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魂

怒江魂
  • 主演:温碧霞,张磊,倪大红,李钰,吴秀波,张喜前,刘远
  • 导演:王振杰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5
第一部傈僳族电影《怒江魂》将把观众带进神秘壮观的怒江两岸,去感受傈僳族的剽悍质朴,聆听傈僳故事的凄凉壮烈在群峦叠翠的怒江大峡谷两岸,竹楼错落的傈僳山寨依山而建,勤劳勇敢的傈僳人在这里过着恬静祥和的生活。世代相传的祖母绿被傈僳人敬为“母亲石”,而山寨地下的宝石矿藏更令马帮首领托龙和英国商人亨利高垂涎三尺。歹毒的强匪与利欲熏心的奸商一拍即合、拱手为盟。于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在美丽的怒江两岸拉开了帷幕

怒江魂第一集

其实我不应该想太多,因为按照这个逻辑,我首先应该质疑的是我自己,当初我根本就不缺钱,甚至生活条件极其优越的情况下,我为什么要去玩儿期指赌博游戏呢?

人生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因为人从出生开始,很多事情都是挺莫名其妙的。

咖啡厅三天之后,门口就挂了一个小牌子,写着:“过年期间暂停营业,新年初八正式开业!”

还有几天就是除夕了,我偷偷回到深城的老房子,但是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人在那里继续住。

估计张爱玲不会再回来了,就算是过年回国,她也应该不会来深城。

原本我打算过年陪父母的,可是又因为生哥的事情,所以让我根本就没有心思回家。

我担心连累到父母亲,所以连电话都不敢打给他们。

现在生哥的事情彻底解决了,又临近年关,所以我不打算赶春运这趟浑水,决定过年不回去了。

我打电话给张爱玲的妈妈,她没有接听我的电话,于是我就打给了廖叔,发现廖叔原来的手机号码都停用了。

我发信息给张爱玲的妈妈,说了一些祝福的话,然后恭祝他们新年快乐全家身体健康。

张爱玲的妈妈终于回复了我一条信息,说道:“他们过年不回来,等明年回国之后,我再通知你吧。”

我回信息问道:“廖叔的电话怎么打不通了?如果他换了新的号码,可以给我联系方式吗?”

张爱玲的妈妈不再理会我了,所以我也根本就不知道廖叔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知道张爱玲曾经对我是有很深的感情的,而且我甚至敢肯定一件事情,只要给我机会,我和张爱玲两个单独在一起的话,我一定可以说服张爱玲回到我的身边。

可惜我根本就没有这种机会,因为无论是现在的张爱玲,还是王洪明都是绝对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的了。

我恨张爱玲,也狠王洪明,恨他拆散了我和张爱玲还有孩子,但是我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我根本就没有资格跟人家争,因为我自己也做错了太多的事情。

虽然我不死心,但是我也只能暂时接受这种现实,我在深城待了很多天之后,没有任何进展和希望,于是我打算过完年就去澳洲。

除夕,这是中国人传统的农历新年,可是这一天我却根本感觉不到一点儿新年的气氛。

跟环境无关,最终还是跟人有关。

一个人没有心情,就算是周边的人再欢乐,估计也很难将他带入进去。

附近的小吃和餐馆都停业了,除了大的酒楼和酒店之外,我能够选择吃饭的地方突然少了很多,于是我只能去超市买了一些桶面和零食。

很久没有做饭了,其实当初给老婆张爱玲做饭,我已经算是勉为其难了,而且我也只是做了几次而已。

这次来湖贝村租房子之后,我就从来没有在屋子里面煮过东西吃,更别说炒菜做饭了,我连电饭锅和微波炉都没有买。

鞭炮声响起来了,明明说是禁鞭的,但是城中村里面还是烟花爆竹照样放,估计也没有人理会,毕竟是新年,这些也算是习俗了。

没有电视,其实我也很久都不看电视了。

一台电脑,连上网络,这就是我唯一可以消遣娱乐的东西。

多少年没有看春晚了,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上次看春晚,还是我爸妈要看,我陪他们聊天的时候,顺便看了一会儿。那个时候我还在上高中吧,应该。

我来深城之后,就从来没有看过春晚,唯有一次过年在医院里面过的,那天病房电视放春晚,可是我居然睡着了。

张爱玲是不看春晚的,所以结婚这几年,我和张爱玲除夕夜都是在床上躺着过的,不是聊天就是做那个事情。

尽管很多年没有看春晚,但是这次春晚还是让我看到很多很熟悉的面孔,只是现在的他们都已经老了许多,不再是我回忆中的他们的样子。

冯巩和蔡明,我印象深刻,因为我记事儿的时候,他们就总是出现在春晚的舞台,居然现在我都结婚生孩子了,他们还在春晚舞台上继续表演。

我现在看春晚,看的不是春晚,而是一种情怀,一种回忆。

网络直播春晚,也有弹幕了,当然喷子还是占了大多数的,所以我最初是看春晚,后来改看弹幕了,原来弹幕比春晚更有意思。

我特别喜欢看弹幕上面一些人掐架,尤其是不同明星粉丝之间的互喷,我是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心态看弹幕上面的人互掐的。

