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地道战2

新地道战2
  • 主演:纪元,张美娟,赵铭洲,张遥函
  • 导演:徐东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1
为了破坏日军阴谋,麦爸父子假扮大小工,潜伏在日军本部。一场场惊心动魄的对手戏,一个个啼笑皆非的搞笑场面正慢慢上演。为了家园,为了祖国,地道战序幕被拉开了   麦家村里欢声笑语,麦包和他的小朋友争先恐后的领礼物,在这喜气融融的日子里,一群不速之客即将到来,危险正在悄悄降临。   另一边天皇为了侵占整个华夏,下令进军中国的心脏地带,建铁路,运军火。任命王八为司令,王八带领日军浩浩荡荡的进军麦家村。   鬼子进村,警报声响,众人纷纷躲进地道,不料地道突然坍塌,麦包一家出口被堵,返回地面,在逃跑中偶然获得重要情报.   根据情报麦爸父子半路拦截建筑师大小工,来了一个偷天换日。   接风酒会上工妈的三考大小工,洋相百出,麦爸父子机智过关。   一次运木料中,假大小工恶整萧春,萧春

新地道战2第一集

安倍坚仁不知道别墅内的情况,但是他很清楚,他出卖了楚桀,不管楚桀知不知道这件事,楚桀都一定会杀他灭口,他必须赶紧躲起来才行。

这倒不是说安倍坚仁怕死,而是因为大仇未报,他还不能死。

他必须在死之前杀掉楚桀还有李有钱为自己的女儿报仇!

最后朝着别墅方向望了一眼,安倍坚仁没有任何迟疑,立即向着不远处的一辆轿车跑去。

走到轿车旁边后,他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无人,安倍坚仁直接把轿车玻璃砸碎,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虽然他没有车钥匙,但是对于他来说,直接连接导线打火完全就是小儿科,不一会儿汽车就发动起来。

安倍坚仁开上车立即疾驰而去。

而此时,李有钱也已经带着李文亮等人迅速离开了战斗现场,并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了他们的大本营。

这一次遇袭,李有钱的人倒是没有什么损失,除了又两个人受到一些轻微伤之外,并没有任何一人死亡,这对李有钱来说也算是一个好消息了。

“李总,听说你们又遇袭了,你没受伤吧?”

匆匆赶回来的聂寻满是关切的询问道。

在李有钱带着安倍坚仁去找证据的时候,他则展开了内部调查,可是自己这边还没调查个所以然就接到了炎黄局成员打来的电话,说李有钱遭遇袭击,已经提前返回别墅,聂寻担心李有钱的安危,赶紧赶了回来。

“我没事儿。”李有钱摆了摆手,“不过安倍坚仁那个混蛋跑了。”

“嗯,这个事我听说了。”

陪同李有钱的有十名就是炎黄局战斗部成员,他们已经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聂寻。

“内奸的事儿你不用查了,你现在全力追查安倍坚仁的下落,我要活捉安倍坚仁!”

李有钱吩咐道。

在此之前,他还觉得是聂寻的人出卖了他们,但是在确定楚桀真的背叛了国家,成为暗影军团的一名重要人物后,李有钱基本上已经猜到,这件事应该不是聂寻这边出了问题。

要知道楚桀在军方地位不低,再加上他有楚家以及暗影军团两座靠山,他调查出李有钱他们的位置信息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我已经让人着手进行调查了,只要安倍坚仁还在日本,我就一定能把他揪出来!”

聂寻神情严肃的说道。

在得知安倍坚仁逃走的消息之后他就立即下达了追捕安倍坚仁的命令,因为他很清楚除恶务尽的道理,如果不把安倍坚仁干掉,任凭安倍坚仁活着,那他们可就危险了。

“还有就是你多调派一些人过来,给我隐藏在周围,如果那些杀手再敢出现,绝对不能再让他们逃掉!”

