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天无影脚黄麒英

擎天无影脚黄麒英
  • 主演:孙浩然,李乐添,杨了,陈之辉,侯旭,谢宁,江明洋,周小飞,于彦凯,张和利
  • 导演:国建勇
  • 地区:美国,中国大陆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武术大师黄飞鸿之父黄麒英,这位有着深厚武学功底的中医医师乐善好施、一腔热血,在人生历经曲折后铲奸除恶、行医济世,传递医道与武道精髓。

擎天无影脚黄麒英第一集

唐婉和宝盒躲在旁边的树后,看到慕婉柔竟然这般矜持,唐婉恨铁不成钢的皱紧眉,“这是干嘛呀?冲上去抱住他啊……”

宝盒听得直抖眼皮,“婉妹妹,你瞎说什么?”

“我哪里瞎说了!”唐婉真是恨不得上去在慕婉柔的身后推她一把,“不是那么久没见吗?到底是怎么忍住的?哎,我觉得我很有必要过去帮他们一把。”

宝盒见唐婉真的起身,吓得一把拉住了她,“婉妹妹,不可啊!”

说话间,亭中的孟辰已经朝慕婉柔走近了几步,慕婉柔抬头,借着月光忽然看到孟辰的额头上紫红了一块,慕婉柔惊了一下,下意识的抬起手朝着孟辰的额头抚去,心疼的问,“这……这是怎么了?”

唐婉一看,顿时尴尬的抽了抽嘴角,那,那不是她刚刚拿石子砸中的地方吗?

“咳咳……”唐婉故意咳嗽了两声,来化解自己的尴尬,猫着腰抓住宝盒的手朝着内院跑去,“宝盒,咱快走。”

宝盒不明所以的回头朝着亭中望了一眼,“好端端的,为啥又要走啊?”

能不走吗?

万一让孟辰知道,他头上那个包是唐婉砸出来的,指不定会来找她算账呢!

唐婉和宝盒回到慕婉柔的房间,等了许久之后,慕婉柔才心情愉悦的走进来。

宝盒赶紧站起身,朝着慕婉柔跑过去,“小姐,小姐,你跟孟公子……”

慕婉柔嗔了她一眼,“嘘,小声点,别让别人听到。”

现在夜已深,慕家人基本都已经回房睡觉去了,更何况这里是慕婉柔单独的庭院,又会有什么人偷听?

不过就是慕婉柔害羞,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唐婉瞧着慕婉柔娇羞得脸红润润的,就知道刚才应该发生了什么美好的事。

她坐在竹榻上,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就是瞧着慕婉柔一个劲的笑,那笑中带着那么一点点的揶揄,坏坏的。

慕婉柔被她瞧得不好意思了,脸色又红了些许,忽然想到了什么,慕婉柔佯装生气的样子,走过去坐在了唐婉的对面,抬起头,沉着脸问,“你刚刚是不是拿东西打我表哥了?”

唐婉嘴角边的坏笑渐渐僵硬,“……”

她不回答,慕婉柔可没打算放过她,继续问道,“我表哥头上那个包,是不是你砸的?”

唐婉扭过头,不敢看慕婉柔的眼睛,只能抬手扶额,想要蒙混过去。

慕婉柔憋住笑,抬手推开唐婉故意掩饰的手,穷追不舍的问,“是不是你,你倒是说话啊!”

“这个……”唐婉见躲不过去了,只能怏怏的转过头来,望着慕婉柔讨好的笑笑,“那个,咳咳……要不,我一会儿去厨房煮两个鸡蛋给他敷敷?”

慕婉柔撅起嘴,瞪起一双大眼睛,唐婉立刻低头认错,“是我,是我,是我,我也不想的,我先扔了一个石子,他没出来,然后我才又扔了第二个,他……”

“噗……”唐婉话还没说完,慕婉柔就憋不住笑出了声。

唐婉看她笑得那么欢快,忽然就愣住了,傻呆呆的盯着她。

“好了,我逗你的。”慕婉柔安慰的拍了拍唐婉的手背,“我知道是你,也跟表哥说了是你,表哥说还要感谢你这么晚出来这一趟,将他引到亭中,我和他才能相见。”

唐婉在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好在这孟辰也算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这要是真的怪她,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第二日,便是慕府与孟家的订亲,慕婉柔的内院里来了好多人,清一色的妇人,老的,小的什么样的都有,唐婉一个都不认得,也觉得自己在里面格格不入,更何况那些繁文缛节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折磨,她只是早上去看了慕婉柔,安慰了两句之后,就被人群挤得再也进不去了。

