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故事

毛泽东的故事
  • 主演:古月,孫敏
  • 导演:韩三平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普通话
  • 年份:1992
影片以四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毛泽东壮年至晚年的大量生活细节和情感生活片段为线索,描述了他从陕北东渡黄河解放全中国到重返韶山故里情;从痛失儿子毛岸英至大阅兵等各个情节里的言谈举止,吃饭穿衣,生活中的幽默和睿智,农民式的随便和质朴,以及他与卫士、士兵、农民、亲人、列车员等许多普通人的故事,展现给了观众们一个充满魅力的毛泽东;一个有着普通人喜怒哀乐、儿女情长的毛泽东;一个可亲可近和广大劳动人民有着血肉亲情的毛泽东   此片回忆了毛泽东从抗战时期到“文化大革命”各时期的事迹。   毛泽东,对历史进程产生深远影响的人,但他也有着自己的情感世界。《毛泽东的故事》这部影片就是为我们展示了毛泽东的情感世界。影片编导执意要站在人性人情的方位去塑造毛泽东这个领袖人物,去“表现领袖伟大的情

毛泽东的故事第一集

蓝灵一听,眼睛倏地亮了,“真的有免死金牌?”

“杨树!”凌尘一挥手。

“皇上有何吩咐?”

“朕将免死金牌赐给了灵妃,你去拿给她。”

杨树睁大了双眼,“是!”

“还有,将那些东西一并还给灵妃。”凌尘淡淡地说。

杨树领命出去,一会回到屋子。

拿了一个盒子递给蓝灵,又将一个小包裹递给了凌尘。

凌尘微笑着看着她,“你打开看看。”

蓝灵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块黄金做的圆圆的金牌,比她佩戴的玉佩大了一圈,两侧雕刻着双龙戏珠的图案,珠子下面刻着“御赐免死金牌”六个大字。

“果真是免死金牌,皇上说话算话!不过,这个可真的管用?到时候皇上翻脸不认怎么办?”蓝灵瞪着眼睛问。

凌尘很无语,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朕是一国之君,怎会出尔反尔!不想要朕收回来!”凌尘恼了,满口朕朕的。

蓝灵立即收好了别在身后“想得美!”

看的杨林也笑了。

凌尘将那包裹递了过来,蓝灵打开,里面却是一把秋水剑,一块青云令。

凌尘看着她,沉缓道:“这些本应是你的,现在还给你。”

蓝灵拿起那把秋水剑扬手试了试,“嗯,就是我的剑,温衡换了我的那一把,虽然能用,但只是普通的剑,没有灵气,用在手里也不应手,轻飘飘的。咦,这上面刻的温字,已经去掉了?”

“对,那是温衡故意做上去的。你的五彩玉救了你一命,已经碎了,正好这青云令你戴着试一试,也许真的有治疗心疾的功效。”凌尘将青云令戴在蓝灵脖子上,令牌的位置正好垂在心口。

蓝灵握住了青云令,这是一块晶莹剔透的青玉,感觉有一股清爽之气从心底涌出来,“嗯,好玉好玉。”蓝灵闭上眼睛,似是喝了甘甜的酒酿。

凌尘宠溺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凌尘,你说那个大夫是假的,可他说的元冽和青云的故事,好像真的一样。”蓝灵皱着眉道。

凌尘沉思:“我以前和温衡说过我的梦境。应该是温衡告诉他的。”

蓝灵皱眉,“可是这个故事我记得白大哥也说过,而且,我师父也和我说过元冽和青云的故事,元冽是北荒大陆的二殿下,青云是青阳大帝的女儿。青云本来和北荒大陆少主元淳有婚约,却爱上了元冽。后来被青阳大帝惩罚。要历情劫三世。你的梦境,为什么会有他们?”

“你师父也和你说过?”

