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霞

紫霞
  • 主演:徐洁儿,袁晓超,刘承俊,洪天照,刘永健,肖红,谭赫,周小飞
  • 导演:苗述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5
曾经,面对一份真挚的爱情,至尊宝没有选择珍惜,如果时光能够倒流,面对同样的选择,悲剧还会重演吗?五百年前,紫霞仙子(徐洁儿 饰)和孙悟空(袁晓超 饰)共同组成了如来佛祖坐前供奉的神灯的灯芯,某日,紫霞仙子在意外之中烧毁了一卷佛经,是孙悟空挺身而出代替她接受了残酷的惩罚。   紫霞仙子和孙悟空相约偷偷降临凡间体味人世真情,一直爱慕着紫霞仙子的灯座“不空”亦紧随其后。在凡间,紫霞仙子转世成为了英姿飒爽的女将军,而不空则是紧跟随其左右保护其安危的忠心副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孙悟空却在阴差阳错之中成为了两人的对手——敌对军营里的军医。一段错位的情爱纠葛再度上演。

紫霞第一集

高宫吓傻了,但立刻反应过来,还没有付钱呢?于是立刻拿钱,跑出了门。

几分钟之后,高宫带着两个女孩回来了。

李小生抬头看了一眼,还算满意,照片和本人十分接近,不像华夏歌厅,欺骗顾客。

“老板。”高宫点头哈腰:“我去里面了。”抓着身边女孩的手,匆匆忙忙就跑开了,她怕挨打。

高宫走了之后,李小生面前的女孩露出了职业性微笑,动作十分温柔的跪在了李小生的跟前,轻轻的抓住了李小生的手,用小嘴吸住了李小生的一根手指。

李小生立刻从躺椅上弹坐起来,对着女孩摇头,把手也缩回来,示意女孩不要再这样了,因为李小生实在是适应不了这样的服务。

女孩已经知道李小生是外国人,听不懂自己的话,于是指了一下时钟,比划了一下。

李小生瞬间就明白了女孩的意思,服务时间是有限的。

一般粉红沙龙的服务标准时间是半个小时,如果客人没有解决,可以加时间,也要加钱。

李小生不想和女孩发生什么,之所以来这里,也就是图了新鲜。

俩个人面对面,实在是太尴尬,于是李小生就唱起了多啦爱梦的主题曲,唱了几句之后,女孩就跟着唱起来。

终于是不尴尬了,女孩知道,客人喜欢听这个,于是就更加卖力的唱了,唱的很好,几乎跟原唱差不多。

高宫在里面的房间,当听到外面传来儿歌的时候,心说什么情况,突然!又高声的叫了起来,因为太刺激了。

不到半个小时,高宫就一泻千里了。

女孩十分敬业的把高宫的身体擦干净,之后就退了出去,高宫也从里面走了出来。

“老板,你居然……”高宫看李小生衣服平整,根本就没有接受服务,这得多么大的定力呀?

“你高兴了?”李小生饶有性质的看着高宫。

“还可以吧。”高宫情绪突然失落,因为他感觉到,老板好像是不高兴了,于是立刻把两个女孩都赶了出去。

“走吧。”李小生站了起来。

“别走啊?还有好项目。”高宫说道:“泡泡浴,绝对能让老板满意。”

“行了,我知道你的一片苦心,我饿了。”李小生说道。

高宫顿时眼前一亮,知道怎么讨好李小生了,立刻前面带路,领着李小生去吃饭。

到了一家餐馆,李小生落座,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因为用餐的桌子实在是太大了。

高宫露出了讨好的表情:“老板,我已经安排好了,这次绝对会让你满意的。”高宫显得十分的兴奋。

房间的灯突然一暗,一道追光打到了门口,木门被拉开,一位身材苗条,皮肤白皙的女人走了进来。

李小生疑惑起来,心说这又是什么。

苗条的女人像是冰山美人一样,对李小生不理不睬,走到桌子跟前,慢慢的躺在了上面。

李小生冷笑,已经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老板!人体盛。”高宫邀功一样走进李小生身边:“味蕾和视觉的盛宴,你一定会满意的。”

“干的不错。”李小生拍着高宫的肩膀。

高宫听到李小生的夸奖,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一会的功夫,服务人员就开始上菜了,无非就是一些生鱼片,寿司之类的东西,看着就没有食欲。

等全部的菜品都摆在冰山美人身上的时候,已经是把她敏感度地方都遮挡了。

高宫坏笑一声:“老板,你吃那个小樱桃吧?”