远远的看着孟家的人给慕婉柔重新更衣,戴上孟家给的聘礼,最后礼成,唐婉笑了笑,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外面一片热闹,但是这热闹似乎跟唐婉没什么关系,中午的时候,出去挑了个不显眼的位置用了午膳,就是订婚宴了。

直到最后,唐婉要走的时候,才又见到慕婉柔,说了两句话。

慕婉柔因为照顾不周有些内疚,唐婉大度的笑笑,安慰了几句,便上了马车。

她掀起车帘,朝着马车外望去,县城里的繁荣从她的眼前慢慢的飘过,慕婉柔这一次订亲之后,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孟家的人接到江南正式成亲,从今之后,再见到慕婉柔的机会便不多了。

唐婉有些伤感,慕婉柔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的,唯一一个说的上话的朋友,也是助她赚到第一桶金的人,想到这,她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怀里,那里已经有一千五百两的银票,她现在可以很自豪的说,她是满月村的首富!

马车又行驶了一段路,唐婉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下来,她下定决心,一定一定不会辜负慕婉柔对她的期望,总有一天,她会和孟家结盟,总有一天,她会以最好的姿态站在慕婉柔的身边。

“姐,姐,姐,姐姐……”马车才驶到村头,唐婉便听到了唐梓诺兴奋的叫声。

她掀开车帷,让车夫停了车,这才知道,已经到了叶宅的门口。

“姐,姐,姐,你终于回来了。”唐梓诺一个怀抱扑上去,紧紧的抱住了唐婉。

唐婉笑着拍了拍他的背,“姐姐不在的时候,你有没有乖乖的听话?”

“有,有,有,有!”唐梓诺认真又兴奋的点点头,“姐,姐,姐,我,我,我有好消息告诉你!”

话落,唐梓诺拽住唐婉的手,兴冲冲的朝着叶宅里跑去。

很意外的,叶墨尘竟然没有在书房,而是站在院中的树荫下,身着一身白衣,玉树临风的站在那,那双眉眼眉目含情,如秋水盈波一般的,望着她。

唐婉的小心脏受不了的“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几日不见,她心中对叶墨尘的思念深了好几分,本以为自己会冲过去一把抱住他,可她却没有,忍住心里的激动,她一步一步的朝他走去,最后站在树荫下,他的眼前,她抬起头,深深的凝望着他,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过来,那晚慕婉柔并不是矜持,而是因为太过激动,有些无措罢了。

叶墨尘低着的眉眼,漾着万般风情,嗓音轻柔得像一阵风一样吹进了唐婉的心间,“回来了。”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唐婉却听出了千般情绪,她笑着点点头,“嗯!”

唐梓诺在一旁看得着急,“姐,姐,姐,姐,公子,公子有话对你说。”

叶墨尘这才抬起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天七,“天七,把我那把剑取出来。”

天七恭敬的行了礼,转身朝着库房跑去。

没一会儿,天七手里拿着一把宝剑出来,双手捧给了叶墨尘。

叶墨尘低下头,抿了抿唇,商量的口气,“这几日,小诺在我这边学了不少,我看他天资聪慧,是块好木,所以——想收他为徒,不知,你是否答应?”

收徒!?

唐婉愣了一下,下一刻就惊喜的笑出了声。

先不说叶墨尘的武功吧,因为唐婉也没有亲眼见识过,不知道他到底有多深的功底,就说叶墨尘的文学修养,唐婉光是看他书房中的书就知道,他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书生,他的言谈举止,那在整个东临都是数一数二的,那些个秀才,夫子可都是比不上的。

与其让唐梓诺进学堂,还不如跟在叶墨尘的身边学习,不说日后有多大的作为,也能帮到她一二。

“我为什么不答应?”唐婉俏皮的冲叶墨尘挤了挤鼻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说完,唐婉转身,对唐梓诺招了招手,“小诺,来。”

唐梓诺高兴的两步就跑到了唐婉的身边,“姐,姐,姐姐,我,我真的可以吗?”

“怎么不可以?”唐婉扶着唐梓诺的肩,让他跪在了叶墨尘的身前,“拜师,现在就拜,趁着他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咱就得把他拿下。”

叶墨尘轻轻的笑了一声,眼底是满满的温柔。

天七适时的捧着一杯茶走过来,唐梓诺接了过去,举起双手给叶墨尘奉茶,“师,师,师傅,请,请,请喝茶!”