很多时候,不同明星粉丝为了维护自己的偶像,不惜攻击对方粉丝的明星偶像,然后双方互相攻击几轮之后,大多数就变成了粉丝之间的互相人身攻击了。

能够为了明星偶像互相攻击对方爹妈祖宗的,我也是觉得太逗了。

估计人家明星自个儿都没有这么愤怒疯狂过,粉丝却比明星偶像更愤怒疯狂。

春晚出来的很多年轻一代的明星,我大部分都已经叫不出名字了,因为我很久没有关注娱乐明星偶像了,所以这些个小鲜肉我全部都不认识,就算是出来几个让我眼前一亮的小妹子,我也是一个都叫不出名字。

叫不出名字,春晚有提示,屏幕上面注明了他们的名字,但是看到他们的名字,我也一点儿都没有印象,因为我真的都不认识。

我这个时候才发现我是真的有点儿老了,其实我才不到三十岁,但是我却跟这个社会的年轻人脱节了至少五年以上。

我记得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明星都是港台的,所以我就不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港台影视,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无法抹去的经典,而现在就连他们自己都已经迷茫找不到方向,所以经典和辉煌都已经逐渐消亡了,倒是港台越来越适合现在的市场,诞生出来一系列不知所谓的东西。

我曾经因为和张爱玲一起去看电影,然后一度怀疑现在年轻人的审美,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因为我觉得烂的不行的一部电影,居然票房可以超过十亿,我和张爱玲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知道是我和张爱玲远离了大众,还是大众远离了我们,从那次以后,我和张爱玲几乎就没有再怎么去看过电影了。

赵本山出来了,春晚的舞台似乎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曾经我还是挺欣赏赵本山的表演,曾经我也是很喜欢赵本山这个人,但是有一天我发现赵本山的套路之后,我开始反思,难道只有装疯扮傻才能娱乐大众吗?

很多人说过,人家在舞台上面表演,只要能让你开心,不就好了吗?

道理似乎一点儿都没有错,但是舞台分很多种,有些舞台还是尽量不要这种搞笑的好。

可惜我们国家没有分级制,什么节目和影视都是全民不分老幼都可以去观看,这就造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审核机制过于严苛,简直变成了一刀切了。

怒江魂

怒江魂第二集

时代变化越来越快,那些无法适应的人终将会被淘汰!

都说黎珞苛责,之前黎珞还会辩解两句,说明她和那些事业单位,国企不一样。

她就是以盈利为目的!

这是基础!

如果没有盈利,那其他什么都是空话!

一个亏损的企业,连稳定的运营,员工的基本生活都不能保障,怎么可能还会有能力去尽什么社会责任!

很多时候,黎珞特别不能理解一些人的想法。

明明是很正常的事情,可在他们眼里却成了错的。

看到别人努力,不会去敬佩,不会去赞扬,反而会冷嘲热讽。

看到别人优秀,不会去想着怎么和他变得一样优秀,而会想着怎么把他变得和自己一样庸俗。

看到别人过得好,那更是恨得牙痒痒,背后一堆阴谋论。

她挣到钱了,在有些人看来就是错的,而且还是一种罪。

有些人认为,她不应该挣钱,她就应该免费义务来进行服务!

她自己辛苦挣了钱,反倒成了欠了那些人的!

这种声音,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都有!

有些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优越感,就认为谁都是欠她的!

比如被她开除的赵老师!

这个赵老师是自己来应聘的。

他们有在报纸上刊登招聘广告。

来的时候,这个赵老师捂得特别严实,堪比以后明星出行。

看门大爷自然就把她拦了下来,看她那个样子不像是来应聘的,倒像是想要来抱孩子的!

正巧黎珞经过,听她扭扭捏捏的说自己是来问招人的事,便让她跟着进来了。

所有人的流程都一样,先介绍自己的大概情况,然后试课。

其实从一个人的自我介绍里,就能看出这个人大概的性格,以及对自己的定位!

这位赵老师对自己很是自信。

生为数学老师,又在一个不错的学校,她很有优越感。

黎珞不反对人们具有优越感,但这个是建立在自知之明上。

就怕一些人自己没有多少能力,反而还觉得自己特别牛!

黎珞听完赵老师的介绍后,便让她开始试课。

不仅她会听,也会有孩子们在听。

之后她会根据自己的感觉,还有孩子们的反馈来给打分。

赵老师及格了,不过也只是将将及格。

跟其他人比起来,她是垫底的。

不过黎珞不会把这个情况挑明!

