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战士

黄金战士
  • 主演:王斑,温峥嵘,秦卫东,王同辉,王东栋,宋梓侨,侯骏桀
  • 导演:马鲁剑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8
影片讲述了抗日战争中,中共胶东特委为争夺招远的黄金资源,与日军、汉奸进行了殊死搏斗,大批胶东儿女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将黄金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的英勇故事,以此来致敬英雄的胶东儿女和无数的革命先烈。

黄金战士第一集

沿着那座残缺传送阵上的孔洞,叶纯阳把寒铁丹炉摆了上去,随后屈指一弹,以三味真火开炉。

噗的一声,炉内丹火旺盛,竟比寻常开炉更顺利许多,也节省了叶纯阳近一半的灵力。

“这岩洞里的冰火之气果然奇妙,即便不以神识操控,炉内丹火依然能保持恒温。”

感知一番后,叶纯阳露出满意的笑容,紧接着叶小宝把空间玉葫一开,数百株灵药便化作光团漂浮在丹炉上空。

这些灵药,自然是叶纯阳自封灵阙内收来的,经过灵勺催生,至少都有了三百年以上的成分。

如此一幕若是让旁人见到,不知会震惊到何种程度。

寻常炼丹师要求得两三株百年以上的灵药,已是千难万难,叶纯阳却把它们当成垃圾似的摆在这里,那些常年奔走各地的炼丹师若知道了,会不会与他拼命。

不过叶纯阳可不会考虑太多,此刻他凝视着这数百株灵药,面上有严谨肃穆之色。

他将要炼制的是一枚上等古丹,名为“渡气丹”,此丹的炼制之法得自圣纹古鼎,可使人在一炷香的时间爆发三倍的修为。

但此丹极其特殊,需取炼丹之人部分修为方可成丹,寻常人不会轻易炼制。

但叶纯阳想到,数年前曾在女儿国天脉宝库中得到女皇的传承,当时并未完全炼化,如今存在体内正好将其炼成丹药。

那女皇的传承虽然雄浑,但毕竟属于外力,筑基之后,叶纯阳对修道的领悟,早已非炼气期时的懵懂,深知只有依靠自己修炼得来的力量,方可运用自如,强行炼化外力只会令根基不稳,因此才将这残余的灵力存留至今。

此前,他早有将这股灵力炼丹打算,只可惜灵药不足无法实施,如今在封灵阙内得了不少灵药,正是一展拳脚的时机,若能炼成“渡气丹”,日后进了广陵洞府也多了一分保障。

回想一遍“渡气丹”的药方,叶纯阳旋即将灵药投入丹炉。

此丹以“蓝晶芝”“冰灵草”“清心竹”“凝霜果”等数种寒性药材为引,加入上百种辅助凝气的灵药,直到形成雏丹方才将修为注入。

虽然“渡气丹”炼制过程复杂,但以叶纯阳如今对炼丹的领悟,成丹也不过迟早之事。

在投入几味主药材后,他倒也不心急,加上这岩洞的冰火之气与寒铁丹炉相辅相成,炉火时刻保持恒定,他便索性闭目静修了起来。

数日后,当寒铁丹炉内发出一丝震动,叶纯阳便心有所感的睁开双眼,向丹炉打出一道法诀。

此诀一出,便见其体泛荧光,若惊虹般涌入寒丹炉之内,正是数年前女儿国先皇留下的部分传承。

在这股灵力注入下,寒铁丹炉震颤愈发剧烈,从火口处看去,则见一枚莹白丹药逐渐成型,释放出波纹般的灵气,让这岩洞内都充满了浓郁的药香。

叶纯阳见此欣喜,待传承之力全部注入,那丹药也顺势飞出炉内,安稳落入手心之中。

“古修士果然大智慧,竟能创出以修为炼成丹药的法门,实在叫人钦佩。”

端详着这枚“渡气丹”,叶纯阳心中难掩震撼,以如今的时代,怕是再无人能想出如此奇特的丹方,即便是有也以失败居多。

“这‘渡气丹’虽能在短时间内爆发修为,但弊端也是极大,就如‘厉血咒’一般,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轻易服用。”