蓝灵点头,“是的,我本以为,那就是一个故事而已。”

“灵儿,有时间我们再回一次墨山吧,去看看你外公,还有你师父。

蓝灵高兴,“好。我也正想他们了。”

蓝灵并未住到临华殿,她的忘忧宫离临华殿本来也近。她这几天悉心照料着凌尘。

她每日亲自给他熬药,方子是自己开的,饮食也亲自打理,完全是妻子对夫君的心思。

凌尘恢复的很快。

她这几日去临华殿,并未遇到其他妃嫔,蓝灵明白,凌尘肯定是嘱咐了不让她们到临华殿看望。

七天后,凌尘已经能下床活动,本来年轻,加上蓝灵的药方效果快,恢复的很快。

这一日,蓝灵拿了药膳刚进临华殿,看到锐王跪在那里。凌尘黑着脸,似是在生气。看到蓝灵进来,两人都不说话了。

锐王对着凌尘磕了头,转身出去了。

珍珠正在泡茶,蓝灵看她脸色发白,手微微抖着。

“珍珠,你不舒服吗?不舒服就回去休息,我在这即可。”蓝灵提醒她。

珍珠回过神,感激地向蓝灵施礼,“奴婢没事。”

蓝灵将药膳给凌尘盛到碗里,看到凌尘脸上微怒,似有心事。

能让锐王和凌尘生气的事情会是什么?蓝灵想了想,难道是温衡出什么事了?

正想着,杨林急忙进来,“启禀皇上,德妃娘娘求见,说有急事。”

“让她进来吧。”

“是。”

一会的功夫,德妃关悦带着丫头紫鹃走了进来。

“皇上。”她跪下施礼。

凌尘看了她一眼,“平身吧,不是说这段时间朕要养伤,不用你们过来吗?发生什么事了?”

关悦站了起来。此时的关悦沉稳了许多,更加雍容大方。

“皇上,臣妾今日去御花园,经过永安宫的时候,听到里面有丫头哭叫的声音,臣妾想到懿贵妃还怀着龙胎,便让丫头在门口问了问,原来懿贵妃今日见红了,好像身子不适。”

凌尘看了一眼关悦,“朕已经让御医过去了。”

关悦微微一笑,“原来皇上早已知晓,臣妾还以为…….懿贵妃毕竟从小伴着皇上,怎么会真的不关心她,是臣妾无知。”

她顺手端起碗里的药膳,“皇上,让臣妾伺候皇上吧,这几天,都是灵妃妹妹在伺候,臣妾心中不安。”

凌尘沉吟,并未出声。

蓝灵放下手中杯子,躬身对皇上施礼,“那蓝灵先回忘忧宫了。”

凌尘顿了顿,“也好,你回去休息一下吧。”

蓝灵走了出来。

这宫里的女人,都是他的女人。她们也都将凌尘看成自己的依靠。既然嫁入帝王家,凭什么要求他只爱自己一人?可是为什么,心疼如焚?

别的她能让,只有凌尘的心,她不想让。所以,她不想让凌尘为难,刚才他的沉吟,实际已经答应了关悦。这点小小的让步,她还是能做的,以退为进,是最安全的防守。

蓝灵刚回到忘忧宫,看到一个小太监鬼鬼祟祟从花园那边走过来,停在忘忧宫的门口。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蓝灵叫了一声。

那人一缩脖子,“嘘!灵嫂嫂,是我!”

那人一边说着,“呲溜”一下钻进忘忧宫的院子。

“公主!”蓝灵发现原来是凌霜,“你又要干什么?”蓝灵啼笑皆非。

“灵嫂嫂,敢不敢陪我去一个好去处?”凌霜瞪着弯弯的眼睛问蓝灵。

“出宫吗?”蓝灵问。

“那倒不是,这几日西面的练兵场很是热闹,我们乔装了过去看看如何?”

“练兵场?”

