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头匠

剃头匠
  • 主演:靖奎
  • 导演:哈斯朝鲁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6
敬大爷如今是个九十三岁高龄的耄耋老人,他有八十多年的剃头经历,至今仍住在北京胡同的大杂院里,过着北京城内最底层最普通也是最平淡的生活,他经常给老主顾们上门剃头、聊天,回家后拨弄着自己那座每天慢五分钟的老座钟,他希望每个人(也包括他自己)干干净净的来到人世,也希望人们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离去   电影《剃头匠》以纪录和讲述的形式描述了这样一个老人恬淡而平凡的生活。

剃头匠第一集

就在沈锋那一声惨叫之后,只见他的脸色瞬间一变。

沈锋的双目之中精光爆闪,脸上完全没有了任何痛苦的表情,而是充满杀气和愤怒!

“要去死的,是你!”沈锋大声喊了一句,声如惊雷。

图堂王子的身子猛的一颤,就见沈锋的左手瞬间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手中握着一个短短的匕首!

是离素刃!

沈锋用舍金刀直刺图堂王子的面门乃是虚招,他那声惨叫,以及将手中的舍金刀脱手落在地上,全都是故意装出来的。

种种这般,就是为了让这个图堂王子在一瞬间轻心大意,以为一定可以将自己给杀死。

对于图堂王子这个强大无比的对手来说,只有这样,沈锋才有了能够将他一击毙命的机会!

沈锋的左臂灌足了内力,将手中的离素刃直接的插入了图堂王子的左眼之中,随即用力的又拧了一下。

图堂王子整个身子瞬间僵住了。

沈锋瞬间松手,然后用力拍了一下刀柄后端,直接将那把离素刃给顶入了图堂王子的眼窝之中!

离素刃只有短短的一截刀柄露在外面,白色和红色的液体从图堂王子的眼眶之中汩汩流出。

“你……”

图堂王子那狰狞的脸上现出了惊愕和不甘的表情来,眼中的蓝光在慢慢褪去……

“以前跟你说过,有我在,你的复仇计划绝不会得逞!”沈锋冷冷的说道。

“我的国……我的族……我的仇……”图堂王子嘴里喃喃的说道。

他的身子一下子跪在地上,全身瘫软下来。

图堂王子眼中最后一点蓝光完全散去,头部缓缓的垂下,再无一点声息。

“沈将军,你终于杀死他了!”公孙岚终于松开了图堂王子的手臂,看着沈锋缓缓说道。

沈锋立刻将自己的右手从图堂王子的手掌之中抽了出来,向前轻轻扶住了公孙岚的身子。

只见公孙岚左肩肩胛的位置让图堂王子那根弯刺给完全扎透了,好在那里并没有什么要害的器官,只是肌肉骨骼,并不会致命。

沈锋心中痛惜无比,急忙开口说道:“公孙……娘子,你为何如此舍身啊。你这可是跳剑器舞的身子,受了这伤,不知以后还……”

沈锋欲言又止,不忍心再继续说下去。公孙大娘的剑器舞最是灵动无比,肩膀和手臂也需要极为灵活才行,可她现在受了这样的伤,不知以后还能不能跳出那翩若惊鸿的剑器舞来。

“没事的,只要能够相助沈将军,妾身这条命都可以给出来……”公孙岚目光毅然的看着沈锋,无怨无悔。

“你忍一下,我来帮你……”

图堂王子手臂上那弯刺坚固无比,没有任何的武器能够将其斩断。沈锋只好一手扶着公孙岚的身子,一手托着图堂王子的手臂,然后缓缓的将那根弯刺从公孙岚的肩膀上给拔出来。

在整个过程之中,公孙岚牙关紧咬,额头上冷汗爆出,面色煞白,却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来。

谁说女子不如男?沈锋心中敬佩无比!