收起“渡气丹”,叶纯阳习惯性的敲了敲手指,露出沉吟。

虽然此丹能成为一时的保障,但广陵洞府一行高手如云,凭此还不足以让他立足,需得再想办法提升实力。

这时,他眼前一亮,从叶小宝身上摸出一个玉带,其上妖气森森,赫然是当日与封灵阙中斩杀那名驭兽山的修士所得。

叶纯阳记得清楚,这灵兽袋中豢养着一只一级下阶的妖兽“银甲蜘蛛”,当日那驭兽山修士便想以此守株待兔,若非自己有几分手段,怕也着了对方的道。

想了想,他打开灵兽袋将“银甲蜘蛛”放了出来。

此兽一经出现,庞大的躯体顿时占据半个岩洞,锋利的蜘蛛爪若钢刀一般直入地底,每移动一步均把周围岩石切割得支离破碎。

叶纯阳倒吸一口凉气,索性自己通过那驭兽山修士的驱妖法门收服了此兽,否则以其这般凶横,自己难免被它反伤。

“此兽如今已是一级下阶,若我能按照第二座圣纹古鼎的古方,炼出培育灵宠的丹药,是否能让此兽进化?”

看了看这头威风凛凛的“银甲蜘蛛”,叶纯阳突然心头一动。

此前,他便从第二座圣纹古鼎中领悟到不少培育灵宠的古方,一直苦无施展对象,如今收服这头妖兽,若能培养其进化,岂不是相当于多了一个强有力的帮手?

想到此处,叶纯阳看待“银甲蜘蛛”不由得透出一缕炽热。

那些圣纹古鼎上的育虫古方,早已深印在他脑海,此刻他便想到一门中等古方,名为“育灵丹”,可使这“银甲蜘蛛”进化至一级中阶的阶品。

不过想到那“育灵丹”所需的药材,叶纯阳却迟疑起来。

培育灵宠的丹药与寻常丹药有着本质上不同,于古时代也属于偏门一类,所需药材几位特殊,如今他手上除了一些辅助的灵药,却还缺了几种能够激发妖兽体能的主药引。

“看来还需到外处走一趟,无论如何也要设法找到这几味药引!”

叶纯阳磨了磨牙,如今各方面均已具备,只差主药引便可尝试培育“银甲蜘蛛”,他绝不可能放弃。

如此想罢,他旋即走出洞外。

不过离开之前,他又将隐藏的法阵加固一圈,此地藏有一座传送阵,虽不知其中奥妙,但叶纯阳隐隐觉得此阵说不定能为自己所用,决不可让其暴露于人前。

做好一切,他迅速飞离了此地。

黄昏时分,叶纯阳便抵达数百里外一座古城,此城虽不如天阳城般规模宏大,却也是人流如潮,商铺林立,甚至叶纯阳打听到此地竟有专门出售消息的卖场,正中他下怀。

他一路不停,直接往出售消息的卖场走去。

只是当他出来后,脸上却多了几分古怪的神色。

通过数百枚灵石的代价,叶纯阳如愿的买到了有关育灵丹主药引的消息,但因这几味药引偏门,城内竟无出售,反倒是在一些二流门派中有所珍藏。

如此便让叶纯阳犯难了,那些药引既被各派当成底蕴来收藏,若明目张胆上门讨要,对方绝不会轻易交给自己。

“看来要得到这些药引,只有另寻他法了!”

思索片刻,叶纯阳在一处隐秘之地换上行装后离开了古城,往灵郡十三国的方向飞去。

如今他尚缺五种药引,恰巧是灵郡十三国附近五个门派所有,自然要游走一趟了。

……

元国,须弥山。

此地距离京城有五百里,是一座灵气充沛的仙山,修有三清道观,受凡人香火膜拜,据传其山主须弥真人于六十年前筑基成功。

世俗中的凡人哪里知道什么修仙世界,当日看须弥真人御器横空,仙气缭绕,登时群情震惊,直以为真人修得真果,要白日飞升,羽化登仙去了。

元国皇帝见了此状也是顶礼膜拜,须弥真人见皇帝真诚,遂赐下仙丹,皇帝服后果然身体清朗,瞬间如若壮年,感激之下便将真人奉为国师,数十年来须弥山香火鼎盛,百姓日日朝拜,更有朝廷供奉,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这一日,须弥真人带门下弟子游巡山中,路经藏宝阁,忽觉禁制大开,隐隐觉得不妙,忙进入一探,却猛然一呆。

阁内空空荡荡,数十年珍藏消失无迹,整个须弥山一夜之间一贫如洗!

须弥真人怒到癫狂,如此情景他岂能不知自己山门的底蕴让某个狂徒爆窃了,当下喝令弟子四处搜寻。

瞬时,数千弟子浩浩荡荡,以须弥山为中心展开地毯式搜索,然数日过去,却寻不得那窃贼半点踪影。

于此同时,附近各国的修仙门派中,几乎传出相同的惊怒之声,足足六七个门派均在一夜之间被洗劫一空,半点存留都不剩!

