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色如烧

茜色如烧
  • 主演:尾野真千子,永濑正敏,和田庵,片山友希,小田切让
  • 导演:石井裕也
  • 地区:日本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1
主角是一对弱势的母子,母亲耐心地表现自己对孩子的爱,同时又充满了悲伤和愤怒,初中生的儿子则必须每天忍受着屈辱。到底,她们到最后都绝对不放弃的东西是什么?

茜色如烧第一集

沃尔门小镇外,已经重建过了,沃野千里上开垦了农田和花园,一派生机勃勃,似乎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忽然,身后有人走来,王觅安回头,看见自己身后已经站了一个男人。

男人身材颀长,目光犀利冰冷,蓝色眼眸十分神秘幽深,看起来和王觅安差不多大,但却深邃神秘得像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

“王先生吗?我是西提。”

西提!

王觅安没想到眼前的人就是传说中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西提沃尔门、沃尔门家族族长,不过他的形象的确和他想象中西提的模样无限接近。

不等王觅安回答,龙城便道:“王先生,随我来,我带你去见个人。”

王觅安不知道西提忽然出现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要带自己见什么人,忙跟了上去。

龙城带着王觅安在沃尔门小镇里七弯八拐,走到了公司花园一角,见里面一个女孩儿正背着他们修建花枝,手十分粗糙,在露出的手臂上,还有蜈蚣一般的伤疤在蜿蜒着。

王觅安不知道龙城带着自己来干什么,但听龙城叫那个女孩儿:“安米莉。”

安米莉闻声回头,一张完全毁容的脸呈现在了众人面前,她的大半张脸都被伤疤覆盖着,容颜变形到无法辨认,可依旧能看见她黑发黑眸黄皮肤,是个亚裔黄种人。

女孩儿在看见王觅安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那藏在伤疤之下的眼不可置信地睁大了,茫然地留下两行浑浊的泪,却在几秒钟时间内就回头飞奔而去,逃进花园深处不见了。

王觅安在看见那女孩儿的时候,整个人也是如遭雷击,浑身的骨血肌肉都无法动弹,震惊得说不出话,就这么看着那女孩儿从自己眼前逃走。

过了好久,他似乎才回神。

“……绒绒!那是我的女儿绒绒!”

他疯狂地拽住龙城的衣袖,不可置信地问道:“那是……我的女儿?对不对?对不对!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没死没死……死……”

他激动得语无伦次。

龙城依旧满脸淡漠,道:“当时我决定贡献出虎林拉特效药的配方,并且将附近无人照顾的感染者接到了小镇医院里治疗。”

“根据档案,找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他们一行七个人,只救活了她一个。”

“他们一行人来非洲探险,是她牵头组局,如今六个伙伴都葬身异乡,她觉得自己责任最大,无颜回家面对朋友的家人,拒绝透露任何身份信息,拒绝引渡回国,我们也找不到她的护照和任何信息,就让她留在了小镇上,这些年她一直在绿化部门打工维持生活。”

“既然是你的女儿,你就带走吧。”

听龙城说完,王觅安整个人都傻了。

那真是他的女儿,他的绒绒……

“谢谢,谢谢,谢谢你!”

王觅安连声对龙城道谢,龙城还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父女之间没有仇,好好沟通,去吧。”

王觅安抹了一把泪,追着自己的女儿去了。

绒绒,爸爸终于找到你了。

龙城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身影,那冷漠的脸,忽然有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仿佛,看见王觅安,仿佛看见他自己,当年他看见江梦娴慢慢醒来的时候,也是这般,还以为自己在做一场永远也不想醒来的美梦。

“爸爸,你真好!”

江梦娴忽然蹦了出来,一下子就飞到了龙城的后背上,兴奋地抱住了他的肩膀。

龙城也高兴,把自己的小棉袄背起来,高兴地转了个圈儿,糨糊在一边着急地张开了双臂:“我也要,我也要!”

龙城把江梦娴放下来,把糨糊抱在怀里,转了几个圈。

可是他总觉得,江梦娴毕竟长大了,再抱起来转圈有点违和,但是抱糨糊转圈不违和,便抱着糨糊多转了几个圈。

他抱着糨糊,江梦娴又从后面蹦起来搂住他脖子。

“爸爸,你真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

她当初是被楚晓轩带着来沃尔门城堡求生的,一路上,她迷迷糊糊,每次一睁眼看见的都是死人,简直如同末日一般,甚至都分不清眼前的是人间,还是地狱,也不知道,自己是生还是死。

在她感染昏迷生死一线的时候,绝望的龙城把特效药全部放出去了,公开了配方和分子式,还把附近所有来求生的人都接进了小镇。

小镇医院只够职工平时的小病小痛,一下子进来了这么多人,整个小镇都乱了。

唐尼说当时整个城堡里都是感染者,每天都有一批批的尸体被抬了出去,又一批批的人被捡回来医治,虽然还是死了很多人,但是有更多的人因为龙城而活了下去。

可龙城的举动却对沃尔门医药公司造成了天大的损失,几十亿的研发基金一分钱没收回不说,他后期还倒贴好多钱生产了好多药免费发出去,收留了许多无家可归的像王绒绒这样的人进来治疗,治好了再走。

当时整个家族和集团都震动了,一直到现在龙城和唐尼才补好了当年的亏空。

对于龙城来说,这不算什么,只要他的小公主醒来,他宁愿拿自己所有的一切去换!

