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抵抗!

抵抗!抵抗!
  • 主演:宋运成,王刚,关新伟
  • 导演:张玉中,张丹丹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1
《抵抗!抵抗》是以黄显声将军为原型,讲述了1931年9月18日夜,日军突袭北大营,东北军全线撤退,将沈阳拱手让出。危急时刻,沈阳市警察局长黄显声毅然拉起抵抗大旗,保卫奉天城,尽最大力量保护官员、百姓安全转移,开了一场三天三夜的惨烈的肉搏战。最终成功突围的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抵抗!抵抗!第一集

混乱的场面持续了十五分钟之后,二王子夜狂扛着一块大石头,脖子上挂着狗链子从地牢走了出来,看了看已经飞上天的直接升,眼中凶光迸射。

“大炮,给我把直升机,打下来!”

“轰轰轰.....嘭!”

随着一阵阵炮声的响起,直升机在半空中瞬间解体,化为了一堆残渣。

看到这样的状况,二王子笑了,那笑中带着浓浓的嗜血,甚至还有着一丝的悲凉。

可他殊不知乔乔跟厉司凛早已跟着兰溪他们走了,这飞机打的也不过是他自己的东西而已,毁了他离开的东西,一定会被R国的抓个正着,等待他的将是无情的审判。

而秦氏这边,秦北刚拿着东西准备去厉氏签约,办交接手续,就见几个警察从外面走了进来。

“您好,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

“你是秦北先生吧?你们公司出现大批量的违法资金,请你跟我们回去配合调查。”

警察严肃的说道。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们公司一直都是本分经营。”

“你不用跟我们说,等调查清楚自然会放你走,现在请你.....抓住他,别跑!”

不等警察把话说完,秦北把人一推直接冲出了秦氏大楼,最后消失在茫茫人海当中。

另一边正在沾沾自喜的厉雷,也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好日子就要结束了。

“厉雷,国家暗军一级支援,直属国家暗部,以曾经的功勋值来评定,他有足够的能力担任暗帝一职,统管国家安危,再加上暗戒也在他的手里,今天我代表上级,授予他暗帝一......”

“慢着,我还没死呢?就这么急?”

忽然一个十分不和谐的声音插了进来,在场的暗军有喜有忧,而厉雷跟二长老那当然就是最忧的那两个。

怎么回事,他现在怎么会回来,他怎么可能逃得出来?

“你是谁?”

“呵!我是谁?莫不是做了几天代理暗帝就上瘾了,你不认识我,难道也不认识这个东西?”

厉司凛将戴在手上的暗戒举了起来,至于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不对比还好,一对比差距立马就出来了。

“噗嗤,哈哈,没想到我用烂铁做的一个假戒指,也值得雷爷这么留念,还带着呢?”

乔乔丝毫不给面子的笑了起来。

“哼,你们少在这里危言耸听,厉司凛早就死了,你们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厉雷故作镇定的大吼道,可是现在厉司凛在了,谁还敢出来附和。

“是吗?我是假的,难道你这个私生子就是真的了吗?二长老,我说的对!吗?”

听到厉司凛的话,二长老脸上露出一丝尴尬。

“咳咳,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冒充司凛,别以为我会帮着你。”

“嗤!哈哈哈....好,好啊,看来你们不见棺材不落泪,厉九把东西拿出来。”

不到一分钟,一分DNA检查报告就出现在了大家的眼中,而会议厅的大屏幕上也播放出了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阿雷,事情怎么样,厉司凛死了没?”

“爸,放心吧,活不了,厉氏跟暗部以后都是我们的了,家里的那个不下蛋的老母鸡你也可以休了,免得再受她的气。”

“恩,还是我阿雷聪明啊?没想到我一个厉家堂堂二长老,居然屈居在一个母老虎之下,诶,要是我早点跟你母亲遇见多好,都是我对不起你们,阿雷你跟你母亲受苦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补偿你们的。”

“爸,别说这些了,我一定会得到厉氏当上厉家族长,您放心,二王子说了他会帮我的,以后在A国就算横着走,也没人敢说我们一句......”