“对。你今日还要伺候皇上吗?”凌霜问。

蓝灵想了想,“今日不用我伺候,德妃娘娘在。走吧,我陪你去看看。”

蓝灵换上小贵子的一套衣服,两人拣了小路,来到练兵场。

皇宫最西面的练兵场是侍卫们平时训练、比赛等的地方,此时练兵场里站满了侍卫。

蓝灵赫然看到雷泽,杨硕,霍惊云,江锐都在,甚至还有梁红袖。

那么多人围成了一个大圆圈,一阵阵起哄的声音,原来大家在比武。

一个面容白净的士兵刚刚把一个个子比他高很多的黑大个撂倒在地,人群里一阵欢呼。

“大黑,这刚娶了媳妇,连这小白脸都打不过了!用力过猛呀!”有个戏谑的声音调侃着。

人群又传出一阵大笑。

蓝灵拽了一下凌霜,“这有什么好看的?”

凌霜道,“我想跟霍大哥学骑马,射箭。”

蓝灵撇嘴,“奧,原来如此,你怎么不早说。我也可以教你!”

“你教的能一样吗!”凌霜噘嘴。

蓝灵笑了起来:“放心吧,我帮你。不过梁红袖也在,她可是很厉害。”

毛泽东的故事

毛泽东的故事第二集

被称为铭老的老者向李云道点头致意,赵家人对于“李云道”这个名字早也都算得上是如雷贯耳,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先后与赵家两代子弟发生冲突,早在他与赵槐格格不入时,铭老便已经对他做了诸多从性格到能力再到优点和致命处的详细分析,最后竟得出令家主赵若普和他自己都诧异不已的结论——这个名叫李云道的年轻人老成持重、行事周全、滴水不漏,唯一的“弱点”便在于他那些放在任何国家和领域都能大放异彩的红颜知己。

“铭老!”李云道客客气气地与老人打了招呼,京城诸家,家家都有类似的智囊,爷爷有,秦老有,陈老有,赵若普自然也不会少了这些协助运筹帷幄的羽扇智囊。

老人微笑点头致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李主任里面请,老爷子已经恭候多时!”

铭老的态度让一旁的赵忌颇为感慨,眼前这位老人足智多谋,赵家这些年多次化险为夷的谋划背后,都不曾少了这位老人的身影,近两年老人身体抱恙,便少来家中走动,却不曾想今天为了李云道的造访,老爷子竟将这位老将也请了出来。

跟着赵忌和铭老,穿过赵家宅院里的刻壁长廊,眼前豁然开朗。小院中点缀着不少中西结合的元素,几乎样样都能在史书中翻出些历史典故,见李云道在看院中景物,赵忌小声道:“这院子,是老爷子的得意之作。”

李云道点头由衷赞道:“传闻赵老熟读史典,近些年又开书立传,那本《清史考》我也通读过,其中几处新颖观点我倒是颇为赞同!”

赵忌失笑,压低了声音小声道:“你不是因为今天要来拜访,临时抱了佛脚吧?这种事情,能不装就尽量还是不要装,否则待会儿被考较起来,落得个哑口无言的场面就难看了。”

微微落后赵忌半步的铭老淡淡一笑道:“赵校长多虑了!李主任师从圣师大喇嘛噶玛拔希,熟读儒、道、佛三家典籍,入世后又一直师从我华夏哲学泰斗吴老,之前与吴老共同署名发表的那篇关于儒家哲学的论文,我也是拜读过的,说是名师高徒也丝毫不为过啊!”

赵忌愣了一下,铭老的直脾气他是清楚的,这些年不光是他,就算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赵平安若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了,这位性情耿直的老人也照样直言不讳,像眼下这种毫不掩饰的褒扬几乎难寻踪迹。

院落一方,一方小窗透出淡淡灯光,赵忌与铭老同时止步,李云道也不禁停了下来:“怎么了?”

赵忌小声解释道:“老爷子的书房,没有他批准,任何人都是不能进的。”

李云道点头,独自一人走向那位处整座宅院东北角的书房。

门开着,老人端坐在沙发上,李云道出现在门口时,老人的目光便投了过来。风烛残年,却依旧目光如刀,刀刀仿佛都能割破皮肉,直透人心。

李云道微笑不语,站在门口的位置,与之对视,毫不

畏惧。

良久,老人眯眼招手:“过来说话。”

李云道大步上前,老人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喝什么?”

李云道大马金刀:“随便!”