不,现在他有了两个小公主!

龙城当年为自己昏迷不醒的女儿积福,而砸钱做了善事,没想到现在就已经有了善报,王觅安一家团聚,妻子睁开眼便看见了自己的女儿,真是双喜临门,王觅安在江梦娴的建议之下,也要带着王绒绒去帝都那家整容医院做脸。

同时,他也决定将自己的工作重心转向华国。

王觅安在海外华人的时尚界里有些绝对的威望和号召力,他一动身,立马就像是一个信号,许多观望之中的海外华人时尚大咖也往华国发展了,这次的帝都时尚周,是个绝好的机会。

江梦娴不怕这些华人时尚品牌进入华国对自己的生意有影响,只有扩大了华人奢品的影响力,才能让自己的产品也走向世界。

江梦娴在非洲呆了一段时间,处理好了王觅安的事情之后,顺利地拿到了许多合同,准备回国。

此时,黑八终于过来,告诉了江梦娴一个让她晴天霹雳的事情:

她的一对羊驼被偷了。

茜色如烧

茜色如烧第二集

“是。”秦思瑶双手背在身后,一本正经回答。

秦爸爸脸色铁青,深深呼吸才冷静少许,“说吧,是他吗?”

“……是。”秦思瑶找不到借口反驳,只好如实回答,“我在国外签的合同,没想到新公司老板是他。”

“为什么不辞职!还是你想和他在一起?”秦爸爸看人准得很,“我知道这小子有钱,他是不是用钱威胁你了?”

“没有。”秦思瑶脱口而出,望着秦爸爸责备的眼神,内心不是滋味,“江承宇没有用钱威胁我。”

“你说谎。”秦爸爸语气笃定,“你每次说谎,就不会看着我回答。”

秦思瑶微楞,回过神看向秦爸爸。秦爸爸满脸痛心,“你要和他在一起吗?”

“我不知道。”秦思瑶也很迷茫,紧紧攥紧拳头。

秦爸爸握住秦思瑶瘦小肩膀,“瑶瑶,爸爸就你一个听话女儿。你老实告诉我,当年你和他怎么在一起的?是不是文茵逼迫你的。”当年瑶瑶突然有孩子,按照日子算,就是他被文茵绑起来那两天。

“……”秦思瑶略微沉默,望着秦爸爸痛苦模样,心中一紧,说话比大脑行动还快,“不是。”

秦爸爸自嘲笑了,笑的比哭还难看,“果然是因为我。”就是他连累瑶瑶,害了瑶瑶一辈子。

秦思瑶扑在秦爸爸怀里,紧紧抱住他,“爸爸,你是这个世界对我最好的人。”

“我不是好爸爸,不是。”秦爸爸眼前湿润,泪珠划着脸颊流下去,“是我害你一辈子。”

秦思瑶鼻子发酸,声音沙哑安慰,“你没有害我一辈子,大非和小诺都很听话。”

秦爸爸擦掉满脸泪水,抓着秦思瑶肩膀问,“江承宇突然出现,是不是为了孩子?”

秦思瑶脸色纠结,“我摸不透江承宇想什么。”如果是为了孩子,直接抢走大非和小诺,是最好的办法。

秦爸爸锁起眉心,“大非和小诺是我们的孩子,决不能让给江承宇!”

“我知道。”秦思瑶沉声回答,大非和小诺也是她的命根子。

秦爸爸放开秦思瑶,该问的也问了,“我去洗把脸。”出来再说老爷子的事情。

秦思瑶望着走掉的秦爸爸,心中轻声叹气,真没想到有一天会说开。

脚步声很快响起,秦思瑶坐在沙发上回头看去。秦爸爸开门见山,第一句话说,“钱不用担心,我有。”

“我也有。”秦思瑶掏出钱包,把银行卡递给秦爸爸,“先用我的。”

秦爸爸没接,摇头笑着说,“给爷爷看病,那有孙女出钱的。爷爷也有儿子的,你就安心让爸爸出钱吧。”

秦思瑶也跟着笑了,干脆把银行卡放在桌子上,“那我不给爷爷留着,给爸爸留着。”

“爸爸也不要你的。”秦爸爸哭笑不得说,“把银行卡放好,真要是没钱了,我一定找你。”

你一定不会找我!秦思瑶心中腹诽,故作不耐烦打开抽屉,把银行卡放进去,“我已经退让了!”