唐婉暗笑,喝了这杯茶就是咱们老唐家的人了,哈哈……

叶墨尘伸手端起茶盏送到唇边抿了一口,然后把茶盏递给天七,他举起手里的剑,异常认真又严肃的道,“这是我父亲送我的第一把剑,这把剑陪伴我足足十年有余,今日,为师便把它送给你,望你脚踏实地,刻苦认真,切莫辜负为师的一片苦心。”

唐梓诺只知道叶墨尘要收他为徒,却不知道叶墨尘竟然要把这把剑送给他,这就是那日,他在库房里看到的那把精致又贵重的宝剑!

他心心念念了那么久,没想到有一日他也能够拥有!

唐梓诺赶紧低头,对着叶墨尘结结实实的磕了三个响头。

擎天无影脚黄麒英

擎天无影脚黄麒英第二集

“既然那么难过,当初为何死活要分手?”史明歌一口将周曼纯杯中的香槟饮尽,非常豪爽的问道。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周曼纯苦涩的笑了两下,眼眶却湿润了起来。

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掉下,特别的失落,周曼纯自嘲的笑了笑,视线模糊的望向不远处在领舞的靳北森。

他站在那里,光芒万丈,每一个举动都散发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他就像个住在城堡里的王子,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但是她就不同了,今晚,她的身边要是没有史明歌,恐怕没人会多看她一眼。

“你这是何必?”史明歌其实很想知道周曼纯和靳北森分手的原因,他的眼底掀起了一抹从未有过的感触,像是被刺伤了一样,望着眼前这个女孩落寞的模样,他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已经动了心。

看着周曼纯难过的抽泣,史明歌的心比任何时候都要难过,刚才靳北森羞辱周曼纯的时候,史明歌真的很想一拳挥过去。

“没什么,我去上个厕所。”周曼纯冷冷的笑了笑,收回视线,有些迷茫的说道。

“我陪你去。”史明歌赶紧站了起来,周曼纯现在这幅样子,他实在是放心不下。

“不用,我想一个人。”周曼纯吸了吸鼻子,故作坚强的说道。

见她一如既往的坚持,史明歌心疼的快要窒息,他的内心在呼喊,周曼纯,你什么时候能不那么倔强一次?

周曼纯站在洗手间里,一个人静静地发着呆,她望着镜子中妆容精致,穿着高贵的自己,忽然觉得有几分陌生,她很不习惯这样繁琐的装扮,周曼纯一贯喜欢简单。

这时,洗手间内忽然传来一阵“砰”的关门声,有人走了进来,并且“叮”的一声,将门反锁!

周曼纯这才反应过来,她着急的看向出口处,只见苏慕尼一脸不悦的站在那里,趾高气扬的双手绕环。

周曼纯瞥了她一眼,想避开她出去,毕竟苏慕尼是个麻烦,她们两个互相讨厌,又何必多说一句话。

“周曼纯,你今晚不把话说清楚,哪里都别想去。”见周曼纯想走,苏慕尼赶紧伸出手拦住她。

“我想走,你拦不了。”周曼纯一脸不耐烦的望向她,手指捏成拳头,已经蠢蠢欲动了。

“是吗?那就试试看。”苏慕尼笑容邪恶的说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周曼纯咬牙切齿的问道,碰到苏慕尼还真是心烦。

“离北森远一点。”苏慕尼瞪着眼睛,恶狠狠地警告道。

“你放心。”

“现在赶紧离开,这里不欢迎你。”苏慕尼像是松了一口气,表情有些松懈的说道。

“好,你开门,我马上就走。”周曼纯冷笑了两下,她求之不得。

苏慕尼努努嘴,心想着,周曼纯还真是好说话,就让开身子,让周曼纯出去。

这里毕竟是靳家,她也不能真的为难周曼纯,出了事情就不好了,苏慕尼在靳子航和潘穗的心目中一直都是非常高贵的形象,她得好好维持着,有他们二老的支持,她嫁进靳家不是问题。

“算你识相。”

周曼纯走出洗手间,朝着出口处走去,可是古堡里的地形太复杂了,像是迷宫一样,没一会儿,周曼纯感觉自己好像迷路了,她被困在这一带,走也走不出去,四周还没人,显得有些恐怖。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强而有力的力量,一把揽过她的腰,周曼纯被吓了一大跳,正要尖叫的时候,鼻子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她这才忍住内心的恐惧。