他们其实也有业绩,但这种业绩却是隐形的,而且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来。

等孩子们出了成绩,家长们自然就会有判断了。

谁都不是傻子。

学校的班级大部分人都无法决定,但是补习班他们可以来决定。

黎珞这边的计划是,等出了成绩后,立马会开设小班。

小班的费用要比大班高很多,当然师资和条件也会相应提高。

相当于是VIP服务吧,有些父母为了孩子的成绩很舍得下血本。

得知被录取了,赵老师没什么意外,在她看来,她是百分百会被留下来的。

只是当她得知其他不是什么好老师就是大学生时,脸色很是不好看,又听说工资是按能力发,这才舒缓了些。

他们这个发工资也是固定日子,在老师们下课后财务会一人给一个信封。

其他老师都挺整顿的,接过信封后就算,有礼貌的还会跟财务说声谢谢。

但赵老师接过信封后就直接把里面的钱都拿了出来,数了数后,看那脸色是挺满意的。

黎珞这里给的多,一周也就一两节课,但一个月下来要比他们在学校挣得还多。

赵老师把钱返回信封,又放进包里后,便开始询问起别人:“你这有多少?”

结果问了一圈下来,发现她的第二少,而最少的那个则是刚来了半个月。

赵老师脸色黑沉了下来,嘟囔道:“是不是给搞错了?”

说罢也不管她还有一节课,便直奔财务室去了。

进门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把做财务的小丫头骂了一通。

也不听小丫头解释,小丫头没有办法,便给李秋燕打过去了电话。

黎珞正好在,便和李秋燕一起到了财务室。

她俩一进门,赵老师就对黎珞说道:“黎总,这个财务不行,连个账都不会算,应该开除她!”

财务小丫头委屈的看向黎珞,黎珞其实已经知道什么事了,不过还是笑着问道:“出什么事了?”

黎珞这话是问的小丫头,但小丫头还没开口,赵老师对着黎珞一阵噼里啪啦。

不愧是做老师的,那说话速度杠杠的。

唯一不好的就是,唾沫星子飞溅。

黎珞一再往后退,和这位赵老师保持距离。

而赵老师却是她退一步,她就要进一步。

好在快要退出这个屋子前,赵老师终于住嘴了。

见赵老师说完了,黎珞对财务小丫头说道:“去给赵老师倒杯水!”

飞了那么多唾沫星子,又说的那么激动,想来应该是很渴了。

赵老师瞪了小丫头一眼后,接过去咚咚咚就灌了进去。

在赵老师喝水的功夫,黎珞对财务小丫头说道:“把赵老师这个月的考核给我看一下!”

她这里会安排专人来对各位老师进行记录和考核。

比如有没有迟到早退,课程利用率。

有的老师会为了挣钱,而投机取巧。

一节课明明能讲完一个知识点,而她却会故意拖沓。

他们记录和考核的项目有很多,黎珞召集了公司里有孩子的员工让他们来一起想,之后又让来报名的家长们天了一份调查表。

之后她又自己完善了一些,等实践了一段时间后,又进行改进,最后才形成了目前的这份考核表。

可以说相对来说已经是最客观完善的了。

他们的工资会根据考核表的情况进行加权来计算。

这也是黎珞想出来的薪酬制度。

她一向的理念就是付出的多,回报的多。

员工是要为企业来创造效益的,而不是说来领取企业救济的。

作为老板,她就会这么想。

她在一些方面可以站在员工的角度去考虑,争取给她的员工最优厚的福利和发展空间。  但是她是商人……

怒江魂

怒江魂第三集

这兄弟二人在江湖上颇有声名,二人合称秃鹫兄弟,哥哥的单人代号名叫秃鹰,他此时此刻在房间里急得团团转,床上躺着的是他的亲弟弟,现在显然是情况危急,如果

不得到有效的治疗,怕是撑不了太久了。

秃鹰咬着牙,他的手指点亮了手机屏幕,选中了通讯录的一个号码,考虑了良久,终究还是没有打出去。大概两三分钟之后,尽管这是秃鹰度过的最为漫长的两三分钟,可是秃鹰的耳朵依旧是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敲门声虽然十分微弱,但是却像是洪钟大吕一般,让秃鹰如

蒙大赦。

欣喜若狂,秃鹰连忙跑到门前,此时此刻,门外再次响起敲门声,两长两短,很有节奏。

秃鹰想也没想,他抬起手指,在大门上也敲了两下,一长一短。

听到屋内的敲门声,门外的人同样做出了回应,再次敲门,敲了三下,一长两短。

秃鹰开门。

门外站着的赫然是一名中年男人,头戴棒球帽,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墨镜,虽然此刻已是深夜,但这名中年男人却依旧没有摘下墨镜,看起来无比古怪。

不过,就在这名中年男人出现在秃鹰的视线中之后,秃鹰顿时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看着这名中年男人,低声道,“怎么才来?”