将弯刺拔出来之后,沈锋立刻从自己身上扯下一块布条来,极为细致的将公孙岚肩膀上的伤口给包扎了起来。

对于沈锋来说,战场急救也是手到擒来的小事,他只求最大限度的能够将公孙岚的肩膀给包扎处置好,让她以后能够尽可能的痊愈,让她能够再次跳出那灵动绚丽无比的剑器舞来。

沈锋轻轻地将公孙岚扶到一边,让她坐在地上,然后就走到了图堂王子的身边,从地上捡起了自己那把舍金刀来。

“不会再给你留下任何一丝机会。”

沈锋目光凛然,冷冷说道。

只见他一手抓住图堂王子额上的虫叫,用力一拔,紧接着手臂灌足力气,将舍金刀砍在了图堂王子的勃颈之上。

这里没有甲壳覆盖,皮肉还是柔软的,沈锋这一刀下来,图堂王子整个头颅都被砍了下来!

然而令沈锋惊讶的是,图堂王子胸腔之内并没有血液喷溅出来,而是向外流出了一股淡蓝色的粘液来。

沈锋忍不住从图堂王子脖颈断口处向里看去,只见那里面黑漆漆的,像是没有血肉一般。

图堂王子的整个身体,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虫壳,里面已经没有了自己的脏器和血肉!

沈锋心中骇然,不知这位图堂王子为了复仇到底经历了什么,整个人为何会变成现在这般可怕的样子来。

“小心!”一旁的公孙岚忽然大喊了一句。

沈锋瞬间回过神来,只见几只柔软的如同章鱼一样的触手从图堂王子的胸腔之内猛然伸了出来,直向自己的头部袭了过来!

好在沈锋反应神速,只见他瞬间一个侧身躲过,紧接着手中的舍金刀挥动一斩,将这些触手全都给斩断。

这些残断的触手掉在地上,仍在不停的蠕动着,从断口处也向外渗出淡蓝色的粘液来。

紧接着令人惊骇的一幕又再次出现:一个长满了触手的软体爬虫从图堂王子的胸腔之内爬了出来,挥动着全身上下十几只触手,不断的向沈锋袭来!

沈锋心中骇然,今晚诡异之事实在是层出不穷!

好在这虫子乃是软体,并没有坚固的甲壳保护,沈锋立刻挥动起手中的舍金刀来,刀影闪动之下,这些触手全部被沈锋给一一斩掉,没有一个碰到他的身子。

一瞬间之后,这个软体爬虫便被沈锋削得如同一个大肉团一样趴在了地上,再也无法用触手向前蠕动。

沈锋双手持刀高高举起,然后一个劈斩落下,将这个令人作呕的爬虫从中间给切成两半。

这条爬虫终于是一动不动,淡蓝色的粘液不断渗出,整个身体也慢慢瘪了下去。

沈锋看了看地上的这只爬虫,又看着图堂王子那宛如虫壳一般的躯体,心中忽然明白了。

正是因为这只爬虫寄居在图堂王子的体内,才将他变成那般恐怖诡异的样子!

沈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股冰冷的寒意席卷全身……

剃头匠

剃头匠第二集

“我只是去上了个洗手间,我能做什么?”江梨笑一脸茫然的看着捂着肚子叫唤的珍妮,虽然她的小腹平坦,里面却有一个孩子。

她也吃不准真假,站在了珍妮的前面有些手足无措。

厉景将江梨笑拉了过去,伸手在她的发间摸了一把,“不关你的事。”

既然厉景都这么说,江梨笑就沉默的躲在厉景的身后充当一只鹌鹑好了。

珍妮的绿豆眼里闪着寒芒,也弯着腰撑在椅子上,好像真的是受到了极大的痛楚,“城城,我好痛啊,咱们的宝宝。”