秦爸爸好气又好笑,看着耍小性子的秦思瑶,拿起橘子剥开递给秦思瑶,“吃吧。”

秦思瑶笑了起来,不客气拿过橘子吃起来。从小吃到大的橘子,还是爸爸递来的好吃。

二十分钟后,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秦思瑶刚打算站起来。秦爸爸已经走出去,“我去开门,你休息一会。”

手机叮的一声响起,秦思瑶拿起手机看眼头条推送,微微眯起眼睛。高速公路上两辆汽车撞一起,车头凹陷下去,异常惨烈,司机当场死亡。

秦思瑶点开图片,手指一按屏幕放大,看着车牌号拉下脸,三个八。她记得潘震有辆同款汽车也是这个车牌号。跟踪他们的人,是潘震?潘氏集团的总裁。

不等秦思瑶想清楚,一道歇斯底里声音传过来,“你凭什么不让我看咱爹!秦宽,我叫你一声大哥,是给你脸,别他妈给脸不要脸,真以为我怕你!”

秦爸爸脸色铁青,愤怒看着门外的秦峰,“你欠高利贷,扔下家人说跑就跑!这些年你见过爸几次,秦峰,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爸爸也没你这样的儿子,你给我滚!”

“你说没有就没有,咱爸承认吗!难道你想吞了爸爸所有钱财?我告诉你没门,想都不要想!可可都说了,你家瑶瑶勾搭上有钱的男人,你靠瑶瑶不就行了!”秦峰满脸嘲笑说。

秦爸爸瞳孔收缩,脾气涌上心头,怒吼一声,“陈峰,我今天打死你!”

望着挥拳过来的大哥,秦峰吓得缩起脖子,还没看清眼前站出一个人。

秦思瑶按着秦爸爸拳头,脸上挂着笑,回头看向秦峰,眼底轻蔑,“二叔?”

“哎,你是瑶瑶吧?”秦峰看着光彩动人的秦思瑶,咧嘴笑不停,“我听可可说你过得,,”

啪——秦思瑶抬手狠狠打在秦峰脸上,笑了起来,“我过得挺好。”语气无辜,仿佛刚才动手不是她。

秦峰愣怔了,呆呆看着秦思瑶,好不容易回过神,只感觉鼻子下湿湿的,抬手一擦都是血。

“秦思瑶,你算什么东西,你居然打你叔叔!”

秦思瑶轻声笑了,笑声薄凉。望着冲上来的秦峰,秦爸爸直接挡在秦思瑶面前,挥开打来的拳头,“你有当叔叔的样?瞧瞧你说的什么话,你就该打!”

“好啊!”秦峰指着秦思瑶和秦爸爸,“你们两个合伙欺负我。”

“我可没有欺负你。”秦思瑶温婉勾起嘴角,笑意不达眼底,“二叔,你可不要诬陷我。”

“我诬陷你!”秦峰指着不远处的劳斯劳斯,一手再指向秦思瑶,“你没有傍上有钱人吗?我哪里说的不对?秦宽,我也是咱爸的儿子,凭什么不让我见,你凭什么把我撵出去!”

“没想到男人耍无赖是这样的。”一道稚嫩童声响起来,带着讥讽,“弟弟,你可千万不要这样。”秦峰脸色扭曲,狠狠瞪向说话的孩子,“你是谁?是不是找打!”

茜色如烧

茜色如烧第三集

第698章 要孝顺啊(2)

这俩人都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们。我也以为会因为和这个事情打起来呢,但是没说话,不就是养老,也花不了几个钱。

林清风道:“我们如今有钱,不差钱,养活一个吃闲饭的不成问题。就当是施舍个乞丐好了。反正我们也没少做善事。”

杨秀华脸色难堪的看着我们,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沦落成一个吃闲饭的了。

当年她逼死自己的姐姐,还想要赶走林清风,几次害人,后来还想要左右林清风的婚事,现在却只能求着他给养老。也是可悲吧。

林父怒了,抬手就要打:“你这个不孝的畜生!胡说八道什么?”

杨秀华赶忙拉住他的轮椅:“老林,你冷静点!你这是做什么啊!出点什么事情怎么办啊?”

“你是他的亲小姨,敢这么说话?难道不该打?”

“我不是犯错了吗,他说什么都无所谓的,能养我的老,我已经感激不尽了。别再说这样的糊涂话,他也不欠我的呢。”杨锡华倒是很聪明的,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们一眼。

“不用管!林清风该养活你,不然他就不配当我儿子!”