老人中气十足地冲外面喊了一声:“赵忌,滚进来泡茶!请铭老也一起进来!”很难想象,瘦得皮包骨头的老人还能有如此声如洪钟的气势。

门外,正伸长了耳朵打算听里头动静的赵忌快不迭地应了一声:“好咧!”

赵忌进来,往李云道身边一坐便不动身色地开始泡茶,铭老不动声色地在茶几顶头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垂目微笑不语。

李云道客气道:“赵校长别忙了,还是我来泡吧!”

赵家老爷子当真大手一挥:“那就让他自己来,反正泡茶这种事情,他也是极擅长的,我们难得有这个口福!”

李云道自然地从赵忌手中接过茶具,淡淡一笑,便聚气凝神,而后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让一旁看的人都觉得酣畅淋漓。

一旁原本打算眼观鼻鼻观心的铭老只看了一眼,目光便再也不肯挪开,待到茶盅送到他的面前时,端起轻嗅,点头叹息:“看这孩子这般泡茶,才觉得自己之前那都是暴殄天物。”

李云道自谦笑道:“都是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赵忌原本打算喝一口,却见对面的老爷子动都未动面前的那杯茶,端起后不由得将茶盅又放了下来,神情尴尬。

赵家老爷子轻哼一声道:“泡茶终究是文人雅士的饭后无聊打发时间之举,终究算不得治国理政的正道!”

这回连铭老也忍不住自潮地笑了笑:“我修为还不够,修为还不够啊!”他在赵家地位特殊,就算偶尔与老爷子争执了顶上两句,也算不得什么,更不用说喝几口茶水了。

三人都在观察李云道的反应和脸色,却见这位在很多方向几乎无懈可击的年轻人淡淡一笑道:“赵老教训得是,我也觉得花太多时间在泡茶上不值当,但闲暇无聊用来打发打发时间,倒也的确不错!”

赵家老爷子又哼了哼道:“人云亦云,没有立场!”

这回连赵忌都觉得有些浑身不自在了,难不成自家老子打算用唇枪舌剑这种方式让身边年轻的二部掌舵人屈服?这不科学啊!

铭老这回当真眼观鼻鼻观心了,只顾自己喝茶,微笑不语。

李云道再度自嘲地笑了笑:“赵老说得是,做人的确该坚持自己的立场,云道受教了!”

赵家老爷子三度开口讥讽:“妄自菲薄,不成大气!”

赵忌正不自在地喝着口茶水,这回差点儿被这句话刺激得呛着,他偷偷斜眼瞥看身边的年轻人,这家伙的爆烈脾气他也早就有所耳闻,他还真的担心一个不留神,李云道会撕破脸皮暴起伤人。

没想到的是,李云道只是拿起茶壶,微笑着给三人添茶,边斟茶边道:“本来也

没啥本事,所以也就谈不上老爷子你说的妄自菲薄!”

这回连赵忌都不得不佩服李云道的养气功夫,正欲开口花解眼前的尴尬场面,却不料对面的老爷子突然哈哈大笑:“哈哈哈,不错不错,不愧是鹏震兄的好孙儿,秦朝风的好学生,我现在终于可以确定,二部掌舵人这个位置,你当之无愧!朱其风远不如你!”

赵忌大惊,回头一想,不由得额上冷汗淋漓——一进门便被老人三次言语相激,若是换成是自己,虽然对方是非同一阵营的家族族长、硕果仅存的老帅之一,估计也能难做出李云道这般风轻云淡的模样。他不知道李云道到底在内心深处是如何想的,但至少从表面上,他从李云道的表情和眼神里看不出一丝愠怒的端倪。

对面赵家老人终于拿起茶盅,轻抿了一口,赞道:“好手艺!”

李云道谦虚道:“是您的茶叶好!”

赵家老人轻笑点头:“茶叶好,泡茶的这手功夫也精湛至极,这一点,我见过的年轻人里,没有人比你强!”

李云道这回也笑着摸了摸鼻子:“谢赵老夸奖!”