李有钱再次道。

这段时间来,他频频遭遇暗杀,而那些杀手几乎每次都能成功逃脱,这让李有钱心里一直憋着一肚子的火。

要是不能把这些杀手干掉,李有钱只怕将永无宁日。

“明白。”

聂寻同样想要将那些杀手一网打尽,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放弃对那些人的追查,只是因为这些杀手全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一时间他也没办法确定这些人的行踪。

但聂寻不会放弃,他相信,只要这些人还在日本,迟早有一天会被他们发现。

“行了,你先出去一下吧,我跟文亮有电话说。”

李有钱说道。

聂寻点点头,没有多问,转身告辞离开。

等聂寻走了之后,李有钱拨打了朱潼的电话。

不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

“喂,朱局长,你那边方便说话吗,我有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要向你汇报。”

李有钱表情凝重的说道。

楚桀身份非同一般,他背叛国家的事情同样非同小可,正因为如此,刚才李有钱才让聂寻回避。

“方便,有什么话你直说就是。”

朱潼立即回道,他的脸色也变得郑重起来。

“我已经查到鸿海国际的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了。”

李有钱说道。

“谁?”

“楚桀!楚家的楚桀!”

为了避免朱潼误以为是一名同名同姓的人,李有钱直接把楚桀楚家的人的信息都说了出来。

“什么?怎么可能!”

朱潼惊呼一声,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楚桀他自然认识,甚至在他看来,楚桀还是一名男的的优秀青年,可是李有钱现在却告诉他楚桀是鸿海国际这样一个犯罪集团的幕后首脑,这实在令他无法相信。

多亏这话是由李有钱嘴里说出来的,如果换一个人,朱潼根本都不会相信。

“朱局长,我能够理解您的心情,但是我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楚桀就是鸿海国际的幕后掌控者,而且除此之外,他还是太子党真正的党魁太子,还是暗影军团长老团的最年轻的一位长老!”

李有钱对朱潼没有做任何隐瞒,将自己得到的信息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

“这不可能!”

朱潼失声惊呼,瞪大的眼睛之中写满了震惊。

楚桀是谁他比谁都清楚,那可是楚家最杰出的青年,楚家内定的下一任家住,这样一个根正苗红的青年,怎么可能会是一个犯罪集团的操纵者,怎么会跟暗影军团这样一个邪恶的组织有关系,而且还成为其领导者之一?

朱潼可是炎黄局三巨头之一,但是听到李有钱说出的这些信息之后,心中还是掀起一阵惊涛骇浪,以往的云淡风轻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一名初出茅庐的青年一样。

“有钱,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不能乱说,你有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你说的一切?”

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震惊之后朱潼询问道。

他不敢相信李有钱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可是以他对李有钱的了解,李有钱绝对不会信口雌黄,胡编乱造去污蔑一个人,更何况这人还是楚家嫡系。

但如果李有钱说的都是真的,那后果就是在太可怕了。

“我当然有证据了,我现在就发给你。”

李有钱回了一句,然后将自己从安倍坚仁那里得到的证据拷贝了一份,加密之后发给了朱潼。

新地道战2

新地道战2第二集

在外面呆久了,林彤觉得身上都冻透了,喊小念回家:“玩一晚上了咱们回家吧!”

徐念小短腿倒腾着往雪山上爬,“不嘛,妈妈,再玩一会吧!”

这些孩子中就数他玩的最欢,滑下爬上的,林彤喊他也不肯回去。

最后还是大婶看不过去了,出来揪着徐念的衣服给提溜进去的。

大黄也跟着玩的直撒欢,终于可以在外面疯跑不用怕被人打了,汪汪,太过瘾了有没有?

屋子里暖和,进去后沾在衣服上的雪就化成了水,林彤给徐念把衣服脱了,又端了热水让他泡澡,把寒气都逼出去。

泡完澡用被子裹着把他抱到炕上。

“不准把被掀了,否则像你哥哥似的感冒我可不管你啊!”端水出去倒的时候林彤吓唬他。

他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懒洋洋的道:“知道了。”

等林彤把门一关,他就掀了被光着屁股满炕乱蹦,今天玩的太开心了,要是每天都有这么大的雪可以玩就好了。

听到外面的开门声,这小子聪明的立刻跑进被窝,还朝外面大喊,“妈妈我没掀被,我一直在被窝里躺着呢!”