李小生伸手,拿起一块寿司,并没有拿小樱桃,轻轻的闻了一下。

高宫笑道:“香吗?”

李小生立刻摇头:“不但不香,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随即把寿司仍在了地上:“有毒的东西我可不吃。”

冰山美人的表情阴晴不定,但没有动。

“老板,你不是开玩笑吧?怎么会有毒呢?这家店我经常来一点问题都没有。”高宫说道,十分可惜的捡起了地上的寿司。

“你要是不怕死,你就先吃。”李小生斜视高宫。

高宫皱眉,她有检测的方法,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银针,插在了寿司的上面,银针瞬间变色,高宫的脸色也变了,立刻就跪在了地上:“老板,我没有想过要害你呀?我也不知道是怎能么回事?我现在就去找老板。”

“不用去了,老板现在恐怕已经被控制了。”李小生突然站起来,冷冷对冰山美人说道:“别装了,起来吧。”

冰山美人缓缓从桌子上站起来,身上的食物哗啦啦从上面掉下来,散落在桌子上,掉在地板上。

高宫要找冰山美人算账,骂骂咧咧的朝着冰山美人冲了过去,但被一脚踹飞,惨叫一声摔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没力气爬起来。

李小生回头,看着高宫,笑着说道:“我相信你了。”

“谢谢老板。”高宫有气无力的说道。

站在桌子上的冰山美女,居高临下的看着李小生,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今天跑不了了,你被包围了。”

“被包围了又能怎能么样?”李小生满不在乎的样子:“我随时都能离开。

“竟说大话。”冰山美女光溜溜的从桌子上跳下来,双手探出,十指戳向了李小生的眼睛,像一只俯冲下来的老鹰,带着凌厉的气势。

李小生表情谨慎,不敢托大,因为他已经感受到对方是高手,所以立刻向后退去,躲过了对方的第一击。

冰山美女落地之后,身体反弹起来,再次抓向了李小生,发出一声长鸣,浑身气势大涨。

李小生感觉,对面的冰山美女,应该是元气高手。

“老板小心!”高宫在后面及时提醒,因为她感觉自己的老板被吓得定住了,老板出事,她也不会有好。

冰山美女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心说自己这一抓,瞬间就能抓碎对方的脑袋,这次的任务顺利完成,奖金是我的了。

可当冰山美女的鹰爪快要接触到李小生的时候,她突然表情一变,表情大惊,向后一翻,退到了安全的距离。

紫霞

紫霞第二集

封星影身后,追来的是整整一个冒险队!

各色灵力,如翩翩起舞的彩色蝴蝶,在封星影等人身后飞舞。

只是这样美丽的场景,却蕴含着层层杀机。

只要西瓜的速度慢半拍,那些灵力就能落在封星影身上。

好在西瓜有了封星影送的狗项圈,翅膀能暂时支撑一会儿。

“小姐!”芸香突然尖叫出声。

她看见了什么。

一道强大的冰箭,竟然夹杂在杂乱的灵技之中。

那道冰箭竟然是从烈火、闪电之中强行穿过,不但没被影响,反而更加璀璨闪亮。

这样的攻击,对手至少大灵师!

可封星影现在不能动。

她的所有灵力正在不要命地往羲凰剑中灌输,只等灵力准备完毕后,再以羲凰剑的威力对敌。

毕竟封星影只是个小小灵师,她有自知之明,以她的灵技如何能对挡这么多敌人?唯有——羲凰剑。

所以封星影现在不能动,哪怕硬撼这一箭之威,她也不能动,否则前功尽弃,无法激活羲凰剑反击,他们的速度很快就会完蛋!

芸香眼中都流出了血,可惜她也同样不能动,为了让封星影的火灵力更强大,芸香已经将自己所有的灵力都献祭给了封星影,她现在哪怕动动手指都难。

难道只能看着小姐死了吗?

“刺棱。”

冰箭入肉,发出一身钝响,之后泛起一丝红艳。

滚烫的血,将冰箭融化。

“柳奕!”芸香再次哭出声来。“小胖子,你怎么那么傻?”