靳北森将自己的手贴在周曼纯的胸下方,忽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于是乎,一路拉着周曼纯朝着古堡二楼走。

他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对古堡十分熟悉,周曼纯挣扎着,不肯跟着靳北森上楼。

“靳北森,你放开我。”周曼纯动了动手腕,但是丝毫不起作用,靳北森霸道的一手捏住她的手腕,她根本动弹不得。

“周曼纯,你别逼我。”靳北森没有松手,而是猛地蹲下身,将周曼纯轻轻松松打横抱起,快步的朝着二楼走去。

周曼纯这会儿急了,她手舞足蹈着,发现都没用,靳北森走得很快,没一会儿,已经来到了二楼,这里一片漆黑,黑灯瞎火的,她什么都看不见。

靳北森转动门把,将周曼纯带进了房间,这一间,是他的卧室,古堡里只有他一个人能住的卧室。

虽然长大后靳北森很少来这里住,但是这里的一切他都很熟。

周曼纯吃痛的被靳北森禁锢在门上,他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她的,双手来到了她的胸前。

俊颜抵在她的头顶,喑哑的声音在漆黑的房间里响起,“谁让你穿的那么风,骚的?”

周曼纯赶紧伸出手拨开他的手掌,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胸,但是靳北森这会儿哪里肯放过她?

从美国回来后,靳北森就没碰过周曼纯,他是一个正常的成年男人,对那方面本来就有需求,况且,周曼纯是靳北森的第一个女人,靳北森有感情洁癖,除了周曼纯,其他人,他谁都不要。

“我穿什么不需要你管,靳总。”周曼纯咬咬牙,还特地加重了“靳总”两个字。

“怎么?睡了我一个月,现在想装作不认识了?”靳北森沉冷的声音从嘴角溢出,还挂着一抹冷笑。

周曼纯咽了口口水,气呼呼的没有说话。

房间里的灯未开,所以周曼纯看不清靳北森脸上的神色,靳北森亦是如此,两人谁也看不见谁的表情,但是这样,倒是让他们更加放松了几分。

“你穿成这样,不正是想勾引男人吗?你放心,我比史明歌强多了,说吧,多少一晚?”靳北森脸色沉戾,森冷的话语中夹着几分怒火。

周曼纯是他的,靳北森决不允许其他男人碰她一下,但是就在刚才,史明歌还故意当着他的面搂她,完全当他不存在一样。

擎天无影脚黄麒英

擎天无影脚黄麒英第三集

“明天什么时候走?”

千烟在门框上靠了一会儿,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之后,才听到温南沉声问她。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放下了手里的书,侧过头来看着她,外面天已经暗下去了,房间里的灯光衬的他脸部的线条柔和了不少。

“七点半出发,毕竟这边到溪乐古镇还是有一段路程的。”千烟把毛巾搭在了头发上,走过去坐到了温南的身侧。

女人的气息带着淡淡的沐浴露香味钻进了温南的鼻腔里,男人垂眸看了一眼时间,随后才看向了她,“吃完饭我让宋城送你回去。”

“宋城肯定要烦死了,都下班了还突然叫他跑一趟。”千烟没心没肺的冒了一句,小脸上带着盈盈的笑意。

温南侧目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了。

千烟的笑容凝固了一秒,随后就朝温南那边挤了挤,藕臂缠上了他的腰,满脸讨好,声音都变成了柔柔的甜腻,“怪我怪我,明天得早起,不然就可以自己回去了。”

她的尾音上扬,撒娇讨好的样子才让温南垂眸看了一眼。

她住的地方离温南这里有一段距离,也从来不会在他这里过夜。

身份地位,哪一个不是悬殊万里?

千烟很聪明,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知道什么是白日做梦,所以比其他人都安分的多。

她从来就没想过要跟温南走到最后,只不过是给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找了一个靠山,能让她过段安稳的日子而已。

没有开始,哪来的什么最后。

“听说——”

温南沉沉的开口,声音在这寂静的环境里像是被添加了酒精,让人有些沉醉其中。

黑色的瞳仁里倒映出来的是千烟那张俏生生的小脸,素净明媚,正疑惑的望着他。

“嗯?”