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林彤乐道:“儿子真乖!去,自己把裤衩背心穿上。”

林彤买的细棉布做之前下水洗了好几水,柔软了才给他做的内衣。

徐念噢了一声,坐在炕上把棉布的裤衩和背心都穿上,开始在炕上打滚。

林彤自己洗漱完,喊他过来睡觉,“都玩一晚上了,再不睡觉明早该起不来了。”

徐念离的她远远的,在炕角站着跟她商量,“妈妈再玩一会吧,我不困。”

说话时还瞪大了眼睛,立证他没说谎。

林彤又好笑又好气,板起脸训道:“不行,必须得睡觉。你要不听话,明天就不让你出去玩了。”

徐念一听嘟呶道:“不嘛,明天我还要打滑梯呢!”

林彤伸手,“那就过来睡觉,明天妈妈还让你出去玩。”

他一步一步不情愿意的蹭过来,林彤把他摁到在裤窝里,给他盖好被,轻拍着胳膊道:“好孩子,睡吧睡吧!”

说是不困,玩了好几个小时累到极点,徐念躺下就睡着了。

听着那小呼噜声,林彤笑着自语:“这熊孩子,还说不困,都困成啥样了不肯睡觉?”

……

早上睁开眼,徐念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出去看看他的雪人怎么样了?

在门口被林彤拦腰抱住了,喝斥道:“一早上不戴帽子往外跑什么?昨晚上妈妈的话忘了?你忘了哥哥感冒有多难受了?”

徐念仰头,糯糯的道:“我想看雪人。”

“一会出去就能看到了,现在去洗脸,吃饭。”林彤毫不通融。

徐念没办法,去洗脸吃了饭,林彤看他用最快的速度穿戴好,背上小书包,跟爷爷奶奶道了再见,跑了出去。

林彤骂道:“这个臭小子,平时没见动作这么快!”

大婶笑道:“小孩都这样,惦记着玩。”

林彤也穿好背了包,拎了饭盒跟出去。

徐念憋约着嘴站在那抽鼻子,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看到她就扑了上来,抱着她的腰委屈的跟她告状,小手指着雪人瘪着嘴道:“妈妈,雪人没了。”

林彤看了也很是无语,不知道哪个淘气的坏小子,把两个雪人的眼睛、鼻子都抠下来了,她没拿回家的围巾也不见了,布头也没有,条帚也丢在地上。

这一看就是特意破坏的。

“没事没事,”林彤把条帚捡起来送回家,安慰他道:“晚上回来咱们再堆就是了。”

徐念很生气,“可是妈妈的围巾没了。”

林彤干咳一声,昨天晚上她倒是忘了把围巾拿回来,幸好她还有一条。“没事,妈妈这还有,冻不着。”

徐念无精打采的道:“可万一他们再破坏怎么办?”

“那就再堆呗。”

“那他们再给弄坏了呢!”

林彤恶狠狠的道:“再弄坏我就找他们家去,让他们家长打他们的屁股。”

正是上学的时间,好几个孩子从家里出来,有个十岁左右大的孩子正好走在他们身后,听了这话立刻双手伸到后面捂住屁股。

林彤正好回头看到这一幕,她忍笑忍的很辛苦,“行了,走吧,估计那孩子再也不敢了。”

身后小男孩忙点头。

林彤再也忍不住,哈哈笑起来,真是纯朴的可爱的孩子。

男孩讪讪的上前,“林老师,对不起,是我把雪人给弄坏的。”

徐念立刻瞪他,还上前伸手去打他,被林彤抓住手,“不可以打小朋友。”

徐念委屈的道:“他坏,把我雪人都给弄坏了。”

小男孩很尴尬的道歉,“对不起啊徐念,我就看你的雪人比我的漂亮,气不过才……”

林彤笑道:“没关系,以后不要这样做就好了。”她好奇的问:“哪个是你的雪人?”得丑到什么样啊,才让他对徐念的漂亮雪人怨念到这种地步?