这窃贼如此悄无声息,神出鬼没的手段叫各派惊骇不已,掌门登时率领门下弟子搜寻,却始终找不到半点痕迹。

这下他们心里不得不肯定一个事实,能在他们眼皮底下卷走宝物,怕不是修为高深之辈,即便寻上了对方也难以匹敌,如此叫嚣了几日后,只得悻悻作罢。

……

一座偏远的凡人城市,此地乃两国交界,常年受战乱之苦,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

忽有一日,百姓突见空中祥云汇聚,若有一位青年,其单手挥洒,无数金银珠宝洒落人间。

百姓见状,以为上苍听闻哭诉,遂派遣神仙降临福泽,顿时感激涕零,叩首膜拜。

但青年在散下珠宝之后,却不做停留,当即驭空而去。

这一幕,更是让受苦的百姓深信神仙降世,福泽万方。

可他们又如何知道,这青年正是不日前将灵郡十三国各个修仙门派,搅得鸡犬不宁的叶纯阳?

那些二流门派虽然不济,却从凡间搜刮了不少财宝。

叶纯阳虽非大慈大悲的圣人,却也见不得他们在人间作威作福,索性将其门派洗劫,取了五种炼制“育灵丹”所需的主药引之后,便将财宝散尽,以此解救苦难百姓,也算为自己的修道之路,累上几分功德。

黄金战士

黄金战士第二集

初中的孩子们三人一组开始疯狂的爬墙训练。

因为墙比较高,所以很多组都没办法翻过去。

小白几人站在旁边看着,一边看,一边则是在低声说着,哪个人着力点错了,手势错了之类。

如果不用这样的手势或者动作的话,他们应该是可以翻过去的。

“上次教你们的都白教了。”体育老师看了一眼小白三人,“你们三个要翻一次吗?还是需要我讲解一下才尝试?”

虽然校长说了,跟这群初中生一样参加训练。

但毕竟只是三个小毛孩,太小了,这么一堵高墙,他们百分之八九十是没办法翻越过去的。

这帮初中生个头比他们高了那么多都没有办法翻过去。

“翻。”小白看了一眼体育老师,“老师不用考虑我们的年龄,我们跟他们接受一样的训练。”

说完之后,三只小奶包跑到了高墙的位置。

对大人来说这都是一赌高墙,三只小奶包站在边上,简直就像是站在了一座小山的边上,对比太鲜明了。

周围一群高中生不由的吃惊的看着三只小奶包。

然后伸手打着手势比划着。

“这么高,他们能翻过去么?”

“怎么可能,除非他们长翅膀了,才能飞过去!”

“就是说,没翅膀,肯定爬不过去的!”

小白听到议论声,唇角一勾,“怎么样,要不要再跟我赌一个月的零花钱?”

小家伙粉嫩的小脸上,尽是自信的笑容。

一群初中生怀疑的看了两眼小白,然后一脸笃定的摇了摇头。

虽然怀疑他们根本翻不过去,但是没人还有勇气跟小白他们打赌,毕竟跑步的事情,大家都输了,即便没看过监控,看小白那表情,绝对是他们输定了。

“好吧。不赌就算了。”小白耸耸肩。

三只小奶包站在一起商量了一下,然后小白跟大白站在高墙下面,小浅浅则是往后退了几步。

体育老师在旁边负手而立,看着三只小奶包。

周围一群初中生则都是在围观。

大家都很好奇,他们能不能翻越过去。

小浅浅往后退了几步之后猛然之间开始往前冲去,她冲到了已经蹲好的两个哥哥的面前,然后双脚才上了两个哥哥的手,哥哥们快速的站了起来,双手用力的将小浅浅往上一推。

小浅浅顺势也跳了一下,一把就抓住了高墙的墙壁,挂在了上方。

双手挂着,双脚没有着力点。

周围的人都看出了一身冷汗,感觉小浅浅爬不上去了。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小浅浅猛然一个翻身,至极骑坐在了高墙之上。

她冲着下面一群人眨了眨眼睛,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我上来了哦!”

“靠,这都行?”

“我靠,不是吧,她怎么做到的?我都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她就已经上墙了!”

“太夸张了吧?”

“过分,我们都翻不过去,输给了一个三岁的小女孩?”