就在冰箭到封星影背心的时候,一直怯懦地跟着封星影逃命的小胖子柳奕,却突然直起身子,以他的血肉之躯,为封星影挡下了那致命的一箭。

柳奕的血滚烫,溅在封星影后背上。

即便不转头,封星影也能感觉到。

他那么贪财胆小的一个人,他喊她一声老大。

她没能成功保护他,却将他带入了险境。

“小胖子。你动一下,你别趴着。”芸香哭着想靠近柳奕。

封星影也想哭,但她不能。

她失去了一个柳奕,不能再失去芸香。

芸香对封星影是百分百信任,所以才会将自己的灵力涓滴不剩地捐献给她。

封星影将所有愤怒,全都转化成汹涌的灵力,注入羲凰剑中。

身后,传来戏谑的嘲讽:“封星影,就凭你那点本事,根本逃不过地虎冒险团的手掌心。

你若识相点,就乖乖过来给我磕几个响头认错,跟我们回去。我可以让他们放了呢。如若不然,你和你的人,都得死!”

那人压低了声音,故意将自己的声音装得低沉,却骗不过封星影的辨别力。

好,很好!

她以为是谁有这么大本事,居然能调动一个冒险团来对付她,原来是凌初雪。

封星影本不想与她为敌,她能理解她对秦墨麟的一番心意,所以回做出点任性举动,封星影也只当她要做她的导师,也是一片好心。

所以封星影的手段还算温和,只希望她会知难而退,特别是在通天阁见到凌初雪跪在那里,柔弱又凄凉,她也曾有那么一点同情她。

谁知,她却步步紧逼,对她下了死手。

紫霞

紫霞第三集

东海,白府。

今天晚上,原本这个时候应该早就熄灯休息的白家大院,却难得的在深夜中依然灯火通明。

要知道,白家作为豪门,向来规矩森严。

作息时间,也是极为规律的。

可现在,到处都是忙碌蹿动的人影。

而平日里深居简出的白景龙白老爷子。

此时竟然亲自站在了白府门外的路上,朝着南面路口的尽头处不断张望。

他的脸上,显而易见的期待之色,似乎在等待着谁。

老脸上的肉堆积在一块,尽是喜悦之色。

“白康,怎么回事,梦涵还有多久才能到?”

搓了搓由于久站而有些冷的手,白老爷子朝一旁的白康问道。

眼睛依然紧盯道路尽头。

“这个问题您几分钟前才问过啊。”

白康有些无奈的笑着,脸上喜色也难以掩饰。

“还有大概半小时梦涵小姐才能到家,这么晚了,老爷您还是回房休息一下吧。”

“开玩笑,还早呢,休息什么。”

白老爷子挺起胸膛,精神奕奕地笑道。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梦涵离开家已经一年多了,也不知这孩子是胖了,还是瘦了……”

说着话,他抬手指了指门外更远处的一侧。

“看,梦涵的父母比我更心急,这两口子私底下可没少埋怨我,说我不该把梦涵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学艺,唉,我的苦心,他们又何尝能够明白。”

老爷子摇了摇头,深深地叹了口气。

“老爷,他们早晚会明白您老的苦心,您也是为了咱们白家着想。”

一旁的白康,低声劝慰着。

正说话时,路尽头忽然出现了几道疾驰的人影。

老爷子眼睛一亮,急切的看向比预料中要早了不少出现的人影。

他们速度极快,奔走间在路灯下留下缕缕残影。

身后,掀起一道道白色气浪。

空气中,爆发出阵阵尖鸣。

“爸、妈……”

银铃般的叫声,由远及近。

声音清澈,如风动碎玉,水击寒冰。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站在门前路边的一对中年夫妇,顿时热泪盈眶。

“梦涵……”

那名中年妇女,更是忍不住抽泣着喊道。

呼!

一股飓风掠过,来人像是乳燕归巢,投入了中年妇女的怀中。

其他几道身影,也陡然停顿下来。

只见,一袭白衣,古装打扮的少女正抱着中年妇女低声抽泣着。

身后几名同样穿着古装的男女,背负长剑,笑吟吟地看着对面。

见此情形,白老爷子赶紧迎了上去。

“老朽是梦涵的祖父,几位远道而来,护送梦涵一路,快请进入府中,稍作歇息。”

老爷子双手抱拳,非常客气地寒暄道。

闻听此言,为首的一名古装男子连忙躬身施礼:“我们和梦涵师妹份属同门,这都是应该做的。”