接下来两个人的话,大家也听不下去了,简直猖狂到了极点。

厉雷知道没有了反抗的余地,整个人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二长老则是当场就吓得晕了过去,可永远都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处理完暗部的事情,厉司凛就跟乔乔去了公司,此时乔乔脸上的妆并没有卸去,大家见乔落居然拉着他们总裁的手堂而皇之的进了公司,顿时整座大楼都沸腾了起来。

“姐,姐夫你们终于回来了,真好,真是太好了。”

乔落喜极而泣,直接就在公司的大门口一把抱住了迎面走来的乔乔。

“傻瓜,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好了,好了不哭了,有孩子了,都是大人了还哭,走进去吧,别让人家看笑话。”

“恩恩!”

乔落点了点头,挽着乔乔的胳膊一起朝大厅里走去。

忽然边上冲出了一个带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睁着一双满是仇恨的双眼看着不远处的两个女人背影。

他给二王子打了电话打不通,厉雷也被抓,所有的一切都是乔乔这个女人计划,她该死,真的该死,想到这里他直接摸出了口袋里的手枪,朝着那个纤瘦的背影就射了过去。

“嘭!”

一声巨大的枪响,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惊慌失措。

乔乔也被吓了一跳,第一时间就拉着乔落跟厉司凛准备跑,这才发现乔落的身子正慢慢的朝着地上滑落。

“落落,你怎么了?落落?落落?”

看到地板上流出一滩滩鲜红的血液,乔乔发现中枪的人就是乔落,子弹冲她的后背直接射穿到了胸前,殷红的鲜血在白色的孕妇衣裙上印出了一朵妖冶的大花。

“落落,落落你怎么了,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救命啊,叫救护车,救人啊,司凛,司凛落落中枪了,怎么办?怎么办?救护车,对了110,110,打120......”

一时间乔乔变得手足无措起来,乔落胸前的血还在不停的往外冒着,乔乔拼尽浑身的力气,都没能将那些刺眼的东西按住。

“落落,落落你坚持住,坚持住,你姐夫已经打了120,马上就来,落落你一定要坚持住....”

乔乔眼中流着泪,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捂着乔落的伤口,可是血还是不停的留着。

乔落知道,她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了,离开她的姐姐,离开她的家人,离开这个世界,可是这一次她不悔,因为她已经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也得到了所有人的爱,她这身的罪孽终于可以还清了,唯独对不起的就是肚子里这个可怜的小生命。

“姐,姐姐,别哭,我没事,不疼的,真的不疼,姐,若是还有下辈子的话,我还要做你的妹妹,因为那样你还会把我放在手心里疼,不管我做错再大的事情,你总是可以原谅我,姐,姐我.....咳咳咳.....”

抵抗!抵抗!

抵抗!抵抗!第二集

“嗤!”

银瞳僵尸掠出,因为速度太快,几乎在眼中,已然只是化成了一道残影,破空而来的劲风之声,犹若音爆般的响起。

刹那之后,如山般的一拳,凶狠无匹的轰向了出去。

风北玄双瞳微微一凝,无论速度,还是力道,都已经足够,尽管如今,这银瞳僵尸被困如此空间中无数年,实力大幅度下降,充其量,也只是达到玄关境巅峰左右。

然则,其本身力量,也就是说,僵尸的力大无穷,这股力量,依旧还在。

只是受限于银瞳僵尸现在的身子状态,无法将那股力量发挥到极致而已,但是,以它现在的修为,就算是面对药长空这等高手,都能够与之强力一战。

看着那凶狠的一拳在眼中不断的放大,风北玄脚掌轻踏虚空,闪电般的暴退。

“小子,之前说的那么狂妄,怎么现在,连接我一拳的勇气都没有?”