小男孩脸一黑,指着那个上面泼了墨水,又丑又黑的雪人——不,那不叫雪人,就是个脏雪堆,男孩闷闷不乐的道:“我爸还说浪费了钢笔水,也不是我让他用的。”

林彤笑的控制不了自己,“没事没事,晚上你和小念一起堆雪人,堆漂亮的雪人。”

小男孩眼睛亮了,“真的?太好了。”说着不好意思的跟徐念道歉:“对不起啊,我不破坏你的雪人。”

徐念小手挥挥,很大度的道:“没事。”又问他:“我妈妈的围巾你给扔哪儿了?”

小男孩愣了愣,“什么围巾?我没看着啊?”

徐念嘟着嘴道:“我妈妈的围巾可漂亮了,可是丢了……”

林彤看这孩子也不像是撒谎,忙道:“算了,可能是晚上刮大风给刮跑了。赶紧走了,要不上学该迟到了。”

林彤拎着饭盒,一只手牵着徐念,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学校去。

王强家。

王强正在热早饭。

“你怎么自己做早饭?隔壁爷爷不是陪你住的吗?昨晚上怎么样?没再发烧吧!”林彤把东西放下,摘了手套,双手交握着放到暖墙上暖和着。

“昨晚没发烧,挺好的,爷爷早上回去了,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王强牵了徐念进大屋,帮他把帽子摘了,脖套拿下来,这孩子立刻张嘴说道:“哥哥哥哥,昨晚我妈妈领我堆雪人了,可漂亮了,可是被小朋友给弄坏了,我妈妈说今晚还带我堆,这回堆一个更漂亮的。”

王强嗯了一声,“中午哥哥也带你堆雪人。”

徐念高兴的答应了。

林彤瞪了二人一眼,手温回暖了,伸手去摸王强的额头,“不烧了,挺好的。上一边吧,老师帮你把饭做了。”

王强道:“不用了老师,我自己来吧!”又补了一句,“一会我跟你们一起去学校,我已经好了。”

林彤跟他瞪眼睛,“去什么去?上午清雪不用你去,刚退烧出去万一再烧了怎么办?”

王强低头,“我真没事了,清雪我能干。”

这孩子还挺倔强的。

林彤皱眉,板脸道:“行了,我说不能去就不能去。”

看王强还要再说,她不高兴的道:“王强,老师说话你就不听是吧?”

王强看林老师真的生气了,闭上嘴不说话了。

他是想去上学,不想一个人呆在冷清清的家里;他想和林老师和弟弟一起吃午饭,在教室里高兴的说笑。

林彤哪知道他的想法啊,只是单纯的不想他去劳动,想要他好好休息。

“感冒了就得多休息,你别不把感冒当回事,要是发展严重了后悔就晚了。”

王强低声道:“我知道了林老师,我今天在家不去上学。”

林彤笑道:“这才对嘛!你要是觉得好些没事做,多看看书,老师不是给你拿了几本书吗?”

王强学习不错,脑瓜聪明,学校里学的那点东西对于他来说很简单,林彤就给他借了几本小说,和她看的那些不同,这些都是些国内和国际名著。

林彤的观点是,看不懂没关系,一遍读不懂二遍,二遍读不懂三遍,看的多了自然熟悉了,慢慢的也就懂了。

虽说是劳动,可林彤并没从家带锹,那么远的拿着它干吗?王强家不是有嘛!

她把王强家的铁锹拿走了,顺便告诉王强,中午她和徐念不过来了。“有粥有馒头,你自己中午热着吃。煤我也给你拎进来了,别忘了往炉子里添。出去的时候戴好帽子,别出了汗往外去,小心闪着再发烧……”

她磨磨叨叨说了一大通,王强一点没感到烦,倒是她自己,住了嘴,有些不敢相信的道:“我怎么磨叽了这么半天?天啊,不会是到更年期了吧!”