赵家老人点头,而后看向对面的年轻二部掌舵人:“老陈说,你有些事关我赵家百年生计的大事要与我商量,说说看!”

李云道不动声色,探身往茶壶里加了些温热的水,才缓缓开口道:“您与陈老,以及我仙逝的爷爷、秦老,都是为这个国家和民族做出了大贡献的元老,全华夏百姓,都会铭记和感恩的!”

铭老和赵忌闻言,都不约而同地点头,只有对面的赵家老人,用一种很复杂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却不知道是在只他说话,还是在思考着些旁的什么。

“这片江山,是你们老一辈的抛头颅、洒热血,看着无数兄弟姐妹在自己身边倒下,却依旧不畏艰难困苦,吃了不知道多少常人无法吃的苦头,才开创下了这片大好基业。赵老,您应该不会眼睁睁地或者让赵家后人眼睁睁地看着大好河山再度陷入满目疮痍状态,对不对?”

老人微微皱眉:“挑重点说,直接些,我不喜欢别人说话兜圈子。”

老人的话刚落音,李云道便立即道:“放弃赵平安,扶持赵忌!”

赵忌正将茶盅端着送到嘴边,闻言身子一颤,温热的茶水洒了一裤子。

铭老不动声色地将茶几上的抽纸递送过去:“做大事的人,要沉得住气!”

赵忌苦笑一声,看向身边正睁睁地与老爷子对视的年轻人,他终于觉得,为何这世上所有人都觉得这李云道与众不同,如今看来,他的确有着与旁人不同的地方,单单这胆量,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老人不动声色,平静地啜了一口茶:“为何?”

李云道轻声道:“泱泱国法,不容国贼!”

老人垂目问道:“可有证据?”

李云道点头:“铁证如山。”

毛泽东的故事

毛泽东的故事第三集

王木生原路返回,等王木生再次找到杜陵着张薇两人的时候,两人正盘坐在地上,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

有了杜乐给予王木生看的蛊书,王木生知道,这是凌霜死后,种在两人身上的蛊王没有了束缚,正在造反呢!

来到两人的身边,王木生轻轻的抚摸着白蓉,说道:“白蓉,等会帮个忙,把他们体内的蛊王给弄出来。”

白蓉点点头!

说完,王木生便是对杜陵和张薇两人说道:“你们正常压制,但不要太过,我会让蛊王安静下来,然后引到它们出来,你们只需要护住自己的要害就行,如果你们听见了,就轻轻的点头!”

杜陵和张薇两人都听见了王木生的话,轻轻的点头。

“那好,现在从杜先生开始吧!”

王木生轻轻的抚摸着白蓉,示意着白蓉开始。

金色的光芒在白蓉的眼睛中绽放出来,笼罩在杜陵的身上,随即杜陵便是发现,原本躁动的蛊王,此时渐渐的安静下来,然后满满的远离了她的心脏,开始爬出了他的身体。

“不要杀它!”

那蛊王爬出来之后,王木生挥舞着霸王戟,便是要将它们斩杀了,却是没有想到杜陵开口拦住了他!

王木生不解的看向了杜陵。

“这蛊王现在是无主之物,如今离开了我们的身体,对我们修炼还有用!”杜陵脸色苍白的,歉意道。

“你们也要用活人养蛊?”王木生闻言,眼中闪烁着冷漠的光芒,冷冷道。

杜陵听出了王木生语气中的杀机,连忙解释道:“不是的,蛊虫虽然想要变得更加强大,却是需要强大的血气,但是我们杜家有自己的养蛊之术,不需要用活人做容器来养的。”

“希望如此!”

王木生收回霸王戟,没有被气机锁定的蛊王,便是立即活跃的想要赶紧离开这里,不过,却是被杜陵拿出了一个瓷器,一出手,就将它给收了。

“还请恩人,救救我的爱人!”收回那蛊王之后,杜陵便是对王木生恳求道。

王木生点点头,用同样的办法,帮助张薇将蛊王给弄了出来。

那蛊王自然又是被收走了,王木生没有阻止,也权当是相信他们一次。

“好了,我的事情已经完成了,我要走了。”

“对了,回去之后,帮我和小玉说一声:每天都要开心哦!”