银瞳僵尸狞笑,身子一动,再度的掠出,那般速度,似乎更快一线。

风北玄淡淡的笑了声,掌心一握,九天战神枪直接浮现,旋即,向着前方,笔直的一枪,毫无花哨的暴射而去。

“铛!”

那像是金铁般的撞击声音在低空中响彻,而旋即,银瞳僵尸的身影闪电般的暴退。

它的实力,的确很不错,能够与药长空这等高手大战,足见它的力量恐怖,可惜的是,它遇到的是风北玄。

倒不是说风北玄的实力真的很可怕,虽然他可以击败药长空,也未必代表着,一定就能够击杀得了药长空,可是,他在面对银瞳僵尸的时候,有着最好的先决条件。

那就是,他拥有着异火!异火,天生就是一切邪恶之物的克星,僵尸的诞生,来源于万千毒气的变异,亦属邪恶之物,碰上异火,除非这银瞳僵尸实力在巅峰的观神之境,不然现在的它,绝没那

个可能去面对风北玄。

若是换个时间,风北玄会与它好好的大战上一场,毕竟这样的对手也算难得,不过现在,他没这个时间。

一枪逼退银瞳僵尸,风北玄掌心一动,一点森白之色,闪电般的向前者暴掠而去。

掠过空间之时,这空间都仿佛被消融成了虚无,再也不复存在!

“异火?”

银瞳僵尸神色终于大变,再度看向风北玄时,眼中已有太多的忌惮,甚至是畏惧:“你,你怎么会拥有异火?”

风北玄淡笑:“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都能有你们这等生灵诞生,我拥有异火,那也丝毫不奇怪。”

“可恶!”

银瞳僵尸暗骂了声,脚步一踏大地,以最快的速度,闪电般的向着远处暴掠而去。

异火已经出现,不论风北玄实力如何,自身实力如何,银瞳僵尸都不想去面对,倒不是说它足够的胆小,连所谓的面对都不敢,而是,异火对于僵尸,有着太大的克制。

异火几乎就是天生为了僵尸的存在而存在!

面对异火的时候,哪怕知道,拥有异火着的实力远不如自身,只要僵尸有智慧,那一般都不会选择去面对,除非是无法逃脱的地步。

在银瞳僵尸的记忆中,它这一族,死在异火手中的族人实在太多太多,多到无可想像的地步,在僵尸一族古老的记载中,有着一条很明确的法则。

遇见异火,有多远跑多远。

足见异火在僵尸一族的心中,有着何等的威慑力。

也就是那些低等僵尸,没有任何的智慧,否则,当风北玄八荒不灭炎出现的时候,它们早就如鸟兽般的一哄而逃了。

银瞳僵尸的速度够快,然则还不够快,风北玄早就有准备,半空当中,剑阵破空降下,将其笼罩而进,旋即,代表着异火的一点森白之色,如约而至!

“该死的!”

银瞳僵尸怒吼,毕生之力,浩浩荡荡的席卷而出,轰击在那点森白之色上,与此同时,它的身子,也是如同一枚炮弹般,凶狠的撞在剑阵上面。

希望可以,破开这方剑阵!但无论是剑阵,还是八荒不灭炎,都不是它轻易可以去对付的,尤其八荒不灭炎,在它沾染上后,那就如同是他人被尸毒给沾染上一样,瞬间中,一点森白之色,化成一

道火焰,将其全身上下,都是给笼罩进去。

“啊!”

一阵惨叫,响彻天地,银瞳僵尸不甘,等待了无穷岁月,好不容易有离开的机会了,却未曾想到,居然遇到了异火的拥有者。

正因为它心有不甘,此刻异火包裹下的它,方才越加的凶狠。

“要死,大家一起死!”

被八荒不灭炎包裹下,银瞳僵尸身子一动,如电般的向着风北玄所在方位,快速的暴掠而来,这打算是想要来一个同归于尽。

可惜,有剑阵隔绝,绝不是它这一瞬间就能够破开的,而这么一点时间,已足够八荒不灭炎,将之给彻底的焚烧掉。

“我不甘,我不甘心啊!”