我心道,估计林父是真的要死了,这话说得这么利索,可不想十几年前,几个字往外蹦。

林清风嗤笑:“你觉得当你儿子是一件高尚的事情?你做的那些事情有多恶心大家都知道。遇到难处的时候第一件事不就是休了她?你和她对我的伤害,我这辈子忘不了,可是我依然让你颐养天年,让她继续活着,我自问没什么对不起你们的地方,倒是你们,没事儿的时候想想,你是怎么对我们的,怎么好意思现在还对我喊的。”

“畜生!畜生,我打死你!”老头开始到处寻找东西,想要打我们。抓起了花坛边上不知道谁喝剩下来的矿泉水瓶子砸了过来。

林清风躲在一边,水瓶子就落在地上了,撒了一地的水,还有一部分泼到了我的鞋子上。我也没当回事,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老头。

林父瞪着我:“你那是什么眼神?这是一个儿媳妇该有的?”

我冷笑:“你当年还想要侵犯我你,我只瞪一眼已经不错了额。”

“你……你这个不孝顺的!”林父浑身哆嗦,也说不出来别的话了。

杨秀华赶忙道歉:“别生气了,老林年纪大了,你们多担待吧?”

“你倒是聪明,知道找他,我就不能不管你。”林清风淡淡地笑着。

杨秀华咬唇不语,林父还在骂。

林清风拉住我的手,看着她道:“小姨只管等着,我会找人安置你。咱们走吧。”

林父在身后还在骂的格外难听,可是我们谁也没回头。杨秀华,站在那边一直不动,也没有和林父说什么。

当时没想到,那会是我们和他见的最后一面。

当天晚上,疗养院传来了消息,说是老头就去世了,据说死之前,嘴巴里面一直骂着林清风不孝顺,还要上告,说是告他不赡养老人,希望有人判林清风的刑呢。

杨秀华只是对这些人说,老头精神错乱了,不用管。

老头死的时候,杨秀华给穿的衣服,被褥是疗养院最好的,桌子上面全都是营养品,都是林清风买的。还要很多没穿的新衣服,也都是很贵重的。

林清风虽然不看他,但是他的晚年其实过的还是不错的。

他接完了电话之后,挂了电话,继续睡觉,林清风背对着我,一直不说话。

我抱住他的后腰轻轻的安慰着:“没事了,宝宝,好好睡觉,明天就好了。”

林清风低声的笑道:“我不是小孩,叫什么宝宝?你知道我对这个人早就没有任何感情了,你不用担心我了。”

“你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你很期待亲情的,但是遇到这样的父亲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不过有我呢,你放心,我一直陪着你。”

林清风不说话拉住我的手,我拍拍他的肩膀,可怜的娃儿,睡吧。

比起林父的死不悔改,杨秀华这个人却是聪明多了,嘴甜,也乖巧的很,我们怎么安排怎么是。她也一直在为了过去的事情道歉。

“当年是我是卑鄙无耻,太不要脸了,为了荣华富贵,勾引你的父亲,我现在真的很后悔,我也希望你能看在我是亲小姨的份上,能原谅我一次。我每天都在后悔我的所作所为!我现在落魄无疑都是活该。”她说完了就声泪俱下的,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

林清风看着她:“你做了那么多事情,以为现在说一句道歉就完了?”

“清风,我真的不知道做你才能原谅我……我始终是你的小姨啊……”她捂住脸道:“不然你打我一顿吧,我如今也没有人管,娘家的人都死光了,唯一能依靠的就是你了。不然我给你跪下……”

她就要跪在她的面前,被林清风拦住了:“小姨,你不用这样。我原谅你了。”

“多谢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来报答你的大恩大德,我去给你家孩子当保姆,伺候他们,我什么都能干的。”

“我可以养活你。但是你不要接触我们的生活。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原谅你,只当是一个施舍了,你明白吗?”

“是,我知道了。”她一脸的难堪;“不管怎么样,我能活下来,我就很谢谢你了,谢谢!”她给林清风鞠躬了好几次。

我在一边看着她的样子,心道,当初也是个要脸面的,谁知道发展成这样。为了能有口吃的,就委曲求全的。估计杨秀华心里面也是一万个不愿意吧。可是现在到了这样一步,还能怎么样?斗是斗不过的就是了。

林清风不管,一直在忙着公司事情,所以我自己办完了林父的后事。

也没大办,只是把尸体烧了就完事了。也没有要迁坟的意思。

杨秀华在一个星期之后,就搬进了我们给她准备的一个房子里面,面积不大,一室一厅的小楼房,很陈旧了,可是她也没挑剔,一个月是最低的生活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