“溪乐闹鬼。”温南冷不防的扔下四个字,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

千烟脸色微变,手臂上明眼可见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毕业于A大的语言系,却喜欢表演,也有着表演天赋,只是不是科班出身,想要踏进那个圈子怎么也得等毕业了才有时间去磨炼。

这次是隔壁传媒学院一个朋友拍毕业作品,约了千烟去做微电影的女主角,剧本是民国风的,她也很喜欢,就答应了下来。

溪乐古镇在云城的旁边,离得不算特别远,却也有些距离,千烟没去过那些古镇,只是听说了风景不错,环境很好。

怎么到温南这就变成闹鬼了?

看到千烟变了的脸色,温南低低的笑了起来,短促的笑声很轻易的就牵动起了人的心弦。

“闹鬼我也去!”千烟梗着脖子,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随后又笑眯眯的看向了温南,猫瞳里闪着细碎的光,“更何况我是温先生罩着的人,有鬼也不敢来闹我啊。”

对于她这似讨好似恭维的话,温南一点儿也没放心上,反正千烟就是有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还总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去做演员也是真的可惜。

“很喜欢演戏?”温南淡淡的问她。

千烟的胆子时大时小,要是说闹鬼心里没点发憷是不可能的。

偏偏这次听到他说闹鬼都没有细问发生过什么,而是坚定地说要去。

“喜欢啊。”千烟的声音轻轻柔柔的,随后又补充道,“更何况这次夏夏的剧本那么好,不去可惜了。”  千烟根本没把温南的话放在心上,权当他是开玩笑了,毕竟这个男人虽然看上去沉稳,偶尔却也会放下那一身的冷峻。

“嗯。”温南淡淡的应了一声,黑眸里闪过一抹思索,很快又沉淀了下来,“毕业之后,我给你安排。”

“嗯?”千烟一时没反应过来,“安排什么?”

温南是个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身家长相无一不是能在云城里掀起风浪的,他的话自然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旁人看来无法企及的事情,也不过就是他一句话的事而已。

更何况,千烟聪明,从来都知道不去越过那根线。

三年时间,温南没腻,自然就会给她最好的东西。

“进组。”温南轻描淡写的两个字,倒是让千烟心里泛起了波澜。

她想进那个圈子,温南是最好的捷径。

娱乐圈与其说是一个圈,不如说是一趟浑水,刚进去的人或是当红的人,背后总是传言有着金主的,只是千烟还没出道就被传出来了有金主养着而已。

去陪别人,还不如就拿捏好了温南的情绪,至少让他不要过早的腻味。

温南从最开始就说过,他只要身体不要人,自然也不会给她自己那颗心,而千烟自己,好像从始至终也没怎么相信爱情这种东西。

只是这个男人始终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任谁看一眼都会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千烟偶尔也会在面对着他的时候心跳加速,又很快的冷静了下来。

“真的?”千烟眼前一亮,语气中都染上了几分欣喜,勾着男人的脖子就凑了上去,在他的侧脸吻了吻,像一只撒娇的小猫,“温总是不是也觉得我很有天赋,以后一定能大红大紫?”

温南是个商人,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如果千烟只是个三分钟热度而且还不是那块料的话,就算是她真有能耐让温南动了心,他都不一定会让她进那个圈子。

更何况,她连让人家动心的本事都没有。

温南转头打量了她一眼,薄唇微掀,听不出来什么情绪,“你该得的。”

“……”

千烟真正的看着他,半晌后才笑眯眯的回过神,“金主爸爸就是大手笔!”

是她该得的,因为千烟能让温南解决最原始的生理问题,更懂得怎么让他愉悦和欢心,所以这些东西,都是钱货两清的交易而已。

……

晚上千烟吃完饭才被宋城送回了家,外面对于她和温南的都是猜测,估计唯一有实锤的也就是温南的助理宋城了。

千烟一如既往的给了宋城一个微笑,明明是一脸素净却有种说不出的风情万种,宋城朝她点了点头之后才驱车离开。

难怪温南会留千烟在身边,一颦一笑确实都很勾人。

千烟回家洗漱完了后,照惯例趴在阳台的栏杆上吹了一会儿风,渐渐的放空了自己,但是每次都是以温南那张清冷的脸重叠在脑子里结束的。

冷不防的就想到了他那句闹鬼,千烟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缩了缩脖子,转身回了屋。

接下来的几天,千烟跟温南就好像真的没有交际一样,不提起也没联系。

千烟除了不时会习惯性的想到温南,倒还算是过的惬意。

直到——

“啊啊啊啊啊!”

又惊又喜的尖叫声差点刺破了她的耳膜,司夏从不远处手舞足蹈的拿着手机就朝她奔了过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