……

一群人很郁闷的看着小浅浅。

小白跟大白对视了一眼,两只小萌宝往后跑了几步,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同时朝着前面的高墙冲了过去。

黄金战士

黄金战士第三集

第725章 陈冠东再出山

然而很快大导演便发觉他的担忧是多余的。

因为在一阵酣畅淋漓的拳脚声中,不断有身影倒飞了出去。

叶凡以出拳的姿势保持了三四秒钟,酷帅之极,见再无人冲来,才很失望地收拳,对方的战斗力之渣,都不够他热身的。

“你这个人真没素质,打打杀杀的。”

古月娇见帮手全都被放倒,七零八落地躺在地上,语气缺乏底气地叱责着。

“现在怕武力了?刚才还不是要叫嚣着打我吗?”

叶凡走上前。

“谁让你多管闲事。”

“世上无闲事,只怕有心人。”叶凡扬起对方下巴,“我若不及时出现,恐怕你早已将卡梅隆导演绑走了,更何况,我的女朋友是你说欺负就欺负的吗?”

言罢,他的手指猛然往上一挑,指尖的强大力量边将古月娇掀飞出去,对方一屁股跌坐在地,感觉屁股摔成了无数瓣,久久没有起身。

“姓叶的,我要杀了你!”

“你的话太多,比乌鸦还聒噪,还是先睡一会吧。”

叶凡一脚过去,对方脸庞顺势一歪,便被他重重踢昏。

他很少对女人动手,但是这一次却例外,通过读心术发现古月娇试图陷害罗菲后,他心中仁慈便减少了许多。

像这种女人,就要往死里打,不要留任何情面。

“叶凡,十分感谢。”卡梅隆十分感激地握着叶凡的手,“若不是你及时出手相救,恐怕今天我不会顺利离开HK。”

“我会保你平安无事坐上飞机的。”

叶凡扭头对罗菲说道,“将你的车钥匙给我,我送导演去机场。”

大明星回应:“好的,那你快点回来。”

很快,叶凡便载着大导演,直奔机场而去。

“我也经迫不及待期待着影片的拍摄了,相信叶凡你的身手展示,必会是影片的亮点之一。”

途中,卡梅隆由衷地说着,毕竟华裔武打男演员在好莱坞巨片中出现的场面比较少,某龙某杰等动作演员也已经老去,青黄不接,无数华夏人期待着有那么一个新鲜的华裔面孔出现,他的容颜无需多出众,但身手必须惊艳。

而叶凡很有可能是在最佳时机点出现的那位,想到这里,大导演便不觉心潮澎湃。

“多谢导演赏识,我可是没有任何演技的人,到时候不给影片拖后腿就行。”

就在叶凡前去机场之际,陈冠东率领七八名打手出现在了亚洲星娱乐公司。

此时的他,伤好了一些,不过脸上以及右手还是缠满了绷带。

娱乐公司的安保队长及时将他们拦截了下来:“哎哎哎,你们干什么的?特型演员吗,有没有通行证?”

陈冠东的小弟怒骂道:“演员你马勒戈壁啊,连我们东哥都不认识?”

“哪个东哥?”安保队长左瞅右瞅,愣是没认出陈冠东,心中暗道,这家伙的包子脸被人打得,个头再矮一些,就成冬瓜了。

“你存心找事是不是。”那小弟伸手一指他,“整个HK只有一个东哥,知道不,睁大你的狗眼瞧清楚,这是咱们红兴社花见花开人见人爱的东哥。”

安保队长心中一惊,原来是陈华强的公子陈冠东,那可不是好惹的,整个就是一刺头。

不过他对于红兴社成员的话并不认可,还花见花开人见人爱,糊弄鬼的啊,忽悠谁呢,长得跟木乃伊似的,我看是鬼见鬼愁车见车爆胎。

不管怎样,还是尽量避免得罪这个有势力的公子哥,他十分礼貌地询问:“东哥,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是不是以后不打算混了,连我也敢拦?”陈冠东斜瞅了对方一眼,“滚一边去。”

“东哥,我看你们来者不善,小弟吃一口饭不容易,你总不能砸我饭碗吧。”

“想吃饭是吧。”陈冠东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一沓红钞票,狠狠地砸在了对方脸上,“拿着钱,去找饭吃。”

这是对人赤果果的羞辱!

安保队长倒是很有骨气,并没有蹲下身去捡钱,这时,他的几名手下也赶了过来,见头儿受欺负,顿时举着警棍呵斥着:“你们哪里来的,想干什么?”