看她那张不太好看的脸因为痛楚而狰狞起来了,厉朗城的眉心也皱了起来。

“爷爷!”他看向厉怀海,珍妮的肚子可是他联姻的一大王牌,如果珍妮的孩子出了什么问题他的计划可就会落空了。

“让黎医生给她看看。”厉怀海发令,然后让众人坐下来继续用餐。

他的行为其实已经提现了并不是多么在意这个元孙。

厉朗城扶着珍妮,拳头紧握的垂在一侧,他们上二楼去找黎医生了。

没了珍妮和厉朗城这顿饭吃得尤为安宁,但是快吃好的时候,厉景收到了公司的电话,说是公司里出了点事他只能离开。

“妈咪,不要担心,我保护你!”江谨言紧挨着江梨笑,在厉景离开之后对着江梨笑用小奶音坚定的说道。

“好!”江梨笑碰了碰江谨言的小脑袋。

可是珍妮被搀扶上去差不多有一个小时了,她不得不有点担心。

用完晚餐,大家都转移到了客厅里面。

厉朗城从楼梯上匆匆的跑了下来,英俊的脸上布满了怒气,他的指尖点着江梨笑就道:“没想到你这么的恶毒,真的给珍妮下药,刚才珍妮都有流产的迹象,你就是这么对付我们厉家的血脉的吗?”

最后一句,严重的把事情给夸大了。

江梨笑看着厉怀海冷冽的脸,想到自己之前对厉朗城说的话,现在就被他公报私仇了,她不禁咬紧了贝齿。

“大哥,你确定是她嘛,刚才的事情发生在客厅,众目睽睽之下,可都没有看到她要干什么呢?”厉薇薇突然的发声。

江梨笑略有讶异没想到她会替自己说话。

“你什么意思,我这么重视这个孩子,难道我会故意利用这个?”厉朗城反问,他心底隐约有期待。

期待江梨笑之前跟他说的都是违心的话,她应该还是放不下他的才对。

然后才会对珍妮下手,虽然这样的行为非常的可恶,如果是她出于嫉妒,那么自己还能原谅她一二,厉朗城的额眉头舒展了开来。

“就是她!”

尖利的声音从楼梯上响起。

黎医生搀扶着珍妮,珍妮的厚嘴唇外翻着,指认江梨笑,“我之前都没有什么事,如果不是她我可想不出还有什么人要害我了!”

他们走到了近前,厉怀海还是信任黎医生的。

他的眸光扫了黎医生一眼,黎医生就走到了厉怀海的近前:“确实是吃坏了东西。”

“听到没有,还说不是你干的,这里所有的人只有你最讨厌我吧。”珍妮像是抓到了一个强而有力的证据一般,马上张扬的叫喊着。

江梨笑杏眸一缩,怎么会这样……

“等一下,你吃坏了东西为什么要怪我妈咪!”江谨言叉着腰,小身板虽然和身边的大人差了一截,但是讲话还是非常的响亮。

“就是江梨笑给我下的药。”珍妮磨了磨牙。

其实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不严重,在黎医生的诊治下已经不出血了。

可,借机生事就是需要的是一个机会而已。

“那肯定是很厉害的药!”江谨言托着自己的小下巴,在沉思着!

“就是很厉害的药。”

珍妮想没想到这个小子是个蠢的,正想借着他再生点事端就听到江谨言话音一转,“既然是很厉害的药那么做个胃镜就行了。”

江梨笑眯了眯眼睛,明白了江谨言的意思了。

她也拍手赞同:“不如就先做个胃镜看看,如果真的是能让你流产的药,对胃想必也是有点伤害的。”

“你们好毒,我是个孕妇,能做胃镜吗?”珍妮嚎叫着。

厉朗城当然站在珍妮这一边,“你们不要再找事了,这一次就算是我们自认倒霉好了。”

“哥哥你这么说不对哦。”江谨言耷拉着笑脸,忽然仰起脸就狡黠一笑,声音带着一点阴沉的道:“做错事的人就应该受到惩罚哦!”