囧,这更年期来的太早了些吧!

林彤招呼儿子拿了饭盒,又拿了铁锹去学校。一路上都没什么心情,心里在想,“难道当老师当出职业病了?天啊,这样磨叽还是我吗?”

徐念不明白妈妈怎么突然就不说话了。

“妈妈你在担心哥哥吗?你别担心,他感冒都好了,哥哥说都可以领我堆雪人了。”

谁担心他啊!

新地道战2

新地道战2第三集

秦晨按下他:“还是我去,你今天才抽了血。”

“算是关心吗蓝太太?”他的目光有些清亮,也有些撩人。

秦晨坐起身,撩了一下长发:“你想得有些太多,蓝先生。”

蓝宇笑笑,由着她离开,不过还是在她下床之际捉住了她的手,低语:“陪着容越睡一会儿,别这样熬着。”

他们昨晚弄了一晚上,她也会累。

秦晨望住他的眼,嗯了一声走出去。

蓝宇一个人躺下,但是神经有些兴奋,因为和她的关系缓和了。

越是躺着就越是睡不着,最后干脆坐起来偷偷地去了儿童房看了秦晨和容越。

说是看儿子的,但是他却是盯着儿子的妈妈看了好久好久。

小容越倒是醒了,眨了下眼睛,很轻地叫了一声爸爸。

他的小脸有些害羞,因为他看到爸爸很温柔地看着妈妈。

爸爸一定很爱妈妈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来。

蓝宇比了个手势,随后挪到另一边去。

小容越也翻身,两个亲亲热热地面对面地躺着。

“爸爸。”小家伙又叫了一声,甜丝丝的。

蓝宇伸手撩了一下他的头发,低声问:“怎么摔倒的?”

小容越有些难为情起来,不愿意说的样子。

蓝宇淡淡一笑,莫莫他的小脑袋:“你可以告诉爸爸,爸爸保证不会说出去。”

“真的?拉勾。”小容越低低地说。

蓝宇笑了:‘我保证。’

那只小家伙平时很调皮,牙尖嘴利的,但是毕竟还是孩子,又是受了伤的,显得特别地娇贵和柔软,一下子就窝进蓝宇的怀里,软糯着声音:“我做梦了,梦见妈妈不要我们了,醒来以后找妈妈,妈妈不在,我就朝着楼下跑。”

小容越一边说着,一边还流了猫尿。

蓝宇好气又好:“找不到妈妈可以问家里的下人啊。”

小容越不说话了。

蓝宇伸手揉他的小脑袋,算是安慰。

一会儿小容越就低声问:“爸爸,你和妈妈是永远在一起了吗?妈妈不会再飞出去了吗?”

“你不喜欢妈妈飞出去吗?”蓝宇很温柔地反问。

容越的小脸有些失落,“我希望妈妈一直陪着我,但是别人都说我是最聪明的孩子,所以我不好意思提出来,会被人笑话的。”

蓝宇失笑。

这么小的孩子,就这么要面子了?

这一点,好像和他很像。

他想了想,犹豫了一下开口:“等过了今年,爸爸试着和妈妈谈谈,让她一直在家里好不好?”

小容越乖乖地点头。

蓝宇的心里柔软一片,他从来没有敢想过他能有儿子,还是和秦晨的儿子。

而且是在那样的情况下生的。

他很想知道很多事,但是秦晨忘了,他宁可自己隔应着也不愿意去强迫她想起来。

她好不容易好好地回来。

他心里,对她是愧疚的,想着补偿,虽然她还是有本事将他气得跳脚。

蓝宇微微地笑了,小心翼翼地抱着小家伙:“睡觉,爸爸也困了。”

昨晚差点儿玩得精一尽一人一亡,今天又抽血又是忙的,能不累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