八荒不灭炎中,银瞳僵尸凄厉的声音,如凄哭般的回荡出来。“小子,这个空间,曾经是埋葬我僵尸一族的空间,虽然过去了无尽岁月,但是,这个世界上,类似我这样的族人,甚至比我还要强大的族人都不在少数,就算你拥有异火

,那都休想活着离开。”

“你休想!”

话音传来,其身体终于彻底的消失在了八荒不灭炎中。

风北玄的神色,再一次的凝重起来,这个空间,竟然是埋葬了僵尸一族的空间?

无法确定这话的真实性,可是,就目前所见到的这些,那似乎应该是不假。

倘若真的是这样,风北玄并不担心自己,但是其他人,尤其是小妹杨雪和林俊他们,并非是每一个人,都和自己这样拥有着异火。甚至于,连灵火,拥有者都是少之又少,在这样的情况下,万一也和自己等人一样,遇到了僵尸大军,乃至是遇到银瞳僵尸级别的,甚至是更加强大的僵尸,那就麻烦很

大了。

风北玄不敢有任何迟疑,连忙拿出传讯灵符,分别给杨雪和林俊又传去了一道讯息。

告诉他们,这个空间的真实性,以及遇到僵尸之后,要如何做才是最好的。

他们没有异火或是灵火,面对僵尸大军后,那无疑会极其的艰难,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掌控僵尸大军的主宰者,然后将之给灭杀掉。

虽然银瞳僵尸更加强大,可到底数量没那么多,算起来,比之僵尸大军更加的容易对付。无论是小妹杨雪,还是林俊,单独对是银瞳僵尸,都还是有一定的胜算!

抵抗!抵抗!

抵抗!抵抗!第三集

方云鹤毫不客气的质问陈然,“你怎么也一起跟着来了?”

陈然轻笑一声,“方总说笑了,我也是这个项目的监督人,自然是要一起跟着来了。”

方云鹤的眼神在陈然和林暮安之间打量了一下,然后板着脸说:“那你们坐吧,现在可以开始汇报工作了。”

林暮安没想到方云鹤这么快就进入了正题,竟然没有和她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不过这样也好,她和陈然早点汇报完就能早点回去。

陈然和林暮安负责的部分不同,林暮安主要负责薄氏集团内部的项目,而陈然则是负责外包出去的项目,这次方云鹤叫林暮安先汇报。

林暮安将打印好的财务报表拿给方云鹤一份,然后开始汇报。

只不过在说到关于薄氏集团那块没有开发的土地的时候,方云鹤显然对这些资金的用途有些不满。

“你等一下,我看见这上面,仅仅是用于雇人看护这些土地的资金就花出去不少,这样是不是太过浪费了?”

林暮安看着方云鹤的眼睛认真的说:“这块地关系到以后薄氏集团的未来,我认为现在投入再多也是应该的。”

方云鹤的眼神微微眯起,“既然是你认为这样好,那就这样吧。”

林暮安本以为方云鹤会和自己争辩一番,但是没想到他就这样轻轻带过,倒是叫林暮安有点摸不着头脑。

办公室内的气氛一时间变得很微妙,主要是因为刚刚方云鹤的话说的太模棱两可了 ,听起来还有些暧昧。

陈然冰冷的眼神打量着方云鹤,不由得暗自思忖,看来薄青城叫他和林暮安一起来果然没错,这个方云鹤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陈然站起身,将手中的文件放了一份在方云鹤的面前。

“方总,林暮安的汇报您已经听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听我的汇报吧。”

好不容易营造的氛围就这么被陈然给打破了,方云鹤有些不满。

他毫无温度的眼神落在陈然身上,脸色阴沉。

但是事情也不能做的太明显了,他沉着脸拿起陈然递过来的文件。

任凭陈然说什么,方云鹤也不多过问,一副敷衍的样子。

很快,第一次汇报工作,就这样有惊无险的结束了。

林暮安和陈然站起身,和方云鹤告别之后,就准备离开。

可是方云鹤却叫住了他们,“等一下,暮安,我还有事要和你说。”

“请问方总是工作上的事情吗?”

