朗声道,声音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之中。

听闻此言,很多人顿时陷入沉思之中。

“有钱说的在理,咱们不能在这里瞎胡闹,要不然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对,就把这件事交给有钱处理吧,人家是文化人,懂得怎么办。”

村民都不傻,很快便是想通了这其中的关节,心中积郁的那种气愤也是逐渐消弭于无形。

“乡亲们,在这也怪热的,没事就回家凉快去吧,到时候要是有什么事的话,我会通知大家的。”看到自己成功把村民们的火气降下来,李有钱再次劝道。

“走吧,回家吧。”有村民带头离开,其他村民也是三三两两的从这里撤走,反正呆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还不如尽早离开。

“李先生,谢谢你了。”看到村民离开,秋月不禁向李有钱表示感谢。

“不用谢,刚才我说的你也听到了,我在这,不仅代表我自己,更代表着我们幸福寨全体村民的利益,希望秋小姐能够明白。”李有钱淡淡的回了一句道。

“有钱,我找的记者来了,我先在去接他们过来,你跟秋月好好商量一下等会怎么跟记者说,秋月,也麻烦你配个一下有钱,谢了。”林沐苒向着秋月郑重的说道,李有钱是她的朋友,她自然要尽自己的努力帮助李有钱。

无效申请

无效申请第三集

“南月兄弟,既然已经搞清楚了这一点,那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在这里继续逗留下去了,不管他们去了哪一个世界都好,我觉得我们这个世界就挺好的。

他们能不能回来已经不重要了,而且你能够搞清楚这一点,也达到了自己心中想要的答案,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回去了吧,我总感觉这个地方有点危险。

你瞧,好像有微弱的脚步声逐渐的响起来,上一次我听到这微弱的脚步声,没过一会越来越强,本来离自己还很远,跟一会之后的脚步声就开始离自己越来越近。

好像有一个人正在朝着自己走来,到了最后,每一个脚步声都像是有人拿着巴掌正在自己的耳边一巴掌一巴掌的拍着。

还有点恐怖的是到了最后整个脑海里也就只剩下了这些脚步声,到那时,我想我们再回去可能就有些晚了。”笑面虎咽了一口吐沫。

他受的伤还没有好,实力也不算得上是自己的最巅峰,现在看到韩飞总算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他迫不及待的便想要离开。

韩飞点了点头,目前为止他也没有想去其他空间的想法,只是就在韩飞想要带着笑面虎离开之际。

他的眼前却猛的传来了一阵眩晕感,这让韩飞的心头咯噔了一下,这一种眩晕感他实在太过于熟悉。

他每过一段时间都要经历过一次,只因一旦这种眩晕感传来,就代表着自己即将就要去到另外一个世界了!

韩飞猛然地一把抓住了笑面虎,他害怕在世界的穿梭过程当中,一种诡异莫名的力量,会忽然将韩飞跟笑面虎两个人分开。

而此时,远在天边的另外一处玄妙空间里,一处群峰折叠的山峰上。

有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正看着眼前的这一盘棋局,笑眯眯地一步一步的下着。

奇怪的是老者的眼前并无一人的存在,但他却好似正在跟对手博弈。

还有一点恐怖,每当老者落下一颗棋子的时候,对面居然还真的将其中一颗子再一次的落在了棋盘上。

就好似有人正在跟老者下棋!

老者这时似乎感受到了一些什么,他忘了虚空一眼,眯着眼睛呵呵的笑了笑,随后又将目光收了回来。

只是他的嘴唇却正在微微的蠕动着,似乎正在喃喃自语。

“正义使者的代言人,这一条路上自然是要经历许多磨难的,去吧,说不定你从那里回来实力就会发生很大的不同了。”

这一次脑海当中来的眩晕感比以往都要强烈得多。

往常只要等韩飞睁开眼睛自己来到另外一个世界,也才不过过了几个呼吸左右。

可这一次这种眩晕感足足过了两三分钟才逐渐的消散,韩飞这才睁开了双眸,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黝黑的环境。

昏暗的有些令人可怕和压抑,天上没有太阳与月亮的存在,但却有一种诡异的红光正在绽放。

天空有云层,但却是那一种乌黑的云层,韩飞现在就站在一处山顶,只不过这一座山却是寸草不生。

诡异的是这一座山的颜色也完全以黑色为主调,在山峰的下游有一条小河正在缓缓的流淌着。

当小河拍打在石岸上的时候,发出了淌淌的声音,可让韩飞瞳孔略微收缩了一下的是这一条小溪流,流动的并非是清澈的河水,而是散发着一阵难闻的血腥味!