陈冠东鼻孔里冷哼了一声:“一群小兔崽子,真是没大没小,嘶——”

他现在的伤势,说话都感到伤口很痛,脸,嘴巴,手掌,屁股,浑身上下哪个地方都疼。

他老爹已经决定,要亲自摆平叶凡,而陈冠东也不闲着,琢磨着叶凡肯定无暇顾及罗菲,就趁此机会前来拿下大明星。

安保队长见状,赶紧说道:“东哥,这里有监控摄像头,我们可都没有碰你啊,千万别碰瓷。”

陈冠东气的差点没吐血,他感觉对方似乎故意处处在跟自己为难。

他已经在叶凡那里输了面子,今天必须要从安保队长这里找回颜面。

“你小子死定了!”陈冠东咬牙切齿地一声令下,“给我往死里打!”

“哎,东哥,君子动口不动手,大家有话好好说。”安保队长并不想事态扩大,毕竟他只不过是一个打工的,犯不着惹上红兴社大佬的公子,所以他不自觉地将脚步后退了一两米。

陈冠东的小弟们平日里欺负人欺负惯了,哪会给一个小小的保安面子,所以不由分说地掏出锃亮的钢管,朝安保队长身上狠命砸去。

其他的安保人员都是二十出头,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尽管得知脸上裹满纱布的年轻人叫东哥,却不清楚其是红兴社的人,所以心中并无多少畏惧,而是扬起警棍,跟小混混对打起来。

毕竟他们是安保,不能让小混混随随便便进入到公司捣乱。

两方势力势均力敌,打的是如漆似胶,难分上下。

“啪!”

突然之间,枪声响起,让打斗双方都停止下来。

只见陈冠东手中握着一柄手枪,枪口朝上,正冒着青烟。

原来就在刚刚,他从轿车里翻出一支枪,朝天空扣动了扳机。

保安们见状,立刻大惊失色,想不到对方竟然是带着硬家伙来的,看来来到公司,就是找茬的。

“知道我是谁不?”陈冠东一枪托重重地砸在一个小保安的脑袋上,后者的额头瞬时流淌出鲜血。

“你是东哥。”小保安心想,刚才不是介绍过了吗。

“那你还敢跟老子作对,胆子不小呐,是不是想死?”陈冠东一个转移,又是一枪托,顿时让另一名保安的面部出了彩。

保安们没人敢说话,唯恐被陈冠东给枪杀了。

“东哥,之前我的态度可能有点不好,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别往心里去,这件事是我的不对,放过我的兄弟们一把。”

安保队长见下属接连受伤,所以很爷们地挺身而出。

“哟,在我面前装英雄是吧。”陈冠东看着对方,愈发不爽,突然命令道,“好,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跪下来叫爹,我就不为难你的兄弟。”

安保队长不由为难:“东哥,这么做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不跪是吧,那我就拿你的兄弟们开刀,给我打,谁敢还手,老子第一个崩了他。”陈冠东恶狠狠地说着。

红兴社成员们走上前,握着钢管,一阵猛砸。

保安们由于忌惮陈冠东手中的枪支,没人敢还手,所以很快便横七竖八地倒在了地上。

小混混们口中骂骂咧咧着:“一群小比崽子,刚才不是挺能打的嘛,现在怎么没种了,都站起来继续啊。”

安保队长心想:草泥马的,要不是你们手中有枪,早就弄死你们这群王八蛋了。

红兴社成员格外嚣张,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在保安们受伤倒地后,继续狠狠地砸着。

“咚、咚、咚!”

打砸声不绝于耳,场面甚是血腥,很快,保安们便口鼻出血,四肢青紫。

“敢惹红兴社,你们死定了。”

保安们听闻这番话,更是后怕,玛德,原来这帮小混混竟然是红兴社的!

早知如此,就不该跟他们叫板的。

“住手,我跪!”

安保队长眼见着手下被狠狠地痛打着,不由高呼出声。

“队长,不要跪。”

“是啊,队长,就让我们被打死算了。”

“你们谁都不用说了,我跪就是。”安保队长一咬牙,面朝着陈冠东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陈冠东手里把玩着手枪,趾高气扬地冷嘲热讽着:“我还以为你多有骨气呢,真是窝囊废。”

安保队长紧咬牙关,没有作声,心中纵然有无尽怒气,只能竭力吞下肚,发作不得。

“叫爹。”

陈冠东用手枪拍了拍对方的脸蛋。

安保队长没有做声,说实话,他也是要脸的人,给别人下跪已经是底线了,再叫爹,实在是莫大的耻辱。

“叫不叫!”

陈冠东恼羞成怒,将手枪塞到了对方的口中,“我还不信今天治不了你,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气氛骤然紧张,保安们都唯恐这个嚣张的东哥,真的会扣动扳机。

“给我接着打!”

陈冠东命令手下继续殴打保安们。

“都别打了,我叫还不成。”安保队长含糊不清地叫了一声,“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