王木生没有停留的飞走了。

杜陵和张薇对着王木生离开的方向,感激的跪地一拜。

王木生对于他们的救命之恩,无以回报,而最后王木生的话,更是击中了他们心中最软弱的地方,让他们忍不住的落泪。

“恩人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的陪伴在玉儿身边,让她开心的过好每一天的。”对于杜玉一家子,王木生也只是尽力而为而已,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也算是感激杜乐肯将地图拿出来给王木生,如果没有这地图的话,他们怕是要翻遍整个名泽大山,而以名泽大山的凶险,他们两个亦

是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找到,到了那个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就不知道了。

再者,王木生这次进入名泽大山不仅帮纳兰云天解了蛊王的问题,还让她收获不小,王木生已经非常满意了。

王木生眯着眼睛,飞出了深山,出现在大马路上,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上面已经有信号之后,便是拿出了电话,给纳兰云天打了一个电话。

和上次不一样的是,这一次,纳兰云天很是干脆的接电话了。

“事情办完了?”

纳兰云天的声音有些大,且还能听见汽车按喇叭鸣笛的声音,有些杂乱,甚至还能听见汽车碰撞的声音。

“你现在在哪里?”王木生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

“在高速路上,那些家伙阴魂不散,我躲人群混进大巴车里,最后竟然也被他们发现了,现在正在玩碰碰车呢!”纳兰云天说这话的时候,王木生再次听见被追尾的生意,然后听见纳兰云天爆粗口的声音。

“发定位给我。”说完,王木生便是将电话给挂了!远在Y市被追赶的纳兰云天,撑着一双熊猫眼,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发型,如同乞丐一样,一边开着抢来的路虎,一边躲着后面再次追来的车,有些无奈的看着已经忙音的手机,无奈道:“兄弟啊,这回真

的要靠你了啊!”

这些天里,纳兰云天可是感觉自己糟糕透了。

无论他怎么躲闪,无论他怎么跑,最后都会被发现,然后又是一路狂奔不停的追赶,所有休息时间加起来,竟然连三个小时都没有,其他时间都是提心吊胆的在跑路,可是将他累坏了。

至于说是冥想恢复实力,那就更加没有时间了,最后跑不动了,纳兰云天也只能寻找车辆代替奔跑。

“我草了!”纳兰云天不断的超车试图甩开,无意中发现,后面追赶他的一辆车中,探出来了一个人,从车里拿出了一枚炮弹,正在试图瞄准他的车辆,这一刻,纳兰云天只感觉灵魂要升天了,连忙蛇形超车,一个劲

的加油,全力奔跑超车,避免被瞄准。对于抓捕纳兰云天,轮回的人,一开始下达的是活抓,但是,当纳兰云天玩猫抓老鼠的游戏那么久,更是弄出的事情越来越多,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压力,最终不耐烦的一位长老,最终下达了击杀纳兰云

天的命令,于是就有了,那位车上的老兄,接到电话之后,丝毫没有犹豫的拿出导弹开始瞄准纳兰云天的车,决定轰杀王木生。

“轰!”

导弹飞来,纳兰云天连忙打方向盘躲开,虽然躲开了,但是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纳兰云天的车向着一侧飞了起来。

车再次落地,在车内剧烈的摇晃了几下,纳兰云天不敢由任何侥幸的继续开车向前跑。

为了杀纳兰云天,那些人已经不管那么多了,一枚枚炮弹轰了过来,最后不得已的纳兰云天只得开着车冲进了一个小山坡上,迅速的汽车逃入深山之中。

而在纳兰云天跳下车,跑出去大约五六米的时候,一枚炮弹命中他的车,瞬间被火光笼罩,整辆车,就此报废。

“真他娘的狠了!”纳兰云天回头看了一眼那车,在看看从四辆车上下来的十几个黑西装家伙,纳兰云天连忙奔跑着躲进了深山之中。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