接着,一行人依次见礼。

相互客气了几句后,白老爷子在前边带路,领着几人进入了白家大院中。

里面,早有仆人准备好了一切。

因为天色已晚的关系,这几名男女被安排到了客房休息。

而归家的白梦涵,则一直和父母腻歪着。

一年多不见,心中积蓄了太多的思念之情。

……

进入内宅后,白梦涵和父母来到了客厅里。

白老爷子故作镇定,端坐在上首。

但目光,却一直不离孙女左右。

尽管他极力保持着平静,但脸上却依旧露出了掩饰不住的笑意。

老爷子细细地端详着孙女,眼神中尽是宠溺。

此时的白梦涵,身穿一袭白衣,若九天玄女下凡。

钟灵秀气、冷艳高贵,丽容如春花朝阳。

秀雅绝俗的俏脸上,自有一股轻灵之气。

与以前那个青涩的小女孩相比,如今的白梦涵,举手投足间充满一种高贵矜持的独特气质。

气息淡雅,冷韵袭人。

清澈的眼眸中,在不经意间散发出一缕令人悚然的犀利。

小丫头与父母倾述着思念之情,过了一会儿,她调皮地扭头看了一眼爷爷。

然后,曼步走到近前。

“哼,爷爷,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想梦涵。”

撅起的小嘴,勾勒出一种娇俏的韵味儿。

“呵呵,胡说,爷爷怎么会不想你呢。”

白老爷子呵呵地笑着,宠溺地说道。

他抬起手,轻抚着孙女的秀发。

“梦涵,你瘦了,比以前还瘦……”

老爷子凝视着孙女,轻声感叹着。

……

白府大院,客房内。

几名身穿古装的男女,并未立刻休息。

偌大的八仙桌上,摆放着仆人送来的宵夜。

不过,他们只是浅尝即止,夹了几筷子,便停止了用餐。

“呵呵,卓师兄,听说这次让您护送梦涵师妹,师门长辈有撮合你们的意思。”

一名男子手里端着一盏莲子汤,轻声笑道。

话音刚落,旁边又有人说道:“卓师兄乃是我们这一辈弟子中的佼佼者,与梦涵师妹郎才女貌,实乃天作之合,我们在此提前恭祝师兄抱的美人归了。”

随着戏谑的声音响起,之前那名为首的古装男子淡淡地笑了笑。

“你们几个别乱说话,,我这次护送她下山,不过是同门之谊,你们可不要想偏了,更何况,梦涵师妹不一定是什么意思呢。”

听到这话,旁边的几名同门纷纷起哄道:“卓师兄,你就别客气了,谁不知道您是我们这一代弟子中的领头人,除了你,还有谁能配得上梦涵师妹。”

“梦涵师妹钟灵敏秀,秀似芝兰,唯有师兄您,才能配得上如此的佳人,这一次师兄你可一定要好好表现一番……”

在乱糟糟的起哄声中,一名穿着古装的年轻女子忽然轻蹙秀眉,缓缓说道:“卓师兄,这次送梦涵师妹下山,有个人你不得不防。”

“我与梦涵师妹向来交好,曾无意中得知,她经常会思念一个名叫林宇的男子,而且还曾经特意作了一幅画,日夜观摩……”

听到这一番话,房间内的气氛顿时安静下来。

尤其是那名卓师兄,笑容凝固在脸上,眸中隐现着一丝丝的冷芒。

很显然,他对这件事非常在意。

“外界的男子?呵呵,外界的这些凡尘俗子,如何能与卓师兄相比,梦涵师妹以前未入宗门,或许是少女心性,怎能当真。”

见卓师兄面色不愉,旁边的同门师弟赶紧安慰了几句。

但他刚说完这番话,年轻的师妹便摇了摇头,轻声反驳道:“此言差矣,依我观察,梦涵师妹对那名叫做林宇的男子思念颇深,好像情根深种……”

话未说完,耳畔忽然响起咔嚓一声。

卓师兄手中的茶杯,被生生捏碎。

“林宇!”

他沉声自语着,面色阴冷。

……

西北戈壁,指挥大帐。

一盆凉水,倾斜而落,浇在中年男子的脑袋上。

冰冷的刺激,让昏迷中的他打了个激灵,悠然醒来。

帐内明亮的灯光,让瞳孔猛地一缩。

随即,视线渐渐清晰。

一名端坐在正前方的年轻人,映入眼帘。

“谁……?”

中年男子陡然用力,想要翻身跃起。

但双臂在地毯上用力一撑,却无奈地发现,全身上下软绵绵的,没有一丝的力气。

“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中年男子紧张地问道,恐慌的目光在周围扫视着。

很快,他的眼神就锁定在皇甫云烟的身上。

“你……你……?”

现在的他,不知道如何表达内心的震惊。

恍恍惚惚,他感觉自己好像是陷入了一场噩梦之中。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中年男子口中喃喃呓语着。

脑子似乎还是不大清醒灵光,眼中尽是不解的困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