“你什么意思!”珍妮还不满的嚎叫着,手撑在沙发上,装出肚子又疼了的现象。

“其实胃镜也分有痛和无痛,如果做的是无痛的对孕妇有影响,有痛的是没有影响的。对吗,妈咪?”江谨言像是一个老学究一样的发表了言论,然互问了一句江梨笑。

江梨笑点点头,做有痛胃镜的痛苦可是不一般的,她的睫毛颤了颤,既然珍妮想要往自己的身上泼脏水,那她就付出相应的代价吧!

“黎医生,你觉得小言说的对吗?”江梨笑也同黎医生说道,忽然觉得自己说话的语句和江谨言如出一辙,不禁哑然失笑。

“没错,小少爷说的没错。”黎医生想到江谨言在医学上的天赋,恨不得再收一个关门弟子,想到厉怀海对他的重视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珍妮看到江梨笑在笑,更是气得掐厉朗城的手,但是厉朗城无动于衷,她只能自己懊恼的说道:“你们纵容她给我下药也就算了,现在还要联合起来害我的孩子,这里我是呆不下去了,大不了以后孩子跟我姓就是了!”

说着,珍妮就拔腿往外走去,走路还气势汹汹的。

刚才的话已经让厉怀海的脸色都变了,他瞪着厉朗城,“如果你连孩子都不信厉那就滚出去吧,别做我厉家的子孙。”

“爷爷,我这就去劝劝珍妮,她只是在气头上。”厉朗城赔着笑脸,急忙就去追珍妮了。

厉怀海叹了一口气,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对江梨笑和江谨言挥了挥手,“你们先去休息吧!”

剃头匠

剃头匠第三集

心中一声长叹,楚修伸手脱去了秦芳的外套,又将那条打湿的丝袜退了下来。

她的腿真的很长,甚至和秦岚差不多,白净,滑嫩。“嗯!”就在楚修将丝袜完全脱下来的时候,秦芳似乎有所感触,轻轻嗯了一声,楚修抬头一看,发现她并没有其他的反应,反倒是她的职业短裙朝上拉了不少,如今丝袜已经退下,楚修又站在床脚,这一

眼,就看到了她裙下的风景。

那是一条丝质的小紫……

“额……”一股鼻血隐隐有自鼻孔喷出的迹象,楚修赶紧移开了目光,强忍住内心深处的一股躁动,走到了床头,拉过了被子,准备为秦芳盖上。

她还有一件衬衫和短裙,不过楚修却不敢再拖下去,真要是脱光了,那以后见面了多尴尬。

“不要走……”似乎是觉察到楚修要走,秦芳竟然一把拉住了楚修的手。

楚修整个人都是一愣。

“求求你不要走!”秦芳眼神迷离,并没有醒来。

“芳姐……”楚修正要说话,秦芳又是“哇”的一声,一大口酒液喷了出来,这一次,直接喷在了那件白色的衬衫上。

而她握着楚修的手,也松开,整个人再一次陷入了沉醉。

看着那洒在前面的秽物和酒液,楚修叹息了一声,这个时候,不脱,也得脱了。

“芳姐,我可不是要占你便宜,你身上这么脏,可不能就这样休息了!”嘴里叨叨了一句,楚修伸手解开了秦芳的衬衫。

这不是他第一次脱女人的衣服,可是这一次,却比任何一次都要紧张,为何如此,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衬衫的纽扣,一颗颗解开,白嫩的肌肤露了出来,尽管她的雪—峰并不巨—大,可是在那条紫色小内的包裹下,依然挤压出了一条白嫩的沟壑。

楚修费了好大的劲,这才退掉了她里面的衬衫,又赶紧找来了热毛巾,为她擦拭了下身子,每擦拭一下,楚修的心都会一阵颤抖。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将秦芳的身子再次擦拭干净,不过她的身上除了那两条紫色的衣物外,已经别无他物。

楚修重重呼出了一口浊气,为秦芳盖上了被子,转身离去,他怕自己再呆下去,真的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只是楚修刚刚转身,右手再一次被秦芳拉住。

楚修回头一看,就看到秦芳眼神迷离地看着自己。

“芳姐……”

“不要走……”秦芳的眼中,充满了乞求。

“求求你,不要走……”秦芳再次喊道。

楚修整个人都有些发愣。还来不及开口,秦芳竟然用力拉了下他,他一个不慎,整个身子都倒在了床上,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明明已经喝醉了的秦芳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竟然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更是不顾他的反对,直接吻

住了他的嘴唇,楚修整个人都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精彩部分,请关注微—信ylxc009,回复552欣赏)

……

天,亮了!