这条小溪流流动的居然是鲜血!

这一条小溪流并不算是很宽大,但却很绵长,说明这鲜血可能真的足以用血流成河来形容。

这个地方给了韩飞一种荒凉,死亡,寂寥,种种不好的感觉,就好像是来到了负能量之都。

如若有人想要自杀,来到这种地方之后,他会更加的想要一死了之,这里很容易就会勾动人内心的负能量。

就连韩飞刚刚来到此处时,眼眸也有一抹红光一闪而过。

“这是什么地方?笑面虎去哪里了?这里死气沉沉,我感觉不到丝毫活人的信息,甚至就连花草树木也不见,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

星辰陨落,日月无光,纵然有山纵然有水,可在这里居然一个声音都没有,我为何能够活着,这一个世界应该算得上是我来过最诡异的一个了吧。”

韩飞喃喃自语,内心的惊慌失措只是一晃而过,他很快又冷静下来,他知道越是遇到无法接受的事情,就越要强迫自己冷静。

哪怕不能冷静也要做几个深呼吸,越紧张失措就越有可能让这件事情越办越糟糕,笑面虎不见了,韩飞有些担忧。

在这个世界会遇到什么完全不得而知,他怎么说也是有了好几次穿梭世界的经验了,但笑面虎却是第一次来到了这里。

笑面虎一旦遇到什么危险,可就真的个屁着凉了。

这一次韩飞的担忧倒不完全的只是因为利用,还有一些其他的感情在里面。

“传闻地府就是毫无日月,但不一样,地府即

便是再怎么没有日月星辰也好,可毕竟还是有一个个魂魄和阴气存在的,但奇怪的是在这个世界我没有感受到丝毫的阴气。

甚至就连一点气体都没有,有的也只有一阵死气,死气沉沉代表着什么,莫非这一整个世界都没有一个生灵的存在,如若没有生灵的存在,那我又应该要如何回去呢?”

韩飞百思不得其解,以往他穿梭去其他的世界,他根本不用担忧自己应该怎么回去。

只因等任务完成之后直播间或者说是那一个游戏,就会主动的送他回去,可现在做不到了,现在他不是在执行任务。

同样的来到这个空间以后,韩飞都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走下去,周围到处都是一样。

好似来到了荒漠,不管哪一片的地形都如同正在重复在这个地方,很容易就会迷失方向。

如若一个普通人来到此处,就算是没有被这里的环境给吓死,恐怕也会生生的饿死在这。

“不管了,还是先去看一看吧,先把笑面虎找回来再说,如果不出所料的话,笑面虎应该也跟我来到了这一个空间才对,只不过可能有空间乱流把我跟他分开了,两个人一起,总好过一个人盲打莽撞。”

韩飞打定主意,他闭上双眼感受了一下,看自己应该往哪一个方向走才是最正确的。

现在这里感受不到丝毫的气息,就算是自己有再大的能力也很难使用出来,能够相信的也就只有自己的感觉。

韩飞睁开双眸,他朝着东边走了过去,东边一般象征着希望的开始,只因太阳每天都从东方升起。

而又有紫气东来的这一句话。

他的脚垫轻轻一点,身子极为轻盈,如同大鹏展翅一般,快速的朝着前方飞裂而去,在这一望无际的黑色荒漠上,韩飞可以不用隐藏自己的修为。

他甚至可以随意的施展自己的速度,狂风呼呼作响,一道道强烈的气流滑过了韩飞的脸庞。

如今的他依旧还是黑袍加身,但这一股气流却带着一阵死气,令韩飞这副模样看起来颇为有一种地狱使者般的感觉。

韩飞的真气源源不断地从丹田流淌到了自己的五脏六腑,在朝着前方游荡了一会儿之后,他已经走了不下于上百公里。

这里的环境依旧还是没有变化,小溪里面流着的是鲜血。

而脚下踩的路是漆黑的泥土,甚至隐隐约约的,还散发出了一种潮湿而又难以忍受的味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