林暮安的言外之意很明显,如果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她就不能奉陪了。

方云鹤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神伤,林暮安没有注意到,但是却逃不过陈然的眼睛。

“暮安,你看现在时间也已经到了中午了,我叫人点好了餐,吃过饭再回去吧?”

“多谢方总的美意,只是现在我还是上班时间,恐怕不能留下来陪方总一起吃午饭了。”

说完,林暮安就要转身离开。

只是刚走到方云鹤办公室的大门前,林暮安放在包里的手机忽然铃声大作。

她拿起来,看见是管家的来电。

管家知道她现在正在上班,一般是不会打电话过来的,现在打来电话,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

她接起来,“喂,怎么了?”

电话那边传来管家焦急的声音,“林小姐不好了,少爷和小姐不见了。”

“你说什么?”

林暮安忽然间的震惊和高声,引得方云鹤和陈然纷纷向投去不解的目光。

但是现在林暮安无心理会别人的目光,她大声质问着管家,“怎么回事,什么叫不见了。”

她一说到“不见了”这个词,陈然立刻警觉起来。

他的眼神一刻都没有离开林暮安,觉得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

电话那边管家焦急的声音还在传来,“今天中午的时候,孟老师带着小姐和少爷一起午睡,我亲眼看见他们进入房间的,可是当我去叫他们起床的时候,却发现房间里根本就没有人。”

林暮安的手心一下子沁出一层细密的薄汗,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你在家里的其他地方找过了吗?”

管家着急的说:“找过了,都找过了,就连花园我都找过了,但还是没有看见人啊。”

林暮安的呼吸也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监控视频看了吗?”

“看了,但是今天的监控却瘫痪了。”

“瘫痪了?”

“是,我排查了一下原因,原来是总电源接触不良,导致家里的所有的监控全都停了。”

林暮安的眼神骤然间加深,她的身体已经开始控制不住轻微的颤抖了。

但是她还是冷静的和管家吩咐着,“现在立刻封锁家里,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进出。”

吩咐完之后 ,林暮安。拉开门就要走出去。

可是方云鹤却眼疾手快拉住了她,“暮安,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暮安挣开方云鹤的手,“家里出事了,我现在要赶紧回去。”

陈然趁这个时候,赶紧走上前。

“林小姐,家里到底怎了,家里的事情,我认为有必要让薄总知道。”

林暮安脸上焦急的神色清晰可见,她拉开门,“边走边说。”

陈然赶紧跟上林暮安的脚步,和他们一起出去的还有方云鹤。

林暮安脚下生风,“刚刚管家打来电话说薄然和小橙子不见了,家里都找遍了,可还是没有,监控也没有记录下来,我现在要赶紧回去看看。”

听林暮安这样说,陈然也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薄铭和小橙子可是未来薄家的继承人,不见了怎么得了。

他赶紧说:“我现在就送你回去,然后马上通知薄总。”

他的话音刚落,林暮安的手臂就被人抓住了。

林暮安转头看去,原来是方云鹤。

现在林暮安很着急,也顾不得和方云鹤客套了,“你放开我,我现在有急事要赶紧回去。”

说着,她就要甩开方云鹤的手。

但是方云鹤反而抓的更紧了,“别挣开我,我送你回去。”

林暮安一时间有些愣神,“你?”

“我虽然不喜欢薄青城,但是走失的毕竟是你的孩子,我不会坐视不理的,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他转头看向陈然,“你现在负责去通知薄青城,叫他派人过来,抓紧时间,我们兵分两路。走失人口耽误的时间越久,找到的希望就越渺茫。”

现在林暮安只想要找到她的孩子,其他的那些和方云鹤之前的恩恩怨怨,她已经顾不得了。

见陈然还在犹豫,林暮安推了他一把,“照他说的做,你快去通知薄青城。”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