楚修无神地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他已经醒来好一会儿了,洗浴间还传来唰唰地水声,那是秦芳正在洗澡。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和秦芳渡过了美妙的一晚。

想到了昨夜秦芳的疯狂,想到了两具雪白的躯体在床单上的纠缠,他没有事后的快乐,只有事后的仿徨。

她可是苏雨柔的最得力属下,自己竟然和她发生了这样的关系,天啊,以后自己还怎么面对苏雨柔?

“哒哒哒……”脚步声,自洗浴间传来,裹着一条浴巾的秦芳走了出来,看着还躺在床上发呆的楚修,顿时没好气地白了楚修一眼道:“都几点了,还不起床……”

说完,也不理会楚修,直接蹲在旁边的行李箱前翻找自己的衣物。

浴巾不过遮住了最要害的部位,站着的时候还没什么,当她这么弓着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楚修依旧看到了一些不可描绘地风景。

“芳姐,我……”

“不就是一起睡了一晚么,瞧你这委屈的样子,好像姐姐欺负了你一样!”秦芳翻出了一条黑色的小—内,当着楚修的面穿戴了一起,一边穿戴,还一边白了楚修一眼道。

楚修顿时一阵无语,什么叫做瞧你委屈的样子?我没有委屈啊?

“芳姐……”

“行了,反正姐姐也是单身,不会有男人找你麻烦的,你不用担心!”楚修刚刚开口,再次被秦芳打断。

这一刻的楚修快哭了,他想要说的,不是这个啊,他担心的也不是这个啊。

就这么说话的时间,秦芳已经麻利地拿起一套衣服走进了洗浴间,不一会儿的时间,穿好了一套黑色职业套装的她再次走了出来。“你若是还没休息够,就再睡一会儿, 反正出了门,可不许将这事告诉任何人,特别是苏总,要不然我丢了这份工作,我可就赖上你了!”说完了这一句,也不管目瞪口呆的楚修,拉开房门就这么走了出

去。

最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告诉苏总,借给自己一百个胆子自己也不敢啊。

还有,你就这样走了,昨晚的事情怎么算?难道自己真的当做没发生过?

自己是那种不负责的人吗?

很想说些什么,可是秦芳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楚修不知道的是,一直离开了房间,秦芳的心脏都还“噗通”“噗通”跳个不停,脸蛋更是红得发烫。

天啊,自己昨晚到底怎么了?怎么就把老板给睡了,这可是苏总的男人,这让自己怎么面对苏总?

更重要的是,自己昨晚还以为是他,现在把老板误会成他了,这事,老板知道了又会怎么想?

秦芳啊秦芳,你怎么这个样子?

你这是思春了呢?

在心里狠狠鄙视了自己一翻,秦芳深深呼吸了一口,一口气冲出了酒店,正准备打车去公司,却看到蒋楠顶着一个黑眼圈站在那里。

“蒋楠,你在这里做什么?”秦芳本能地问道。

“额,老……我这不是来接秦总去公司的吗?”蒋楠本想说老板让我在这守着,谁知道一守就是一夜,身为一个成熟男人,他自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可是当着秦芳的面,他总不能这么说吧?

“你在这呆了一夜?”秦芳疑惑地看向了蒋楠。

“没有,绝对没有,只是昨晚回去太晚了,没有休息好!”蒋楠识趣地回答道。“噢,那辛苦你了,走吧!”秦芳这才点了点头,强压住心中的紧张,钻进了奔驰车……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