中年男人的声音嘶哑,而且无比低沉,先是走了进来,然后随手关上房门,对秃鹰道,“我已经很快了。”

“快什么快,我弟弟就快死了。”秃鹰焦急的说道。

中年男人一摆手,他提着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行李箱,直接走向里屋,头也不回的对秃鹰道,“别急,只要他现在还活着,应该是死不了了。”

对于中年男人的话语,秃鹰似乎十分的信任,他缓缓的松了一口气,但他很快又再次焦急起来,连忙催促道,“先生,咱们还是先快看看吧,伤的确实很重。”

中年男人几步就走到了里屋,他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弟弟,这个 秃鹰的弟弟代号野鹫,与秃鹰合称秃鹫。“伤的确实不轻。”中年男人一边皱紧了眉头,一边给野鹫做着检查,口中喃喃道,“全身骨骼多处折断,软组织挫伤,少说也有四五十处,伤痕累累,内脏肯定也受伤了。

“怎么样?还有得治吗?”秃鹰看起来十分的慌乱,他对中年男人急忙问道。

微微摇了摇头,中年男人道,“放心吧,他死不了,毕竟……我可是斗阎罗。”

斗阎罗的名号,在江湖上广为流传,尤其是混杀手圈子的,无人不以结识斗阎罗为荣,这不仅代表着自己的身份,更代表着自己有可能多出一条命来。

据坊间传言,斗阎罗曾经也是一名杀手,不过,和普通杀手不同的是,斗阎罗在十年前,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总之是放弃了自己的杀手身份,转而做了一名医生。而且,比之杀人的技术,斗阎罗救人的技术丝毫不差,而且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斗阎罗救人从来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只要你是个人,并且

向他求助,他便一定会帮你这个忙,然后救你一命。

所以在杀手圈子里,这些刀口上舔血的狠人,无一不把斗阎罗视为再生父母,谁都不敢得罪他,因为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会平平安安的活一辈子。斗阎罗虽厉害,可他毕竟只有一个人,救人的精力有限,时间也有限,所以,斗阎罗救人,通常都有个先来后到,而且不管你和他关系怎样,他往往先救离他近的,然后

再救离他远的,若你撑不住先死了,那也只能怪你没那个缘分。久而久之,斗阎罗的名号在杀手圈子里广为流传,人们争相要认识斗阎罗,不过,想要得到斗阎罗的接见,除非你是真的受伤,不然若是耍斗阎罗玩儿,不晓得有多少杀

手愿意替斗阎罗出这么一口恶气。所以,如果说这些刀口上舔血的凶狠汉子可以被金钱所收买,去刺杀任何人的话,那么,斗阎罗绝对是他们不愿意去杀的那个,谁要敢动斗阎罗,那么肯定就是和整个杀

手界为敌,还有一点,斗阎罗想杀之人,天上地下,绝对没有他的求生之路。

这丝毫都不夸张,因为斗阎罗,绝对有那样的一个底气。

默默的给野鹫做了个全身诊断之后,斗阎罗就开始为他治疗,他脱光了野鹫的衣服,又是正骨又是处理伤口的,有条不紊的忙个不停。

看着斗阎罗娴熟的手法,并且自己的弟弟越渐平稳的呼吸,秃鹰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来,他也总算是放下了心头的那一大块石头。

而就在这时,门口再次传来的敲门声却让秃鹰再次紧张了起来。

斗阎罗眉头一皱,随后头也不回的对秃鹰道,“我不喜欢被打扰,尤其是我在治病的时候,不管是谁,滚蛋。”斗阎罗的语气不善,吓得秃鹰心头惊慌不已,若是得罪了斗阎罗,旁的不说,至少现在自己的弟弟算是没救了,正规医院去不了,小型诊所去了也没用,斗阎罗一走,野

鹫估计也就玩完了。

想到这里,秃鹰哪敢怠慢斗阎罗的话,他三步并两步的跑到房门口,先是眉头微皱,然后在房门上敲了两下。

不过,跟刚才不一样的是,这次门外给出的回应却并不是那么一样,仅仅只是敲了三下,简简单单的三下,没有任何的内涵,只是提醒着屋内的人,房外有人找。秃鹰心头一紧,这里是安全屋,换句话来说,就是避难所一类的应急住所,除非是万不得已,不然不会启用,在启用之前,绝对不会有任何人知道这个地方,在离开之后

,安全屋就算是报废了,再也不来。

所以,无人得知,这才是真正的安全。

但既然没有人知道,那门外又是什么人呢?拔出腰间的匕首,秃鹰森冷的目光开始逐渐放射出杀气,他的左手缓缓的搭在门把手上,下压,慢慢开了条缝。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